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番外——顾乔南/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就奇怪了……”老七嘀咕一声,回想起顾乔南刚刚森然冷酷的样子……

“哎,快看,玻璃瓶子!”秃鹰捡起来,瓶子还残留着那股刺鼻的味道,迅速就屏住了呼吸,作势要扔掉,老三迅速接过来:“老七,就是这个味道,咱两就醒过来了,是不是?”

三人还要继续讨论,突然看到了闪烁的警车,是缉毒警察终于发现了建筑物后面还有这么一片森林,朝着这里过来,三人迅速散开,如三道鬼魅的影子,潜进了黑夜里。

顾乔南这边,他没有带着叶青回去特种兵训练营,而是回去了顾家,在军区大院的红木门前,叶青拉着他的胳膊:“怎么送我回来这里了?”

“黑猫死了,你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顾乔南神色冷淡的说着,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叶青眨了眨眼睛,有些奇怪他突然的疏离,盯着他冷凝严肃的脸,整个人都散发着层层的冷意:“你……什么意思?”

红木门前的勤务兵检查之后,朝着他敬礼,顾乔南没有任何停留的把车开了进去,叶青看着他冷厉的侧颜、脸,心里有了微微的动摇,脑海里千丝万缕,紧紧的拽着他的手臂:“顾乔南,你说清楚啊,你到底什么意思?!”

顾乔南微微滚动着喉结,什么都没说,熄火停车,然后开了车门让叶青下来,准备送她过去进去顾家。

叶青从车里下来,站着不动,那双眼眸紧紧的盯着他,里面有惶恐和害怕还夹杂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顾乔南脸上的任何情愫都掩饰得很好,送她回来的这一路上,他已经想得很清楚了,他跟孤邪势必在对立面,而孤邪就是叶展,他不应该有这样的羁绊来左右他的抉择,如今黑猫已除,叶青也不会再有危险,最理智的办法,是他跟叶青离婚,而不是他夹在中间有所顾及。

“叶青,当初为了保证你的安危,我们才在拉斯维加斯注册了结婚。”顾乔南说这话的似乎,面容森然如修罗,表情极其严肃,语速比往日要快上两分。

“所以,现在黑猫死了,我也没有什么危险了,要跟我离婚了是不是?”叶青脸上渐渐露出讥讽的表情,她刚还觉得劫后重生,在他怀里觉得安心……原来都是她自己入戏太深……叶青觉得眼眶有些刺痛,视线一点点的模糊了起来,“难怪我让你去提亲,你一直拖着不去,根本就是从头到尾都没承认过这场婚姻……亏我还……”

叶青忽然说不下去了,胸腔里跟有只手紧紧的捏着心脏一样,当初萧越那般的时候,她仍旧自欺欺人的不愿意放手,想要挽回,可是如今面对顾乔南,她忽然就不想让自己这样软弱又死缠烂打的一面出现在他面前,她眼底渐渐的涌现出浓郁的哀伤,一瞬间恍若深不见底的古井,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明媚。

“拉斯维加斯的离婚手续也很简单,我在网上查过了,在拉斯维加斯居住三个月就能办理离婚手续,反正你一天到晚都要出任务,也不会有空,明天我就带着护照和结婚证过去拉斯维加斯,三个月后,你过来一趟签字办理手续。”叶青深吸了一口气,口吻里面完全没有任何埋怨,反而有着异常的冷静。

这样的叶青,顾乔南看得他唇角竟然有了一种酸涩难明的浅浅苦笑,他多想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可是理智告诉他,事情就该按照这样的轨迹发展,他沉默着没说开口说话,只是安静冷酷的凝视着她微微仰头,不让眼泪继续往下落。

令人窒息的沉默让叶青心里累积起来的那点微末的期盼,终于全部坍塌,她直接转身往顾家的红木门里面走,刹那间,泪如雨下。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受这么悲伤,比当初知道萧越劈腿,比知道自己小产了还要难过悲伤,就心里被人活生生的凿了一个血淋淋的洞一样,从来没有哪一刻,让她觉得人生这么的灰暗绝望……跟萧越十年感情烟消云散,她自怨自艾,最后心如止水,却也不曾对生活绝望过,可是此刻,她好不容易从阴影中走出来,鼓起勇气想要孤军奋战一把,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去坚持,就将她所有的期盼全部粉碎……她边走边哭,无声而剧烈。

顾乔南没有跟着走进去,只是看着她的背影,一点点的消失在了视野里,心里莫名的有着沉重,最后还是转身离开,回去特种兵训练营。

苏岚跟顾乔北的婚礼没几天,顾家四处都是喜庆一片,注意力都在他们夫妻身上,叶青回来的时候悄无声息的,都没有引起注意。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叶青双眼红肿如核桃,她木然的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去机场,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雨点打在树叶上,她就这么淋着往外走,细雨悄无声息的落在她头顶,然后湿透她的发心。

再加上她从苏岚跟顾乔北的婚礼之后就没出现过,昨天回来也悄无声息的,今天一大清早就走了,顾家的仆人看到了,拿了一把伞给她,她跟没有听见、看见的一样,行尸走肉般的往外走。

冰冷的雨水顺着她的额头流过,然后慢慢的从下巴滴落,她走出军区大院的时候,浑身都已经淋湿了,站在这威严庄重的军区大院门口,灰蒙蒙的天,淅淅沥沥的小雨,她回头看了两眼,最终惨然一笑,这里本就不属于她。

她不知道脸上到底是眼泪还是雨水,拖着行李箱,继续沿着道路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看到有了来往的车辆和举着伞的行人,她看着眼前的一切,回想着跟顾乔南这段啼笑皆非的婚姻,恍若做了一场大梦,她前不久还在对顾乔南心动,逼着他去提亲……如今回想起来,只觉得很可笑,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一个人的自导自演,她憔悴惨白的脸上,有着苍白的微笑,是对自己的行为的嘲讽。

她一身湿漉漉的,看着很不正常,伸手拦车,都没有出租车司机愿意载她,觉得晦气,她就这么在雨水里淋着,然后冻得浑身都发冷,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轰然倒下的那刻,她半边脸都泡在地面的水窝里,就这样结束了也好。

渐渐的,来往的行人为了过来,一个显得憔悴又沧桑的男人举着雨伞,待看清楚她的模样的时候,眼眸一缩,伸手将她从冰冷的地上抱了起来。

叶青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漆黑一片,雨已经停了,她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只觉得浑身很疲惫,嗓子也干涩跟火烧一样,她知道自己肯定是发烧了,可是浑身都没有一点儿力气,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昏昏沉沉的想睡觉。

“水……”她觉得自己的唇瓣干燥得都要裂开了,低低的念叨一声,感觉有人伸手将她扶了起来,她大口大口的喝着,只觉得一股清凉从喉咙蔓延至了五脏六腑,双手捧着被子,一口气喝了很多,然后又重新倒下去睡。

她感觉自己做了很多梦,有父母,有哥哥叶展,也有萧越,有苏岚,还有顾乔南……她这些乱七八糟的梦里,最后只剩下了顾乔南一个人,她梦见他坐在床边,神色温柔的看着她,冷峻的脸上有着柔和,他一张一翕的说了些什么,可是她却听不见,突然之间,他就起身要走……她伸手去抓他,明明就在指尖,可就是差那么一点才能抓到他……她边跑边追,拼尽了力气,就是抓不到他,她又惊又恐,很着急,急的都要哭了起来……最后感觉眼前有一道光芒,她缓缓的睁开眼,从梦里醒了过来,是窗外的阳光,找了进来。

叶青从床上坐起来,刚刚的梦,她仍旧觉得惊恐不安,她按着自己的胸口,好一会儿才能回神过来,打量着四周……她躺在一张墨绿色的床上,房间里的格局很简单,就像顾乔南的房间风格一样,但这又不是在顾家在他的房间里。

床头柜上放了一杯水,还有一碗塑料碗装着的清粥,她勾着身,摸了水杯过来,喝了一大半,又用指尖碰了碰,粥居然还是温热的……

“青青,你总算醒了!”萧越的声音欣喜的传来,这一声把叶青吓得猛然回头,警惕的盯着他,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怎么在这里?!”

萧越走近来,又给她倒了一杯水,看着叶青脸上的戒备之色,心里微微的叹息着:“这是我居住的地方。”

“是你救了我?”叶青心里说不出的奇怪感觉,抿了抿唇,想问为什么,可终究是没有问出来,反而这会儿面对他的时候,她心里很坦然,这才多久,她感觉对他的那些爱恨,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一样,久远到让她觉得时过境迁。

“嗯,前天你倒在路上了,正好离我这儿不远,就带你回来了。”萧越把水杯递到她跟前,目光一寸寸的打量着她,见她脸色很差,也瘦了很多,本来就巴掌大的脸,剪了个短发,看着越显得小巧。

“那谢谢你。”叶青没有接过他递过来的水杯,反倒是掀开被子要下床,许是人烧了这么久,没有什么体力,她双脚一沾到地上,就感觉四周都在旋转。

萧越连忙放下水杯,将她扶住,按着她躺回床上,脸上有着明显的担忧:“还没退烧,别胡闹。”

这样亲昵的口吻,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撒娇胡闹的时候,他总会这样让她别胡闹,她愣神的看着他,他伸手在她额上试了试温度,还没来得及收回手,叶青直接就拍开了他,立刻就拉过被子,紧紧的将自己包裹住,警惕的看着他,并且往床那边挪了挪,与他拉开一段距离。

以前的叶青总是会凑过来贴着他,要么趴在他背上,要么窝在他怀里,感冒发烧的时候总会想尽一切办法跟他撒娇胡闹,现在她却闷不吭声,跟躲避洪水猛兽一样躲避着他……萧越心里跟有只猫爪在抓一样,万分难受。

“青青……你跟他吵架了?”萧越本来不愿意去知道她跟顾乔南之间的事情,可是将她这般模样,对他又如此疏离,他忍不住就问了出来。

“关你屁事!”叶青白了他一眼,跟只小刺猬一样,声音沙哑,“我跟他吵不吵架,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咸吃萝卜淡操心。”

萧越一窒,他知道叶青会这样泼辣一面,但是在他面前从来没有过,就算两人吵架拌嘴了,她也不会这样……可是现在,这才过了多久,她对他……萧越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过,毕竟他们之间在一起了十年,如今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对他竟然如陌生人一般,哪怕是恨他也好,可是叶青眼里并没有,只有说不出的厌恶,深恶痛绝。

叶青掀开被子又要下床,看了一圈,没找到自己的行李,忍着头晕脑胀,说道:“萧越,我行李呢?”

“行李箱被水浸了,里面的东西我拿出来晾在卫生间了。”萧越看着她,眼底有着难过,他看到了她行李箱里面跟顾乔南的结婚证的时候,只觉得五雷轰顶……哪怕是叶青早就说了她跟顾乔南结婚了,都不如看到那张结婚证的时候,让他痛彻心扉。

“你妈没教你不能乱动别人的东西?”叶青根本没有好脸色给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脚步虚浮的走出了房间,她稍稍打量了一下,这是个单身公寓的布局,一室一厅一卫,不是很大,看着也不像是新房子。

萧越见她走到卫生间,把自己的东西,胡乱的往行李箱里放,合上以后,直接拧着行李箱杆就要离开的架势,他忍不住伸手拦住了她:“青青,我们能好好的聊聊么?”

“聊什么?”叶青冲着他嘲讽一下笑,“聊你是怎么劈腿跟白雪在一起?还是聊我怎么小产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