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那个潜规则她的男上司,就是我/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张梦琳,说实话,宋予乔一点都不喜欢她,不过和她之间也并没有什么仇怨。只是碍于这人和裴斯承之间的关系,所以心里有一些堵。

“我下午还要上班,所以抱歉了不能去。”

张梦琳好像忽然看到了宋予乔手中拎着的纸袋,凑过来看了一眼:“这是给谁买的礼物么?是什么?”

宋予乔微微蹙眉,说:“只是一个车内挂饰。没有什么稀奇的。”

张梦琳好像就非要黏上宋予乔了,说:“我正好要给姐夫买一个车内的挂饰呢,给我做一下参考吧。”

说着,她就直接伸手拿宋予乔手里的袋子。

这个时候经纪人走了过来,直接说:“Celine,你不是一会儿还要赶片场么。”

“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张梦琳说,“那项链的话就改天再选吧,好吧,姐夫?”

“可以。”裴斯承说的波澜不惊。

张梦琳顿时有些惋惜,“原本说了要陪你一起去选领带的。没有办法作陪了,不如,予乔姐姐你顺路帮我姐夫选一下领带吧?男人买领带,总是需要从女人的眼光来看的,但那些导购员又太黑了,不好看也非要说成是好看的,还是要有一个自己人在身边比较好……”

裴斯承拧着眉:“Celine,今天怎么话这么多?”

“有么?”张梦琳直接挽上宋予乔的胳膊,“可能是跟予乔姐比较投缘吧,就想要多说几句话。”

宋予乔刚刚想要将手臂从张梦琳的手里抽出来,前面的镁光灯忽然闪了眼睛,后面呼啦啦围上来很多人,黑压压的一片,后面还有粉丝。

“哇。那不是Celine吗?”

“是啊,竟然在商场里遇上了!”

“Celine,能不能合影啊?”

“我想要签名照!”

宋予乔完全懵了,前面的闪光灯照的她几乎睁不开眼睛,但是张梦琳依旧没有松开她的手臂,似乎还又加上了几分力气,不过在媒体面前。她又不能强硬地掰开张梦琳的手,否则明天报纸上指不定要怎么骂她了。

果然。已经有人发问了。

“这位小姐是谁啊?”

“这是我一个好闺蜜,宋予乔。”

宋予乔简直要呕血了,她是张梦琳的闺蜜?简直侮辱闺蜜这个词。

后面,黎北刚刚接了一个有关于合同的电话,前面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个场合,到处都是照相机,裴斯承不好出手,黎北收到老板的眼神指示,直接上前一步,直接将宋予乔从张梦琳的手里拉了出来,说:“张小姐,您尽快签名,我和宋小姐有公事要谈,就先不打扰了。”

宋予乔从后面跟着黎北绕出去的时候,还能听见张梦琳的声音:“大家排队啊,一个一个来,要是扰乱了商场的正常秩序就不好了。”

出了商场,宋予乔向黎北道谢:“谢谢你,刚才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脱身了。”

“要谢就谢老板吧。”黎北说。

我就是这样的人,我的名字叫雷锋,不用谢。

宋予乔透过玻璃门向里面看了一眼,随着商场里这种场合,粉丝越来越多都汇聚起来,陆续已经有保安跑进去维持秩序了。

她看见裴斯承跟张梦琳的经纪人说了两句话,已经向门口走过来,就跟黎北告别,下了台阶,向公司的写字楼走去。

裴斯承出了商场,挑眉:“人走了?”

黎北很是遗憾地说:“嗯,走了。”

裴斯承说:“去开车过来,待会儿去一趟嘉格。”

“是。”

“下午还是接裴昊昱去裴家大院,不用送回家来。”

“是。”

………………

这个下午放学,裴昊昱在学校门口等人来接,果然,又是黎北叔叔。

慕小冬的妈妈还没有来接他,他就坐在台阶上,“那辆车是来接你的么?真好,每天都能坐车。”

裴昊昱没吭声。

慕小冬接着说:“我只能坐自行车、电动车,偶尔还能坐下公交车。”

“公交车,谁没坐过?哼。”

上一次乔乔抱着他坐过公交车了,还有阿姨叔叔夸他聪明呢,好想让乔乔再抱他坐一次公交车。

慕小冬的妈妈在远处喊了一声,慕小冬直接从台阶上跳了起来:“那我先走了啊,裴昊昱,再见!”

裴昊昱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慕小冬好像踩着风火轮一样扑进一个女人的怀抱里,坐上了电动车的后座,还在冲他招手,愤愤的说:“不再见,最好永远都不再见面。”

黎北将车停在拐口处,看裴昊昱耷拉着脑袋,一步一步拖拉着向前走,还以为是没有看见他,就下了车,站在一个特别显眼的地方,向前迎了几步。

裴昊昱走到黎北身边,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以龟速向前行走。

黎北揉了揉鼻子,好吧,他只是一个司机。

上了车,裴昊昱问:“黎北叔叔,今天要去哪里?”

黎北说:“你奶奶家。”

不用黎北说,裴昊昱也认出路来了。

他看着车窗外的路标,根本就是向着裴家大院开的,今天晚上又要被老爸丢到奶奶家了。

裴昊昱握起小拳头,在座椅上狠狠地砸了一下,难道就要这样坐以待……待什么?忘了,听慕小冬说过一次这个四字成语,好像是死吧,坐以待死,没错,就是这样的。

他忽然想到,昨天晚上听到的宋予乔的电话内容,灵机一动。

“黎北叔叔,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用一下?”裴昊昱还没有忘记抹黑一下老爸,“我的手机被我爸爸没收了!”

一接通,裴昊昱就迫不及待地叫了出来:“爸爸,我不要去奶奶家!”

电话另一头没有声音。

裴昊昱已经习惯了三句话打不出一个屁来的老爸,知道老爸那边在听,索性自己接着说自己的,“如果你今晚不让我去奶奶家,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在裴氏大厦六十三层的办公室里,裴斯承转动手里的签字笔,目光落在桌面上刚刚摆放上去的一本相册。

裴昊昱得意洋洋地跟老爸谈条件:“你让我回华苑住。”

“好。”

裴昊昱高兴地耶了一声,“昨天晚上啊,我听见有一个男的给乔乔打电话,约好今天下午下班出去……”

………………

挂断儿子的电话,裴斯承将手机放在一边,顺手拿起桌上的一本相册。

一本薄薄的手工相册,并不厚,封皮是用羊皮纸折叠成的,上面是一幅手绘图,很漂亮的一片樱花林,飘落的粉色花瓣下,站着两个相依相偎的黑色身影,笔锋倒不显得有多么老练,甚至有些幼稚生疏,但是,裴斯承从五年前,之后,一直保存至今。

翻开里面的照片,里面有十几张照片,前面的几张照片,全都是宋予乔的笑脸,各种搞怪的笑脸,温婉的笑脸,对着镜头尽情绽放,后面的几张照片,是她抓拍的裴斯承。

“咚咚咚”。

办公室门敲响了。

裴斯承将照片放下,说:“进。”

虞娜拿着文件夹走进来:“老板,这里有两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裴斯承签过字之后,说:“晚上订的几点的机票?”

虞娜说:“六点半,正好八点到D市。”

裴斯承揉了揉眉心,“机票改签到明天下午。”

虞娜心里虽然是疑惑,但是并没有问,跟在裴斯承身边这几年,越发的觉得老板的脾性不是那么容易摸透的。

“是。”

………………

医院里。

宋洁柔要了一个双人病床的病房,与自己的女儿在一间。

这一次的大出血,然后进行了刮宫手术,医生说,已经导致徐婉莉以后不能生育了。

宋洁柔听见这个消息,无异于是一道天雷,打在了自己的头顶。

这个消息,一定不能告诉自己的女儿!

宋洁柔心里无比的疼痛,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女儿,为什么要任由这些人伤害到她自己的女儿。

满心都是懊悔,懊悔的同时,还有恨意,比起以前,更加恨宋予乔,恨叶泽南。

她腿上的子弹已经取了出来,包扎了厚厚的纱布,医院里的消毒气味,窜入鼻腔。

“水……”

徐婉莉口中发出无意识的声音,宋洁柔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莉莉,你醒了?”

徐婉莉睁开眼睛,第一时间就感觉到自己的肚子没有了。

一直以来,折磨她,让她心焦,让她以为凭借的肚子没有了!她惊恐地向自己的腹部摸上去,平坦的,真的没有了!

她尖叫了一声:“孩子!我的孩子呢?!”

宋洁柔急忙扶着墙走过去,握住徐婉莉的手,“莉莉,你镇定一点,你先镇定下来!喝点水。”

徐婉莉在尖叫之后开始哭,眼泪婆娑,甚至直接伸手将宋洁柔递上来的杯子给打翻了!

“我不要喝!我不要……”徐婉莉抓着身上的被子,“没了孩子,我还拿什么去找叶泽南,我还要怎么跟宋予乔争!”

她的心在滴血。

怀了快六个月的孩子,她刚开始受了多少罪,为了怀这个孩子,刚开始的时候孕吐,到后面裴玉玲逼着她喝保胎的重要,结果,竟然是这样!

徐婉莉握紧了拳头,狠狠地向下想要捶打自己的肚子,却被宋洁柔及时握住了手腕。

“莉莉!你疯了!”

宋洁柔抓住徐婉莉的手,“你孩子没了,你人还在啊,没有了孩子,你可以再要孩子啊!你只要抓住叶泽南的心,不比什么都强么?!傻孩子,你傻不傻啊!你不要孩子了,那你的命呢?也不要了么?”

徐婉莉看向宋洁柔,擦了一把眼角的泪,“姑姑,我还有什么能抓住叶泽南的?我没有了孩子,他还有什么看得上我的?他现在还没有跟宋予乔离婚……”

离婚……

现在就是最揪着徐婉莉心的一件事,只要有一天他不和那个贱人离婚,她就一天都是见不得光的小三,永远都不能光明正大地站到她的面前去,只能是被别人所唾弃的,不管叶泽南是不是真正碰过宋予乔。

宋洁柔皱着眉。

离婚这件事,也一直在困扰着她。

宋予乔脑中忽然很快地闪过一丝闪电,向前伏身,“莉莉,我问你一件事,你以前不是说过么,宋予乔在几年前出国去加拿大找她妈,就是因为撞见了她的闺蜜和叶泽南上床了么?”

徐婉莉听见姑姑这样认真的语气,也止住了眼泪,点了点头:“是的,我在窗外,亲眼看见的。”

“那个闺蜜是谁?是华筝么?”

宋洁柔知道,宋予乔的闺蜜挚友不多,知道的也就两三个,现在经常来往的,并且在高中的时候就相识的,她见过的,也就只有华筝。

徐婉莉摇了摇头:“不,不是,是路路,好像本名是叫卢璐,后来去了澳大利亚。”

宋洁柔眯了眯眼睛,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个路路的存在,高中宋予乔生日的时候,她还来给宋予乔过生日。

不过,不管是谁,总之现在就有了凭据了。

“当时你是看见了,有没有录下来那段录像?”宋洁柔抓住徐婉莉的手。

“没有,”徐婉莉好像也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哭的通红的眼睛赫然瞪大,“是啊,我当时可以拿手机录下来的!现在就可以拿去让宋予乔看了。”

宋洁柔摇头:“不,不是给宋予乔看,是去给叶泽南看。”

徐婉莉这一瞬间,没有听太明白。

宋洁柔说:“你不觉得中间出了一些问题么,叶泽南现在完全不记得那个时候的事情,否则的话,是他先出轨跟宋予乔的闺蜜上床的,他还为什么要在宋予乔回来这五年来,嫌弃她外面有别人呢?”

宋洁柔虽然也不知道叶泽南到底为什么不记得那些事情了,不过总觉得中间有蹊跷,脑中灵光一闪,就将徐婉莉口中的事,与叶泽南联系了起来。

徐婉莉豁然开朗。

“哦,是啊,原来是这样,”徐婉莉也不哭了,直接擦了眼泪,“但是我那个时候没有录下来啊,我真是死脑筋。”

“没关系,这种录像,可以伪造出来。”宋洁柔拉住徐婉莉的胳膊。

徐婉莉没有想明白,说:“但是伪造出来的,就是假的啊。”

“录像是伪造的,假的,但是这件事情是真的发生过的啊,”宋洁柔说,“又在乎什么真假呢?只要叶泽南看见这个录像,再拿录像去逼迫他离婚,如果不离婚,就把录像寄给宋予乔看,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他肯定是会顾忌不想让宋予乔看见,选择离婚。”

“是哦,”徐婉莉破涕而笑,“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宋洁柔重新给徐婉莉倒了一杯水,端给她:“现在别乱想了,先喝点水,好好养好身体,录像的事情,交给我,今晚就可以出来。”

“好,谢谢姑姑!”徐婉莉喝着水。

宋洁柔转过身去,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

其实,她多想让徐婉莉叫她一声妈妈,可是,不行,现在还没有到时候。

………………

宋予乔在结束当天的工作之后,就一直在等叶泽南发来的地址提示,但是却一直没有短信提示音。

已经到下班时间,郑青拿着手提包,在经过宋予乔的办公桌,问:“还有工作?”

宋予乔摇了摇头:“没有,我在等电话。”

刚刚说完,宋予乔的手机就响了。

是叶泽南打来的。

郑青打了一个“先走”的手势,宋予乔接通了电话。

“我已经到楼下了。”叶泽南说,“你下来吧。”

宋予乔并不想让叶泽南来接她,所以,她才会在昨天说把地址给她发过来,但是,现在人已经到了楼下,宋予乔索性就拿了包下楼。

叶泽南的车停在公司正门口,现在正好是下班时期,一辆豪车,自然是吸引人的目光,甚至有人停下来拍照。

宋予乔转而去了一楼的洗手间,在里面磨蹭了二十分钟才出来。

叶泽南已经下了车,倚在车门上等。

有公司的员工出来,认出来是本公司总裁的,还笑着打招呼叫“叶总好。”

宋予乔也不能继续拖下去了,径直走过去,没有同叶泽南打招呼,直接拉开副驾的车门坐了上去。

其实,宋予乔在刚刚下电梯的时候,叶泽南已经看到她了,宋予乔转而进了一楼的洗手间,他都看的一清二楚。

他放在腿上的手,不自觉地已经握成了拳头,手背上青筋跳起。

凭什么?他是她的丈夫,难道就这样见不得人吗?

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叶泽南目不转睛地看着前面的挡风玻璃,而宋予乔侧头看着车窗外,如果不是车载电台的音乐声,车厢里处处都透着一种尴尬与压抑。

叶泽南在一个花园酒店里订了一个包厢,从里面,就可以看到玻璃墙外面开的灿烂荼蘼的鲜花。

不过,宋予乔并没有心思多欣赏。

叶泽南点了几个菜,把点菜的平板递给宋予乔:“你看看还需要点什么。”

宋予乔直接把平板交还给服务员,“就这些就可以了。”

叶泽南给宋予乔倒了一杯红酒,宋予乔摆手:“我身上有伤,不能喝酒。”

叶泽南手一顿,“严重么?”

宋予乔说:“已经包扎过了,没有大碍。”

当时确实是流了不少血,让宋予乔都觉得晕眩,但是裴斯承的包扎手法非常到位,只要不剧烈运动就没有关系,况且昨天给她吃了很多补血的东西。

叶泽南心里隐隐内疚。

如果不是他,宋予乔也不会受伤,也不会让宋予乔被其他人救走了。

菜上了,叶泽南偶尔也会给宋予乔夹菜,“尝一尝这个笋,很嫩。”

“谢谢。”

宋予乔没有拒绝,叶泽南给她夹什么,她就吃什么。

这顿饭,她是当成最后一顿饭来吃的,只因为是叶泽南的生日,她不想多说什么破坏掉叶泽南难得请她吃饭的兴致。

“宋予乔!”叶泽南终于忍受不下去了,狠狠地将筷子扔在桌面上,“这就是你的态度么?不冷不热,这样怎么解决问题?。”

叶泽南宁可让宋予乔跟他发脾气,跟他大吵,也不要这样的疏离,彼此好像陌路人,没有话说,全都是疏离与尴尬。

宋予乔默然地将餐碟中最后一块豆腐,放下筷子,抽出纸巾来擦了一下嘴角。

“那你想要怎么解决问题?”

叶泽南说:“我认识一个心理咨询的医生,专门调解婚姻中出现的问题,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

“叶泽南,你还在做梦么?这根本就不是婚姻中出现的问题,而是结婚前就出现的问题,我们都已经没有必要非存在这段婚姻了,彼此放手会过的更好。”

宋予乔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准备好的礼物,放在桌面上,“谢谢你请我吃这顿晚餐,生日快乐,叶泽南,这是送给你的礼物。”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没有半步停留。

因为今天是叶泽南的生日,所以她不会在今天提离婚。

她了解叶泽南的自尊心,从高中刚在一起的时候,就了解,就知道叶泽南那种因为自小当少爷被宠出来的,随后,落魄,他的自尊心更是一点都不容践踏,过了那段被人指着鼻子骂,将合同直接摔在脸上的时期,特别是这两年,别人说过的许多话,都会被当做含沙射影,似乎有一点触及他的底线,就会点燃不知道哪里的一颗雷。

宋予乔还是要顾及到叶泽南的自尊心的,毕竟,那个时候,是她将他的自尊心捧在手上的。

宋予乔记得,有一次叶泽南去找一个公司负责客户人事的副经理签一份合同,结果被人直接赶出来,宋予乔气不过,直接就跑去那个人的办公室,直接踹门,将他公司的一份合同直接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上两脚,“你不过就是一个公司的副经理!我男朋友将来是要当公司的老总的!到时候你要舔着脸来求他签字!你等着,总会有那一天!”

也许,也就是那个时候,叶泽南看到了,宋予乔对自己的维护。

他在落魄的时候,下定的决心,第一个愿望,就是在成就之日,让宋予乔过上好日子。

是的,他成功了,重新崛起了,却没能完成当时许下的心愿。

………………

宋予乔从饭店出来,沿着这条路向前走了很久,才想起来要拦车,走到路边,刚刚伸手想要拦车,后面驶过来一辆黑色的私家车,她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不料,这辆车却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驾驶位上摇下车窗,裴斯承嘴角带着淡淡的笑:“上车,我有事情麻烦你。”

宋予乔现在求之不得就是裴斯承有事情麻烦她,原本到嘴边的拒绝的话也就没有说出来,打开副驾的门上了车。

在路上,裴斯承告诉宋予乔,是需要她陪同他一起去看望他的奶奶,他奶奶已经是一百零一岁高龄了,除了耳朵有些听不见了,脑子还十分清楚,现在手术后住院,最操心的,也就是孙子的婚事,能有一个好归宿,她也就放心了。

宋予乔顿时有些尴尬,“这种场合,我去合适么?”

裴斯承说:“那有什么不合适的,你不要情不自禁假戏真做就好了。”

宋予乔:“……”

到了医院门口,裴斯承在路边停下车,让宋予乔去给奶奶挑一束花,“我先去找车位停车,你过会儿直接来医院里面,我在喷水池前等你。”

“好。”

宋予乔开车门正要下车,后面一只手拉住了她的手肘,直接递过来一个棕色的皮夹,“别拒绝我,原本就是我让你帮忙,没道理让你花钱。”

说完,裴斯承就将钱夹塞进宋予乔外衣口袋里。

其实,一束花也花不了太多钱,宋予乔自己可以拿的起,不过,既然裴斯承这样说了,她也就没有再推辞。

进了花店,看着满目琳琅的花花草草,宋予乔有些犯愁。

花店的店主问:“是要送给谁的?”

“奶奶。”宋予乔脱口而出,才想到,这人是裴斯承的奶奶,而不是她的,“长辈。”

店主指着前面第二层的新鲜花束,说:“这几种花送长辈都很好。”

最后,宋予乔选了百合、康乃馨和蝴蝶兰之类的花,装了一个鲜花的花篮,付钱的时候,宋予乔打开裴斯承的皮夹,却直接愣了一下。

因为,在裴斯承皮夹的外层口袋里,夹着一张照片。

竟然是宋予乔自己。

是一张两寸照片,还留着齐刘海,完全就是呆头呆脑的样子,戴着一副黑框的近视镜,身上还穿着校服,就是高考毕业证上的照片。

她完全愣住了。

她这么丑的证件照为什么会在裴斯承的钱夹里?!

店主看宋予乔拿着钱夹一动不动,问:“小姐,花您还要么?”

宋予乔这才回过神来,“哦,要。”

提着花篮走出花店,宋予乔不禁又打开钱夹看了一眼其中的照片。

真心很丑。

宋予乔不是那种长的令人惊艳的,就算是照证件照都十分让人惊艳的四十五度无死角,但是那个时候,真心是最不修边幅的时候了。宋予乔为了考上好大学,连续两个月看书废寝忘食,把眼睛给用坏了,带上了近视镜,因为缺乏休息,有浓重的黑眼圈,看人目光呆滞,眼眶浮肿。

这张照片,除了高中毕业证上贴了贴,报考志愿的时候用了用,她直接就丢进箱底了,根本就是没有办法见人,把她的形象全都给毁了。

可是,从高中毕业那年,一直毁到如今,竟然还出现在了裴斯承的钱夹里。

她直接从裴斯承的钱夹里,把这张照片给抽了出来,塞进了自己的包包里。

医院住院部前,有一个巨大的喷水池,忽高忽低地喷射出水柱,中间最高的水柱可以到达五楼的位置。

裴斯承就站在喷水池前,背着手,看着面前起起落落的水柱。

他今天没有穿正装,而是穿着一套黑色的休闲衣,衣领竖起,站着好像一棵笔直的松树。

宋予乔走到他身后,“我买好花了。”

然后,把钱夹还给裴斯承,心里捏了一把汗,怕裴斯承万一现在打开,就会发现里面的照片不见了。

不过,裴斯承直接将钱夹放进了口袋里,没有打开。

跟在裴斯承身后上了电梯,走在走廊上,宋予乔有些紧张,竟然会有一种见家长的忐忑不安。

裴斯承的手从裤袋里拿出来,直接拉上了宋予乔的手,触摸到她手心微微潮湿的汗意,“紧张?”

宋予乔急忙挣脱开,“没有,我会调整好。”

“紧张点正常,”裴斯承一勾唇,“紧张点才显得真实,不容易被人识破。”

走到一间病房前,裴斯承打开门,轻声道:“奶奶,您睡了么?”

宋予乔听裴斯承说过了,这一次他的奶奶住院,主要是因为白内障的手术,今天是刚刚复明的第一天,就想要这两个孙子,都带着女朋友回来看看。

不料,打开病房的门,裴临峰竟然也在。

宋予乔一时间愣了,她没想到裴斯承的父亲也在,见裴临峰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急忙说了一声:“首长好。”

裴斯承先给裴临峰打过招呼,然后拉着宋予乔上前,:“奶奶,我带女朋友来看您了!”

他说话的声音很大,主要是怕奶奶听不见。

裴斯承的奶奶睁开眼睛,笑着说:“来,过来,让奶奶看看!”

裴临峰已经移开病床前的位置,走到一边去。

宋予乔把花篮放在桌上,笑了笑,因为事先有裴斯承交待,所以也特意提高了话音:“奶奶,我来看您了。”

奶奶一双眼睛特别明亮,虽然脸上已经许多皱纹了,但是精神矍铄,“你是承承女朋友?”

承承?

宋予乔听了这个称呼,差点笑出来,憋住笑,说:“是的。”

奶奶似乎不相信,说:“不是像是大白一样,你那个不成器的大哥,从哪里随便找了一个女人来骗我老太婆的吧,我老太婆现在眼睛好了,能看得出来。”

大白……

那个不成器的大哥……

裴斯承手掌十分自然地楼上宋予乔的腰,将她向自己身前贴近了,十分亲昵地说:“奶奶,这是您真孙媳妇儿,还说等到明年,再给您添一个曾孙呢。”

裴斯承手掌心的温度,透过宋予乔腰侧薄薄的衣料,有些灼烫。

奶奶听了眉开眼笑,“是不是啊,姑娘。”

宋予乔说:“是,奶奶,您放心。”

裴斯承直接凑过来在宋予乔侧脸上亲了一下,“奶奶,要不是真的女朋友,我敢这么亲么?恐怕早就一巴掌打过来了吧。”

宋予乔脸上一红。

奶奶拉着宋予乔坐下,握住她的手,“长得真好,一看就是旺夫相。”

宋予乔:“……”

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总不能顺着奶奶的话往下说“我就是旺夫相”吧。

奶奶接着说:“总算是有了着落了,让奶奶放下心来。过来,坐近一些,你不知道,承承小时候有多调皮捣蛋,我都操碎了心了,那个时候啊,他跟他妈妈不亲,就跟我亲,他妈妈在生下他之后没有奶水,都是我冲好了奶粉和米糊,一口一口喂的……”

这边,奶奶拉着宋予乔在说一些家长里短的话,另外一边,裴临峰把儿子给叫了出去。

“这还是上一次我见的那个姑娘。”

“是。”

裴临峰皱了皱眉,“不过,我前段时间看报纸,说小公司女员工被公司老板潜规则的,就是她吧?”

裴斯承依旧是一个字:“是。”

“那作风也太不检点了。”裴临峰摇了摇头,“我以前告诉过你跟你大哥,不管家世好不好有钱没钱,我的要求,唯一一点就是要清清白白的。”

“她很清白,”裴斯承说,“传的那条绯闻其实是跟我传的,说的那个潜规则她的男上司,就是我。”

裴临峰:“……”

裴临峰伸手拍了裴斯承后脑勺一下,“你还觉得自己有了能耐了,是不是?”

裴斯承向后退了一步,“我就是觉得自己挺有能耐的。”

说完,他就转身进了病房门。

走廊上,留下裴临峰吹胡子瞪眼睛,简直就是不孝顺的逆子!跟他哥两人都是遗传的谁?肯定不是他!布住状才。

………………

从医院里出来,裴斯承开车把宋予乔送到金水小区门口,宋予乔转身与他告别,却没有料到他竟然也下了车。

裴斯承说:“我送你进去。”

已经到夜晚,但是,小区内人不多,只能隐隐地看到黑的人影,宋予乔在裴斯承身后错后半步走着,踩着他投在地面上的阴影。

裴斯承说送宋予乔回去,果真就送到了家门口。

“我到了。”

“嗯。”裴斯承向前走了一步,微微俯身,抬起手来。

宋予乔呼吸一滞,闭上了眼睛,但是,并没有所预料的吻落下来,她睁开眼睛,看见裴斯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手指间抓着一片树叶。

“没有吻你,是不是很失望?”

宋予乔直接开门进去,关上了门,靠在门板上,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

裴斯承将树叶放在鼻尖轻嗅,唇角勾了一抹笑。

迫不及待了呢。

………………

叶泽南在十八岁生日那年,曾经对着即将吹灭的蛋糕上的蜡烛,许了一个愿望。

——愿今后的每一个生日,都有宋予乔的陪伴。

然后,他吹灭了蜡烛,看着宋予乔巧笑倩兮的脸,说:“你知道我刚刚许了什么愿望么?”

宋予乔直接捂住叶泽南的嘴:“不要说,说出来就不灵了,你要放在心里咯。”

但是,就算是没有说出来,也不灵了。

叶泽南一整夜都翻来覆去没有睡着,一直等到清晨晨光熹微,他才起来洗漱准备去上班。

刘姐正在收拾家里的东西,在储物室里,很多东西完全整理了一遍,见到叶泽南从楼上下来,说:“少爷,早餐已经做好了。”

叶泽南点头,“我知道了。”

刘姐从储物室里找出来一个快递包裹,上面写的是英文,也看不懂,不过下面的收件人却是写的汉字宋予乔的名字,忽然就想到两个星期前,宋予乔来到家里来拿包裹的时候,她就拿去给叶泽南:“少爷,您看这是少奶奶的快递,要不要给少奶奶送过去?”

叶泽南接过,看了一眼上面的地址,是来自加拿大温哥华的一个小镇,下面的收件人,确实是宋予乔,只不过收件地址,为什么不是宋予乔现在的住址,而是邮寄到他家里了呢?

“一个月前邮寄过来的,怎么现在才找到?”

刘姐说:“少奶奶之前来拿过一次,就是夫人突发休克的那天,与少奶奶发生了争吵,少奶奶就没有再来拿过了。”

快递包裹里面,是一个盒子,叶泽南手指叩了叩,发出一阵闷响。

刘姐问:“要不要把快递给少奶奶送去?”

叶泽南说:“交给我吧,你有事,先去忙……对了,这件事先不要告诉我妈。”

“是。”

叶泽南用过早餐,拿着快递上了楼,拆封之后,里面是一个牛皮纸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白色的瓶子。

他皱了皱眉,将瓶子拿起来,晃了晃,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他的英文虽然说不到精益求精的地步,但是,看着瓶身上的英文说明,也可以看出,这是一瓶口服的药,至于上面的医药专用术语,他看不懂。

叶泽南打开电脑,将这些英文术语的专业名词输入进去翻译,只是一些促进血液循环补血补气的药,但是,打开药瓶,闻着又着实不太像,心里总归是有些疑惑了。

他忽然想起,叶泽南是在温哥华呆了两年,现在从那里拿来的药,中间肯定有一些不寻常。

叶泽南拿起手机,拨通了方照的电话。

“我这里有一瓶药,想要你帮我鉴定一下,是什么药。”

方照说:“好,我随时都有时间。”

挂断电话,叶泽南穿上外套,手机又响了。

“您好,是叶泽南先生么?这里有您的一份快件。”

叶泽南让刘姐帮他签收了,等刘姐送上来,看着一个黑色的快递包装袋,拧着眉心。

他并不记得他在网上买过什么东西,而且,一般的文件都不会用快递的方式,太容易中途丢失。

这个快递里,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