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你管把我喂饱 (为钻石加更,谢谢大家)/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予乔给裴斯承打了一个电话,说:“我去和华筝试过衣服,晚餐和你一起吃,好吗?别跟了。”

裴斯承说:“好。你到前面的路口停一下,我给你送点东西。”

宋予乔不知道裴斯承为什么让她停下来,却还是依言让司机师傅停了车,裴斯承从后面的车上下来,后视镜中。宋予乔看见他拎着一个袋子。

裴斯承打开出租车后座的门,宋予乔本想要伸手去接,没料到裴斯承却坐了上来。

“开车吧。”裴斯承对前面的司机说。

出租车缓缓开动。宋予乔问:“你的车呢?”

裴斯承说:“先放后面的临时停车位了。你先抬脚。”布宏女亡。

早上出门的时候,因为华苑并没有宋予乔的鞋,裴斯承就同意让她穿着三厘米的小高跟去上班了。

但是现在……

宋予乔看着裴斯承变戏法一样,从盒子里拿出来一双鞋,然后俯身就要帮她把脚上的鞋脱掉。

宋予乔抬脚踢了一下,被裴斯承握住了脚踝。

“诶。为什么要我这个时候换鞋?”

“因为这是我买给你的。”裴斯承已经帮宋予乔把这双平底鞋穿好,鞋码是特意看过的,穿上正好。

宋予乔低头看了这双露脚面的平底鞋,样式很好看,不过上班穿习惯了高跟鞋,现在穿平底鞋总感觉怪怪的。

快到华筝礼服店的路口,宋予乔就叫出租车停了,按住了裴斯承要下车的手,对司机说:“你把他送到刚才他上车的那个路口。再见。”

说完,就后退一步,转身向华筝的礼服店走去。

华筝店里有客人,她正在就礼服的样式给顾客讲述,宋予乔就直接进了华筝的设计室。

桌子上照例是摆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图纸,不过窗下,一件白色的婚纱吸引了宋予乔的目光。

婚纱还没有完全做好,是半成品,在旁边的盒子里,还有很多没有来得及缝上去的珍珠。

宋予乔帮华筝把桌上的图纸收拾了一下,摆放整齐,华筝已经进来了。

她比了一个胜利的V字手势,“一下子就卖出去两套!这个星期都赚够了,一会儿我请你吃大餐。”

说着,华筝就拉着宋予乔出来,让店员把刚刚设计出的礼服给推了出来:“这两条裙子,你帮我试一下,需要这两天就寄送到杂志社评委会,作为参选的礼服。”

“有比赛?”

华筝已经推着宋予乔去换礼服了,“这一次争取拿个入围奖,我是不是要求太低了点,怎么也要拿前三名啊哈哈。”

两条礼服裙,一条是曳地的,优雅端庄,一条是包臀,走的绝对是性感路线。

宋予乔出来之后,华筝就赶忙让造型师上前,就礼服裙给宋予乔简单的上了个妆,做了一下头发的造型,拍了几张照片。

“等等。”华筝伸手挡住了照相机,“予乔,你怎么没穿高跟鞋,我说怎么怪怪的,显示不出来气质。”

华筝从鞋柜里找出一双搭礼服的鞋子,给宋予乔穿上,才又拍了照片。

“华筝,我跟叶泽南离婚了。”宋予乔站在镜子前,说。

华筝微微愣了一下,拍了拍手,“叶泽南总算肯放手了,还不算是一个十足十的人渣,总算是有点人性,财产分配呢?有没有多拿到一些?”

“他把他手里叶氏一半的股份给我了,今天白天刚去把股份转让的合同签了。”宋予乔伸手抚平了礼服上的褶皱,“我觉得这股份我不该要,想着是不是要给……”

“说什么傻话呢?你不该要拿谁该要?”华筝说,“我当时就说了,你耗给他三年,三年的青春你用什么去偿还呢,难道他这个婚姻,就能只赚不赔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要我说,给一半都是少的,把叶氏拱手送上都不一定能弥补对你的亏欠。多拿点钱,心里才能好受些,这些钱是你应得的。”

“这条裙子真好看!”

后面的门边的风铃叮当了一声,紧接着就是这个让人厌恶的声音。

宋予乔从镜子里,看到了刚刚从门口进来的张梦琳,而华筝,直接就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真是有这样的人,别人心里的厌恶都已经写在了脸上,还偏偏硬是要贴上来。

华筝没有理会后面的张梦琳,就让宋予乔去换衣服,把相机插到电脑上,要去选照片。

张梦琳看着这边的几套衣服,“我还说呢,为什么我路过这边,看见我姐夫的车停在路口,原来是等着接人啊。”

刚巧走到更衣室门口的宋予乔,一下子僵住了。

华筝听见张梦琳这句话,才抬了头:“裴斯承的车在路口?”

张梦琳眨了眨眼睛:“是啊,要不是我看见我姐夫的车,就直接赶去片场了,姐夫的车在外面等,当然等的就是华筝姐姐你啦,我就顺路进来看看。”

华筝眼睛一眯,已经推开了店门,直接走了出去。

不过在路口,并不像是张梦琳所说,停有车,别说是裴斯承的车,自行车都没有。

华筝回到自己的礼服店,瞪着张梦琳,“别整天姐夫姐夫挂在嘴边,也不知道人家认不认你这个妹妹。”

张梦琳耸肩:“我都已经这么叫了三年了,我叫的这个人都没有意见,你有什么意见呀,哦,也对了,也说不定,你将来要嫁进裴家大门的,我还要恭恭敬敬地称呼你一声裴三夫人。”

华筝的脸色有些变了,“不管是我还是谁嫁给裴斯承,反正轮不到你就是了。”

“是啊,说不定呢,”张梦琳笑了一声,意有所指地说,“不是我,也不是你,反倒最后跟你闺蜜好了,现在不是很流行这种么,都是闺蜜婊。”

华筝直接抬手就将手里的量尺向张梦琳砸过去,张梦琳压根没有想到华筝会忽然动手,根本没有来得及躲避,就被砸到了脸上,疼得顿时嗷了一声。

张梦琳还没有反应过来,华筝已经一把拽着张梦琳,把她给推出了门外,“我告诉你,裴斯承爱跟谁结婚跟谁结婚,你不是说闺蜜么,只要是裴斯承他能看上了宋予乔,宋予乔又喜欢他,我说恭喜祝百年好合,那是我闺蜜招人喜欢凭的是本事!我看谁都行,就是你不行,让人恶心,还一直在人眼前头蹦跶,真以为自己是大美人啊。”

说完,华筝根本不待张梦琳有反应,直接就把店门关了,里面落锁。

张梦琳拿出镜子照了照,眼下的颧骨被砸出了一块淤青,也顾不得形象了,就在门外面,开始张牙舞爪:“华筝你给我开门!你看我都破相了!你不开门我就报警了啊!别以为我是吓唬你的!”

不管张梦琳在外面怎么说,华筝就是不开门,坐在电脑后面,点开音乐播放器,放了一首歌。

门外,张梦琳头顶上安装的小音箱里发出的“轰”的一声,把张梦琳吓了一跳,直接从台阶上跳了下来,看着那个震颤的音响,气的嘴歪。

音响里,紧接着就是一首LadyGaga十足劲爆的歌,张梦琳的嗓门再大,也完全被湮没了。

张梦琳踹了两脚门,“华筝,我好心好意来提醒你,你还不领情!你等着,我等着你哭的那一天!”

说完,她就捂着一边的脸,转身走了。

这边礼服店里,宋予乔在更衣室里换衣服换了很久。

换好了衣服,又坐在椅子上坐了很久,抬手捂住了脸。

这条路,真的好像很难的样子……

华筝选好了照片,将音响的声音调低,又换了一手比较舒缓的钢琴曲,在这种礼服的店里,放着那么劲爆的歌实在是不合适。

旁边的店员笑着:“华筝姐,你没看刚才那个小明星鼻子都气歪了,您就是那个口才三分钟速成的鼻祖啊。”

“行了,”华筝说,“别想着拍我马屁让我给你涨工资,上个月刚涨了。”

店员吐了吐舌头:“都是万恶的资本家。”

华筝抬手就在小姑娘头上弹了一下,:“再多话!”

怎么宋予乔换衣服还没有好,华筝起身,向更衣室走过去,“予乔,还没有换好么?”

宋予乔这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好了,马上就出来。”

她在更衣室内,给裴斯承发了一条短信:“我晚上要跟华筝一起吃饭,等吃过饭我主动去找你,你不要过来了。”

她发完这条短信,长呼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才拎着包走出去。

华筝开着车,带着宋予乔去一家法国餐厅。

宋予乔一听餐厅名,就摇了摇头:“别去那种地儿了,太贵。”

“贵又不是我掏钱,”华筝嘿嘿一笑,转过脸来飞快地看了宋予乔一眼,“我妈一个同学,非要给我介绍了个对象,我妈看我整天没什么事情,就让我来看看。我今天是相亲,拉来你给我作陪。”

“别,一会儿你进去餐厅,我直接下车,”宋予乔听了就拒绝,“别让你相亲对象没看中你看中我了,现在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么。”

“看中你了正好,你不是离婚了么,恢复单身贵族,大把的好男人等着你去挑呢。”

论一张嘴,宋予乔是怎么也说不过华筝,最后只好退一步,说:“你们两个人去相亲,我坐在后面的一张桌子上,如果你觉得对方印象不错,就好好谈一下,如果对不上眼,我就给你打紧急电话,直接脱身出来。”

华筝直接抱着宋予乔在她侧脸上亲了一口,“下一次给你介绍个好的!”

两个女人这么亲密的动作,惹的旁边路过的人纷纷看了一眼,走的脚步更快了。

宋予乔夸张的抖了抖,“别肉麻了,你快过去吧,我在后面随后就进去。”

等前面不远处,华筝在窗前的一个桌前停下脚步之后,宋予乔才走过去,挑了一个中间的位置,抬头看了一眼华筝那桌,顿时就愣了。

那人不是郑青吗?

华筝的相亲对象是郑青?

一个服务员走上来,问:“小姐,一个人吗?您需要点些什么?”

宋予乔已经站起身来,指了指压在桌面玻璃板下的一个宣传页,说:“这份牛排,送到前面那一桌。”

说完,她就拿着包直接向那一桌走过去。

华筝刚刚和相亲对象做了自我介绍,这边宋予乔就过来了,拍了拍她的肩膀:“往里面坐。”

华筝冲对座的郑青笑了笑,转过来压低声音问:“你不是不过来么?”

宋予乔笑了笑:“这是我上司。”

华筝:“……你上司不是换成了一个秃头了么?”

“首席设计师,”宋予乔翻了一个白眼,“郑青,他现在是我的直接领导。”

郑青一笑:“还真是巧。”

就这些天的工作上的相处来看,宋予乔对郑青的印象还算是不错,是一个靠的住的人,虽然有时候嘴巴毒一点。

三个人坐下,一边吃一边聊,也算是气氛融洽。

等到要离开的时候,华筝和郑青互留了电话号码,不知道是因为宋予乔在的缘故,还是真的觉得印象不错,可以进一步交往一下。

不过,郑青的家世必然是比不上华筝的,不知道如果真的交往,华筝的家里人会不会同意。

三个人一同出包厢门,刚刚走到餐厅门口,宋予乔发现自己手机落在餐桌上了,就回过头去拿,让华筝和郑青先出去,结果,等到她拿了手机回来,在餐厅门口已经围了一圈人了,看热闹的人居多。

围在中间的,就是华筝和另外一个女人……张琪。

宋予乔差一点忘了,这边郑青还有一个搞不清状况的前女友。

张琪冲过来的太快,华筝几乎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就被这个女人扇了一个耳光。

“不要脸!”

张琪抬手又要打,被郑青架住了手臂,“你是疯了是不是?”

趁着郑青架住手臂的时候,华筝已经一个耳光狠狠地还了回去,她不会无缘无故受人耳光,受了就要还回去。

“你敢打我?”张琪顿时瞪直了眼。

“你说出你的理由,你打我的理由是什么?”华筝冷笑,“我就让你把这一巴掌给还回来。”

宋予乔拨开人群走过去,一把拉开华筝,对郑青说了一句:“我们先走了。”

走了很远,都能听见张琪的哭闹声:“你就是瞎了眼,是不是想钱想疯了?连这种什么本事都没有的富家小姐都看上了?你是不是要倒插门啊!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想要当小白脸让女人养你啊?”

这种话,宋予乔听了就频频蹙眉,华筝已经听不下去了,直接开车门就要下去,“这个女人嘴怎么这么贱啊。”

宋予乔按住了华筝的胳膊:“那个女人是郑青前女友。”

这一下,华筝不动了。

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就莫过于在前面加上EX的前任了。

宋予乔向华筝解释:“张琪是另外一个广告公司的负责人,之前是一起参加嘉格的竞标的,她总是说话冷嘲热讽,之后才跟我说,郑青和她原来是一个广告公司的,谈过恋爱,因为办公室恋情分了,郑青离开重新投简历找工作,而张琪在原来的公司里,升了高管。”

华筝听了这话,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最后叹了一口气,才发动了车子。

宋予乔说:“你要是真想跟郑青发展试试,就不用管张琪,你都能对付的了张梦琳,郑青这么一个前女友,根本就不在话下。”

华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现在看男人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没有感觉,所以别说我想试试发展,我都想等过了三年之后,等我二十七八再提结婚的事儿了,”她顿了顿,“别说我能对付的了张梦琳,能解决了张梦琳,裴斯承不是对我还是没有多看一眼么,关键不是在女人,而是在那个男人身上。”

………………

宋予乔提早下车,说想要在路边散散步,华筝就将车停在距离金水公寓还有一条街的距离,说:“估计这些照片入选了,下一次还要找你当模特给我试衣服。”

“我根本就不是专业的,如果真是入围了,就找专业模特吧。”宋予乔提议,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够不上专业模特的水准,不知道华筝怎么想的。

华筝比了一个OK的手势:“到时候再说,拜。”

天色不是太晚,宋予乔看了一眼时间,也只是九点钟左右,就放慢了脚步,沿着马路牙子向前走。

前面有一辆逆行的车缓缓驶过来,车灯闪了一下,宋予乔才认得出,那是裴斯承的车,从挡风玻璃,可以看见,裴斯承双手搭着方向盘,正在注视着自己。

宋予乔走过去,拉开了车门坐上去,“吃饭了么?”

裴斯承单手支在方向盘上,转过脸来看着宋予乔,“没有吃。”

这样的语气,让宋予乔觉得有些可怜巴巴的。

她忍不住笑出来,说:“想去哪里吃,我陪你。”

“你不是去吃过牛排了么?”

宋予乔就知道,裴斯承肯定是跟了她一路,不过裴斯承有的是本事让你神不知鬼不觉。

“我吃了,但是你没有吃,”宋予乔说,“我看着你吃。”

裴斯承轻笑,忽然就解安全带,凑过来在宋予乔唇角吻了一下:“不如我吃你吧,你管把我喂饱。”

宋予乔脸上红了一片,手抵在裴斯承的胸膛上,“你要是不想在外面吃,我回去给你做饭。”

裴斯承忍不住又在宋予乔唇上亲了亲,“今天怎么这么乖?”

宋予乔眼睛亮亮的,清澈见底,“开车吧。”

不过,裴斯承却没有开车去餐厅,宋予乔看着车窗外,这也不是回华苑的路。

“要去哪里?”宋予乔看着外面商店招牌照出的一片片灯光,问了一句。

裴斯承说:“我在医院预约了一个全身检查,带着你过去看看。”

宋予乔一下子愣住了,她心下凉了一片:“全身检查?你觉得我身上有什么病?”

不能怪宋予乔想歪了。

因为在三年前,在她从加拿大回国之后,叶泽南当时也是给宋予乔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各种检查,说是婚前检查,当时裴玉玲没有反对,说:“检查一下吧,万一身上带着什么病。”

她当时觉得非常委屈,简直难受的都要哭了。

但是,她还是去做了检查,等到结果出来之后,叶泽南直接就给了她一个耳光,因为她已非完璧。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真的是非常傻,为什么别人眼里的嫌弃都已经那么明显了,她还是想要嫁给叶泽南,因为在那个时候,她满脑子都是曾经和叶泽南之间的爱情,刻骨铭心的爱情,也只有在那个时候,她才把爱情当成了是全部。

现在,裴斯承又是一个全身检查。

她忽然想笑,也就忍不住笑了出来,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原来有过的委屈,在现在全都全数倾泻出来。

裴斯承压根没有料到宋予乔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他甚至都来不及在路边找一个临时停车位,就直接将车停在了路边。

转过来看着宋予乔,用指腹抹去宋予乔脸颊上的泪水,“怎么了?予乔,你想歪了。”

宋予乔听了之后情绪有些控制不住了,哭的有点凶,“我哪里想歪了?所有的男人都是一样的!我知道你也嫌弃……”

裴斯承失笑,还真是自己自作自受了,直接告诉宋予乔说去孕检不就好了,偏偏还说了一个全身检查。

他吻着宋予乔脸颊上的泪水,“傻丫头,怪我说的不够清楚,我就是预约医院里,想要给你做一个孕检,这几天你不是一直有孕吐反应么?”

宋予乔愕然。

“孕吐?”宋予乔摇头,“我不能生孩子了,之前去医院,诊断报告都已经出来了,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

裴斯承抽出一张纸巾来,要给宋予乔擦眼泪,“我自己擦。”宋予乔直接伸过手来要拿,裴斯承却没有松手。

四根捏着纸巾的手指,一时间都没有松开,视线相对,最后,还是宋予乔先松了手,从纸抽盒里抽出一张纸巾。

裴斯承将手里的纸巾揉了揉,随手丢进了垃圾袋里。

在这一瞬间,宋予乔就想通了。

怪不得昨天夜晚,她分明都已经感受到了裴斯承的欲望,但是他就是没有碰她,还让她穿平底鞋,但是,她已经明明确确地告诉过他,她是不孕了。

裴斯承索性不动手,单手倚在方向盘上,看着宋予乔额头上的红斑,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后,宋予乔说:“如果想要验孕还不简单,去药房买验孕棒吧。”

裴斯承捏了一下宋予乔的鼻尖,“好。”

他现在是恨不得把宋予乔捧在手心上去宠,除了宋予乔说分手不会答应,其余的都会答应。

宋予乔从来都没有去药房买过这种东西,但是,她宁愿是自己一个人去买,而不是身后还要跟着裴斯承。

不过看裴斯承,倒是一派悠闲自得,一点不自在都没有,在宋予乔还没有开口问,就直接问柜台:“验孕棒有么?”

“有。”

柜台后的服务员看着宋予乔眼睛是红肿的,再看看身边这位一眼看过去就是高富帅,不免就多看了几眼。

这是霸道总裁强抢黄花大闺女吗?

也是,来买验孕棒,这种组合,不让人多联想也是不大可能的。

两人从药房出来,裴斯承牵着宋予乔的手。

宋予乔半低着头,感觉握在手里的验孕棒好像越来越烫了,想要马上就脱手扔掉,她想了想,说:“我直接去洗手间吧。”

“等不到家了么?”裴斯承笑了笑,却也没有多打趣她了,“去商场吧。”

“嗯。”

宋予乔错后裴斯承身后半步跟着,不料,在商场外面,意外遇上了沈易风,就是昨天在裴家老宅,给裴斯承的大伯做寿见到的二姐夫。

不知道是不是宋予乔的错觉,在沈易风看见裴斯承和宋予乔的一瞬间,好像是有一丝慌乱,因为正在把玩着打火机的手,明显是顿了顿,不过也可能是她自己多想了,因为宋予乔见惯了裴斯承这双十分修长好看的手无滞顿的玩打火机,再看别人,就觉得没有那么吸引人了。

裴斯承与沈易风打过招呼以后,沈易风说:“我是陪着你二姐和小妹来逛街,你二姐在前面的肯德基,小妹找不到洗手间,我就陪着她过来。”

宋予乔微微颔首,对裴斯承说:“那我先进去了。”

她在推门走进女洗手间的时候,里面有一个身影直接闷头走过来,将宋予乔撞了个踉跄,抬眼,正是裴斯承的小妹裴颖,只不过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裴颖低着头,第一眼就看见了宋予乔手里的验孕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