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我老婆的求婚戒指,你送,还是我送?/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张梦琳这句话,后面应该加上一句——除了宋予乔,朵朵烂桃花。

席美郁素来是优雅有修养的。就十分礼貌地问了一句:“小姐,请问你找谁?”

张梦琳现在看所有在裴斯承身边的女人,都觉得很厌恶,首推的就是宋予乔,但是,偏偏有裴斯承护着,她不能动不能骂,所以现在面前这个女人,刚好就将她的怒火给点燃了。

“小姐?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如此可见,张梦琳的素养真是不高,这种骂人的话,竟然能当着小孩子的面说出来。

席美郁眯了眯眼睛,先蹲下来,对裴昊昱说:“小火,你先去帮你爸爸把楼上的签字笔拿下来。”

裴昊昱小朋友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跟这个小明星讲话需要用签字笔,难道是要让她签名么?

不过,他也十分听话的上了楼,因为是乔乔的妈妈嘛。讨好就要做全套的!

席美郁等到裴昊昱上了楼,才冷冷地看向张梦琳,目光慑人。

“你、你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来找你的。你让开。”

张梦琳说话不由得有一些打磕绊,舌头打结,欺软怕硬果然是一些人的秉性。

席美郁没有移动脚步。相反伸出手臂扶着门框,“你不能进。”

张梦琳皱着眉,“老太婆,我是来找裴斯承的,凭什么不让我进?!”

席美郁语气冰冷,说:“不是说人都可以走着进门的,狗就不可以。你也不可以。”

张梦琳一时反应慢了半拍,门已经在面前给关上了,随即一想,才发觉刚才席美郁那句话的意思,竟然是这么个意思!

她有些气急败坏,抬脚就踢了一下门,却被自己的高跟鞋给顶了一下,疼得顿时弯下了楼,从包里拿起手机来给裴斯承打电话。

裴斯承的手机在楼上,裴昊昱在从书房拿了签字笔,正好就听见了老爸手机正在欢快的唱着歌,便蹬蹬蹬跑过去,想要帮老爸把手机拿下去。

但是,当他看见手机屏幕上的名字,歪了嘴,随即吐了吐舌头,冲着手机上的名字做了个鬼脸,跑出去的时候顺带把门给关上了。

彻底隔绝了手机铃声。

………………

最后,一顿早餐做完,宋予乔觉得比自己一个人做几次都要累。

裴斯承两只手上都还沾着面粉,等宋予乔一抬起头来,就顺手往她的脸上一抹。

宋予乔现在已经没有精力理会偶尔像是个孩子似的裴斯承了,她真心觉得饿了,便直接用手卷起一块鸡蛋饼放进口中。

宋予乔端着早餐上了桌,小家伙和母亲都已经在餐桌边坐好了。

裴昊昱兴奋地直接就站到椅子上来了!

裴斯承敲了敲用筷子敲了敲裴昊昱的碗边,“坐好,懂点礼貌。”

“哦。”裴昊昱这才灰溜溜地坐了下去,两只手撑起下巴,“我要吃两个鸡蛋饼!”

因为在餐桌上,这边是母亲,宋予乔便十分注意活跃气氛,怕裴斯承觉得尴尬,毕竟母亲现在仍旧是不同意她和裴斯承的事情,就怕母亲忽然说要搬出去,那就糟糕了。

席美郁用勺子在舀着碗中的粥,对宋予乔说:“你去厨房给我拿个小碗,粥有些烫。”

“哦。”

等宋予乔一转身进了厨房,席美郁就对裴斯承说:“刚刚外面有个女人过来找你,我没让她进来。”

裴斯承的手顿了一下,“嗯。”

裴昊昱刚好吃了一大口鸡蛋饼,在旁边咕哝不清地说:“似内个脏命玲……”

(话外音:裴昊昱小盆友,你是在缩鸟语吗?)

席美郁看了一眼满嘴咕哝的裴昊昱,顺手抽出一张纸巾来帮他抹了一下嘴角,依旧看向裴斯承:“你不出去看看?刚才还一直在敲门。”

“不用,让她在外面呆着就好。”

………………

以前宋予乔说的没有错,张梦琳果然就是受不了别人晾着她,别人对她的言语视而不见的时候,她就按捺不住了。她宁可让那些人如同华筝一样,上来直接火爆脾气的撕逼,也比这么干晾着她,心里要来的爽。

她左等右等等不到人,而且给裴斯承打电话也没有人接,索性就将一大早排队去买的早餐,全都扔进了垃圾箱里,然后拎着包下了楼。

黎北刚好开着车来接老板,刚刚将车在楼下停稳,就看见了张梦琳拎着包下来,他心道不好,想要躲,但是张梦琳已经看到他了,来不及了。

“黎北!”

黎北只好在瞬间把一张苦瓜脸变成笑脸:“早啊,张小姐。”

张梦琳脸上的笑僵了一下,因为刚刚因为“小姐”一个词,反驳过楼上的那个老女人,但是,现在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她笑了笑,“黎北哥哥这是要接我姐夫吗?”

黎北抖了抖。

真心觉得恶寒,每次听到从张梦琳口中说出“黎北哥哥”这四个字,他都有一种要归天了的错觉,真心是怕女朋友听见了,肯定死要上来揪着张梦琳的头发骂狐狸精的。

“我是来接老板。”

张梦琳笑了笑,十分自觉地已经拉开车门坐了上去,“那我就在这儿等一下我姐夫,黎北哥哥不会在意吧?”

“呵呵,不会。”

还真是会把自己当成是自己人。

黎北给裴斯承打了个电话:“老板,张梦琳在楼下,车上,用不用我先把她给劝走?”

“不用,让她先好好呆着吧。”

………………

裴斯承下楼之前,嘱咐宋予乔:“先给你哥哥打个电话,约好时间地点。”

宋予乔正在将一个套头衫从裴昊昱的脖子上脱下来,比了一个OK的手势,安抚着小家伙:“现在是夏天,套头衫太热了,你应该穿T恤。”

裴昊昱一双眼睛水灵灵地瞪着,“我可以穿衬衫么?我想要系领结。”

那样才帅气!

宋予乔已经将一件前面印花的白色T恤给翻了出来,不容分辨地套在了裴昊昱的头上,转而对裴斯承说:“如果你今天没时间,我就和杰西卡带着裴昊昱去游乐园,不要紧。”

“嗯。”

裴斯承先下了楼,在车上,果然看见已经等得快不耐烦的张梦琳,正在靠着车门打游戏来打发等人的时间,一看见裴斯承来了,急忙就将手里的手机给扔回了包里,笑脸如花地站起身来,“姐夫,总算是等到你了,你就不知道,刚才那个老女人很可恶啊,不让我进门,还把我……我给你买的早餐给扔进垃圾箱里了。”

裴斯承没有理会她,直接转头吩咐黎北,绕过张梦琳,直接坐上了后座。

张梦琳就等着这个时候哎,她今天还特意穿了一件低胸的裙子,向下一俯身,就可以露出胸前的沟。

她弯腰坐进车里,坐在裴斯承身边,脸上带着灿烂的笑。

黎北在前面开车,车子平稳地在公路上行驶,张梦琳一路上都在说话,“姐夫,我姐姐的骨灰接过来了,我已经去看过了,就在东区的墓园,你什么时候去看望一下我姐姐啊。”

裴斯承从始至终都在闭目养神,没有说一句话,根本就是张梦琳一个人在唱独角戏,还唱的不亦乐乎,看来真的是晾着她太久了,导致现在一有人理会,就要喋喋不休了。

在前面开车的黎北听的都快要头炸了,不知道始终都闭着眼睛的老板是如何忍受的。

张梦琳不经意向车窗外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上了公路,外面那些高楼大厦全都不见了,这已经到了三环开外了吧,裴斯承这是想要带着她去哪里?

“姐夫,”张梦琳有些发嗲的叫了裴斯承一声,“这是要去哪儿啊?难道不回公司么?”

裴斯承这才睁开了眼睛,幽沉的目光看了一眼车窗外,对前面的黎北说:“到前面的路口停车。”

黎北回答:“是。”

虽然黎北也不知道老板为什么要开车载着张梦琳来到快荒郊野外的这种地方,不过老板的决定都是英明神武的,绝对不能有半点质疑。

黎北停了车,裴斯承向张梦琳伸出手来,“那你手机给我。”

张梦琳的心里现在全都是粉红色的泡泡,看来真的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和姐夫这一个月没有见面,竟然这么惊喜!

但是,裴斯承却直接将张梦琳的手机卡从手机里拿了下来,把一个没有手机卡的手机丢还给张梦琳,只说了两个字:“下车。”

张梦琳有些不明所以,拿着已经没有信号的手机,反问了一句:“什么?”

裴斯承扭过头来,看着张梦琳的目光冰冷,“下车。”

这种震慑人的目光,让张梦琳不禁一个哆嗦,好像浑身都浸入了冰水中一样。她不是没有见过裴斯承生气的样子,太令人害怕都不敢回忆。

张梦琳直到现在裴斯承的话不容违抗,便开了车门下车。

车外与车内,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车内开着空调,而在外面,太阳烤的地面都腾腾的冒着白气,张梦琳用手在额上遮挡了一下,看裴斯承并没有要下来的意思,便想要重新开车门坐进去。

但是,没有等她弯腰坐进车里,裴斯承已经将车门给关上了,顺手上了锁。

“姐夫!”

裴斯承将车窗摇下来,“这两个月好好休息,为你八月份的生日宴养好精神,如果中间再出点什么岔子,那你可以休息到明年的八月份了。”

总之,是欠着张梦琳一个成人礼。

“电话卡,等我回到公司,会让人给你送到你经纪人那里去。”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不让我去招惹宋予乔,我现在见了她都是敬而远之啊!”

“不好意思了,Celine,”裴斯承唇角向上勾了勾,眼睛里却丝毫没有笑意,“你是没有招惹到予乔,但是你招惹到予乔的母亲了。”

宋予乔的母亲?!

张梦琳猛然想起来,在早晨的时候,来开门的那个不年轻了的女人,竟然就是宋予乔的母亲?!

宋予乔竟然和裴斯承发展的这样快,就连母亲都接到了裴斯承的住处!已经到了登堂入室的地步!

裴斯承就吩咐黎北开车,将车窗摇下。

“姐夫!那你让我怎么回去啊!这是什么鬼地方!”

张梦琳看着已经开走的车,气的直跳脚,几乎是咬碎了一口牙齿。

她根本就不信,裴斯承既然答应了在十八岁的生日给她大操大办,怎么可能反悔?!

况且,前一段时间,姐姐的骨灰才在东区的墓园葬下,无论如何,这种时候,裴斯承都不该说不管她!

不过,裴斯承还是给张梦琳留了一条退路,收了她的电话卡,却没有将她的钱包收走,也就是说,她只要在路边等到车就可以了。

可是,在这种地方,首先暂且不说车不多,过往的私家车不敢停车,都是一些货运的车,张梦琳被太阳晒的快要虚脱了,觉得头顶冒烟,终于,有一辆面包车停了下来。

她也不再挑三拣四了,直接上去,把钱包里的钱甩出去两张,“带我去市区,到了地方我再给多给你钱。”

面包车后面不知道放着什么东西,一股难闻的肥料味道,打开窗户,就是铺面的热浪,张梦琳捂着鼻子,向司机借来的电话,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

经纪人无奈说:“Celine,裴斯承只是承诺给你姐姐照顾到你十八岁,等到你十八岁,还会有法定监护人么?你成年了之后,跟裴斯承就不会有关系了。”

张梦琳一下子愣住了,握着电话隔了有好几秒才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忽然觉得很慌张。

“你的意思是,等到今年十八岁以后,他就不再会管我了?”

经纪人真心想说,裴斯承其实早就不想管你了,只不过一直是碍于你姐姐的托付而已,不过只是摇了摇头,“你好好做,也在圈子里混的小有名气了,不要作了,再作就把现在有的这一切全都作没了。”

………………

宋予乔和杰西卡约定是中午一起吃饭,但是因为小家伙想要去游乐园玩儿,她便先带着小家伙去了游乐园。

今天裴昊昱的目标是:一整天,将游乐园里玩个遍!一遍都不够,要两遍!

这样的愿望,宋予乔觉得自己根本完成不了,上一次跟着裴昊昱坐云霄飞车,就差点在上面昏死过去,最后双腿虚力的还是裴斯承给抱下来的。

当裴昊昱拉着宋予乔在摩天轮前面排队的时候,宋予乔心里嘭嘭嘭地直跳,抬头看了一眼摩天轮的最高处,就觉得有些头昏脑涨,但是小家伙却很是兴奋,一个劲儿拉着宋予乔叫“乔乔你快看!”

宋予乔真的不想扫小家伙的兴致,便拿出手机来,原本想要给裴斯承打电话,但是知道公司里今天比较忙,就索性给他语音了一条微信:“儿子要坐摩天轮,我恐高,你什么时候能过来?”

等到发送过去,宋予乔觉得不妥,又发了一条:“你公司里的事情为主,这边我自己想办法。”

不过,宋予乔的运气还算是不错的,她刚刚放下手机来,杰西卡的电话就进来了,正好,可以让杰西卡带着裴昊昱上摩天轮。

杰西卡见到裴昊昱很惊讶:“乔乔,你儿子这么大了?”

裴昊昱见到杰西卡也很惊讶,因为乔乔说杰西卡是她的哥哥,但是竟然是一个外国人哥哥!而且竟然这么高,目测应该比老爸还要高一点吧。

“我恐高,这种地方上去了肯定就需要人抬着下来了,”宋予乔放低了声音对杰西卡说,“你带着他上去,我在下面等一下。”

杰西卡身材高大,眼睛是琥珀色的,头发的颜色是随了邓肯叔叔,是亚麻黄色,身上套着一件宽大的T恤,往这边一站,那边有几个小姑娘就都变成星星眼了,甚至还有一个主动用英语来交流的,杰西卡十分有绅士风度地回复了两句。

杰西卡因为是算是中加混血,所以面貌上仍旧是带着一些黄种人的面貌特征的,眼窝深邃,鼻梁高挺,是那种深受中国女孩子喜欢的混血面貌。

裴昊昱正伸开双臂状似一架飞机呜呜呜在地上乱跑,一下子摔了。

宋予乔便急忙将裴昊昱给扶了起来,将他裤子上的灰拍了拍,“慢点。”

等到再直起身站起来,刚好就听见了从这两个小姑娘口中的“wife”一个词,让她吃惊的是,杰西卡竟然说了“yes”。

宋予乔无奈摇头,解释:“这是我哥哥。”

杰西卡笑了笑,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前面一个小姑娘,要她帮忙拍一张照片,他将身边的宋予乔拉的近了一些,“可以把我拍丑一点没有关系,把我妹妹拍的漂亮一点哦。”

宋予乔比了一个十分老土的剪刀手,一张照片就此定格。

等到宋予乔都已经忘了和杰西卡拍过这样一张照片的时候,这张照片才再一次出现在她的视野中,她看着头顶的太阳光圈一圈圈晕开,才发现,杰西卡竟然将这张照片保存了这么久。

有杰西卡在,宋予乔就可以到一边去躲清闲了,而且看起来裴昊昱还是很喜欢杰西卡的。

其实,裴昊昱喜欢杰西卡的原因,是因为杰西卡抬手臂就将他抱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可以骑大马。

宋予乔到一边的便利超市里要了两杯矿泉水,又买了两杯冰镇的酸梅汤,裴昊昱和杰西卡降温解暑,自己坐在小店前的太阳伞下,拿出手机来看了看微信,裴斯承还没有回复。

心里不免的有一些失落。

可能是有些忙吧。

………………

裴斯承现在倒不是十分忙,正在接待一位从上海投行过来的朋友,将这位朋友拉拢到裴氏手下。

在休息的时候,就已经听了宋予乔的微信语音。

恐高?摩天轮?冬估池血。

裴斯承盯着桌面上宋予乔买给他的绿毛龟,伸出手指来逗,结果刚刚伸出来的小脑袋就又缩了进去,不管裴斯承怎么动它都不再伸出脑袋来了,就好像是宋予乔一样,越是挑逗就越是害羞。

他敲了敲桌面,电脑旁边放着一棵小仙人球,是宋予乔买来帮他吸收辐射的,用手指摸了一下上面的刺,还不太扎手,略微毛茸茸的。

裴斯承闭上眼睛想了一个场景,然后按下内线把黎北给叫了进来。

黎北在接到老板交代的任务之后有些忐忑不安,好重大的任务,就好像是泰山压顶一样压在了肩上。

不过,保证完成任务!

裴斯承则是直接自己开车去了一趟李慕的珠宝公司。

当李慕听到秘书通报,说裴斯承来挑选戒指了,立即就乘电梯下了楼。

“买什么戒指?”李慕从后面走过来,看着站在玻璃柜台前的裴斯承

裴斯承的目光依次掠过柜台里的钻石戒指,然后指了指:“求婚戒指,有推荐的么?”

李慕让导购员将最新的一款水中花的钻石戒指捧出来,拿给裴斯承看,“好事将近么?”

裴斯承手中拿着天鹅绒的盒子,打开看了一眼,便从钱夹里将银行卡拿了出来。

李慕一笑:“如果真是好事将近了,那这戒指就当我送给你老婆的。”

裴斯承挑了挑眉:“我老婆的求婚戒指,你送,还是我送?”

李慕:“……”

………………

席美郁白天去了一趟席雨霞家里,见了见苏辰和他媳妇儿桑柯,包了一个大红包,算是补上结婚的时候没有来的遗憾,不过,却没有想到,桑柯的肚子里现在已经怀上了一个,席雨霞说:“这一次就晚些再回加拿大,最起码得等你家小影出了月子。”

席美郁这几天只顾得上宋予乔的事情了,对于宋疏影,还没有顾得上去管,心想在山上养胎就养胎吧,暂且母女平安就好。

只不过,她问过大女儿几次,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是谁,就是闭口不答,宋疏影甚至还说:“妈,你就当他死了不行么?”

席美郁皱眉:“那你是想一个人把孩子给养大么?”

“那有什么不可以的。”

母女两人的对话,就总是这样开始,这样结束,不光宋疏影嘴巴闭的紧紧的,就连予乔和予珩两人都受到了大女儿的“教唆”,绝对不多说一个字。

中午席美郁在席雨霞家里吃了饭,回到华苑,刚好就接到了奥里奇博士的视频电话。

奥里奇博士是针对席美郁最近提出的要帮宋予乔恢复记忆的这个提议打过来电话的,席美郁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是属于那种女强人的,就算是没有男人,她也可以依旧活的特别好。

奥里奇博士的意思,是可以恢复,但是作为是一个新的尝试,毕竟只是因为精神紊乱压抑了一部分潜意识里的记忆,并不是头脑永久性挫伤的失忆,利用催眠的一些技巧,再加上用药,是可以恢复的,恢复完全都没有问题。

席美郁听奥里奇博士这样说,心里也就有了底了。

“等我和予乔说过,再给您答复。”

………………

临近傍晚,裴昊昱玩了一天,竟然被杰西卡抱着扔高还是能尖叫出来,就说明他真的还是不够累。

宋予乔皱着眉:“你别摔着他了。”

在外面的一家小店里吃了饭,宋予乔觉得杰西卡吃不惯一些中国菜,便专门挑了一个中西餐都有的餐厅,结果谁知道杰西卡竟然点了一份虾饺。

“早说啊你想吃饺子啊,等我有时间自己家里包。”

裴昊昱看着杰西卡盘子里的虾饺似乎很好吃的样子,趁着宋予乔没注意,就一手抓了一个塞进口中。

宋予乔:“……”

正吃着饭,宋予乔才收到了裴斯承的微信语音回复,只有一句话:“到游乐场门口来。”

稍后,不过停顿了一秒钟,就又有一条消息发了过来:“你一个人。”

找的餐厅距离游乐场并不远,宋予乔隔着窗户向外看了一眼,对杰西卡说:“麻烦你把小火送到华苑去吧,我临时有事。”

裴小火原本一听乔乔又要走了,心里不爽了一下,但是听到华苑,就安下心来,是自己的家,幸好不是裴家大院,反正乔乔也是要回华苑的。

小家伙的小脑袋瓜里现在还没有一种意识,其实不回家住,也可以去酒店住的,而且可以各种免骚扰。

宋予乔原路返回,距离很远,就看见了站在游乐场门前的裴斯承,游乐场招牌上的七彩霓虹灯打在他的白色衬衫上,整个人都显得特别干净。

看起来裴斯承现在并没有注意到宋予乔,宋予乔便从后面迂回过去,绕到裴斯承的身后,正想要伸出手来吓他一跳的时候,前面的裴斯承忽然转过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将她锁在了怀里。

“早就看见你了,还偷偷摸摸的。”

宋予乔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搂搂抱抱实在不好,便从裴斯承怀里挣脱出来,扶着裴斯承还想要搭着她的腰的手,“你别动,有事说事,还非要来游乐场门口。”

裴斯承便改成牵着宋予乔的手,向游乐园里面走进去,将宋予乔的手包裹在他自己的手心里,“别挣了,又挣不开跑不掉。”

宋予乔直接在裴斯承腰上掐了一下,以表示自己的不满,“杰西卡陪着裴小火在外面的餐厅里吃饭呢,你拉着我进来这里干什么?”

裴斯承没有回答,只是牵着宋予乔的手向前走。

宋予乔抬头看见一个巨大的摩天轮,顿时睁大了眼睛,“你不是想坐摩天轮吧,我恐高,你又不是不知道。”

“就陪着我坐一次。”

现在是吃饭的点,摩天轮前排队的人不多,裴斯承察觉到宋予乔想要溜,就直接搂着宋予乔的腰将她拉近在怀里。

“别想跑了,你以前答应过我,要陪着我坐一次摩天轮的,信誓旦旦地答应的。”

“我说过么?”

“嗯,说过。”

宋予乔从小就恐高,她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承诺给裴斯承陪他坐摩天轮这种幼稚的事情,不过,看着裴斯承这么认真的口气,宋予乔便狠了狠心,不就是恐高么,不往下看就可以了。

在两人前面,还有两对情侣,也有大人带着小孩子。

宋予乔抬头看了一眼在夜空中中闪着灯光的摩天轮,抿了抿嘴唇,头有些晕了,轮到他们的时候,她走路向前都有些虚浮,是飘乎乎的。

特别是在缓缓上升的时候,宋予乔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脸色有些发白了。

裴斯承握住宋予乔的手,将她带到自己怀里,坐在自己大腿上,“你睁开眼睛看着我,只看着我。”

宋予乔睫毛轻颤,双眼睁开一条缝,她感觉到周围就是几米甚至十几米的高空,就浑身虚软。

她睁开眼睛,正好对上裴斯承一双深邃含着笑意的眼眸,抿了抿唇,她根本就不敢向窗边看,这样坐摩天轮简直就是不尽兴,却又不知道为什么裴斯承非要她陪着上来。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眼睫轻颤的模样,特别怜爱,他觉得真的是摩天轮这种徐徐上升的感觉,带给他完全不一样的心境,他将宋予乔揽在怀里,闭眼含住了她的唇,呼吸交叠在一起,越来越炽烈。

宋予乔觉得唇上酥酥麻麻,原本虚软的身体更加无力了。

她推拒了裴斯承一下,向后撤了撤身,想要躲开裴斯承绵密的吻,“好了。”

裴斯承听了宋予乔这句话,却更加扣着她的后脑勺吻了下来,唇齿间漏出两个字:“不好。”

空气中的温度越来越高,宋予乔的心随着裴斯承的吻也在越来越狂热地蹦跳着。

忽然,逐渐上升的摩天轮在半空中咯噔了一下,停住了。

宋予乔吓了一跳,禁不住已经伸出双臂来抱住了裴斯承的腰。

“怎么回事?”

摩天轮在最上方停住了,宋予乔目光不敢向两侧飘忽,心脏嘭嘭嘭止不住的越跳越快。

“为什么停了?”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在激吻中嫣红的唇瓣,还有两腮晕染的桃花,轻轻用指腹在她颊边摩挲了一下。

忽然,“嘭”的一声礼花声响。

宋予乔的余光所至,看到了一朵色彩缤纷的烟花绽放,她惊异地睁大了眼睛,一双明澈漆黑的眸子里,映出两朵绽放的璀璨烟花。

裴斯承牵着宋予乔的手站起来,宋予乔双腿依旧虚软,闭着眼睛,向后缩。

持续不断的烟花爆炸声在头顶响起,似乎很近很近,就在耳边,而身后就是裴斯承。

隐约能听到有尖叫声,似乎就连站在地面上的人都陶冶在漫天的火树银花中。

“不用怕,你现在睁开眼睛,看着我。”

宋予乔摇头,还是不肯睁开眼睛,对高处的恐惧已经将她完全席卷了,身上都有些抖。

恐高的人都会有这种反应,而现在,就在几十米的高空中,身边唯一的一个依靠,就是裴斯承。

裴斯承的双手放在宋予乔的腰间,牢牢地搂着她,让她内心里有安全感,“乔乔。”

宋予乔眯起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裴斯承,双手攥住他的衬衫衣袖,一点都不敢松。

裴斯承忽然拉起了她的手,然后单膝跪地,“予乔,嫁给我吧。”

宋予乔完全惊呆了。

裴斯承这样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她已经完全忘却了自己身处高处,瞬间瞪大了眼睛,看着在自己面前单膝跪地的裴斯承,以及他手中的一枚钻石戒指。

窗外,依旧是火树银花的烟花璀璨,在面前,是戒指上璀璨的钻石,而比钻石更加璀璨的,是裴斯承此刻凝神望着她的双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