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三堂会诊 (为钻石加更,谢谢大家)/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氏庄园。

唐七少刚刚伺候媳妇儿沐浴更衣了,准备陪着媳妇儿看一会儿安胎书,听一段睡前安眠曲,然后安然入睡。骤然一声手机铃声,将这一切都打破了。

正是裴斯承打过来的电话。

唐玉珏当真是十分不情愿地接通了电话:“唐七,你妈不是第一医院院长么?赶快给我找妇科的专家过来,十分钟以内。”布土记亡。

“上午不是你还说预约妇科医生么?去检查了没有呢?”

不过,电话那边没有回答。已经挂断了。

所以,这个晚上,唐七少先是给自己老妈院长大人打了电话。院长又连夜叫了几个妇科方面的专家。一行人轰轰烈烈地到达医院,颇有三堂会诊的架势。

战战兢兢下,医生只是问了坐在椅子上的宋予乔几个问题,让她照了一下B超,说:“压根就是大姨妈来了,都没有怀孕。哪儿来的先兆流产?”

裴斯承:“……”

后面还站着三个大半夜被院长一个一个电话催魂似的叫起来的两个专家医生,虽然心里面是满心的埋怨,不过碍于院长的公子在面前,也就是心里嘀咕两句,绝对是不敢说出口的。

整体石化中,宋予乔扯了扯嘴角:“我说怎么那么像是痛经。”

站在后面为老板担惊受怕了一路的虞娜,抚了抚额,等黎北下周从中东回来了,还是让他当老板生活助理吧。她还是比较适合坐在电脑桌前整理材料,或者是借由老板处理公司里的突发事件。

裴斯承脸色有些暗淡,旁人从他眼睛里看不出来其余的情绪,他问:“那之前为什么会有孕吐的现象,而且验孕棒确实显示的是两条红线。”

“验孕棒有可能有劣质的,验不准,”医生看向宋予乔,问,“你有什么反应?”

宋予乔说:“恶心头晕,闻到腥味就想吐,干呕,想吃酸的东西。”

这些孕吐的反应,再加上那一根板上钉钉的两条红杠杠的验孕棒,就可以确定是怀孕了。

“这是假象怀孕,是一种假象,可能是本人或者外界压力的情况下,会极力想要怀孕,而出现了这种假性怀孕。”

宋予乔:“……”

果然是想怀孕想疯了。

医生解释完,房间里更安静了,是不是有点尴尬了?她笑了笑说:“不过你体质很好,再加上夫妻生活协调,注意一下排卵期,怀孕的几率是十分大的,可以参照有几种床上生活的体位,我之前给过玉珏,现在他老婆就成功的怀上了,真的十分有效,可以试试看,就当是增添一些情趣了。”

唐玉珏心道不好,张医生,你害我!

站在一边的程筱温,目光阴测测的向唐七少看了过来。

唐玉珏十分无语地笑了笑,这就是躺枪,老婆,咱们真的是自然怀孕,跟那些个体位没有关系啊。

最后,在裴斯承的要求下,张医生又帮宋予乔做了一下检查,说:“你身体各方面的机能都是正常的,这一次痛经也是跟平时饮食习惯有关,注意一下,会很快怀上的。”

医生以为是宋予乔自身的压力太大,说这些话纯粹是想要为宋予乔减压的。

从医院出来,因为宋予乔的套裙后面染了红,裴斯承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给她围在腰上。虞娜已经从外面的便利店里买来了卫生棉,宋予乔拿着卫生棉进了洗手间。

裴斯承和唐玉珏两个人把大半夜不辞劳苦请来的几位妇科专家医生送了回去,唐玉珏笑着说:“回去我让我妈给你们发红包啊,记得一会儿十二点上微信!”

等几个医生走了,裴斯承摸出一支烟来,问:“有打火机么?”

唐玉珏拿出打火机给裴斯承点了火,自己也点了一支烟,“你要是真想着让宋予乔怀孕,你最近就别抽烟喝酒,好好养一段时间,之前我可以半年都没有抽烟喝酒,现在温温怀了身孕,我才敢趁着她不在的时候抽一口,一会儿上车之前还要喷香水散散味儿。”

裴斯承无奈地摇了摇头,如果这一次怀孕了,是在宋予乔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孕的,是因为宋予乔以为她不能怀孕,但是这一次一旦确认了她的生育功能完全没有问题,那么以后真是要上床,怎么可能不做防范措施。

本想要用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将宋予乔拴住,然后在慢慢地磨合,但是现在一旦没有了这个孩子,以他看,宋予乔绝对会更加顾及到他和华筝的关系,还有那个潜在的夏楚楚。

看来,是时候把裴昊昱的亲子鉴定拿给宋予乔看了。

不过一会儿,程筱温陪着宋予乔从医院大楼里走出来。

程筱温是那种一眼看过去,就惊艳的让人记住的人,一双眼睛就算是不上妆,都可以是媚眼如丝的勾人,只看她想不想。

“你回去让裴三给你熬一些姜汤红糖水,睡前不要只冲澡,每晚用热水泡泡脚,对痛经很有效果。”

宋予乔点了点头。

她现在脸色苍白,小腹疼得她恨不得直接蹲在地上不起身,牙关紧紧咬着。

每月一次的例假期,就是宋予乔的噩梦时期,一旦疼起来,刹都刹不住,不过这一次,更加有些受不住了。

程筱温扶着宋予乔,第一眼就看见前面靠在车前,正在吞云吐雾的唐玉珏,妩媚的一双眼睛已经眯了起来。

唐玉珏没有片刻犹豫地把烟掐了向后面一丢,“这么快就过来了啊,哈哈。”

程筱温笑了笑:“是啊,再慢一会儿,你可以再抽一支烟,呵呵。”

唐玉珏:“……”

正说话间,虞娜已经从停车处开了车过来,裴斯承半抱着宋予乔,准备上车。

程筱温提议说:“裴三你可以在睡前给予乔揉一下小腹,有缓解作用。”

她看得出来,这两个人之间还有点问题,若是中间以孩子的这个纽带断了,应该还必须要用其他的方法补偿回来。

裴斯承看了一眼程筱温,心领神会,点了点头:“谢谢。”

他抱着宋予乔坐上后座,关车门的时候,才看见在斜前方的路边,停了一辆车,已经不知道停了多久了。

那辆车,正是叶泽南的车。

叶泽南从夜色一路赶过来,刚刚赶到医院,就看见了裴斯承抱着宋予乔,从医院里走出来,抱着她坐上了车。

他紧急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

坐在副驾上的乔沫,两只手掌心向上,流出来的血已经凝固了。

她顺着叶泽南的目光,看向前面的挡风玻璃,看见了叶泽南所看到的。

叶泽南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等到裴斯承的车开走,都在驾驶位上坐着,一动不动。

乔沫也不动,也不说话,也不催促。

等到叶泽南终于回过神来,转过脸来看了一眼乔沫手掌心已经凝固的血液,急急忙忙帮乔沫解开安全带,“刚才你怎么不说赶快让我下去?”

或许真的是失血过多了,乔沫的脸色有些白,嘴唇上没有血色,笑了笑:“没关系,你的事情重要,我没有关系。”

叶泽南深深地看了一眼乔沫,拉着她出来,“快去医院吧。”

等到了急诊部下面,叶泽南说:“你进去吧,我在下面抽一支烟,等你出来。”

乔沫向前走了两步,又转身走回来,“叶泽南,以前我没有交过你的名字,现在我叫你一次,叶泽南,你心里有事,我能看出来,我刚才沉默了一路,就是想要你说出来,我自不量力,虽然说真的没有什么能力帮到你,但是说出来总比憋在心里要好的多。”

叶泽南已经点燃了一支烟,烟气缭绕,他并没有说活。

“我先进去处理伤口了。”

乔沫说完,转身就走进了急诊部。

叶泽南手指间的烟气缭绕,熏撩了他的面庞。

这种事,让他怎么去说?

这件事,不仅仅是他,还有裴斯承,还有宋予乔,都欠一个解释。

………………

这一路上,裴斯承和宋予乔都没有说话,虞娜在前面开车,忽然就觉得异常的压抑么,从后视镜看着后面的两人,明明裴斯承正在用十分亲密的姿势抱着宋予乔,手掌放在她的小腹上轻轻揉着,宋予乔蜷缩在裴斯承身上,侧脸贴着他的胸膛,一动不动,似乎每挪动一下,就会疼得死去活来。

裴斯承皱了皱眉,抱紧了宋予乔,伸手将她挂在眼角的泪用手指揩去,“真有那么疼?”

宋予乔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力气跟他说话,好像现在全身的力气全都凝结在呼吸上了,再多用一些力气,连呼吸都会消失。

她小声说出来一个药名,说:“麻烦去一个药店。”

裴斯承不知道这个什么药,但是虞娜一听就明白了,向老板解释:“是治疗痛经的特效药,止痛药,以前我有个同学为了推延月经日期,也吃过这个药。”

“对身体有没有害处?”

虞娜笑了笑:“就跟避孕药一样,对身体有没有害处?”

然后,裴斯承就更加抱紧了宋予乔,对虞娜说:“不要买了,先回去。”

回到华苑,裴斯承先去了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买了一些红糖。

这个晚上,裴昊昱在奶奶家吃过饭以后,就让爷爷的勤务兵把他送回了华苑,因为小家伙还有预感,今晚乔乔还会来的!

果然,就等到了乔乔!

还有抱着乔乔的爸爸!

裴斯承根本就没有闲工夫管自己的儿子,直接上了楼,把宋予乔放在床上,就下楼去到厨房里,按照刚才程筱温的说法,熬了一些姜汤红糖水。

裴昊昱看着躺在床上的宋予乔,好像果真很难受的样子啊。

“乔乔,你是要生小宝宝了吗?为什么肚子这么难受?”

宋予乔连扯出一缕笑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轻声对裴昊昱说:“小火去睡吧,阿姨今天不能给你讲睡前故事了。”

说完,宋予乔就闭上了眼睛。

裴昊昱顿时吓得大哭,一溜烟跑下了楼,哭着跑向厨房里,抱着裴斯承的大腿就开始哭,“爸爸,乔乔死了,怎么办?呜呜呜……”

裴斯承:“……”

裴斯承提着儿子的后衣领,“现在乖乖回你自己的房间去,自己洗澡上床睡觉,只要你今天不再去吵到乔乔,乔乔明天早上就会醒来的。”

裴昊昱卷翘的睫毛上还沾着泪珠,眨巴眨巴眼睛,“真的?”

裴斯承挑眉:“为什么时候骗过你。”

哼哼。

裴昊昱翻了白眼,这句话应该说是老爸你什么时候没有骗过我,还是可以屈指可数的,好歹我裴小火生命力顽强。

裴斯承已经熬好了红糖水,倒进碗里,上楼端给宋予乔喝。

裴昊昱小短腿跟在后面,看见老爸扭头瞪他,急忙说:“我看乔乔喝了药就去睡觉!”

宋予乔已经躺在了床上,侧躺着,弓着腰。

“来,乖,先坐起来喝一些红糖水。”

裴斯承坐在床边,将红糖水的碗先放在一边,先扶着宋予乔坐起来,才拿起汤匙来,一口一口地吹凉了喂她。

站在后面的裴昊昱,看着那么一碗黑红色的水,一点一点都喝进了肚子里,呲着牙,上下牙齿一直颤抖着打架,两只手握成拳头放在嘴边,不经意就用牙齿啃一下,一双眼睛瞪成了铜铃大小,堪称是无敌表情帝。

好像裴斯承喂宋予乔喝的不是红糖水,而是一碗滴了血的毒药。

好恐怖啊!

“裴昊昱。”

“到!”

裴斯承把空碗递给儿子,:“把碗送到楼下去,然后就上床睡觉,听明白了么?”

裴昊昱学着电视上立正敬礼的样子,“Yes,sir!”

等裴昊昱端着空碗颠儿颠儿地跑出去,裴斯承就找出来一张便利贴,上面写了几个字,贴在了卧室门口,然后反锁上了门。

喝了一大碗热水,宋予乔额头上出了一层热汗,裴斯承知道现在宋予乔也不好洗澡,就从浴室里拿了毛巾,端过来热水来给宋予乔擦了擦头上的汗,帮她换上了睡衣。

他看着宋予乔躺在床上皱紧的眉头,他不禁摇了摇头,不是都说生过孩子以后不会痛经了么,为什么这一次会痛的这么厉害?

裴斯承去浴室里洗了个澡,出来之后躺在床上,将宋予乔抱在怀里,问:“以前你是不是例假来的时候经常肚子疼?”

宋予乔点了点头。

她现在没有睡着,只是闭着眼睛,觉得下身好像是被碾轧一样,疼的透不过气来,较之刚才,一碗红糖水的功效已经发挥了作用。

裴斯承环过宋予乔的腰,手掌心朝内,覆在宋予乔的小腹上。

宋予乔动了动,“不用,已经不疼了,可能是我今天在警局喝了凉水的问题,以前没有疼的这样厉害过。”

裴斯承没有说话,固执地将手掌心放在宋予乔的小腹上,轻轻地揉着。

过了一会儿,宋予乔果然是感觉不太疼了,意识渐渐模糊了,好像浑身上下都沉浸在热水中泡着,周身全都是温暖的感觉。

听了老爸的话,下楼去送碗的裴昊昱,等到一蹦一跳地上了楼,再拧老爸卧室的门,就已经拧不开了。

他在一瞬间就瞪大了眼睛!

摔!

他正想要握紧了小拳头敲门,才看见在门上面贴了一张便利贴的字条,可是……贴的太高了有木有!老爸简直是歧视我的身高!

裴昊昱在门口一跳一跳都摸不到便利贴,只好把自己的小板凳搬过来,踩着小板凳才把便利贴给撕了下来。

便利贴上写着几个字:不要吵,乔乔刚刚睡着了。

裴昊昱嘟着小嘴,很不满的将便利贴重新贴回在门上,跑去自己的书包里拿了一支铅笔过来,在便利贴下面写上了四个字:我知道了。

………………

一夜安眠无梦。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宋予乔依旧是背靠着裴斯承的怀抱,裴斯承的手搭着她的腰,依旧放在她的小腹上。

宋予乔动了动身体,身后裴斯承的声音贴着她的耳朵传过来。

“还疼不疼?”

宋予乔摇了摇头:“不疼了,已经好了,以前的是也有过,只要是能睡着,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裴斯承扶着宋予乔的肩膀,让她转过身来。

同一个枕头上,宋予乔占了一边,裴斯承占了另外一边,中间相差不过咫尺距离。

此时此刻,裴斯承的眸光很深很沉,黑眼珠周边,能看到一丝丝红血丝,似乎是晚上并没有休息好。

向来在宋予乔和裴斯承的对视中,宋予乔从来就没有赢过,都是她被裴斯承逼迫的先移开目光,这一次也不例外。

与裴斯承对视超过半分钟,真的需要强大的心里承受能力。

宋予乔撑起手臂想要坐起来,却不妨被裴斯承拉了一下,伏在了裴斯承的胸膛上。

裴斯承只穿了一条睡裤,宋予乔触手所及,是裴斯承硬实的胸膛肌肉,因为被裴斯承拉的力气猛了,嘴唇一下子就撞上了他的胸膛,顿时脸颊刷的红了。

“让我先下去。”

裴斯承双手桎梏着宋予乔的腰:“你不要乱动。”

就算是裴斯承不说这句话,宋予乔也不会乱动了。

裴斯承的睡裤下,逐渐硬起来灼热发烫,就硌在宋予乔的小腹以下十分隐秘的位置,她根本就不敢动了。

裴斯承轻轻按着宋予乔的后脑勺,让她的脸颊贴在自己的胸膛上,问:“你能听见什么?”

裴斯承说话时,胸腔共振的声音传入宋予乔的耳膜内,与此同时,还有他强壮有力的心跳声。

“你的心跳声。”

“还有呢?”

“你的说话声。”

“还有呢?”

宋予乔抬起头,用了一点力气撑起手臂,“没有了。”

“还有,”裴斯承扣着宋予乔的下巴,然后翻了个身,俯身下来,含住了她的双唇:“还有,还有我曾经对你说的话,不管你是不是怀了孕,都算数。”

这一次接吻,宋予乔没有闭眼睛,看着裴斯承瞳仁里的自己,主动迎合他去亲吻,只不过,却最终还是沦陷在裴斯承温柔的攻势里。

现在看来,果真是没有怀孕,那么……

裴斯承在穿衬衫的时候,首先提出了这个疑问。

宋予乔回想了一下当天晚上在洗手间的情形,将大致的情形告知裴斯承,裴斯承蹙了蹙眉,“小妹有问题。”

原先在当时,宋予乔并没有多注意裴颖,因为裴颖是裴斯承的妹妹,她没有道理骗了自己,但是现在看来,在她说时间到了从宋予乔手里拿过验孕棒的同时,就已经把验孕棒给调换了。

只不过,裴颖是从哪里拿到了一个显示有怀孕结果的验孕棒呢?

宋予乔忽然想起来,在进洗手间的时候,第一眼看见裴颖的时候,她略微有些苍白的脸色,以及看见宋予乔手中拿着验孕棒之后,才转而重新进了洗手间。

这么想着,宋予乔心跳加速,看向裴斯承:“你说,那个验孕棒,其实是你小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