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番外——顾乔南/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越脸色越发难看起来,叶青这样的口吻,他根本就无法往下接,动了动唇瓣:“青青,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背叛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可是,青青,我后悔了……”

“哎呀,原来是你要聊你后悔了、你知错了、你忏悔了、你觉悟了,求复合?”叶青冷笑着打断他的话,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然后嘲讽的笑了两声,脸色一变,“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怎么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萧越,我告诉你,我叶青喜欢你的时候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你算什么东西?”

她很有气势的拉着行李箱的杆,抬脚就走出了卫生间,萧越横梗在她面前挡住了去路,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只是虚弱的身体让她的眼神没有显现出多大的杀伤力。

他伸手按着她的双肩,眼底有着浓重的愧疚,他伸手不顾叶青的挣扎,将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重重的叹息着:“青青,原谅我吧,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我后悔了,我无时无刻都在后悔,我没有一天过得安心过,青青,你回来吧,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只爱你,我心里只有你……”

他无法忍受叶青站在别的男人身边,也无法接受她从今往后所有的亲昵都给了别的男人,他们在一起十年了,从懵懂少年一直到现在,叶青之于他早就是身体的一部分,他割舍不了。

哪怕是如今他跟白雪已经领证结婚,叶青跟顾乔南在拉斯维加斯注册结婚,从此是路人,他不愿意这样,再加上如今白雪听不得一点风吹草动,就对他发狂,这样如藤蔓般将他缠绕着,不给他一点自由呼吸的空间,让他忍不住想要逃离。

当初因为在部队,机缘巧合之下,他低价买下的这套单身公寓,没有人知道,目前都翻了好多倍的价格了,渐渐的就作为他现在工作交易行动的据点了。

当初他被开除了军籍,自己找工作一直四处碰壁,白家虽然有在背后伸手帮忙,但他毕竟是当过兵的人,再加上每次跟白雪回去白家,都是被含沙射影、冷嘲热讽的对象,他不愿意去接受嗟来之食,就这么磕磕碰碰的要找一条出路来,后来打听到黑市上有人招保镖,他能打,有沉默少言,就被洪门一个小头目江秦风给挑中了成了近身保镖,一开始他是心里排斥的,后来慢慢接触了以后,发现江秦风这人心中还有起码的良知,又重情重义,行事风格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慢慢的就跟着他了。

前几天魏海的场子出了事情、黑猫被击毙,这消息早已经在道上传疯了,他正出门要替江秦风办事情的时候,就看到了失魂落魄倒在雨水里的叶青,她高烧昏迷的这两天,首都跟翻了天一样,缉毒警察都疯了似的打黑。

叶青因为萧越这般的后悔,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涩,曾经她的世界只有他一人,他亲手摧毁,她亦从彻底坍塌的世界离开,如今他又回来要跟她重新建筑……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不是从未拥有,而是得到过,却又全部都失去,好不容易从这样的落差打击里走出来,却有人要再拖着她进去……她对萧越已经彻底的死了心,她不是圣母,她没有那么大的包容心,他带给她的伤害,她这辈子都抹不掉,她做不到去原谅他,只是对他深恶痛绝、冷眼相对已经是她最的宽容了,让她跟他重新在一起,简直比登天还难。

“萧越,我觉得你现在很让人恶心。”叶青毫不掩饰对他的厌恶,不想再跟他多说半句,绕开他就要往外走。

天空彻底放晴,阳光明媚得刺眼,叶青高烧还未彻底退去,照得眼前发花,好一会儿才适应下来,翻出手机看了一眼日期,居然都过了两天了……手机上没有任何信息,她无声苦笑了两下,还真是个不重要的角色,在不在都无人问津……这样也好,她过去拉斯维加斯住三个月,然后跟顾乔南把离婚手续给办了,从此自由人一枚,天涯海角,任她去。

萧越居住的这个地方,单元楼与单元楼之间挨得很近,从楼下就能看到歪歪扭扭狭窄的巷子,从走廊上望下去,就迷宫一样,四处都有行人穿梭着,她拧着箱子往楼梯口走去,萧越跟在她身后,在她要踏下楼梯的时候,拉住了她的行李箱。

“青青,你还在高烧。”他不让她走,蹙眉担忧的看着她。

叶青烦他这样猫哭耗子假慈悲,宁愿他渣得彻底一点,也不想要看到他这样回头,女人是会容易心软的动物,更何况他对她的影响太深,她怕自己无法把握住,最后松懈了。

“你有完没完?”叶青厌烦的转头过来,在跟萧越的争执之中,她身体虚若又头昏眼花,一下子就摇摇晃晃得要倒下,最后被他接住,扶着重新回去了房间里。

楼下有小门诊,萧越下楼买了一些退烧的药,等他再上来的时候,叶青已经把放在床头上的温粥吃得干干净净,坐靠在床头,精神稍微好了一些,她就那样面带疏离,冷静又陌生的眼神看着他:“萧越,你说吧,你到底要怎么样?”

萧越本来只是想让她退烧了再走,见她这般神色,心里沉闷又酸胀,窗外有明媚的阳光落进来,她的短发有些凌乱,苍白的脸上镶嵌了一双很大的眼睛,眼底有着一股很亮的光芒,浮动的窗帘,让她脸上的光线忽明忽暗,空气中的沉默,竟让他很不适应,他错开她的目光,把药拨出来放在手心,递给她,轻声说道:“我想你留下。”

叶青嗤笑一声,似在嘲讽他的痴人说梦,她伸手接过他手心的药丸,就这么干巴巴的吞了下去,眉头头没眨一下……以前她生病要吃药打针,能哼哼上半天,现在这样,萧越心里紧紧的揪着,如果没有他当初的一时冲动,恐怕叶青还是当初那个活泼烂漫跟长不大的孩子一样,而他也早已经跟她成婚,孩子都已经出世了……越回想,他越是懊悔,只觉得太阳穴里像是冷不丁的被人凿进去了一根铁钉,生疼难忍。

“萧越,你跟白雪已经结婚了,还让我留下,让我做小三?我呸!”叶青双手环绕在了身前,她怕自己控制不住就抬手给了萧越一耳光,怎么他都觉得很无耻,明明两个人好聚好散,就这么没有来往挺好的,他偏要纠缠不清,更何况当初本就是白雪小三上位,她都已经把主位让出来了,现在他居然还有脸说想要她留下。

“青青,别这样说,我不是这个意思……”萧越本就不擅言辞,面对叶青这么夹棍带棒的嘲讽,根本就无法招架。

叶青对他只剩下铺天盖地的厌恶,又岂会再像当初那般顾及他的感受,打断他的话,快言快语的说道:“不是这个意思,那是哪个意思?我现在可是人妻,有丈夫有家庭,婚姻美满幸福,你要婚姻出轨,你别拉上我。还有,别一副假仁假义的模样,我看着恶心。”

萧越被叶青奚落得简直无法呼吸,他知道是他的错,是他对不起她……他也没有想要去纠缠她,只是意外的见她倒在了雨水中,带着所有的行李,跟被赶出了家门一样,他带她回来,看着她沉睡的容颜,曾经所有的相处,如电影般在脑海里播放着……他忘不掉她,他想要跟她重新在一起。

“你先休息吧,我在外面守着,你有事喊我,等你退烧了,我们再好好的聊。”萧越把床头柜上她吃完的方便碗筷收走,转身出了房间,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发呆。

后来叶青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萧越中途进来看了一眼,又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他真的后悔,为什么放在叶青这么好的女孩不要,要受白雪那个女人的诱惑……他跟白雪之间,一开始因为她间歇性的发狂,他还心有愧疚,好好的照顾着她,后来因为各方面的原因,再加上他怀疑白雪很有可能没有疯,两人之间本就没有多少感情基础,不断的矛盾摩擦之下,两人关系每况愈下,他跟在江秦风身边以后,基本上是鲜少回家,如今意外的把叶青捡了回来,他心里蠢蠢欲动,越发下定了决定要重新跟她在一起。

傍晚的时候,萧越炒了几个小菜,炖了一锅清粥,叶青睡得天昏地暗,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他就给叶青留了饭菜,然后自己吃得差不多了,洗了碗筷,继续待在客厅里发呆。

屋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月光从开了一半的窗扇里照进来,半明半暗,萧越说不着,站在床边点了一根,整个人都融在黑暗里,秦江风找过来的时候,萧越立刻警惕的站了起来,看着开门进来的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