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要不乐意,难道就再去办离婚?”黎思思打断他的话,语气有些淡漠,就那么睥着他,顾乔东下意识的就摇头,语气认真的说道:“不办!”

黎思思看着他这幅严阵以待的模样,再也憋不住,不由得笑出了声,伸手揉着他的双颊,说道:“那不就结了,我乐不乐意,你还不是都偷偷的办好了复婚手续。”

“胆子越来越大了啊,敢逗我了是吧。”顾乔东这才反应过来,她根本就没生气,直接一把就将她拽在了怀里,低头就要去吻她,黎思思左右闪躲,盈盈的笑着,最后两人干脆滚到了床上,顾乔东不解气的使劲挠她的痒,黎思思笑到根本停不下来,最后都笑出了眼泪,按着他的大手,喘息着说道:“别挠了,我跟你说正事……”

顾乔东一副‘我看你有啥正事要跟我说’的模样,撑在她身体上方,这一瞬间,房间里也安静了下来,两人四目相对,他缓缓低下头,从她的脸颊一路,沿着她的下颌印上她的脖颈,黎思思缩了缩脖子,轻轻的推了推他:“别呀……”

“思思,我瞒着你办了复婚手续,是我的不对,但是,你真的不乐意跟我复婚么?”他贴在她脖颈上,声音低低哑哑的,扣人心弦,她心跳快了两拍,侧头看着他,眉心有着一层很深的褶皱,她伸手轻轻的抚平,说道:“一开始你要这么瞒着我办了复婚手续,我恐怕不会这么乐意接受,但是现在知道了,好像还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但是下次,我不希望你再有事情瞒着我,我更倾向于,两人坦诚,然后商量得出一个结论。”

“嗯,我听你的。”顾乔东唇瓣在她勃颈上细细的磨蹭着,大手也从她衣摆伸了进去,黎思思急急的按住他的手,尽量不让自己的呼吸凌乱,保持着声音的正常,说道:“你再闹我真要生气了!”

顾乔东看着她媚态横生的眉眼,滚动着喉结,声音有些动情,低缓的说道:“老婆……”

黎思思愣了一愣,两人重逢以后,顾乔东从来没有私下这么喊过,都是喊思思,这一时半会儿的,给了她太多的惊喜,仿佛沉寂了许久的天空,突然划过闪耀的流星。

后来家里的仆人过来敲门喊吃完饭,一开门,就看到顾森站在门口,哀怨的看着两人,然后跑过来黎思思身边,习惯性的去牵黎思思的手。

“这么大了,还牵你妈妈的手,成什么样子!”顾乔东挑眉瞥了一眼顾森,顾森瘪了瘪嘴,怎么看顾乔东怎么不顺眼,之前他一直都牵黎思思的手,都没说他什么。

“作业都写完了?”顾乔东看到顾森不满的表情,不由得问了这么一句。

“就这么点时间,我哪有这么快就写完了。”顾森跟在两人身后,瞄了一眼顾乔东,然后偷偷的伸手去牵黎思思的手。

顾乔北一家都出门了,顾乔西也没有回来,晚饭的餐桌上只有顾乔东一家三口,难得顾忠年今天回来得早,一边看报纸,一边陪着何倩。

“爷爷!”顾森回来这么几个月,见到顾忠年的次数,屈指可数。

顾忠年看着就是个很严肃的人,听到顾森的声音,这才露出几分和蔼,收了报纸:“过来爷爷身边。”

顾忠年跟大孙子说了几句话之后,一抬头,看到了顾乔东跟黎思思,这两人是怎么回事何倩也跟他说得差不多了,但还是要听听这两当事人到底什么打算,说道:“你们两人怎么打算的?”

黎思思面对顾忠年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的,应该说顾家谁面对顾忠年都会紧张,转头看了一眼顾乔东,见他神色如常,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听到他说道:“就是您看到的这样呗。”

“当初你非要去西宁,也是为了找她?”顾忠年并不傻,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皱了下眉头,盯着顾乔东。

顾乔东点点头,握紧黎思思的手,没有任何隐瞒:“我们复婚了。”

客厅里,顿时安静得能听见针落地的声音,何倩倒是惊喜的看着两人,顾忠年则脸色没有什么异常,而是问了一句:“什么时候的事?”

“我住院期间。”顾乔东回答得很顺溜,顾忠年哼了一声,没有发火,但这更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沉着语气说道:“我年后要退下来了,你打算怎么办的?”

“我跟思思商量好了,打算以后都在西宁生活。”顾乔东抬眸,说得面不改色。

客厅里又是一阵安静,黎思思眼看着顾忠年一张脸黑了下来,指着她说道:“是你的意思?”

面对顾忠年的质问,黎思思这一瞬间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开口辩解,或多或少,都是因为她,顾乔东才做出了这个决定,客厅里鸦雀无声,黎思思有种无处安放的慌乱,而顾乔东则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那一瞬间,她突然就安稳了下来。

“是我决定的。”顾乔东开了这个口,顾忠年的脸彻底的黑了下来,瞪着他,最后一声咆哮:“混账东西,你知不知我退下来以后,顾家将面临什么样的局面?你倒好,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撒手都不管了!”

“不是还有乔南,他升到少将是迟早的事。”顾乔东看着怒火滔天的顾忠年,继续说道,“我身上有污点了,政途这辈子也到顶了。”

“放屁!”顾忠年额际青筋暴动,几乎是拍案而起,指着顾乔东的鼻子怒骂,“你他妈身上真有污点了,你早就滚蛋了,还能调去西宁当市长?!你不就是想撒手不管了!我一辈子就养出了你这么个半途而废的混账玩意儿?!”

“发这么发的火做什么,有话好好说不行?”一旁的何倩见他动了气,赶紧过来劝,可是听到顾乔东说去西宁,心里一时间也是五味杂陈的,不舍得。

厨房里准备晚餐的仆人听到了响动,纷纷的走了出来:“太太……”

“没事,去忙你们的。”何倩摆摆手,等到仆人进去了厨房,她一边抚着顾忠年的后背给他顺气,一边说道:“老头子,你这火爆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都一把年纪了,有什么事就不能心平气和的说?”

“心平气和?你要我怎么心平气和的说?”顾忠年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家里,顾乔东身为长子,被给予了太多的期望,如今突然不按照轨迹走了,他怎么能不气,板着脸对何倩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乔南在外面保家卫国的拼命,一年到头也回不来几次,乔北从小被纵着宠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跑去经了商,乔西更是不用说,现在乔东过去西宁,以后顾家成什么样,你难道还不清楚?!我年后再一退下来,人走茶凉的道理还要我来讲?!”

“顾家这些年的根基,不会如你想的那么糟糕的……”何倩沉默了一会儿,顾忠年的担忧是有道理的,不由得转头看向坐在顾乔东身边的黎思思:“思思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在首都不好么?”

黎思思还在想着要怎么说,顾乔东倒是抢先说道:“妈,我现在任职西宁市长,回去不是正常的么?”

“我说你他妈是不明白我意思还是怎么的?”顾忠年这会儿看顾乔东格外的不顺眼,抄起茶几上的电水壶,狠狠的朝着他身摔去,“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顾乔东身为长子,是他扶持最久,也付出了很大心力的儿子,不然顾乔东不可能年纪轻轻的坐到了首都市委书记的位置,要不是当初爆出那样的负面新闻,很有可能,下一任首都市长就是顾乔东,事业顶峰遭遇寒流,原本可以留在首都临近的滨城做市长,偏偏他要跑去西宁……如今回来首都这几个月,顾忠年就已经在盘算着,趁着他年前退下来,把顾乔东弄回来首都,结果他倒好,居然打算带着一家三口直接到西宁不回来首都了!

这会儿家里没有人拉着顾忠年,顾乔东赶紧护着黎思思躲到一边,没有让电水壶砸到,顾森是第一次看到顾忠年发这么大的火,吓得他脸色发白,窝在沙发一角,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你他妈还有脸躲!”顾忠年气得指着顾乔东,恨不得要冲过来揍他一顿。

“老头子,你能不能先听他们说完。”何倩赶紧拉住顾忠年,朝着顾乔东使眼色,顾乔东拉着黎思思站远了一些,依旧是面不改色的说道:“妈,就是像我说的那样,打算以后都在西宁生活……”

顾森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绕过来了黎思思的身边,小心翼翼的半藏着身子,贴紧了她,小声说道:“我也要跟你们回去西宁。”

顾忠年看自己的大孙子也是这样,顿时又一阵心堵,虎着脸,怒气冲冲地瞪着顾乔东,眼见父子两越闹越僵,黎思思也不能一直这么不说话,看向顾忠年:“……爸,不怪乔东,是我想要回去西宁生活……”

黎思思开口,顾忠年到没有冲她发火,毕竟黎思思在这个家过得好不好,他心里有一个衡量,所以她要回去西宁生活,他能够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