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番外——顾乔南2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由于叶青开的那一枪,即便地处偏僻,也引起了注意,很快就有往这边过来,服务生带着叶青到了湖边,把隐藏的快艇拉了出来的那一刻,嘈杂的声音由远及近而来,服务生立刻推着叶青上去。

人工湖的那一边是绚丽的彩灯,倒映在水面上色彩迷人,叶青被这彩灯刺得眼睛都发疼了,手里依然紧紧的握着枪支,心也跟着荡漾的湖面在颤抖着。

“停下!否则就开枪了!”赶过来的保镖,用英语大声的吼着,服务生没有理会,动作利索的跳上快艇,一边发动着,一边语气急迫的对着叶青说道:“趴下!”

不过是顷刻之间,服务生的背后就中了一枪,叶青像只鸵鸟一样趴在快艇里,耳边是枪林弹雨噼里啪啦的射击到快艇上,好几次都有子弹擦着叶青的头顶上飞过,到了对岸的那一刹,服务生已经坚持到了极限,直接倒在了方向盘上,叶青抬头看着她浑身都是鲜血,背后是三四个血窟窿,忍不住痛苦起来。

此刻的十六浦酒店已经成了战场,天空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直升机在盘旋,还有不断的爆炸声在四处响起。

对岸有人扛着炮枪发射,叶青眼睁睁的看着炮弹从对岸而来,然后爆炸出极大的火光,她感觉自己都快要被点着了一样,被爆炸的热浪冲击得哐当一下掉进去了湖里……

“叶青!”

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一声嘶吼,叶青感觉自己四周都是水,还有自己咚咚的心跳声,她甚至能看见水泡从自己口鼻里冒出来……

八面佛想方设法的将叶青请了过来,又岂会允许她轻易的离开,必要时刻,是可以将她击杀的……孤邪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安排稳妥了一切,借着枪响过来岸边,却没想到看到了让他如此撕心裂肺的一幕,顿时让他起了逆反之心。而由于白静的提前发出信号,此刻的中国特种部队联合澳门警署已经将十六浦酒店团团的包围住,八面佛的人也全副武装的对抗着,八子正护着他要突出重围离开。

八子揪着白静的头发,狡猾的躲在她身后,而顾乔南则擒住了九子,枪口抵在她的太阳穴上,双方就这么对峙着。

八面佛在一群人的拥护之中,安全的站在一架直升机的前面,四处仍旧有爆炸声不断的传来。

“把九子放下,我可以留你一个全尸。”八面佛轻描淡写的说着,他的人此刻都拿枪口对着顾乔南,还有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尽管此刻这里已经快要成了一座废墟,他反而露出一抹诡谲的笑。

“八面佛,投降吧,你逃不掉的。”顾乔南沉声说着,九子手里的枪托一下子用力砸到白静的背上,她向前扑倒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来……

“佛爷,您赶紧走吧。”八子用泰语飞快的说着,四处仍旧有持续不断的爆炸声传来,火光漫天。

“救下九子,你们两人回来金三角找我。”八面佛用泰语回了一句,转身就要上飞机,却又转身过来询问道:“孤邪呢?”

“他去追那个女人了。”八子一愣,但还是如实回答,八面佛面色晦暗不明,冷笑了两声:“那就不管他了,你们二人一定要平安!”

这样对峙的情况,对顾乔南而言,根本就没有优势,他挟持着九子躲在一颗大树的后面,把要害的位置隐藏了起来,让狙击手无法射击,但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八面佛要上直升机,他刚有一步动作,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就‘嗖’的一枪就朝着他脚边射击而来。

爆破声越来大,一系列的轰炸之后,这繁华的十六浦酒店很多地方已经成了满目疮痍,八面佛却一点都不担心,看着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冷笑着看向顾乔南说道:“来这里的人,大都是有头有脸的,你们这样一网打尽,只会后患无穷。”

“该除掉的人,都会除掉。”顾乔南淡淡的说着,八子却忍不住有些着急起来:“佛爷,您快走吧,他们的人要来了……”

八面佛点点头,最后看了一眼身负重伤、奄奄一息的九子,终究是上去了直升机。

“老头子!”这个时候,孤邪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身后还跟了不少全副武装的人,八面佛已经要进去机舱了,听到了他的声音,回头之际,孤邪毫不犹豫的朝着他开枪……

这一刻来的太突然,八面佛怎么都没想到,孤邪会朝他开枪,他致死都没想到会这样,直挺挺的从机舱口倒了下来。

“佛爷!”八子用泰语怒吼着,睁圆了眼睛,抬着手里的机关枪朝着孤邪横扫,孤邪闪躲不及,右肩被击中。

最后八子丢下打完了子弹的机枪,一脚踩在白静背上,又抽出了一把手枪指着白静:“交换人质!”

“好!”顾乔南没有任何犹豫的同意了,“让狙击手撤下。”

八子冷冷的笑了起来,笑得极其阴沉:“就这么换,不行我就杀了她!”

八子抵在白静脑袋上的枪支,已经拉开了保险,八面佛的死,对八子的刺激很大,顾乔南沉默了两秒,从树后面出来,以自己最有利的方向,朝着八子走过去。

双当人质交换的同时,瞬间枪响,白静扑在顾乔南身上,被射成了筛子,他搂着浑身是血的白静滚到了暗处,而八子右肩膀中了一枪,接过九子,双双往直升机那边走去。

天边太阳似要挣脱地平线,大片大片的光芒从层层云端迸裂出来,顾乔南看着在自己怀里渐渐失去了温度的身体,神色不明……孤邪缓缓的从隐藏处走出来,一直走到了他的跟前,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的照在两个人身上。

“叶青送出去了么?”顾乔南的声音很低,听不出半点情绪,抬手轻轻的擦拭着白静脸上的血迹,然后将她缓缓的放下。

“对不起。”孤邪留下了这么一句,带着他的人,在军警两方的人来临之际,撤离了这里。

老三他们带着人赶过来的时候,顾乔南迎着太阳而立,他身上浸染着血腥的味道,浓得让人透不过气来,他脸上的血污和汗水混成一团,表情冰冷得让人看不出情愫来。

“头儿……”老三轻声喊着他的名字,顾乔南仿佛没有听到一样,从他成为特种兵以后,执行过各种任务,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过,被所谓的感情牵绊着来下指令,被逼到绝境还狼狈不堪……叶青真的死在了这里也好,这样他就不会再被她牵绊了……

顾乔南表情很漠然,心里也这样安慰着,可他心里却有种难以言说的痛,想要用力的嘶吼出来,他擦了擦手上的枪支,看着还在持续的战斗,凛冽的说道:“毁了这里。”

老三心头一颤,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顾乔南,仿佛他所过之处,都会带起一场血雨腥风一样。

这里的爆炸声,枪声不知道持续了多久,轰轰烈烈的,顾乔南到最后已经看不清人脸,听不清声音了,一直到倒下……

八面佛在澳门的据点,十六浦酒店几乎被夷为平地,好在地势靠海不在繁华之处,军警双方合作,缴获了大量的走私军火、毒品库存、地下违法赌场,抓捕了很多商、政、黑上的违法犯罪人员。

顾乔南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了什么他记不得了,他豁然睁开眼睛的时候,病房里围了很多人,原本在窃窃私语,见他醒过来,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他把目光锁定在老七身上,他安排老七去接叶青的,老七见他醒来,忽然就送了一口气,扑过来床边:“头儿,你可算醒来了!”

顾乔南环顾了一圈,没有看到叶青,他不愿意去多想孤邪临撤退前说的那句‘对不起’是什么意思,抿了抿唇,用嘶哑又颤抖的声音说道:“叶青呢?”

“嫂子……”老七目光有些沉痛和闪躲,垂下了脑袋避开他的眼神,顾乔南有种莫名的悲痛,失去了以往的镇定,用命令的口吻说道:“说下去!”

“嫂子受了很重的伤,还没脱离生命危险……”老七回想着在那人工湖里找到叶青的情形,吓得他魂都差点儿没了,给她做了急救措施之后,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带着叶青去了医院。

顾乔南绷紧的神经,忽然就松懈了下来,他不自觉的露出了庆幸的笑,顿时就下床要去看叶青。

叶青头部受伤了上,裹着厚厚的绷带,脸上苍白一片,氧气罩里传来她沉重的呼吸,还有其他仪器滴滴答答的声音,脆弱得跟一碰就要碎掉的瓷娃娃一样……

顾乔南小心翼翼的伸手去触碰她的侧脸,感受到她的温度的时候,他心里蓦地就柔软了起来。她还活着,这种感觉,真好。

等到顾乔南从叶青病房里出来的时候,老七单独跟他说道:“头儿,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顾乔南瞥了他一眼,老七赶紧说道:“白静牺牲了,白雪的现任丈夫萧越出现在十六浦酒店范围里,还中了一枪,被带回来了首都,现在白家已经找过上头了……李参谋和首长们考虑到一些因素,您的队长职位可能要……”

“我知道了。”顾乔南嘴角的笑纹很淡,对于这个处理结果,已经很轻了,只是白家,恐怕又要天翻地覆了,但关他什么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