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黎思思向来早起,轻手轻脚的收拾好一切,没有惊动任何人,清晨的温度还有些低,地上的青草还有晶莹的露水,她从村长家里离开,搓了搓双臂,朝着进去希望小学的路口跑去。

隔壁的顾乔东,轻轻的拉开门,看着她从村长家的院子大门离开的背影,走得悄无声息,他有种说不出的憋闷,从脚底一直蔓延至全身……她走,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跟他撇清关系么?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控不住的走出了村长家,跟着她的脚步。

这条路,他过来西兰村慰问的时候走过,还有个界碑,界碑之后边有条入口,他看到黎思思走到了界碑附近停了下来,似在四处张望着,忽然之间,有个背着登山大包的男人从附近的树丛里窜了出来,吓了她一跳……他以为黎思思遇到了什么危险,朝着她奔跑了起来,带他看清楚的时候,不由得缓缓的停下了脚步。

“长生,你刚刚吓我一跳。”黎思思瞠了他一眼,双手抚着胸口,谢长生倒是笑得很灿烂,清俊的模样,一双眼睛在黎思思面前很干净,干净到没有一丁点儿杂质……

“思思姐,我看了这两天的天气,都是晴天,在里面歇一晚,第二天下午之前能够到的。”谢长生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黎思思抿着唇微微笑了一下,看了他一眼,带着一抹浅浅的戏谑,说道:“准备工作做的不错呀……”

当初是怎么进去里面的,她记得不太清楚了,一直都待着没有出来过,真要她一个人进去,她心底还真没有底,所以谢长生过来了要陪着她一起,她心底当然很乐意。

顾乔东站在距离两人不远的一棵树下,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似约好了一样,他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

黎思思背对着没有看到顾乔东,但是谢长生余光瞟了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树下的男人,他眼眸不自觉的就带上了警惕……

清晨的露水,让顾乔东肩上沾了湿痕,发梢上也带着亮亮的水渍,他看到谢长生看过来的目光,心下微沉,听到谢长生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带着一抹急迫:“思思姐,我们进去吧,边走边说。”

谢长生说完,就拉着黎思思的胳膊往里面走,晨曦的光芒从树林间倾泻而下,树叶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顾乔东忽然觉得眼睛有些发疼……至少在跟她重逢的这段时间里,黎思思从来都没有对他这般亲昵的态度过,不管他心底瞧不瞧得上谢长生这个看着很年轻的男人,但是至少黎思思对他的态度不排斥,上次看到谢长生在马路上揽着她的肩头,现在看到谢长生拉着她的手,还有买给她的衣服,她也穿了……顾乔东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楚,难不成她喜欢上了谢长生?好歹这个男人从她离开首都后,一直都陪在她身边……

他静静的站立在树下,眼神都有些恍惚了,眼前的两人并肩走进去了,很快就被茂密的树枝则挡住了身影,看不见了,他明明该转身离开的,可是不知怎么的,就这么顺着界碑后面的那条路走了进去。

谢长生拉着黎思思疾步往里面走,回头看了又看,没有看到顾乔东的身影,确定他没有跟上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看什么呢?一直回头的。”黎思思顺着他的目光往后看,什么都没有,谢长生摇头笑了笑,说道:“没看什么,我们继续往里面走,你累了可要告诉我一声喽。”

黎思思点点头,跟着他的脚步。

两人都背着包,而顾乔东是两手空空,顺着道路上的脚印,他很快就看到了前方两人的身影,不知是他找虐,还是怎么的,小心翼翼的跟在两人身后,谢长生亦或是黎思思回头的时候,他就躲进身边的树丛里……

太阳渐渐的升起来了,前面的两人走走停停,跟来露营探险一样,黎思思朝谢长生笑得那般温柔,而谢长生亦是目光缱绻的落在她脸上,两人这般情意绵绵,顾乔东看在眼里,心里无声的苦笑,两人这般仿佛他才是那个偷偷摸摸的多余的。

山里的天地变幻莫测,虽然预报的是晴天,可是渐渐的就有了要下雨的趋势,谢长生和黎思思坐着歇够了,谢长生就从背后的旅游包里面摸了两件雨衣出来,笑眯眯的递给黎思思:“这里面阴晴不定的,穿上吧,免得等会儿下雨了给淋到了。”

他话刚说完,黎思思接过雨衣穿上不到两分钟,天空就起了惊雷,有些惊讶的说道:“你什么时候会看山里的天气了?”

“那当然会看了,好歹我也进进出出几十次了。”谢长生一脸得意的说着,伸手折断横出来的树枝,免得刮到了她,然后朝她伸出手。

黎思思轻轻笑了笑,没有扭捏,伸手到他手心,谢长生紧紧的将她柔软的手握紧,脸上神采飞扬:“等会儿下雨了,山路会很滑,你别摔倒了!”

“好。”黎思思笑着回应。

两人一起走了没两步,天空就落下了噼里啪啦的雨滴,紧接着雨势越来越密集,连绵的雨幕几乎都让人看不清路了,谢长生牵着黎思思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

很快顾乔东身上就被淋湿了,鼻梁上的眼镜也被打湿了看不清前面的路,他干脆取下眼镜,眼前的景物又都是模糊一片,雨水将树叶浇的刷刷响,四周满是腾起的水雾,他只能眯着双眼,勉强看清雨中前面两道模糊的影子……

脚下的路很不好,顾乔东又不熟路,到处都是横出来的树枝,亦或是带刺的灌木,他眯着眼追逐前面两道模糊的身影,脸上都被带刺的灌木给划了好几道口子,脚上已满是泥巴,头发湿哒哒的,好几次都差点滑倒了,整个人看着狼狈不堪……

当时黎思思跟着付翔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因为强降雨,导致原路有好几段都被堵住了,而谢长生最后一次出来,是在强降雨之前,所以他仍旧沿着这条路在走,一直到走不过去了,才发现被落下的碎石泥和横亘的树木给堵了路。

“思思姐……好像要绕路了……”谢长生摸了摸鼻尖,有些尴尬,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雨势在渐渐变小,这山里的雨向来都是一阵阵的,不一会儿,就完全停下来,太阳明媚的落下来,空气异常的清新,谢长生脱下身上的雨衣,抖了抖上面的水珠。

“雨停了,歇会儿吧,吃点东西,然后往回走到一个岔路口,我跟付老师出来的时候,留了记号的,看看能不能找到怎么绕路。”黎思思也脱了雨衣,长发上沾了很多水渍,一珠珠的顺着发丝滚动着。

两人停留休息,谢长生从他的旅游包里拿出面包和一瓶水递给黎思思。

“背这么多东西,不累么?”黎思思倒是好奇他这旅游包里到底装了些什么,扒开看了看,居然看到还有睡袋和帐篷。

“习惯了,之前还要拖一箱子文具用品。”谢长生笑眯眯的看着黎思思。

“辛苦你了。”黎思思看他的目光柔和了几分。

谢长生被她这样温柔得眼神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了两声,拿过她手里的矿泉水拧开,才有递给她。

雨后的阳光,渐渐的炙热起来,山里有蝉鸣鸟叫渐渐的响了起来,温度也一点点的升高起来,顾乔东浑身都被雨淋透了,即便是雨停了,他都能感觉自己身上湿哒哒的,低头看着自己脚上踩满了泥巴,又沉又重的,他甩了甩头发上的水,拧干了衣服的一角,擦了擦眼镜重新戴上,然后随手折断了一根树枝,扒掉脚上的泥巴,仔细找了一下两人走过留下的痕迹,顺着有横出来的树枝被折断的方向走去。

湿冷的衣物贴在身上让他很不舒服,而渐渐火辣的太阳又照得他头顶发热,走了十几分钟都没见到两人的踪影,他以为跟丢了,不由得心烦意乱起来,等他顺着扒开树丛,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两人正站在说话休息。

两人背后的山路被碎石、泥巴、树枝、树干等等堵住了去路,一边是距离不远的悬崖边,另一边是山体……顾乔东静静的看着黎思思,见两人重新背起放在一棵横着长的树干上的包的时候,他下意识的缩回去,躲在一颗大树后面。

谢长生扭头看着洪荒猛兽般的山岩石坡,还有长在峭壁上的树,这般危险的山路,也不知道黎思思这么就不害怕,不由感慨说道:“思思姐,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这蜿蜒陡峭的山路,吓得我都不敢走。”

“我不记得我第一次这么进来的了。”黎思思笑了笑,山风夹着泥土青草的气息吹来,令人心旷神怡。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近,狭窄的山路,是个单行道,他正想着等会儿两人过来看到他了,他要说些什么时候,看到有碎泥往下落,忽然有些不安,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往这边走的黎思思……

两人头顶的山体,隐约有石头滑落的趋势,而细小的碎石泥已经在不断的往下落,而谢长生还跟她边说边笑,似乎根本就没意识到危险。

一棵大树混合着碎石泥缓缓的有要落下来了,几乎就在瞬息之间,顾乔东忽然如离弦的箭冲了过来,边跑边喊:“快躲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