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沉沦,再沉沦…… (为cpangs打赏南瓜马车加更)/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要给裴斯承打这个电话,宋予乔拨通电话的时候都毫无知觉,似乎本就应该如此,她心里想要告诉的第一个人。就是裴斯承,不是别人。

但是,现在挂断了电话,她忽然也搞不懂自己了,刚才打那个电话。似乎只是因为冲动,却总感觉是潜意识在驱使着。

宋予乔从森林公园出去,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姐姐派来的那辆车还在公园门口,宋予乔走过去,上了车。

天色已暗,宋予乔将车窗摇下来,侧首拦着外面的灯红酒绿,斑斓的光在她的瞳孔里反射出五彩。

等到了金水小区,车子停下来,宋予乔下了车。

“大哥,你帮我给我姐说一声,说我晚上不回去了,我住朋友家。”

说完,她就转身向小区门口走去。没有再向后面看。

在路上走的时候,宋予乔接到了姐姐打来的电话,问:“去哪住?”

宋予乔说:“没有想好,去,还是不去。”

宋疏影在电话另外一头。叹了一声,似乎已经是知道了宋予乔内心所想,“想好,去不去,想好,因为什么。”

去不去……

因为什么……

裴斯承不顾自己的危险,从绑匪手中救下她,这个原因,够不够?

宋予乔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去华苑。”

这一段路程,是宋予乔最忐忑的路程。

从华苑门口下了出租车,她心跳就开始加速,手指不知不觉地已经握紧了包的带子,似乎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走廊上,静静地。没有声音。

电梯门打开,她的高跟鞋走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头顶的声控灯亮了。

站在门口,宋予乔看着面前的指纹门锁,想起来上一次裴斯承握着她的手,将她指纹输入了指纹识别器中,在她耳边说过的,“你想来,随时都可以。”

她在门前站了很久,左手掐着右手。指甲在手掌心里掐出一个个弯月牙,手心里满都是汗。

因为走廊上长时间没有声音,声控灯又灭了,只剩下门锁上的指纹识别器上,淡淡的微弱绿光。

她抬起手,伸出食指,犹豫着要不要按上去,手有些抖。

忽然,身上被一个温热的怀抱包裹住,她的后背一僵,一只大手已经覆上她的手,掌心有些微微湿润的触感,带着她的手,按上了指纹识别器。

裴斯承的呼吸拂在耳侧:“我可以当这是你的回答么?”

宋予乔没有说话,只觉得心跳在这一瞬间,陡然提了三个档。

裴斯承呼吸也有些急促,因为从D市赶飞机回来,刚刚上楼又是一路小跑,现在更是一身汗。

他并没有急切地吻宋予乔,而是牵着她的手,上了楼,打开自己的衣柜,从里面翻出来一件自己的白衬衣,递给她:“你在我的浴室洗澡,我去外面的浴室洗。”

宋予乔低着头,接过他手中的衬衣。

裴斯承先去浴室里,为宋予乔在浴缸里放好了热水,出来之后,见到宋予乔依旧站着没动,走过去,在她耳边落下一个轻轻的吻:“乖。”

直到裴斯承出去很久,宋予乔都还站在原地。

她不会不知道,这一次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因为裴斯承明确地告诉过她,他只要她。

现在,她没有钱,没有权,从宋家完全脱离出来,几年都没有拿过宋翊一分钱。

所以,现在能给她的,也只有自己。

进了浴室,她脱掉衣服,跳进了浴缸里,热水将她包裹,舒缓了从金水小区回来之后,内心就一直无法平复的紧张感和躁动。

她在浴室里泡了很久,泡到身上的皮肤全都成了染上了一层水汽晕染的红,从浴缸里走出来的时候,脚步都开始虚浮。

………………

确实,宋予乔泡的时间不短,裴斯承洗过澡以后,靠在床头,这是看了第三次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不过,他有的是耐心等,已经到了网里的鱼,还会游走么。

但是这种耐心,也要一点点消磨。

他走到阳台上,点燃了一支烟,抽完之后,再进来,刚好浴室门打开,宋予乔好像从浴室里面走出来,带着刚刚沐浴过后身上带着的清新气味,面庞绯红,白衬衫下,两条美腿白皙,衬衫堪堪达到大腿根的位置。

裴斯承反手将阳台的门关上,缓步走了过来。

宋予乔头发湿漉漉的,没有擦干,披散在肩头的黑发上的水珠,将裴斯承的白衬衫都打湿了,白色布料浸水,就变得好像是半透明一样。

裴斯承看得出,白衬衫里,宋予乔什么都没有穿,胸前的饱满,在衬衣内若隐若现。

宋予乔站着没有动,裴斯承就走过去。

他拉过宋予乔的手,让她坐在床上,先是用干燥的毛巾,将她的头发细细地擦拭一遍,然后找出吹风机,调整了温度,用轻柔的风,将她的头发一点一点吹干,再用手指捋顺。

发丝被吹风机的风掀起,露出黑发下的细白脖颈,裴斯承手指似是不经意的撩动她的发,触碰到她颈后的皮肤,十分细腻的触感。

宋予乔现在心里很乱,乱的好像是杂草丛生,处处都打着结。

她很清楚,既然会打电话给裴斯承,既然会来到华苑,面对的,一定不会是盖棉被纯聊天。

耳边吹风机的声响忽然停了,她的余光所及,看见裴斯承起身去放了吹风机,又走回来,身边的床垫塌陷了柔软的一块,宋予乔的心突的一跳。

裴斯承将宋予乔的肩膀扳过来,一双幽沉的眼眸盯着她看,她的魂魄都好像被抓钩住了。

他伸过手来,想要解宋予乔身上衬衣的衣扣。

宋予乔瑟缩了一下,裴斯承说:“不要动。”

他将宋予乔衬衣上的扣子,从上面靠近脖颈的第一颗,向下,一颗一颗解开,随着衬衫敞开,宋予乔光洁的皮肤,终于完全呈现在他的面前。

宋予乔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开了口,分外艰涩:“裴斯承,你问过我答案,我说过,会给你答案,如果你要我的身体,我可以给你,但是你要我的心,我现在都不清楚自己的心在哪,没有办法给你,我父母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然后离婚,我也有过一段失败的感情,失败的婚姻,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还应该相信谁……你,懂我的意思么?”

裴斯承手指微顿,挑长了尾音“嗯?”

然后,不待宋予乔有反应,已经将她的衬衫,从肩头剥落,身上光洁的皮肤,闪耀着诱人的光泽。

宋予乔觉得肩头微凉,想要屈臂挡在胸前。

下一秒,裴斯承已经扣上宋予乔的腰,来不及让宋予乔又任何反应,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宋予乔心跳扑通扑通,十分快速,特别是在裴斯承一个缠绵湿吻落在自己唇上的时候,她的身体忽然战栗了一下,随着他的手掌在背后从上而下游移,这种战栗感越发的明显。

裴斯承的吻将她身上的火花全都点燃了,宋予乔情不自禁地伸出双臂来搂住了他的脖颈,而此刻,裴斯承的手已经游移到宋予乔的小腹处。

宋予乔承受着裴斯承好似海浪一样翻滚而来的吻,忍不住嘤咛出声。

裴斯承低笑了一声,唇轻柔地从她的唇向下,一直到锁骨处,另外一只手,在宋予乔的后腰上打转,就在宋予乔意乱情迷之际,一根手指已经探了进去。

宋予乔的手指在裴斯承后背划上了一道红痕。

裴斯承轻轻说:“乔乔,叫我裴哥哥。”

宋予乔脸上泛着不易察觉的绯红,本已吹干的发,被汗水打湿,黏在脸庞,睁着双眼,看着身上近在咫尺的面庞,好像是无意识的摇头。

裴斯承忽然坏笑一下,手指一曲一深,宋予乔一时间没忍住,直接在裴斯承的肩头咬了一口。

“楚楚,叫裴哥哥。”

宋予乔听见这个名字,更是把头摇的好像是拨浪鼓一样。

她记得,夏楚楚,是裴斯承找了五年的一个女人,但是她不是夏楚楚,她是宋予乔。

不过,裴斯承真的是难得有的兴致,宁可自己硬的难受,也要先把宋予乔的情欲挑逗起来,真的是用尽了浑身的解数,到最后,两个人都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除了腿间的黏腻,身上的皮肤,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好了,裴哥哥!裴哥哥!”

宋予乔终于是抵抗不住,缴械投降了。

裴斯承心满意足地笑:“说,你是我的裴哥哥。”

宋予乔只是反应迟钝,慢了一秒钟,裴斯承就揉捏的她几乎忍受不住地颤抖,急忙说:“你是我的裴哥哥!裴哥哥……”

她的眼角已经渗出泪来,裴斯承扶着她的腰,向前挺了一下,吻去她眼角的泪水,拨开她散乱的挡在眼前的鬓发,“别哭,裴哥哥现在就来疼你。”

一室春光,春风解罗帷。

沉沦,再沉沦……

………………

如果说以前和裴斯承的那两次,全都是在宋予乔不清醒的情况下,第二天醒来,也只能靠绞尽脑汁的回忆,将这些事情回忆出来,或者是留存有残存的感觉。但是这一次,她是真的,是完全清醒的,除了被裴斯承挑逗出来的情欲,完完全全的意乱情迷。

她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甚至可以回忆起来,夜晚他们交缠在一起做了几次,她因为忍受不住空虚,叫了几次裴哥哥。

脸上一阵燥热。

难道真的是没有过男人的问题么,她清醒的第一次,就这么激烈,激烈地让她都难以忘却。

宋予乔动了动身子,腿间已经没有了让人尴尬的那种黏腻感,是裴斯承抱着她去浴室洗过澡了,好像是在浴室里也有一次……

宋予乔压抑着自己主见沉重的呼吸,渐渐平复下来。

枕侧,裴斯承的脸就在旁边,两人靠的特别近,宋予乔可以感觉到他的气息。

裴斯承的睡颜特别安静,睫毛轻轻颤着,唇微抿着,好像带着餍足的笑意,或许是因为睡着的缘故,裴斯承的脸部轮廓也没有了昔日的凌厉。

他还没有醒,一条胳膊搭在宋予乔的腰间。

宋予乔轻轻地拿起裴斯承的胳膊,想要将他的胳膊移到一边,也不吵醒他,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

但是,她的手刚刚触碰到裴斯承的手臂,他向前动了一下,手臂更加紧紧地搂住了宋予乔的后背,脸直接从枕头上滑下来,埋进了她的胸口。

宋予乔的背一下子就僵了。

她以为裴斯承是醒了,但是裴斯承的脸贴着她的胸口,蹭了两下,并没有再动了。

她的心跳剧烈,就这两天,她觉得她的心脏快要跳的负荷了,脸庞的温度蹭的就上来了。

裴斯承明显是把她当成玩偶了。

宋予乔这一次动作稍微小心了一些,慢慢将裴斯承的身体移开,额上已经冒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她长呼了一口气,连头都没有敢回,直接一头扎进了卫浴间。

浴室有一面大大的落地镜,镜面上,宋予乔可以清晰地看见,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吻痕,腰有些酸,不过还好不是不能下床走路,因为她清楚地记得,裴斯承昨天动作很轻没有粗暴,直到最后,都是克制着自己,发泄在她身上的。

宋予乔急忙就在衣架上,找出衣服来穿上。

但是,因为衣领的问题,就算是职业装的衬衫扣到最上面一粒扣子,脖子上还是能看到两个很明显的吻痕。

宋予乔又费了很大的力气,用化妆包里的遮瑕粉,将脖子上仔仔细细地涂了一遍,不太明显的能看出来,才出了浴室。

裴斯承仍然在安然入睡,被子下,他也是浑身赤裸着,现在只用被子的一角,盖着小腹以下。

她急急忙忙将目光别开,也没有敢穿高跟鞋,怕吵醒裴斯承,拎着鞋,轻手轻脚地从卧室里走出来,才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这样,算是两清了吧。

前两次毫无意识,这一次两厢情愿。

宋予乔输入指纹,出了门,靠在门板上许久,如此以往,真的就和裴斯承划定分界线了。

如果让她这么快的接受另外一种感情,她真的是接受不了,尽管裴斯承从一开始就在步步紧逼。

随着宋予乔的身影消失在玄关,披着睡衣的裴斯承,已经走出来俯身趴在栏杆上。

他了解宋予乔,她只是想要用这一夜,作为他救下她的回报。

但是,裴斯承可不是满足于仅仅这一夜。

………………

宋予乔在路边,买了一些早餐,因为时间还早,就边走边吃,公交上的人也还不多,到了公司,还有半个小时才到上班时间。

没想到,郑青也在。

“早!”

电脑屏幕后,郑青抬头看了宋予乔一眼,说:“予乔,你过来。”

宋予乔把包放在自己的柜子里,走过去。

郑青指着电脑屏幕上的一组设计,问:“你看,这两份设计稿,哪一份更好?”

宋予乔两相比较了一下,说:“如果照我的看法,是第一个,第二个中规中矩,有些古板,而且关于娱乐项目的话,活泼点比较好。”

郑青点了点头:“是的,我也是这样想的。”

他靠着后面的椅背,揉了揉眉心。布团低划。

宋予乔这才看见他眼底的红血丝:“一夜没睡么?”

郑青说:“睡不着,就起来把设计做了一下,下午三点有和瑞田的合作会议,需要去一趟嘉格,你去吧,我就不去了。”

“好。”

“予乔,你脖子上……”郑青说这话,也没有丝毫避讳,直接就用手指了指。

脖子上的痕迹太多,宋予乔刚刚擦涂的遮瑕膏根本就不能完全遮掩,顿时有些尴尬了,“呃,蚊子叮的。”

郑青:“……”

“待会儿去嘉格之前,你最好围一条丝巾挡着。”郑青提了一个小小的建议。

宋予乔点头:“好。”

在衣柜里,上一次买来的丝巾正好还在,她到洗手间里简单的在脖子上系了一下,跟身上的职业装小外套的颜色很接近,并没有太显得突兀。

真是尴尬,她在镜子里,看见脖颈上的一些痕迹,心里就突的一跳,急忙敛了敛下心神,从洗手间走了出去。

新代替戴琳卡的这个总监,九点半的时候把宋予乔叫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还是同一个办公室,但是里面的摆设,除了办公桌和电脑桌椅子没有什么变化,就连戴琳卡在墙角摆放的绿色盆栽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金属色泽的保险箱。

“你就是宋予乔?”

“是。”

“是要辞职?”

因为是一个中年男人,最免不了的就是啤酒肚和秃顶,这位张总监还真是全都占了,而且说话很慢很慢,听着就想要打瞌睡。

“是的,我的辞职信在之前已经交给戴姐了,她替我转交给叶总。”

既然已经离婚了,宋予乔相信,叶泽南不会再困着她了,签字之后,就可以办离职手续。

张总监叹了一口气,“你说,我刚来你就给了辞职信,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是我骚扰你了,这么急着离职。”

宋予乔:“……”

这话是怎么说的。

“上面的批示已经下来了,你这个月把手里的工作结一下,等到月底办一下离职手续。”

“是。”

宋予乔从办公室出来,她心里忽然轻松了许多。

身后张总监又忽然叫了她一身:“宋予乔!”

她转过身来。

张总监说:“叶总打电话说让你明天早上上班,直接先去总公司一趟,有一份股权转让的文件需要签。”

股权转让的文件?

宋予乔不禁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

她不记得她的名下有叶氏的股份,签什么转让文件?难道是涉及到财产分割的问题?昨天叶泽南是带去民政局一份离婚协议,只不过因为时间比较紧,宋予乔只是扫了一眼就签了字,没有再多做纠缠。

这件事情先放到一边,她必须要先回去,把郑青交待的任务做好,因为时间比较紧急,从上午到下午三点,也就只有五个小时的时间,宋予乔中午没有去吃饭,郑青在旁边给她作指导,她将设计稿里的一些细节都摸的通透,还给郑青又重新讲了一遍。

“是这样吧?”

郑青将一份从外面带来的外卖递给宋予乔,说:“不变应万变,你不用紧张,这种东西我是只能做出来,说不出来,你能把我想要说的话都说出来,非常好。”

宋予乔笑了笑:“师傅教得好。”

郑青看了宋予乔一眼,不过眼神里是若有所思,“快吃饭吧。”

………………

到了两点半,宋予乔提前出发,开了郑青的车,到嘉格,还有十分钟,时间刚好不早也不晚。

到达与会的会议室里,瑞田的负责人已经到了,是张琪和另外一个男设计师。

宋予乔这边只来了她一个,她向张琪颔首示意之后,直接落座,将手提包里的一些文件全都拿出来,整理了一下,正好,嘉格负责市场广告的总经理也来了。

因为是两个公司的合作方案,分歧就会比较多,而且张琪也是寸步不让,一个小时下来,宋予乔说的口干舌燥,拿起旁边的纸杯喝了两杯水。

她心里想,幸好郑青没有过来,要不然那个不善言辞的男人一定会气的脸红脖子粗,偏偏就是说不出来什么话,肯定就又给对方瑞田公司手里留把柄。

在最后将要敲定的时候,陆景重来了。

他走到前面,听负责人说了一下进度。

宋予乔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打招呼,毕竟之前是一起见过面吃过饭的,不过看见对座的张琪眼睛里鄙视的目光,索性就没有抬头,仍然在低着头整理手中的材料。

不是因为心虚,只是不想再为这种人多费口舌。

嘉格的负责人向陆景重汇报过后,陆景重离开,在经由宋予乔身边的时候,脚步顿了顿,宋予乔颔首,他才离开。

陆景重离开后,最后敲定了一下整合的方案,散会。

刚才跟着陆景重的秘书,等到散会之后,走到宋予乔身边,说:“宋小姐,陆总有事找您,请跟我来一下。”

宋予乔整理资料,点了点头:“好。”

张琪看向宋予乔的目光更不屑了,冷笑着对自己身边的设计师说的意有所指:“有人就是凭着姿色好,勾引上司老板,职场的风气就是被这种人带坏了。”

宋予乔霍然抬起头来,“是,那也要看有没有姿色了,如果像是一些人,想要走这条捷径都走不了呢。”

说完,她就不再看张琪的脸色,径直跟着陆景重的秘书出了会议室。

走过前面的走廊,宋予乔跟着秘书上了电梯,秘书按下第四十七层。

“陆总找我有什么事么?”宋予乔不禁有些忐忑,她跟陆景重根本就不熟,唯有的一层关系还是因为裴斯承。

“不知道,陆总交待,让你开会过后去一下办公室。”

秘书小姐将宋予乔带领到一间办公室内,但是,办公室里并没有人。

“宋小姐,您先请坐,喝红茶还是咖啡?”

宋予乔笑着摆手:“白水就可以。”

秘书小姐为宋予乔倒好水,“宋小姐稍等片刻,我去请示陆总。”

“嗯,好。”

办公室的门关上,宋予乔喝了一口水,起身走到办公室东边的一面大的玻璃墙旁边,低头看了一眼下面,顿时觉得有些晕眩,急忙向后推了一步,抚了抚胸口。

看来恐高的毛病,一时半会儿是无法克服了。

身后门响了一声,宋予乔转过身来,“陆……”出口的话却有一半卡在了喉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