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东哥,你怎么样了啊……”杜文俊整个人都在发颤,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他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还有那个跌坐在地上完全失神的女人,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脑袋,拼命的颤抖着、尖叫着。

“赶紧叫医生啊!”顾乔东扭头看了杜文俊一眼,他赶紧跑出去在走廊上大喊起来:“医生,快来啊!”

顾乔东低头看着面前的黎思思,见她泪流满面,只觉得心疼,蹙眉低头亲吻着她的眼泪,哑哑说道;“好了,别哭啊,我没事的,别哭了……”

黎思思哭得胡乱的点头,都不敢伸手去碰他,见他已经疼得额头冒出大粒大粒的汗珠,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救她了。

顾乔东见她哭得这般难过,低头亲了亲她的眼角,哑声说道:“不哭了啊,我不疼……”

杜文俊推他到房间,他一开门,就看到了美琪打开玻璃瓶的动作,他只觉得不妙,根本就是考虑都没考虑一下,直接就朝着黎思思扑过来,这会儿见她哭得这般难过,顾乔东一点都不觉得后悔,反而心里有着一抹愉悦,低头亲了亲她的眼角,哑声说道:“不哭了啊,我不疼……”

“乔东,你别说话,医生马上就来了……”黎思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任由他压在她身上。

顾乔东轻笑了两声:“思思啊,我当然不会有事……后半辈子,我还要陪着你呢……”

黎思思泪眼朦胧的看着他,任由眼泪顺着滑落……他此刻的模样格外的脆弱,眉眼间的褶皱深深的皱着,但他的目光却很温柔,凝望她的时候,整个眼眸里都只有她……黎思思只觉得心脏漏了几拍,看着他在她肩头的侧脸,凑过来在他唇角吻了吻,轻轻的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乔东……”

顾乔东没有回答,他已经闭上了眼睛,彻底压下来的身子,就像沉重的大山一样,吓得她脸色骤白,不管不顾的伸手紧紧的抱住了他,手臂触到他后背上那些灼伤的地方,让她猝然一疼,许是残留的那些浓硫酸腐蚀到了她,但她丝毫不在意,紧紧的抱着他,抵着他的侧脸,难过的哭泣着。

杜文俊叫来的医生护士终于赶了过来,抬着顾乔东从她身上起来到推床上,黎思思站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趴着的顾乔东,他背上已经被浓硫酸腐蚀得不成样子了,一块块的,伤口极其可怖,黎思思看得手脚发软,要不是身边有护士将她搀扶着,她怕是要跌倒在地上了,想要上前去碰他,却又不敢……现在就跟他被碎石泥埋住的那个时候一样,她也是大脑一片空白,不知所措……

这一刻的黎思思,卸去了身上所有的冷漠疏离,柔弱无助得令人怜惜,她泪眼朦胧的看着他,他闭了眼睛眉心都还是蹙着,抿紧了唇……顾家的几个人,长得都很好看,三兄弟之中,他跟乔北两人长得像,但是两人的气质是截然不同,他看着更沉稳内敛一些,眉眼的轮廓比乔北要更深邃一些……她勾了勾唇角,当着所有人的面,在他眉心亲吻着,轻声说道:“乔东啊,你说的,后半辈子的陪着我……”

顾乔东直接被推进去了手术室,因为已经到了晚上,赶过来的只有乔北和何倩两人,何倩问她怎么回事,黎思思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毕竟顾乔东的双腿是因为她受了伤,现在又是因为她被浓硫酸伤到了,顾乔东毕竟是何倩的儿子,虽然何倩从来没有怪过她,但她也因为顾乔东的伤感慨了好几次……黎思思心里有顾及,不愿意多讲,只是随便支吾了几句,何倩也就没多问了,拉着她的手,轻声安慰着:“好啦,思思,这里的医生都是全国数一数二的……”

何倩刚安慰完黎思思,自己倒是叹了一口气,红了眼眶:“乔东怎么就接二连三的出事,是不是沾了什么东西,改天我去庙里拜一拜。”

黎思思眼泪跟控制不住一样,缓缓的落了下来,想着他送进手术室的时候,背上灼烧成的那模样,任谁都受不了啊……他双腿还有伤,那会儿,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扑到她身上来了……

“不管怎么说啊,幸好你没受伤是不是……”何倩吸了一口气,又拽了拽黎思思的手指,见她疼得一缩,低头一看,发现她的手指也有几根灼烧得红肿不堪,何倩连忙拉着她站起来,“思思啊,你这手指也不去包扎一下……”

等到何倩抚着黎思思过去把手指包扎完毕,回来坐了没多久,手术室的门就开了,黎思思直接就冲了过去,何倩也赶紧跟上。

顾乔北则等着最后出来的主刀医生,跟他询问了一下基本情况,没有生命危险,但后背上怕是要留疤痕了。

顾乔北回来病房的时候,顾乔东还没醒过来,黎思思就趴在床边,眼睛都不眨的看着他,何倩见顾乔北过来,便拉着他问医生怎么说,他言简意赅的说了情况。

黎思思这才缓缓的抬头看过来,眼眶又红又肿,对着乔北点点头,又看向何倩,轻声说道:“你们回去吧,这也不早了,我照顾乔东就行了。”

“得了吧,你看你自己都瘦得没几斤了。”何倩看着她削尖的下巴,还有趴在病床上没醒过来的顾乔东,不由得直叹气。

“大嫂,你一直这样下去也不行,大哥还没好起来,你倒先病倒了。”顾乔东看着她这瘦了一圈的样子,也不赞同。

“我没事,你别担心,乔东现在这样,不好起来,我也不安心。”黎思思苦笑了一声,现在这样,她越发是没办法离开了他了。

都劝不动黎思思,最后也只能随她了,顾乔北能做得的就是叮嘱医院好好照顾一下。

顾乔东背上的浓硫酸烧伤,让他在床上躺了半个月,腿上的伤势也可以勉强的让他下床活动了,只是左小腿那儿酸胀无力,一踩在地上脚底就跟针扎似的,但好歹也能够下地了。

何倩除了给顾乔东做汤调理身子,还要给黎思思补充营养,一把年纪了还替这两人操心,这两人调理好了,一下子到让何倩给病倒了,换了家里的仆人过来给两人送汤。

这么段日子的相处,顾乔东跟黎思思之间,渐渐的有些缓和了,每次医生给他背上换完药,他都会拉着她问是不是伤口很丑。

她看着他这幅样子,只觉得好笑,这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跟年轻小伙一样这样在乎皮囊,但她每次都说,穿着衣服也没人能看见丑不丑。

而他一开始还不敢往下问,几次欲言又止,后来渐渐的放开了,会往下接:“别人看不见,可是你看的见……”

黎思思明白他的意思,看着他那眼神的时候,一开始还不好意思,后来就会笑着戳他的脑袋。

顾乔东双腿受伤,刚回来首都的时候,没有几个人来看他,这次被浓硫酸伤了,陆陆续续的来了不少人,她帮忙招呼着。

曾经跟顾乔东结婚的时候,她都是深居简出,所以很多人都不认识她,现在问起来的时候,顾乔东都会直接的介绍:这是我爱人,黎思思。

一次两次这样介绍,黎思思心里倒还排斥,每次都这样的时候,她倒渐渐的接受了……至少,顾乔东对她跟以前是真的不一样了。

每天这么陆陆续续的有人过来看他,顾乔东心疼黎思思这般劳累,干脆就就闭门谢客了。

后来,黎思思空闲下来,日子也过得很无聊,她买了几本书回来,打算考教师资格证,有时候顾乔东跟杨杰联系,她就在他床边看书,看普通话的时候,她会轻轻的读出声,声音低低软软的,很好听,每当这时,他都会情不自禁的被她吸引了目光,看着她半个侧脸,低眉的模样,长长的睫毛在她侧脸上落下一片阴影。

炎炎盛夏渐渐转向了初秋,天气也变凉了一些,病房里温度适宜,黎思思穿着棉质的长衣长裤,把这病房里过得跟自己家里一样,下半年的教师资格证11月份开考,三个科目,她得抓紧时间看,所以经常都是抱着书在窗边看,有时候阳光从她头顶落下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笼罩在淡淡的光芒里,长发飘飘,精致的五官透着恬静,就像一朵安静盛开的花朵儿,让人心生宁静。

九月份到了开学的日子,顾乔东本来打算回去西宁,但医生建议他留在这里做康复疗养,再加上何倩和黎思思都不同意他回去西宁,他没办法,也就只有继续在这首都军医院住着了,顾乔北就干脆帮顾森在首都办了入学手续,期间苏岚也剖腹产生了一个儿子,在这首都军医院住着养伤口,经常可以看到顾家一大帮子都在医院。

等到黎思思考完教师资格证的时候,顾乔东也在这医院住了快四个月,彻底的出院了,他几乎已经和她相处的像是任何一对亲密的夫妻了,但他的左小腿是真的有些使不上力了,慢点走路倒是没什么,稍微走快一点就会显出跛态,好在黎思思一点都没在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