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幸好,幸好 (为钻石加更,谢谢大家)/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婉莉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不过,好像房间里的人并没有发现外面站着人,宋予乔微微皱眉。身边的徐婉莉已经松开她直接冲了进去。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乔沫眼睛里似乎是一闪而过一丝的慌乱,微微笑了一下:“医生刚刚在与我说你的复检结果,恢复的很好,。”

徐婉莉冷笑了一声,声音变的尖利,在医生办公室里格外刺耳:“我刚刚都听见了!什么引产的后遗症!到底发生了什么?!”

医生皱了皱眉,他之前受过宋洁柔的嘱托。让保密徐婉莉的情况,但是现在,是徐婉莉自己听见了,也不能怪她,况且,她原本就对徐婉莉这个人印象不好,娇生惯养的,现在又在医院里大声喧哗。

乔沫向前走了一步,直接拉住想要向医生走过来的徐婉莉,“我们有什么事情出去好好说,莉莉,这是医院,注意点,冷静下来。”

宋予乔站在外面。就在这短暂的半分钟里,脑子里已经将这些人的关系飞快地捋了捋。

前些天看见乔沫和叶泽南的母亲裴玉玲在一起,明显是熟识的,而现在,徐婉莉却又和乔沫一起过来医院复检……

宋予乔觉得好像有些问题。

“小乔!”

宋予乔听见姐姐宋疏影的叫声,转过身来,就看见大着肚子的姐姐过来,她疑惑了一下:“韩哥呢?”

“接电话了,我让他先去停车场取车,”宋疏影说,“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遇着熟人了?”

宋予乔向里面努了努嘴。“徐婉莉。”

不用宋予乔说,宋疏影也看到了,眸中的神色已经微微暗沉了下来,此刻表现的好像是一个疯子一样的徐婉莉,正在抓着乔沫的手腕,声嘶力竭。

宋疏影心里冷冷,直接拉着宋予乔的手:“走吧,跟我们没关系。”

“冷静?!我现在还要怎么冷静!我肚子里的孩子都已经没有了,现在告诉我以后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你要我怎么冷静?!”

医生皱着眉:“这是医院!不是你家,想大喊大叫就大喊大叫的!都给我出去!”

乔沫的手臂也是被徐婉莉握的疼了,皱了眉,口气不由得严厉起来:“那现在事情已经变成了这样。再这样也是于事无补了,你现在在冲着无关的人说什么话。”

徐婉莉在一瞬间就明白了,转过身来,“宋予乔!都是宋予乔害的我!她害死我肚子里的孩子,现在我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她害的我!”

当她松开乔沫的胳膊,乔沫用另外一只手揉了一下手臂。

现在的徐婉莉,就好像是一条疯掉的狗,完全被自己的情绪左右了。而宋予乔的出现,真的是刚刚好。

因为检查的诊室在二楼,宋疏影觉得恶心不想要坐电梯,而且在电梯门前有好几个人,电梯里肯定是很挤,于是宋予乔便扶着姐姐宋疏影,从楼梯上慢慢走下去。

“姐,你看着脚下的楼梯,别踩空了。”

宋疏影忍不住埋汰了一句:“就下个楼,你就说了好几遍了,我就是怀个孕,哪有那么脆弱了。”

宋予乔笑了笑。

真的是姐姐比较淡定了,从怀孕一开始,就没有看到过她有过多么波澜起伏的情绪,淡定的和往常一样,要是宋予乔自己的话,恐怕会被裴斯承当成国宝给关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徐婉莉追了过来。

“宋予乔!”

宋予乔回过身来,就看见徐婉莉从楼梯上跑了下来。

“你这个贱货!你和叶泽南离了婚也就算了,现在竟然也让我不能怀孕!都是你害我的!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被绑架,我的孩子也会平安出世,我也不会不能怀孕!”

徐婉莉的话说的一句话比一句话难听,宋疏影紧紧地拧着眉头。

“徐婉莉,我告诉你,嘴巴放干净一点!再让我听见你说这些不干不净的话,小心我找人割了你的舌头!”

徐婉莉瑟缩了一下脖子。

从小的时候,她就比价忌惮宋疏影,因为宋疏影说出来的话,分分钟能做得出来,她记得,好像还是初中的时候,一个高中的混混看中了宋疏影,当时宋疏影根本就清高的不屑于理会,这个男生还是让徐婉莉帮忙递的玫瑰花。

徐婉莉知道宋疏影根本就不会收,但是这么一捧玫瑰花,被不喜欢的人送来,心里肯定会膈应,还是帮忙送给了宋疏影,结果,当天宋疏影就拿着这一捧玫瑰花,从初中部找到高中部去,直接将这一捧玫瑰花摔在了地上,花瓣纷纷掉落在地上,她就踩着那些零碎的花瓣,然后转身就下了楼。

徐婉莉当时都清清楚楚的记得,宋疏影身上那种冷艳的气质,这辈子她都学不来。

她不怕宋予乔,但是对于宋予乔的这个姐姐,总归是忌惮几分的。

因为宋疏影,说的出,就做得到。

宋予乔怕徐婉莉忽然动手伤到宋疏影便扶稳了姐姐,一边注意着那边徐婉莉的动作,快速地下了楼。

她不愿意与徐婉莉纠缠,主要是顾及着现在身边有一个大着肚子的孕妇,徐婉莉真的疯起来不管不顾的,那么最先遭殃的就是姐姐。

徐婉莉眯起眼睛,看着互相扶着走到楼梯下的宋予乔和宋疏影,包括宋疏影七个月了的大肚子。

如果她的孩子没有在两个月前的绑架中发生意外被引产,那么她的孩子,现在也还在!已经快要出生了!

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宋疏影的肚子,十分碍眼。

凭什么我的孩子都死了,你的孩子却还在?!

这种卑劣的想法从脑海里一冒出来,徐婉莉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红光,她几乎没有给自己任何反应的时间,就已经飞快地跑下了楼梯。

在经过宋疏影的身边的时候,用力的推了一下。

宋疏影真的是猝不及防,因为怀了孩子,肚子大所以重心前移,被人轻轻一撞都会向前倒,需要扶着旁边的墙面,而现在徐婉莉蓄意的一推,她根本就由不得自己重新调整重心。

宋予乔慌忙之下拉住了姐姐的胳膊,向前一步,挡住了宋疏影向下倾倒的身体。

在楼梯上方站着的乔沫,正好看见了徐婉莉这个动作,不禁摇了摇头,目光落在楼梯上方的一个监控摄像头上。

这样明目张胆的推一个孕妇,要真的是出了什么问题,恐怕就要被带去警察局了。

就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宋疏影被一个人直接揽着腰抱在了怀里。

宋予乔看着宋疏影身后高大的身影,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幸好,幸好。

韩瑾瑜先扶着宋疏影下了最后两级楼梯,扶着她站稳了,脸上已经表现出些许紧张来,手掌直接覆上了她的肚子:“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宋疏影看着韩瑾瑜紧张的样子,忽然就笑了出来:“我很好,一点都没有不舒服。”

也就是宋疏影了,在这种时候还能笑得出来,宋予乔都出了一脑门的冷汗,现在用手一抹,就是一把汗。

韩瑾瑜冷冷地看了后面的徐婉莉一眼,先让宋予乔扶着宋疏影去车上,外面有人开车在等着。

宋予乔点头,在扶着宋疏影走出医院的时候,她注意到姐姐脸上轻松的表情,不禁就问了一句:“姐,你是不是知道身边会有这么一个万能的保护神啊,刚才我都紧张死了。”

“不,”宋疏影说,“从来都没有万能的保护神,韩瑾瑜救过我,我也救过他。你要学会时时刻刻来强大自己来保护自己,而不是依靠别人。”

宋予乔默了默,她知道,这是宋疏影在针对裴斯承说的话,便点了点头:“我知道。”

宋疏影看了一眼脚下的路,又抬头看了一眼天边,说:“爱人只爱三分,爱的过分了,最后受伤的总是你,情深不寿,就是这个道理。”

宋予乔脚步顿了顿,默默记下了姐姐的这话。

………………

徐婉莉心知闯祸了,但是在刚才,她头脑一热,就什么都没有管,想都没有想就去推宋疏影!现在对上韩瑾瑜一双想要杀人的眼睛,她不由得抖起来了,摆手:“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韩瑾瑜冷笑了一声,用一双带着红光的眼睛,扫了一眼抖似筛糠的徐婉莉,问道:“你就是宋洁柔的女儿?”

徐婉莉现在怕的厉害,完全忽略了“女儿”两个字,扶着楼梯栏杆才能站稳。

明明是她现在在楼梯上站着,而韩瑾瑜站在下面,她俯视着下面,却凭空有一种被鄙视的感觉。

韩瑾瑜勾了勾唇,嘴角是一抹冷然的笑意,眼睛里却可以射出寒光来,“给宋洁柔打电话,告诉她,她动了我的女人和我的儿子,这笔账,要怎么算。”

就在宋洁柔赶过来的这段时间内,韩瑾瑜已经找了人,调取了医院的监控录像,就剪辑了徐婉莉推人的那个场景。

徐婉莉被韩瑾瑜的两个保镖带到了车上,她想要反抗,却忽然记起来姑姑宋洁柔刚才的话,千万不要和韩瑾瑜硬碰硬,这人手里有枪。

徐婉莉在后面的一部车上,而韩瑾瑜在前面的一部车上,摇着车窗,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很随意的将烟蒂上的烟灰弹掉,飘落在半空中。

宋洁柔来的很快,来了之后先是到后面的车上,去看了一眼徐婉莉。

车门是反锁的,车窗也打不开,徐婉莉就拍着车窗,哭的眼睛已经肿了。

车内车外有些隔音,宋洁柔知道没有韩瑾瑜的命令,这些人也不会来开车门,便打了一个电话给徐婉莉,安慰她:“不要哭,姑姑现在就去前面跟韩瑾瑜谈谈,你会没有事的,放下心来。”

徐婉莉点了点头,却已经声嘶力竭了:“姑姑,刚才医生说我不能怀孕了!那怎么办,我还怎么给叶泽南生孩子,怎么办?!”

宋洁柔听见这句话,瞳孔莫名的紧缩。

她明明告知过医生,说要隐瞒实情的,却又为什么会被这样捅出来?

不过,现在也没有多余的时间细想,宋洁柔每次面对韩瑾瑜,都会觉得后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现在,首先要打起精神来,去面对韩瑾瑜。

宋洁柔坐到车上,韩瑾瑜手里的一根香烟已经燃尽,便又重新点上了一支,抽了一口,烟气熏撩的宋洁柔咳嗽了好几声。

韩瑾瑜的打火机在手中咔啪咔啪的响着,打开,再灭掉,打开,再灭掉。

这种声音,听在宋洁柔耳中,好像催命,每响一下,心脏都会不由得跟猛的跳一下,直到后背的衣服全都被冷汗浸湿。

韩瑾瑜手肘靠在窗外,烟蒂的烟随着窗外的微风飘渺。

他淡淡开口:“我记得上一次在金水公寓,归还给你监听器的时候,就已经告诉过你了,那些歪心思,不要动到不该的地方,如果你想,我会让你女儿跟着陪葬。”

宋洁柔心里咯噔一下,她刚才在来之前,从徐婉莉的电话里,已经知道了大概的情形,大意就是徐婉莉推了宋疏影一下,差点让宋疏影从楼梯上摔下去。

宋洁柔说:“我本来也没有想要动什么歪心思,算起来,我还是宋疏影的姑姑,我怎么会害自己的侄女,至于这一次,可能是中间有点误会,说不定是莉莉从旁边经过的时候,不小心撞了宋疏影一下,她自己没有站稳,然后就……”

宋洁柔这句话没有说完,身边韩瑾瑜直接将打火机咔啪一声合上,直接扔在了宋洁柔的手肘上。

金属的打火机砸在宋洁柔的手肘上,她疼的叫了一声,已经用手捂住了手肘。

韩瑾瑜拿出一盘录像带来,说:“这是医院的监控录像,你想让我把这个监控录像,送到警察局里去?还是私底下找个人,把她给办了?宋洁柔,你别太不自量力了。”

宋洁柔已经白了脸色,她握紧了拳头,然后松开,将录像带拿在手里,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放心,绝对不会去找宋疏影的麻烦。”

说完,她就开了车门。

“不仅仅是你,还有你亲爱的女儿,”韩瑾瑜将烟掐灭,直接扔在窗外,顺手摇上了玻璃窗,“否则的话,你就可以知道,我有几种对付人的方法。”

宋洁柔暗自握紧了拳头,指甲掐进肉里,疼的她恢复了一丝理智。

………………

宋予乔的车在4S店里整修,所以,在韩瑾瑜的司机送宋疏影回到金水公寓之后,就派了车将宋予乔送去裴氏。

宋予乔刚刚想要上车,却被姐姐叫住了。

“你等等。”

宋予乔回身。

“你上来换一身衣服,去未来公公婆婆家里吃饭,你这身衣服不行。”

宋予乔低着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这条半身裙,应该可以吧,她倒是觉得挺端庄大方的。

“得了吧,赶紧上来。”

宋疏影先去宋予乔的衣柜里看了一眼,满眼的不是休闲装,就是职业装衬衫,摇了摇头,又走到自己的衣柜前,顺手从里面挑选出来两件衣服。

“我没怀孕之前跟你身高体重都差不多,你看看这两条裙子,想要穿哪一条?”

姐姐宋疏影的衣服,全都是能穿出那种令人耳目一新的时尚感的,宋予乔挑了一件淡紫色上衣雪纺,下身是纯黑色长纱裙,换上以后,站在镜子前转了转,宋疏影拿起定型发胶,将宋予乔披散在肩头的头发随意地抓了几下,抓出定型的效果来。

不得不说,宋疏影和华筝一样,对待时尚都有着特别的敏锐性。

忽然想起华筝,宋予乔就想起了路路,在整理衣服的时候,就问了宋疏影一句:“姐,你知道先天的21三体综合征的患儿么?”

宋疏影时学医的,虽然不是主攻妇科,而是从事法医解剖,但是作为医生,也了解一些。

“概率很小,我记得只有千分之几吧,具体的数字不记得了,遗传上的话概率可能要高一些,这种孩子很可怜,现在医学技术发达了,一般情况下都会在四个月到六个月做唐氏筛查吧,如果检查出来了,就会流掉,所以这种患儿的比例在下降。”

宋予乔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真的不知道卢璐现在一个人,还带了一个可怜的孩子,要怎么过下去。

晚些时候,宋予乔到达裴氏,裴斯承处理过一份文件过后,便带着宋予乔回裴家大院,在路上,宋予乔说了在医院里遇上徐婉莉的事情。

“幸好韩哥在,要不然我姐姐七个月的大肚子了,摔一下肯定就了不得了。”

裴斯承眯了眯眼睛,“你呢?有没有事?”

“没有,她当时一直在喊着我的名字,说我害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但是也许是我姐姐的肚子刺激到她了。”

在裴家大院吃饭,裴聿白因为公司里的一些事情,没有来,小家伙十分低落,因为少了大伯伯家里的贝勒,世界都变得不美好了。

不过,宋予乔总觉得裴老太太的笑特别有深意,一进来就拉着宋予乔要她帮忙在网上挑选一些衣服和小饰品,直到后面的裴临峰放下了筷子,“整天网上买一些不沾粪的东西,家里哪儿还有地方!”

裴老太太不愿意了,“不是把阁楼给我专门放一些好玩儿的东西了么?怎么,你想反悔?!”

是的,裴临峰反悔了。

裴老太太在打开收藏的网页,让宋予乔帮忙参考的时候,忽然出现在界面上的,竟然是一条完全是薄纱的情趣内衣!在重点部位上还打上了马赛克!

裴老太太也察觉到了,赶紧将网页给关上了,笑了两声:“没有了,就是这两件灯具。”

“嗯,呵呵。”

宋予乔实在是不愿意往深处想,貌似自己的三观被重新刷新了。

不过,在吃过晚饭,宋予乔拉着裴昊昱要离开的时候,裴老太太一下子扑了上来,直接将孙子给抱在了怀里。

“小火啊,你不能丢下奶奶啊!你爷爷刚才不理奶奶了,因为奶奶打碎了他的一只玻璃杯……”

裴临峰真的是躺枪了。

裴昊昱天真地说:“那你再给爷爷买一只啊。”

“没法买了,你爷爷就要那一只。”

不管怎么说,裴老太太就是不让裴昊昱走,甚至连孤苦伶仃没人疼这种话都搬出来了,宋予乔知道裴老太太心疼孙子想要裴昊昱在裴家大院留一个晚上,便蹲下来,摸了摸裴昊昱的小脑袋,“那小火今晚留下来陪奶奶好不好?”休页乒才。

裴昊昱揉了揉鼻子,扭头看了一眼奶奶的可怜相,点了点头:“好吧,但是你要明天早一点来接我哦。”

宋予乔点了点头:“要听奶奶的话。”

然后,裴老太太和孙子,一人搬着一个板凳,坐在大门口,看着裴斯承和宋予乔两人相携走远,开始嗑瓜子。

裴昊昱吐了一个瓜子皮,连同里面的瓜子仁都给吐了,还说怎么又是一个瘪掉的瓜子。

而裴老太太,心里正在欢呼雀跃啊,这个小家伙在这种时候,就必须留下来啊,这样,儿子和儿媳妇,才好回到家拆开使用自己送过去的新婚礼物啊,才可以无所顾忌的造人啊,她可是挑了很久的,花了很多钱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