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我还当什么你男人 (为钻石加更,抢红包!)/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五点半。

宋予乔下班,裴斯承开着车来接她,两人先订好了餐厅,然后宋予乔才给华筝打了电话。

“我下班了。已经预订好了餐厅,一家茶餐厅。”宋予乔说着就报上了地址。

这家茶餐厅里的环境比较好,价位不贵,而且一般都是下午茶时间的人比较多,到了晚间时候,相反倒是没有太多的人了。

宋予乔选的是在最边上。在隔板的位置,有一棵长势茂密的绿色植物。

她先坐下来,对裴斯承说:“你先去那边坐吧,我想先给华筝单独说,如果我控制不了局面了,你再过来……不,我让你过来的时候,你再过来。”

裴斯承忍不住一笑,不顾宋予乔的反应,已经是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当我是摆设么?我老婆的事情我都管不了,那我还当什么你男人。”

宋予乔现在特别紧张,一手一手的汗,这件事情到现在,完全都是她硬着头皮上的。

从小,母亲就说过她和她姐姐宋疏影。她是乌龟的性子,而姐姐宋疏影是火烈鸟,当时宋疏影还为了母亲这个形象的比喻。笑的都快要断了气了,“真是形象啊!乌龟乔乔!”

宋予乔深呼吸了两口气,对裴斯承说:“拜托了,先给我们两个人一点私人时间,如果你注意到有苗头不对,再过来好不好?”

裴斯承见宋予乔的语气已经软了下来,摇了摇头:“好,那我就先坐在那边的椅子上,我给你们五分钟时间。”

等裴斯承离开餐桌到另外一边过去,宋予乔才拿起菜单,就华筝喜欢的口味,点了几个菜。

然后,在等待华筝到来的这几分钟里,简直就是度秒如年。真的有这种感觉。

宋予乔愁吃一张纸巾来擦了一下手心里的汗,深深地闭了闭眼睛,桌上手机铃声就已经响了起来,她豁然睁开眼睛,跳入眼帘的就是华筝的号码。

“予乔,我已经到了。在哪呢?”

“这边,有一棵绿色植物,我看见你了。”宋予乔站起身来招手,“华筝,这边!”

华筝踩着高跟鞋,直接把电话挂断放进包里,走过来坐下,“为了庆祝你找到新男人,今天要多喝两杯!你男朋友呢?”

“……去洗手间了。”宋予乔说。

华筝也没有多做什么疑惑,因为这边桌子旁边,在她落座之前,确实是拉开了两把椅子,餐具也是有三人份的。

服务员正好上菜,把菜色上齐了,宋予乔要了一杯玉米,华筝则点了一瓶酒,说:“这种场合怎么能少的了酒?我都想跟你说不醉不归,反正你醉了也有你男朋友在。”

宋予乔双手放在桌面上,等到服务员将玉米汁和红酒送上来,才说:“华筝,我的新男朋友,是……裴斯承。”

正在往酒杯里倒酒的华筝一下子没有注意,瓶口没有照准就被,哗啦啦全都倾倒在桌面上,顺着桌面流淌下去,直接浸湿了她身上衣服的裙摆,只不过因为裙摆是大红色的,红酒滴上去也只是像被打湿了一小块。

宋予乔赶忙将桌面上纸巾的纸抽了出来,倾身过去帮华筝擦桌面上的酒渍。

华筝没有动手,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把红酒往前一推,坐直了身体。

“你再说一遍。”

她刚才还是笑着的,嘴角还带着十分真挚的笑,是祝福,是心底的欢喜,但是现在,脸上完全没有表情,看着宋予乔,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

宋予乔低着头,依旧在给华筝擦着桌面。

华筝一下子拉住宋予乔的手臂将她狠狠一推,“他妈的我让你再说一遍听懂了没?!别擦了!”

宋予乔摔回到座位上,才抬起眼眸,看着对座很是急躁的华筝,又动了动唇,机械的重复道:“我男朋友是裴斯承。”

华筝忽然笑了一声,在宋予乔听来,这分明就是冷笑。

“什么时候开始的?”叉引休划。

宋予乔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如果说第一次的话,是在三个月前回S市的时候就有过一次了,之后逐渐疏远过一段时间,确定关系的话,是在最近,也就是在和叶泽南离婚之后,她说试一试,直到假性怀孕……

脑子都快要炸开了,太阳穴好像是在用两个钢钉拧着一样疼的难受。

“你不愿意说?那好,”华筝说,“那现在,我问,你回答。”

“发生过关系吗?”

宋予乔咬了咬下嘴唇,点了头。

华筝握紧了手掌,指甲掐进掌心里,“是在和叶泽南离婚前还是离婚后?”

隔了许久,宋予乔才说:“是离婚前……但是,华……”

宋予乔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坐在对座的华筝已经将酒杯里的红酒向宋予乔泼了过来。

“宋予乔,我真是看错你了!”华筝冷笑了一声,把酒杯放在桌上,“以前我找你说过多少次,说我痛苦,说我在裴斯承面前碰钉子,原来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你那个时候就已经和裴斯承在一起了!”

裴斯承已经从那边走了过来,从看到华筝的酒溢出来,他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对了,虽然只过去了三分钟时间。

不过,还是迟了一步。

华筝的这种火辣性子,听见这种话,没有抬手打人都是好的,泼一杯酒,已经算是将伤害降低到最低了。

宋予乔没有任何辩解,在现在这种时候,所有的辩解都是狡辩,华筝根本就不会多听,她只期待着这个时候裴斯承不要走过来,再添一把火了。

裴斯承走到餐桌边,高大的身体挡住了另外一边那些蠢蠢欲动准备看好戏的视线,已经抽出纸巾帮宋予乔擦了一下头发上的红酒,“华筝,你先坐下来,吃饭。”

华筝拿了包站起来,“我倒胃口!”

“坐下来。”裴斯承直接抓住了华筝的胳膊。

华筝抬头看着面前的裴斯承,原来,这个人也会关心人,也会有怜惜人的时候,只不过,对象不是她而已。

裴斯承没有松手。

华筝看着裴斯承,眼眶有些红了,“就算是你不喜欢我,那也不用这么拉着我不放吧,坐下来看什么,看你们秀恩爱么?我不想玩了,我走行不行?”

这个时候,几乎全餐厅所有的目光都已经聚集到这边来了,裴斯承冷冷地看着华筝,说:“你现在是心急气躁,不适宜坐下来谈,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好好谈一下。”

华筝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地甩开裴斯承的胳膊,直接向外面跑去,在经过餐厅门口的时候,她抬起手臂抹了一下眼睛。

裴斯承摇了摇头,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华筝的反应会是这么大,距离他再一次明明确确的拒绝华筝已经有两个月了。如果宋予乔和华筝真的因为这件事情闹崩的话,那么他宁可先替宋予乔瞒着。

他揉了揉眉心,女人之间的友谊,真的和男人之间不大一样。

也许真的是他顾虑不周了,他转过身,宋予乔依旧在座位上坐着,好像从刚才开始,她就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一动不动了。头发上的红酒顺着下颌线滴落下来,滴落在她的半身裙上,裴斯承的心猛烈而急促地疼了一下。

裴斯承坐下来,抽出纸巾来,扳过宋予乔的肩膀,然后用纸巾将她发梢的红酒渍和脸上的红酒一点一点全都擦掉。

不光华筝哭了,宋予乔也哭了,脸上的红酒渍全都被眼泪冲淡了,她一直是在小声的抽噎这,默默地流眼泪。

宋予乔低着头,睁着眼睛盯着裴斯承的腰带,从清明,到逐渐被泪水模糊了视线。

裴斯承护着宋予乔的后脑勺,让她趴伏在自己的肩膀上,任由她脸上的眼泪,抹上自己的衬衫,“予乔,这件事情不怪你,这是因为华筝是第一次听到,当然会这么激动,这说明张梦琳还没有来得及向她说,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华筝那里我去谈,保证不会出什么问题。”

宋予乔的手蜷曲着,先是抓了一下裴斯承的衣角,只是几秒钟,又松开了。

………………

当晚,宋予乔并没有回华苑,在车上,她对裴斯承说:“你送我回金水公寓吧,我想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裴斯承从后视镜里看了宋予乔一眼,调转的方向,向金水公寓开去。

宋予乔盯着车窗向外看,经过一条小吃街街口的时候,她忽然喊了“停车”。

裴斯承将车停在路边的临时停车位上,就跟着宋予乔一起下了车,跟在她的身后。

夜市上的人很多,里面各色小吃应有尽有。

裴斯承在宋予乔身侧,用手臂帮她挡了一些拥堵的人流。

宋予乔买了一个烤玉米,两份铁板鱿鱼,分给裴斯承一串,“你是不是没有在外面吃过这种小吃啊?”

裴斯承看着手里的铁板鱿鱼,挑了挑眉。

“以前我和华筝,还有郑融,经常溜到小吃街或者美食街上来吃东西,第一次是郑融带我和华筝来的,郑融听我们第一次来,说你们简直都弱爆了,街边小吃都没有吃过,当晚第一次吃,我和华筝都拉肚子了,但是第二天就好了,外面街摊上的东西,总归是不干净的。”

说完,宋予乔就直接停下脚步,把裴斯承手里的鱿鱼串拿了过来,直接扔进路边的垃圾桶内,说:“你也别吃了,肯定也是第一次吃,肠胃要有时间适应期。”

裴斯承看着那个扔进垃圾桶的鱿鱼串,其实他刚才真的打算往嘴里送了。

“当时我和华筝说,要从街头吃到街尾,每天吃两样小吃,恐怕要吃半年吧,结果我们一个月就把这里的小吃全都吃了个遍,就那个烤红薯,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吃伤了。”

宋予乔给裴斯承说了很多话,全都是曾经一些隐藏在记忆深处的事情,因为回忆,全部都从犄角旮旯里给扒了出来。

裴斯承一直是在身后安静地听着,只是偶尔用“嗯”或者是“然后呢”来顺接一下宋予乔的话。

这是宋予乔这三个月来,对裴斯承说过的最多的话了。

回到金水公寓,宋予乔下了车,“你不用过来送了。”

向后看,裴斯承已经下了车,把车门锁了,跟过来。

这一次裴斯承的车并没有驶入小区内,就停在小区外,经过小区的大门,宋予乔与裴斯承并肩走着。

时间不算晚,小区内晚间出来散步的人很多,三三两两,也有宋予乔熟识的大姐大妈,笑着打了招呼。

裴斯承原本双手插在裤袋里,微微错后半步跟着前面的宋予乔,经过一些运动器材的时候,宋予乔微顿脚步,裴斯承便伸手拉住了宋予乔的手。

等到了楼下,宋予乔想要挣开手,说了一句:“那我上楼了。”

裴斯承牵着宋予乔的手一拉,另外一只手臂扣住她的腰,将她拉在了怀里。

“华筝的事情,跟你无关,不要随便的自责,懂么?”裴斯承抬手,将宋予乔遮在眼前的发丝给拨开,“是我被你吸引,我想要靠近你,是我主动的,你不得不屈从我。”

宋予乔被裴斯承这些话逗的一笑,“好像是强抢一样。”

“是的,我就是强抢,”裴斯承抱着宋予乔的手臂缩紧了,用嵌入血肉的那种力度,说,“一直是我在强迫你,所以,华筝的事情不要归咎于自己,我会处理好,明白?”

宋予乔被裴斯承突如其来的怀抱勒的肋骨有一些难受,“我知道了,你快去接小火吧,记得告诉小火,说我今天要陪姐姐了,改天再给她做饭。”

松开手臂的时候,裴斯承先是在宋予乔的额上落下了一个轻而薄的吻,刚准备离开,宋予乔忽然踮起脚尖,一下子抱住了裴斯承的脖子,狠狠地吻上了他的唇。

裴斯承完全是愣了一下。

这是宋予乔在清醒状态下,第一次主动吻他,他简直是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这一次,完全是宋予乔主动,裴斯承扣紧了宋予乔的腰,本想要立即找回主动权,但是发觉宋予乔正在卖力地吻着,便由着宋予乔去了,自己只是在适当的时候,主动一下。

宋予乔不太会接吻,所以现在,也只是尽可能地学着裴斯承曾经的吻,用舌尖去勾勒着他的唇瓣,然后探进去,几乎是用尽了技巧去挑逗,用唇角去厮磨。

大概就是这样吧。

当宋予乔的丁香小舌勾着裴斯承的齿关的时候,他就已经把持不住了,很快就反客为主了,他真的不适宜被动。

两人一时间吻得难舍难分。

直到,后面有一个男声轻咳了一声,紧接着传来了宋疏影的声音:“诶,韩瑾瑜,你看那个人怎么长得那么像是我妹妹?”

宋疏影说完,还用手肘撞了一下身边的韩瑾瑜,让他配合自己。

韩瑾瑜无奈,只好说:“是啊。”

宋疏影:“……”

只有这么干巴巴的两个字,要我怎么接着说下去?

裴斯承俯身,捧着宋予乔的脸。

他知道,宋予乔在这种时候,绝对听不到那两个人的说话声音,他最喜欢的就是宋予乔的认真,无时无刻。

最后,在唇瓣吻的微肿,分开的时候,宋予乔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那里的宋疏影和韩瑾瑜,宋疏影看的一脸兴味盎然的样子,瞬间脸就红透了。

韩瑾瑜把车留给了宋疏影,于是裴斯承开车送韩瑾瑜。

裴斯承问:“去哪儿?”

韩瑾瑜说:“裴家大院。”

裴斯承:“……”

“我先去看看姑姑,来了这几天,还没有过去看看。”韩瑾瑜捏了一下眉心,仿佛已经不堪重负一般。

“不是说了跟宋疏影一起过去么?”

“暂且不了,”韩瑾瑜说,“小影刚刚走了一趟韩家,先清净两天再说。”

………………

宋疏影察觉到,宋予乔这一晚上并不高兴,情绪相反有些低落,而且还屡屡走神,就算是在厨房帮宋疏影在微波炉里热牛奶,都能把热牛奶的时间给忘掉,等纸杯拿出来的时候,竟然已经快要烂掉了,她便把纸杯连同牛奶一同扔掉,重新热。

“予乔,你过来!”

“嗯,哦。”宋予乔热好了牛奶端过来,坐在宋疏影身边的沙发上。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啊,我很好。”

宋疏影撑着下巴看着宋予乔,一副“早就看透你了”的模样。

“姐,我忽然觉得好累啊。”

过了许久,宋予乔才说出来这么一句话来。

“为什么累?”

宋予乔摇了摇头,“可能是长时期的上班,我现在脑子已经锈掉了,根本就来不及把所有的事情想清楚,我不知道自己这么快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是不是对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我。这三个月以来,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陀螺,转到哪里就是哪里,有那种被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

“那就先不要转了,停下来把事情想清楚。”

“我想先离开几天。”

“可以,”宋疏影已经知道了宋予乔心中所想,肯定又是裴斯承的那些烂桃花,“前两天奶奶还给我打电话,说她上山去庙里抄佛经了,要我过去陪两天,正好,你不是也辞职了么,就直接回去在山上住一段时间吧,山上的环境没有大都市里这么多惹人心烦的人和事,静下心来,想清楚了再说。”

宋疏影也觉得,宋予乔在和叶泽南离婚之后,和裴斯承发展的太快,她妹妹的性子,她了解,不适宜这种快节奏的,需要细水长流。

这一次离开一段时间,对她,兴许是个好事。

于是,当天晚上,宋予乔就给奶奶打了个电话,在网上订了票。

第二天一大早,宋予乔就先打电话给郑青请了假,反正她是已经辞职的人,就是比较自由,只不过这一场选秀比赛,就要劳累郑青一个人了。

然后,不到早上八点,宋予乔就收拾了一些必备的行李东西,下楼直接打车去了机场。

机场。

飞机在天空中划过,留下一条白色的线,宋予乔抬头看了一眼,视线又向下,落在那些在安检口互相告别的人们,脑中忽然就想到了裴斯承。

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些什么。

飞机起飞前,宋予乔一直盯着手机屏幕看,直到空姐走过来,用十分温柔的声音说:“抱歉,飞机即将起飞,请将手机关机或者调到飞行模式。”

宋予乔的心脏陡然一空,索性关了手机,落下了车窗的遮光板,闭上了眼睛。

宋予乔绝对想不到,裴斯承现在正在医院的走廊里站着,等待着即将新鲜出炉的DNA检验报告。

裴斯承刚好给宋予乔打了个电话,没有接通,打了两个,都没有接通,他蹙了蹙眉,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昨天宋予乔的那个特别主动的吻,就让裴斯承感到有些反常了。

顾青城从里面走出来,手里拿着两份检验报告,“还是一份头发的,一份血液样本的。”

“谢了。”裴斯承从顾青城手里拿过来,没有看,直接折叠起来放进口袋里,抬步就向电梯口走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