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捡到小盆友一只,三哥快来认领/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杜佳茵拉着裴昊昱,让他上了后座,顺手也将言言放在了后座上,自己转而上了前面的副驾驶位上。

陆景重一看后面的裴昊昱。问杜佳茵:“裴昊昱哪儿来的?”

杜佳茵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上的两个小孩子,说:“在里面遇上宋予乔了,说是约了人,先让我把裴昊昱带过来,她一会儿就过来。”

“见人?”

陆景重皱了皱眉,看了看路对面的叶氏总公司,又想到刚才从总公司里走出来的叶泽南,就明白了。

于是,陆小五就用手机拍了一张星巴克的照片。有拍了一张裴昊昱坐在后座上的照片,然后在朋友圈里配图发:在XX路,捡到小盆友一只,三哥快来认领。末了,还特意提醒了一下裴斯承。

杜佳茵直接从旁边将陆景重手里的手机给拿了过来,看了一眼最新的朋友圈,“你们倒都是穿一条裤子的,出来见个朋友都要严密监视着,还有没有隐私了?”

“宋予乔见的可不是朋友,是前夫,”陆景重解释。“还有,老婆,别生我气了。别动了胎气。”

杜佳茵噗嗤一声笑了:“胎气不是那么好动的,不信你怀一个试试看。”

陆景重:“……”

后座上,裴昊昱正在傻笑着。小手正在向一边陆璞言的手抓过去,言言直接转过来瞪她一眼,然后干错抱起手臂来,一双大眼睛睫毛扑簌着。

裴昊昱傻笑着凑过来:“言言,你想要什么,小火哥哥给你买哦。”

“我爸爸有钱,”言言看向车窗外。“不用你给我买。”

裴昊昱又被嫌弃了,但是,小家伙就是有一颗越战越勇的心!

于是,在他的屁股一点一点向言言身边挪动之后,终于如愿以偿地抓住了言言的小手。

顿时,在裴昊昱的内心,一颗小小的萌芽瞬间绽放了一朵太阳花。

好开熏!

………………

裴氏。

裴斯承的手机收到微信提示的时候,刚好批了一个文件,是有关和叶氏合作的文件。

他交待虞娜:“叶氏的这个产品的推广,你亲自去联系人,跟叶泽南单线联系,不要经手其他人,。”

虞娜虽说对老板这个要求不甚理解,但是还是点头答应,刚想要转身,却被裴斯承拦下。

“你对叶泽南怎么看?”

虞娜转身过来,重新站好,“哪一方面的?”

“在工作上,对叶氏的管理。”

虞娜虽然说对叶氏并不太熟悉,但是之前应老板要求,也是将C市各种大公司的管理模式整理出来一份报告,其中就包括叶氏,当时虞娜也紧紧都是从网上找材料,以及以往叶氏签约下来的几个大的单子来剖析的,最后定位成四颗星。

但是上一次,自从见过叶泽南之后,她觉得叶泽南真的是缺少历练,且不说心智不坚定,很多决定都不太成熟,最近屡屡在夺标前一天被抢单,而且都是以比叶氏的方案低零点几个百分点胜出的,明显就是计划方案被公司里的人提前泄露出去,不过现在也是好像并没有对计划方案的团队进行彻查,所以,到现在,她对叶氏的高层管理的定位,只有两颗星。

虞娜将自己所想的这些都对裴斯承说了,裴斯承听了频频点头。

“我如果调你过去帮叶泽南,当他的私人助理,你觉得怎么样?”

虞娜微愣,不过很快回神,“那我就算是叶氏的员工?”

“不,你还是我的特助,”裴斯承双手搭在桌面上,手指曲起轻叩,“叶氏那边会开一份工资给你,在裴氏你依旧挂名,等于可以同时拿到双倍的工资和奖金。”

虞娜挑了挑眉:“谢谢老板。”

身后黎北刚好进来送资料,听见裴斯承对虞娜说的这些话简直就要暴走了。

为毛啊,去中东那种山穷水恶的地方是他,大晚上的将一箱一箱的烟花搬到一块空地上的是他,接裴昊昱那个混世小魔王的也是他!从家具城挑了床送去警局的人是他!但是!非常关键的是!为什么虞娜就能坐收渔翁之利啊!还是双份工资!

虞娜经过黎北身边,已经看到了黎北一张瞬息万变的脸,冲他微微一笑,眨了眨眼,做了个口型:“sorry。”

虞娜走出办公室,裴斯承才拿出来手机,看了一眼刚刚陆小五发的一条朋友圈,挑了挑眉,问黎北:“XX路是哪条路?”

黎北正在沉浸在自己的悲哀人生不可自拔,听见老板这么一句话,立即回神,不过,老板,这种问题可不可以不要问他啊,他还是要查网上地图的好么?

然后,黎北查过地图之后,就被裴斯承安排下去去备车,“我十分钟后就下去。”

黎北出了办公室门,看见坐在办公桌后面,吹着中央空调,喝着加冰的蜂蜜水,还能趁着老板不在的时候看两集韩剧的虞娜,再看看自己时而充当司机,时而充当保姆,他要罢工!不过,也就只是心里想想,他还要勒紧裤腰带继续攒媳妇儿本儿呢。

………………

星巴克内。

叶泽南看见宋予乔的时候,脚步一顿,却没有直接走过来,而是先去前面买了两杯焦糖玛奇朵。

他记得,这是宋予乔最喜欢喝的咖啡,特别是在高三的那个时候,她每每困的要死,都要他去买星巴克买咖啡,然后,就能趁机溜出来不学习,跟他一同在星巴克里喝着咖啡玩儿一会儿平板。

那个时候叶泽南何尝是不知道宋予乔的小心思,只不过没有点破罢了。

叶泽南端着两杯咖啡走过去,才看见宋予乔的面前,已经放了一杯冰水。

他顿时有一些尴尬,“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喝的咖啡。”

“是的,”宋予乔双手放在桌面上,“你也说了,是以前。”

叶泽南的手顿了一下,却依旧把一杯焦糖玛奇朵放在了宋予乔的面前,从来都没有这样感觉过,原来宋予乔和他之间的距离,这样远过。

“你的精神看起来不大好。”宋予乔说。

“还好。”

宋予乔直接问:“你所说的还好是什么意思?是现在精神萎靡,回去不为人知地吸毒来提起精神?”

宋予乔的话,让叶泽南愣住了。

这件事情,他根本不想要宋予乔知道,就算是他们已经离开彼此,但是,最阴暗方面,还是不想让宋予乔知道,他觉得宋予乔会看不起他。

“是谁告诉你的?”叶泽南问。

“你以为你可以瞒得住么?”宋予乔说,“你现在就说,你是不是真的沾染上那种东西了?”

叶泽南沉默了几秒钟,说:“……没有。”

宋予乔直接拿起手边的包就要站起来走人,在经过叶泽南身边的时候,却被叶泽南拉住了手腕。

“予乔,你先坐下。”

宋予乔自上而下看了一眼叶泽南,便退回去重新坐在座位上,“是不是?你不用骗我,叶泽南。”

叶泽南低着头,眼睛落在宋予乔面前的玻璃杯上,一只手握着咖啡杯,另外一只手在桌下,已经握紧了,手背上有凸起的青筋。

最终,在挣扎过后,他还是点了点头。

“是。”

“你是不是疯了?!那种东西也是能随便沾上的么?”宋予乔一时没有克制住自己的口气,完全变得冷厉,“叶泽南,你忘了以前看到新闻里那些吸毒成瘾的人么?”

叶泽南没有忘。

以前和宋予乔看过一次新闻,是采访了一次戒毒所,而里面的人全都是生不如死。

但是,他已经沾染上了毒瘾,在最难受的时候,在毒瘾上来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是生不如死,然后,他就开始渴望,在得到解脱的那一刻,好像漫天都是璀璨的星光,而在漫天星光下的,站着的是宋予乔。

那种感觉,真的,只要有了第一次,就会渴望着第二次,内心就好像是有一只小手在拼命的抓挠着一样,如果不能在现实中见到宋予乔,那么在梦中,也好。

宋予乔不容分说:“戒掉。”

叶泽南抬头看着宋予乔,她看起来依旧与分别之初没有什么不一样,一双眼睛里闪烁着冷冷的光,或许,这目光里,还有同情与可怜。

宋予乔接着说:“趁着现在还不算晚,你在家里也好,去戒毒所里戒掉也好,必须戒掉这种东西,你这是在慢性自杀懂么?你现在还不到三十岁,就准备要准备后事了么?你母亲呢?你父亲已经去世了,现在难道还让你母亲白发送黑发人么?”

宋予乔承认自己是说的严重了一点,但是她是故意这么说的,希望能用生与死这种边缘性的话来将叶泽南从深渊里面拉出来。

叶泽南也抬起头来,刚刚皱着的眉又重新舒展开,眉心还有三条由于皱眉皱的久了的印子:“我现在怎样不用你管,你不是跟我井水不犯河水了么?现在又来可怜我?我不需要。”

“我知道你不需要我的可怜和同情,我这不是对你的可怜,”宋予乔顿了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阿南,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你什么,如果你真的还觉得愧对我,那就去戒毒,这是我现在唯一的要求。”

最后,在拎着包离开的时候,宋予乔还扭头看了一眼叶泽南。

叶泽南坐在桌边,微低垂着头。

她承认,最后那句话,是她故意说的,因为现在对叶泽南,绝对不能硬碰硬,需要抓住叶泽南现在内心里柔软的一块,然后狠狠戳,让他自己有所觉悟,但是宋予乔提及他的父母,并没有能让叶泽南悔悟,于是,就试着,用叶泽南现在的一份愧疚。

宋予乔不知道是不是会有效。

她从星巴克出来,就给方照回复了一个电话:“我已经找叶泽南谈过了,好想他有些动摇了,你稍后来找他,再说一遍利弊,尽快想办法,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再给我电话。”

挂断方照的电话,宋予乔在路边找就在刚才杜佳茵指的那辆银白色的车,在路边却已经找不到了。

宋予乔向着印象中的方向急急忙忙跑过去,不过视线所及,真的是没有陆景重的车,那裴昊昱呢?

按理来说,如果陆景重一家人带着裴昊昱,她也不会担心,不过,总不能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吧。

宋予乔焦急地找着,找穿着白色T恤的小男孩,她找了一圈,忽然在路对面台阶上,看见了正拉着裴昊昱的裴斯承,心里一下子就松懈了下来,看着两边的川流不息的车,走过斑马线。

裴斯承单手插兜,一只手拉着现在被老爸拉着很不情愿的裴昊昱,看着宋予乔一步一步走近,说:“我和儿子在赌,你还会过多久才能发现我们。”

裴昊昱扭着脸向老爸哼了一声,谁要跟你赌,都是你,要不然我现在就能跟着言言去她家里睡了。

宋予乔没有想到裴斯承会过来,转念一想,就想到也许是杜佳茵在车内告诉了陆景重,而陆景重身为裴斯承的朋友,说一声也是免不了的。

她笑问:“那谁赢了?”

裴斯承说:“当然是我。”

裴昊昱刚刚转过去的小脸一下子又转了过来,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出来,老爸真的是越来越虚伪了!他根本就没有这么幼稚的参与这个赌好不好?都是老爸硬把他从言言身边给抱出来的。

裴斯承没有开车,这个地段不好打车,况且又是五六点钟的高峰期,宋予乔便说:“到前面的路口再打车吧。”

宋予乔这边牵着裴昊昱的手,裴斯承走在另外一边,不过,在走过这样一段路的时候,裴斯承一直没有说话,就只剩下裴昊昱兴致勃勃地讲述刚才他在小言言身上吃豆腐的光辉经历。

宋予乔拿眼角的余光去瞄一边的裴斯承,裴斯承看起来神色淡淡,她就有些心急了,怕裴斯承误会,只不过现在小家伙在身边,又不好解释。

正好路过一家粥铺,宋予乔停下了脚步,“去里面吃点东西吧。”

裴斯承这才转过来,“饿了?”

“嗯。”

其实宋予乔一点都不饿,只不过是想要找一个地方,和裴斯承把刚刚叶泽南的事情说清楚。

这家粥铺是宋予乔曾经吃过的,算是一家总店,现在已经有很多家分店分布在C市的街道上了,因为位置比较寸土寸金,所以老店的面积也一直没有扩充,现在仍旧是小小的一间,宋予乔进来以后,刚好腾出来一张两人台的小桌子,她便抢先走过去,将裴昊昱放在椅子上,叮嘱:“千万不要乱跑,阿姨去给你买东西吃。”

裴昊昱点了点头,一副特别乖的样子,椅子比较高,两条腿吊在半空中,正在晃悠的不亦乐乎。

宋予乔去前面的点餐部充卡,然后走到窗口处买吃的。

裴斯承跟在身后,宋予乔转身问:“你想吃点什么?”

“随便。”

宋予乔便自己挑选东西,刷卡,然后趁着厨师师傅在里面装盘的时候,对裴斯承说:“我刚刚去见了叶泽南,是因为方照拜托我,让我说服叶泽南戒毒,叶泽南吸毒了,这事儿你还不知道吧?”

宋予乔的声音压低,很小声,顾及到身边有人,便更加凑近了裴斯承。

裴斯承微微颔首,看着宋予乔主动凑过来的小脸,低垂着头,一双睫毛轻颤着,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低沉地发出一个音节来:“嗯。”

厨师师傅已经将宋予乔要的东西装好盘了,宋予乔接过来,顺手扯了一下裴斯承的衣袖:“快点,先过来了。”

只不过,到了桌边,却有些为难了,因为选择的是两人台的小桌,裴昊昱小盆友现在正坐在椅子上悠哉悠哉的,裴斯承坐在对面,而她站在一边。

裴斯承眼睛里闪着戏谑的光芒,“不如,我抱着你坐?”

宋予乔知道裴斯承在开玩笑,嗔怒地瞪了他一眼,真是在任何时候都不忘记调侃她,随即将裴昊昱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坐好,“小火,阿姨抱着你吃饭可以么?”

裴昊昱现在心情非常好,别说最喜欢的乔乔抱着他吃饭了,就算是老爸现在把他丢到奶奶家里去,他都会高兴的不得了,因为今天终于拉到自己小女神的手了!

吃过晚饭,已经过了七点半,出了粥铺,裴昊昱吃的一直打嗝,宋予乔便提议说不打车,先沿着路边走走散散步。

“嗯。”

在经过中央公园前面的大片空地的时候,裴昊昱挣开宋予乔的手,在小广场上撒丫子跑的欢,这片空地上没有车辆,只有几个人,也不用担心小家伙碰着撞着谁了。

裴昊昱跑了一圈,回来气喘吁吁地拉着宋予乔的手,弯着腰:“乔乔,我们来玩儿老鹰捉小鸡吧,学校里的老师教过!”

老鹰捉小鸡……

真的是好久远的游戏了。

宋予乔看了一眼裴斯承,裴斯承不置可否,她想到也许是堂堂总裁现在放不下面子拉不下脸来,便用讨好的口气问:“陪着孩子玩儿一会儿?”

裴斯承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于是,裴昊昱特别兴奋地躲在宋予乔身后,而裴斯承在前面,钻空子,一不留神就将裴昊昱从后面给揪了出来。

“老爸不公平啦,你比我和乔乔都高,当然跑得快了!”

在裴昊昱小盆友第三次被老爸揪出来,他就开始小赖皮了,“我们跑步,你要让我和乔乔十秒钟!”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此刻红扑扑的小脸,笑着答应了儿子的要求。

裴昊昱口中数着“一、二、三!”

数到“二”,小家伙已经就向前面狂奔跑出去,窜出去了好远,好像是一支离弦的箭,宋予乔幸而今天穿的是平底鞋,也向前跑过去,不过,只有十秒钟的话……

宋予乔向身后看了一眼,裴斯承已经跑过来了,等到他抓住她的时候,她甚至向后躲了一下,但是裴斯承已经将她一把抓住揽在了怀里。

“抓住了。”

裴昊昱吓了一跳,老爸竟然已经将乔乔抓住了,他必须要快点跑,再快点跑,可是奈何小短腿啊!

宋予乔跑的有些微喘,裴斯承揽着她的腰将她扶正,“跑的急了?”

“没有,”宋予乔脸上浮起娇俏的笑,“我在小学的时候可是在体育队里练过的,专门练的就是短跑。”

裴斯承神思一晃,恍然间听这句话特别耳熟。

旋即一想,在温哥华的那个时候,夏楚楚向裴斯承细数她的优点,其中就有这么一条,自称是小学体育队中短跑冠军。

想到这儿,裴斯承忍不住向上勾了勾唇角。

裴斯承的手依旧搁在宋予乔的腰上,顺手就挠她身上的痒痒肉,“以后别跑这么急,我追上你又不会吃了你。”

宋予乔本就怕痒,现在刚刚跑过气息还没有喘匀,被裴斯承挠痒,根本就受不住直接往下蹲,裴斯承索性便直接将宋予乔打横抱起。

不过,在宋予乔出言反对之前,已经重新将她放在了地上,似乎只是轻巧的一个公主抱。

宋予乔脸颊微红,眼睛盯着前面的裴昊昱,“儿子跑到路口,要过马路了,”她推了裴斯承的肩膀一下,“快去追。”

“不用追,”裴斯承揽着宋予乔的腰转了身,“你信不信,他一会儿就自己跑过来了。”

“诶,你这样……”

裴斯承直接用手挡住宋予乔想要扭头的脸庞,让她侧头靠在自己肩上,揽着宋予乔腰身的手在她腰上捏了一下,“别乱动,你心里默数十下,儿子就自己跑回来了。”

宋予乔被裴斯承揽着腰,心里一边数数,不免地说:“你刚说了跑着追他,现在又不追了,小火知道了心里会别扭的。”

裴斯承说:“不会,本来就没有说要追裴昊昱。”

“那你答应……”

“只追你,”裴斯承轻轻一笑,“追上了就吃掉。”

宋予乔心中动了动,不知道是因为那一句“只追你”,还是因为裴斯承此刻在耳边低沉的笑,好像是酝酿了醇香的葡萄酒一样甘美。

裴昊昱边跑边扭着头往后看,结果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转过来看,乔乔和老爸竟然已经转身了!

他还在这边呢!走错方向了啊!

于是,裴昊昱在喊了一声“爸爸,我在这里啊!”

无果,便又向着裴斯承这边飞奔跑过来。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路两边的路灯由远及近,一盏一盏亮起来,好像是一条长龙一般,光晕浮动在灯柱上。

裴昊昱跑过来,从后面跑过来,小脑袋一挤就挤在了裴斯承和宋予乔中间。

宋予乔笑了笑,转而拉住了小家伙的手。

宋予乔一只手拉着裴昊昱,另外一边裴斯承揽着宋予乔的腰,一路上走着,说着,好像这条路一直走,就可以走到尽头。

………………

其实,在叶泽南走出星巴克的时候,看见了宋予乔和裴斯承。

他在裴斯承的目光掠过这里的时候,并没有躲闪,相反十分专注地看着他们,然后,一直到他们携手走过一个路口,用肉眼再也看不清楚。冬布找圾。

现在的叶泽南,和两个多月前,与宋予乔一同走出民政局,手里拿着离婚证的那个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但是,相同的,是心底里那一份不甘,可是,他又能怎么做,他已经切切实实的伤害过宋予乔三年,而且,在高中毕业那一年,因为卢璐的算计,也伤害过她一次,他已经不舍再伤害她了。

伤害太多,就成了愧疚,就像刚才宋予乔说的,如果,他尚且对他有愧的话。

一路上,叶泽南脑子里都在回响着宋予乔说的那句话——“去戒毒,这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

叶泽南没有回公司,而是直接回了家。

这一次,并不是乔沫所在的盛庭,而是回了叶家,用宋予乔的话来说,就是看看母亲。

已经有很久没有回过叶家了,就算是宋予乔曾经在叶家住的时候,他偶尔也会回来,却是每一次都和宋予乔争吵,现在想来,原来,那个时候就算是回来,也都是因为宋予乔的吸引,他想要见见宋予乔。

回到叶家的时候,裴玉玲正在楼上与乔沫讲电话。

当裴玉玲听见乔沫说:“早就出去了,好像是去约见一个叫宋什么的人了。”

裴玉玲听了当即就非常吃惊,不过在乔沫面前也没有表现出来,“你放心,泽南不是那种招蜂引蝶的男人,他既然现在定下来了是你,就一定会负责到底的。”

乔沫说:“阿姨,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相信泽南。”

“嗯,好孩子,我给泽南打个电话,”

“不过……”乔沫似乎是欲言又止。

裴玉玲问:“不过什么?”

乔沫说:“最近泽南有些表现的不太正常,有些狂躁,上一次我在收拾他的东西,看见从他的包里掉出来一包白色的粉末,我问他是什么,他还冲我发了脾气。”

裴玉玲的心猛地沉了下去,“我回来好好说说他,可能是公司上的压力太大的缘故。”

虽然裴玉玲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心里,却已经完全冷了下来。

裴玉玲在与乔沫在电话里讲话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笑,但是一挂断乔沫的电话,脸上的笑立刻就消弭不见了。

自己的儿子竟然又去见宋予乔了?

难道他不知道宋予乔涉嫌贩毒么?

还有乔沫口中说的白色粉末,难道就是……

在这个圈子里,确实有沾染上毒瘾的一些人,都是因为无意中沾染上,或者是压力太大的缘故,可是,叶泽南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对方是宋予乔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楼下的刘姐上来,语气中有难掩的喜悦,“夫人!少爷回来了!”

在裴玉玲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叶泽南刚刚走进叶家的门,将手中的公文包向沙发上随手一丢,将靠近脖颈的一粒扣子松开。

刘姐询问:“少爷还没有吃饭吧?”

叶泽南坐下来揉着眉心:“没有。”

刘姐便进厨房去做饭了,正好留给母子两人在客厅里好好说说话。

裴玉玲在叶泽南面前坐下,劈头就问:“你又去见宋予乔了?!”

叶泽南原本正在闭着眼睛养神,一听母亲的这句话,双眼豁然睁开。

裴玉玲看着儿子的这副神情,就知道,看来乔沫刚才打电话说的是真的。

叶泽南知道母亲又要就宋予乔的事情对他教育了,便直接站起身来,“我先上楼洗个澡,下来了再吃晚饭。”

裴玉玲没有说什么,等到叶泽南上了楼不多一会儿,也跟了上去,然后找出来家里的备用钥匙,将叶泽南的房间门打开。

房间里没有人,浴室里隐隐传来水声。

看来,叶泽南确实是在洗澡。

裴玉玲走过去,将叶泽南脱在外面的衣服,以及包里全都翻了一遍,果然,找到了一包白色的粉末。

她在用手捏着这一包粉末的时候,手一抖差一点将东西掉在地上。

这……真的就是毒品?!

果然就是宋予乔那个小贱人!自己贩毒不够,竟然还将这种生意打到了自己儿子身上!

但是,不知道儿子是不是已经沾染上毒品了,如果真的是的话……

叶泽南从浴室里走出来,就看见自己的母亲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包白色的粉末。

他脚步顿了顿,但是什么都没有说。

裴玉玲紧紧攥着这包白色的粉末,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叶泽南正在用毛巾擦头发,“没怎么样。”

他想到,也许是宋予乔在找过他之后,也把吸毒这件事情告诉了母亲。

他以为是宋予乔说的,但实际上,却是……

“乔沫给我打电话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你竟然还真的沾上了毒瘾?!”

裴玉玲说话的语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是乔沫告诉你的?”

叶泽南觉得有些不大对劲,这些东西是在酒吧那晚沾染上之后,有一次被乔沫无意中撞见,然后乔沫就提出了向他提供,但是现在为什么要对母亲说?

“你别管是谁告诉我的,现在你就告诉妈,这东西,是什么,你是不是真的染上毒瘾了?!”

叶泽南坐下来,说:“是。”

裴玉玲脑子里轰隆一声,炸响了一道雷,原来,自己的儿子竟然真的染上了这种东西?!

叶泽南顿了顿:“我会去戒毒所。”

这是他从星巴克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

特别是在刚刚接了方照的一个电话之后,方照说:“你如果现在连宋予乔的话都不听了,那你以后还要听谁的话?”

不管是宋予乔还是方照,都是在为他好,他心里清楚。

裴玉玲似乎是没有听懂儿子的话,“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叶泽南说:“公司里的事情这几天我会处理好,我会找一个代理总裁,然后去戒毒所,戒毒。”

“不行!”

裴玉玲想都没有想,这两个字就脱口而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