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伸手将她抱住,不再松开,也不想再松开,他知道黎思思吓得不轻,整个神经都是紧绷着的,他亲了亲她的侧脸,轻声说道:“山里的风景多美。”

黎思思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悬崖峭壁的那一侧,两人被困在这里,看过去,是层层叠叠的树冠,而湛蓝的天空在这些森森绿树之下,显得很壮美,山风吹过,树梢头的碧叶,连成一片,摇曳万里,郁郁葱葱的山林,波涛如海。

可黎思思此刻根本无心去欣赏这些风景,他们前后都是落下的碎石泥,两人夹在这段狭窄的山路上,悬崖峭壁,距离两人不过五米的位置,而顾乔东的双腿还埋在里面没有挖出来……她扭头看着了他一眼,鼻梁上的眼镜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脸上还有细碎的泥巴,微微眯着眼,脸上的轮廓在此刻显得格外的深邃,而他眼底渐渐的流淌出浓郁的温柔,有着让人无法躲避的蛊惑。

他伸手轻轻的把她散乱的发丝理好,深深的瞧着她,她侧脸的弧度很柔美,睫毛轻轻的颤抖着,她渐渐的止住了哭声,却是伸手紧紧的抱着他,紧紧的抱着。

顾乔东忽然轻轻的笑了起来,声音似很愉悦,还有着说不出的轻柔,在她耳边低语:“思思啊,我就算是,死也无憾了。”

“闭嘴,不准瞎说!”黎思思拔高了声音,惊恐的瞪着眼睛,看着顾乔东渐渐惨白的脸色,心里的害怕一点点的扩散。

“好,不瞎说。”顾乔东左腿被压住的疼痛感已经感觉不到了,只剩下了不尽的麻木,他低头迎着黎思思的目光,她眼底的担忧和害怕显得很真实,真实到让他像是在做梦一样,情不自禁的去贴着她的唇瓣呢喃:“思思……”

顾乔东的力气在一点点的流逝,她能感觉到,她不能让他这么昏迷过去了……明明都已经放下了,彻底的放下了,可是这一刻,她除了恐惧不安,再无其他,她用力的咬着他的唇瓣,回应着他的亲吻,顾乔东扯着嘴角轻笑了两下,轻声说道:“思思,我好困,让我睡一会儿好不好……”

“不好!你不准睡!你得陪着我说话!”黎思思拼命的摇头,额头抵着他的额头,仍旧会时不时的抽噎。

“好,我不睡,陪着你说话。”顾乔东几乎是半靠在她怀里,两人这个时候的依偎,比曾经任何时候的拥抱都来得温暖和甜蜜,她紧紧的搂着他的脑袋,在他耳边哽咽着说道:“乔东,你别睡,听见没有?你要坚持下来了,我出去了就跟你复婚。”

“真的?!”顾乔东豁然一下子,眼睛睁得很大,惊喜的看着黎思思,在这寂静的山林里,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听得很清晰。

黎思思看着他这幅样子,心里忽然涌起了一股说不出的酸楚,顾乔东是真的喜欢她啊,可是这份喜欢为什么要来得这么晚……每一次面对他的温柔和深情的时候,她不是心底一点都不起波澜,站在他身边的时候,她总想着要离开,可是真的在这离开的两年里,她不是没有怀念的……跟他重逢不过短短一个月,看到他寂寥离开的背影和黯然神伤的样子,她也会有种无法控制的心酸在体内翻涌……也许,她还是没能彻底的将他放下吧……

黎思思控制不住的重新大哭了起来,眼泪跟决堤的洪水一样奔流着,她又伸手抱紧了顾乔东,一边点头一边呜咽:“你不准睡,你醒着,你醒着,出去了我就跟你复婚,你要是睡着了,我出去了就找个男人嫁了,我给顾森找个后爸……”

“坏女人,你敢!”顾乔东嫌少看到黎思思这幅撒娇赌气的样子,只觉得这样的她有种说不出的灵俏,眯眼望着她,看着她这张脸,有种这辈子注定就是她的感觉。

她终于不再对他冷眼相待了,每次她对他波澜不惊的态度,他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喜欢上她了,也许是她怀着森森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种淡淡的光晕;也许是后来她放下姿态讨好他,那双迷离又带着喜悦的双眼;也许是两人身体的契合,他迷恋在她身上的感觉;也许是她低眉顺眼的那一瞬间……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但就是喜欢上了她,许多与她在一起的平凡而细小的琐碎,就像深入骨髓了一样,他一回想,就能全部想起……等她发现的时候,根本就无法割舍,即便是分开了两年,他也无法舍弃,反而沉淀得越发难以忘记。

“我有什么不敢的,顾乔东,你不准睡!”黎思思抹泪哽咽着,一低头,见他要闭眼,大声在他耳边吼叫着,吓得他又睁开眼,很快又神色怏怏的,她就只有不停的喊他的名字,得不到他的回应,她就在他耳边大吼。

太阳的光芒渐渐的没有那么强烈了,不知过了多久,黎思思看着怀里半闭着眼睛的顾乔东,心里不是滋味:“乔东,你听得到我说话么?”

“嗯,你说。”他的声音哑哑的,已经没了力气,她捧着他的脑袋靠在她肩上,说道:“你为什么要偷偷的跟着我进来。”

“我不放心,我舍不得你……”顾乔东回想着自己站在界碑那里看到谢长生跟她一起的时候,他浑身的血液都逆流了起来,他原本以为自己能够放手了,不纠缠了,可真的让他拱手把她让给别的男人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你都说了再也不纠缠了,都随我!那你还跟着我进来做什么?”黎思思的心,这一刻都被他搅乱得天翻地覆,也击碎了她所有的壁垒。

“不准跟谢长生在一起。”顾乔东有气无力的说着,黎思思见他这个时候都还这么霸道,又难过又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在心底蔓延:“顾乔东,你这么傻,让我拿你怎么办?”

“思思,我爱你。”顾乔东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这荒无人烟的山林,对着她情急爱意。

黎思思泪流满面,为了他这句话,低头用力的吻住了他的唇,得到了她的回应,他又缓缓的张开眼,看着她,满心欢喜。

心花怒放的,不止顾乔东一个人,她同样心底有着说不出的震撼和无法掩饰的喜悦,既然迈出了这一步,往后会怎么样,她也甘之如,就如当初在那样的情况下嫁给了他一样……

太阳彻底要落下,夜幕笼罩前的那一幕,谢长生终于带着人进来了,顾乔东有救了。

当他被埋住的双腿被挖出来的时候,他双腿上的血迹已经干涸了,混合着细碎的泥土黏在了他的皮肤上,村里的医疗设施很差,只有赤脚的医生用烈酒给他双腿的伤口做了简单的处理,黎思思在一旁看的触目惊心,可顾乔东却是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仿佛下一秒就要睡过去了一样……

好在谢长生来西兰村找人救援的时候,就联系好了医护车,等到顾乔东的伤口被简单处理后,医护车就赶到了,要将他送去最近的城镇医院,黎思思毫不犹豫的跟着一起过去,谢长生一言不发的陪着她一起。

在他被送进手术室,中途有护士拿着单子需要家属签字的时候,她忍不住泪水模糊了视线,没有任何犹豫的签上了她的名字,站在一旁的谢长生,目光闪烁,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顾乔东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就已经快要天亮了,手术又进行了很久,结束的时候,天已经彻底的亮了,黎思思根本就睡不着,任由谢长生怎么劝说,她都不肯闭眼休息,一直守着顾乔东从手术室出来。

“病人两条腿被埋太久了,特别是左腿受了伤,局部缺血又缺氧,导致了坏死,很可能需要截掉……”这个医生算是这个医院最好的骨科医生了,上头有人打了招呼,他都是跟着医护车过来一起看这个病人的情况的。

截肢?!这对于黎思思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更何况顾乔东这样骄傲的男人,截肢了他以后要怎么过?!她捂住唇,摇头冲进去顾乔东的病房,见他双腿膝盖以下都绑着绷带,特别是左小腿那里裹着厚厚的绷带,而他整个人安详得躺着,脸色发白,嘴唇也有些干燥,她看到他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渐渐被捂住和惊恐取代,双手颤抖着不敢去触碰他……如果不是她坚持要进来西兰村,要进去希望小学,也许他就不会这样了……

谢长生跟着过来病房的时候,就看到黎思思靠着墙角,哭得痛彻心扉,谢长生从来都没有看到她这幅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把手里拧着的早餐放到她跟前:“思思姐,吃点东西吧,你一夜未睡,又什么都没吃,就算要守着他,也要有力气。”

黎思思摇头,心跟堵在喉咙口上一样,根本什么都吃不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