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包厢里的这群男人都已经结婚了,有了孩子的,除了杜文俊的孩子还没出生,就是顾乔东的儿子顾森了,顾乔东是里面年纪最大的一个,也是他们中最早结婚生子的一个,当年顾乔东跟黎思思的结合,顾乔东有多不情愿,他们都是知道的,别说黎思思他们没什么印象,就连顾森他们也没见过几次。

这次顾乔东会带着老婆孩子一道过来,对于顾森这个孩子,一晃眼都这么大了,乖巧的坐在黎思思身边,这群男人还是有几分疼爱的,看着最年轻的郝君亮,拍了拍身侧的沙发,对着顾森招手:“过来叔叔这边,叔叔有好玩意儿给你。”

顾森一眼就看出来他那副哄小孩的模样,很傲娇的偏了头,一点都不理会,郝君亮倒是大笑了两声,摸了一个万宝利的钥匙扣出来,亮晃晃的圈在手指上,顾森转头看了一眼,郝君亮手指按了一下,钥匙扣竟然出来了一对银色的翅膀,跟随着在指尖上挂着旋转,很是绚丽,顾森一下子有些心动了,想要坐过去,却又偷偷的看了一眼身边的黎思思。

“去玩吧。”黎思思轻声说着,顾森这孩子从小就懂事,嫌少露出这幅对什么东西很渴望的表情。

顾森一坐过来,那群男人都围了过来,顾森也嘴甜,挨个的喊‘叔叔’,很快就把这群男人哄得眉开眼笑的,纷纷掏了随身的东西送给顾森。

杜文俊怕黎思思一个人尴尬,就没有过去逗顾森,陪着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顾乔东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见顾森跟他的这群朋友相处的不错,黎思思捧着一杯果汁微笑着听杜文俊说话,他直接走过来,很自然的坐靠在单人沙发的扶手上,骨节分明的大手搂着黎思思的肩头,对着那几个逗顾森的人说道:“都吃过饭了?”

“这不是刚来一会儿,等乔东哥你过来呢。” 郝君亮笑眯眯的说着,看向黎思思,“嫂子,能吃辣么?”

“我都可以的。”黎思思微笑着点点头,顾乔东大手在他肩头婆娑了两下,说道,“亮子,你可别都点重口味的菜,还是点些清淡的。”

“得嘞,我出去点菜。” 郝君亮点点头,起身出去包厢,剩下的几个人,你一语我一言地说了会儿,话题都很轻松风趣,也都顾及到黎思思,说两句就会引到她身上,让她开口接话。

“有没有想吃的?这儿的小点心还挺精致的。”顾乔东看到郝君亮进来,在她耳边低声说了这么一句,黎思思仰头看着他,摇摇头:“我不是很饿。”

黎思思说这句话的时候,包厢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听够清晰的听到她的说话声,她转头的时候,发现这几个男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顾乔东缓缓的朝他们看了过来,那些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一下子又散开了,很快包厢里又恢复了说话声。

做一桌子菜出来还要写时间,黎思思虽说是不要小点心,顾乔东还是起身到包厢外面,跟守在附近的服务生点了一些招牌的点心。

接着,几个男人准备开始打麻将,服务员带了两幅扑克进来,又调好了麻将桌,杜文俊看着黎思思,笑着说道:“嫂子,你玩扑克还是麻将?一起呗。”

顾森这会儿正把自己收到的一些小礼物挨个再玩,倒是最喜欢那个钥匙扣,挂在指尖旋转,看着可威风了。

顾乔东低头看着黎思思,见她双颊绯红,似有些不好意思,便说道:“她不会玩。”

“全民运动的麻将,嫂子不会?”顾乔东另外一个好友薄民哲瞅着黎思思,“咱不玩那么复杂的,玩最简单的行不?”

“麻将会一点……”黎思思见人家这么盛情邀请,也不好意思拒绝。

“那就行了,不会就问乔东哥,再说了,乔东哥也不差钱输,哈哈。”

其余的那些朋友也出声附和,最后黎思思就这么上了麻将桌子。

本来还在玩钥匙扣的顾森,一看大家都转移了阵地,过去玩麻将,他也干脆跑了过来,拖了个椅子坐在黎思思左侧,顾乔东就站在她身后,看她摸牌。

她把牌摸完,规则和起底价也已经有人跟她讲完了,一想到一万打底,点杠单人两倍,明杠全体两倍,暗杠四倍,癞子和红中杠全体四倍,不封顶的打法,吓得她摸了第一张牌就要离桌,顾乔东见她要起身,按着她的肩头说道:“红中赖子杠而已,没事的,打两把就会了。再说,这里都是自己人,输了也不怕丢脸。”

一群人听到他说的这句话,不约而同的看向顾乔东,但又很快恢复如常,去看自己的牌。

一群人,两桌麻将不足,一桌有余,所以多出来的两人,各自站在了旁边看牌。

但黎思思并没有想这么多,只是想着,打这么大,还是把位置让给顾乔东的好,她是怕自己水平太烂,输钱太多,丢了他的脸。

“乔东哥这话说的,像我们这群老手欺负嫂子一样了。” 薄民哲瞅了一眼顾乔东,正好黎思思打了个壹筒,直接被他叫了杠。

黎思思抬头看了一眼顾乔东,他摇摇头表示没事,拿了两块砝码出来,摆在桌子角,说道:“没事,让他杠,输也是翻倍的输。”

黎思思虽然不怎么会打,但是新手就是手气好,要什么摸什么牌,本来顾乔东是建议她打清一色,但黎思思不敢,最后打成了杂牌,只能屁胡,第一个听牌。

旁边的顾森扭头看了一眼黎思思上家的牌,郝君亮抬手挡了一下,斜了一眼顾森:“怎么着?看我胡什么牌,然后给你妈通风报信?”

“切,我妈都听牌了,你还相差十万八千里呢。”顾森翻了个白眼,坐正了身子,继续看黎思思的牌。

薄民哲倒是不怕玩得大,连续两个红中杠加一个癞子杠,杜文俊牌不太好,杠得他直接倒牌认输了,数了砝码扔给薄民哲,留下桌上三人继续。

“嫂子,你要什么,我直接屁给你胡了,给民哲那小子自摸了,咱这把可就输得多了。” 郝君亮叼了根,准备点上的时候,将顾乔东瞥了他一眼,他就收了打火机,干脆就这么叼着。

最后这局还真给薄民哲给自摸了,好在黎思思没有杠过,而郝君亮边上一个红中杠,一个癞子杠,最后算筹码的时候,赢得薄民哲咧着嘴直笑。

第二局继续,黎思思摸了一把漂亮的牌,但她因为玩得太大了,不敢敞开了打,顾乔东摸了摸她的肩膀,附身在她耳边说道:“别怕,我看着你牌呢,不碰他的,拆了打。”

顾乔东说着,就拆了她的一对九条,结果黎思思转手又摸了个九条。

“继续打,没事。”顾乔东笑着又抽了九条打出去。

结果一连三圈,黎思思都是打的九条,惹得薄民哲直笑:“哟,嫂子这是打筒一色呢?我手上可都是筒子咧。”

“嫂子打出来的都是条子,你怎么不说是万一色。”杜文俊说了这句话,抽了七万打出去,薄民哲直接就叫了碰,紧接着就丢了个三同出来,挑眉看着黎思思。

“碰。”杜文俊看了一眼薄民哲,瘪嘴说道,“瞧你那奸笑的样子。”

黎思思一手风,轮到她的时候摸了个癞子,顾乔东让她留着,把不是风的打完。

看来这一局,大家的牌都不错,打到后面没多少牌的时候,黎思思手上已一手风了,还摸了两个癞子,是可以胡的牌了。

薄民哲已经是听胡的牌了,第一局赢了一大把,有了基础,他这局是敞开了往大了打,连摸带杠的,打了一张西风出来的时候,顾乔东让黎思思碰。

她手上三张西风,都可以直接杠了,顾乔东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拿癞子杠,摸牌。”

“我去,嫂子不会是风一色吧。” 薄民哲显然是后知后觉,惹得杜文俊直翻白眼:“你才看出来呀,没看我跟亮子都提前把风打完了。”

黎思思从杠上摸了一张九万,她看了牌面,不敢打,薄民哲顿时又笑了起来:“嫂子,小心点,你可是刚开杠了的,打出来就是杠上炮。”

看着薄民哲那副模样,顾乔东轻笑了两声,稍弯下腰,看了一下牌面,说道:“别理他,他胡不了万一色的,手上是杂牌,打九万,不怕。”

果然,黎思思九万打出去,没有人要,杜文俊摸牌,他也已经听胡了,但黎思思打的风一色很大,他手上还有一对发,肯定是死对了,再说他也不会拆了,看了牌面,打了一张七筒。

“嘿,就等这最后一张了,胡!” 薄民哲的确不是万一色,胡的杂牌,但桌上也开了两杠,也赢了不少。

薄民哲挑眉乐呵呵的看向顾乔东:“乔东哥,怎么样,你看出来我是杂牌,还不是让我胡了。”

“得了,是文俊给你放了水,不然乔东哥上桌了,肯定捏死最后一张七筒,你胡都没得胡。”其余人给他放气,黎思思闻言,看向顾乔东:“你打麻将很厉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