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为钻石加更)/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临峰打开书房的门,冷着脸,看着后面跟着的几只,说:“宋予乔进来。你们都给我在外面候着!”

不过,裴斯承还是挤了进来。

裴临峰皱眉:“我跟你女朋友谈谈,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裴斯承站在宋予乔身侧,站的挺拔,没有一点想要出去的意思,还特意将身后的书房门给带上了,“嗯。我就是不放心。”

裴临峰:“……”

裴斯承之所以会跟着宋予乔进来,是因为防着老爷子问宋予乔有关于她自己的家庭情况和之前的婚姻状况,他了解自己的父亲,最是直言不讳的,一般情况下不会调查你,但是会主动问你,问你问的哑口无言。

况且,宋予乔又是个不会撒谎骗人的,心里想的什么,眼睛里,脸上都能看得出来。

果然,裴临峰的第一句话就是:“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

裴斯承抢在宋予乔之前说:“她母亲改嫁,在加拿大住,身边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

裴临峰胡子有些抖,斜眼瞟了裴斯承一眼,接着问宋予乔:“那你父亲呢?”

裴斯承说:“她父亲……”

裴临峰直接将书桌上的一本书就向裴斯承扔了过来,“问你了么?再多说一句话,就给我滚出去!”

一本书砸在裴斯承身上,反弹了一下又掉落在地面上,裴斯承弯下腰将书捡起来,拂了拂上面的灰,重新放回桌上。

宋予乔将自己的家庭情况简述说了,只不过并没有说明是S市宋家,毕竟他已经脱离了宋家,并不像依靠宋家的名望再去做些什么。现在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

宋予乔从刚才的略微紧张,不过有裴斯承站在身边,紧张感就减少了许多,说话泰然,目光坦荡,对于裴临峰颇为首长威严的问话,也用温和的声音,涓涓流淌。

说实话,裴临峰对于裴斯承挑的这个女朋友,印象还是不错的,从她对裴昊昱的态度上,以及那种看起来沉静安宁的性格。当然,除了离异女人名头。

裴斯承也没有插嘴,任由父亲和宋予乔一问一答,静静地听着。

不过还好,裴临峰没有故意刁难宋予乔,并没有问起她曾经的婚姻状况。

裴临峰看着宋予乔,说:“你也别嫌我问得多,既然老三把你领回来了。那就是说明认了真的,老三到现在也三十多了,承认过的女朋友不超过三个,其他的都是野生的。”

宋予乔:“……”

到最后,宋予乔从裴临峰的书房里出来,手里捏着一个沉甸甸的红包,里面少说也有好几千块钱。

宋予乔原本推辞不要,但是裴斯承直接握起她的手心来,在她耳边轻声道:“不要白不要。”

裴临峰:“……”

书房门从里面打开,就看见门口贴着门站着的一大一小两个人。

裴老太太看见自己儿媳妇从里面走出来,咧嘴一笑,头上的兔子耳朵晃了两下,下面,是裴昊昱的小脑袋,戴着一个鬼怪的面具,也是笑得阳光灿烂的,还喜滋滋地叫了一声“乔乔”,忽然哎哟了一声。

宋予乔急忙问:“怎么了?”

裴昊昱捂着嘴,然后吐出来一颗牙齿,眼睛里已经噙着泪花,“乔乔,我的牙掉了……”

在六月中旬的这一天,五岁半的裴昊昱,在口中牙齿晃动了两个星期之后,终于换掉了第一颗牙齿,裴昊昱换掉的是上面的牙齿,于是,宋予乔拉着他走到院子里,找了一个树坑,让他把牙齿埋在土里。

裴昊昱站在树坑前犹豫了一小会儿,踌躇了一下,“乔乔,能不能换个树坑?”

“为什么?”

“我刚才在这个树坑里尿尿了。”

在停车场附近,裴聿白和裴斯承兄弟二人站在车边。

裴聿白问:“这就算是解决了?”

“还没有,”裴斯承说,“大姐今天没有来。”

裴聿白摇了摇头,他们兄弟两人,对于裴玉玲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姐,其实并没有很多的来往,久而久之,就越发的疏远了。

“你现在怎么打算的?”

裴斯承开了车门,单臂撑在车顶,“先领结婚证。”

这句话倒是真让裴聿白吃了一惊,“这么快?”

“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还快么?”

况且,已经晚了五年,裴斯承真的怕夜长梦多,他也有怕的?想到就觉得好笑,原来在五年前,夏楚楚说的是正确的,他也有软肋,终于有了软肋。

在从裴家大院回去的一路上,裴昊昱都在问宋予乔,特别因为刚刚掉了牙齿,说话跑风:“乔乔,我掉了牙是不是有别的小朋友会笑话啊?”

“不会,所有的小朋友都会换牙的。”

“慕小冬也会掉牙?”裴昊昱的眼睛蓦地瞪大了。

宋予乔点了点头。

裴昊昱的小脑瓜里立刻就浮现了一幅搞笑的画面,慕小冬张开嘴,嘴里的牙齿全部都掉光了,正在痛哭流涕,然后裴昊昱就走过去,安慰慕小冬,“所有的小朋友都会换牙的,你看,我也一颗牙齿都没有。”

到了华苑,宋予乔牵着裴昊昱上楼,裴斯承去停车场停车。

走下电梯,裴昊昱大叫了一声,头顶的声控灯应声亮起,宋予乔看见空荡荡的走廊上,有一个倚着墙站的女人,位置,大约就是在裴斯承的家门口。

宋予乔的脚步顿了顿,裴昊昱也跟着停顿了一下,她也发现了前面站着的一个女人。

“薇薇阿姨!”

郑嘉薇转过来,向着裴昊昱张开手臂,“裴、昊、昱。”

裴昊昱主动松开了宋予乔的手,向前跑过去,宋予乔的手指蜷曲了一下,想要抓住裴昊昱,但是小家伙已经跑过去了。

宋予乔忽然就想到,刚刚在裴家大院,裴临峰的书房里,裴临峰说的那句话——裴斯承承认的女朋友,毕竟不超过三个。

那么,除了她之外,还应该有……两个。

宋予乔忽然感到一阵无力,毕竟,在深夜,能够找到裴斯承家里来的女性朋友,关系一定很不一般。

裴昊昱已经跟郑嘉薇打过招呼了,转过来拉宋予乔的手,故意做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说:“乔乔,乔乔,我来介绍一下,这个是薇薇阿姨,对我可好了。”

宋予乔脸上带着笑意:“你好。”

郑嘉薇站起身来,“你好,我是郑嘉薇。”

宋予乔走在前面,输入密码把门打开,“您请进,裴斯承去停车了,马上就上来。”休圣讨亡。

郑嘉薇眼睛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笑了笑,“这样的话,那我就不进去了,我下去找裴三。”

宋予乔并没有开口拦她,任由这个郑嘉薇自己下楼去了,只不过,在帮裴昊昱洗澡的时候,有些心神不宁,甚至把洗发水当成沐浴露给裴昊昱往光溜溜的身体上涂抹。

“小火,刚才你叫的那个薇薇阿姨,是你爸爸什么人啊?”宋予乔想来想去,还是问了出来。

裴昊昱晃了晃头上的泡沫,说:“我爸爸的同学吧,不知道,反正对我很好啦,还给我买很多好吃的东西,上一次去欢乐谷,就是她带着我去的!”

“哦。”

不得不说,宋予乔的内心,真的涌动出一股酸味,酸味把她自己都呛着了。

最后,宋予乔裹着一条浴巾,将裴昊昱抱上床,帮他将睡衣穿好,“睡觉了,明天还要上学。”

裴昊昱撅着屁股,将脸埋在枕头上,“又要上学了……”

宋予乔在小家伙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高兴点,小火,还有一个星期就要放假了。”

放假是好的,但是还有最后的期末考,呜呜呜……

裴昊昱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每晚睡前都喝一杯牛奶。

宋予乔下楼去给裴昊昱热牛奶的时候,听见了客厅里裴斯承的笑声,紧接着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个郑嘉薇的说话声:“说真的,我也就是一个文艺女兵,你们裴氏影视剧院的工程,跟我没关系吧?”

“国家级交响乐团的指挥,是这么个名号吧?”裴斯承一笑,“文艺女兵?你要是把自己当成是女兵,我也就是个卖保险的。”

郑嘉薇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

宋予乔从后面经过,笑了笑,“需要喝点什么东西么?”

裴斯承摆摆手:“不用,我谈点事情,你先睡。”

宋予乔从厨房里热了牛奶,端着上楼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两人好像越发的相谈甚欢了,郑嘉薇甚至抬手推了裴斯承的肩膀一下,然后自己靠在身后的沙发上笑弯了腰。

心里真的是酸了一下。

宋予乔先把裴昊昱哄睡了,到走廊上下下面看了一眼,灯还是亮着的,隐约依旧能听到两人的谈话声。

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有什么要紧事,需要彻夜长谈呢?

宋予乔今天难得也是没有一丝睡意,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又去裴斯承的书房里,翻找了一本适合催眠的名家散文,靠在床头一页一页地翻看,直到十一点钟,裴斯承才进了房间,“还没睡?”

“嗯。”

裴斯承也没有多说什么,拿了睡袍,就进去浴室里去洗澡了,洗了澡出来,卧室里的灯已经关了,宋予乔侧身躺着,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透过窗帘外的隐隐光亮,可以看见她微微起伏的胸口。

裴斯承放轻了脚步走过去,轻轻动了动宋予乔的腰,想让她向这边靠近一些,揽过来,但是宋予乔却往里面缩了缩。

裴斯承不禁失笑,便也没有说什么,在另外一边躺下了。

没有三分钟,宋予乔自己贴了过来,半伏在裴斯承胸膛上,双目炯炯地看着裴斯承。

裴斯承睁开眼睛,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睡意,“嗯?”

宋予乔没吭声,只不过靠近了一些,胸前的绵软直接压在裴斯承硬实的胸膛上,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裴斯承忍不住直接将她扯着趴在了自己身上,恶意地揉捏了一下她挺翘的臀,温热的手掌贴着宋予乔的皮肤。

宋予乔撑起手臂来,用软濡的女声问:“裴斯承,今天,在嘉格的后台,你告诉我,你只有我一个人……”

裴斯承扣着宋予乔的腰,面上拂动着宋予乔微微的气息,痒痒的,让他耳根子都酥了,情不自禁的吻上宋予乔的唇角,“嗯,是的,我说了,只有你一个人。”

宋予乔侧头躲开裴斯承的吻,低着头,手指交缠着他睡袍的衣带:“五年,算上我怀孕的一年,六年时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