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我爸爸就喜欢送佛送到西/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天色已经在逐渐暗下来,宋予乔穿着不太打眼,她看见了前面的人,前面侧旁站着的人。却没有看见她。

她注意了一下站在那个女人身边的男人,有些熟识。

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是硕州集团的董事长戚坤。

因为宋予乔作为裴斯承的秘书,第一件事就是要将C市的商业圈里的人记熟,在出席一些场合,能够立即应对,裴斯承并没有要求宋予乔记清楚,名单是虞娜给的,宋予乔的记忆力好。就趁平时不忙的时候,将名单上的内容记熟了。

也就是说,现在叶氏的员工,在和硕州集团的董事长站在一起,有些奇怪,不过宋予乔也没有多想,可能叶氏派了员工来与硕州集团谈生意,也无可厚非。

宋予乔刚想要转身,就被一个人叫住了。

自然就是眼尖的袁鹏飞。

袁鹏飞一眼就认出来宋予乔身上的那一套白色的休闲装,急忙叫了一声,身后的小个子张毅拉都没有拉住。没有看到人家根本就是想尽快离开吗?还开口叫人!

宋予乔转过身,袁鹏飞已经上前一步走了过来,张毅后面紧跟着。以防自己老大智商不够做什么错事。

之前裴斯承和袁鹏飞打过招呼,宋予乔自然也就十分清楚,便向这人笑了笑。“袁经理,你好。”

袁鹏飞笑眯眯地对宋予乔说:“宋小姐是来找我的么?”

宋予乔:“……”

张毅在袁鹏飞身后抚了抚额头,他真的不想说什么了。

宋予乔说明是找洗手间,却走错了路,袁鹏飞十分耐心地指明了洗手间的位置,宋予乔道谢之后离开。

袁鹏飞目送着宋予乔的背影,张毅觉得老大要哭出来了。泪洒相思地了。

身后乔沫没有站出来,她并不知道,在这种角度和光线,宋予乔是否看见了她。

不过,这几次见面,她也并没有表现出可疑的地方,应该不会出的漏洞在宋予乔这里。

将一些情况与戚坤说清楚之后,乔沫说:“以后有什么事情还是电话联系,暂时不要见面了,定时的孕检报告单,我会直接同城快递给你或者传真。”

戚坤没有说什么,只是问了最新的一些情况,“你还一直让叶泽南用着白粉么?”

乔沫没有回答,直接向前走去。

袁鹏飞啧啧了嘴,“这个女人还真是心机深啊,你倒是不怕被反噬了。”

戚坤一笑:“我现在就是空手套白狼,能套得住,就是我的运气,套不住,损失不在我身上。”

袁鹏飞看着那边乔沫已经走出去的身影,说:“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如果真的是男孩呢?”

“如果是男孩,我就保她生下来,”戚坤的语气带上了一丝阴冷,“但是我只要孩子。”

………………

从高尔夫球场出来,天已经黑了,裴斯承开了车,先去裴家大院接裴昊昱。

而在裴家大院,裴昊昱已经等的望眼欲穿了。

因为昨天在被送到奶奶家里的时候,乔乔说了是早上来接他,可是,现在都已经黑了,难道说的并不是今天而是明天早上?

而且,本来大伯伯说好了要在今天早上带着大狗狗来,但是也没有来。

果然,大人都没有一个是守信用的!

裴昊昱又从房间里搬了自己的小板凳出来,坐在门口,两只手托着下巴,看着大门口,原本他是想要直接搬着小板凳跑去大门口的,却被爷爷给拦住了。

“好好在家里呆着,乱跑什么!”

裴昊昱顿时好像是一根蔫吧了的黄花菜,只得乖乖地坐着,他不怕奶奶,但是对爷爷还是有点畏惧的。

裴老太太也跟着孙子搬了个小板凳在门口,她还没有忘了她的买家秀呢,最起码也要问问使用感受吧。

裴临峰一个人拿了放大镜看报纸,抬眼看着门口的那两个人,清了清嗓子,“不会搬个椅子么?干嘛非要挤小板凳。”

但是面对着裴临峰的依旧是两个黑乎乎的后脑勺。

裴临峰被完全无视了。

就在这种望眼欲穿的目光下,一辆私家车缓缓驶进了裴家大院。

裴斯承和宋予乔先后下来,来的比较早,宋予乔心想还能帮着做晚饭,因为家里宋予珩带着母亲和杰西卡去外面吃了,这边正好可以帮帮忙。

“乔乔!”

不用宋予乔去找裴昊昱,这小家伙已经飞毛腿跑了过来,可能是跑的有些猛了,宋予乔没有站稳向后踉跄了一步,裴斯承扶住了她的腰,然后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成了一条小哈巴狗的儿子,责备的话也就没有说出口来。

裴昊昱却是兴奋的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因为乔乔答应来接他,果然就来了,虽然晚了十二个小时,但是作为曾经被老爸丢在奶奶家一个星期都不理会,他已经很满足了!

裴老太太跟在后面,一把把儿子拉到身边,看了一眼那边的宋予乔和孙子,确定离的比较远不会被听到,才小声地问:“那个使用效果怎么样?”

问出这这样的话真的好么,好像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啊。

裴斯承看了一眼双眼放光的老妈,笑了笑:“非常好。”

裴老太太看了一眼自己儿子,深切的领会了一下“非常好”这三个字的深层含义,乐呵呵地回到屋子里去拿平板去评价去了。

裴家这边请了有专门做饭的阿姨,其实用不上宋予乔,但是宋予乔还是洗手进去帮忙,裴昊昱也进去了,他现在就打定主意了,要寸步不离地跟着宋予乔,直到回到华苑去。

裴斯承在外面,接了一个电话,是郑嘉薇的电话。

他一看手机屏幕上是郑嘉薇的名字,皱了皱眉,走到门外去接通电话。

“今晚我去你家拜访伯父伯母怎么样?”郑嘉薇问。

裴斯承皱了皱眉:“改天吧。”

“改天不了了,我现在已经到了门口了,”郑嘉薇说,“我已经看见你了,要不要过来帮帮忙,我手里拎着东西很重的。”

裴斯承将电话挂断,放进口袋里,向前走到前面的一个水池前,从郑嘉薇手中接过一个袋子,“东西我先转交给我爸妈,你专门挑另外一个时间过来。”

袋子在手指上长时间勒的有些重,郑嘉薇甩了甩手臂,“干嘛啊,我都已经来了还不让人进去?不是你的小女朋友现在在你爸妈这儿吧,没关系啊,我挺喜欢你那个小女朋友的,说不定还能成为朋友呢。”

裴斯承单手拎着袋子,另外一只手插兜,“你现在是转身呢?还是我请你转身呢?”

郑嘉薇抚了抚胸口:“要不要这么拒人千里之外啊,我真觉得你那个小女朋友性格不错,对我的脾性,放心好了,我不会乱说的。”

裴斯承看了信誓旦旦的郑嘉薇,嘴角勾了勾,“那你说,我有什么能让你乱说的呢?”

“当然没有了,不过你那个小女朋友对你过去学生时代似乎是很感兴趣嘞,”郑嘉薇忽然伸出手臂来向后面招了招手,“嗨,予乔,你也在啊。”

裴斯承应声回头,这边郑嘉薇已经跑过裴斯承向主屋走去。

郑嘉薇笑了笑,“我既然来了,就必定是要进去看看老爷子的。”

说实话,当宋予乔在裴家看见郑嘉薇的那一刻,有些吃惊,左手拉着裴昊昱,右手端着一盘青菜。

郑嘉薇笑着走过去,顺手摸了摸裴昊昱的小脑袋,“伯父,我来看您了。”

裴临峰刚刚上楼去了一趟书房,“薇薇啊,不是一直在驻地军区么?”

“裴三叫我回来的啊,说有个影视剧院的剪彩需要我过来,来了就来看看伯父您了,我给您带了好几块石头呢,”郑嘉薇向后看了一眼,“怎么还不过来?”

郑嘉薇这句话说完,楼上的裴临峰也走下了楼梯。

裴斯承正好拎着袋子进了房间,正是郑嘉薇口中所说的“石头”。

郑嘉薇说是石头,绝对是自谦了,怎么都不可能是石头,因为裴临峰喜欢研究一些玉石,在年轻的时候还专门花大价钱去赌玉石,也算是有些研究的,只不过风险太大,他也只是偶尔才玩儿玩儿。

现在,郑嘉薇带来的正是几块未曾切剖的原石,这几块肯定是花了她不少钱。

裴临峰与郑嘉薇的父亲算是战友,而且是关系不错的那一种,对郑嘉薇也是几乎看成是亲生女儿来看的。

郑嘉薇给裴昊昱也带了一个变形金刚的模型,他十分开心得跑过去,叫了一声:“谢谢阿姨!”

裴临峰让郑嘉薇坐下来,问了一下郑嘉薇父亲的基本情况。

不知道是为什么,宋予乔听着裴临峰和郑嘉薇的对话,觉得现在自己在客厅里她很是多余,便又转身进了厨房。

裴昊昱刚刚拆开变形金刚的袋子,还没有来得及将变形金刚拿出来,在视线范围内就没有了乔乔!

人呢?

裴昊昱丢掉手里的玩具,就跑去厨房了。

他现在要做好牛皮糖,在任何时候都粘好宋予乔。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那边进了厨房,他就知道,其实不一定是宋予乔想多了,只不过今天就是赶巧了。

郑嘉薇与裴临峰说了一会儿话,“我父亲也常常说起伯父您呢,什么时候老战友聚一聚……”

她抬头看了一眼,刚才站在窗前的绿色植物前的裴斯承,已经跟在宋予乔身后进了厨房了。

裴斯承进厨房的时候,宋予乔正蹲在地上,把一个大围裙当成裙子给裴昊昱围在身上,然后将他一直吵吵着要用的打蛋器给他抱在手中,将他抱到一个小桌子前,“乖乖坐好。”

裴昊昱觉得这个好像是蛛网一样的东西很好玩,呲着牙向宋予乔重重点了点头,开始用力地搅拌。

裴斯承走过来:“不是说了不用你帮忙做饭么?”

“反正外面也没有什么事,我就进来帮帮忙。”宋予乔想要去水池的方向,却被裴斯承在前面挡住了,不禁皱了眉,“你挡着路了。”

裴斯承依旧是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宋予乔双眼已经染上了一丝愠怒,抬起头来瞪着裴斯承,“你不去外面招待你朋友,进来堵我做什么,就让你爸爸一个人留在外面帮你待客么?”

“我爸爸不是你爸爸么?”裴斯承轻笑一声,就将宋予乔推他的手腕抓在了手心里,“你是女主人,你这么躲在厨房里好么?让爸爸在外面待客。”冬共私亡。

宋予乔心尖上一动,忍不住向上弯了唇角:“好了,等我把新做好的这盘菜端上桌,你先出去吧。”

宋予乔没有怀疑过裴斯承,她信他说的话,既然裴斯承说了,那她就相信,没有理由的,她从来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毫无缘由的相信一个人,可能真的是裴斯承给她的这种感觉吧。

裴斯承不肯出去,宋予乔就直接抓着的胳膊,让他转过去,推着他的背往外走。

身后忽然“哐当”一声。

裴昊昱一只手没有扶稳,桌子上的不锈钢盆连同打蛋器全都倒扣在地板上,已经搅拌匀的鸡蛋在地上糊了一片。

裴斯承和宋予乔双双转过身来,还有站在料理台前正在切菜的保姆阿姨的目光,全都落在小家伙身上。

裴昊昱惊异地捂了一下嘴,然后急忙从椅子上跳下来,直接就坐在了倒扣地上不锈钢盆的盆底上,蹬了蹬小短腿,然后睁着一双大眼睛,无辜地看着厨房里的人,摆了摆手:“没有啊,什么都没有。”

宋予乔暗自摇了摇头,走过去将小家伙从地上抱起来,直接转过身来递给裴斯承抱着,“跟你爸爸出去,等妈妈做好饭了就出去……”

说完了,宋予乔才猛地刹住。

她刚才说了什么?!

宋予乔解释:“顺了嘴了,说了爸爸就想说妈妈……”

裴斯承眼中含着笑意看着宋予乔,眼眸中的含义不言而喻了。

宋予乔脸上有些发烫,不过好在小家伙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正在揪着裴斯承领口的一粒扣子。

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告诉小家伙,主要就是因为宋予乔不知道该如何向小家伙解释,为何当年会抛下他离开。

宋予乔就趁着这个时候,伸手抓住裴昊昱的小手:“小火,阿姨来问你哦,如果你亲生妈妈来找你,你要不要她跟你一起?”

“不要!”裴昊昱嘟着嘴,“她不要我了,我也就不要她了。”

宋予乔觉得自己的心被刺痛了一下。

裴斯承直接将裴昊昱从厨房里丢出来,顺手将厨房门给关上,抚了一下宋予乔的手背,“别多想,总要有一个过程。”

“诶,爸爸!”

裴昊昱又被丢了出来。

后面郑嘉薇叫了裴昊昱两句:“裴小火,又被你爸爸丢出来了啊,过来阿姨这儿!”

裴昊昱看了一眼郑嘉薇,又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裴临峰,又转过身来盯着厨房门看,给他们一个后脑勺。

小家伙今天已经下定决心了,一定要看好乔乔!

所以,就连吃饭的时候,裴昊昱都死活非要宋予乔抱着,就算是椅子放在一起都不行,必须是坐在宋予乔的腿上,就连老爸和爷爷的呵斥都没有将他吓到。

他一定要回去,见到乔乔的妈妈。

就连裴老太太都觉得,孙子黏儿子找的这儿媳妇儿有些过分了,真是很奇怪。

郑嘉薇看着裴昊昱的那小样儿,笑了笑:“小火,什么时候成了三岁的小孩儿了,又开始黏人了啊。”

裴昊昱哼了一声转过去,手里抓着一只大虾。

一顿饭下来,宋予乔自己没有吃多少东西,倒是裴昊昱,吃的肚皮圆滚滚的,直到裴斯承先吃了东西,将裴昊昱给接了下去,宋予乔才最后喝了一小碗汤。

这一顿晚餐,原本宋予乔觉得可能会吃的食不甘味,但是有裴昊昱在一边嘴巴说个不停,既没有冷场,也没有尴尬。

等到离开的时候,郑嘉薇没有开车,裴临峰刚开始让人送她,但是她摆手拒绝了。

“伯父你就不用客气了,”郑嘉薇拍了前面的裴斯承的肩膀一下,“这边有一个免费的司机,顺路就把我送走了。”

裴斯承不着痕迹地向前移了一下脚步,避开了郑嘉薇的手,而郑嘉薇看了他一眼,也什么都没有说。

裴斯承开了车,宋予乔抱着裴昊昱坐在后座,前面副驾上坐的是郑嘉薇。

“不回酒店,我一个人整天住酒店多没意思啊,”郑嘉薇将换了一个电台,“我在盛庭住,我男朋友在那儿有房子,房子挺大的,有时间我搞个派对,都过去玩玩。”

裴斯承直接开车将郑嘉薇送到了盛庭里面她所住的楼层下,郑嘉薇直道:“真是好贴心,直接送到家门口了啊。”

裴昊昱正在翻购物袋里好吃的东西,一听郑嘉薇这句话,得意了一下,接道:“是啊,我爸爸就喜欢送佛送到西。”

郑嘉薇:“……”

宋予乔听了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直接将手里酸奶盒给裴昊昱塞在手里,摸了一下他的头,“吃东西都没有堵上你的嘴。”

郑嘉薇拎着包下了车,却没有离开,相反从车头绕过去,直接过来敲驾驶位裴斯承旁边的车窗,然后勾了勾手指,“你出来。”

裴斯承倒是十分坦然,解开了安全带,下了车。

宋予乔从车窗向外看了一眼,又收回目光,将裴昊昱喝完的酸奶盒子扔进了手边的垃圾袋里,顺手将车窗摇下来一条缝,不过两人说话的声音不大,听的不太清楚。

郑嘉薇说:“张梦雪的骨灰我听说带回来了,葬到东区的一个墓园里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裴斯承目光幽凉沉静,“无所谓去不去,人都已经死了。”

郑嘉薇一笑:“你不会还想着将来死了一把骨灰撒到山上吧,我记得你高中三个心愿里你写了有一个是这个,一个大资本家,死了连一块墓地都买不起了啊。”

“有什么不可以的,”裴斯承已然转身,“我这几天都比较忙,没有时间,等过了这段时间,我联系你,再去墓园。”

裴斯承回到车上,宋予乔早就已经将车窗摇上来了,她没有听的太清楚,也不愿意因为自己想的太多,而不给裴斯承留有一点隐私的权利,原本两人之间就应该相互信任,她和郑融也是异性朋友,就算是打电话,也不会每件事情都向裴斯承报备的吧,推己及人,宋予乔也就心安了。

裴斯承开车转过去一个弯,宋予乔特意注意了一下旁边刚刚停稳了的一辆车。

是叶泽南的车。

但是,从叶泽南车里走下来的那个女人……

“等等,”宋予乔目光落在车窗外,对前面的裴斯承说,“你先开慢点。”

那个女人和叶泽南是一前一后走下车的,还向前拉着叶泽南的手臂,看起来比较亲密的样子,而叶泽南脚步有些轻飘飘的,似乎不太稳。

宋予乔皱了皱眉,在高尔夫球场的时候,她本就有一些疑惑了,虽然说叶泽南自从他的父亲死后接手叶氏开始,明里暗里走了多少险招她不清楚,可是,也不会让一个女人牺牲色相。

况且,这个女人,还曾经和裴玉玲在同一辆车里过,那么就绝对不会是一般的关系,难道是叶泽南的女朋友?

但是,怎么会和硕州集团的戚坤扯在一起呢?

而且还在医院里遇上过她和徐婉莉一起。

正好裴昊昱吵着要用大耳麦听歌,宋予乔便帮他戴在小脑袋瓜上,放了一首《好爸爸坏爸爸》,小家伙摇头晃脑五音不全地跟着唱,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宋予乔便趁着这个时候,把刚刚自己想的这些告诉了裴斯承。

裴斯承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叶泽南的那辆白色的宝马,说:“我会找人调查清楚。”

他心里有底。

自从宋予乔在叶氏被叶泽南突发疯了似的按在门上那一次之后,裴斯承暗中就已经开始调查叶泽南了。

如果不是叶泽南有问题,就是叶泽南接触的人里有问题。

………………

华苑的开门锁,裴斯承已经十分周到地帮未来岳母输入了指纹鉴定,还配有数字密码锁,一并都告知了席美郁。

席美郁之前在加拿大,是从事的有关于极地考察,两次都进了北极圈内,不管是心理素质还是身体素质,都很好。

但是,当宋予乔晚上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就算是早有心理准备,还是被吓了一跳。

这小家伙的眼睛,简直就是活脱了宋予乔,又黑又亮,明澈地闪着光。

那孩子,原来都已经这么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