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番外——顾乔南19/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么一个插曲,让现场高涨的气愤有些冷却,八面佛似笑非笑的看着顾乔南,白静挽着顾乔南胳膊的手心都不自觉的满是汗珠,紧张不安的回望着她。

孤邪忽然一转,扫到守在秦江风身边的萧越身上,笑得痞气,突然扭头看着八面佛插话道:“老头子,这一天到晚都是吃吃喝喝的,真没意思,不如玩点刺激的?”

“你又要起什么名堂?”八面佛对于孤邪,眼底有着一股捉摸不透的宠溺,语气缓和了几分,孤邪下巴一抬,漫不经心的看向萧越,笑得邪气:“秦堂主,我听说你身边这位保镖是特种兵退伍,要不跟我切磋一下?”

秦江风没想到自己会被点名,况且关于萧越的,他不过是之前喝酒的时候跟人随口提了两句,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到孤邪的耳朵里。

顾乔南唇角似有一抹很浅的纹路,讥诮一般,目光淡淡的落在萧越脸上,这让萧越有种谎言被拆穿的羞赧,但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打退堂鼓短暂的迟疑之后,跨步走到人前来。

孤邪脸上的笑,一下子凝固了,伸手脱了西装外套,随意的往身后一扔,接了身前衬衣的两颗扣子,微微眯着眼,陡然迸出一股凌厉的之气,他想揍萧越很久了。

原本歌舞升平的晚宴,这一下子变成了两人的格斗,画面转换得太快,但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反而很快就有一行人跟着前往了地下健身房,健身有一块很大的格斗场地,上面铺着很厚的地毯,这里应该是八面佛雇佣的保镖平时训练所用……这里毫无疑问是八面佛的一个据点,顾乔南仔细的打量着,根本没想到,八面佛会把自己的据点就这么毫无保留的像众人展示,真的是太过于自信了。

一行人跟着八面佛上了观众台,顾乔南也坦然的寻了地方坐下,孤邪的身手,他算是有几分了解,而萧越根本就不是特种兵,即便他相较于孤邪要魁梧,但也不一定能打赢。

两人在场地中间打了起来,动作都很迅速,极具爆发力,但孤邪相对而言,出招很刁钻,有时候甚至会自伤都要来让萧越挨打,简直是毫不留情的打法……

看的八面佛直接从椅子上坐直了,微微蹙眉,而始终守在他身后的八子和九子,两人眼底有些紧张的看着。

孤邪被萧越摔在了地上,他用膝盖地住了孤邪的腿,双手牵制住了他的肩膀,孤邪挣扎继续,眼底陡然迸发出一股阴狠,抬头用力的朝着萧越的脑袋桩撞击,萧越偏头闪躲,电光火石间,孤邪迅速从他的钳制中挣脱开,身体往上扬,瞬间翻身反客为主,将他反过来按在了身下,将他的手臂钳制在背后,一拳就朝着萧越眼眶砸去,萧越挣扎得汗水如雨下,但始终被孤邪按得紧紧的,又是一拳朝着他太阳穴而来。

这样一面倒的局势,僵直了不到五分钟,萧越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了,但孤邪的拳头始终没有停下来,像是魔怔了一样,咬牙切齿的对他挥拳,打得他眼睛都充血了。

萧越只觉得大脑充血,耳鸣不断,眼前是一片血色,孤邪还要揍他的时候,突然被人给拦住了,他抬头,是顾乔南:“再打下去,会死人的。”

孤邪一下子回神过来,从萧越身上站起来,微蹙眉看了一眼顾乔南,摸过嘴角被揍破的地方:“他该死!”

“老十,别太过了。”此刻八面佛也过来了,示意两个人把萧越抬下去,秦江风脸色难看得跟吞了苍蝇一样,但还是挤出笑脸,离开了,虽然他身边也有别的保镖,但萧越至少是他自己挑中的,身手也还不错,如今成了这样,他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一会儿都不想待在这里了,直接就打算走人了,连萧越都不管了。

孤邪不知是怎么了,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话,转身就离开了格斗场,八面佛不放心,招了两人去跟着孤邪,一场鸿门宴,进行到一半,就这么被孤邪给搅合了。

八面佛脸色也不假起来,摆了摆手要散场的时候,突然有一名黑衣保镖进来,九子朝他点点头,黑衣保镖在她耳边快速低语了几句,她转身便把话传递给了八面佛,她笑得有些意味深长,而八面佛听完脸色坦然的让她去下令全体戒备,转脸又盈盈的笑着,伸手指向顾乔南和白静两人的时候,陡然厉声说道:“拿下!”

顾乔南倒是脸色寻常镇定,他身侧的白静一下子脸色惨白,紧紧捏着他的胳膊,其余人都不知所措,屏气凝神的看着这一幕,崔志安想要开口缓和气氛,八面佛这次连他的面子都,脸上带着笑意,声音却很冷:“崔先生,抱歉了,哪怕她是您的孙女,可她更是中国特种兵的卧底!”

冲过来的保镖,吓得白静尖叫着往顾乔南身后躲,否认道:“胡说八道,你凭什么说我是卧底!”

两名黑衣保镖过来擒住她的时候,她已经失了所有的姿态,失声大喊:“我不是,我不是,你们冤枉人!”

八面佛只是冷漠的笑着,他身边的九子刚刚已经离开了,亲自部署戒备,两名保镖要带走她的时候,顾乔南伸手拦住了,看向八面佛:“事情都还没查清楚……”

他话还没说完,已经有其他的保镖拿出了枪口对着他,格斗场的气氛顿时变得火药味弥漫,八面佛比顾乔南矮了一截,仰视的看着他,唇角笑纹弥漫,他一直都派人注意着白静跟顾乔南,顾乔南倒是没抓到半点蛛丝马迹,但是白静不一样,她破绽百出,在顾乔南去上厕所的那段时间,她竟然向外传递了信息。

“何先生,赌王何家在澳门呼风唤雨,无论是谁都要给几分薄面,可是你这未婚妻,呵……”八面佛顿了顿,笑得冷岑,“她的身份,恐怕有待核实,何先生可别被骗了。”

顾乔南抿唇,微蹙眉瞥了一眼白静,被保镖钳制住的白静,脸上已经是豆大的汗水,哗啦啦的往下落,拼命的摇头,颤抖的唇瓣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目光却期盼的落在顾乔南脸上,仿佛把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了他身上。

两名保镖要继续把她压下去,顾乔南却半分不让,气氛变得越发僵持凝固,八面佛冷笑了两声,拍手说道:“有种!你能从这些枪口下离开,那你就带着她出去。”

他指着那些对着顾乔南和白静两人的枪口,白静吓得几乎都站不稳了,而顾乔南却始终岿然不动。

就在僵持之际,突然传了一声爆炸,所有人顿时乱成了一团,八面佛脸色骤变,但还是让人压着白静过来,顾乔南还要阻拦的时候,直接就有子弹朝着他手臂上滑过。

爆炸声之后,格斗场里的射击声,越发让人惊慌,想要躲避,却又被这些保镖威慑住。

此刻睡在房间里的叶青,突然这爆炸声给惊醒了过来,哗啦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正好房门被打开了,有个模糊的影子朝着她走来。

“谁?”叶青揉了揉眼睛,有些警惕走过来的人,伸手摸了摸放在枕头下的剪刀。

“青青,是我。”孤邪压低了声音,做了个‘嘘’的收拾,侧身到飘窗口看了一眼,楼下已经有大批量的保镖出动了,这栋楼是八面佛平时不会对外开放的,今天却带着这些人举行晚宴,戒备恐怕比以往要严很多,但此刻是趁乱最容易的时刻,等到全部都警戒起来了,那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走!”孤邪当机立断,拉着叶青就往房间门口走,她脚上连鞋子都来不及穿上。

孤邪往外探了脑袋,他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清理了走廊上的保镖,此刻拉着叶青,从监控区的盲点,一直走到了楼梯口,他掏出一把抢,拉开保险栓,放到了叶青手里:“青青,就像电视里的那样,直接扣下就能射出子弹了,这里是十九楼,楼梯暂时还不会有人过来,你一定要在三分钟之内下到二楼,往左走到尽头,那里会有人接应你,送你出去十六浦酒店的范围!快点走!”

叶青还有千言万语要说,但是此刻看着孤邪凝重的神色,重重的推了她一把,她也没有逗留,双手紧紧的把枪贴在自己胸前,赤脚快速的下楼,她不是不害怕,不是不恐惧,但是她知道,只有她离开了,顾乔南跟孤邪才没有后顾之忧,她留在这里,只会是拖累……这样涉及到生死的时候,叶青大脑格外的清晰,还有一种孤勇,她含着一口气,拼命的往下跑,她整个心都提在了嗓子眼,手心不自觉的渗出了汗水……

楼梯上没有一个人,四周静悄悄的,一段段的阶梯,仿佛没有尽头一样,叶青跑下来二楼的时候,几乎都要脱力了,只是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向左走到,还没有走到尽头,就有一个服务生打扮模样的女人朝着她招了招手,叶青迟疑了几秒,提着脚步朝着她走去。

叶青跟着这个服务员从这栋楼里出来了,在很隐蔽的角落里,远处可以看到来往的黑衣人,还有地上散落的玻璃碎片,服务生警惕的打量着四周的动静,指了指几百米之外的一条长廊,上面长满了爬藤:“这条长廊大概有一千多米,穿过去有一片人工湖,湖的那边就出了十六浦酒店的范围。”

“我不会游泳。”叶青低声说着,甚至还能听到那边传来的吵杂的声音,气氛很是肃杀。

“有快艇,你过去对岸很快。”服务生用力的推了一把叶青,护着她往长廊走去,长廊上面长满了爬藤,温度和光线瞬间都低了下来,她走到长廊拐角处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伸了过来捂住了她的唇,她都来不及发出声音,就被人从长廊拖到了外面,将她带到了更暗的地方。

“是我。”萧越的声音很低,大力压制着叶青不让她挣扎,叶青怔了怔,猛地回头,对上萧越那张被孤邪揍得惨不忍睹的脸。

“你被人打了?”叶青并不知道她回去房间睡觉发生的这段事情,这会儿看到萧越这张脸,突然觉得很好笑,只是在此刻危险关头,她这么笑好像有点不合时宜。

“这里乱起来了,跟我走,我带你出去。”萧越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即便是脸上鼻青脸肿,但是眼底却有着一抹坚定。

叶青仰头看着他,略带嘲讽的笑了起来,缓缓的伸手摸到了藏在胸口的枪支,讥诮的说道:“萧越,是你亲手把我送到这里的来的,现在又说要带我出去,你觉得我会信你?!”

说到最后,叶青眼底陡然迸出锐利的光亮,双手捏着枪,抵在了萧越的胸膛上,萧越眼底有着掩饰不住的诧异,他从来没想过叶青会用枪,他目光落到她轻微颤抖的双手上,伸手要扣住她。

“不准动!”叶青冷静的说着,手指已经扣到了扳机的位置,“我不用你管,你再拦着我,我会开枪的。”

长廊上有那个服务生来回走动寻找她的脚步声,叶青不想再继续跟萧越纠缠,她转身要从这些茂密的爬藤植物后面走出来,萧越在她转身的瞬间,顺势将她拉向自己,叶青忍无可忍,还有一种焦虑和暴躁,毫不犹豫的对着他开了一枪。

萧越不可置信的看着被她打中的腹部,叶青也是脸色一白,服务生迅速的扒开爬藤找了过来,看了一眼这场景,迅速的拉着叶青,语气急迫的说道:“快,时间来不及了!”

萧越低头看着自己腹部的血窟窿,他眉心抽搐、痉挛着,缓缓的伸手按住伤口,只是他的表情很奇怪,没有害怕、惶恐、愤怒,反而有种惊诧,更有一丝苦笑……叶青飞快的看了他一眼,心有不忍,却没有妇人之仁的去犹豫,跟着服务生的脚步,穿过茂密的爬藤会到长廊上,迅速的奔跑起来。

萧越缓缓的倒了下去,他最后的视线便是叶青离开的背影,他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没能说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