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番外——顾乔南17/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你思考出什么结果了?”孤邪一伸手,把她搂在了怀里,叶青要回头,他压低了嗓音在她耳边说道:“别回头,靠在我怀里走出来,外面都是保镖,要不是我拦着了,你跟他见面,早就被逮住了。”

叶青顿时背后就起了一层冷汗,白静都已经找过来一趟了,八面佛的人不可能到现在还没察觉,原来是有孤邪在背后掩护着。

这里看着繁花似锦、歌舞升平,可是内里埋藏的危机,潜伏在暗处的枪支、毒品、灰色交易,让人不寒而栗……叶青越想越觉得胆战心惊,脸部自都几乎迈不开了,生怕自己一不小心露出了什么破绽,便因此一命呜呼了。

孤邪态度亲昵的搂着叶青出来,不远处高耸入云的酒店大楼,还有忽远忽近的喧嚣声,这些保镖恭敬的朝着孤邪低头,却又有领头的人,暗中使了眼色,很快就有几道黑色的影子往两人出来的方向走去……

一直到两人上了电梯,叶青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紧紧的趴在孤邪怀里,他顺势低头,似要亲吻她一样,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别怕,青青,我带你一起去晚宴,没事的。”

只有孤邪带着叶青出现,才能显得顺其自然一些,八面佛那样多疑的性格,既然放了叶青出来房间,必然做了钓鱼的打算!

此时的叶青,承受着极大的压力和恐惧,可越是这般,她竟越是平静起来,顺着孤邪的安排,换上了一身晚礼服,裙裾轻曳,挽着孤邪的胳膊,跟着他一起过去赴宴。

这场晚宴的盛况极其的奢华,比她被带过来的时候,在大厅看到的派对还要炫目,露天的草坪上,喷泉环绕,人潮拥挤,名流聚集。

八面佛和他的两个义子还有崔志安、白静、顾乔南同在一席,剩余的人或站或坐,各自谈笑风生,而宴席的最外一圈,竟然全部是体格魁梧的黑人保镖,他们强健的体魄和惊人的肌肉,不苟言笑的冰冷模样,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但是来这里的人,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应,仿佛认为这些保镖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危一样……叶青跟孤邪走进来的时候,她目光扫过那些保镖,都觉得脊背发凉,但面上却镇定自若的挽着孤邪,跟着他的脚步往里面走。

叶青过来的时候穿做打扮很朴素,看着跟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这会儿换了晚礼服,还化了淡妆,打扮一番,安静又顺从的跟着孤邪,到有了几分小家碧玉的模样。

八面佛目光落到叶青脸上的时候,妩媚一笑,对着孤邪举了举红酒杯:“老十,看来你对着小姑娘,情有独钟?”

八面佛身边仍旧是一左一右的八子和九子,八子冷落冰霜,眸光冷沉的落在叶青脸上,那一刻,她几乎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九子笑脸迎人,慈善温和。

孤邪跟没有听出来八面佛别有深意的这句试探一样,邪肆的笑着:“老头子,我要真对她情有独钟,难不成你就把她给我了?”

八面佛冷哼了一声,眼尾的风情很迷人,孤邪换女人如换衣服的德行,他再清楚不过了,抿了一口红酒,看向叶青:“不是不愿意过来晚宴的?”

叶青抿唇一笑,颇有几分腼腆羞涩的意味,抬眸看向孤邪,似怀春少女一般,轻声说道:“我怕一个人走不回来了。”

“怕什么,这不是遇到我了。”孤邪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尖,目光揶揄的看向八面佛,“老头子,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就这么放心的让这丫头一个人闲逛。”

八面佛冷笑了两声,把手里的空杯子,放到了经过的侍从的托盘里面,倒是白静挽着顾乔南,悠悠的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十爷,她是您的女朋友?”

叶青抬头朝着白静看过来,白静也坦然的迎着她的目光,两个女人这样无声的较量着,而在这里的人,哪个不是人精,一下子就察觉到了异常,无数双落空的眼睛一起投了过来。

叶青忽然绽放温婉笑颜,挽着孤邪的胳膊,歪着脑袋,脆生生的说道:“十爷,我跟你算是什么关系呀?”

孤邪看着叶青笑得无邪,还有这翻话,差点儿双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了,摸着鼻尖笑了两声,看向八面佛:“老头子,崔小姐的建议怎么样?”

“崔小姐,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八面佛看着孤邪眼底跃跃欲试的光芒,眸光凛冽的落在了白静脸上,隐隐有几分怒意,看向顾乔南,说道:“何先生,您的未婚妻挺喜欢做媒人的。”

任谁都听得出来八面佛言辞间的揶揄,让白静脸上一下子挂不住,崔志安大笑了两声,转移了话题,手指虚指一侧:“那边的宾客,似在等着我们。”

那边是澳门的一些政客,旁边就是秦江风和其他黑道上的人物,正举杯相邀,谈笑正欢,似乎在等着八面佛这一行人。

孤邪眉峰一样,目光似无意的瞥了顾乔南一眼,将他面无表情,很有威慑的站在一旁,又低头看向叶青,似要她一块儿过去。

“佛爷,刚刚是我唐突了,我陪着这位小姐,跟她赔礼道歉,您看如何?”白静从身后经过的侍从托盘上端了两杯红酒,朝着叶青递了一杯,笑语嫣然的看着她。

“也是,你们一群大男人的。”叶青朝着那边看了一眼,有萧越在,她不太愿意过去,更怕她一不小心露出了破绽,让人看了出来。

她放开孤邪,笑着接过了白静手里的红酒杯,轻轻的推了推孤邪,孤邪笑着点点头,目光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白静,转而邪气一笑:“老头子,别摆谱了,过去吧。”

白静突然这样来了一手,顾乔南碍于场面又不能发作,只是脸色显得越发冷厉了,等到他的身影跟着这一堆人过去那边的时候,只剩下了白静跟叶青两人对立二站。

当初对于白雪抢了萧越的膈应,叶青这口气真的是不吐不快,如今白静又跟白雪有如出一辙的举动,简直让她痛恨到了骨子里,她不由得扬了扬手里的红酒杯,挑眉瞥了她一眼:“你该不会真的要陪着我,跟我赔礼道歉吧。”

白静的表情很和善,但是笑容却又透着诡异,朝着她走近了两步,说道:“我不会允许你这种危险因素存在他身边的。”

叶青耸耸肩,看着她:“听你这口气,跟要杀了我似的。”

“我正有此意呢……”白静眼底流转出一道冷厉的光芒,叶青一个激灵,感觉世界有短暂的静音……身处这样的环境,的确是稍不留神,就容易莫名其妙的被人杀掉了。

叶青心里突兀得直跳,看到白静端着红酒杯,跟她手里的红酒杯碰了一下,然后唇瓣沿着杯沿轻轻的抿了一口,叶青只觉得这个女人狠毒……可哪怕是害怕,她也不能丢了气势,就算白静真的在暗中做了什么,打算除掉她,她也不能此刻就露出胆怯,不管怎么样,她也要挺着去应付。

叶青捏着红酒杯的手指都有些颤抖,白静此刻已经将杯里的红酒饮尽,朝着她挑眉,叶青一仰头也喝了干净,可是喝得太快太急促,让她呛得直咳嗽。

“怎么这么不小心。”白静笑着给她拍了拍后背,然后走开,没一会儿又折返回来,手里又端着一杯水,递到了叶青跟前,顿时一股浓烈白酒的香味刺得她直偏头,白静捏着她的肩膀,压低了声音:“怎么?不敢喝?你要是推开了,保不准,我就手滑了一下,杯子就掉在地上了哟……”

那无疑,周围会有人看过来,会惊动孤邪、顾乔南、萧越等他们那一圈人,她分辨不出来目前这些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她不想要成为焦点,成为一个突破口。

叶青咬牙瞪了她一眼,伸手要接过她手里的杯子,手指刚触摸到,白静就松了手,吓得叶青几乎是双手碰住了杯子,她嘴角一扯,仰头就要把这杯也灌下去,杯沿刚凑到唇边,一只手伸了过来,夺走了她手里的酒杯,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她不能再喝了,我代她喝了。”

他说完,也不管白静是什么表情,直接举杯一口气喝干净,叶青定睛一看,居然是萧越。

白静也没想到萧越会突然过来,她的现任姐夫,跟她以这样的方式,正面相对,吓得她一瞬间脸色有些发白。

萧越动作很自然的扶住了叶青,将手里的杯子放到了一旁经过侍从的托盘里,目光灼灼的看着白静,白静低声咒骂了两句,表情不擅,但也没有继续要刁难叶青,而叶青酒量不好,那一杯红酒喝得又急,这会儿就有了头昏脑涨的感觉,看头顶炫目的吊灯都摇晃起来。

“麻烦你送这位小姐回房间。”萧越随手招了一名侍从,他不过是趁着空挡过来看叶青一趟而已,从他把她带到这里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后悔了,这里的情形,比他想象中的要坏很多,各方都在虎视眈眈,叶青如今早已经在无形之中成了众矢之的

【题外话】

看到有读者差评,玻璃心犯了,一下子就不想写了,后来又生病了,去医院躺了一个星期,断更了半个月,抱歉。本来预计的9月完结的,恐怕要拖到10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