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要保证精子的质量 (钻石推荐票加更二,谢谢大家)/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予乔看华筝盯着手机屏幕不动了,问:“怎么了?路路又发过来消息了?”

“不是,”华筝摇头,“是一个叫微信名叫啤酒的。给你发过来一条信息。”

宋予乔的心咯噔一下。

华筝知道了?

不过根本就不像是啊,看来,华筝并没有加着裴斯承的微信。

华筝将手机递还给宋予乔,顺口问:“这人是谁啊?”

宋予乔随便编了一个借口:“我前两天玩摇一摇,摇出来一个人。然后就一直问我约不约。”

“这种人直接删啊,”华筝说,“不过反正网上也是虚拟的。暧昧暧昧也可以。”

宋予乔笑了笑。把手机拿回来,直接关掉,一颗心也就放进了肚子里。

其实,华筝加了裴斯承的微信,只不过已经改了备注了,就没有注意到现在裴斯承改成了什么名字。况且从三个星期之前,她已经正式将裴斯承与自己的生活割离了,第一件事就是将裴斯承的手机号微信qq微博全都拉黑。

只不过,当真是天不遂人愿,张梦琳那个小贱人还整天上头条蹦跶,不管是不是被人喷的,总之是让人看见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随后,宋予乔与华筝说起了郑融的哥哥郑青。

“就是原先我在公司里跟的一个设计师,他是郑融的哥哥。说郑融在国外做了两年的交换生,现在在X大读研,”宋予乔说,“等明天我去公司,给郑青要来郑融的新手机号,与他联系一下。”

华筝点头:“正好下个星期路路也要回来了,我们几个开一个小型的同学聚会……只不过郑融和路路向来不太对付。”

是的,路路和郑融之间,从第一次互相看不顺眼之后,就一直看不顺眼彼此,虽然第一次华筝也和郑融大吵了一架,要不是因为郑融不打女生,两个人不光吵架,打架都有可能了,但是,华筝和郑融倒是相投的很。

等到吃了饭,差不多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宋予乔的手机因为是静音,等到去上卫生间的时候,才拿出来手机看了一眼,除了裴斯承之前的那八个未接来电之外,还有一个是姐姐宋疏影的。

宋予乔就先给姐姐回复了一个电话,宋疏影说:“你见过裴家老太太没有?”

宋予乔为这个问题问的愣了一下。

“谁?”

宋疏影在那边回答:“就是裴斯承他妈,韩瑾瑜的姑姑,韩瑾瑜要去裴家看他姑姑,我在想要送什么礼物。”

“没有,”如果是说裴斯承的父亲,那么宋予乔还见过两面,若说是裴斯承的母亲,从来都没有见过,从哪里给姐姐建议呢,“姐,你等一下,我给裴斯承打个电话问问,过会儿给你回电话。”

在华筝的礼服店里,宋予乔还是没有敢直接给裴斯承打电话,刚才在卫生间里,对姐姐说起“裴斯承”这三个字的时候,都是压低了声音小声说,好像做贼心虚一样,心里莫名的感觉到有些堵得慌,特别是看到华筝脸上落寞的笑容的时候。

而就在这个时候,微信消息里,“啤酒”又跳出来了。

这一次是——“在么亲爱的【心】【心】【心】”。

宋予乔:“……”

她直接给裴斯承发过去一条:“你妈妈是什么样的人?”

不过,裴斯承没有立即回复,宋予乔就先出了卫生间。

华筝本来说要开车顺路送宋予乔的,但是临时又来了两个大客户,宋予乔说:“我自己打车走就行了。”

正巧,后面的苏智说:“那我先走了,掌柜的,我学校里还有事。”

“赶紧走。”华筝说,“别忘了明天准时准点来我这儿报道。”

宋予乔走的并不是太快的,苏智跑了三两步就追上了宋予乔,然后伸出手臂来挡在了她前面,又是一副霸道少年的模样。

宋予乔停住脚步,冷冷地看向比她要高一头的苏智,“怎么?”

苏智说:“没什么,”他说着,就放下了手臂,双手插兜向前走,“顺路,一起吧。”

宋予乔提步继续往前走,苏智在一边跟着,不过倒是没了在夜色见到他的时候的那种狂傲。

宋予乔问:“你多大?别拿你在夜色的时候应付我,我看得出来。”

“我十九,”苏智说,“上大一,我本来就没打算骗你。不过你看起来有点不一样了,那个时候你在包厢里还吓的一直脸红。”

“你倒是挺主动坦白的,不怕我把你在夜色的事情告诉华筝?”

“那有什么的,我就是去赚钱交学费,你愿意说就去说,”苏智笑了笑,“不过你既然这样问了,肯定就没打算说。”

宋予乔原本是想要说的,只不过又因为叫外卖点菜之类的,给忘了。现在听苏智这么欠扁的一句话,宋予乔回去就给华筝打电话,说这个人的来历。

到路口,宋予乔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问苏智:“你要去哪?”

苏智说:“A大住宿部离这里不远,我走路回去。”

宋予乔直接弯腰进了出租车,没有再多话。

这个苏智给宋予乔的第一印象就是轻浮的,虽然说是和弟弟一个年龄,但是如果宋予珩要是成了这个样子,母亲不打他,她这个当姐姐的也要打醒他了。

苏智就站在路口,眯着眼睛,一直看着出租车到前面拐弯处消失不见,才转身离开。

宋予乔在出租车上,看见裴斯承还没有回复,不禁挑了挑眉,就给裴斯承发了一条语音:“你现在在哪里?我要回华苑了。”

不过,等了许久,裴斯承也没有回复。

………………

裴斯承之所以没有回复,肯定是因为一点事情耽误了没有看见,要不然他绝对不会放置老婆好不容易的回复在一边而置之不理的,可是心心念念了许久的回复。布吗以弟。

警局里。

许朔正在部署关于晚上去半山别墅里查看杀人现场,正好就遇上了来警局的裴斯承。

许朔让下面的徐队上来替他接着说,自己先出了会议室。

“什么事?”许朔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来我办公室里说。”

不用裴斯承说,许朔也知道裴斯承的来意是什么。

他直接就把上级给他的那份报告给拿了出来,“刚开始,这个账户只是接到了一个匿名的举报,包括里面的金额数目,都十分清楚,然后就介入调查,果然事出蹊跷,”许朔顿了顿,“之后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其实证据都不是明显的,就算是今天上午没有下文件说撤销调查,宋予乔也是要被放出去的。”

裴斯车揉了揉眉心,“那你说,这笔钱到底是什么钱?”

“是一个华侨富商的钱,好像是财产之类的事情,中间涉及到一些私人问题,具体的事情经过也不清楚,这笔钱的来源确实是有问题,不过非法集资倒是算不上,况且是华侨,这笔钱的来源也都是显示在国外,只是最近才转入了宋予乔的账户里,中国大陆的警方也就不好接介入了。”

许朔拿出一份文件来给裴斯承看,从烟盒里抖出一支烟来叼着,一只手摸出打火机点上,扔给裴斯承:“抽一支?”

裴斯承翻开手里的文件,一条腿敲上前面的茶几,淡淡开口道:“不了,最近准备要孩子了,不抽烟喝酒,要保证精子的质量。”

“噗……咳咳咳……”

许朔成功的被自己的烟气给呛了。

………………

裴斯承从警局出来,去取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里有两条微信的信息,他点开看了一眼,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宋予乔的信息发送是在一个小时前,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一个小时里,宋予乔要么就已经到了金水公寓,要么回了华苑。

在裴斯承对宋予乔的理解,还是回金水公寓的可能性大一些。

但是,裴斯承也就是先回了一趟华苑。

华苑。

裴斯承打开门,一个枕头就从客厅直接飞到了自己的脚下,紧接着就传来了裴昊昱的声音。

“哈哈哈,来看我孙悟空,打败你这个白骨精!”

裴斯承:“……”

裴老太太正在十分愉快地与孙子枕头大战,捏着嗓子说:“齐天大圣你又错了,我是白发魔女!”

裴昊昱问:“是六指琴魔的那个白发魔女吗?我不怕你!”

裴老太太说:“我不是六指琴魔,我是九指琴魔!”

裴斯承:“……”

裴斯承的目光默默地落在了放在玄关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兔八哥的超大号行李背包上,不禁抚了抚额,一声不吭,转身重新出了门。

………………

裴斯承想的一点没错,宋予乔并没有回华苑。

因为裴斯承没有给她回复,如果没有得到他的允许,或者说裴斯承不在家,她就不应该去,恰好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回到过金水公寓了,就让出租车把她送到了公寓,在楼下的蛋糕房买了宋疏影喜欢吃的慕斯蛋糕,反正现在她肚子里有孩子,怎么吃都是为孩子着想。

宋予乔想到这儿,手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平坦的。

就在前两天,她还满心欢喜地以为这里有一个幼小的生命在成长,破除了她不能当母亲的这个“恶毒诅咒”,但是现在,只是一个乌龙,还好没有告诉更多的人,否则现在要解释起来就麻烦了。

不过,上天总算是没有剥夺自己做母亲的权利。

宋疏影来开门,看见了宋予乔,脸上的吃惊真是溢于言表了,然后,她笑了一声:“真是稀客啊。”

宋予乔:“……”

“我还说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把衣服给你收拾收拾,找人给你送到华苑去呢,连羽绒服都给你包好了。”

宋予乔就知道姐姐要取笑自己,将手里的蛋糕递上去,“看看蛋糕能不能甜住你的嘴。”

宋疏影一笑,已经拿着蛋糕坐了下来,“正好有些饿了。”

宋予乔看着已经有几天没见的宋疏影,原来的瓜子脸现在一看就有些胖了,好像是带着婴儿肥,肚子看起来更圆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两姐妹吃着蛋糕,就说起了裴斯承的母亲,也就是韩瑾瑜的姑姑。

“我没有见到过。”

“现在他还没有带着你回去见家长呢?”宋疏影说,“都已经同居了。”

宋予乔有些窘了。

陪着姐姐说了一会儿话,宋疏影果真把宋予乔买了两块慕斯蛋糕和彩虹蛋糕全都吃了,真的是怀孕了食量就增大了。

而且,孕妇开始嗜睡。

宋疏影临睡前,宋予乔到厨房里给姐姐热牛奶,就看见了里面的餐桌上,还摆着很多吃了一半的饭菜,全都是一些菜品看起来特别精致的菜,应该又是韩瑾瑜让大厨来做的饭。

只是,现在宋疏影的孩子已经六个多月了,韩瑾瑜为什么不留下来照顾姐姐呢?

刚刚送过去了牛奶,宋予乔就接到了裴斯承的微信。

“亲爱的,下楼。”

这一次,裴斯承是用语音发的,所以,“亲爱的”这三个字,猛的就触动了心弦,想起裴斯承在说这三个字的时候上扬的嘴角,宋予乔不禁笑了笑。

宋予乔跑到阳台上向下看了一眼,看见了裴斯承的车,以及倚靠在车门上的裴斯承。

裴斯承向她比了一个下来的手势。

宋予乔直接微信语音:“我不下去了,太晚了,你也回去睡吧。”

裴斯承语音:“我给你一分钟时间,如果你不下来,我就大声喊了,只要你不介意,我自然不介意。”

宋予乔:“……”

裴斯承给宋予乔这一分钟时间,足够宋予乔在心里挣扎个三十秒,然后再飞快地跑下楼了。

果然,宋予乔在出现在裴斯承面前的时候,身上的睡衣都没有来得及换,穿着一双青紫色的凉拖。

距离还有三步远的时候,宋予乔停下了脚步,一双大眼睛看着裴斯承:“什么事?”

裴斯承暗叹着摇了摇头,还是自己上前一步,将宋予乔一把拉过搂在了怀里。

“想你。”

裴斯承说的十分自然,好像就本该如此一样。

宋予乔心里又是一动。

她现在已经有些忘记了,是不是当初第一次恋爱的时候,也是会有这种心动的感觉,如此频繁。

裴斯承俯身,吻了吻宋予乔的耳垂,在她耳边轻道:“你想我么?”

宋予乔双臂推了推裴斯承,觉得如果话题一直被裴斯承这么带着走,就要脱轨了,她换了一个话题,问:“你妈妈这个人怎么样?”

微信上裴斯承也看到宋予乔问了这个问题,只不过当时没有来得及回答。

裴斯承笑了笑,十分满意的看着宋予乔的耳畔染上了一层红晕,“这么心急?”

宋予乔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裴斯承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是,是我姐,她要跟着韩哥去拜访你妈妈,问我带什么礼物合适。”

裴斯承一挑眉:“带臭豆腐去合适。”

宋予乔:“……我说的是正经的。”

“我也在说正经的,”裴斯承已经翻了个身,一手按在宋予乔紧实的臀上,一手拉开了车门,“不如,我们做点不正经的?”

宋予乔注视着车影下裴斯承显得立体的五官轮廓,深谙的眼眸中涌动着一种她可以察觉得到的浪潮。

裴斯承最忍受不了的,就是宋予乔用这种特别无辜单纯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当即直接将宋予乔推进了车的后座,两个人以十分亲密的姿势肌肤相亲。

黑夜,好像是蛰伏的野兽。

而就在不远处,隐秘的树影里,有两双眼睛,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