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不让其他任何人觊觎 (为钻石加更,么么哒)/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家伙在墙角蹲着哭,宋予乔想要过去安慰他,但是却被身后的裴斯承拉住了手腕。

“别管他,想哭就让他哭个够。就是平常太惯着他了。”

在裴斯承这句话话音刚落,裴昊昱哭的更加凶猛了。

宋予乔压低声音,用只有紧紧挨着两人之间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哪儿有你这个带孩子的,刚刚我陪着她去,是我的错,把小火给忘到厕所了,要怪都怪我。”

她之所以要小声说。怕裴昊昱听见了,只是因为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在孩子面前,还是要做好榜样。

裴斯承握着她的手没有松开,那边裴昊昱哭的更厉害了,面对着墙面,哭的伤心欲绝。

宋予乔实在是挣脱不得,也不知道裴斯承一个大人,在这种时候跟一个小孩子叫什么真,偏偏就是不松手,她便直接凑过去在裴斯承的唇上亲了一下。

裴斯承明显是没有想到,微微一愣神,宋予乔就已经从手中挣脱了出去,走到墙边。蹲下来将裴昊昱抱了起来。

宋予乔将小家伙的小肩膀抱过来,让他靠在自己怀里,看着小家伙满脸的泪,心里撕心裂肺的疼。

“乖,刚才是阿姨不好,阿姨不该把小火给忘掉,小火一直是棒棒的,就算是阿姨不在,也可以将自己照顾的很好,对不对?”

裴昊昱刚开始还推了宋予乔一把,把脸扭过去不去理,噘着嘴。不说话,只不过眼睛里的眼泪流的越发的汹涌了。

宋予乔用指腹擦着裴昊昱脸颊上的眼泪,“别哭了,一哭就要变丑了,要做一个帅帅的小火,对不对?小火是男子汉,男子汉不流眼泪,对不对?”

裴昊昱终于忍不住了,伸出手来抱住了宋予乔,将眼泪全都蹭在了宋予乔的衬衫上,“乔乔,我本来就没有想要哭。就算是我妈妈不要我了,我都没有哭过,我还以为你也不要我了……”

宋予乔眼睛也湿润了,说:“你妈妈没有不要你,我就是你的妈妈,乖宝贝。”

这是宋予乔在心里想了许久的一句话,每一次看见裴昊昱,舌尖都会滚动着这样一句话。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现在,这句话终于说出了口。

但是,裴昊昱听见这句话,忽然就止住了哭声,一双泪眼朦胧地看着宋予乔,“你要和我爸爸结婚了么?”

宋予乔:“……”

她忽然愣神了一下,不知道小家伙问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裴昊昱眨了眨眼睛,眼眶里的泪水啪嗒啪嗒掉下来两滴,说:“你要嫁给我爸爸,然后给我当后妈了,对不对?”

宋予乔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裴昊昱就又哭了:“后妈都是很凶的,呜呜呜,乔乔,你能不能不要嫁给我爸爸给我当后妈啊……”

裴斯承在后面坐着,真的是受不了自己儿子了,这么粘人。起身,走过去,将宋予乔从地上拉起来,从她怀里想要将裴昊昱给抱出来,裴昊昱扑腾着小短腿,“不要你抱!”

宋予乔原本是想要抱着不松手的,却被裴斯承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裴斯承将裴昊昱放在椅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裴昊昱,你现在给我坐好!别东倒西歪的!”

裴昊昱抽了抽鼻子,哭声已经停止了,只不过刚才因为哭的猛了,现在一个劲儿的抽气,还鼻涕眼泪流的一张小脸好像一只小花猫。

宋予乔抽出纸巾来帮他擤鼻子,又擦了擦眼泪,“坐好,你爸爸有话说,要认真听哦。”

裴昊昱才坐的端正了,一双红肿的眼睛看着老爸。

裴斯承伸手拉了一把椅子搁在裴昊昱面前,坐下来,“裴昊昱,你刚才做的对不对?”

裴昊昱揉了揉鼻子,不说话。

裴斯承的语气严厉了一些,“如果觉得错了,现在就道歉,跟乔乔道歉。”

裴昊昱这会儿忽然表现的好像是一个大姑娘了,有些忸怩,在椅子上扭了一会儿屁股,抬起头来就看见宋予乔粉白色衬衫上的油渍,脏兮兮的,他砸吧了一下嘴巴,红着脸对宋予乔说:“对不起,乔乔。”

宋予乔揉了揉小家伙的小脑袋,“乖。”

这就算是一笑泯恩仇了。

裴斯承以往全都是既扮演慈母又扮演严父的,现在总算是有人分担另一半了。

宋予乔拉着裴昊昱去洗手间去洗脸,裴昊昱仰着头,“乔乔,你这次一定不要把我忘掉了!”

“再也不会了,阿姨保证。”

还是暂且叫阿姨吧,总是需要给小家伙一段适应期的,更何况,如果小家伙问起来当初她是为什么要抛弃他,宋予乔都不知道给出一个怎样的答案来。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牵着裴昊昱走远,不禁揉了揉眉心。

原本是有这个打算,正好趁着这个时候,把裴昊昱的亲生母亲就是宋予乔的这件事情给说清楚的,但是话到了嘴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心里莫名的觉得烦躁,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来,手边已经有一个打火机凑上来。

裴斯承抬眼看见薛淼,就着他打火机上的淡蓝色火苗,点燃了一支烟。

薛淼将刚刚梁易说的话差不多复述了,说:“你裴家的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姐,是个炸弹,冷不丁就会爆炸,你爸现在还不知道宋予乔离过婚了吧?”

裴斯承抽了一口烟,淡淡吐出烟气,“知道了,但是不知道是跟谁离了婚。”

薛淼笑了两声,拍了拍裴斯承的肩膀:“裴三,同情你啊,娶个媳妇儿比登天还难。”

谁说不是呢?

特别是裴斯承在听宋予乔说,她妈妈要从加拿大回来了的时候。

“什么时候?”裴斯承扶着方向盘的手指蜷缩了一下,嗓子里紧了紧。

“就这两个星期吧。”宋予乔倒是没有在意裴斯承问的这句话,她拍着裴昊昱的背,坐在后座上,小家伙哭了一场,这会儿可能是折腾的累了,趴在宋予乔腿上已经睁不开眼睛了,眯着眼睛打盹儿,宋予乔便说,“小火先睡,一会儿到家了,让你爸爸抱着你上楼。”

裴昊昱呢喃了两声,问:“那不用去上学了么?”

他也是糊涂了,放假一天,现在才刚刚过去了半天。休找木弟。

“不用,乖乖睡吧。”

这样,裴昊昱才安安稳稳地睡了。

裴斯承并没有开车去华苑,而是回了裴家大院,将裴昊昱送到了奶奶家的小床上。

刚被放在柔软的小床上,裴昊昱就迷迷糊糊地醒了,想要拉宋予乔的手。

“乔乔……”

宋予乔说:“乔乔晚上来接你好么?”

裴昊昱就算是睡着也没忘了和宋予乔“拉钩钩”保证,反正老爸的话他已经不信了,他现在就相信乔乔的话。

裴老太太在后面看着,自己的孙子竟然黏着宋予乔更甚于自己,不科学啊。她才算是小家伙的奶奶啊,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宋予乔将来要做孙子妈妈的,中间隔了一个辈分呢,她这个当长辈的,要让着小辈,不能争宠。

宋予乔转过身来,见裴老太太正趴着门口在看,笑了笑:“伯母好。”

“好,好,”裴老太太一笑,“予乔是吧,你过来帮我参考几件衣服,我又在网上挑了几件衣服,还有一件纱裙呢,特别飘逸。”

然后,宋予乔就在裴老太太递上来的平板上,看见了这一条特别飘逸的纱裙,还带着蕾丝边。

宋予乔:“……”

这种纱裙,就别说裴老太太了,就算是宋予乔,她自己都穿不出去。

裴斯承凑过来看了一眼,笑了两声,将宋予乔手中的平板抽出来又还回去:“妈,予乔下午还要陪着我一同去影视剧院,衣服的话,等到我们有时间再帮你挑。”

裴老太太还来不及说话,儿子就已经搂着儿媳妇的腰走了,不过还是儿媳妇有点礼貌,转过来还说了一句:“伯母,那我先走了。”

裴老太太看着手中平板上的几件衣服,嘀咕起来了,怎么会不好看呢,这么飘逸的纱裙,就像是仙女一样。

裴老太太脑子里灵光一现,马上蹬蹬蹬上了一趟楼,给已经去军区的裴临峰打了个电话。

“上次儿媳妇给你的那两罐茶叶,你还礼了没有?”

裴临峰咬着牙说:“我五千块钱买了两罐茶叶。”

哦,裴老太太这一下明白了。

儿子儿媳妇肯定是在想,我都送你这老太太见面礼了,你为毛都不还礼给我,礼尚往来啊懂不懂?现在就给你摆脸色。

裴老太太心情愉悦,上网开始搜索“最适合送给新婚夫妻的礼物”,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情趣用品”几个大字!

………………

裴斯承的手搁在宋予乔的身侧,因为靠得近了一些,宋予乔也就闻到了裴斯承身上淡淡的烟味。

“你是不是又抽烟了?”

“嗯。”

已经到了车门口,裴斯承俯身,脸庞忽然在宋予乔面前靠近,张开嘴呵了一口气。

“闻得到么?我怎么就闻不到。”裴斯承中午明明因为开车,没有喝酒,但是现在说出来的话分明感觉到微醺。

宋予乔忍不住别开脸,避开他唇齿间淡淡的烟草气息:“还在外面呢,快开车吧。”

裴斯承深深地看了宋予乔一眼,“那你说,只要是不在外面,我想怎么样就都可以了?”

“你还要不要走了?”宋予乔有些嗔怒,白皙脸颊上已经染上了一抹桃红。

裴斯承扣紧了宋予乔的腰,“不要走了。”

宋予乔忍不住回道:“不要走了,那就回去吧。”

“好啊,回去吧,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卧室里,在床上,”裴斯承俯身在宋予乔耳侧,“予乔,体会到你包裹着我的那种感觉,在你身体内灼热发烫,我都不想出来……”

宋予乔的脸瞬间燃烧起来,她自己都觉得肯定是红的要滴血了,便直接用手肘去推裴斯承,真心不知道为什么一句“你又抽烟了”,话题会随之转移到房事上来。

裴斯承低头吻了吻她的唇,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个吻,忍不住又吻了一下,才打开了宋予乔背后靠着的车门,“走了。”

在车上,宋予乔平复了一下刚才因为裴斯承忽然的调戏急促的呼吸,然后才对裴斯承说:“这件事情我一直在想……”

“嗯,什么事?”裴斯承已经收敛了脸上那种玩赏意味的神色,正色问道。

宋予乔将胸前的安全带调整了一下松紧度,才说:“先别让裴昊昱上学了吧,他还小,今年在家能多玩几天,等到明年九月份再去学校,毕竟还是小。”

其实,她当初第一次知道裴昊昱竟然这么小就被送到学校去,心里觉得也是很惊讶,这种时候,应该正是学前应该痛痛快快玩的时候,在心里徘徊了许久的这个念头,现在正式说出来,想要问一下裴斯承的意见。

“你不想让他去学校,那就让他在家里。”

“我听小火说了,是他奶奶提前送他去上学的,这件事情要不要跟伯母商量一下?”

“不用,你做主就好。”

听了这句话,宋予乔心里暖了一下,侧头抬眸,看了一眼裴斯承,“谢谢。”

这是裴斯承给予宋予乔刚刚涉足这个家庭,足够的尊重,能够让宋予乔感觉到,这个家庭,真的是不能缺少她一个的。

在等一个路口的绿灯的时候,裴斯承开口问:“离职手续办好了?”

宋予乔点了点头:“嗯。”

她知道裴斯承想让她直接去裴氏当助理,便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侧首看了一眼他脸上的神色,“我一直觉得大学没有读完,是我的一个遗憾,所以,我想花费接下来两年时间去读书,充实自己。”

裴斯承并没有反对,而是问:“你主修的是什么课程?”

“经济学,”宋予乔笑了笑,“不过倒是阴差阳错在广告公司做了三年的执行助理,我觉得我转系去修广告设计也是可以的。”

裴斯承勾了勾唇角。

宋予乔看着裴斯承唇角的笑,微微蹙眉:“你想要说什么?”

裴斯承摇了摇头:“我很支持你回到学校里去充电,你上学就好了,我养你。”

宋予乔偏了头,看向车窗外。

当听到这一句“我养你”,宋予乔以为自己练就了一身的钢筋铁骨,却还是难以抑制的心动了。

她记得第一次听到,是从裴昊昱小家伙的口中听到的,不过,此时此刻,当真是印象更加深刻。

其实,裴斯承刚刚莫名的勾起唇笑,是因为他和A大经济金融系的副院长是熟识,裴斯承在刚从国外回国的时候,还在A大当过一个学期的客座教授。

………………

裴斯承先带着宋予乔去了一趟服饰店,让宋予乔将身上被裴昊昱给弄脏的一套衣服给换下来。

宋予乔选了一件长袖的白衬衫,下面是紧实的半身裙,衬衫下摆在裙内包裹,在一边的裴斯承眼中,这种凹凸有致的身材,简直就是引诱人犯罪。

宋予乔这一次不想让裴斯承为她付钱了,每次都要裴斯承付钱,好像自己从里到外,包括身上的这一身行头,全都是裴斯承一手包办的一样。

但是,递上去信用卡之后,收银台小姐笑了笑:“那位先生已经付过钱了。”

“谢谢。”宋予乔随即将信用卡收了起来。

既然已经付过钱,也就没有必要矫情的非要自己付钱了,宋予乔心想,以后多做菜补偿给这父子两人就好了。

宋予乔跟随裴斯承来到裴氏下的一个影视剧院工程现场查看,裴斯承在路上高速宋予乔,主要是关于工程这边电线线路问题,是有人匿名举报,直接举报工程不合格。

宋予乔听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裴斯承将车停在影视剧院内设的停车位置,宋予乔先下了车,黎北已经先迎上来,先向宋予乔打了一声招呼:“老板娘好。”然后才拿着文件向裴斯承汇报进程。

黎北说:“公司里已经派设计师和督检来查看过了,主要就是电线的问题,在西场铺好的线路电线存在老化,有一些地方的线路存在强弱电放置一起,重复布线。”

“负责人知情么?”

黎北回答:“设计师已经询问过了,有板上钉钉的事实,他也无法狡辩。”

裴斯承的眉头深深地皱起来,“你去通知施工队总负责人过来见我。”

“是。”

“另外,洲宇董事长来电话,直接转给我接。”

“明白。”

黎北提着公文包离开之后,裴斯承俯身趴在车身上,“老板娘,还要我抱你过去么?”

“我对电线的问题又不了解,要么我还是在车里坐一会儿吧。”

宋予乔这是说的实话,她头有些晕,犯恶心,头顶的大太阳太烈,好像有点中暑了。

而就在此时,从影视剧院的方向,好像是有人在叫裴斯承。

宋予乔还没有来得及拉开车门,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见了郑嘉薇。

她手中的动作就停了下来。

如果不是再次看见郑嘉薇,宋予乔几乎都要忘掉这个人了,现在才想到,原来,裴斯承这边还有一个红颜知己。

宋予乔从车头绕过去,主动挽上裴斯承的手臂:“我也去。”

裴斯承眼中溢出玩味的笑意来,莞尔:“你不是要在车里休息么?”

宋予乔抬眸,小巧的下巴向上扬起,黑漆漆的眼睛里反射出太阳的光芒来,“我又不想休息了,我想学习一下影视剧院的装修问题,然后回去好抢你的位置。”

裴斯承微微愣了一下。

这一瞬间,裴斯承忽然好像是又重新看到了五年前的那个宋予乔,会好像是母鸡护食一样将他抱在胸前,不让其他任何人觊觎。

那个因为喜欢,因为爱,能将全部都付出的女孩子。

郑嘉薇看见裴斯承和宋予乔一同走过来的时候,脸上的笑微微收敛了一些,拎着包站在台阶上,“予乔,你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