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微微亮的时候,顾乔东就过去了派出所,派出所的何所长没想到顾乔东没过来的这么早,赶紧让手下的人上班。

晨曦落在一片片的青砖瓦片上的时候,顾乔东有些焦躁不安的来回踱步,杨杰提了早餐进来,他却没有一点胃口,只盼着早点找到黎思思,更懊悔昨天不该丢下她一个人。

派出所的一拨人看昨天顾乔东跟黎思思分开后时间段的监控录像,寻找她昨天的去向,一拨又看正在发生录像,寻找她现在的踪迹,还有一波,就是直接出去找人了。

顾乔东来回踱步,只觉得一分一秒都很漫长,抬腕看了好多次时间,他看着两台电脑上面的各个监控片段,出神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身影走进了监控的范围内,他立刻就冲到了电脑前面,果然就看到了黎思思跟一个中年男人一起有说有笑,还上了他的车……

顾乔东顿时脸色就阴沉得能滴水下来,双手紧扣成拳,只觉得可笑,浑身都不受控制的紧绷了起来,他在这里提心吊胆,她倒好,转身就能勾到别的男人!无论如何,必须要把黎思思和这个男人找到,带过来派出所,他顾乔东倒要看看,她黎思思到底是有多大的能耐!

何所长立刻就联系了在寻找黎思思的那波民警,将大致范围锁定了出来,让他们迅速去寻找,很快,两人就被找到了。

黎思思和蒋靖国一起被民警带到派出所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脸阴沉的顾乔东,而他看到黎思思跟这个老男人并肩一起的时候,几乎是立刻冲到了她的跟前,伸手紧紧的扣住了她的手腕,看都没有看蒋靖国一眼,要将她拖到另外一间屋子。

“顾乔东,你干什么!”黎思思被他粗鲁的动作惹得剧烈的挣扎着,蒋靖国要过来伸手拦住顾乔东,旁边的民警却拦住了他的动作,黎思思转头过来冲他摇摇头:“蒋先生,我没事。”

“好,我就在外面,你有事就出声。”蒋靖国很绅士的开口,看得出来顾乔东应该就是跟黎思思闹翻的朋友,但这个男人看着文质彬彬的,脸上却怒火翻涌,不由得叮嘱黎思思,“你跟你朋友好好说,别闹矛盾。”

黎思思还要跟蒋靖国说些什么,顾乔东直接蛮力的将她拉进了隔壁的这间屋子,‘碰’的一声将门关上,将她按在墙上,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胸腔翻涌的怒火和狂躁急需找一个突破口。

黎思思因为他的粗鲁拉扯,感觉手腕上都要被他捏碎了一样,长发也凌乱的飞散着,有几缕贴着唇瓣上,因为盛夏的炎热,她鼻尖上都有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水……这间屋子的百叶窗没有拉起来,光线没有外面那么亮,两人这么静静的僵持着,有种令人窒息的安静。

顾乔东见她整个人都安然无恙,不过是一个晚上,就跟那个看起来非富即贵的台湾腔男人搞到了一起,不由得怒火中烧,偏偏她还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他只觉得自己的担心和不安是多么的可笑!

“你说话啊!”顾乔东等着她的解释,黎思思却轻轻的伸手撩了一下贴在唇上的发丝,抬头有些讥诮的瞥了他一眼:“你不是说,再也不想见到我,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顾乔东冷笑了两声,这种完全不受自己掌控的情绪,真的让他有种说不出的狂躁,以前是她对他百依百顺、低眉顺眼,现在她眼底再也没有他的时候,他反而跟丢了魂一样,狂躁不安、失魂落魄……他这么大的火气跟她兴师问罪,她却这么平静的反应,他真想把这个女人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不是真的铁石心肠。

他猛然甩开她的手,黎思思猝不及防,退后两步,撞到了旁边的书架上,她后背传来一阵痛楚,看着他这样愤怒,只觉得说不出的嘲讽,昨天是他把她丢下来,现在又以这副模样来质问她,不觉得很可笑么?

黎思思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眼眶微微泛酸,却没有流泪下来,背后撞到书架上再疼,她也没有吭一声,只是手指用力的扣着书架的边缘,唇角染着淡漠疏离的笑,淡淡的看着顾乔东。

“我昨晚打你电话你为什么不接?”顾乔东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却还是忍不住用质问的口气跟她说话,“我跟杨杰找你找了一晚上,你倒好,跑去别的男人那里投怀送抱!”

“顾乔东,你嘴巴放干净点。”黎思思与他对视,那双眼睛清冷得泛着寒光,精致的五官在他的眼底那般清晰,这般冷厉的黎思思,到让他无法再继续口不择言的说伤人的话,刚要转移话题,目光瞥到了她脚边的一张银行卡和纸条,他眼眸一眯,弯腰捡起来,待看清纸条上的内容,还有这张卡的时候,目光顿时变得阴冷起来,发狠的盯着黎思思,伸手狠狠的掐着她的下颌,说道:“黎思思,你居然收了这个男人的卡!你要多少钱,难道我顾乔东给不了你,需要你去找别的男人拿?!”

黎思思清晰的看到了他眼底的愤怒和难过,掐着她下颌的手指很用力,她用力的掰着他的手指,不理会他的咆哮,也不想去跟他解释什么,他却忽然一下松开了她,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把里面的卡全部都抽了出来,一张一张的塞到她手里:“你不是要钱么?我给你,我都给你!”

顾乔东根本就不掩饰因为她跟蒋靖国一起,他的愤怒和嫉妒,直接把对她的在乎,他心里的难受,全部都清晰的表现在了脸上,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黎思思,不容她逃避。

曾经的顾乔东,对她更多的是冷漠和刻薄,极少的温柔也是捧场做戏,可是如今这般情绪波动,大起大落,根本就逼得不容她逃避,他明明是再发怒,她也见过他很多次怒火滔天,都不如此刻这般,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悸动,可是她心里更多的却是难过,他这样说,怕是以为她昨晚陪着蒋靖国睡了一晚……难倒她在他眼底就这般不堪么?

她想到这里,心里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凄凉,昨天他突然发火把她丢下,甚至给了她一耳光都不如此刻他的误会来的让她委屈难过。

她低头看着他丢在她怀里的这些卡,双手一松,这些卡哗啦啦的都掉在了地上,她一动不动的看着顾乔东,见他眉心的蹙得很深,整个人弥漫着似有似乎的戾气,还有克制着的愤怒,她轻笑了两声,说道:“我不要。”

她不是感受不到顾乔东对她有的真情,可是这份真心又有几分?曾经跟他近八年的婚姻生活,他都没有什么改观,说了那么多次要跟她好好过,可是结果呢?说她胆小也好,说她懦弱也好,她不敢再去迈出这一步,况且她跟顾乔东之间的信任这么的薄弱。

“黎思思!”顾乔东一声怒吼,瞠目欲裂,逼近一步,紧紧的扣住她的双肩,手指都要陷进她的肩胛骨一样,凌厉的怒气迎面而来,哪里还有半点的冷静,而她却平静的望着他:“顾乔东,我不要你的钱,我也不接受你这个人。你要是不明白我的意思,我今天就和你彻彻底底的说清楚。从我跟你离婚那一刻起,我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哪怕我去陪谁睡,以后跟谁在一起,跟谁结婚,都跟你顾乔东没有任何关系。”

顾乔东怒极反笑,掌心微微用力,黎思思感觉自己的肩胛骨都要被他捏碎了,脸色一白,仍旧平静的看着他,他那双深邃又锐利的眸子透着一股要将她贯穿的阴沉,霸道又发狠的说道:“黎思思,你可以试试看跟我有没有关系!我不是个很有耐心的人,如果对你好、对你温柔、对你依顺,你都拒绝、不接受,那我顾乔东不介意去做一个恶人!不管你愿不愿意,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顾乔东的女人!”

黎思思轻笑了两声,透着几丝讥诮的意味,一双沉静的眸子,淡漠的看着他,伸手推开他,退开两步,与他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眉眼平静的说道:“你这人的话,到底什么时候算数过?你说过不会勉强我,你也说过让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一转身就变卦了,那明天是不是你又要给我一耳光让我滚?你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你想怎么样,我就要配合你去怎么样么?”

顾乔东被她这番话刺得心如刀绞,痛得连呼吸都不顺畅了,她对他的真心视而不见,仿佛感觉不到一般,他受不了、煎熬不下去了,用这次旅游来赌一把,她若有松动,他就继续坚持下去,可是她昨天那般决绝,他真的难受得大发雷霆,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一样,完全控制不住,盛怒之下,都已经狠心下来,以后不再去管她。

可是冷静下来,他对她又只剩下铺天盖地的担忧……从监控视频里看到她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他有种说不出的恼火,根本就做不到他自己说的不去管她,如今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能牵动着他的情绪……平心而论,他顾乔东不是个容易失控的人,也不是容易恼怒的人,对外的形象都是温润儒雅,可是面对黎思思的时候,他根本就控制不住,一次次的打破了他的形象,甚至都成了一个会对女人动手的渣男!

“黎思思,我忘不了你,也舍不得你走,当年跟你离婚,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我也不说那些无谓的话了,无论如何,我都要将你留在身边,就算是难为我自己,也勉强了你,我也非将你留下不可!”顾乔东狠烈一笑,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哪怕她的眼底平静如潭,里面再也看不到爱慕他的光芒,哪怕她这样的态度让他无比的煎熬难受,他也决定要这么死缠下去,他昨晚不过跟她分开这么一会儿,她身边就有了别的男人……要是他真的对她放手了,那他就彻底的没有机会了。

“我不会再接纳你的,顾乔东。”黎思思不是一丁点儿感觉都没有,可是她真的不确定他的这份感情有多少真心实意,还只是赌了一口气亦或是一时兴起,她曾经在他身上耗费了那些年的青春,最后换来落寞离场的结局,已经耗掉了她太多的感情。

如果再重新开始,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她不会敞开心扉的,更何况在那场婚姻里,顾乔东带给她的伤害太大,她不敢也不会轻易去相信他。

“黎思思,你为什么不肯再接纳我?我哪里让你不满意,你说,我都改!”顾乔东上前两步,将她扣在怀里,因为她这幅油盐不进的态度,气得浑身血液都倒流了,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找了你两年,无时无刻都在期待着跟你的重逢,从你出现的这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不会对你放手……现在你告诉我,不会再接纳我,出现之后想要再走,你觉得可能么?”

他俯身下来,紧紧的扣着他的后脑勺,低头就狠狠的吻了下去,他的吻很粗暴,却带着一股霸道和强烈的占有意味,黎思思被他的牙齿磕碰得嘴巴发疼,在他怀里拼命的挣扎着,他却不管不顾的按着她,越吻越激烈,仿佛这样狂热的亲吻,才能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顾乔东!”黎思思拼命的挣扎着,唇齿间尽是他的气息,还有他周身浓烈又逼人的男性味道,牵引着她一点点的沉沦,甚至要来摧毁她最后的理智。

她张嘴喊他名字的那一瞬间,他顺势就探入她的口腔,霸道又热烈的激吻渐渐的变得温柔起来,整个人几乎就压在了她身上……

炎炎盛夏,本就燥热不堪,两人这般激吻,黎思思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跟缺氧了一般,而他抱着她柔软的身躯,亲吻之下想要更多,黎思思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这一瞬间,惶恐不安起来,拼命的推着他,喘息着说道:“顾乔东,你不过是想要我这具身体,那我给你就是……”

顾乔东所有的热火,在这一瞬间如迎头浇了一盆冷水,抱着她的双臂都僵硬了下来,就这么静静的抱了她一会儿,这才将她放开,良久的沉默,他低低的叹息了一声,显得无奈又落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