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呦,能不能别这么肉麻秀恩爱,我疙瘩起一身。”顾乔西用力的搓着自己的双臂,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穿上拖鞋,“你们两慢慢在客厅吃,我过去我的餐厅巡视一圈,拜拜。”

黎思思一走,客厅里就剩两人坐在餐桌上了,顾乔东见她还愣愣的看着他,不由得轻笑了两下,说道:“看着我干嘛?吃好了?”

“嗯,吃好了。”黎思思放下碗筷,继续看着他,他也干脆放下了碗筷,撑着餐桌要站起来,黎思思赶紧搀扶着他。

深秋的天,难得晴空万里,淡淡的云在天空漂浮着,秋意正浓,黎思思干脆扶着他到院子里走了一圈,这才回去了房间,让他的腿歇会儿。

黎思思几次三番的欲言又止,顾乔东不是没有察觉到,这会儿回来房间,两人在窗前的四方桌坐下,窗户开了一丝缝隙,虽然天气不错,但外面的空气还是有些冷,丝丝缕缕的挤了进来,但房间里有暖气,温暖如春,这一点冰凉又清醒的空气,倒是沁人心脾。

上好的金骏眉,顾乔东娴熟的泡好了,动作流畅又带着优雅,金骏眉的幽雅清香就在屋里慢慢的氤氲开了,许是身份的缘故,顾家的男人,只有顾忠年和顾乔东有喝茶的习惯,顾忠年喜欢大红袍,顾乔东则喜欢红茶,金骏眉和正山小种家里经常都有一些备着,而她一向不爱喝茶,所以摆在家里的茶具,她几乎不碰。

但这是顾乔东第一次在家里泡茶给她喝,她端着茶杯抿了一口,甘润香甜,后味十足,顾乔东见她来了兴趣一样,又给她添了一些,笑着说道:“喝红茶可以去油腻,助消化,这会儿喝刚刚好。”

黎思思瞅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你怎么跟推销一样。”

“我看你不怎么喝茶。”顾乔东轻笑着摇摇头,“这是个好习惯,你可以尝试一下,改天我带你去茶市看看,各个品种都尝一下,总有你喜欢的口感。”

黎思思点点头,捧着茶杯发了一会儿呆,不知在想些什么,顾乔东泡好的茶,渐渐的凉了下来,她才缓缓的抬头,神色认真的看着他,说道:“乔东,你从西过来首都也有快五个月了,现在腿上也好得差不多了,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这个问题,在客厅的时候,顾乔西提了起来,她也想要听听他的打算了,这会儿两个闲坐着,她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在客厅的时候就说过了,听你的。你想回去西宁,那我们就回去,你想留在首都,那就留在首都。”顾乔东说得漫不经心,但即便是顾家背景再强硬,也不能任由顾乔东这般随心所欲的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就算要去,也得有机遇,再说政途上坐到一定位置的人,哪个背后没有一点能量,更何况位置的调整是要经过上头再三定夺的。

“我是问你。”黎思思不敢确信这么大的事情,他会让她做决定,心里迟疑了起来。

“我听你的,你在哪里,我就去哪里。”顾乔东轻笑了两声,看着黎思思一脸严肃的模样,不由得把手里的茶杯放了下来,伸手将她的手捏在手心。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有说情话的天赋,说得这么顺溜,但不可否认,她心里是欢喜的,娇俏的瞥了他一眼,说道:“我还是想听听你是什么打算。”

黎思思心里更倾向于回去西宁,毕竟那是生她养她的地方,即便在首都生活了近八年,可她没有归属感,况且当初因为她嫁到了首都,跟家里人都闹僵了,她又回去西宁生活了两年,即便是在山区里,她也希望有朝一日,能跟家里的关系和解,没有哪个孩子不想家的。

但是,整个顾家是扎根在首都的,顾乔东会跑去西宁,也是为了找她,如今她出现了,那他也没有在西宁继续任职的必要了……所以,她想要知道他的打算。

“那就回去西宁吧。”也许是昨天两人的身心合一,此刻顾乔东竟然一眼就能够读懂她的心思了。

“真的?!”黎思思惊喜的抬头,眼底的喜悦之色,溢于言表。

就看到她这般神情,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对的,笑着点点头:“当然是真的,爸爸妈妈那边,你也很久没回去了,我在西宁的这两年,隔三差五的就会带森森一起回去。这次我们回去西宁,就一起过去爸爸妈妈那儿一趟吧。”

黎思思一想到自己的父母,心里一紧,捏着顾乔东的手都用了几分力道,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轻声说道:“乔东,因为当初我以那样的方式嫁进来顾家,我父母都觉得我丢了他们的脸,根本就不认我这个女儿,我以为父母总会接受的,第一年回去的时候,那时候我还怀着森森,可我爸不让我进门,说我不知廉耻,丢了黎家的脸面,让我以后都不要来,跟我断绝父女关系,我妈和我弟弟看我怀孕了,说天寒地冻的,还是让我进来,可我爸是个倔脾气,说什么都不让。最后我没办法,在旅社过的夜,买过去的礼品,都被我爸扔得远远的,那年我回来的时候,我爸拦着不让我妈和我弟送我,说家里以后没有我这个人,我妈心疼也没办法,她也执拗不过我爸……”

顾乔东心口一缩,他都不记得结婚第一年,黎思思回去娘家,他在做什么了,听她这样说,他大概是没有陪着她一起回去吧,他恨不得扇自己两个瓜子,当初怎么那么混账……这些年,她是真的受了很多委屈,可是这些委屈难过,从来都没听她提起过。

“思思,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保证,以后每年过年,我都陪着你回去。”顾乔东缓缓的站起身,绕过桌子,伸手将她抱在怀里,用力的吻了吻她的头顶。

她在他怀里抽噎了两下,擦了眼角的泪水,笑着继续说道:“乔东,让我说完,我在心里憋了好多年了。”

她一声轻叹,回忆着过去,眼角渐渐的溢出了泪水,在他怀里继续说道:“可能是我真的让爸爸太失望了吧,小时候爸爸最疼我了,每年过年家里,爸爸给我的压岁钱,要比弟弟多一倍,饭桌上的好菜,爸爸都是先让我吃,然后才给弟弟夹,有时候妈妈都看不下去爸爸这么偏心我,还跟爸爸吵了好多次架。”

顾乔东听着她这般哽咽的叙说,只觉得一阵阵的心疼,将她抱得更紧了,伸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

他在西宁的那两年,去过黎思思家里,老丈人确实是个倔强的,他第一次去的时候,差点了被他拿着棍子打出来了,要不是顾森抱着大腿喊了一声‘外公’,他根本就别想跨进黎家大门。

后来他带着顾森隔三差五的过去,再加上老丈人年纪大了,也多了一些包容,虽然从来都没给他好脸色看,但至少他进去黎家还能坐着喝两杯茶,跟小舅子和丈母娘说说话,有时候提起黎思思,老丈人也是想念的,虽然从来都不参与说话……

“思思,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让你受了这些年的委屈。”顾乔东肠子都要悔青了,将她抱得越发紧了。

“乔东,这都快十年了,你说爸爸他还在生我的气么?”因为跟家里人关系的僵持,让她曾经在无数的日夜里都泣不成声,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她承受这些无端的责怪,有时候她也在想,是不是自己上辈子做了十恶不赦的坏事,让她这辈子过得这么凄苦。

“不会的,爸爸不会生你的气了,我们回去西宁了,就一起回家一趟。”顾乔东在她耳边低语,她从他怀里抬头,眼角还挂着泪水,唇角却是染着一抹轻笑,眼底有着惶恐和忐忑,双手紧紧的拽着他腰侧,然后又缓缓的低下头,微微哽咽:“但愿如此吧……你是不知道,我跟你结婚的第一年,我回去没让我进门,后来的第二年,第三年,都没让我进门过……再后来,我也没有再回去了,逢年过节我偷偷的给妈妈和弟弟打电话,后来爸爸知道了,把家里的电话线都给剪断了,每年我打过去的钱,收到的是多少,后来爸爸都会给我原封不动的退回来……我记得最后一次,是四年多前吧,弟弟结婚,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还转了红包,结果爸爸知道了,碍着那天弟弟结婚,没有当场发作,第二天居然一大清早给我打了个电话,这是这几年爸爸第一次给我打电话,我原本很开心,可是爸爸告诉我,早就没有我这个女儿了,让我不要再打电话给弟弟和妈妈,也不需要我的钱,怕拿了脏手,说我为了嫁进富贵人家,一点脸都不要了,说黎家祖宗十八代都丢不起这个脸,我本来就在顾家过得不好,爸爸又这样戳着我心窝,最后那次我跟爸爸在电话里发生了争执,后来就真的再也没有跟家里联系过了……我那时候想,我这辈子,是不是死在了外面,都没有人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