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乔东重新回来自己的病房的时候,王护士陪着黎思思在沙发上坐着,面前饭菜她草草的拨了两口,见他回来,王护士起身朝着他微笑:“顾先生,您回来了,那我先去忙了。”

“谢谢。”顾乔东朝着王护士道谢,王护士点点头,看了黎思思一眼,这才离开。

“思思,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顾乔东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无论如何,都是因为他,才让黎思思这般,说到底,还是因为两人离婚的消息人尽皆知,这才让那些心术不正的人有了可趁之机……如果两人复婚了,她有明确的身份和地位,又有谁敢这么大胆?就算是真有不知死活的人,她作为他明媒正娶的老婆,回击出去也有理有据,而不像此刻这般,让她受尽了委屈。

“顾乔东,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黎思思现在不怎么想跟他交流,这件事是真的恶心到她了,即便这件事并不怪顾乔东,但她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给缠上了,惹得一身腥。

“好,我进去里面,你有事就叫我一声。”顾乔东见她脸色不佳,浑身都清清冷冷的,暗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转动着轮椅,又出来了病房外面。

他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真的是一点用都没有,让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他回来首都是回来得很突然,但他在这首都军医院也住了这么久了,即便是没有大张旗鼓的宣布,也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他回来了,一是他手机丢在了山里,新换的手机没有几个人知道号码,想联系也联系不到,二是他的病房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来的,没有经过他的同意,也没有几个人能够被随随便的被放进来,所以这么久,只有顾家的人来看他。

但是现在,他有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不是他顾乔东离开了首都两年,就能够随随便便的被人给踩到头顶上去了!黎思思是他顾乔东的女人,不是什么烂货色都能来挑衅的!

顾乔东转着轮椅,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颓然的神色,缓缓的过去了楼层的吸烟室,里面有两三个人在吸烟,见他进来,很客气的就丢了一根给他,他也没有拒绝,把烟叼在嘴里,拿了小圆桌上的打火机点燃,默默的抽了起来,待在医院大半个月都没抽烟了,这会儿抽起来跟烟瘾犯了一样。

“嘿,哥们儿,看你心情挺差的。”说话的小伙子看着二十来岁的样子,并没有穿病号服,应该是家属吧。

“把你手机接我用一下行么?”顾乔东吐了个烟圈,烟夹在手指间,淡淡的说着。

“给。”这小伙子很利索的把手机解锁了扔到他怀里,顾乔东嘴里叼着烟,眯着眼,播了一串号码出去,结果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他拨出去的号码,在这小伙的手机上显示的姐夫两字。

“杜文俊是你姐夫?”顾乔东等着电话接通的时间,朝着小伙说了问了一句。

小伙惊讶的按灭了手里的烟,说道:“你跟我姐夫认识?”

电话那边接通了,杜文俊以为是雷涛,说道:“涛子,你姐又怎么了?我马上就过来了,别催了行不?”

“文俊,是我,顾乔东。”顾乔东语气淡淡的,那边的杜文俊还以为自己接错了电话,拿到眼前看了一下屏幕,确定没错,一时间有些蒙住,好一会儿才说道:“乔东哥?!你怎么用涛子的手机跟我打电话?你也在首都军医院?你啥时候回来首都了?”

“嗯,我也在首都军医院,正好你也好过来,当面聊吧。”顾乔东也没有多说什么,挂了电话就换给了雷涛。

雷涛接过手机,好奇的盯着顾乔东:“你是我姐夫的朋友,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呢?”

顾乔东身在政界,朋友不比身在商界的顾乔北少,跟他同辈的,很多都成家立业过上了安稳的生活,杜文俊跟雷霆的女儿结婚了,这事他也知道,当时他作为顾家的代表过去参加婚礼了,更何况他跟杜文俊是铁哥们,私底下还单独送了他一份大礼……那时候他被纪检委调查,杜文俊作为雷霆的女婿,他不方便过多跟顾乔东接触,但私底下没少帮他的忙,后来雷霆接了过去,一方便是雷霆想要给顾家的面子,另一方面是杜文俊也在背后努力,当然也有顾家以及各方面的运作,对于他的处分,并没有像对秦纵横和沈长青那样,直接公之于众。

雷霆的小儿子雷涛,他知道这个人,但也没啥印象,到没想到眼前这个人就是。

“你姐姐怎么了?”顾乔东面带关切的询问着,雷涛耸了耸肩,说道:“也没啥大事,就是摔了一跤,动了胎气,在这里安胎,我姐夫忙到现在还没过来医院看我姐,我姐情绪不好在病房里又哭又闹,我嫌太吵,就出来透口气。”

“我过去看看你姐,方便么?”顾乔东灭了手里的烟头,看着雷涛。

“行,我推你过去。”雷涛起身就推着顾乔东的轮椅,往她姐雷慧的病房过去,原来两人住在同一层,就是在不同的面。

雷霆看到顾乔东的时候,也是惊了一惊:“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雷叔。”顾乔东笑了笑,说道,“碰到了雷涛,就过来看看了。”

两人客套的寒暄着,把各自相关情况都简单的说了两句,雷霆仍旧是中央纪检委的主任,他的胞弟雷行朗接任了顾乔东之前的首都市委书记的位置。

就在两人的交谈之中,杜文俊总算是赶了过来,他先冲进去安抚好了雷慧,转身就找了理由,要跟顾乔东单聊几句,直接把他推到了休息室,里面没有人,他转身就把门锁住了。

“乔东,你这到底什么情况?”杜文俊完全弄不清状况。

顾乔东言简意赅的告诉他为什么回来首都,以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那你跟黎……”杜文俊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称呼黎思思,毕竟两人离婚的事情当时闹得人尽皆知,“是要打算复婚了?”

顾乔东抬头看着他,往后重重的靠在轮椅上:“我倒是想跟她复婚,但是她不愿意啊,因为美琪跟白老爷子的事情恶心到她了,这会儿连我都排斥着呢。”

“要不这样,我想办法让民政局给你们直接办了复婚手续得了。”杜文会俊毕竟是民政局副局长,这点事情,他还是能办的。

“我找你,也是为了这事。”顾乔东用力的按着额角,脑袋很沉重,若不是黎思思不愿意,他也不想要瞒着她偷偷的托关系办了复婚,他不想要以后在遇到这样的事情,让她受这么大的委屈。

“行,乔东哥,我知道怎么做了。”杜文俊凝眉思索了一会儿,说道,“不过,嫂子现在受的委屈不小,也是脾气好没有发作出来,你还是想着怎么哄哄嫂子吧。”

“我知道,以前一起的时候,只觉得你嫂子温顺,现在啊,才知道你嫂子这种闷着不吭声的脾气啊……哎,我倒是宁愿她冲我发火。”顾乔东长长的叹了口气。

杜文俊脸色微变,当初被纪检委调查,也没见他这般无能为力,不由得发愣:“乔东哥,你跟嫂子离婚都有两年多了……怎么就……”

“我知道啊,可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过去西宁?我其实就是为了找她……今儿人总算是给我找到了……虽然已经两年了,可我总觉得,我跟她没有离婚……文俊,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我活到了这个年纪才知道……”

杜文俊不知说什么好,那时候也没见顾乔东对黎思思有多好,他扇黎思思耳光那时候都被曝光到网上了。

顾乔东摆了摆手,不想再说些什么了,准备回去,他这也出来有一会儿了,该回去看看黎思思了。

“好,乔东哥,等你腿伤好了,咱一起聚聚。”杜文俊也没有多留,推着他,要送他回去病房。

黎思思这边,顾乔东刚走没多久,就有人敲门,不等她回应,那人就直接推门进来。

“你来做什么?”黎思思没想到美琪会找到病房来,本就觉得恶心,这会儿就见她,那里还有好脸色。

“黎思思是吧。”美琪双手环在胸前,缓缓一笑,眼底有着说不出的疯狂和狠戾之色。

“顾乔东不在。”黎思思拧着眉头,眼底有着好不掩饰的厌恶之色。

“我不找他,我找你。”美琪冷笑了一声,目光如锋利的尖刀在她脸上划过。

“找我?”黎思思抬眸看了她一眼,冷声说道,“我跟你不熟,也没什么好说的。”

黎思思站起身就要往外走,跟美琪在一个屋子里待了这么一会儿,她都觉得空气很难受。

美琪冷笑一声,双手插进口袋里,摸着里面的玻璃瓶,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来畅快,等会儿看她还有没资格这么瞧不起她。

黎思思走过她身边的时候,美琪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黎思思顿时就没有什么耐心了,她是打心眼里不喜欢美琪,也不想跟她待在一起。

“我在这里待不下去了,你满意了吧。”美琪不紧不慢的说着,目光上下的打量着黎思思,嗤笑一声,“黎思思,这都是拜你所赐,我就不明白了,也没见你多貌若天仙,不过是个前妻,怎么就这么大的能耐,让顾书记护着你,还能让白老爷子跟我说翻脸就翻脸……”

黎思思听到美琪这么说,直接越过她就要开门出去,根本就不想搭理她,而美琪见她这样,一张脸气得发白,就连脸上的指印都隐隐的发疼气来,从头到尾都跟她半点关系都没……但美琪心中有了定论,她怎么解释都没用,清者自清,她也没必要跟不想干的人解释。

眼见黎思思已经开门走了出去,美琪追出来两步,扯着她的手臂,用力的将她给拽了回来。

杜文俊推着顾乔东已经快要到了病房门口,看到了这一幕,顾乔东顿时眉头就蹙了又蹙,让杜文俊赶紧推着他回去病房。

“黎思思,你得意什么得意!”美琪恼怒得浑身都哆嗦起来,已经扭曲到失了理智,她好不容易看上的一个男人,被黎思思横在中间,被迫委身能够做她爷爷的老头子,现在还因为她,被这糟老头子给抛弃了!

她美琪从来都没受过这种委屈,她凭着自己样貌,在男人那里从来都是吃香的,只要她想的男人,没有她搞不定的,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她败的一塌糊涂,在这首都军医院根本没办法待下去了,却绝不甘心!

黎思思看着她面色狰狞,发狠似的从护士服的口袋里拿出一个玻璃品,黎思思不知道美琪要做什么,但看她这样子,也不是什么好事……等她扭开瓶盖,浓烈刺鼻的气味瞬间蔓延开来,黎思思这才明白过来,这玻璃瓶里装的竟然是浓硫酸!

黎思思根本就没想到一个人的心思可以狠坏到这个程度,眼睁睁的看着她面色发狠,咬牙切齿的举着瓶子朝她脸上泼来,她极快的反应要躲开,可不知怎么的脚下一绊,直接朝着地上倒去,那浓硫酸的液体根本是无法避免的的要泼到她身上了,但并没有灼烧的痛感传来,而是被人紧紧的扑在了怀里。

直到美琪一声尖叫,还有玻璃瓶滴落在地上的破碎声,黎思思这才反应过来,心脏噗通的直跳。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味道,她面色惨白如雪,怔愣的看着扑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他疼得脸都变形了,牙关紧紧的绷着,却是死死的将他护着……他双腿都受伤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能够好好的将她护在了身下……

黎思思看清眼前的面孔,眼泪直接就簌簌的落了下来:“乔东,你要不要紧……”

背后传来灼烧的刺痛感,他甚至都能感觉到皮肤被灼烧焦了,疼得他满头大汗,却又暗自庆幸,还好不是泼在了黎思思身上。

【题外话】

觉得美琪出现的很突然?

哈哈哈,刚好身边发生了类似这样的事情,我就写进去了。

很多情节,都是来源于身边发生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