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我信你一次。”黎思思眼底泛出极亮的光芒,刺眼夺目得让他浑身都难受起来,她扬起好看的嘴角,温柔一笑,带着说不出的柔美,声音如春水拂面一般,“以后你不这么纠缠着,再好不过了。你也快四十岁了,凭你的身份和条件,再找一个女人,易如反掌,只要对森森好,我不会有任何异议。”

她这席话,无异于在他血肉模糊的心口上撒了一把盐,体内腾升起的怒气却不知道为何跟被人抽掉了柴火一样,一瞬间就熄灭了下来,他强忍着不让自己转头去看向她,却还是控制不住……

她脸上的笑容唯美动人,睛晶亮宛若星子,一侧的长发被她挽到了耳后,露出小巧的耳朵,侧脸有着令人心动的弧度,她轻轻柔柔的声音在他耳膜里窜动着……他真的没想到,她会让他再找个女人过,他只觉得心口被人重锤了一下,疼得都无法跳动了。

她是真的不再喜欢他了吧,所以才能够坦然的让他去再找一个女人过。

“嗯,你说的对,我都快四十岁了,再找一个女人过……我会的,谢谢。”顾乔东轻声点头回应着,渐渐恢复了一贯的优雅和善,漫不经心的说道,“你放心吧,我陪你进去一趟,就不再纠缠着你了。”

他说完,不再开口了,往旁边挪了挪,到了车窗的这一侧,而黎思思靠着车窗的另一侧,两人之间空出一块位置……黎思思脑袋靠在车窗上,看着他半侧的背影,得到了她想要的不纠缠,得到她想要的回答,她心里不知为何有种浅浅的难过,心里,更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她唇角的笑一点点的就冷落了下来,轻轻的眨了两下眼睛,她重新闭上眼休息。

老司机一开始还话多,还分神去注意两人,见两人又牵手又搂抱的,只觉得这城里人开放,到后来山路险峻,他也不干掉以轻心,集中注意力开车,后座两人噼里啪啦说了些什么,他也没有具体听了,只知道后来两人都没有说话了,是冗长的沉默。

到了里面的西兰村的时候,已经是快晚上八点了,可能是杨老师联系好了村长,所以村长带着几名村民一直守着,看到车子停下来的时候,瞬间就迎了过来。

“这么就一辆车呢?后面还有么?”村长往黑色奥迪后面望了望,并没有车子。

顾乔东给了这个司机1000的现金,下车的时候,村长先是一愣,旋即就认出了他,惊喜连连的说道:“顾、顾市长?”

黎思思从这边车门下来,村长又看了过来,觉得她也有些面熟,但又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倒是跟着村长来迎接的村民,有人说道:“咦,这不是上次从明和村出来的支教老师么?”

这么一说,村长也记了起来,当时一男一女两个支教老师,女支教老师就是黎思思这个模样,只是……这变化也有些太大了……

“村长,您是等杨老师么?”顾乔东不想引起村民的非议,拉着村长到一侧,轻声说道,“我这次过来是有事情办,您还是别声张。”

村长点点头,笑眯眯的说道:“您、您怎么知道杨老师?”

“杨老师那边临时出了事故,恐怕是过不来参加跟您协商好的事情了。正好黎老师要回去希望小学,而我又打算发展一下西宁边缘山区的教育,就一起过来看看了。”顾乔东一本正经的说着,又压低了声音,将村长看作是自己的人的样子,说道,“我就跟您一个人说了我来的目的,那个支教的黎老师都不知道,您可要替我保密。”

“一定一定!”村长顿时一副警惕的神色,表示绝对不会泄露出去。

“还麻烦您一件事,村里有可以住宿的地方么?”顾乔东看了一眼黎思思, 见她在跟村民们说话,很恬静的模样。

“您跟黎老师都过去我家里住吧,我家里宽敞些。”村长感慨的说道,“多亏了您上次过来慰问,最近有很多慈善机构和好心人捐款给西兰村。”

“那就好。”顾乔东点点头,村长指引着他过来,又跟村民说了几句,然他们都散了,然后又跟黎思思和善的说道,“黎老师,顾市长也跟我说……”

村长话说道一半,突然又想到了刚刚顾乔东对他的叮嘱,立刻就转移了话题:“黎老师,今晚您跟顾市长都去我家歇息一晚,明天再进去明和村。”

这天色也晚了,黎思思也没有拒绝村长的邀请。

本是准备来参加顾森的亲子夏令营,没想到半路出了事故,好在顾乔东轿车后备箱准备的东西都很充裕,村长带着两人到了家里,很大的院子,足够顾乔东停车了,村长进去让家人准备房间,两人则在后备箱里拿各自的物品。

后来,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黎思思接到了谢长生的电话,他语气很轻快:“思思姐,好多天没见到你了,我猜你去了西兰村,对不对?”

“是呢。”黎思思听到他的声音,眉眼弯了一下,谢长生真的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哈哈,我就知道,陪着顾森参见亲子夏令营?”谢长生愉悦的笑了两声,捏紧了手机,那次他也在顾森的学校,与顾乔东之间的一场较量,他输得一败涂地,可是他又怎么会甘心真的让黎思思就这么回到了顾乔东身边?

他看的出来,黎思思心里已经没有了顾乔东,他陪在她身边两年了,当初从首都一路追随着她,若是没有顾乔东的出现,一直跟她保持着这样的距离,就算是一次次的表白被她婉言拒绝,他也乐在其中,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顾乔东的出现让他无法跟她之间只止步于此。

如今她从山区里出来以后,基本一直都待在顾乔东身边,虽然两人也都在见面,他约她出来,她一般都不会拒绝,可他心里仍旧没有底,即便黎思思对他态度相对而言还算不错,但他知道,那并不是她喜欢他……可就是这么些的不同,让他想要更多。

更何况,他也有近十天没有见到她了,虽然期间都有微信联系,但他更想要见到她,顾森的亲子夏令营就在西兰村,凭黎思思的性格,必然会借着机会进去里面的民和村一趟,而他又怎么会错失这个机会呢?

他昨天就到了西兰村,等着黎思思今天的出现,然后陪着她一起进去希望小学。

“夏令营取消了。”黎思思柔声说着。

“难怪……”谢长生有些懊恼,难怪一直到现在都没听到消息说很城里人进来,他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赶紧又问道,“那你呢?”

“我刚到西兰村,在村长这里休息呢。”黎思思漫不经心的说着,电话那边的谢长生突然惊喜的笑了两声,“思思姐,我也在西兰村。”

“你也在?”黎思思倒是有些惊讶。

“是呀,我猜你肯定要进去希望小学看看的,所以就过来了,送你进去希望小学,我走了这么多趟山路了,比谁都熟路。”谢长生有些得意的说着自己的打算,惹得黎思思在电话这边摇头轻笑,但也为他这样的关心觉得很温暖。

“你呀,这是何必呢。”黎思思不忍去抚了他的好意,只是轻轻的感慨了一句,谢长生却是嘿嘿的笑了两声,突然又语调沉了几分:“那个、思思姐,顾乔东是不是陪着你呢?”

“重要么?”黎思思大概能明白谢长生问这句话的意思,也明白谢长生对她的心意,但她给不了他想要的,也不想去伤害他,所以才给了这样模糊的回答。

“当然不重要,思思姐你开心就好了。”谢长生瞬间就恢复了轻快的语气,“明天打算什么时候进去?我在进去的路口那儿等你,还是过去村长家找你?”

“在进去的路口等我吧,早上7点。”黎思思自然是不想要他过来村长家里找她,倒不是怕被顾乔东看见,而是她觉得别扭。

房间的隔音效果并不好,但黎思思的说话声很轻柔,隔壁的顾乔东虽然听不清楚具体说了些什么,但能听到她时不时的轻笑,有种说不出的心灰意冷,他泡了脚准备睡觉的时候,顾森的电话打了过来,声音有些疲惫:“爸爸,杨叔叔接到我了。”

“嗯,回去了好好睡一觉。”顾乔东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

“妈妈在你身边么?我给她打电话在通话中,发消息也没有回我。”顾森有些不开心的说着,顾乔东扯着嘴角,无声的笑了笑,目光望着墙壁,似要穿透过去看到那边的黎思思一样,房间的隔音效果并不好,但她的说话声很轻柔,他虽然听不清楚具体说了些什么,但能听到她时不时的轻笑……

“找你妈有什么事么?她在打电话。”顾乔东语气淡淡的说了一句,顾森顿时胸口一塞,很替顾乔东捉急:“爸,别的男人跟妈打电话你在旁边,你居然都能容忍?上次还把花都送家里来了!你还真想妈给我找个后爸呀?!虽然平时你是对我比较严格,小时候不太跟我亲近,也不这么喜欢我,但好歹你也是我亲爸呀!”

“顾森,你怎么知道是别的男人跟你妈打电话?”顾乔东听着自己儿子在哪边火急火燎的,听到后面的话,不由得蹙了眉头。

“哎呀,我怎么不知道!你去上班的时候,那个男人经常给妈打电话发消息,还把妈约出去过好几次!”顾森抓耳挠腮的说着,他怕顾乔东找黎思思吵架,就没敢跟他说。

“我不在,你难道不会把你妈好好守着?”顾乔东一下子就猜中了顾森口中的那个男人是谁,再说,就凭顾森那股机灵劲,怕是谢长生约黎思思出去,顾森都会想方设法的跟着一起去,然后不动声色的捣乱。

“那必须好好守着,他每次把我妈约出去,我都有跟着一起去。”顾森得意的说着,紧接着又话锋一转,“不过呀,爸,那个男人看着比爸爸你年轻多了,对妈也是极好的,妈让他往东他就不会往西,对我也很好,我怎么刁难他,他都笑眯眯的不生气……而且,他好像也挺有钱的样子……”

“顾森,你是觉得你这个亲爸老了,对你也不好,也不亲近,所以就想给你自己找个后爸了?”顾乔东沉着语气,隔着电话,顾森都能感觉到他的不悦情绪,连忙谄媚的说道,“爸,那怎么可能,这世界上,我就只有您这一个亲爸!你好好陪着我妈,我坐了一天车,头好晕,不跟你说了,先挂了。”

顾森手忙脚乱的挂了电话,杨杰听着父子两人的对话,只觉得一阵好笑,虽说顾乔东对顾森很严厉,但这孩子会看眼色得很,嘴巴又能说会道的,哄得人找不到东南西北,每次在学校打架闹事,他过去处理完了以后,顾森都是一口一个样‘杨叔叔’,叫得可亲热了。

顾乔东跟顾森通话完毕,他目光渐渐得了落到了窗外,碎花的布帘子被夜风轻轻的吹起,落下点点月光……

隔壁的电话还在继续,后来黎思思似犯困了,打了个哈气,谢长生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她放下手机准备睡觉,看到上面顾森的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都是二十分钟以前的了,她立刻就回拨了过去。

顾森刚到家没一会儿,李婶在给他准备宵夜,而他则翘着二郎腿看电视,接到黎思思的电话,顿时就眉开眼笑的接了起来。

黎思思跟顾森说话的时候,声音是最温柔最动听的,顾乔东躺在床上,听着她的声音断断续续又轻轻柔柔的传过来,在这黑夜里,犹如轻柔的羽毛一般,一下一下的从他心头抚过。

许是深夜,人更容易胡思乱想,顾乔东双手交叠的枕在脑后,走神的盯着眼前虚无的空气,心底突然就冒起了一个问题:真的就这么将她放手了么?

他内心是不愿意的,可是她对他……一回想起来,他心底很不是滋味,刚刚她跟谢长生通话都通话了半个多小时,跟他有什么话,要说那么久?他又想到了那次谢长生在他面前挑衅……

顾乔东大脑一瞬间很混乱,眼底的光芒渐渐的明暗不定起来,许久,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翻了个身睡觉,罢了罢了,他放手,他不纠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