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能感受到他怀抱的温度是如此的真实,还有他的宠爱仿佛可以让她后半辈子都交付于他,她拉着他的手,紧紧的贴在她脸颊上,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然后痛痛快快的在他怀里哭了一场,曾经所有的委屈和、难过、不堪,仿佛这一刻有了宣泄的出口。

顾乔东紧紧的抱着她,任由她在怀里畅快的哭泣,一直到黎仲骁过来敲门,下去包厢吃晚餐。

晚餐的饭桌,顾乔西早就给安排好了,这也算是黎家跟顾家第一次正式的见面坐在一起吃饭。

顾家除了还在出任务没有回来的顾乔南和跟着顾乔南脚步的叶青没有出现,其余的人全部都出席了,顾家对这样婚礼,同样是很重视。

黎爸爸对于顾家还有是有芥蒂和排斥的,顾忠年也是个不善多言的人,于是大多时候就是黎妈妈和何倩在交谈,最后定下来年后黎思思跟顾乔东带着顾森过去西宁,在那儿也举办一场婚礼。

苏岚怀里抱着果果,一一坐在一旁,紧挨着的就是黎清,顾森最大,帮忙照顾着这两个孩子,黎清是由内而外的蠢萌,顾一一只是看着蠢萌,两个小家伙坐在一起,原本林双还说让黎清照顾一下妹妹,结果没一会儿,黎清就被一一欺负得哭了起来,一一还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黎清哇哇大哭,她也跟着假哭了起来,一下子桌上就很热闹,此起彼伏的孩子哭声。

顾乔北赶紧抱着一一到一边哄,林双也安抚着自己的儿子,只有顾森很淡定的拿筷子夹菜吃。

一场饭局下来,黎家那边跟顾家的隔阂好似没有那么深了,黎思思的父母和弟弟过来了,又是近十年没有联系来往,她自然想要多亲近一些,一行人到酒店楼下送走了顾家一大家子,顾乔东干脆就陪着她一起在酒店住着。

这么久都没有感受到有亲人的温暖,黎思思几乎是跟家人黏在了一起,这些年有太多的话要说了,而顾乔东则坐在一旁陪着她,看着她像个小女孩一样,在父母跟前撒娇、哭笑……

按照习俗,婚礼的前一晚在娘家睡,这酒店自然就做了黎思思临时的娘家,顾乔东则回去了顾家准备,黎妈妈把她明天要穿戴的东西都准备好,黎思思吃过晚饭就陪着黎清在房间里玩。

黎清拿着她的手机在玩游戏,谢长生电话来得有些突然,吓得黎清把手机给丢了出去,好在酒店房间地上都铺了地毯,黎思思捡起手机,摸了摸黎清的脑袋,让他别怕。

“长生?”黎思思有些诧异他这会儿给她打电话。

“思思姐,你跟他明天就举行婚礼了。”谢长生的声音有些低迷,黎思思轻轻的‘嗯’了一声,等着他的后文。

“我在皇城大酒店楼下,你能不能下来一趟?”谢长生无声苦笑了两声,拽紧了手机,消息真的太突然了,虽然已经出来好几天了,但他始终觉得不是真的。

黎思思没有说话,应该说是不知道该去怎么回应他,即便那日两人在商场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可他这样哀伤的口吻,让她有种负罪感……如果没有遇见她,他应该是阳光少年,而不是现在这样,身上有着寂寥和哀伤。

“我跟乔东回来顾家了。”黎思思轻声说着,目光静静的看向窗外,谢长生低低的笑了两声,最后叹息着说道:“那好吧,思思姐,祝你做个幸福的新娘,明天见。”

“好。”黎思思动作利落的挂了电话,她无法去做一个恶人伤害一直对她好的人。

黎思思把手机重新递给黎清玩,没一会儿,黎仲骁和林双两人开了房门进来,手里提着一些面包,准备明早吃的,不至于忙起来没东西填肚子,看到黎思思还在房间,不由得诧异的说道:“姐,你怎么还在房间里?罗阳在楼下等你呢。”

“你怎么知道的?”黎思思有些诧异,黎仲骁说:“我跟林双下去买面包,看到有个人在楼下等着,我们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喊了我的名字,我才知道他是以前住我们家对面的罗阳,没想到他也来首都了,我跟他还聊了一会儿,他问我你在不在酒店,我说你在房间陪清清玩呢……”

黎思思第一次对谢长生说谎,结果还被拆穿了,这种感觉,真的很糟糕,她叹了一口气,走到了阳台上向下看,确实看到了谢长生一个人落寞的身影,她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身出来了房间下楼。

谢长生见到黎思思的时候,冲着她微笑:“思思姐。”

“嗯……你找我有事?”毕竟明天就是她跟顾乔东的婚礼了,虽然她对谢长生没有男女之情,但他对她有情,这个时候两人见面,不太合适,传出去了也不好听,所以,她本意是要避免两人的这次见面的,只是谎言被拆穿了,她只有下来一趟了。

“没什么大事,就想要看看你。”谢长生一动不动的望着她,朝她走近了两步,抬手似要去触碰她的脸,她退后两步躲开了,他的手就落空了,他笑了笑,把手收了回来。

“你是不是喝酒了?”黎思思蹙眉看着他,刚刚闻到了他身上有酒味。

“嗯,喝了一点。”谢长生偏头看着她,靠在黑色的轿车上,温柔的朝着她笑,笑着笑着,他眼底渐渐的流转出水光来。

这样的谢长生,真的让她不知所措,也无法硬起心肠来一次次的拒绝伤害他,寒冬腊月里的温度有些低,站了这么一会儿,黎思思就觉得有些冷了,抱着肩膀搓着手臂。

谢长生直接脱了大衣裹在她身上,带着不容她拒绝的强势,黎思思豁然抬头,这才发现比她小了五六岁的谢长生,早已经蜕变成了一个大男人。

“长生,你也有二十五六岁了,是时候找个女朋友谈着了,何必非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黎思思苦口婆心的说着,扒开他的手,把裹在她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

“思思姐啊,你对我,还真是一点希望都不给,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在拒绝我,我就那么差么……”谢长生看着她坚持的模样,笑着轻轻的摇了摇头,接过大衣,黎思思看着他有些难过的模样,语气却又是跟开玩笑一样,她也只有跟着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你挺好的呀,以后遇到合适的女孩,你就知道了。”

谢长生嗤笑了一声,渐渐的收敛了笑,一动不动的盯着黎思思,忽然就伸出手臂,顺势将她勾在了怀里。

“谢长生!”黎思思急忙要推开他,他的手臂却越收越紧,没有其他任何过分动作,他只是像抱着自己很宝贝的东西一样抱住,紧紧的抱着她,手掌一下一下的抚着她的发丝,低头在她耳边吐着微醺的酒气,“思思姐,让我抱抱好不好……我舍不得你,真的舍不得你……”

黎思思挣脱不开,被他这么大力的抱着,整个人都几乎喘气不过来,不由得说道:“谢长生,你给我清醒点,听见没有!赶紧放开!”

“思思姐,让我抱一会儿,就一会儿……”谢长生不愿意放手,他陪在她身边也这么久了,这是他唯一一次,这么大胆的来抱她,“我一开始就知道,你放不下他,可是总以为,我在努力一点,就能站在你身边了……可是你从来都不给我机会呀,就算知道你跟顾乔东复婚了,可还有很多人都不知道啊,但是明天,你们举行婚礼了,那就是人尽皆知了……我再也不能陪在你身边了……”

“谢长生,你再不放开,我就要喊人了!”黎思思四处打量着周围,她明天就跟顾乔东举行婚礼了,这会儿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酒店门口的监控怕是能够看得一清二楚,这要是传出去了,她十张嘴都解释不清!

谢长生就是想要这样简简单单的将她拥在怀里,想了很久了,这种拥她在怀的感觉,真好。

他微微喟叹一声,松开她,说道:“思思姐,我对你的感情,我自己也说不清,我明知道自己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但我还是舍不得你就这么彻彻底底的回去了他的身边。如果哪一天,你又想要离开他了,那就来我身边吧,好不好?”

“长生,不会有那么一天的。”黎思思笃定的说着,现在的顾乔东,能够让她放心的携手走下去,不会像曾经那般,于她而言遥不可及。

“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万一有那一天呢?你就来我身边,好么?”哪怕明知道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祈求,他还是希望得到黎思思的回应。

黎思思静静的看着他嘴角的浅笑,想要安慰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抿了抿唇,柔声说道:“长生,回去吧……”

她连这点微末的期望都不肯给他,谢长生无声苦笑,看着酒店门口落出来的灯光,将她的影子照得很长很长,他眼前渐渐的就恍惚了起来,黎思思没有做停留的转身朝着酒店里面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