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你也处理一下手指上的伤口……”谢长生静静的看着她,蓬头垢面,眼睛红肿又带着血丝,面色憔悴,整个人就像从泥巴里捞出的来一样,十根指头都是磨破了,混着干涸的血迹和泥土,看着跟逃荒的难民一样,哪里还有往日看着的宁静优雅。

“长生, 那个许医生说他要截肢,不能截肢呀,不能截……”黎思思双手一伸,紧紧的拽着他的衣襟,哭得不能自已,双眼红肿得眯成了一条缝。

谢长生不知道要怎么来安慰她,把买来的早餐放到床头前,一伸手,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思思姐,没事的,他会没事的,你先去看一下,你有没有受伤好不好?他已经这样了,你要是病倒了谁来照顾他?”

不知道是哪句话奏效了,黎思思渐渐在在他怀里安静下来,他扶着她出去病房外面,就有护士过来扶着她过去旁边的病房,要给她检查一下。

黎思思并无大碍,身上只有一些被碎石泥落下砸伤的青紫之处,护士检查完了,以后,拿着棉签给她清理了一下十指上磨破的地方,叮嘱她别碰水,注意别发炎。

黎思思根本就是心神不宁,护士跟她说什么,她都是胡乱的点头应下,谢长生进来的时候,护士正好端着药品离开,一时间,房间内只剩下两人。

谢长生静静的看着黎思思呆坐着,眼神没有焦距,而他清秀的脸上渐渐的显露出感伤和难受,午后的烈阳从窗子里透进来,窗外的蝉鸣一声一声不断,热浪让人焦躁不安口干舌燥……终于还是如他想的那样,黎思思从来都没放下过顾乔东……即便是他心里再有不甘,他看见黎思思这个样子,他就知道自己再怎么去争取,都是没有结果的徒劳……

“乔东怎么样了?”黎思思注意到谢长生的时候,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问顾乔东的情况,谢长生听到自己心里有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缓缓地走到她身边来:“还没醒过来……”

谢长生的眼睛里,弥漫着一层很浓郁的大雾,里面掩埋着疼痛和哀伤,可是黎思思此刻无暇去分辨,转身就要过去隔壁顾乔东的病房。

许医生又过来了,看到黎思思的时候,把手里的准备截肢的手术单子,递给黎思思,意思是让她在上面签字。

“病人被埋的时间太久了,还是尽快截肢手术,不然坏死的地方蔓延,会造成大面积的感染,需要截掉的地方也会越多。”许医生声音平静的说着,黎思思顿时又落泪了下来,拼命的摇头,哽咽着:“许医生,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一定要截肢?”

“以我从医这么多年的经验,最好的办法就是截肢……”许医生看了一眼哭得肝肠寸断的黎思思,心有不忍,但还是叹了一口气,给出合理的建议。

顾乔东身上的麻醉过了,渐渐的要醒过来,听到门外传来的说话声,还有几道晃动的人影,猛然就睁开了眼睛,入眼的全部都是白色还有消毒水的味道……他双腿膝盖以下,特别是左小腿,好像一点自觉都没有了……他想要喝点水,一伸手,把床边挂水的架子给撞到了,他手快的扶正,但还是发出了响动。

黎思思立刻就推开房门冲了进来,看到他醒过来,过来病床边,带着哭腔却仍旧是喜悦的说道:“乔东,你醒了。”

“嗯。”顾乔东觉得有些乏力,重新仰躺回床上,却是握住了她的手,碰到了她指尖上的伤口,疼的她缩了一下,却仍旧任由他握着,关切的说道:“怎么样?又没那里不舒服?还是想要喝水?”

“口渴。”顾乔东滚动着喉结,声音沙哑的说着,却是睁开眼,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黎思思立刻就拿着方便纸杯,给他倒了水,还试了试温度,扶着他的脑袋,递到他嘴边,喂给他喝。

顾乔东一口气喝完,垂眸看到她手指上覆盖的纱布,不由得蹙眉说道:“手指还疼么?”

黎思思垂下睫毛,没有去看他的眼睛,手里的纸杯都被她捏地变形了,眼眶再次红了,直接就搂住了他的脖子:“乔东……”

她再也不想在他面前波澜不惊了,她再也不想体验这种要失去他的感觉了,她想要他好好的,顾乔东回抱着她,紧紧的搂着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满足,安慰的说道:“别怕,我没事。”

他这么一说,她眼泪落得越发汹涌,搂着他的脖子,越发紧,感受着他的温度和心跳。

站在门口的谢长生,看到两人这一幕,苦楚的轻笑,叹息了一声,静静的离开,他不是黎思思心里的那个人,纵然他陪着她从首都到现在,给她所有的温柔和陪伴,她都不会选择他。

他跟顾乔东之间,在她心底,从来都没可比性,从来。

黎思思擦了眼泪,将他放开,笑吟吟的看着他,眼睛灿若星子,一边给他掖被子,一边笑着说道:“乔东,不管发生事,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

顾乔东愉悦的笑出了声,拉着她的手,手指在她手背上轻轻的婆娑着。

“我可以进来么?”许医生轻轻的敲了两下门,不等里面的人回答,就推门进来了,手里依旧拿着单子,看着醒来的顾乔东,说道,“你醒过来了也好,你看看这个单子,然后你们夫妻二人商量一下,做个决定吧。”

是要做截肢手术的决定,顾乔东拿着看了半晌,都没有吭声,倒是黎思思直接从他手里抽了出来,撕得粉碎,拼命摇头:“乔东,我不同意这个截肢手术,这里没有办法,我们回去首都,首都也没有办法,我们去国外……总会有办法的……”

他身为当事人,看到这个截肢手术的单子都还相对平静,倒是黎思思激动得反常,他看着她哭得不能自已的模样,心疼不已,将单子放到一边,伸手抱了抱她,安抚着她激动的情绪,对着许医生说道:“我们商量一下。”

“好,那我等会儿让人过来拿这个单子,要是决定做这个手术,那我就提前安排准备一下。”许医生淡淡的说着,转身离开了房间。

“思思,你说的对,这里没有办法,我们就回去首都。”顾乔东在她耳边轻声说着,“我手机呢?我给爸打个电话。”

顾乔东的手机怕是埋在了那些碎石泥里面没有捞出来,黎思思起身从自己的背包里找了手机出来,解锁递给他,说道:“用我的吧。”

这个背包,在那样慌乱的情况下,她根本就无暇顾及,是谢长生叫来救援的人,拿出来给她的,后来她就背着了,一直跟着来了医院。

顾乔东看着她递过来的手机,是上次去云水谣的时候,那儿叫蒋靖国的男人送给她的,他什么都没说,但眉心不自主的皱了几分,输了顾忠年的号码拨过去。

顾忠年已经到了退下来的年纪了,事情没有那么多了,看到这个来自西宁的陌生号码,很快就接了。

“爸,是我,乔东。”顾乔东言简意赅的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顾忠年一听他双腿受了伤,左小腿面临截肢的处境,身体不由自主的晃了一下,心里有很多疑问,但都忍了下来,只说道:“我想办法弄一辆军用直升机过去,你那边准备一下。”

顾乔东挂了顾忠年的电话,转手又给杨杰打了电话,交代他不在期间,让市委书记主持工作。杨杰问他是不是出了大事,他也没多说。

打完所有的电话,顾乔东才把手机递给黎思思,拍了拍床侧的空位,示意她坐过来些,轻声说道:“大概一个半小时后,会有一辆军用直升机过来,直接回去首都。”

“那就好!”黎思思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紧紧的捏着他的手,眼底有着说不出的喜悦。

“歇会儿吧。”顾乔东让她躺下来,黎思思摇摇头,怕碰到了他腿上的伤口:“就这么坐着跟你说会儿话吧……”

许是黎思思没有那么绷紧了神经,这会儿松懈下来,竟然很快就困了,跟他说了不过几句话,脑袋就一歪一歪的打起了瞌睡,他看着她这个样子,只觉得很有趣,干脆一把拉着她躺在了他的胸口上,她惊醒过来,要从他胸膛上爬起来,他紧紧的搂着不让她起身:“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直升机过来停在医院楼顶的时候,黎思思已经趴在他胸口沉沉的睡着了,这些从天而降的军人和直升机,引得不少人驻足观看,顾乔东被抬着从病房里出来,黎思思紧跟着,谢长生意识到的时候,快速紧跟着到了楼顶。

“思思姐!”谢长生看着顾乔东被抬进去了直升机里,黎思思也跟着要上去的时候,他忍不住大喊了起来,黎思思停住动作,转头过来。

直升机的螺旋桨旋转出巨大的风浪,黎思思的长发被吹得在半空中飘散开,她冲着他微微点头一笑,摆了摆手,摆了摆手,还是上去了直升机。

谢长生看到了她上去直升机前说的那句话,是谢谢你。他不需要她的谢谢,一点都不需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