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黎思思似有似无的轻叹了一口气,长得也挺好看的一小姑娘,怎么就有这样的心思呢,她见这护士脸色羞涨得通红,周围的掩唇轻笑的其他护士们,还有因为好奇渐渐围过来的人,她终究是心有不忍,又或许是现在的她变得豁达包容了些,上前两步,微微一笑,伸手扶着这护士,给她下来的台阶,柔声说道:“这几天他脾气不太好,你别往心里去……”

这护士倒也赶紧顺着黎思思的搀扶直起身来,见她唇瓣有着浅浅的笑意,一双沉静的眸子由于晶莹剔透的黑水晶,给人一种莫名的宁静之感……可她终究是太年轻,脸上还有着未曾完全收敛的傲气,更何况刚刚遭遇了这般羞辱,她只觉得黎思思跟其他人一样,都在看她的笑话,待她站直了以后,便快速放开了她的手,看着顾乔东说道:“不怪你发火,是我自己不小心……你在哪里的病房?我送你上去吧,全当我给你赔罪。”

顾乔东脸色迅速的又阴沉了几分,看着这护士的目光极其的冰冷骇人,这是他要发怒的前兆,黎思思心里低叹一声,这小姑娘怎么就不会看人眼色呢,上前两步,还是赶紧推着顾乔东离开,脸上仍旧带着温柔的笑意:“不用麻烦你了,我送他上去就行,您忙吧。”

这护士没想到顾乔东还没开口,黎思思倒是把话给截过去了,一副生怕她抢了顾乔东的模样,上前几步,一伸手,拉住了黎思思的胳膊,语气里带着责备的意味:“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你急冲冲的推着他就要走,是什么意思?”

这护士突然的动作,让黎思思不妨,正推着顾乔东要转身,被她这么一拽,差点儿没站稳,连带着顾乔东的轮椅都跟着趔趄了一下,幸好最后又平稳了下来,这么一下,让黎思思顿时就恼火了,也没了什么耐心,眼底渐显清冷之色,瞟了一眼被她拽住的手臂,沉着口气说道:“放开。”

黎思思很少冲人发火,但是一旦表现出锐利的一面,也有几分凛然的气势,连顾乔东现在都不敢跟她对着来,那护士没想到她会突然恼怒了,也有些害怕起来,不敢再纠缠,却又不肯这么轻易的放了手,那就实在是太丢脸了,可拽着黎思思胳膊的手却又不由自主的松开了几分。

黎思思抬起手臂,甩开她的手,推着顾乔东转身就要回去住院楼,那护士一跺脚,咬牙切齿的盯着黎思思,只觉得自己所有的难堪和侮辱都是她造成的,不由得指着她说道:“你拽什么拽?!还不是个做小三的,呸,有什么了不起的!”

护士这话,彻底的将黎思思的怒气给点燃了起来,扭头凌厉的看过来,顾乔东见她面色不佳,赶紧拉住她的手,轻轻的婆娑着她的手背。

夕阳渐落,顾乔东仰着头,火色的光芒落在他脸上,他俊逸无比的脸上有着一层淡淡的光晕,一时间竟让人看不清晰他脸上的表情,可是他看向黎思思的时候,唇边却有一抹柔和的弧度,轻轻的上扬着,只让人觉得,他对黎思思是满脸的宠溺和温柔,连声音都柔情似水,还有一抹怕她生气的小心翼翼:“思思,交给我,你别生气,不值得。”

黎思思冷笑着看了一眼顾乔东,倒还真的默不吭声起来,一副看他要怎么处理的架势,而这护士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踩到了雷。

黎思思这个相貌长得根本就不如她好看的女人,只是言谈举止显得很轻柔,周身给人一种淡漠的气息,但又确实是跟她看到过的那些小三、情人之类的不一样,而顾乔东离婚的消息,两年前就被曝光到了网上,无论如何,顾家在首都的地位摆在那里,他要是再婚了,怎么可能没有消息报道……护士心里翻江倒海的思考着,越发坚定自己的想法,越看黎思思越觉得她充其量都只是个被抱养的。

这护士是有几分姿色,也不是没有过来看病的达官贵人看上她,只是她要么嫌弃对方年纪太大,跟个糟老头子一样,要么就嫌弃对方身体上的缺陷,再要不就嫌弃对方长看不过眼,这么挑来选去的,看着周围不少护士都傍了一个,她自然心里不甘……至于顾乔东,她是注意了好几天了,他一直待在病房,她的身份也不能过去VIP楼层查房,今天是逮着机会了,没想到会被打脸打得这么响亮!

顾乔东滚着轮椅,渐渐的朝着这护士过来,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脸色有些发白,见他脸上的表情晦暗阴沉,此刻流露的神情,像是寒冬腊月一般,冰冷刺骨:“你是个什么东西?敢用这样的口气跟她说话!”

这护士顿时就脸色惨白,青白交错,难堪至极,又因为顾乔东这样毫不留情的言辞,吓得瑟瑟发抖起来,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顾乔东倒是冷笑了一声,鄙夷的看着她,目光转而扫了一圈围观的人,语调漠然,却是铿锵有力的说道:“她是我老婆,听明白没有?!”

护士胡乱的点头,浑身都直哆嗦,哆嗦着:“是是是,我听明白了!”

“听明白了就滚!以后别再到我跟前来碍眼,什么破烂货色,还以为自己跟天仙一样,也不嫌丢人现眼!自己要当小三,就他妈看谁都是小三了是吧?!”顾乔东脸上的厌恶之色如此的醒目,还有毫不掩饰的讥诮之色。

顾乔东这话说得如此直白又毫不留情面,这护士当下就被羞辱得落泪起来,渐渐围过来的人,不清楚情况,而国人向来先同情弱者,而这护士又长得好看,梨花带泪的模样,倒还有不少人同情。

“乔东,够了……”黎思思听着细细碎碎的议论声,好坏不一,她过来轻轻的扶着轮椅的把手,顾乔东却还觉得不解气,目光阴沉的瞪着这护士,脸上尽是不耐烦的神色,说道:“哭什么哭,给我老婆道歉!”

这护士顿时白着脸色不敢继续哭,这样憋着的模样,越发惹人怜惜。

何倩拧着骨头汤,带着顾森一起过来的时候,就看了黎思思推着顾乔东在住院楼下面的小花园,周围还围了不少人。

顾乔东刚住进来的前三天,何倩倒还过来陪着,只是年纪大了,熬不了,医院里又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何倩整个人就瘦了一圈,先不说顾忠年不准她这样,黎思思也不愿意她这般陪着,家里人都这么劝说,何倩也没勉强,倒是每天给顾乔东熬了骨头汤送过来,来的时候也会把顾森也带着过来。

所以她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赶紧拉着顾森过来,挤过来人群,看着哭得伤心的护士,一脸戾气的顾乔东,还有神色平静的黎思思,不由得问道:“这是怎么了?”

“妈妈,爸爸!”顾森也朝着两人喊了一声,狐疑的看着那个哭泣的护士,过来两人身边。

黎思思牵着顾森的手,冲着何倩摇摇头,看了一眼顾乔东。

何倩到底是嫁给了顾忠年,这张脸在首都军医院还是不少人认得的,有人就讨好似的过来跟何倩说发生了什么,添油加醋的说这个护士gou引顾乔东不成,反骂黎思思是小三。

何倩一听,顿时脸上的笑就冷了几分,黎思思好不容易回来,两人还没复婚,居然就有不知好歹的女人过来搅局,利索的转身,看着这个似受尽了委屈,哭得肝肠寸断的护士,目光似要将她给抽筋扒皮了一样。

黎思思眼见形式不对,赶紧拉住何倩,低声说道:“这么多人看着呢……”

何倩一想也是,毕竟能来这首都军医院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真要闹大了,脸上也不好看,却是忍不住狠狠的剜了一眼这护士,一口气憋在胸口,对着顾乔东说道:“乔东,你媳妇心地好,要算了,你怎么说。”

“给我老婆道歉!”顾乔东脸色凛然,没有丝毫怜惜的之色,冷然的盯着这个护士。

“哎呦,多大点事儿啊,这么大的阵仗。”一道含笑的苍老声音穿插了进来,这个老人穿着病号服,手上还杵着拐杖,被看护的人扶着一步步的走了过来,目光落在那哭泣的护士身上,扬了下眉梢。

“白老爷子。”顾乔东一看来人,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何倩也脸上露出几分笑容,喊道:“白老。”

当初白雪跟顾乔南结婚的时候,顾白两家还是亲家,这白老爷子,就是白雪的爷爷,除了两家结婚的时候,白老爷子有出现,之后都过着自己颐享天年的生活,就算后来白雪跟顾乔南的事情,闹得顾白两家关系很僵硬,白老爷子也没插手管过,但即便如此,顾白两家也没有完全失去了联系,此刻白老爷子出来有给这护士撑腰的打算,再怎么也要给三分薄面。

“你小子不是去西宁了,什么时候回来首都了?”白老爷子缓和气氛,扬了下眉梢,目光却是不动声色的将这护士打量了个遍。

“双腿受了伤,就回来治疗了。”顾乔东笑着亲拍了自己的膝盖,拉了拉黎思思的手,轻声说道:“思思,这是白老爷子。”

“白老爷子好。”黎思思落落大方的朝着白老爷子微微一笑,又退到了顾乔东的身后。

“白老,我给乔东带了饭菜,这都快凉了,我先推着他回病房了,改天他再跟您聊天好吧。”何倩一看白老朝着黎思思看过来,迅速的挡住了他的目光,拉着黎思思转身过去,示意她赶紧推着顾乔东离开。

“散了散了,也没啥好看的。”白老爷子挥了挥手,围过来的人接渐渐的散开了,那个哭泣的护士朝着他道了谢,他倒是顺势牵住了她的手,笑呵呵的看着她哭红了的双眼:“小姑娘,没事了,别怕。”

护士刚刚被吓得不轻,这会儿听到了安慰,正要继续道谢,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背握住了,不由得轻轻蹙眉,不着痕迹的抽回了手。

白老爷子也没有任何不悦,仍旧笑眯眯的说道:“我在17楼8号病房,有什么事,你可以来找我,不过啊,我三天后就要出院了。”

这护士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直说自己等会儿就要去查房了,再次朝他道谢,转身就走了。

白老爷子一直盯着那护士,嘴里哼着京剧调调,而跟着他的看护,算是白家养出来的仆人,都做了他十几年的看护了,知道他是什么德性,见那护士一直走远了,这才走过来,扶着他,说道:“老爷子,那小姑娘不知天高地厚的,跑去惹上了顾乔东,更何况顾乔南也早就跟白雪小姐离了婚,您怎么突然管这个事……”

白老爷子有种猎物要到手的喜悦,心情很好,跟在自己身边十几年的人,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了,咧着嘴,笑了笑:“老左啊,顾家这点脸面,还是要给我的,更何况也是不什么大事,这首都军医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继续这么不依不饶的闹下去,顾家也难免会招人口舌,……呵呵,我卡着点过来,倒是刚刚好。”

左看护在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说白了就是看上了那个护士,这都七十好几的人了,居然还这么风流……

这边黎思思推着顾乔东,何倩拧着食盒,牵着顾森,进去了VIP通道的电梯,电梯里,只有这四人,电梯光洁的壁面,映出顾乔东的模样,黎思思看了一眼,便低下头。

何倩脸色不怎么好,碍着在外面,没有发火,顾森敏锐的感觉到电梯里气氛有些奇怪,老实的没有吭声。

“这白家老头子在这里疗养?”何倩蹙眉看着顾乔东,隐隐有些担忧。

顾乔东轻笑了两下,拉着黎思思的手,看着何倩:“在就在呗。”

“你没见他刚刚要看思思……”何倩话说了一半,后面的声音小了下来,紧接着又拔高了声音,一脸嫌弃的说道,“你还指着思思介绍给他,呸!不着调的老东西。”

黎思思脸色有几分好奇,刚刚何倩就是推着她赶紧走,那个白老爷子,她都没看清长什么样子。

顾乔东轻笑了两声,从电梯里看到黎思思脸上的表情,昂着脑袋,拉了拉她的手,她俯身过来,他便贴着她的耳朵,轻声说道:“妈是担心你被白老爷子看上了……刚刚那白老爷子,就是看上了那个护士……这白老爷子,他这一生,极富传奇色彩。”

“什么?”黎思思见他压低了声音,说得这么神秘,不由得有几分好奇。

正好,电梯到了楼层,何倩见两人这般动作亲昵,赶紧拉着顾森走出电梯,不打扰二人。

黎思思推着顾乔东出来电梯,看了一眼拉着顾森走得飞快的何倩,又见他一副话没说完的神色,微微俯身,听着他继续说道:“白老爷子本不是首都人,后来娶了首都军区的一位千金,就步步高升了,第一任老婆去世以后,他又娶了三任,前后一共结了四次婚,每一任老婆娘家都是非富即贵,这才有了白家的今天。”

黎思思听得直蹙眉,回想着白老爷子看向那护士的目光,听得顾乔东继续说道:“他现在都有七十好几了,第四任老婆去世以后,他没有再娶了,也较少出现在公众场合,但身边从来不缺少年轻的女伴,从大学生到嫩模,各行各业的年轻女性,他都有玩过。他的传奇人生,在圈子里,一直都是很具话题性,甚至有传他luan伦跟自己的儿媳妇、孙女睡到过一起的。”

黎思思真觉得这白老爷子够xia流,够猥琐的,回想着他看向自己的那一瞬间,不由得起了一身疙瘩,顾乔东紧紧的握着她的柔软的手指,包裹在自己的掌心,轻声说道:“放心吧,他不敢把歪心思动到你身上的,最多也就是看上了那个护士。”

“那护士看起来不过二十刚出头的样子,被白老爷子看上……”黎思思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白老爷子是好色,那护士就是虚荣……”顾乔东看着黎思思脸上惋惜的神色,冷笑了一声,“就凭那护士不知天高地厚还有攀龙附凤的心思,你等着瞧吧,白老爷子刚刚替她出头,她会自投怀抱的。”

“那护士会答应?”黎思思仍旧觉得不可思议,刚刚那个护士,虽然就那么一会儿接触,是存了那样的心思,但身上也有一傲气,白老头子年纪那么大,都可以做她爷爷了,再怎么也不至于委身一个老头。

“要是今天没有踢到我这块铁板上,那护士说不定不会多看一眼白老爷子,不过有了今天这一出,她还想要在首都军医院待下去,还想要以后从这里的达官贵人里给自己挑一个可以傍身的,她会愿意的。”顾乔东轻笑着,看向黎思思满脸的诧异,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