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死者为大,我了解/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予乔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裴斯承,双手缠绕着他睡袍上的带子,心里打鼓一样地乱跳。扑通扑通。

她其实并不奢望裴斯承真能如口中所说的一样,为她守身。

男人在生理需求方面,会比女人的需求更多,她知道,也理解,但是,心里还是想。就算是裴斯承骗骗她呢,不可不承认,下午,在嘉格的演播厅的时候,宋予乔听到裴斯承表明心迹的那一句,真的非常高兴,那种喜悦,是从内心深处涌动出来的喜悦。

隔了许久,裴斯承都不曾开口说话,只不过,卡在宋予乔腰上的手掌,体温似乎越来越灼烫了,宋予乔不由得扭了一下,裴斯承已经挑起了她的下巴来。

裴斯承看向宋予乔的眸中有笑意。“吃醋了么?”

宋予乔打掉裴斯承的手,裴斯承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嘴角带着那种痞气的笑,总是让她感觉好像被调戏了一样,她张嘴咬住裴斯承的手指,轻咬了一下,就想要从裴斯承身上下去。

“你别乱扭了,”裴斯承索性用两只手桎梏着宋予乔的腰,不让她在这个时候乱扭,考验他的意志力,“郑嘉薇是我一个同学,现在是军区交响乐团里的指挥。这一次我这边有一个影视剧院装修的项目,完了之后想要请他们交响乐团在剪彩仪式上过去,嗯,就这样。”

宋予乔侧脸趴在裴斯承的胸口上,“现在呢,她走了么?”

“没有,在楼下的客房里,军区离这里太远,今天很晚了,就让她留下来休息了。”

宋予乔不知道裴斯承说这句话是不是故意的,总之她听了以后,心里很不舒服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哪一个字眼。

不过,作为女主人,她应该好好招待裴斯承的朋友,又或者,是红颜知己?

裴斯承忽然一个翻身,将宋予乔压在身下。

“现在,我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裴斯承拉着宋予乔的手,向下面探去。“其实,有生理反应的时候,不需要女人也可以解决……”

宋予乔柔软的小手触碰到的那一刻,裴斯承觉得血脉都在一瞬间触动了身体里燥热的那一点,瞬间就难以抑制,扯开了宋予乔睡裙下的底裤。

宋予乔在裴斯承身下压着根本就是动弹不了,她呻吟出声的同时,还就刚才裴斯承的话,多问了一句:“你不是说不需要女人也可以解决么?”

裴斯承笑着向前顶了一下,:“不需要其他女人,只需要你。”

宋予乔在脑中烟花灿烂的一瞬间,忽然就想起来,母亲席美郁曾经告诉过她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真话,都是在众多假话的堆积下形成的,不光女人会骗人,男人也会骗人。

但是这个时候,就算是裴斯承在骗人,她也心甘情愿地相信。

………………

宋予乔觉得和裴斯承之间,妖精打架的次数简直太频繁了,几乎每晚都有,而且好几次,而且裴斯承不做措施,累极了的话,大半夜的也不会去浴室洗澡,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宋予乔都要被自己双腿间的黏腻给羞愧死了。

这样下去的,不怀孕根本就不可能。

但是,宋予乔现在根本就没有怀孕的打算,因为她这周就要在浅语公司内办理完毕离职手续,或者要找工作,或者要去A大一趟,将休学手续注销掉,重回学校去。

如果怀孕了,那么就意味着,她想要做的这些事,都必须滞后。

况且,已经有了一个未婚先孕的裴昊昱,如何再让她再来另外一个宝宝呢?她觉得,需要就需不需要措施这件事情,和裴斯承之间商量一下。

“那个……裴斯承。”

裴斯承从浴室里走出来,就看见坐在床边的宋予乔,“嗯?”

宋予乔低着头,眼光落在前面一片空地上,“那个……以后你能不能做措施?如果不做措施,那我就吃避孕药了……”

裴斯承脸色有些沉下来,宋予乔急忙拉着他的手:“你别急,我只是和你商量一下,我还年轻,以后等结了婚,有的是时间要孩子,现在……”

“那今天就去领结婚证。”

听了裴斯承这句话,宋予乔完全呆住了:“……你在开玩笑?”

裴斯承嘴角挑着一抹笑,“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么?”

这简直太突然了,宋予乔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在这样一个混乱的早晨,她还没有来得及去浴室洗澡,身上只披着裴斯承一间白衬衫,胸口半掩着,床上一片狼藉。

裴斯承俯下身来,揉了揉宋予乔原本就蓬乱乱的头发,“吓着你了?先去洗澡,我把床单换一下。”

宋予乔在浴室里冲洗了很久,久久都在回响着刚刚裴斯承的那句话。

这算是求婚么?

来的太突然,不仅她没有准备,看起来裴斯承自己也没有准备。

宋予乔将头上的水珠甩开,关掉花洒,站在落地镜前擦身的时候,特别注意了一下脸颊上的伤口。

已经结痂了,这两天有些痒,应该快要脱落掉了,等到结的痂自然脱落,就可以试用一下华筝给的那个祛疤的精华液了。

这两天宋予乔总是喜欢把头发披散下来,可以适当的遮住一点脸上的伤口,也不是为了臭美,只是不想让很多人看见之后,对你脸上伤口如何产生的有了疑问,多此一问,她还要多余的解释。

洗了澡出来,宋予乔先去了裴昊昱的房间,小家伙却已经不在房间了,这倒是奇怪了,会在需要去上学的早晨,不需要别人叫就主动起床。

下了楼,宋予乔闻见饭菜的香气。

郑嘉薇还系着一条黄色的围裙,是她经常在华苑这边做饭的时候系的围裙。

宋予乔顿了顿脚步,这边郑嘉薇已经看见了宋予乔,便向她招手,“你醒了,我做了些早餐,你也过来吃一些。”

宋予乔说:“不用了,我赶时间上班,在外面买一些就可以了。”休向来才。

可能,原本宋予乔并不想针对这个郑嘉薇多说什么的,毕竟昨晚裴斯承解释过了,这个女人,也许曾经和裴斯承之间有过什么,也都是过眼云烟了,她宋予乔,才是现在时,可是,当郑嘉薇招手让她去吃早餐,宋予乔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了,绝对不止是转身离开。

就算是出去吃早餐,也要自己先把心里想说的话说痛快了,她现在是裴斯承的女朋友,是这里的女主人。

宋予乔在心里这样告诫自己,然后微笑着走过去,“薇薇姐,真是不好意思,昨晚睡太晚,今早还要麻烦你给这一家子做早餐,真是辛苦了,是我招待不周了。”

在一边听着的裴斯承,不禁挑了挑眉,宋予乔这是在宣告主权么?不过他喜欢。

裴昊昱已经从椅子上跳下来,拉了宋予乔的手,让她坐过来:“乔乔,过来吃饭!”

宋予乔蹲下来抱起裴昊昱,“阿姨带着你去吃一家水煎包怎么样,上一次阿姨说的那一家吃了就满口留香的水煎包。”

裴昊昱眨巴了两下眼睛,在乔乔和薇薇阿姨之间,很明显,裴昊昱小盆友保证了自己的“坚贞”,伸手搂住了宋予乔的脖子,“好啊,我跟乔乔去吃水煎包!爸爸,你要一起来么?”

宋予乔看向裴斯承,裴斯承一笑,“不去了。”

虽然知道家里有客人,需要招待,但是宋予乔凭空心里还是小小的酸了一下,抱着裴昊昱出门的时候,宋予乔都在想,是不是自己最近太小心眼了,明明裴斯承昨晚已经解释过了,自己还是这样在意。

确实是太小心眼了,需要调整一下。

餐厅里,郑嘉薇看着裴斯承脸上的神色,问了一句:“你真不打算追出去?”

裴斯承叩了叩桌面。

郑嘉薇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桌,“我做了四人份的,我们两个人吃不完,你只好放冰箱了。”

裴斯承直接拿起勺子喝粥,说:“味道还不错。”

郑嘉薇解了围裙,坐在桌边,“那可是,我跟五星级大厨学来的手艺,我觉得你这小女朋友简直就是对我敌意啊,说实话,她不该对我有敌意,应该对梦雪有敌意才对。”

裴斯承的勺子在碗沿磕碰了一下,微微蹙眉,看向郑嘉薇。

郑嘉薇这才意识到多说了话,“Sorry,死者为大,我了解。”她说着,在胸前画了个十字。

裴斯承的眼眸的瞳色,已经深了一些。

“一会儿用不用去影视剧院看一下?”郑嘉薇问。

裴斯承抽出一张纸巾来擦了擦嘴角,“不用,我给你订个酒店,你先住下来。”

“呵,才刚在你这住了一个晚上,就要往外赶人了?”郑嘉薇啧啧了几声,“还真是不近人情啊,”

对上裴斯承眼睛里的寒光,郑嘉薇赶忙住口,摆手道:“我错了,不多说了,你真是越来越专制了,现在连开你一句玩笑都不行了,你小女朋友也能受得了你的大男子主义?要我肯定果断说分手。”

“那真是可惜了,”裴斯承淡淡一笑,“我小女朋友不是你。”

郑嘉薇耸了耸肩,垂下眼睑,又用手指捏了桌上的一块菠萝包。

………………

宋予乔在外面的早餐店里,陪着裴昊昱吃过早餐,就送小家伙去上学。

裴昊昱之前请了几天的假,这是销假回来第一天来上课,宋予乔便将他送进了学校里,顺便见了见裴昊昱的班主任老师。

在往常叫家长的时候,裴昊昱绝对没有像是今天一样开心,笑个不停,一张开嘴就可以看到嘴里少了一颗牙齿。

裴昊昱的班主任老师是一个女老师,戴着一副眼镜,“你是裴昊昱的……?”

因为之前来学校的,都是一位男士,而且面前站着的宋予乔,看起来又是这么年轻,所以老师才会有此一问。

宋予乔温婉一笑:“我是裴昊昱的妈妈。”

下面的裴昊昱听见宋予乔这句话,心里冒起无数的粉红色泡泡,他终于也有了妈妈了,好不容易啊,虽然不是他的亲妈妈。

因为裴昊昱的年龄在班里是最小的,况且,才五岁半,其实刚开始来到班级里的时候,完全什么都不懂,不过倒是个聪明的孩子,甚至比班里一些调皮捣蛋的孩子还要学的快一些。

班主任老师说了一些基本的情况,宋予乔听得很仔细,并且都记了下来,最后,宋予乔蹲下来帮裴昊昱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乖,去班里吧。”

裴昊昱转身就向班里跑去,他还在想,书包里还有两个水煎包,给慕小冬吃一个。

宋予乔向班主任老师道过谢之后,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正好就遇上了二姨。

“予乔?”

席雨霞手里抱着一摞作业本,还拎着一个袋子,宋予乔就连忙搭了一把手。

“予乔,你怎么来学校了?”

“我路过,送一个小孩子进来的。”宋予乔怕二姨再多问什么,帮席雨霞把作业本放在办公桌上,转身就摆了摆手,“我还要上班,要迟了,我先走了。”

“哎,我话还没问完呢……”席雨霞喝了一口水。

另外一边,裴昊昱的班主任老师,已经扶了扶眼镜走了过来,“雨霞,刚刚那个是你……”

“我妹妹家的女儿,我外甥女。”

班主任老师走过来,“有多大啊,看起来这么年轻,就有一个五岁多的孩子了……”

席雨霞口中的水一下子喷了出来,喝呛了开始咳嗽。

“哎哟,你这是……”班主任老师连忙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席雨霞,席雨霞给人的感觉一般都是稳重的,这一下倒是让办公室里不少老师看过来。

席雨霞缓了一口气,“不会吧,我都没听说过。”

班主任老师笑着说:“是刚刚她亲口承认的啊,之前裴昊昱还来了一趟,把校信通和家长联系的手机号给改了,就改成她的了。”

这下,成了办公室的一个笑话了。

外甥女有一个五岁多的孩子,当二姨的竟然都不知道。

就别说席雨霞这个当二姨的了,就说席美郁这个当妈的,都不知道。

席雨霞打电话给妹妹席美郁,就听见席美郁那边,碰擦一声,好像是摔碎了一个杯子。

“你说那个孩子,多大了?”

席雨霞说:“五岁多了,对了,上一次在足球赛的时候,我就看见予乔牵着那孩子,当时倒没有想什么,不过五岁多的话,予乔不是跟你在加拿大么?”

席美郁揉了揉眉心,遥控着清扫机器人,将地面上的玻璃碎渣扫走,站在别墅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广袤的天空,心里好像是打翻了五味杂瓶。

“我过两天,这边我把研究所的事情处理好就回国一趟。”

席雨霞点头:“你这当妈的,是该回来了,疏影现在都快生了。”

………………

这一天一大早,宋予乔就到了浅语公司,基本交接完毕,将自己桌面上的一些东西都收拾了一下,放进一个储物盒里。

郑青端了两杯咖啡走过来,递给宋予乔一杯,宋予乔接过,说:“谢谢。”

“看你精神不是太好的?”

“夜晚睡觉的时候做了一整夜的梦,但是醒来却又什么都不记得了,觉得特别累,”宋予乔喝了两口咖啡,摩挲了一下杯口,将自己办公桌的抽屉打开,“里面有一些东西,我可能都是用不着的,你看看有什么需要用的,就都拿去。”

搬着箱子走出公司的时候,郑青在身后陪着,从楼上送了她一段路,“我认识一个广告公司的人事部经理,推荐了你,他们正好在明天上午十点有一个面试会,你准备一下去试试看,凭你的水平,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宋予乔原本想要说她想重新回到学校里,把剩下的两年大学念完,不过郑青既然这样说了,她就暂且答应了下来。

她不一定能面试上去,就凭借着她这种连大学本科学位证都没有拿到的人,不管到哪里面试,门槛都是一个限制。

宋予乔先回了一趟金水公寓,姐姐宋疏影正在敷面膜,脸上糊着一层黑乎乎的海藻面膜,一开门就把宋予乔吓了一个哆嗦。

“姐,大白天的你要吓死个人了。”

宋疏影说话不能张大嘴,只是抿着嘴说:“白天就能吓死人了,那晚上呢,我就要被抓起来了。”

宋予乔把东西搬到自己的房间里,说:“我正式离职了,以后也成了无业游民一枚,一会儿我要去查一查我的银行卡里还剩余多少存款,可能暑假这两个月够我开销了。”

“就算是你银行卡里没有一分钱,裴斯承会不养你?”宋疏影用手指试了一下海藻面膜外面的湿度,“刚刚妈给我打电话,说宋予珩的航班提前了,晚上六点半就到,要我们两个去接机。”

“不是说还有两天吗?!”

宋予乔吃了一惊,在转身的时候,书桌上一个木头盒子的倒刺划了一下,手指尖就出了血,她嘶的倒抽了一口气,直接抽出一张纸巾来将手指指腹按住。

“我也觉得蹊跷,不过宋予珩这么一来,就说明咱妈要提早来了,要做好准备。”

宋予乔觉得指腹上不再流血了,就把纸巾拿开,宋疏影已经走出了她的卧室,“姐,不用你去接了,你挺着大肚子不方便!等到晚上的时候一块儿吃个饭就行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宋予乔拿着钱包,下去楼下的菜市场去买一些新鲜的瓜果蔬菜,买些鱼肉,好不容易中午有时间,在家里能给姐姐做一顿好吃的。

只不过,刚刚下了楼,就接到了路路的电话。

宋予乔犹豫了一下才接通,现在路路说要来和她一起来合租房,肯定不现实了,因为弟弟宋予珩来了,按照宋疏影的说法,母亲也会在两周之内回来。

要么还是给路路实话实说好了,反正她也会谅解的。

接通了电话,电话另一头,卢璐说:“予乔,今天下午你有事情没有?我需要去乡下接我儿子,华筝有一个服装设计需要完成没有时间,你能陪陪我么?”

宋予乔算了算大概的时间,只是去乡下一趟,应该还赶得及晚上去机场接弟弟,就答应了。

路路的儿子是在从属于C市周边的一个乡下,不算远,开车的话半个多小时就到了,路路看起来脸色不是太好,宋予乔就让她到后座去躺着休息,然后自己坐在前面开车。

卢璐在后座闭目养神了一会儿,靠着坐起来,忽然问了一句:“予乔,你是不是失忆了?”

宋予乔知道可能是华筝告诉过她了,便点了点头,“之前在温哥华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然后就忘记了一些事情。”

“哦。”

虽然卢璐上了妆,但是宋予乔还是可以看得出卢璐脸上的疲惫,眼底下有妆容都遮不住的黑影。

车窗外飞快地掠过一些低矮的平房,头顶的太阳明晃晃的照耀着整片大地,一眼望过去,地面上都反射着白光。

“对了,我在盛庭买了一套房子,是现房,已经装修好的,我不用去和你合租了,房子挺大,你和华筝什么时候想去我那儿住都行。”

卢璐卡里有好几百万,买一套房子根本就不在话下,不过宋予乔也听说了,盛庭的房子很贵,不知道卢璐花了多少。

“我还准备再开个店,总不能坐吃山空,我还有儿子要养活。”

卢璐说了这一句话,继续侧身躺下,闭上了眼睛。

宋予乔听着卢璐开口闭口都是儿子,心想,卢璐的儿子肯定也是一个小可爱,不过才一岁大的小孩子,应该是正闹人的时候吧。

但是,宋予乔当真没有想到,在她见到路路的儿子的时候,会吃惊的说不出来话。

卢璐从一个农妇手中接过孩子,抱在肩上,转过来看了一眼愣神的宋予乔,笑了笑,“真的吓着你了?”

宋予乔摇了摇头,看向卢璐,“你不是说……只是失明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