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爸,我跟家里闹僵已经有近十年了,我想回去看看……”黎思思这话说得让顾忠年整个人都沉寂了下来,何倩也听得心里一阵发酸,叹了一口气,说道:“思思啊,妈没有怪你的意思,你要回去西宁生活也是能够理解的,可是,乔东他……唉……”

何倩看得出来,顾乔东是跟着黎思思走了,把黎思思留在了首都,顾乔东自然也会留下来,但她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客厅安静下来之际,恰好传来顾乔北一家子的声音,只见他一手抱着一一,一手拧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而苏岚则怀里抱着果果,果果含着自己的小手指,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溜溜的转动着,原本说说笑笑的一家人,进来客厅,察觉到这不寻常的气愤,顿时也跟着安静了下来。

“乔北,你回来得正好……”何倩脸上扯出一抹笑意,“你赶紧来劝劝你爸……”

“发生什么事了?”顾乔北目光落到被摔在地上的电水壶上,还有地面上四处飞溅的水渍,以及顾忠年黑着脸怒气腾腾的模样,不由得将怀里的一一放到了地上,手上的购物袋全部都放在门口。

“那我先回房间。”苏岚轻声说了这么一句,朝着一一招招手,领着她往客厅侧门走。

顾忠年冷哼了一声,看到顾乔北一家子,脸色才稍显柔和了一些,看到一一蠢萌蠢萌的样子,半侧着身子,湿漉漉的大眼睛,奶声奶气的朝他喊了一声:“爷爷……”

“来,一一,过来爷爷这儿。”顾忠年一想着顾乔东一家三口都要回去西宁,现在连带着大孙子都跟他不亲近了,不由得心里反酸,还好顾乔北的两个孩子都在跟前。

苏岚看了一眼顾乔北,见他几步过来抱起一一走到了顾忠年跟前,小家伙露出笑脸,朝着顾忠年伸手要抱,顾忠年整个心都柔了下来,将她托在怀里。

“果果也抱过来。”顾忠年朝着苏岚,语气稍显温和的说着。

果果只有几个月,不哭不闹的,被顾忠年抱在怀里,也是四处张望着,倒是一一看着自己的弟弟,伸手对着他光溜溜的脑门拍了两下。

“走,你们一家都走,走得越远越好!”顾忠年看着怀里的小孙子和小孙女,再看向站得稍远的顾乔东一家三口,最后看向紧紧拉着黎思思手的顾森,只觉得心里发酸。

顾森毕竟是大孙子,即便是头几年,她跟顾乔东的婚姻生活很僵硬,顾森出世了以后,顾忠年也是抱过亲过的,更何况很长一段时间,顾家都只有顾森这么一个孩子,顾忠年对顾森的情感,不言而喻。

黎思思把顾森往前轻轻推了一下,轻声说道:“过去陪着爷爷说话。”

顾森向来早熟,父母突然提出要回去西宁,又被顾忠年发怒给吓到了,他生怕父母丢下他不管了,刚刚才紧紧的抓着黎思思不放,这会儿他缓过来了,看了一眼黎思思,缓缓的放开她的胳膊,朝着顾忠年走过来,抓着他不满老茧的大手,然后扭头一本正经的对着自己父母说道:“你们去忙吧,我陪着爷爷就好。”

顾忠年却是又冷哼了一声,对于顾森过来他身边,自然是不会拒绝,但还是心里不舒服的说道:“你父母有什么好忙的,忙着商量快点回去西宁?”

这么一来,气氛缓和了很多,何倩过去厨房让仆人上晚餐饭菜,吃得差不多了,顾忠年起身离桌,何倩神色复杂的看向黎思思,她心里难免不乐意顾乔东一家三口都过去西宁,想要跟黎思思私下谈谈。

黎思思跟着何倩进去了房间,两人在沙发上面对面的坐下,一时间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挑起话题,过了许久,何倩才叹了一口气,说道:“思思啊,不能够留在首都么……”

这个家里,何倩对她是挺好的,面对何倩这般,黎思思一时间竟不忍去拒绝,她不是不能够留在首都,只是这些年跟亲人闹僵了,她想要去释嫌,人的一辈子何其短暂,她不想要一辈子都这么无依无靠的孤苦伶仃,没有家的人,就跟浮萍一样四处漂泊,不然她不至于在首都过了这些年,都没有归属感。

“妈……”黎思思才开口喊了这么一句,就鼻子泛酸起来,平复了一会儿,才又继续说道,“我没有以后都要定居在西宁,我想跟我家里那边缓和一些……这些年了,我父母年纪也大了……”

何倩没有吱声,也没有继续劝留黎思思的意思,只是心里微微的叹息,要不是当初顾乔东那样待她,也不至于这些年了她跟她家里闹得那么僵,兜兜转转的遭了这些罪,哪怕是现在又重新跟顾乔东又和好了,曾经那些不好的过往也是存在的,她心里刚还对黎思思这般有些不满,可是将心比心,她只是感叹的拉过了黎思思的手:“思思啊,过去的事情也就过去了,往后的日子,你们两人好好过,当初你们结婚,亲家没有过来,也只是家里的几口人摆桌吃了一顿饭,悄无声息的,如今你们又复婚了,改天我去挑个好日子,你跟乔东举行一场婚礼吧,热热闹闹的,把亲家也邀请过来,行不?”

无论如何,黎思思做了顾家的大儿媳妇也这些年了,何倩也是真心的接纳了她,好在她如今又回来了,以后想去哪儿生活就去哪儿吧,总比两人离婚了的好,再计较多了,也没什么意思,这么一想着,何倩心里也稍稍放开了一些,语重心长的说道:“乔东也是快四十岁的人了,一辈子也没怎么吃过亏,两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对他也是很大的打击,你重新回来跟他相处,应该也能感觉到他改变了很多……老头子那边,我会劝劝他的,你们真要去西宁生活,那就安安心心的去吧,以后有空多回来看看就行。”

“谢谢妈。”黎思思捂着唇,几乎都要哭出声来了,何倩真的是个很好的婆婆,哪怕当初她那样子嫁进来了顾家,何倩也从来没有给过她脸色看,还总是担心她不适应这个家,照顾着她……要不是有何倩,她跟顾乔东结婚的那头几年,她根本就撑不下来……如今她想都没想过跟顾乔东的婚礼,但是何倩就这么提出来了,还在她想要回去西宁生活的这个节骨眼上提了出来,让她又感动又觉得羞愧。

“傻孩子,让你受委屈了。”何倩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眼眶也有些发酸,她自己也年纪大了,身体每况愈下,总是这里那里有一些小毛病了,不比前两年身体硬实,她就越发希望自己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几个孩子,都过得幸福美满。

何倩拉着黎思思在房间里说话,顾森回去了房间写作业,顾乔东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点了一根烟,缓缓的抽着,顾乔北提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和妻儿回去了房间,很快就又出来了客厅,看着顾乔东沉默的神色,说道:“大哥,出去走走?”

两兄弟从顾家的红木门出来,走进了梧桐树林里,在人迹稀少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此时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深秋天凉,这会儿的温度还是有些低的,脚下的落叶踩着咯吱直响,顾乔北看着自己的大哥,似乎沧桑了很多,眉心的褶皱很深,见他又叼了一根在嘴里,要拿打火机点上,他这才说道:“大哥,少抽点。”

顾乔东挑眉瞥了他一眼,鼻梁上的镜片有一层很亮的光,他把嘴里的烟拿了下来,感慨的说道:“乔北,好多年了,都没听你这么喊我一声大哥了。”

顾乔北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道:“你跟大嫂怎么回事?打算回去西宁生活?”

他回来的时候,客厅里明显是吵架过的样子,他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听到了顾忠年对顾森说的那一句,做出的判断。

顾乔东叹了一口气,靠在附近的一颗梧桐树干上,说道:“从小,爸爸就规划好了我以后该走什么路,我也一直按部就班,努力的按着轨迹走,这些年了,我想放下肩上的负担,去过自己的生活……”

顾乔北没有吭声,毕竟他跟顾乔西两个人能在家里过得自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上头有两个哥哥,所以顾忠年对他和乔西就没有做太多的要求,顾乔东作为长子,在这个家里,的确是承担了很多。

“我跟思思之间,错过了很多,往后的日子,我想陪着她过,首都至于她,是个不太好的地方,受了太多的委屈,她想回去西宁,我就跟着她一起去……”顾乔东低低的笑了两声,伸手拍了拍顾乔北的肩头,“大哥我一把年纪了,才开始明白什么叫喜欢上一个人,你跟苏岚之间,很好。”

“你跟大嫂之间,也挺好。”顾乔北笑了笑,过去的那些纷纷扰扰,终究是尘埃落定了,顾乔东现在能够看明白,也不算太晚,总比一辈子都看不明白的好。

“嗯,我跟思思,打算下周末就回去西宁了,爸妈就拜托你照顾了,乔南长期在外面执行任务,一年到头也回不来几次。”这里毕竟是他长大的地方,他心里自然有不舍得,但既然下定了决心,不舍也还是决定要回去西宁了。

“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顾乔北点点头,“不过,爸爸今天应该是拦着不同意让你走,最后没有继续发火,是看在几个孩子的面上了。”

“我知道。”顾乔东点头,站直了身体,“爸爸先前已经拿电水壶砸我了。”

“回去吧。”顾乔北没有在说什么了,知道了顾乔东的打算,也知道顾忠年发火的原因在哪里。

两兄弟往回走的路上,遇到了李参谋的老婆徐菲,怀里抱着孙子,跟两兄弟打招呼,正好要过去顾家坐会儿,跟何倩扯扯淡,让孙子和顾乔北的两个孩子玩会儿。

两兄弟回来,何倩也跟黎思思说完话了,看到徐菲抱着孙子进来,连忙打起精神招呼。

果果在苏岚的怀里睡着了,何倩就抱着一一到了婴儿房,让她跟徐菲的孙子玩,徐菲一边逗着自己的孙子,一边说着自己听来的小道消息:“倩呐,我跟你说个事,郝家的大闺女回来了。”

“谁?”何倩没有反应过来,看一一要抬手要去敲徐菲孙子的脑门,赶紧拦住。

“还有谁,就是当初你看上要给乔东说亲的那个郝新蕾呀,后来乔东忽然悄无声息的就结婚了,听说那时候人家可是在屋里哭了好几天,最后跑去美国,定居了这些年,前两天才回来了,还带着个七八岁的混血女儿,听说是跟夫家离婚了……”徐菲说得有板有眼的,要不是听到了这个八卦, 她也不会这么着急的要过来顾家玩,看着何倩脸上没有什么太多的情绪,想了想,又好心的说道,“乔东也离婚有两年了吧,我看这闺女回来的是时候,也是你当初相中的……”

“我说徐菲,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谁还记得啊……再说,我家乔东复婚了。”何倩赶紧摆手,这个节骨眼上整出这么一事来,不是闹心么?

“复婚了?哎呦,你怎么不告诉我呀!”徐菲一脸懊悔,用力的拍了自己的嘴巴几下,说道,“昨天跟郝老太散步的时候,还跟我打听了乔东的,我想着乔东离了,那闺女也离了,她又是你当初相中的,这撮合一下也行……”

“你说什么了?”何倩语气一紧,盯着徐菲,见她满脸不好意思,直摆手,“我没说啥,就告诉郝老太乔东离婚也有两年了,有个跟她家外孙女差不多大的儿子……”

“敢情你今天过来是做牵线人的?”何倩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徐菲尴尬得直笑,“我不知道乔东复婚了,要是知道了,我肯定不会撮合……”

“我还打算挑个黄道吉日,这次给他们办个婚礼,你倒好……”何倩横了她一眼,徐菲本是好心,没想到事情搞成了这样,也没脸多待了,没一会儿就抱着自己孙子离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