第387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怎么样?!”顾乔东几乎是瞠目欲裂般的望着她,眯着的眼眸里透出盛人的寒光,鼻梁上的眼镜逆出森冷的光芒,怒极反而冷笑了两声,整个人因为愤怒而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着,太阳穴上的青筋一瞬间的暴起,好似下一秒就要炸开一样。

黎思思望着他,眼底平淡得不起波澜,从他们再次遇见开始,她就一直这般平静,无论他喜他怒,她都不放在眼里,甚至感觉不到一样,即便他费尽心思的去讨好她,她都不接受,整个人都带着倔强和疏离,如果不是因为顾森,她恐怕都不会在他身边多停留一分钟。

黎思思风轻云淡的轻笑了笑,那样毫不在意的神色,扭动着手腕,从他掌心抽出来,她那样的神色看在顾乔东眼里似嘲弄一般,让他顿感一股难以言说的羞辱和践踏,他又逼近一步,重新狠狠的掐着她的手腕,猛的将她往前一拖,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都拽得脱离了地面,眼中再无半分宠溺,只有漫天的愤怒,却仍旧拼命的克制着,让自己不去跟她动怒,却是控制不住的喘着粗气,音调发颤的说道: “黎思思,我不想跟你吵架,好好的戴上戒指,好好的在这里游玩两天……”

他整个人都濒临了爆发边缘,根本无法让自己动作轻缓温柔,而是有些粗鲁的拉过她的手,要把戒指重新给她戴上。

她直接一扬手,戒指直接掉落在了地上,顺着拱桥往下滚动着,很快就滚到石缝里看不见了,顾乔东仍旧还保持着要给她戴戒指的动作,手背上的青筋却是不受控制的剧烈的凸了出来,指尖轻轻的颤抖着……两人之间的时间,此刻就像是静止了一样,他猛然抬头,脸上只有说不出的阴沉骇人,抬手就极狠的一耳光就扇了出去。

黎思思猝不及防,被他扇得头偏在了一侧,踉跄后退几步,退到了石拱桥的栏杆上贴着,这才站稳,而她长发散乱的披散下来,挡住了她侧脸上的红肿,她保持着偏头的动作,一动不动,侧脸上火辣的疼痛迅速蔓延开,她浑身却是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她不难过,一点都不难过,虽然他这一耳光打得很疼,但她一点都不想哭,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会这么难受,眼泪就像是控制不住一样,簌簌的就落了下来。

“黎思思,你到底有没有心?”顾乔东气得整个人都暴起了,从她落下的长发之间,他隐约能看到她侧脸上的指印,他心里一疼,却是掐紧了自己的打她的手心,他受够了,真的受够了,他没有那么大的忍耐看着她一次次的去践踏他的真心。

黎思思没有吭声,半边脸都是麻木的,顾乔东却是继续说道:“你他妈根本就是铁石心肠,根本就没有心,你算准了我顾乔东非你不可了是不是?所以这么无所顾忌,这么肆无忌惮?”

他极冷的笑了两声,用力的扣下自己手指上那可笑的红色戒指,双颊肌肉控制不住的颤抖着,甩手就用力的扔了出去:“去他妈的!”

“黎思思,以后你他妈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是现在死在我面前,你看我会不会眨一下眼睛!”顾乔东气得根本就控制不住说话的语气,伸出手指对着她指点着。

他说的这些话,她本来不该去在意的,因为她已经将他放下了,不是么?可是现在,她听着他说的这些话,带着责问的语气,她心里却泛起一股难以言说的酸楚和难受,眼泪往下淌得更厉害了,她根本不想哭出声,可是她憋不住,耸着肩头,难耐的哭泣着。

“滚,黎思思,你他妈的有多远滚多远!”顾乔东抬手用力的拍了两下石拱桥上的栏杆,黎思思却置若罔闻,仍旧是动也不动的在哭泣着。

她的哭声越来越大,顾乔东听得浑身都烦躁不安起来,抬脚踢了一下地上的小石子‘啪’的一声迅速的弹到了另一侧的拱桥栏杆上,来回弹了好几下,滚到了别处,可是他仍旧觉得不解气,恨不得将面前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丢到石桥下面去。

他烦躁不安的看了一眼黎思思,忽而嘲讽的笑了两声:“你不滚是吧,那我滚,我滚!以后你他妈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他愤怒的吼完,转身就走,杨杰看到两人站在石桥上,正走过来接两人,结果只看到顾乔东一人下了桥,黎思思还在桥上站着没动,而他脸色又阴沉骇人,小声说道:“市长,嫂子她……”

“管她做什么!”顾乔东声音粗重的说着,继续往车子那边走,杨杰站着没动,要过去接黎思思,顾乔东走了两步一回头看到杨杰要上桥的动作,劈头盖脸的就吼了过来:“杨杰,我今天跟你说清楚,她不是你嫂子,你嫂子两年前就死了!”

杨杰一愣,看着一眼站在桥上的黎思思,又了一眼浑身都要爆火的顾乔东,心里突突的直跳,他跟在顾乔东身边这么多年了,嫌少见到顾乔东发这么大的火,从来都是温温和和,笑眯眯的,就算是要对人下手,面上也是温温吞吞的……之前顾乔东还问了他怎么讨女人欢心,连饭局都没去,就为了给她买一束苏醒玫瑰花,后来更是每天都让他定一束送过去,现在又专门请假了带黎思思出来旅游,他以为两人很快就能复婚了,结果……下车的时候,两人都还好好的,才就这么一会儿,两人就闹成了这样……

“你杵着做什么?”顾乔东见杨杰站着没动,又是一声怒吼,杨杰吓得一惊,最后看了一眼站在桥上的黎思思,转身小跑向顾乔东,两人走到了车子旁边,顾乔东直接坐了进来,杨杰拉开驾驶座的车门,还是硬着头皮劝说道:“市长,您还是消消火,嫂子东西都还在车上,你把她一个人丢下来,她一个女人家的,怎么办啊。”

“她怎么办关我什么事?她又不是我什么人!”顾乔东怒极,杨杰越是劝,他心里越是不舒服,是她非要闹,脸色阴沉得能滴水下来,咆哮道,“东西在车上是吧,开过去还给她!”

“市长……”杨杰叹了一口气,知道顾乔东此刻在气头上怕是什么都听不进去,就怕他散了怒火,心里后悔。

杨杰开了车子到拱桥下面,然后拿了黎思思的包,走上拱桥递给她,她一动不动的,脸上的泪水还未干,杨杰看到她这样,心里有些怜惜,干脆说道:“嫂子,你还是跟我一起上车吧……”

黎思思置若罔闻,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拿过自己的包,哽咽着说道:“我不上车。”

“杨杰,滚回来开车!”顾乔东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车,站在距离两人不远处,恐怕刚刚黎思思的回答,他听清楚了,所以脸色才又阴沉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怒吼着。

杨杰站着没动,有些着急的看着黎思思,黎思思看都没看顾乔东一眼,拧着自己的包,转身就往拱桥这边下来,杨杰追着她的脚步跑了两步,喊道:“嫂子……”

“杨杰你再不上车,你也一个人留在这里!”顾乔东又怒吼了一声,看着黎思思往石拱桥那边下去的背影,用力的捏紧了拳头,胸口跟被人添了一把柴火一样,怒火烧得更剧烈,心里冷笑一声,给脸不要脸的,他这次绝对不会低头去求她上车!

黎思思缓缓的走到了这边的拱桥下,转身的时候,车子已经开走了,隔着拱桥,连车子的影子都看不到了,她拧着自己的包,孤零零的站在这里,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惶恐和无助,她包里只有换的衣服,还有谢长生给她买的那个苹果手机,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她孤身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小镇上,她要怎么办?眼见天边太阳都有落山的趋势,马上就要天黑了,他竟然就真的这么狠心,把她一个人丢了下来。

两人重新遇见的开始,她一直都是这个态度,虽然她知道他很多次都要发火了却还是忍了下来,最后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她跟他已经离婚了,戴上那样的戒指,是什么意思?她就是不愿意去戴,却没想到他突然发这么大的火……黎思思此刻心里又委屈又难过,沿着四处走了一圈,眼见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她也跟着慌乱了起来,又重新走回来拱桥上,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

她想,顾乔东气消了,一定会回来找她的……她想着想着,眼泪就又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一直到了天色完全黑下来,都不见有车子过来接她……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手机通讯录上就只有四个联系人,顾乔东、顾森、谢长生、付老师。

她一边哭一边给谢长生打了电话,得到的回应是手机已欠费,无法呼叫……谢长生给她买了这个手机以后,山区里又没有充话费的地方,每次都是谢长生给她缴纳话费,这次出来山区……谁知道已经电话就欠费了,她平时又没怎么用手机,此刻她心里的恐惧一下子就蔓延了上来,孤身一人在石拱桥上徘徊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