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山路入口的时候,黎思思就让顾乔东将她放下来,他不放心,跟杨老师协商了一下,并把顾森给说通了,让他上去了班车,然后过来黎思思身边。

“不是让你跟森森一起回去么?”黎思思见他开车折返过来,不由得眉心一皱,见到车上没有顾森,眉头蹙得又深了几分,“森森呢?”

“上去了班车上,我跟杨杰打电话了,会过去学校接森森回家的。”顾乔东将车子停到她跟前,看她淡淡的神色,心里不是滋味,却还是忍着心中不快,下车拉着她的手,“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我陪你一块儿。”

黎思思抽出被他握住的手,脸上笑意淡淡的:“不用了,你还是回去照顾森森。”

“思思……”顾乔东不愿意见她这幅清清冷冷的模样,对他的态度比对陌生人都不如,从云水谣回来以后,她好像距他又远了一段距离,根本就是将他拒于她的世界之外了。

黎思思没有理会他,反而往里面的村子走去,寻找进去西兰村的老司机,顾乔东看着她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胡乱的抓了一下头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烦躁,还是快步跟上了她的脚步,一把牵住她的手腕:“思思,我知道你还因为在云水谣的时候跟我置气……”

黎思思忽然一下就转头过来,脸上仍旧是浅浅的笑意,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讥诮和冰冷,柔声说道:“谁说我跟你置气了?”

“思思……我保证,我以后都……”

黎思思不等他说完,直接笑着打断了,想着在云水谣发生的事情,心中怎么可能一点委屈和难过都没有,怒火难平,但那个时候她都没有直接发作,现在都过了好几天了,她自然也不会再冲着顾乔东发作,她是庆幸的,庆幸自己没有被他温柔的假象所蒙蔽,可却也不可否认会有失望之感,好在这种矛盾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很久,她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她看着村子里面有个地方停了不少面包车,要往那儿去,边走边说:“顾乔东,你的保证我听了太多了,说多了也没意思。”

黎思思并没有要惹怒他的意思,平平淡淡的语气,更何况现在都已经下午两点多了,再不抓紧时间进去西兰村,到了晚上,山路不好走,容易出危险,实在是今天都已经到了这里了,所以她才想着要进去一趟。

顾乔东没有说话,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的背影,村里有鸡鸣狗叫,还有听不懂的方言说话声,可是他却感到整个世界都寂寥无声,看着她过去跟那些面包车司机谈进去西兰村,他才快步走过来她身边。

黎思思跟一名穿着黑色背心的老司机谈好了价钱以后,她正要上车之际,顾乔东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蹙眉看着这破旧的面包车,只觉得不安全,看着老司机,指了指他听着的那辆黑色奥迪,说道:“你开那辆车载我们进去西兰村,价钱不变。”

“那可不行,我开你们的车进去,我怎么出来?”老司机看着顾乔东和黎思思的打扮就是有钱人的模样,刚刚他跟黎思思要价都是平常价格的两倍,她都没有什么犹豫的答应了,现在自然是想着可以继续加价。

“这样吧,你找一个师傅跟着一起进去,然后他载你出来。我们要出来的时候,你在进去接我们。一口价2000,怎么分配,你自己处理。我先付一半,你要是觉得可以,那就现在上车载我们进去,要是不行,我们再找别的老师傅。”顾乔东不这么愿意在价格上耽搁时间,语气淡淡的,这老司机本还想开多要价,但见顾乔东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进去了再出来他自有办法,何必再找个师傅载他出来,还要分一份钱。

这老司机看着很苍老,有五六十的样子了,上来奥迪车的时候,他有些兴奋,这样的好车他有见过,但从来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开上,载着顾乔东和黎思思两人进去西兰村的路上,态度极其热情,说着别扭的普通话:“你们是夫妻两人吧,进去西兰村做什么,那里头可偏僻了,开进去一般人都要五六个小时,不过你们放心,这车好,我也熟路,四个多小时就能进去了。”

“不着急,师傅,安全第一。”顾乔东见闭眼黎思思闭眼撑着脑袋不说话,就坐在他身边,他一侧脸就能看到她闭幕安然的样子。

“哎,好勒,好勒,你们有钱人惜命啊。”老司机感慨了这么一句,语气有些酸,没有人接他的话,沉默了一会儿,他又继续说道:“我跟你们说勒,之前西兰村下暴雨山体滑坡,市长都过来看了的,还在我们村那里停留了,当时带着市长进去的司机,是我兄弟……”

黎思思听到这里的时候,缓缓的睁开眼,瞥了一下顾乔东,又重新闭上眼,老司机还要絮絮叨叨的往下说,却没人接他的话,顾乔东见黎思思刚刚看了她一眼,伸手将她的手捉在手心里,轻声说道:“那时候我要知道你就在西兰村里面的明和村的希望小学支教,我肯定就进去了。”

黎思思轻轻的嗯了一声,就没了下文,顾乔东不知这么的,心慌意乱,跟堵了一口气出不来一样,一伸手,按着她的肩膀,将她扳过来对着他,声音有些暗哑的说道:“思思,你能不能,别这么冷漠……我知道到因为我曾经犯下的错误,给我们之间造成了很深的隔阂,所以才造成你如今这样,可是如今我是真的想要挽回你。但是,思思,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当时我根本不认识你,在那样的情况下娶了你,更何况那时候你还是乔北的女朋友,而秦筝是我看着长大的,自然就对她多了一份情愫,所以在那场婚姻里,我心中怨恨无比,对你也是嫌恶冷淡,婚后我从未给你好脸色,对你所有的示好和温柔都视而不见……我不怕对你说真话,跟你刚结婚的那几年,我都恶毒的想过,你怎么不有天出了意外身亡了。”

他能感觉到他掌心下,她的肩膀渐渐的松垮了下来,她垂着眸子没有看他,但他看到了她轻轻颤抖的睫毛,还有她克制的情绪……这些年了,他从未对她说过这些,可是他受不了她这般淡漠,他想要心里的那些真实想法,通通都告诉她。

“后来呢……”黎思思的声音很轻,轻得就像柳絮在空中飘散一眼,顾乔东声音顿了顿,感受到她的身体又一丝轻微的颤抖,他直接伸手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在她耳畔轻叹了一声,继续说道:“后来,我渐渐的发现,自己已经习惯有你在身边了,有时候看到在家给我整理收拾衣服的时候,我会觉得很踏实……你低眉浅笑的时候,很美……但是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对你的感觉,再加上后来乔北跟苏岚结婚了回来,我一看到他们,我就控制不住会想到我跟你,我一边怨恨为什么我的婚姻生活是这样,一边又愧对乔北,一看到你,觉得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不好过,你也别好过,那个时候我还没看清秦筝的面目,总觉得她是我这段婚姻里唯一可以触摸到阳光的地方……所以,对你带来了很多伤害,一直到你说你要跟我离婚,把离婚协议书递到跟前的时候,我才慌了,我内心是不愿意的跟你离婚的,哪怕我一直认为这段婚姻于我这么不堪……”

黎思思不愿去回忆这些,但他这样在她耳边说起,那些回忆如潮水铺天盖地涌来,让她脸色发白,太阳穴发胀,浑身都没力气,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我总以为,你哄一哄就回来了,结果你一走就找不到人了,你不在身边的时候,我总觉的心里跟缺了一块什么似的,也一直想着你会回来的,果然,森森生日的时候,你出现了……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已经明白过来,我心里的那个人是你的时候,你已经走了,走得悄无声息……我过来西宁两年了,你爸妈那里我也带着森森去了好多次了,始终没有一点你的消息……好在,你终于又出现了……思思啊,我早就喜欢上你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当初被太多事俗蒙蔽了眼睛,等到看清的时候,我就把你弄丢了……我知道在跟我的那段婚姻里,你受了很多委屈,我混蛋,我混账……可是思思啊,别再折磨我了,我受不了你这样冷淡……”

黎思思静静的听着,眼泪不知什么时候溢出了眼眶,她缓缓的抬起头,唇角还蓄着淡淡的笑意,轻声说道:“顾乔东,你让我考虑你的感受,你怎么不来考虑一下我的感受?曾经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过了就过了,无论你喜欢的人是秦筝也好,是我黎思思也好,那又怎么样?都过去了。”

“我是对秦筝有过非分之想,但她并不是我心里的那个人。”顾乔东见她偏头过去,不愿与他继续说下去,回想着因为秦筝给她带来的伤害,他有些着急的说道,“怪我识人不清,怪我三心二意,你怨我,是应该的。”

他叹了一口,自己做的孽,这些后果,需要他自己来承担,只是从跟黎思思重逢的这些时日开始,她就没给过他好脸色,他接受不了她这么冷漠,他不想继续这样煎熬下去了,说道:“过去的事情就都过去了,不提了。现在,我们重新开始,好么?”

“顾乔东,曾经跟你结婚近八年,你都识人不清,现在不过分开两年,你突然就开窍了?”黎思思唇角扯出讥诮的笑意,目光冷淡的看着她,“你根本就一点改变都没有,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自以为是。你说要我留下,我看在森森的面上留下了,你就真的顺杆往上爬,得寸进尺。就算你真的想要挽回我,那你能不能走点心?近八年的婚姻生活,你不知道我对蔷薇科类的花粉过敏么?以前顾家院子里种的月季,花开的时候我从来不靠近。后来你说要带我去云水谣,我也同你去了,可你做了什么?这就是所谓的想要挽回,想要重新开始是这样开始的?”

顾乔东被她反问得无话可说,目光黯然的看着她,她继续笑着柔声说道:“你自始至终都不曾信任过我,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信任,就算我同意了跟你重新开始,也不过是重蹈覆辙。与其如此,倒不如,不开始。不过话也说回来,我也不相信你这个人。还有,我再告诉你一遍,我不喜欢你,我心里已经没有你了,如果不是因为森森,我不会留下来。你还当真以为我走不掉了?你还真的以为你顾乔东能够只手则天,为所欲为,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了?我只是不想在你身上浪费时间罢了。”

顾乔东听她最后这些话,顿时脸色惨白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浑身血液都跟结了冰一样,冷得他发寒……他竟不知她对他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对她所有的好,在她眼里都是徒劳……她只是不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顾乔东跟万箭穿心一样,疼的血肉模糊,他嗤笑了两声,跟她摊开来说,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他算不算是听到了她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黎思思,我问你,要是当初,我能早点发现我自己的心意,不让你受那么多的委屈,我们之间,是不是也不会走到这个地步?”顾乔东说的很缓慢,像是一字一句斟酌了很久一样。

“没有如果。”黎思思轻飘飘的四个字,击碎了他最后的防线,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渐渐的,眼底的神色越来越凝重,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继续问道:“思思,在很早以前我就喜欢上了你了,一直到现在,我都是喜欢你的,你信么?”

“那又怎么样?可我不喜欢你了呀。”黎思思浅浅一笑,柔声说着,看他的眼神都是清清淡淡的。

顾乔东没有在说话,只是静静的凝望着她,嘴角微微的扯着,到最后,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笑意一直蔓延到了眼角,到最后,他觉得自己眼眶有些胀痛……原来跟她早就不喜欢他了,原来他跟她重逢的这些日子里,他所做的一切在她眼里都是可有可无的……他看着她温柔浅笑的样子,总以为他一走近,她就能靠到他怀里来,却不曾想到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不过一个月,他竟然觉得自己过得这般煎熬,这场自欺欺人的梦,他是不是该醒了……

“好,思思,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顾乔东轻笑了两声,感觉眼眶似有泪水一样,他抬手取了眼镜,若无其事的擦了擦眼角,又轻轻的擦了擦眼镜重新戴上,让后恢复了以往的口吻,说道,“等我陪着你进去一趟之后,要走要留,都随你。”

“嗯。”黎思思仍旧是神色淡淡的,并不在意他说了些什么,之前去云水谣他不也是说过,陪他去一趟,她要怎么都行,结果呢?

“这次是真的。”顾乔东见她并不相信的样子,不由得眯了眯眼,眼眶越发酸涩得厉害,他在她心里当真是一点信任感都没有,心里堵得慌,嗓子也跟塞了一团棉花似的,说话的声音都哑哑的。

“确定是真的?都随我?”黎思思见他这般,好似真的不会再纠缠她了一样,一下子心跳飞快,有种渐渐腾升起的喜悦,却也有种浅浅的叹息,一时间有些茫然。

顾乔东看着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光亮,心里翻涌起复杂的情绪,她竟然这般不愿意待在他身边……他拳头紧紧的捏住,又缓缓的松开,眉心的褶皱很深,然后渐渐的放平,眼底的神色渐渐的飘忽了起来,看着她,可是眼神又似没有落在她脸上,说道:“这么折腾也有一个月了吧,都闹得不开心,刚刚听你那么一说,我也突然就想明白了……再说,我顾乔东从小到大都没这么低声下气、放低了姿态去讨好过一个女人,就算你一直觉得我心里的人是秦筝,对于她,我也没有做到这般……让我顾乔东不好过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即便是秦筝,最后还不是在监狱里不人不鬼的待着,至于你黎思思,两年前你逼得我不得不同意放你走,两年后遇到了,我自然是要把你留在身边,这一个月来,我也没什么耐心了……既然大家一起都很折磨,那就算了吧,都随你……”

他说到最后,无所谓的笑了一笑,转头看向别处,他怕自己控制不住,眼泪就落下来了。

“顾乔东,你这次说的是真的?”他这样的话说过了好多次了,她这次听到,仍旧感觉不真实。

顾乔东眼底的墨色渐渐的晕开,转头过来,唇角勾出优雅的弧度,笑得很肆意,嗓子却还是有些发哑:“当然是真的,这次,我不会再出尔反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