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您施舍点吧 (钻石加更,谢谢大家么么哒)/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昊昱现在虎视眈眈地注视着裴斯承,只要是老爸有一丁点的动作,就准备拔腿就跑,绝对不要被逮到去剃了光头做和尚。如果他成了小和尚,那他喜欢的言言要怎么办?难道当小尼姑吗?小五叔叔肯定不会同意的。

但是,裴昊昱的小短腿小短胳膊,哪里能跑得过他老爸?

裴昊昱刚准备跑,就被裴斯承一把抓住了后衣领,说:“跑不了了。乖乖跟我进去吧。”

………………

裴斯承带着裴昊昱到达寺庙以后,宋予乔已经到了一个小时了。

她来了之后,是王阿姨直接在寺庙门口,从后面带着她迂回到后院。

宋老太太正在抄写经卷,便让王阿姨拿来了纸笔,宋予乔陪同坐在桌案旁,一同抄写。

奶奶之前就说过,抄写经卷的时候一定要平心静气,将心里面的一些杂念全都抛之脑后,只关注于笔下经卷上的字,所以,宋老太太才会到现在八十多岁了,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病,身体还十分硬朗。

越是到了老了,越是想得开。

宋予乔左手扶在宣纸上,右手执笔。因为频频低头,便把头发都扎在了脑后,松松的一个辫子。不过可能是因为晚上没有睡好的缘故,就算是这么端端正正的坐着,揉了揉眼睛,越发觉得干涩。

宋老太太早就看出来了,宋予乔一旦哭过,一双眼睛绝对是可以看得出痕迹来的,就算是额头上的红色斑点消退了,眼睛也是肿的。

宋老太太手中一卷抄写完,就搁下笔,问宋予乔:“前两天泽南还来看我了,说是出差,给我带了不少东西。”

宋予乔一听这个名字,手中的笔一顿,就写坏了一张纸。

她低着头。没有抬头,便把宣纸直接用手揉成一团,“写坏了,奶奶,我再写一张。”

宋老太太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予乔。你和叶泽南两个人是不是又吵架了?”

宋予乔没有应声。

宋老太太说:“你先把笔放下。”

宋予乔将毛笔撑在砚台上,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嘴唇,抬起头来看着满头白发的奶奶。

“奶奶,我离婚了。”

宋老太太听见这句话顿时就有些惊讶,十分愕然,在她看来,当初既然宋予乔是铁了心,宁可跟宋家所有的人闹掰了,也要嫁给叶泽南,那就是不可能改变的,即使上一次在家里住,她已经看得出来两人之间出了一点小问题,但是谁的婚姻生活不是在磕磕碰碰中逐渐磨合的?

宋老太太和站在身边的王阿姨两人对视了一眼,王阿姨便说:“二小姐,其实……”

宋老太太知道王阿姨是想要开导宋予乔,但是这件事情还是必要搞清楚以后,在确认,她便又问了一句:“是真的离了?”

宋予乔微微垂下眼帘,“离了,已经去过民政局领了离婚证了。”

宋老太太知道了,以自己这个孙女的性格,如果真的能提出离婚,然后在付诸行动的话,那就是真的走不下去了,被逼到尽头了。

“好,不管你做什么,奶奶都站在你这一边,”宋老太太说,“看你晚上也是没有睡好,先去补个觉,等中午吃饭的时候,再跟奶奶说说心里话。”

王阿姨向前一步,“二小姐,你跟我来。”

可能真的是寺庙中独有的魅力,感觉到风静了,连时间都静了,宋予乔脑子里原本在大都市里一直紧绷着的线,就松懈了下来,就有些昏昏欲睡了。

寺庙里厢房里的床,硬硬的,感觉躺在上面都硌着骨头,宋予乔就把被子铺在身下一半,然后身上盖一半,眼睛看着窗外,被树影遮掩住的蓝天,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希望醒来的时候,一切都会更好。

希望原本在她身边的人,还会在她身边。

………………

这边的裴斯承和裴昊昱父子两人,进了寺庙,裴斯承先是询问了一下,宋老太太所住的院子,裴斯承在打探消息这方面,虽然不如顾青城,但是也有自己独特的方法和技巧,不过几句话的事儿,裴斯承就已经拉着儿子来到了宋老太太所在的院子里。

寺庙里的环境确实很是清幽,宋老太太是住在后院。

后院有一棵高大的古松,枝叶繁茂遮天蔽日,在这种夏日的天气里,院子里可以纳凉,十分清爽。

裴昊昱还没有来过寺庙,所以对这里面的所有事物都感觉特别新奇,还有那些个看起来好像是披着“床单”的和尚,简直标新立异!

在前面厢房外面的屋檐下,摆着一张香案,香案上一个香炉,一个老人正在恭恭敬敬地拿着香,然后三鞠躬。

裴斯承蹲下来,把儿子一把扯过来:“过来。”

裴昊昱扭着头,噘嘴:“就不!”

不过,胳膊拧不过大腿,裴斯承直接揪着裴昊昱的耳朵让他凑近了,在他耳边说:“看见了么?那个就是乔乔的奶奶。”

一听见乔乔两个字,裴昊昱就好像是有了心灵感应一样,两只眼睛顿时瞪的好像两只铜铃,“哪个?就是那个老奶奶?”

裴斯承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乔乔就是被乔乔的奶奶藏起来了,你现在只要跟乔乔的奶奶处好关系,就可以找到乔乔了。”

“真的吗?”裴昊昱十分天真地问。

裴斯承点了点头。

裴昊昱伸出两根手指头,“爸爸,那我有一个条件,我要跟乔乔一起睡两个晚上。”叉匠丸号。

他说完就注意到老爸的脸色,两根手指头便变成了一根手指头:“那就一天好了,不能再少了!”

“好。”裴斯承在儿子伸出来的手指上勾了勾,“但是你不能告诉老奶奶你是来找乔乔的,你必须先让老奶奶喜欢你,老奶奶才会主动把你带到乔乔面前。”

“为什么不能说?我直接告诉她,我就是来找乔乔的,不行么?”

裴斯承开始执行两个字政策:“不行。”

裴昊昱开始开启十万个为什么模式:“为什么?”

最后,父子两人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一会儿,裴昊昱投降,他还是要听老爸的话的,万一老爸一个不爽把他扔在这深山老林里当和尚了,那肿么办。

………………

宋老太太鞠躬上香,虔诚的向佛祖求了两个宝贝孙女的姻缘,将香插在香炉里,忽然想到在寺庙里的住持是一位得道高僧,各种签都求的非常准,她就想到要自己的这两个孙女,都来山上求一下签,然后找住持师傅来拆解一下。

宋疏影那丫头她倒是不怎么担心,因为大丫头是有主心骨的人,虽然有时候偏激了一些,但是总不会被人骗,最担心的就是宋予乔这个丫头,其实当初,宋老太太就不太看好叶泽南这个人,不是不好,到都看起来是好孩子,不过觉得不适合二丫头,身为男人,身上的气势魄力总觉得少了一些,如果真的是夫妻二人的话,其实性格互补是最好的。

老太太想了很多,口中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刚刚想要转身,就看见自己后面站着一个小孩子,也手里面拿着三支香,正在学着她的样子,三鞠躬,然后一蹦一跳地跑到香案前,踮着脚尖,把香插进香炉里。

“这是谁家的孩子?”

宋老太太真是吓了一跳,差点就跟这小家伙撞了个满怀,就问身后站的不远的王阿姨。

王阿姨摇了摇头,她就转身倒杯水的工夫,就看见有一个肉球从门口那里滚了过来,没想到是个小孩子。

裴昊昱绽开一个少奶杀手的笑脸,露出一口白牙:“老奶奶好!我叫裴昊昱,现在五岁半了,等到十二月生日就六岁了,上一年级,拿到过三次小红花!”

王阿姨:“……”

宋老太太被裴昊昱这样的话给逗笑了,“五岁半就上了一年级了?”

裴昊昱重重地点了点头:“是啊,我是要十三岁考上大学的!”(慕小冬:你这个学渣渣。)

宋老太太摇了摇头,现在的孩子的课业负担都这么重么?本该是快乐的童年,都扼杀在学校了。

“你爸爸妈妈呢?”

裴昊昱说:“我走丢了!”

宋老太太对王阿姨说:“带他去前面的住持那里,看看是不是有丢了孩子的游客……”

宋老太太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裴昊昱就捂着肚子弯了腰,一手抓住了宋老太太的衣服角,“老奶奶,我快饿死了,我都三天没有吃饭了,您施舍点吧。”

宋老太太:“……”

………………

裴斯承站在院门口,看见裴老太太带着裴昊昱进了里屋,才转了一个方向,向东侧的一排厢房走去。

厢房是供一些香客休息的,裴斯承知道供宋老太太居住的厢房,就是在前面三间,一间一间看过去,果然就找到了宋予乔。

房门没有从里面上锁,许是宋予乔怕奶奶来喊她吃饭,所以没有上锁,况且,在这种德高望重之地,也不会有人身危险,但是,裴斯承进去之后,就把身后的门给锁上了,避免有人突然进来,打扰了他的好事。

宋予乔睡的不太安稳,眉头紧紧蹙着,裴斯承知道这是因为宋予乔择床的问题,枕头有些低,再加上床板硬,身下铺了半条被子,身上盖了半条。

裴斯承一步一步走近,脚步轻的几乎听不见。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靠近,宋予乔忽然翻了个身,盖在肚子上的半条被子就掉落下去了,上身轻薄的雪纺向上揪了一下,露出了雪白的皮肤,简直比露脐装都要吸引人了。

裴斯承脚步微顿,还以为宋予乔是醒了,不过她也只是咬了咬嘴唇,并没有睁开眼睛。

裴斯承轻巧地走过去,坐在宋予乔身侧,看着她十分安静的睡颜。

宋予乔一张脸上,长得最好看的是一双眼睛,又黑又亮,裴昊昱的眼睛完全就是活托了宋予乔。但是现在,宋予乔闭着双眸,唯有卷翘的睫毛薄如蝉翼,微微颤着,裴斯承发觉,宋予乔小巧玲珑的鼻子,还有一张樱红的小嘴,更是惹人喜爱,为什么以前就没有觉得,不管宋予乔是静还是动,都让人动心,不能自已。

裴斯承已经逐渐俯身下来,在宋予乔脸侧撑起手臂,越来越靠近,肉眼都可以看清楚宋予乔侧脸因为光亮反射的光泽。

就在彼此呼吸可闻的时候,宋予乔忽然睁开了眼睛。

裴斯承的心忽然猛烈的跳动了一下,他以为宋予乔在睁开眼睛的瞬间,会惊吓的大叫失声,但是,宋予乔只是静静地看着裴斯承,甚至还抬起头来,嘴唇轻触碰了一下近在咫尺的裴斯承的嘴唇,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这其实是潜意识里一种安然的心理,对第一眼看到的人并没有排斥,很放心,有安全感。

但是,三秒钟后,宋予乔的眼睛再度睁开,这一次,懵懂的双眸已经带了几分惊吓之色,直接坐起来,张嘴的瞬间,裴斯承已经伸手捂住了她的嘴,“予乔,别怕。”

宋予乔真的是受到的惊吓不小,不过恢复的也很快。

裴斯承把捂着宋予乔嘴巴的手放了下去,但是扶着她腰身的手,却并没有移开。

宋予乔曲着双腿,向后挪动了一下,裴斯承手掌心的温度灼烫,好像是烙铁一样灼烫着她的皮肤。

“你怎么知道我在山上?”

裴斯承一笑,换做双手环着宋予乔的腰,“你姐姐告诉我的。”

“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这说明我对你的好,连你姐姐都看在眼里,已经把我当成是自己人了。”裴斯承当真是用务必认真的语气,说出这样厚颜无耻的话来。

宋予乔挣脱开裴斯承的手臂,然后挪动双腿,坐在床沿,想要弯腰穿鞋,裴斯承一双手握住了宋予乔精致秀气的脚踝,然后俯身,帮她穿上了床前一双舒适便捷的平底鞋。

两个人坐在床边,宋予乔动了动唇,觉得口腔里满是艰涩:“裴斯承,我今天上午发的信息你没有收到么?”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漆黑双眸,反问,“那我给你发的短信你没有收到么?没关系,如果没有收到,我再给你说一次,”他扣住宋予乔的手腕,唇靠近她的耳朵,“想都不要想。”

宋予乔每一次对裴斯承用这种低沉黯哑的声音,略带磁性的声音跟自己说话的时候,都觉得好像通电了一般。

只不过,这一次她克制住了自己想要回抱着裴斯承的冲动,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裴斯承推开。

“离我远点儿!”

宋予乔的前胸剧烈的起伏着,双手不禁握紧了拳头,眼眶有些发红,“不要再来找我了,好不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一个人想清楚,然后再面对所有的人和事,好么?”

“不好。”

裴斯承的口吻,带了一丝孩子气。

他站在原地,身后是正值中午从窗口透进来的阳光,刺眼的阳光一束一束,能够将空气中肆意飘舞着的灰尘都凸显其中,好像是在跳舞。

他说:“我能帮你解决的事情,绝对不会放你一个人独自去面对的,我说过,我爱上你了,是真的,不是骗你的,我爱上一个人,就绝对会对这个人负责任,而不会任由她一个人伤心流泪,我在一边看着无能为力?那绝对不可能,我不会让我爱的女人哭,永远不会,如果真的让你哭了,那就是我的错,完完全全是我的责任。”

宋予乔眼眶已经饱含了热泪,只是因为裴斯承的这些话,正是宋予乔在现在,最缺少的。

她失去了婚姻,最缺乏的是安全感,不敢轻易动心,怕被骗,渴望着亲情,却又无比的排斥,想要向着阳光背向阴影,却总是不能如愿。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的眼睛,缓缓地开口,“予乔,七年前,我认识了夏楚楚,然后两年之后,她为我生下了裴昊昱,然后就离开了,不知道到了哪里,我找了夏楚楚五年,七年前,我二十五岁,现在,我三十二岁,小时候,我父母就说过我是死犟脾气,一旦决定了一件事情,就算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是的,我一直觉得,爱上一个人,认定了一个人,就一定要把这个人归于自己所有,绝对不能让别人染指,对你,我就是这样。”

宋予乔眼框里的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流了下来,沿着光洁的面庞,流淌到下颌线,然后滴落在水泥地板上,晕开了一片水迹。

裴斯承向前走了一步,伸出手来抹了一把宋予乔脸颊上的眼泪,接着说:“刚开始,我接近你是有目的的,我就是想要吸引你,就是想要你沦陷,想让你爱上我,你知道原因么?”

宋予乔摇了摇头,听裴斯承说了这么多,她觉得自己的心上被硬硬的羽毛梗戳了一下,生疼。

“因为,你就是夏楚楚。”

而就在此时,裴斯承的手机响了,他将手机拿出来,看见屏幕上闪烁着的顾青城的号码,直接就挂断了。

搞什么,正在关键时刻表白!没空接你电话!

宋予乔完全呆住了,呆愣了足足有半分钟,才说:“裴斯承,你在开玩笑?我是宋予乔。”

她想起来,曾经在意乱情迷的时候,裴斯承一直在叫她就是楚楚,就是这个名字,夏楚楚。

裴斯承从口袋里拿出今早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折叠的那两张检验报告,说:“还记得我以前给你说过的一句话么?我说,等你离婚之后,就给你看一份文件。”

宋予乔点头,当时她还在想,离婚之后才给她看,那是不是那份文件是有关于叶泽南。

裴斯承将检验报告递给宋予乔。

宋予乔有些狐疑地接过,揉了揉沾在眼睫上的眼泪,“王大花?”

裴斯承:“……”

“不是吧?”

宋予乔将两张纸反过来,上面的字对着裴斯承,“你看。”

裴斯承看着两张检验报告上“王大花”这三个字,抚了抚额头,王大花是什么鬼!

顾青城你能不能别总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就在此时,顾青城的电话又打来了。

“今早你拿走的那份检验报告弄错了,我把正确的报告给你传真过去。”

传真?山上的庙里哪里会有传真机?

裴斯承说:“不用传真了,你现在把这份报告让黎北给我送过来。”

于是,已经买好了机票准备开赴印度“战场”的黎北,忽然接到了一个救命电话,即刻将机票取消,兴奋的亲吻大地。

裴斯承挂断了电话,转过身来,宋予乔已经走到了窗边逆光之站着,正在拿着一个玻璃水杯喝水。

在裴斯承接通电话的这个时间段,她已经将裴斯承刚刚口中说的话,完全消化了一遍。

宋予乔虽然有些时候比较后知后觉,但是因为做事比较认真,想问题会很透彻。

她仔仔细细想了两遍,然后归结出了两点。

第一点,她是夏楚楚。

第二点,裴昊昱是她的儿子。

手中的茶杯,啪的一声摔碎在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