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算是三角恋的故事吧/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好,薇薇。”

宋予乔觉得自己不能小家子气了,就算心里很介意,脸上也不能表现出来。也上前一步微笑着,绝对算的上是落落大方。

正午的阳光有些刺眼,在台阶上与台阶下横亘出一道白光,宋予乔觉得这阳光有些苍白了,却莫名有些刺眼,不知道是不是郑嘉薇裙子上的亮片反光。

进了影剧院,前面已经有工作人员为三个人地上了冰镇的饮料。宋予乔拿了一瓶绿茶,拧开盖子就喝了两口,想要将那种暑气给驱散掉,而郑嘉薇笑了笑:“有没有矿泉水啊,我不喝这种有添加剂的东西。”

宋予乔因为脑子晕晕的,可能是有点中暑了,刚刚灌了两大口冰镇绿茶,听了这句话,差点喝呛了。

裴斯承倒是不在意,接过工作人员手里的一瓶红茶,“没关系,拿给我喝。”

郑嘉薇耸了耸肩,似乎是有些嗔怪的看了裴斯承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梦雪一样,从来都不再外面买那种瓶装的饮料。”

梦雪?

宋予乔虽然走在前面,还是听见了从郑嘉薇口中说出来的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曾经从华筝口中也听到过,并且宋予乔在网上也搜索过,但是却没有得到完整的信息,只知道是张梦琳的姐姐,而张梦琳总是叫裴斯承叫姐夫。

不过,宋予乔看裴斯承并没有什么反应,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便抿了抿唇,也许又是自己乱想了。

最近总是乱七八糟的想一些东西。可能还是不够忙,让自己忙起来,就可以没有这种闲心思胡思乱想了。

也可能是每天和裴斯承在一起,内心也有了霸占的心思?

郑嘉薇是陪同裴斯承来考察场地的,影视剧院的装修才刚刚开始,夜以继日,少说也要一个月的时间。

郑嘉薇侧着头:“这种来考察工地的事儿,也带着你小女朋友来哦?”

裴斯承用警告的眼神看着郑嘉薇:“再多说话,你就可以去酒店歇着了。”

郑嘉薇耸了耸肩,“我倒是巴不得,就看你这个东道主有没有诚意了,把我从外地的军区叫过来。就是为了让我整天住酒店的啊,连一点娱乐活动都不给留,对了,我这趟回来,还没有去见裴首长呢,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去拜访一下裴首长。”

宋予乔跟在裴斯承身后,强迫自己的注意力从郑嘉薇身上转移过来。便问黎北:“你那儿不是有影视剧院的文件,拿给我看看。”

黎北手里的都是关于裴氏的机密性文件,不是比较信任的高层管理,一般是不能接触的,虽然宋予乔暂时还不算是裴氏的员工,但是她是老板娘嘛。

宋予乔从黎北手里接过一些有关于影视剧院装修的文件看了看,她对于装修方面并不在行,但是仅仅从装修报价上看,洲宇给的报价却是要高一些的,如果单单看报价和以往的供应商的出货,应该不会有问题。现在出了这种问题,有一个原因就是中饱私囊了。

原本,这种事情也不必要裴斯承亲自出面,有黎北代替处理就可以了,但是鉴于施工周期预计的就比较短,而且是一个比较大的工程,裴斯承才决定来施工现场来看一下。

裴斯承亲自去了有关电路问题的场地,问了负责电路调控的负责人,最后负责人承认,确实是临时调换了供应商,用了一批次比较便宜的电线设施。

负责人看起来也不容易,解释了原因,又说了自己其实没有私吞多少钱,很少的一部分,都是一时间动了贪念。

但是,这种事情,有错就应该有罚,宋予乔不知道裴氏的规定是什么,但是也知道,罚款扣除奖金应该都不在少数了。

洲宇的董事长果然打过来电话了,黎北接通,然后转交给裴斯承。

宋予乔看裴斯承接过电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裴斯承冷笑了一下,“方董,这不是去菜市场买菜可以讨价还价,我不知道到底你的公司内部出了什么问题,现在影视剧院的工程,确实是承包给你们了,现在这边出了问题,需要怎么算?”

洲宇董事长已经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我已经派了调查小组去了,最迟明天早上八点之前就会给裴总您答复。”

“我等方董您的答复。”

裴斯承从来说话都是不温不火的,就算是生气,也都能笑里藏刀,一句话藏一个钉子,一不留神就被扎一下。

虽然几乎是大公司都想要跟裴氏合作,知道这是口中的一块流油的肥肉,但是挡不住有一个手腕冷硬的大老板在坐镇,要么,在商界的上流圈子里,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裴家一个握枪杆子的首长,培养出来两只商场上无形的手。

影视剧院因为正在装修过程中,气味不是很好闻,宋予乔有些受不了,跟裴斯承说了一声,提早出来了。

宋予乔刚向前走了两步,就被郑嘉薇给叫住了。

郑嘉薇转而对裴斯承说:“我也先出去了,跟予乔说说话。”

宋予乔脚步微顿,等了一下身后的郑嘉薇。

“走吧,我也觉得这里面空气太难闻了,刚才就想出去了,又觉得我一个人这么受不了有点矫情了,原来你跟我是一样的啊,快点出去透透气。”

郑嘉薇做事全都是雷厉风行,不等身后的裴斯承发话,就已经拉着宋予乔跳过地上的一对瓷砖,向外面走去。

黎北见前面的老板不走了,问:“老板还要去控电室么?”

裴斯承收回目光,“去,走吧。”

郑嘉薇和比裴斯承小两岁,今年已经三十了,宋予乔在听到之后觉得特别不可思议,确确实实,比起相同年龄段的郑青的前女友,那种脸上能够看到用化妆品涂抹出的痕迹,郑嘉薇完全看不出来痕迹来,就是一个小姑娘。

“都是化妆品用得好,我男朋友舍得给我花钱啊,”郑嘉薇笑了笑,“就光一小瓶精华素,就要好几万。你皮肤底子好,要不然我给推荐给你用,让裴斯承给你买。”

宋予乔笑了笑。

她听到郑嘉薇口中说有男朋友,心里稍微安定下来,因为和郑嘉薇并不熟,所以之间也没有什么话题,就聊了聊各自的工作,然后聊了聊她们两人之间,唯一一个共同相识的人——裴斯承。

郑嘉薇笑了笑:“裴斯承是我学长啊,我跟梦雪是一届的,我和梦雪刚刚升初中部的时候,裴斯承已经在高二了,那个时候比较流行成绩好的跳级,我记忆中,裴斯承是跳过两次。”

宋予乔对裴斯承学生时代的事情还是比较感兴趣的,就好像是你现在拥有一个人,喜欢一个人,就想要将他的过去和将来,全都收入囊中,人都是有贪心的。

郑嘉薇看了一眼听的十分认真的宋予乔,接着说:“我记得一次期末考试完,我们绕着操场跑了三圈,最后累的全都直挺挺躺在草地上。”

“都有谁啊?”

听着郑嘉薇口中的话,宋予乔的脑海中,不由得就浮现出三五个少年,在墨蓝色的天空下,在夏夜的风里,肆意地奔跑着,挥洒着自己的青春,能看见那样的一幅画面,嘴角都不由得向上弯起。

“有我,裴斯承,齐轩,还有梦雪,我们当时是并成为四人帮的,好吧?”

“齐轩?”

这个名字倒是宋予乔第一次听到,她见到过裴斯承的不少朋友,比如说是在部队认识的顾青城,后来商战中认识的薛淼,还有陆景重和梁小六,虽然具体不太清楚,却实实在在知道,这些都是可以肝胆相照的好朋友,那齐轩是谁?真的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郑嘉薇摆了摆手:“当时两人关系特别要好,不过后来掰了。”

“为什么?”

“兄弟之间感情破裂的原因,你想有什么?除了女人呗。”郑嘉薇笑了笑,“就跟女人之间,抢男人是一样的。”

“梦雪是张梦琳的亲姐姐么?”

“你也认识张梦琳啊?”郑嘉薇挑了挑眉,“你听名字就知道是亲姐妹了,张梦雪,张梦琳,说起来,张梦琳那个小丫头可真是跟梦雪的性格完全相反,我都怀疑她是不是一个妈生出来的,总是在裴斯承耳朵边叫姐夫,我听得都要磨出茧子来了,真想用胶带把那小妖精的嘴给封上,好图个清静。”

宋予乔听着这些话,心里已经有些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那……张梦琳的姐姐现在……”

“在聊什么呢?”

裴斯承的声音陡然从宋予乔身后传过来,她吓了一跳。

郑嘉薇将原本拎在左手的包换成了右手拎,笑了笑:“没什么啊,还不是你以前那些破事儿。”

从影视剧院出去,郑嘉薇原本想要去茶餐厅喝下午茶的,但是宋予乔觉得头晕,好像是真的有点中暑了,想回去休息,裴斯承便与郑嘉薇说了两句关于裴首长的事情,就此告别。

开车回去的路上,宋予乔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一直在看着车窗外,胸口有些闷闷的。

不过,原本是说好了要去裴家大院去接裴昊昱的,等宋予乔回过神的时候,裴斯承开的车已经驶入了华苑的大门。

她这才转过来,“不是要去接小火的么?”

“说了晚上去接他。”

宋予乔压根没有想要下车,才下午四点多,回到家里能有什么事儿,她说:“那就送我去金水公寓吧,我想我弟弟了。”

宋予珩回来这两天,明明知道宋疏影有孕,并不能当向导陪着宋予珩出去逛逛,宋予乔觉得自己这个姐姐当的真是不够合格。

裴斯承已经下了车,把驾驶位上的车门关上,绕过车头来就俯身来抱宋予乔出来,宋予乔抱着手臂不解安全带:“我不想下去,裴斯承,你别以为这一次能用暴力解决问题,我不会屈服的!你让开,你不开车送我回去,我有腿有脚,难道不会自己走回去么?”

裴斯承轻笑了一声,在任何时候,面对宋予乔身上不经意间竖起的刺,他总是能用春风化雨去解决。

不过真的是一物降一物,也就有宋予乔偏偏就吃这一套。

他先是吻了吻宋予乔的额头,手指抚上她侧脸上的一道结痂的疤痕上,“快好了吧?”

宋予乔愣愣地点头:“嗯,差不多了。”

裴斯承拉开宋予乔抱胸的手臂,却是用了几分力气,将安全带解开之后,依旧是将宋予乔从车里抱了出来。

“裴斯承!”

宋予乔挣扎,裴斯承的眸色深了几分,语气也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凌厉之感,“你再乱动,我不介意就在这里要了你。”

宋予乔不挣扎了,却直接转过脸去,不再看裴斯承。

一直到了门口,裴斯承让宋予乔把手指放在密码锁上开锁,她才不情愿地开了门,“可以放下我了,我不会跑了。”

进了门,裴斯承直接将她压在门上,门锁在身后啪嗒一声锁上,猛烈的吻就铺天盖地的落在宋予乔的脸上,让宋予乔完全没有来得及反应,几乎喘不过气来,双手攥紧了裴斯承胸前的衬衫,十分被动的承受着裴斯承的吻。

当裴斯承的唇触到宋予乔脸上的湿润的时候,他忽然就停了下来。

看着宋予乔现在这副委屈的样子,和裴昊昱哭起来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裴斯承不禁摇了摇头:“怎么搞的?中午的时候儿子哭,现在你哭?”

宋予乔有些抽噎,说话也就断断续续的不太清楚。

“你瞒着我你的过去,我还没有冲你发脾气,你倒是先生气了,我都没有说什么,你凭什么生气?你不是说要尊重我的感觉么?我都没有同意,你凭什么吻我……”

裴斯承扶着宋予乔的背,“我没有生气,我这是疼你啊,我宠你才会吻你才会亲你才会想要你,我对别的女人都不会有这种感觉。”

“那张梦雪呢?”

宋予乔从刚才在郑嘉薇口中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就一直想要问出来了,或者说,每每见到张梦琳的时候,听到张梦琳口中叫裴斯承姐夫的这个称呼,都会想要问清楚。

听见这个名字,总是让宋予乔有一种她自己是第三者插足一样。

裴斯承笑了一声:“是郑嘉薇告诉你的?”休农讨扛。

“不算是,她只说了你们上学时候的事情,其余的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提了一下,还有齐轩。”

其实,宋予乔说出这种话内心是忐忑的。

每个人内心都有一段过往,就好像是疮疤一样,不愿意被别人提起。就像是如果现在裴斯承问起她和叶泽南的那段曾经,宋予乔自己都会避而不答,觉得每每回忆一次,或许都会造成内心的鲜血淋漓,纵然是已经对那个人不在意了,但是如果现在裴斯承执意让她说,她心里也会难受几分。

或许,真的是自己的话伤到裴斯承了,她感觉到裴斯承眸中神色都暗淡了几分,便抿了抿嘴唇,“我错了,我不问了……”

裴斯承搁在宋予乔腰间的手用上了几分力气,俯身抵在宋予乔的额头上,“以后有什么想问的,就第一时间来问我,不要自己胡思乱想。”

然后,从裴斯承口中,宋予乔了解了整件事情的大概。

原来,是一个算是三角恋的故事吧。

至少裴斯承是这样说的。

齐轩喜欢张梦雪,但是张梦雪喜欢裴斯承,裴斯承那个时候又是一心扑在学习上的优等生,再加上家世好,对谁都是不冷不热,颇有一种眼高于顶的贵公子架势。不过,在刚开始,连上郑嘉薇,四个人中间谁都没有表现出来,谁都没有说起过,直到后来捅破了一层窗户纸,齐轩和裴斯承之间才因为张梦雪瓦解了铁哥们的关系。然后,裴斯承就被父亲送去了特种兵部队,两年之后,出国。

宋予乔觉得唏嘘,怪不得裴斯承曾经对于她和华筝之间的关系那样在意,循序渐进,一点一点抽丝剥茧,原来,是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段过往。

“那后来呢?为什么张梦琳总是叫你姐夫?”

裴斯承闭了闭眼睛,放下手臂,缓慢踱步,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水,“后来因为一些意外,张梦雪死了,齐轩失踪,张梦琳那个时候才不到十四岁,因为张梦雪的托付,然后我才做了她的监护人,答应过张梦雪,照顾到她成年。”

宋予乔仍然站在玄关处,看着站在桌边的裴斯承。

她从来都没有像现在有这种感觉一样,裴斯承的背影很落寞,情不自禁地想要走过去,想要抱抱他。

或许世事维艰,总是需要一个肩膀,总是需要一个怀抱。

这样想着,宋予乔也就移动了脚步,向前走,走到裴斯承身边,伸出双臂来抱住了裴斯承的腰,侧脸贴在他的胸膛上。

裴斯承低头看着宋予乔这样的动作,莞尔,“怎么了?”

宋予乔抱的更紧了一些,摇了摇头,“没有,就是想要抱抱你。”

以前都是你抱抱我,这次换我抱抱你。

裴斯承轻笑了一声,将宋予乔的鬓发拨到脑后,“好,你抱抱我。”

………………

宋予乔辞职之后,学校的手续已经办好了,只等九月份开学,就可以重新从一个做了三年的职场小白领,重新回归象牙塔了,心底里忽然有些期待。

但是在暑假的这两个月里,总是还要找一些事情去做的,于是,裴斯承就抛出了橄榄枝,要宋予乔来裴氏里做他的执行助理,“算是实习,我给你发工资,你先跟着黎北,熟悉一下公司的流程。”

宋予乔点了头,说:“好。”

而这句话对黎北来说,简直就是受宠若惊!

要未来的老板娘来到自己的手下来打下手?!他将来还要不要活路了?!为什么不让老板娘跟着虞娜?!一旦是这种烫手山芋,就落在了自己手上。

宋予乔当真是觉得,在裴氏这种大企业大公司里,果然是和原先呆过三年的浅语小公司是不一样的,从规格和公司的制度化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她被安排在裴斯承办公楼层第六十三层。

之所以说明是裴斯承的办公楼层,也就是说明,这一层楼,鲜有人踏足,除了裴斯承的几个心腹,邓宇现在被派往S市的分公司协调后续事宜,然后就只剩下了黎北、虞娜,方梅方经理,还有几个裴氏的高层,另外就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来的秘书于欣欣,是虞娜一手面试的。

于欣欣倒是一个特别活泼的小姑娘,她也是刚刚被提拔上来六十三楼,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四处张望着。

她的办公桌和宋予乔的安排在一处,宋予乔做了自我介绍,于欣欣兴致勃勃地叫予乔姐。

“我这是头一次上来,竟然被直接提拔上来,我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予乔姐,你跟裴总一起去开过会么?”

宋予乔点了点头,抬手将于欣欣不小心撞翻的一个墨水瓶给扶了起来,“嗯,开过会。”

于欣欣有些手忙脚乱的,嘿嘿地笑了两声,“我也开过,只有一次,回来就被虞娜姐给狠狠批了一次,说我没有逻辑性,记录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幸好有录音记录,虞娜姐就听着录音把会议记录重新记了一遍。”

“没关系,多锻炼几次就好了。”宋予乔安慰道,不过她真的没有从于欣欣口中听出来怨声载道,相反好像还很高兴的样子。

“我笨手笨脚的哎,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又忽然把我从楼下给调上来了,真是不可思议。”

别说于欣欣没明白,就算是黎北都有点搞不懂了。

“你说那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做事毛毛躁躁的,跟人自来熟,除了聒噪了点,没什么其他优点,怎么就让老板破格给提拔到六十三楼来了?”

老板的心思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说不定哪一天就把他安排到前台去,或者直接丢到太平洋上的哪个小岛上去。

虞娜抬手将一个文件夹扔给黎北:“你不觉得如果六十三楼只有我们几个人,太安静了一些么?那个大学刚毕业的小姑娘根本没什么用,就是提拔上来给宋小姐解闷的。”

“嗖嘎。”黎北摸着自己下巴上的胡茬,准备去拿着剃须刀去洗手间里刮个胡子了。

所以,有于欣欣这个能说会道的小姑娘在一边,宋予乔一整天都没有心思闲下来胡思乱想,等到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她拿了包,提前下班去学校接裴昊昱。

敲了敲裴斯承办公室的门,探过头。

“裴斯承,我先走了,去接裴昊昱。”

今天是小家伙考试结束的一天,虽然宋予乔已经有打算让他下一个学期不去学校了,但是这个学期也要有始有终才是。

裴斯承正戴着一副眼镜坐在电脑桌后,抬眸看了一眼宋予乔,“帮我把那个优盘递过来。”

宋予乔帮裴斯承把放在桌边的一个红色优盘从他的左手边的桌边拿过去,扔在他面前,“就是伸伸手的事儿,你真是不嫌我麻烦。”

裴斯承笑了笑:“这是给老板甩脸色么?不准你的假。”

“我这是去接你儿子的,不准也得准。”

宋予乔看着裴斯承就想要伸手拉她,急忙侧身躲开,直接开了办公室的门出去了,还转过来对着裴斯承摆了摆手:“拜拜。”

宋予乔并没有开裴斯承的车,自己买了一辆别克,裴斯承当时直接说要给她买一辆玛莎拉蒂,被她严词拒绝。

“我还不想当马路杀手,还是算了吧。”

只不过,这一次她不是马路杀手,却是另外一辆豪车,直接撞上了她的别克车的车屁股,追尾了。

幸好,刚刚接了裴昊昱的时候,宋予乔让裴昊昱把安全带给系上了,小家伙倒是吓了一跳,手里正在舔着吃的冰激凌差点扔了,还喊了一声:“呀,乔乔,是不是地震了?”

“小火,你现在车里面呆着别乱乱动。”

宋予乔解安全带下车,站在别克车的车尾,一个年轻的女人正在弯着腰查看撞的轻重程度,正好是车流高峰期,不过发生了追尾,后面的车已经自动绕开了。

宋予乔抱臂,这次追尾的事故,完全是后面这辆车的操作不当,她正想着如果自己解决不了,就直接给交警打电话,再给保险公司打电话。

面前的这个年轻的女人检查过撞的轻重程度,就直起身来了。

“是我的责任,我们私了……”一句话没有说完,这个女人忽然就住了口,目光落在宋予乔脸上,“是你啊。”

宋予乔皱了皱眉,她倒是不记得,面前的这个女人在哪里见到过,不过说实话,真的是有点眼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