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黎思思清早起来,挂在浴室里用暖灯烤的衣物,全部都干了,她一一收拾好,刷牙洗脸,看到搭在挂扣上一方白色帕子,她轻轻的放在手里,这是昨天蒋靖国递给她擦脸的帕子……她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走了一会儿神,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不管如何,她都很感谢蒋靖国,不至于昨晚让她露宿。

她背了包,轻轻的打开了门,这小院里轻悄悄的,院子里有一颗橘子树,靠近走廊的位置还有一方水缸,里面的睡莲正盛放着,走廊栏杆上还摆放了不少盆栽,末莉花的芬芳在清晨格外的清香,黎思思昨晚过来没注意看这小院里的摆设,此刻不过简单扫了两眼,到有种庭院深深的诗情画意,显得融洽安详。

就在她过去水缸边看睡莲的时候,蒋靖国的房门打开了,只觉得这一瞬间晨曦落在她精巧的五官上,她低眉的样子有种说不出的娴静,花瓣一样的唇上带着恬静的笑……美人花香,蒋靖国脑海里只有这四个字徘徊着,保持着开门的动作,静静的看着他,好在他这把年纪了,也阅历过很多女人,也不过是那一瞬间的惊艳,在黎思思抬头看过来的那一瞬间,他也恢复了过来,很绅士的说道:“丫头,一起去吃早餐?”

“谢谢蒋先生。”黎思思微笑着点点头,对于他这样略显亲昵的称呼,有些不好意思,客气的说道,“我叫黎思思。”

蒋靖国微微的点头轻笑,正好有人端了早餐过来,他指了指庭院的石头桌子,仆人便端到过去一一摆放好,对着黎思思做了个请的动作:“走吧,吃了早餐,去找你的朋友。”

黎思思越发不好意思了,她跟蒋靖国素不相识,而他却这么好心的对她,不得不让她有些提心吊胆,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从天而降的好处。

黎思思站着没有动,反而拉了拉自己的包,有些局促的说道:“蒋先生,昨晚您收留我住宿已经很过意不去了……”

黎思思话都没有说话,蒋靖国摇头笑了两声,似已经窥透了她心底所想,率先坐到了石凳上,说道:“傻姑娘,你跟我女儿差不多大……既然是被我遇见了,又是举手之劳,所以便帮了你一把,换做别的人,我一样会帮的。”

蒋靖国这番话,让黎思思越发觉得尴尬起来,为她刚刚心里所想的而羞愧,双颊都浮起了红晕,若是真的对她有所图,昨晚她就不会安然无恙了,黎思思讪讪的笑了笑,蒋靖国笑着给她摆放好筷子,她要是在这么僵持下去就显得不近人情了。

跟蒋靖国隔了一个石凳的位置,黎思思坐了下来,将背包放到一边,微微一笑:“谢谢蒋先生。”

“吃吧,等会儿去找你朋友。”蒋靖国笑了几声,端起碗筷。

等到他吃完早饭,习惯性的去摸口袋里的帕子,黎思思看到他的动作,连忙将那方白帕子拿出来递给他:“蒋先生,您的帕子。”

蒋靖国笑着接过来,帕子已经洗得很干净了,上面还有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他并没有擦嘴,直接收进了口袋:“谢谢。”

两人虽然初识,但在这为数不多的接触之中,黎思思能感觉到蒋靖国对她没有什么不轨之心,但她心底仍旧觉得不可思议,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吃完了早餐,蒋靖国准备叫上阿朗一起去陪着黎思思找朋友,黎思思一开始是拒绝的,蒋靖国也没强求,但是放心不下,让阿朗先跟着她。

黎思思卖手机换钱,虽然这款苹果手机出来两年了,但她没怎么用,看着也有八成新,都谈好了1000块钱,她刚走没两步,人家又不要了,说她手机是坏的,电话打不出去,也接不进来,让她退钱。

黎思思争辩了两句,对方见她只有一个人,又不是本地的,说不通就要动手过来抢钱,她眼见形式不对,连忙退到一边,说道:“我退给你,退给你,你别碰我!”

纷乱之中,默默跟着她的阿朗就出来将她解救了,还替她给了1000块钱,并且拿回了她的手机。

“你的手机被水浸过,信号接收的模块可能坏了。”阿朗把她的手机插了卡,安装好还给她,“我送你过去蒋先生那边。”

“谢谢。”黎思思微笑着道谢,脸上却止不住的尴尬,一直红到了耳根,本想拒绝,可是刚刚阿朗替她拿了1000块出来,而阿朗又是一副面无表情的硬朗模样,她跟他说什么,他都不回答,坚持要将她送过去蒋靖国哪里。

蒋靖国坐在一辆白色的奔驰里面,看到阿朗和黎思思一起过来的时候,他立刻就下车,而阿朗则过来他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蒋靖国点点头,微微笑着看向黎思思:“傻姑娘,还是听话上来车上坐着,我跟阿朗陪着你去找你朋友。”

黎思思真的是尴尬不已,窘迫不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蒋靖国却是微笑着拉开了后车门,示意她坐进来,黎思思僵持了一会儿,朝着他微微鞠躬:“谢谢。”

蒋靖国郎朗的笑了几声,黎思思弯腰进来,紧接着他也跟着坐到了后座上,她还在尴尬的时候,蒋靖国到关切开口询问:“你朋友叫什么?你们在哪里走分开的?”

黎思思收回脱缰的思绪,想着昨天跟顾乔东的闹翻,轻轻的摇摇头,感激的说道:“蒋先生,我不打算去找我朋友了,我打算直接买票回去。”

“回去?”蒋靖国疑问着,“你身无分文,又一个女孩家的,怎么回去?”

不等黎思思拒绝,蒋靖国拿出了一张卡,递给黎思思,微笑着说道:“你真要坚持回去,那就收下这张卡,里面钱不多,不到两万,等你回去了,合适的时候,你再还给我。”

蒋靖国从口袋里抽了便签纸和一根笔,写上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和地址,一起要交给黎思思。

黎思思犹豫了好一会儿,眼眶渐渐的有些湿润,她何德何能,让一个陌生人予以她这么多的帮助,最后还是伸手接了过来,认真的说道:“蒋先生,谢谢你,我回去了以后,一定会还给您的!”

“好。”蒋靖国见她收了下来,倒是长舒了一口气,微微的笑着,“对了,我们现在送你去机场?”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去,您从台湾过来这边,应该不是纯粹的游玩吧,不能耽误您办事,再说您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黎思思轻轻的笑着,优雅清秀的模样,笑起来的样子,眼睛里透出一股明亮的光芒,很美。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每年都要过来云水谣一趟的。”蒋靖国轻声说着,侧头目光温和的看着黎思思,“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听我说个故事。”

“您说。”黎思思点点头,洗耳恭听,蒋靖国刚说了个开头,黎思思就感觉自己好似听过这个故事,但没有打断他,只是安静的听着他说完,这才缓缓的开口,璀璨一笑,“蒋先生,不瞒您说,昨天我在一个卖手工品的老婆婆那里听过这个故事,跟您说的大相径庭。但是结果好像不一样。”

“哦?你听过这个故事?”蒋靖国倒是有些意外,“那你听到的故事结果是什么?”

蒋靖国所说的故事中,青年和护士并没有在雪山中殉难,而是后来获救了,但一直都没有等到前来参加他们婚礼的老母亲,后来两人结合生下了女儿,女儿结婚以后剩下了儿子,这些后代,一直都在寻找那个村长的女儿亦或是她的后代。

而老婆婆的故事结果却是青年和护士在雪山中殉难,村长的女儿照顾青年的老母亲,一生未嫁。

黎思思把老婆婆的故事结果告诉了蒋靖国,蒋靖国惊愕了,眼底更有一抹无法掩饰的激动,几乎是拉着黎思思的手,说道,“你说的那个老婆婆在哪里,可以带我去见见她么?”

“当然可以,不过那里的道路比较狭窄,要走路进去。”黎思思隐约感觉蒋靖国跟那个老婆婆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欲言又止。

蒋靖国倒是有些疲惫的捏了捏眉心,温温的看了一眼黎思思,开口说道:“我是故事中那个青年和护士的外孙,外公临死前就让我母亲一定要找到这个村长的女儿亦或是她的后人,母亲渐渐年纪大了,无法长途跋涉,所以后来我每年都过来云水谣一趟……这么多年了,物是人非,过来云水谣形成了一种习惯,也算是一种凭吊……”

茫茫人海,他去哪里寻找外公口中的这个村长的女儿,根本就是大海捞针,年少的时候听母亲说起外公和这个女人的故事,遗憾收场,而外公这些年都念念不忘,他一开始是好奇,后来渐渐的就成了习惯,如今得知这个女人竟然为了外公终身未嫁,还一直照顾着外公的母亲,他有种说不出的震撼,那个年代的爱情,竟然如此忠贞。

黎思思安静的他说完,轻声说道:“就在进来村子的入口的那条长古道上,里面的街道最末尾的拐角,老婆婆就在那里摆摊……”

蒋靖国轻笑着看了一眼黎思思,又转头看向车窗外的人来人往,好一会儿才,说道:“思思,谢谢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我才要谢谢您。”黎思思眉眼一弯,恬静的笑了起来,蒋靖国转头看着她,见她瞳孔里清晰倒映出他的脸,他也轻轻的笑了起来。

也许这就是天意,他一时兴起的伸手帮了黎思思,结果她就还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积善积德不是没有道理的。

黎思思跟蒋靖国过去找老婆婆,很快就找到了她,仍旧还是昨天那个位置在摆摊,蒋靖国看着这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忽然有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只是静静的看着,不敢去靠近。

“我们走吧。”蒋靖国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个老婆婆,只有寥落的游客过去买了她做的这些小饰品。

黎思思最后看了一眼这个老婆婆,跟着蒋靖国一起离开,有些不解的问了一句:“蒋先生,为什么不去跟告诉老婆婆呢?”

“这么多年了,老婆婆也这把年纪了,何必去告诉她那些,徒增烦恼。不去打扰,才是最好的。”蒋靖国轻声说着,那个年代,战火纷乱,又交通不便,海峡两岸的爱情,终究是无法善终,外公心里始终只有这一个女人,最后寻而不得才跟外婆结婚了,他把婚姻给了外婆,却把爱情给了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对外公爱情的回应便是终身不嫁,这段上个世纪的三个人的爱情,他无法给出任何评判,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黎思思点点头,有些叹息,没有再说什么。

“走吧,我送你去机场。”蒋靖国突然之间完成了这么多件都没完成的事情,有一种轻松之感,绅士的朝着黎思思微笑着,“思思,真的很感谢你。”

“蒋先生太客气了,我并没有做什么。”黎思思摇摇头,低眉浅笑。

两人顺着这狭窄的街道往外走的时候,走到昨天跟顾乔东闹翻的石拱桥的时候,她神色黯淡了一些,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看到了附近有几名穿制服的警察,似在找什么,其中一人看到黎思思的时候,顿时就冲了过来,并大喊道:“快过来,找到了!”

黎思思不知所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蒋靖国也凝眉将她护在身后,而这几名警察跟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直接过来将两人团团围住。

“黎小姐,请您跟我们去一趟派出所,顾先生在等您。”

顾乔东昨晚根本就是一夜未睡,后半夜翻来覆去的打黎思思的电话都无人接听,他最后没了办法,不敢再耽搁下去,怕她遇到了什么危险,辗转来回,快要天亮的时候,终于托人联系上了云水谣管辖区的派出所所长,让他帮忙找人。

【题外话】

今天事情比较多,4000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