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竟然撞衫了! (钻石加更合并,么么哒)/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昊昱确实是个小胖墩,宋予乔抱着他,从后面的大殿里,走到前面的院门口。胳膊就已经酸了,偏偏裴昊昱还一直抱着宋予乔的脖子不撒手,看来刚才真的是被那个人口中的话给伤到了。

裴昊昱当然没有忘记,刚才是乔乔在拉着他维护他,还说他是儿子。

小家伙心里酸酸的想着,如果乔乔能来给他当妈妈就好了,那样就可以每天让乔乔给他穿衣服。去送他上学,给他开家长会。但是还有一个老爸要跟他抢乔乔,想到之后就更心塞了。

于是,两条胖乎乎的手臂更加抱紧了宋予乔,吸了吸鼻子。

一直到出了院门,裴斯承看见宋予乔抱着裴昊昱,眉头就已经皱了起来。把烟重新放到口袋里,向宋予乔走过来。

“重不重?”说着就伸手要将裴昊昱接过来。

裴昊昱直接把屁股撅着给裴斯承,“我才不要你抱,我要乔乔抱!”

裴斯承直接打了裴昊昱的屁股一下,然后就将他从宋予乔手里给接了过来,宋予乔也是胳膊酸了,没有用上力气,裴斯承就已经将掐着裴昊昱的腋下将他抱了过来,裴昊昱扑腾着两条小短腿,“你们都欺负我!就欺负我是一个没有妈妈的小孩!呜呜呜……”

眼看着裴昊昱刚刚忍住的眼泪又要掉了下来,宋予乔心里一疼,便对裴斯承说:“我还不累,让我再抱他一段路。”

裴昊昱一听。两只手臂就向前伸,拉住了宋予乔的衣服,“我要乔乔抱!”

裴斯承一把将裴昊昱的手给打掉,说:“你不是想要骑大马么?你不要乔乔抱的话,我就让你骑大马。”

裴昊昱顿时眼睛一亮。

他最喜欢的就是骑大马,但是,老爸从来都不让他骑大马,有一次偷偷地想要趁着老爸睡着爬到他的肩膀上去,被老爸直接掀翻在床上。所以,至今为止,他只骑过大伯伯的大马,所以才特别喜欢裴聿白,当然还有大伯伯家里的大狗狗贝勒。

这一次,裴斯承开出的条件很诱人。裴昊昱就松开了宋予乔的衣服。

裴斯承将裴昊昱举过肩膀,然后让他骑在自己的脖子上,说:“只有这么一次。”

裴昊昱才不管是不是只有一次呢,总之是终于把老爸踩在脚下了,扬眉吐气了一次,这种感觉真的好爽,还不老实,一边揪着老爸的头发,说:“驾!驾!”

“再乱动就把你扔下来!”裴斯承佯装要把他扔下来,没有吓到裴昊昱,倒是吓到了宋予乔。

宋予乔赶忙就扶上裴斯承的小臂:“小心孩子。”

裴斯承看了一眼宋予乔紧张的表情,不禁勾了勾唇,也不再吓唬儿子了。

宋予乔怕裴昊昱从裴斯承的肩膀上摔下来。就在后面寸步不离的跟着,双臂在两边护着小家伙。

安安稳稳走完这一段山路,落日的余晖照在地面上,薄薄的染了一层霞绯色。

………………

在寺庙里,吃的东西也都是一些素食,裴昊昱中午吃了两个鸡腿,晚上的时候,也就对桌子上的素菜没有太多的要求了,总不能每顿饭都无肉不欢吧,虽然裴昊昱现在相当怀念在家里的时候,乔乔能够给他做各种好吃的东西。

在吃饭的时候,宋老太太就说起来什么时候下山的问题。

“不是我赶你们走,你们两个大人倒是没有什么关系,少吃两天油水,不过小孩子现在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跟着我这个老太婆吃斋念佛,那我就是罪过了。”

“不会呀,我很喜欢吃这里的斋饭!”

裴昊昱刚刚吃了一碗面条汤,里面除了白白的面条,就是绿色的青菜,他好不容易填饱了肚子,因为老爸说了,他只要是在山上听话,等到了山下,乔乔做的好吃的,他就会分给自己一半,所以现在,作为交换条件,他就要极尽所能的拍马屁。

最后的结果,就是宋予乔陪着奶奶在山上住一个晚上,等到明天,宋老太太一起下山,回宋家。

宋予乔说:“奶奶,我就不跟您回去了,我在C市还有工作,也就是回来想要看看您。”

“说什么胡话呢,工作重要还是陪奶奶重要?”宋老太太说:“你也要三过家门而不入啊,你爸爸那儿你不用管,有奶奶在一天,你和你姐姐想什么时候回来,就可以什么时候回来,没有人敢拦着。”

快吃晚饭的时候,宋老太太忽然开口问了一句:“今天求的姻缘签怎么样?我刚刚问了住持,说是他师兄给予乔看的签?”

宋予乔低着头吃着面,在这种地方,如果说了谎话,谎报佛祖面前抽的签,会不会有罪过?

她正想着要怎么说的时候,裴斯承先开了口。

“奶奶,签上写的是梅开二度。”

宋予乔猛的抬起头,看向裴斯承,裴斯承嘴角带着淡淡的笑。

宋老太太咀嚼着这四个字——“梅开二度。”对于一般的女孩子,还没有结过婚的女孩子,或许不算是好的签语,但是对于自己的这个孙女,接了一次婚离了一次婚,受了一次伤的,这是一个好词语,也就说明了,还会有一段好姻缘。

宋老太太笑了,“好。”

在桌下,裴斯承抓住宋予乔的手,安抚似的拍了拍。

晚上,宋老太太要抄写经卷,况且,明天就要下山,还有一卷就要抄写完,宋予乔便在佛堂里陪着宋老太太一起抄写经卷。

裴昊昱举起小胖手:“老奶奶!我也要写!”

才多大点小屁孩儿了,字都不认识几个,还抄写经卷……

王阿姨给裴昊昱搬桌椅板凳的时候,忍不住就腹诽了一句,还真是人小鬼大的一个小孩子。

裴昊昱没有学过毛笔字,第一次拿毛笔还觉得稀奇,满手握着,蘸了蘸墨汁,结果一下子就在宣纸上滴了一大滴墨汁,黑乎乎的,他就用另外一只手去抹,宋予乔已经急忙抓住了他的小手。

“来,阿姨先教你握笔的姿势,你看,不是这样满手握着的,应该这样。”

一般的小孩子,有一些就是从小学或者初中开始学习毛笔字和绘画的,小孩子的话,从小开始练习,也能培养写的一手好字。

裴昊昱刚开始写毛笔字,手腕上的力度都用不上,宋予乔便握着他的手,站在他身后,“现在阿姨带着你写一个字。”

宋老太太将老花镜向下拨了一下,从上方看着前面一大一小两个人,忽然就想起来在白天,裴斯承说的那一句话——裴昊昱是宋予乔的孩子。

从高中毕业那一年,宋予乔跟着她母亲一起出国,宋老太太并不赞同,但是当时不知道宋予乔受到了什么刺激,执意要出国去找母亲,甚至一改平时那种温润的性格,连宋老太太的话都不听。两年后回来,是大病一场回来的,回到家里来的时候,还是宋老太太找了专门的医生来看护宋予乔,当时她的精神状态还不算好,有一次还让徐媛怡嫁给宋翊的时候带来的那个女儿给撞见了,刺激的宋予乔当即就拿着水果刀割破了手指,鲜血顺着手指尖就流了下来,吓的徐婉莉当即惊叫着跑走了。

所以,在S市的上层就一直有传言,说是宋家二小姐曾经得过失心疯。

现在,裴斯承坦言说:“宋予乔是在生下小火以后,得了产后抑郁症,中间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之后我就开始找她,但是我并不知道她是宋家的女儿,我以为予乔是在温哥华,一直在北美找她。”

宋老太太并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当年的事情确实是蹊跷了一些,她曾经问过前儿媳席美郁,但是没有得到过肯定的回答。

裴斯承的话,宋老太太也并不是完全相信的,不过人老了,有一点就很好,心放宽了,能少一些波折就少一些波折,小辈们,只要是能找得到自己的幸福,她也不多加插手,她还有几年活头呢,也就盼着和和气气走下去。宋老太太就暂且相信了裴斯承的话,只等着裴斯承将两人的亲子鉴定报告拿给自己看。

现下,在这个佛堂里,宋老太太忽然就发现,孙女和那个小家伙确实是有母子相的,比如说眼睛,还有下巴的部位,都非常相像,就连认真起来的神态,都神似。而且,宋予乔很小的时候,前儿媳一些地质研究的实验课程比较多,都是宋老太太在家一手带大的这两个孙女一个孙子,现在越看就越觉得,这个小家伙和宋予乔小时候相像的,不仅仅是神态。

兴许,这真的是宋予乔的孩子?

宋老太太想着,王阿姨从门外走过来,直接经过宋予乔的身边,走到老太太身边,覆在她耳边小声道:“是老爷在家打来的电话。”

因为宋予乔和宋翊的关系向来不好,所以,王阿姨就选择避开宋予乔,只告诉了老太太。

宋家的事情到现在都比较复杂,王阿姨既然能在老太太身边呆上好几十年,也必定一直是本本分分地做着自己的工作,不该说的,一句不多说。

宋老太太把鼻梁上的老花镜摘下,揉了揉鼻梁,拿着手机出去接电话。

“妈,宋予乔是不是去山上看您了?”

“嗯,一大早就来了。”

宋翊是听徐媛怡说的,早上在路边看见了宋予乔,却没有进家门,只是问了一下宋老太太的去处。

宋老太太说:“明天中午,让厨房准备一些好菜,我让宋予乔一起回去吃顿饭,你别说不,我跟你说,宋翊,不管是宋疏影、宋予乔还是宋予珩,小时候都是我一手带大的,到了后来你跟席美郁闹离婚的原因我不清楚,我也不想知道,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了。但是他们都是我的孙子孙女,你也别想到时候等我撒手人寰了,就把宋家整个家业都给了徐媛怡那母子两个了,别不长进,听懂了没?”

宋老太太真的不喜欢儿子后来娶的这个女人,连带着生下的这个孙子,就从当年宋翊趁着宋老太太外出去旅游,将宋疏影和宋予乔两人赶出去,她并没有阻拦甚至还推波助澜,就可以看得出来。

只不过宋老太太回来之后已成定局,那就不再多说什么了,还是要家宅安定。

………………

“妈,这事儿您就别管了,当年爸对这件事情也是支持的,肯定是事出有因,要不然……”宋翊把说了一半的话给咽了下去,“妈,明天你想带着宋予乔回来住,就让她住两天。”

宋翊挂断宋老太太的电话,长叹了一口气,皱着眉头。

徐媛怡已经给宋琦涵洗了澡从浴室里出来,看见宋翊拿着手机坐在床边,抱着儿子先上了床,问:“给妈打了电话?予乔是不是去找了妈?”

宋翊点了点头:“嗯,说是明天在家里做上一顿好饭,我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徐媛怡给宋琦涵穿上睡衣的手顿了一下,随即抬起头来,笑了笑,“好事儿啊,我以前不就说了,让予乔和疏影多回来坐坐么。”

宋翊冷笑了一声:“她们肯么?每次叫她们回来,哪一次不是热脸贴冷屁股?这一次我不去说,你也不用去说。”

“都是当妈的做的错事,就别连累到孩子了,孩子怎么说都是无辜的,她们现在不都不知道么,都还以为离婚的罪魁祸首是我。”宋翊说着,自己冷笑了两声。

“不知道什么?”宋琦涵忽然问了一句。

“什么都没有,乖乖睡觉。”徐媛怡拍着宋琦涵的背。

宋翊站起来,向门外走去,说:“她们可都不以为自己是错的,要不然又何必走到现在这一步?明天中午,平常吃什么,就还吃什么,该做几人份就做几人份。没必要管她们。”

徐媛怡看着宋翊走出门,拍着宋琦涵的背,“闭上眼睛,快睡。”

宋琦涵说:“妈妈,是不是明天姐姐要回来了?”

“你没有姐姐,别乱讲,惹到你爸爸不高兴了。”徐媛怡抬手关了墙上的壁灯。

………………

夜晚,山上温度低,除了原本的一床被子,宋老太太专门又叫人多送去了两床被子。

宋予乔便将一床被子铺在身下,另外一床被子搭在被子上面,挡去寒气。

裴昊昱特别兴奋,因为今天能够和乔乔睡在一张床上了!

虽然还有个老爸。

宋予乔看着这种能够睡下三个人的硬木板床,就想起来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的,那种干杂活的十几个人能够睡一个通铺。

刚才一个小和尚带着他们来这间厢房的时候,宋予乔直接就拒绝了,问:“没有那种单独的厢房吗?”

小和尚似乎是有点腼腆,都不敢看宋予乔,低着头,合十双手,一句“阿弥陀佛”还没有念完,就被裴昊昱这个小家伙给抢白了。

“你是不是也觉得乔乔长得好看啊,所以才不敢看她?”裴昊昱说完,还十分鬼祟的笑了两声。

小和尚:“……”

宋予乔直接把裴昊昱从前面拉过来,“好好站着,别乱说。”

裴斯承倒是什么都不嫌弃,已经坐到了床边,说:“这间房挺好的,我很满意,”然后转向宋予乔,“想住单间,等下明天下山,我在酒店开房。”

小和尚已经夺门而出了。

宋予乔干脆没有理会裴斯承了。

这种房间,里面的地面是水泥地,墙面也都是石灰的墙面,屋子里的摆设再简单不过,只有一张桌一张香案,一个香炉,旁边摆放着一个赤金的铜人,剩下占地面积最大的,就是这张足够睡下三四个人的硬板床了。

在这种地方,洗澡很不方便,宋予乔便去前面打来了一大壶水,然后倒进木盆里,先给裴昊昱洗了脸洗了脚,让他上床去,裴昊昱上了床就先打了个滚,然后拍了拍床板,发出嘭嘭嘭的响声。

裴斯承坐在床边,看着宋予乔:“乔乔,你也帮我洗。”

宋予乔把毛巾往裴斯承胳膊上一搭,“爱洗不洗。”说完,就转过身去帮裴昊昱整理他的衣服了。

裴斯承嘴角向上勾了勾,虽然宋予乔转过去了身,但是他也可以看到,宋予乔耳际的一丝红晕。

等到睡觉的时候,在床铺上,三个人的排序就成了问题。

宋予乔说:“裴小火睡在中间。”

裴昊昱眉开眼笑:“好!”

“我不同意。”裴斯承眸色很深,看着宋予乔说。

宋予乔压根就没有看裴斯承,已经抱着裴昊昱躺在了床上,裴昊昱笑嘻嘻地说:“乔乔给我讲故事!”

“好,乖乖闭上眼睛。”

裴斯承这个大活人被完全忽略了。

在寺庙后的厢房里,不是在大都市里十分先进的白炽灯,而是那种灯泡,而且不是按动的电灯开关,而是灯绳,一拉就灭掉了,再一拉就亮了。

裴斯承先去把灯绳给拉灭了,然后才躺在了床上。

宋予乔那种童话故事看的并不是太多的,就仍旧讲的上一次给裴昊昱讲过的那个三只小猪的故事,谁知道裴昊昱竟然说:“这个故事上一次听过了!乔乔,换一个!”

宋予乔就又换了一个七个小矮人和白雪公主的故事,裴昊昱就又打断了:“这个我看过好几遍啦,乔乔,再换一个!”

宋予乔真的是词穷了,好像她所知道的童话故事,就只有这么几个,裴昊昱应该都是听过的。

黑暗中,裴斯承伸手就拍了儿子的屁股两下,“有完没完了,快点睡觉!”

裴昊昱哟嗷呜一声就叫了出来:“爸爸你又打我,呜呜呜……”

宋予乔将裴昊昱搂过来,换了个位置,“来,躺在阿姨这一边,你爸爸就打不到你了,闭上眼睛。”

裴斯承挑了挑眉,这算是父子配合天衣无缝么?

裴昊昱的小脑袋瓜也不好使了。

裴昊昱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多了一句嘴,会给老爸带来了多大的便捷条件。

宋予乔最终也不是万能点读机,说了几个故事,小家伙都听到过,只好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开始编故事。

不过,最开始也是开始于中国童话故事的传统套路:“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小和尚……”

裴昊昱一听就来了兴致,“就是我们住的这座庙么?”

“是吧。”宋予乔只好说。

裴昊昱又问:“那个小和尚是不是刚刚的那个会脸红的小和尚?”

裴斯承厉声说:“再插话就把你扔出去。”

裴昊昱立刻就闭上了嘴巴。他还是害怕一点老爸的威慑力的,尽管有乔乔在一边护着。

夜,很静,宋予乔说话的声音,很柔和,好像是涓涓细流一般,缓缓的,却能深入人心。

终于到最后圆满大结局,宋予乔实在是编不出更多的话来,她轻轻地叫了裴昊昱两声:“小火?”

裴昊昱没有回答,只是翻了个身,嘴唇吧嗒吧嗒呢喃了两声。

小家伙从一大早就坐飞机,然后又花了两个小时爬到山顶,一整天都没有休息了,刚刚也就是硬撑着要听宋予乔讲故事,要不然早就沾枕头就睡着了。

宋予乔就知道这小家伙是睡着了,帮他掖了掖被角,刚想要翻身,身后脊背就贴上了一个滚烫硬实的胸膛。

就知道裴斯承会不老实,宋予乔反手推了推他的胸膛,说:“往那边一点,挤着太热。”

裴斯承索性就直接一条胳膊压在了宋予乔胸前的绵软上,另外一条胳膊揽住了她的腰,“亲爱的,我冷。”

宋予乔感觉到裴斯承温热的呼吸,拂在她的后脖颈上,耳后都是痒痒的。

而后,裴斯承的唇,贴上宋予乔只隔了一层薄薄的睡衣布料的后背,更加圈紧了宋予乔。

宋予乔原本平稳的呼吸已经乱了,她有些粗喘着,小声道:“裴斯承,孩子还在,你不要……”

裴斯承轻笑一声,这样的轻笑声,在黑夜里,万籁俱寂中,好像是一缕清风,入了宋予乔的心,心尖上微微一颤。

“不要怎样?”

他的声线很稳,却带着一丝性感的暗哑,尤为蛊惑人心。

裴斯承见宋予乔不答话了,就双手用了一些力气,将宋予乔翻身过来,面对着自己,他向前移了一点,直接将自己的枕头给抽掉,然后枕上了宋予乔的枕头。

面对突如其来在面前放大的一张俊脸,宋予乔的第一反应就是向后侧首,却被裴斯承抢先一步扣住了后脑勺。

“又想躲?”裴斯承逼近了宋予乔的脸庞,两人之间,鼻尖轻轻触碰着,只是咫尺的距离。

宋予乔觉得拂在脸上的呼吸,都是温热的,裴斯承的目光慑人,逼的她无处躲藏。

裴斯承一只手已经揽着宋予乔的腰靠近,两人几乎完全贴在了一起,宋予乔能够感觉到,有灼烫发硬的东西就蹭着她的小腹,脸庞一下子变得滚烫,也幸好没有开灯,否则裴斯承一定可以看得出,她现在脸红的已经快要滴血了。

“予乔,明天黎北就会带着亲子鉴定的结果过来,你害怕么?”

宋予乔反射性地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你怕什么?”裴斯承问。

在黑夜,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裴斯承的眼神也不那么灼烫逼人了,宋予乔迎上他的目光,说:“怕裴小火真的是我的儿子,又怕他不是我的儿子……”

“那你怕我么?”裴斯承又靠近了一些,一只手已经改为拉着宋予乔的手,用那种最给女人安全感的十指相扣的手势。

宋予乔的呼吸微滞,“……不怕。”

“你还记得说过要答应我一个要求么?”裴斯承手指拂上宋予乔的唇角,指腹上是细嫩的触感,他忍不住用手指多摩挲了两下。

其实,不仅仅是一个要求。

宋予乔记得,如果不是裴斯承的一再靠近,或许在金水公寓前的那条路上,她已经被徐婉莉的车给撞死了,更别提之后又一次从穷凶极恶的绑匪手中,将她救了出来。

至于裴斯承口中的这个要求,宋予乔记得。

她点了点头:“我记得。”

裴斯承用唇轻轻触碰了一下宋予乔的额头,“予乔,告诉我,是什么?”

宋予乔对上裴斯承的双眸,“你说,你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离开你。”

“好,这是我说的话,”裴斯承感觉到宋予乔手心里有微微的汗湿,说,“现在,换你说这句话。”

裴斯承其实也很紧张,他活了这么大,竟然还会有这种毛头小子一样的情窦初开的感觉,有些忐忑地等着心上人对他表白的回应,虽然说,不管宋予乔的回答是什么,这个女人,他都要定了。

过了许久,似乎都可以听到秒针滴答滴答行走的声音。

宋予乔动了动唇,“我……”

只不过,刚刚说了这么一个字,就被裴斯承堵住了唇舌,剩下来的话,全都吞咽进彼此的唇齿交缠中。

裴斯承吻的异常激烈,并没有温柔的挑逗,这一次舌头长驱直入直接探入了宋予乔的口腔,靠的更紧密,一时间吮吸的宋予乔舌根发麻,却又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将到口中的嘤咛声咽了下去,怕吵醒了在一边熟睡的裴昊昱。

最后,在宋予乔喘息不匀,裴斯承渡过去一口气,然后移开了唇。叉以纵血。

宋予乔伏在裴斯承的胸膛上,大口的喘息着,胸口起伏。

“不好意思,没有控制住,”裴斯承这一次轻轻吻了一下宋予乔的唇瓣,抚了抚她的后背,“你先睡,我出去抽支烟。”

………………

裴斯承没有烟瘾,只不过这个时候,却莫名地想要抽烟,终于在忍耐了两个星期之后,需要再抽一支。

他知道宋予乔的顾虑,别说是宋予乔,就算是性格火辣的华筝,或者是心力很强大的宋疏影,遇上一个五岁多的孩子跑到自己面前说是她儿子,都肯定是要吓傻了,不一定能立刻适应的了,更何况是宋予乔。

不过这三个月来,裴昊昱和宋予乔相处的很好,在现在才不会有十分明显的突兀感,在这个时候,让宋予乔看亲子鉴定报告,是最合适的时候。

裴斯承因为来的时候没有拿睡衣,仍旧穿着白天里的西裤和衬衫,索性在台阶上一坐,拿出打火机来点了一支烟,然后看着院落中的黑影幢幢,以及高处的星辰。

裴斯承坐下来,先给黎北打了个电话。

黎北那边接通的很快,现在都是二十小时全天待机,就为了老板随时随刻的派遣,只要别让他去中东了,上刀山下火海,只要在中国这片令人热爱的土地上。

“老板。”

“你不用上山来了,先在S市找一个酒店住下,预订一间总统套间,里面要那种两间房的,带小厨房,我需要在S市住上一个星期。”

黎北接到老板的电话简直要热泪盈眶了,时隔半个月,重新听到老板的声音,真的是好亲切啊有木有!

“是。”

“和程氏谈的那个合作案,你联系一下裴氏在这边的负责人,资料拷贝一份给我,明天或者后天,我亲自去见一下程傅秋。”

“是。”黎北心里在滴血,虽然老板打过来电话,第一件事就是对自己吩咐这种工作上的事情,而不是关心他是不是在中东差点被炸死,他已经很心满意足了,以后绝对会更加兢兢业业!

“还有,亲子鉴定报告,你给我收好了,如果这一次再有什么差错,你就滚回中东再也不用回来了。”

黎北:“……是。”

“分公司许少杰的事情,这三个月撒网也差不多了,到了该收的时候,”裴斯承顿了顿,“现在分公司还不知道我到S市的事情,你明天先去分公司取车,顺便告知,就要收网了。”

“是。”黎北一边用手中的笔将这些事情全都记了下来,一边暗叹自己没有站错队,如果真的是站错队了,跟老板为敌,那下场无疑是被整的很惨。

………………

裴斯承挂断了电话,一手无意识的转动着手机,盯着远方出神。

或许真的是想事情入了神,身后的宋予乔披着衣服走过来的脚步声,都没有让裴斯承有所发觉,他夹在指间的香烟已经快燃尽了,上面缔结了长长的一段烟灰。

宋予乔也在裴斯承身边坐下,裴斯承这才回过神来,转眼看着宋予乔:“怎么出来了?冷不冷?”

不过,让裴斯承觉得心里开心了那么一下,是因为宋予乔披着的是他的西装外套。

宋予乔说:“睡不着,我择床。”

裴斯承用十分熟稔的动作把烟蒂掐灭,宽厚的臂膀将宋予乔抱在怀里,“我也睡不着,要不然我们一起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宋予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裴斯承口中有意义的事情是什么,还反问了一遍:“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裴斯承将宋予乔的肩膀扳正过来,然后两只手从她的腋下绕过去环住她的背,“大半夜,难道是盖棉被聊天?”

这一次宋予乔没有过多的害羞了,虽然脸蛋还是红扑扑的,她笑了笑,“在温哥华的时候,是不是你也是这么流氓?”

裴斯承刮了宋予乔的鼻子:“不管什么时候,我只对你一个人流氓。”

宋予乔忽然对自己忘掉的那一段生活很感兴趣,就让裴斯承多讲一些给她听,说:“你多说一些,说不定我就能想起来了,你说我问你会不会养我,我真的问过这样的话?”

裴斯承清了清嗓子,说:“是的,我现在的回答和当时的一样,是肯定的。”

宋予乔笑了笑,也就放松了身体,靠在裴斯承的肩膀上。

如果是真的,她愿意重新开始这一段感情,愿意用接下来的时光,来弥补对小火这五年多来的亏欠。

她对裴斯承是有感觉的,从第一眼看见的时候,或许就有了,只不过她一直不敢承认而已。

………………

第二天一大早,宋老太太先去前面上了香还愿,又捐赠了一笔香火钱,在临下山的时候,还特意对帮自己孙女解签的住持的师兄道了谢。

“多谢大师给我孙女解签。”

宋予乔一听,心想这下要穿帮了,糟糕。

但是,老和尚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双手合十:“人人自有命数,不是人力可为,施主不必谢。”

最后,在一行人下山之前,老和尚说:“男施主留步。”

裴斯承真的不想留步,昨天多留了一步,就说出一大堆什么莫强求,家宅不宁的话来,如果不是在寺庙里,而是在下面的红尘之中,这就是恐吓,要被抓去公安局的。

不过,碍于宋老太太在身边,并且是信奉佛祖的,裴斯承便停了下来。

宋予乔有些担心地看了裴斯承一眼,在拉着裴昊昱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小声说:“不要生气,大师说什么,你就听什么。”

裴斯承点头:“好。”

等到前面几个人走的远了,身边的老和尚才说:“施主,你命中带煞,昨日我的话,你还记得?”

裴斯承“嗯”了一声。

老和尚说:“贫僧也说过,施主面相有龙吟虎啸之像,不过过往都遵循有一个定律,过犹不及。”

裴斯承又“嗯”了一声。就真的就像是宋予乔所说的,老和尚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只不过不往心里去而已。

“现下,贫僧有一个解法,可保施主家宅安定。”老和尚双手合十。

看起来,这个老和尚比这个寺庙的住持还要德高望重一些,因为现在住持都是站在他身后的。

裴斯承这才抬了抬眼角,“说。”

如果真的能够有破除这种迷信的方法,尝试一下也未尝不可,他虽然是不迷信,但是这样的话也可免一下宋予乔的心意,不会再让她胡思乱想了。

但是,谁知道老和尚说:“如果施主能够遁入空门,做贫僧的俗家弟子,佛家普度众生,包容万物,必定能够化难呈祥。而且施主请放心,是俗家弟子,便不与这寺中的佛门弟子戒律相同,可以娶妻生子,可以吃荤喝酒。”

裴斯承:“……”

他本以为,老和尚的化解之法,就是捐香火钱,那没问题,直接打个电话让黎北把支票送上来就好了。

但是,现在,老和尚口中的破解之法,竟然是让他当和尚?

俗家弟子?俗家弟子就不是和尚了么?

裴斯承冷笑了一声,索性连一个“嗯”都没有了,直接转身就走。

身后,那个老和尚还在说:“千金易得,一徒难寻,请施主多加考虑,老僧会在这里恭候。”

裴斯承也没有回头了。

老和尚笑着捋了捋胡子,对身后的住持师弟说:“放心吧,安心等,总会有一天要来的。”

………………

裴斯承晚了一步,因为宋老太太年龄大了,所以不是走着下山,就先和王阿姨去坐了缆车。

宋老太太还问裴昊昱:“要不要跟老奶奶去坐缆车,十分钟就到山下了。”

然后裴昊昱就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宋予乔,晃了晃拉着宋予乔的手,“乔乔要不要坐?”

宋予乔摸了摸裴昊昱的头:“阿姨要等你爸爸,你要是想坐,就先跟奶奶坐,然后在山下等阿姨和爸爸。”

裴昊昱说:“那我也不坐了,老奶奶,再见。”

等宋老太太先走了,宋予乔拉着裴昊昱向前走了一段路,走到一棵大松树下,坐在一个石凳上等。

裴斯承从山路上走下来,距离没有多远,就听见裴昊昱正在背乘法口诀表。

“三四十二,三五二十一……”

宋予乔纠正:“错了,三五十五。”

“哦,三五十五,其实后面我背的很熟的,虽然说老师还没有教到,”裴昊昱显摆了一下,接着背:“三五十五,二六十二,三六十八……”

宋予乔:“……”

裴斯承走的近了,裴昊昱先看见他,叫了一声:“我爸爸来了!”

宋予乔抬眸,“大师找你说了什么?”

裴斯承将裴昊昱从腿上抱下来,“说了破解昨天说的那些凶相的办法。”

“什么办法?”宋予乔问。

她也不信佛,但是昨天听了那个老和尚的话,心里总归还是忐忑不安,这种关乎到自己身边人,还是宁可信其有。

裴斯承看了宋予乔一眼,语气波澜不起:“把裴昊昱送去给他当徒弟。”

宋予乔:“……”

裴昊昱:“……”

在母子两人集体石化中,裴昊昱先回过神来,急忙就挣脱了裴斯承的手,然后抱住了宋予乔的大腿:“我不要当小和尚!呜呜呜!乔乔,爸爸真的要把我送去当小和尚了!”

宋予乔拉紧裴昊昱的手,“你爸爸不会把你送去当小和尚的,别担心。”她转过去对裴斯承说,“大师的话都不可信,你也别多想了,就当没有那回事情,都忘掉。”

“嗯。”裴斯承翘了翘唇。

本来他就没有多想。

到了山下,裴斯承接到了黎北的电话,已经从一个酒店出发了,上午裴氏的负责人邓宇与程傅秋有一个会谈,关于产品合作最新定价的问题,资料已经整理好了。

裴斯承说:“你现在开车过来,在……”他抬头看了一眼附近的标志性建筑,说,“海洋馆附近。”

见裴斯承挂断电话,宋予乔问:“是工作上的事情么?”

裴斯承点头:“十点钟和程氏的程傅秋有一个会,我要亲自去,你留下来……”

身后的裴老太太听见了,说:“你们都先去忙,裴昊昱我就先带去回家里,你们中午都回来吃饭。”

宋家派来接宋老太太的车已经到了,宋老太太对裴昊昱说:“小家伙,跟老奶奶先回家,等到你爸爸办完事,就会来接。”

“好!”

经过一天时间的相处,裴昊昱已经与乔乔的奶奶打成一片了,就是俗话说的忘年交,哼唧。

等宋家的车离开,宋予乔才把刚才碍于奶奶在而没有说出来的话说了出来:“要我留下来做什么?”

“挖墙脚啊,”裴斯承一笑,看着路口那边,似乎是黎北的车已经开了过来,“不记得我向宋小姐抛出橄榄枝了么?”

“不记得了。”宋予乔看着前面的一片空地,“我没记得我答应过要进裴氏当你秘书的。”

“你不记得没关系,我记得就OK了。”

紧接着,在路边,黎北的车就停了下来,因为昨晚昨晚老板的电话打的十分及时,他便没有远离山脚,就近找了一个宾馆住下,这天一大早,就已经去分公司取了车,来接老板了。

竟然,宋小姐也在?

也难怪了,在老板这种腹黑+柔情的攻势下,就算是一块冰山也给融化成水了。

等裴斯承和宋予乔上车,黎北就将已经准备好的资料都交给了裴斯承:“老板,上面是这一次合作案的一些资料,下面的是您要的鉴定报告,还有,一份分公司经理许少杰在这一季度的报销凭证,确实是有猫腻。”

宋予乔的注意力原本只是集中在黎北所说的“鉴定报告”四个字上,但是一听见“分公司经理许少杰”,不禁皱了皱眉,她清楚的记得,在三个月前,确实是因为分公司许经理,才会使裴氏承受了巨大的经济上的损失,不是裴斯承已经调查清楚了么,为什么要任由这个人继续在分公司做了三个月呢?

裴斯承注意到宋予乔的目光,解释道:“他的权力已经是被架空了,现在只是在搜集证据,他有泄露商业机密的嫌疑,还有将受贿得来的钱,转往海外清洗,他也真的是算无遗策了。”

这就严重了。

宋予乔蹙眉:“那现在……?”

裴斯承点头:“证据抓的差不多了,等到先去和程傅秋谈,谈完之后,我带你去分公司看一场策划好的好戏。”

开车的黎北附和自己老板:“确实是一场好戏,老板娘,你就看好了吧。”

宋予乔:“……”

这一声老板娘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

………………

这边在宋家,宋老太太带着一个小男孩回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徐媛怡耳朵里。

“一个小男孩?”徐媛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老太太带回来一个小男孩?”

徐媛怡从第一次带着徐婉莉踏进宋家的家门,到现在少说也有了十几年了,这么一个盘根错节的家族里,如何会没有她的眼线。

眼线说:“确实,我亲眼看见的。”

“多大?”

“比小少爷看起来大,长得挺高挺壮的,看起来有六七岁的样子吧。”(裴昊昱:其实我只有五岁半,啦啦啦啦~)

徐媛怡陷入了沉思,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先给已经去公司的宋翊打了个电话,说:“妈已经回来了,还带了个小男孩,说中午一起吃饭。”

“什么小男孩?”

“我也不清楚,我就想着一会儿就去问问。”

这样一来,徐媛怡就有了去宋老太太那里询问的缘由了。她先是吩咐了厨房,多做几道好菜,她现在算是宋家的当家人,怎么也要有贤良淑德的气度出来,一手抱起自己的儿子宋琦涵,说:“走,去看看奶奶去,还有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哥哥,跟你一起玩儿。”

“哥哥?是哪个哥哥?”

宋琦涵看到过曾经的全家福,也清楚地认得,上面那些曾经已经出现过,但是现在家里没有了的人,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

徐媛怡才意识到,现在在自己儿子面前,最忌讳的就是提起哥哥或者姐姐两个字了,她说:“不是那个哥哥,你也没有那个哥哥,别瞎想了,也是一个小朋友。”

在宋老太太的院子里,养着一只猫,裴昊昱可能是在家里被裴斯承拘泥惯了,不让养猫不让养狗,偏偏他就特别喜欢猫猫狗狗之类的小动物,喜欢大伯伯家里的贝勒,现在更是喜欢这种毛茸茸的大脸猫。

宋老太太之前已经吩咐过让王阿姨找专门宠物店的人,把猫锋利的爪子的指甲给剪磨平了,要不然现在可不敢放这只猫去给裴昊昱玩儿。

猫真的比不得狗,猫急了,见了主人都会挠。

裴昊昱正在和大脸猫玩儿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忽然,眼前就出现了一双小皮鞋,裴昊昱向上抬了抬眼睛,就看见了一个穿着蓝色小西装的小男孩,正在低着头看着他。

这个小男孩,就是宋琦涵。

宋琦涵还一副傻乎乎的样子:“妈妈,你看他跟我的衣服一样哎。”

裴昊昱看了看面前宋琦涵身上的蓝色小西装还有领口的宝蓝色领结,再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的蓝色小西装,心里很不爽!

竟然跟人撞衫了!

还是这种光明正大的撞衫!而且是这么一根小豆芽菜!简直不能忍!

裴昊昱一张小脸顿时就皱成了苦瓜菜,把大脸猫丢在地上,站起身来,直接把自己的小西装外套脱掉,一溜小跑去了里屋,喊道:“老奶奶!乔乔给我带来的那个大背包在哪里啊?我要换衣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