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解铃还须系铃人/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予乔对于这个乔沫,不算熟悉,只是见过几面而已,就是递一个包。她便帮忙递了出去。

然后,宋予乔从洗手间出来,而乔沫进了洗手间。

乔沫的手心里捏了一把汗。

在地上的这个包,是之前在交易的时候用的包,戚坤的眼线告诉乔沫,已经有缉毒大队的人盯上了。

这个包的夹层里,其实还有几克的药。

但是,乔沫已经不想要这个包了,所以。现在就趁着这个时候,让宋予乔给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出去,况且,宋予乔现在背后的人是裴斯承,就算是被抓,也有办法把她从局子里捞出来,不过乔沫就不同了,她没有背景,只能将这几克的东西给抛弃,换取比利益更重要的生命。

乔沫看着宋予乔从洗手间内走出去的身影,冷冷笑了一声。转身再次进了洗手间,给戚坤打了一个电话。

“已经解决掉了。”

她之所以这样顺利,还有一方面是源自于戚坤的眼线的作用。

戚坤说:“我会找人指认。以后这种事情你暂时不要插手了,叶泽南要的东西,我会直接给你。”

………………

叶泽南先跟母亲说了一声。然后开车去了医院。

医院内,方照借由他母亲的办公室,将叶泽南一把拉了进去,劈头就质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泽南先将方照手里的全身体检的报告单翻了翻,问:“存档了么?”

方照摇头:“我没让人往里输。”

叶泽南将报告单折叠起来放在口袋里,只说了一句“这事儿你就不用多管了”,转身就要出门。

方照抢险一步一下子将叶泽南已经打开一半的办公室门给关上了。转过来怒气冲冲的看着叶泽南。

“叶泽南,这事儿你现在不说清楚,你别想出去了!”方照挡在门口,看着叶泽南,“之前在宋予乔消失那两年,该开始你是怎么过的?酗酒,抽烟,赌博,现在呢?!跟宋予乔离了婚,竟然都开始吸毒了?你真是有了能耐了啊!”

方照这番话说出来,吸毒只是他的猜测,也许,他想,是叶泽南在并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别人下毒沾染上了一些,只试了一次尚且还没有瘾头。

但是,看着叶泽南的表情,也许……是真的。冬台狂亡。

因为,叶泽南并没有否认。

方照一拳砸向叶泽南的右脸,“叶泽南!你是不是疯了?!竟然敢沾上毒品这种东西!”

方照的一拳打的并不轻,而叶泽南没有躲,相反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下,嘴角立即就裂开了,渗出鲜血。

叶泽南推开一边的方照,“还想再打么?我受着。”

方照压抑了自己的声音,他松开叶泽南的肩膀,向后退了一步,“我真的是想要打醒你,该珍惜的时候没有珍惜,到现在你这么折磨你自己有什么用?就算是宋予乔知道了也绝不会同情!”

叶泽南抹了一把流血的嘴角,转过身拉开门,没有一点犹豫地走了出去:“我没有想让她同情。”

如果不爱了,就需要别人的怜悯和同情,那叶泽南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自处,他宁可只在幻觉中,能够感觉到曾经的美好,丑陋的记忆并不能遮掩的美好。

快走到电梯口的时候,叶泽南感觉到头晕了一下,急忙扶了一下墙面,脚步略微滞顿,随即走进去,真的,在想起宋予乔那种窒息的感觉,真的比毒瘾发作的时候更加难受。

镜面中,叶泽南抿了抿双唇,看到自己毫无血色的脸。

在办公室内,方照看着叶泽南走出去的身影,真的感觉到,如果这样下去,叶泽南就真的毁了。就像是在高中毕业之后,宋予乔失踪的刚开始,叶泽南除了找她,就是去酒吧喝酒,抽烟,赌博,甚至最后喝酒喝到胃出血。

在方照陪着叶泽南作孽般的喝酒的那两个星期里,刚开始不管怎么问叶泽南,他都不会说,终于在一次酒醉之后,方照的逼问下,他才知道,原来宋予乔的离开和出走,是源自于叶泽南的背叛,虽然是被人算计的背叛,但是宋予乔切切实实地看到了。

而后,等宋予乔回来,他却又开始不珍惜,花天酒地,在外面招蜂引蝶,终于到了不得不离婚的这种地步。

现在,又开始步入旧尘。

方照真的不能放任叶泽南这样颓废下去,要不然,好端端的一个人,就完全废了!

他拿起手机来,翻出来宋予乔的手机号,给她打了个电话。

只不过,宋予乔那边没有人接通,直到最终挂机,都没有人接通。

方照皱了皱眉,又打了一个电话,依旧是没有人接通。

或许是太晚了,宋予乔已经睡了?

方照暂且放下了手机,想要等明天白天再打。

解铃还须系铃人。

………………

其实,根本就不晚,宋予乔没有接通电话的原因,是因为在洗手间里捡到的那个包的内里夹层,有一包白粉。

宋予乔在提着那个包找到大堂经理的时候,从后面忽然冲出来几个人,直接就将她按倒在地上了,宋予乔的膝盖直接磕碰在大理石的地面上,疼的她立刻就蹦出了眼泪,双手被反扣在身后,带上了手铐。

宋予乔在这一瞬间觉得真的是造化,之前因为路路转给她的钱,闹了一次乌龙,进了一次警察局,结果这一次,根本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她给拷上了,又是手腕上那种金属冰冷的触感。

在大厅的这个位置,就在裴玉玲吃饭的包厢不远处,外面的异动很容易就将独自在包厢内吃饭的人惊动了,裴玉玲从包厢内走出来,就正好看见宋予乔被警察戴上手铐的情景,她吃了一惊,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出这种事情。

她问了身边的一个服务生,“这是怎么回事?”

服务生被刚才那种激烈的场面吓着了,还没有回神,“贩卖毒品,真是人不可貌相,这种小姑娘都开始贩卖毒品了。”

裴玉玲愣了一下,随即眼神里露出了厌恶的目光,幸好自己的儿子已经远离这个恶毒的女人了。

宋予乔倒是显得格外冷静了,她将包是在洗手间内找到的前后经过都告诉了警察,警察便派了一个人去洗手间内查看,洗手间内已经没有人了,洗手间内是没有摄像头的,但是在洗手间外的走廊正对着着的有一个摄像头,可是却意料之外地坏掉了。

宋予乔皱了皱眉,忽然想起了刚才的那个女人,眯起了眼睛。

她在走出去的时候,看向原本和裴斯承吃饭的餐桌,在比较偏安一隅的角落里,桌边没有人,但是餐具还没有收。

她停了一下脚步,然后侧首对一边的警察说:“麻烦警察同志,在那边餐桌用餐的是我先生,请您将我的情况告知他一下好么?”

此时宋予乔表现的不卑不亢,说话也很有礼貌,嘴角带着温婉的笑。

警察点了点头,让旁边的一个人留下去找到宋予乔口中的她的先生。

宋予乔说:“谢谢。”

虽然宋予乔手上戴着手铐,但是看起来并没有狼狈,十分镇定,没有纠缠哭闹。在没有裴斯承在身边的时候,她就需要好好地照顾好自己。

裴斯承刚好离开餐桌,是去后面的吸烟室点了一支烟,接到了顾青城的电话。

“我这两天就要回去了。”

裴斯承吐了一口烟气,“你给我打个电话就是为了告知你的归期?让我带着老婆孩子去机场迎接你?”

“没心思跟你开玩笑,”顾青城说,“你还记得上一次我给你说过的那个医生么?三年前帮宋予乔做过全身体检的医生,却没有告知叶家人宋予乔曾经生过孩子的事情。”

“嗯。”

“我有手下找到了,在一个小镇上,”顾青城说,“现在还在南方,等我回去处理一下。”

裴斯承眸中的神色已经幽沉了几分,盯着吸烟室角落的一盆绿色盆栽,眯了眯双眼,眼眸中一闪而过一缕微光。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医生,肯定和宋予乔有关。

在吸烟室内,裴斯承将烟掐灭,走出来,正好迎面看见了一个警察。

警察伸手拦住了裴斯承,问:“你是宋予乔的先生么?”

“是。”

裴斯承眼眸沉了沉,目光已经在短暂的几秒钟,越过挡住视线的障碍物,看向用餐的餐桌,并没有看到宋予乔的身影。

………………

在路上,裴斯承先打电话联系了许朔。

许朔说:“我现在不在警局,你放心,我已经交待下去了,不过,这种事情现在查的正严,恐怕你暂时还带不走她,必须要等调查清楚之后。”

“嗯,我知道。”

裴斯承刚刚在了解了警察口中的事情前后,就是因为一个接货的包引起的,宋予乔说包是在洗手间的地上捡到的,出去想要交给大堂经理,但是却不料被误认为是毒贩,而洗手间外墙的摄像头刚好坏掉了。

裴斯承感到一丝不安。

“宋予乔怎么会沾上毒品这种事?”

裴斯承单手紧紧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臂蜷曲起来揉了揉眉心。

这件事情,别说是许朔,就连裴斯承自己都没有想到,不过很明显,是被人栽赃的。

裴斯承一路上飙车到警局,车子没有在停车位上停稳,就开了车门下车。

可能是因为许朔的交待,宋予乔并没有在讯问室里的木制椅子上坐着,而是在单独的一个休息室,坐在一个木制的长沙发上,面前放着一个一次性的纸质水杯,水还剩下半杯。

宋予乔原本正在看着墙面发呆,听到门口有人进来,反射性地抬头看向门口,看见裴斯承的瞬间就弯起唇角笑了:“我又被抓进来了。”

裴斯承将身后的房门关上,面容沉峻。

宋予乔看着裴斯承走过来,站在自己面前,她仰着头看他:“我是不是特别能惹事儿,总是要你在后面帮我善后?”

“你要是万能了,那还要我干什么,我帮你善后,我愿意,”裴斯承摸了一下宋予乔的头顶,从后面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宋予乔面前:“现在告诉我在洗手间里发生的事情。”

宋予乔点头,将刚才跟警察说的话,又完完整整地给裴斯承说了一遍。

“那个女人就是我之前有指给你的,在叶泽南身边的那个女人,上一次我的车追尾,就是她开的车,看样子像是现在叶泽南的女朋友,”宋予乔说,“包是从地上捡起来的,我也不了解,顺手就帮了。”

裴斯承蹙眉凝思。

宋予乔并没有打扰裴斯承,只是静静地在他面前坐着,伸出手来握了一下他的手掌心,猝然看见自己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上面的钻石正在灯光下闪光。

求婚戒指……

宋予乔从来都没有戴过项链戒指这些东西,就连耳孔,也是之前陪裴斯承去赴宴的时候才特意打的,现在可能都已经重新长住了。

宋予乔摸了一下自己脖颈上的项链,目光依旧落在手指上的戒指上,忽然觉得,裴斯承有一句话说的是对了,不喜欢,是因为没有人送,没有最爱的人送。

裴斯承注意到宋予乔看着戒指发呆的表情,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下,“昨天只是我和你,等到这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再办一个订婚宴,等到今年年底的时候,再办婚宴。”

宋予乔猛然回神:“这么快?”

从四个月前第一次见,不到一年就把结婚的事情办了?会不会太仓促了。

裴斯承说:“已经拖了五年了,你说快不快?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明天就和你去领证。”

宋予乔笑了一下,“那不可能了,我明天还在警局里。”

关于毒品方面,一直是查处比较严的,在没有彻查清楚的情况下,宋予乔绝对不可能被放出去。

况且,在之前抓到的那个在交货现场就被抓到的嫌疑犯,一口就指认宋予乔:“就是她。”

警察在一边再三确认,而这个人就是咬死不松口。

所以,宋予乔算是嫌疑人,在警局里拘留不能出去,这是许朔都没有办法的。

裴斯承对许朔说:“不能出去,那能不能把你办公室里那个长沙发换过来,能躺着的?”

许朔:“……你不如直接搬个床进来。”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裴斯承就真的打电话让送了一张床进来。

这次的事情还是黎北给办的,黎北还专门挑了一个看起来特别高大上的双人床,上面铺上柔软厚实的床垫,当他指挥着搬运公司的人进来的时候,惊掉了警局里一众人的眼珠子。

宋予乔知道警局里的许朔是裴斯承的朋友,自己现在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就让裴斯承回去。

“你公司里还有事,不用在这里呆着,浪费时间。”

于是,裴斯承便打电话,让虞娜将办公室里需要处理的文件,连同笔记本电脑都搬到了警局里,在休息室里处理公事。

其实,在暗中,裴斯承派出去调查叶泽南的人,已经有了一些结果。

………………

被警察作为嫌疑人扣留在警局里,宋予乔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告诉母亲,便用出差在外这样的借口搪塞过去了,但是,能用一个电话瞒得住席美郁,却瞒不住在警局里做警察的表哥苏辰。

苏辰第二天就得知了这件事,找宋予乔问了基本的情况。

宋予乔离婚的事情,苏辰是听母亲说的,他对叶泽南本就没有什么好印象,三年不闻不问也就算了,上一次竟然还和小三一起闹到警局来了。

宋予乔这已经分不清是第几次叙述那天晚上在洗手间里发生的经过了,在最开始的时候还需要回忆,但是等到这一次给苏辰转述,中间几乎不用打磕绊。

“你不要给我二姨说,我是给我妈说我去外地出差了。”

苏辰明白宋予乔心里想的,便点了点头:“我知道。”

裴斯承就陪着宋予乔在警局里接受调查了三天,等到三天之后,确认宋予乔没有嫌疑,裴斯承才陪着宋予乔一起出了警局。

这三天来,裴斯承陪着宋予乔在警局,而宋予乔的手机是被监听的,在她的手机归还到自己手中的时候,上面有很多来电,除了裴斯承接的两个席美郁的电话,有华筝打来的,竟然还有一个是方照打来的,显示通话时间是三十八秒钟。

警察监听手机也只是排查与宋予乔接触的其他嫌疑人,不过已经经过排查,排除了嫌疑。

宋予乔问裴斯承:“方照的电话也是你接的么?”

“不是,”裴斯承说,“是许朔接的。”

宋予乔皱了皱眉,觉得方照的电话还是有必要回复一下的,虽然方照是叶泽南的朋友,但是在曾经有些事情上,方照也是帮过不少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