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做人不要得寸进尺/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予乔与郑青请过假,顺带又给郑青要了一次郑融的手机号码。

郑青有些奇怪:“不是给你了么?”

宋予乔拿出手机来,翻出来几个忘记存姓名的手机号码,问:“你看看。哪个是郑融的?”、

郑青重新报上了郑融的手机号,说:“他上一次说给你打过电话,但是你没有接通。”

宋予乔这才想起来,似乎确实是有一个是外地的号码,就说:“我给他回过去。”

宋予乔出来的时候,正好在走廊的位置看到了陆景重,正在与另外一个穿着休闲套装的男人说话。之前因为裴斯承的关系。宋予乔与陆景重也见过面,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就微微颔首。

陆景重在后面叫住了宋予乔:“等一下。”

宋予乔停住脚步,陆景重身边的那个男人也扭过头来,“三嫂子!”

这个穿休闲套装的男人,宋予乔记得,好像是叫梁小六,是的,她是听裴斯承这么叫过。

梁易已经先宋予乔一步走过来,“我刚还和五哥商量着呢,不是正好夏天么,去海边度假,不过裴三哥现在忙得很,基本上不理会我们几个。就需要你吹吹枕边风了,是去泰国、马尔代夫还是夏威夷,三嫂你说了算来回的路费我们全包。”

宋予乔现在还没有打算跟裴斯承出国去度假,更何况是跟着裴斯承的这些朋友一起。

陆景重微微一笑,说:“三哥这几年来,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就是家里他儿子的事情,还一直在找你,现在总算是找到了,也该自己出去放松一下了,之前我们就有出去玩儿的时候,但是三哥基本上都没有去过。”

最后,宋予乔说:“我想一下。给你答复。”

临走前,梁易叫了一声:“三嫂子,晚上之前我给你电话啊,你不要告诉三哥是我们说的。”

宋予乔点头,才离开。

梁易看着宋予乔的背影,揉了揉鼻子,“五哥,你说这个宋予乔,真能和裴三哥走下去么?”

陆景重转身,先抬步向电梯处走过去,“别乌鸦嘴,小心裴三知道了找你去拳馆。”

梁易不禁打了个寒噤。上一次他被裴三哥摔的筋骨都要断了,最后还是找人给抬出去的,那种惨痛经历,真不想再来一次。

………………

宋予乔和华筝上一次来接卢璐,就是白跑一趟,卢璐临时又说让宋予乔开个账户,把钱给转了进来,结果还把宋予乔弄到局子里一次。

华筝问:“你账户里。路路那几百万还有没有?”

宋予乔在从警局出来第二天就已经查过了,她说:“有,没有动过,只不过被冻结了两天,之后就又自动解冻了。”

华筝微微蹙眉,将车停稳,“那应该没有问题吧,要不然怎么会解冻,等一会儿见了路路,把这件事情问清楚。”

这一次是三点的航班,没有错,两人就一同从车上下来,走到路边。

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太阳还是很毒辣的,今天的最高气温有三十二度,就连狗都伸着舌头躲到一边的树荫下面去纳凉去了。

宋予乔买了三杯鲜榨柳橙汁,华筝当即用吸管扎开就喝,一只手扇着风,“真他妈的热,快要被烤成干儿了。”

宋予乔便索性连自己的那杯加冰的柳橙汁也递给了华筝,“你喝了吧,我觉得还好。”

她从上学刚开始认识华筝就了解到了,华筝不怕冷就是怕热,一到了夏天,宁可自己躲在空调屋里呆上一整天,死都不会从空调屋里面出来,有一次还得了空调病。

华筝身上穿着一件小吊带的裙子,上面有纯手工的刺绣,而宋予乔穿着的是一身十分正式的职业装,在树荫下站了一会儿,华筝就忽然说起了郑融。

“郑融那个时候是不是还追过你呢。”

“什么时候,”宋予乔有些疑惑了,“我怎么不知道?”

“之前不是还托路路递过情书么?哎呀我也给忘了,当时到底是郑融给谁的情书,不过好像最后却是没到你手里,我也没看见。”华筝将一杯柳橙汁喝光,向前走了两步,走到树边的一个垃圾箱旁边,将塑料杯扔进去,抬头,就看见那边走过来一个戴着宽檐帽的女人,“路路?”

没错。

卢璐将架在鼻梁上的墨镜向上一抬,“华筝!宋予乔!华筝,变漂亮了啊,听说自己开店当了掌柜了?杰出女老板啊。还有宋予乔,你……你这脸上的伤是怎么搞的?”

华筝已经热的快要虚脱了,她直接一把拉过宋予乔先向车的方向走过去,“是一个贱人划的,不过现在已经进了局子,恶人有恶报,先上车吧。”

上了车,车里的气温比外面的气温还要高,华筝当即开了空调,然后又猛的喝了两大口冰水。

宋予乔把手里的柳橙汁递给卢璐,陪着她坐在后座上,华筝开车。

卢璐这一趟从澳大利亚回来,就只拿了一只很小的便捷式的行李箱,宋予乔刚刚帮她放上后备箱的时候,只用一只胳膊就可以拎的起来,“怎么这么轻?”

卢璐说的满不在乎,“就带了两件衣服和化妆品,其余的东西来了再买。”

“富婆了啊,”华筝从后视镜看见卢璐身上的裙子,一看就是那种名贵的纯手工衣服,说:“去了一趟国外,现在有钱了?”

经由华筝这么一问,宋予乔才想起来,就问:“那个账户里的钱到底是怎么回事?”

卢璐一笑,“这两件事就是一件事,我现在手里算是有了一笔小钱吧,能养活着我自己和儿子算是没有问题了……”

宋予乔直接叫了出来:“儿子?!”

而前面的华筝,则是没有留神,车头差点就撞上了护栏,急忙踩了刹车,顿时引来后面一阵急刹车轮胎滑在地面上发出的尖利声响。

“你结婚了?跟男人在外面有了孩子?”华筝直接转过来问,问到最后一个问题,自己竟然先炸了,“我操,竟然一个个一声不响的都有了孩子了!”

后面车辆的鸣笛声已经此起彼伏了,宋予乔就先打断了华筝连续不断的发问,让她先把车开到前面的临时停车位上,然后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说。

卢璐一时间有些奇怪,“还有谁也有了孩子?”

华筝一边打方向盘,一边漫不经意地说:“予乔啊,她儿子都五岁多了。”

卢璐看向宋予乔的目光多了一些探究,“你跟叶泽南有孩子了?”

“我和叶泽南已经离婚了。”

其实,宋予乔这么说,卢璐也不会知道,因为当初她结婚的事情,完全是隐瞒的,就算是华筝也是后来才知道的,现在离婚了,也不会石头子激起什么风浪来。

不过,卢璐在沉默三秒钟之后,却显得有些惊讶,“你什么时候和叶泽南结了婚了,我都没有准备一份红包呢,这就又离婚了?”

华筝找了一个空地停车,解安全带,说:“我不是告诉过你么?”

“哦,那就是我忘了。”

在路边找了一个咖啡厅,宋予乔和华筝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卢璐会有钱了。

还是应该追溯回到高中毕业那一年,卢璐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家里只有一个父亲,酗酒赌博,最后差一点就卖了女儿,但是卢璐成绩好,而且人又漂亮,考上了一所大学的本硕连读,不过没有钱去上,而就在那个时候,在海外的一个华侨的富商就看中了她,她就选择跟着这个富商出国去了国外。

卢璐说完之后,也没有看对面坐着的华筝和宋予乔的脸色,垂下眼睑,自己端起面前的咖啡杯,细细品了两口。

华筝与宋予乔对视了一眼,她们在近两年的一次同学聚会上,确实是听见了有人说卢璐见钱眼开,跟着一个年过半百的华侨去了国外,真的是不要脸,当时华筝气急了,直接要跟那个女同学动手。

华筝问:“那儿子是怎么回事?”

卢璐将手中的咖啡杯放下,说:“那个富商有有钱,但是唯独的就是没有儿子,我前两年怀孕了,当时医生是儿子,也一直说是儿子,但是等到生下来,确实是儿子,但是……先天失明,后来那五百万,是那个富商补偿我的,不过中间出了一点小差错。”

“那你儿子呢?失明能治得好么?”宋予乔问。

她现在听到孩子,心中最柔软的位置就有些发疼,可能是因为裴昊昱的关系。

“既然是儿子,那个富商肯定是留下在澳大利亚了,你们都别乱想了,好不容易聚一次,就这么点儿烂事儿。”

虽然卢璐是这么说的,但是华筝并不相信,她从宋予乔的眼睛里,也看到了类似的神色。

因为她两人还清清楚楚记得,刚刚卢璐还说赚的钱够养活她自己和儿子,现在又说儿子留在了澳大利亚,明显是不合理。

不过看卢璐已经岔开了话题,便没有再多加追问了。

三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因为卢璐刚刚从国外乘飞机回来,时差,环境都需要重新适应,“你准备去哪住?”

卢璐说:“看你们两人谁肯收留我了。”

华筝已经抢险说,“去我那儿住吧,现在予乔也是在外面租的房子。”

华筝和宋予乔先陪着卢璐去商场买了一些必备的东西,宋予乔问:“那账户里的钱呢?你需要办一个账户转进去么?”

卢璐摆手,“我改天抽个时间去银行开一个我个人的账户,到时候你直接给我转过来。”

华筝开着车,先把宋予乔送到嘉格大厦门口,等宋予乔下车,她才重新发动车子,“予乔这几天忙离职的事情,没时间招待你,想去哪儿吃?”

“去中餐厅吧,在国外西餐吃恶心了,”卢璐向里面看了一眼已经走远了的宋予乔,问华筝,“宋予乔和叶泽南离婚了,还给他生了儿子?”

“不是,”华筝向右打方向盘,说,“孩子是她在温哥华生的,只不过回来之后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华筝就自己知道的情况与卢璐说了,她发现自己在说裴斯承的名字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有一个疙瘩,但是已经没有最初的那种滞涩感了。

她不禁苦笑了一下,时间还真的是灵药,说不定裴斯承和宋予乔结婚的时候,她都可以去当伴娘都无所谓了。

卢璐眯了眯眼睛:“她是在从温哥华回来之后和叶泽南结婚的?”

“是的,不过当时在国外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么,不过,失忆这一点是确认的。”

卢璐看向窗外,“是确认的,她忘记了一些事情。”

华筝左侧有一辆车不要命的超车,她直接狂按车喇叭,没有听清楚卢璐说的话,就问:“什么?”

“没什么。”

………………

宋予乔到达嘉格以后,郑青基本上已经把场地布置和广告安排的走场过了一遍了,她到的时候,就又看见张梦琳了,正在用冰袋敷着一边的脸,看见宋予乔,就狠狠地剜了她一眼,眼光特别阴毒,宋予乔想,如果张梦琳的目光带着箭,恐怕现在她就已经万箭穿心了。

不过无所谓,不在乎她的人,她也从来都不在乎这些人。

与郑青一同回浅语公司的时候,宋予乔接到了宋洁柔的电话。

宋予乔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挂断,她不想再跟宋洁柔或者徐婉莉扯上任何关系,和宋家仍旧留有的最后一点感情,就是奶奶,其余的人,对她的不好,她都记在心里。

但是,却没有想到,宋洁柔竟然在公司门口堵她。

宋予乔想要绕过宋洁柔直接往里面走,却被她直接抓住了手臂,挡住了去路。

宋洁柔用十分强硬的语气说:“我跟你有话说。”

身边的郑青问:“用不用我找保安?”

“不用,”宋予乔说,“我随后就到。”

“你脸上的伤怎么回事?”宋洁柔倒是十分惊讶,这样的伤口,一看就是被一些金属利器划伤的。

宋予乔微微别开了脸,最近因为脸上的伤口,解释的次数已经足够多了,到现在,她已经不想再解释了。

“如果没有什么事,那我就走了。”

不用想,宋予乔也知道,宋洁柔来找她的原因是因为徐婉莉,宋洁柔拉着宋予乔的手腕,“找个地方坐下来说。”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反正只是三两句。”宋予乔将自己的手臂从宋洁柔的手里抽出来,站在原地没有动,“如果你没有话,那我就先去上班了,我还需要赚钱养活我自己,不像某些人,坐吃山空就可以了。”

宋洁柔转过身来,“我想跟你说说莉莉的事情,”她顿了顿,“莉莉是我女儿。”

宋予乔的脚步一刹那停下,转过来看向宋洁柔的眼神里,全都是惊愕。

她知道这个姑姑小时候就对徐媛怡带来的这个拖油瓶的女儿不一样,姐姐宋疏影曾经猜测过,说这个徐婉莉指不定就是姑姑宋洁柔在外面的私生女,但是当时姐妹两个也只是自己在猜测而已,但是却没有想到,当真是……

宋予乔调整了一下内心的情绪,才抬步跟上宋洁柔的脚步,向不远处的一家西餐厅走去。

………………

与此同时,在裴氏的六十三层,在总裁办公室门外办公的虞娜,再一次见到了叶泽南。

叶泽南走到虞娜面前,问:“我要找你们裴总。”

这一次裴斯承没有在开会,当真只是在办公室里坐着看文件,虞娜按了一下桌上的内线,例行告知,得到裴斯承的应允,然后侧身打开门,“叶总,您请进。”

叶泽南进来的步子很稳,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裴斯承,将鼻梁上的眼镜摘下来,按了一下眉心。

等虞娜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然后退出去之后,叶泽南才拿出一瓶药放在裴斯承的面前,“你看一下这个药。”

裴斯承抬眸看了叶泽南一眼,将药瓶拿起来,握在掌心里,看着上面的英文说明,“是维C一类的药物,怎么了?”

叶泽南说:“实际上并不是,我专门找过医院的医生检验过,这是治疗精神类疾病的一种抑制性药物,是给宋予乔吃的药。”

裴斯承的目光陡然深邃起来,似乎在这个临近傍晚的时候,晚霞的余晖照在隔街对面的玻璃大厦上,折射过来的光,突然就将他的脸庞凸显出深深浅浅的立体感。

叶泽南也发觉到裴斯承忽然散发出来的凌厉感,但是他既然决定来了,就没有打算要怕,虽然内心里还是有几分的胆怯,主要是因为裴斯承给人的压迫感,太过于强烈了。

“这个药是在两个月前,从加拿大温哥华寄送到我家里来的,后来宋予乔来到家里需要拿药,然后与我妈妈发生了争吵,最终药没有拿走,那一次我妈还住了院。”

裴斯承食指蜷曲,指关节扣在桌面上,语气略微带了一些不耐烦,“直接说重点。”

叶泽南觉得心里有一股火正在肆意的乱窜,却始终找不到突破口,他握紧了拳头,说:“她失忆了,曾经有一段记忆她完全不记得了,现在服用这种药物,我觉得应该包括跟她母亲在温哥华的那一段时间,可能受到过刺激,得了精神类的疾病,虽然现在可能是已经痊愈了,但是有一段记忆完全被抹去了……”

其中,就有他在被卢璐算计而背叛宋予乔的那一段记忆。

只不过,这些话,叶泽南并没有说出口来。

就算是在自己的记忆中,都是最肮脏的一笔,对别人的话,更是难以启齿。

不过,在听了叶泽南这些话之后,他看得出,裴斯承并没有多大的起伏,最起码在表情上没有看出任何不一样的,眉宇之间的英气没有少几分,倒是戾气多了几分。

“所以,你想告诉我的是什么?”

叶泽南一时语塞,说到现在,难道裴斯承还不明白了?

“她失忆了,我就是来告诉你,她失忆了,而且根据这个药,可以看得出,她有过精神上的疾病……”

不过,叶泽南看见裴斯承脸上波澜不惊的表情,声音也就渐渐地低了下来。

裴斯承双手交十放在桌面上,对着叶泽南的背影,说:“你掌管叶氏也有了三五年了吧,难道现在都还没有学会如何切中要点么?作为高层领导,你必须要做的是在三句话之内,让你的员工或者是属下,知道你的意思,而不是浪费时间费心猜测你的意思,懂么?”

叶泽南的手已经放在了办公室的门把上,在听见裴斯承的这些话,内心那一股一股无处发泄的怒火,终于喷薄而出了,他转身,直接向裴斯承冲过来,扬起拳头狠狠地打了裴斯承一拳。

不过,令叶泽南有些惊讶的是,裴斯承明明有机会躲开,不过却并没有躲,裴斯承的嘴角已经开裂,从嘴角渗出血来。

但是,就当叶泽南一只手抓住裴斯承的衣领口,拳头再度扬起的时候,裴斯承已经反手用手肘顶了叶泽南的肋骨一下,“做人不要得寸进尺。我会挨你一拳,并不代表我会受下你第二拳。”

裴斯承一般不出手则已,出手必然是十分狠,叶泽南当即就松了力气,一只手掌按住了自己的肋骨处,脸上的五官都已经扭曲了,说话的时候,齿缝间漏气。

裴斯承说:“我与予乔如何,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至于这个药的事情,不关你事出于哪一种目的拿给我的,我收到了,也了解到了,我还是刚刚的那句话,叶泽南,你记着,要不然早晚你会吃亏的。”

叶泽南离开以后,裴斯承坐在椅子上,手中握着药瓶看了许久,又拧开盖子,拿出里面的药片来闻了闻,看了看,甚至放入唇舌之间尝了尝,然后按下了内线,“虞娜,稍后的例会你组织,让黎北给我备车。”

………………

咖啡厅里,宋洁柔找了一个稍微偏僻的位置,自己要了一杯咖啡,问宋予乔要喝点什么。

宋予乔说:“我什么都不要,谢谢。”

宋洁柔在宋予乔面前,她的话的可信度很低,所以宋予乔在消化了刚刚宋洁柔那骇人听闻的一句话之后,到现在也并没有太惊讶了。

宋洁柔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小口,抬眼看着对面坐着的宋予乔,原本很是清丽漂亮的一张白皙小脸,真的被脸颊上的一道划伤给破坏了美感,甚至有些可怖了。

“莉莉是我的女儿,你从年龄上就可以看得出,她今年是二十,二十年前,我失踪过一年,就是在别的地方去生孩子了。”宋洁柔顿了顿,“你现在和叶泽南离了婚,那么叶泽南就已经跟你无关了,是不是?”

“是。”宋予乔说的十分坚决,左手已经抓起了包,“所以你现在有什么与他有关的事情,应该去找他,而不是来找我。”

“那姑姑想让你帮莉莉一个忙,你也知道,叶泽南对本就没有……”

宋洁柔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宋予乔已经将她的话给打断了,“那这件事宋翊知道吗?”叉央尤圾。

宋洁柔皱了皱眉,回过神来,“怎么能直接称呼你爸爸名字,他怎么说都是你爸爸。”

宋予乔冷笑了一声,“别人都有资格这么来教导我,但是唯独你和宋翊不行,我不信你们了。让我失望过的人,我永远都不会再对他抱有期望,永远不会。”

说完,她就已经拿着包站了起来,转身离开。

宋洁柔将手中的咖啡杯狠狠地往桌上一放,里面的咖啡渍迸溅出来,迸溅在手背上。

“还以为自己真的是宋家的小姐呢?一个个不过都是父不详的野种,也不掂量一下,如果是没有宋家在你身后的名号,你能攀上裴家?做梦!怪不得被人划伤了脸。”

宋洁柔想到这里,就觉得这个宋予乔的命实在是太好了,凭什么她离了婚,一个二婚,都能这么嚣张?意得志满么?总有要栽跟头的一天!等着瞧!

………………

虽然宋予乔嘴上话是这样说的,这三年来,也是一再地这样告诫自己,自己在宋家,已经没有了亲人,唯独剩下的亲人,就是奶奶了,现在,还是觉得心口闷闷的疼。

就好像是当年,亲眼看见曾经很恩爱彼此信任的父母,签下离婚协议之后撕破脸,成为了陌路人,曾经的一切都好像是水中花一样,在一瞬间就破灭了一般。

她攥着包带往前走,在浅语公司的写字楼这边,看见一家药店,忽然就想起来,前天晚上和裴斯承并没有做措施,这两天都忘了,幸好事后药最长期限是三天。

宋予乔便进入药店,买了一瓶事后的紧急避孕药,站在柜台后面的阿姨看起来十分和蔼,还特别提醒宋予乔:“这种紧急的避孕药对身体有伤害,不是到必须的时候,不要服用,可以事先做好措施。”

宋予乔微微一笑:“谢谢。”

不过,在这个时候,宋予乔确实是没有打算再要一个孩子,已经有了一个裴小火,她还没有来得及将缺失的这五年时间弥补回来,又怎么会想要再次怀孕,那样的话,精力肯定是要受限的。

宋予乔一边低着头往前走,一边看着手中的事后避孕药上的说明,忽然,她的眼前一暗,一道黑影直接将她完全笼罩其中,手中的避孕药就被一只手给拿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