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真的是不知死活/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虞娜了解过,毒品最开始是吸食,到后面量越来越大,就成为注射。不过还好,叶泽南只是出于吸食阶段,之前他说毒瘾发作,也只是隔一周左右。

叶泽南的双手受了伤,晚上回去的时候没有办法开车,于是是虞娜开了车送他。

叶泽南系安全带的时候也不方便,虞娜便伸过手来帮他扣上,抛出来两个字:“地址。”

在盛庭的房子,叶泽南是给了乔沫的。他现在因为要戒掉毒瘾,首先就是要对有毒源的人敬而远之,至于叶家,一旦回去,母亲肯定又是一阵吵嚷。

所以,最后叶泽南报上了一所偏远一点的房子地址,虞娜开车大约一个小时才到了别墅区,进入别墅内,虞娜先是检查了一下叶泽南的包内,车上还有身上是否有可疑的东西。

“你放心,我说过不会碰那种东西。就绝对不会碰。”

虞娜哂笑:“那可不一定,我在戒毒所当志愿者的时候,有多少进来的时候信誓旦旦的都是说的要戒毒。结果一旦毒瘾上来就忍受不了,就算是有人要你磕头叫爷都立马不说二话。”

临出门的时候,虞娜交待叶泽南:“一旦一次不吸食毒品。毒瘾发作的间隔时间就会越短,你这次是隔了一周时间发作,那也许下一次就是三四天,你自己掂量着点儿。”

虞娜是开叶泽南的车来到别墅的,而在这种地方,出租车很不好打,而且天气忽然就阴沉了下来。天空中滚过一阵阵闷雷。

叶泽南跟出去,将车钥匙扔给虞娜:“你开我的车走吧。”

虞娜在别墅外的院子里站了一会儿,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闪电好似银蛇乱舞,转过身来走回了别墅内。

“我不走了。”

叶泽南听了这句话愣了一下。

虞娜说:“反正我现在走了,明早还是要来开车接你,你的手现在不能开车。”

“我可以打电话找公司里的司机……”

“现在外面要下暴雨,现在在外面公路上开车不安全,我不走了,”虞娜将车钥匙重新放回桌上,“只要有一个多余的房间给我留着就行。”

虞娜真的不挑不拣,这栋别墅也是叶泽南许久没有来过的,就连请钟点工打扫都省去了,桌面上都蒙上了一层灰尘。

虞娜帮着叶泽南打扫了一下他曾经睡过的主卧,说:“我就到楼下的客房去睡,按理来说你毒瘾不会再复发了,如果有复发,你就打我电话,我把你手机快捷键1设置成我手机号了。”

叶泽南双手不大方便,也没有办法洗脸洗澡,想要虞娜帮忙拧一条毛巾来擦洗,又实在觉得不好开口,毕竟是裴斯承派过来的人,还是从明天开始找一个钟点工吧。

叶泽南在主卧里走了一圈,忽然想到虞娜没有睡意,只穿着职业装,似乎不大方便,便从衣柜里拿出来一件他的干净白衬衫,夜晚睡觉的话应该会比较舒服,外加一套干净的洗漱用品,送到了楼下的客房。

客房门半开着,里面开着灯,不过没有人。

虞娜站在阳台上,正在打电话。

透过窗户,可以看见一大片墨蓝色的天际,以及俯身在阳台外围墙面上的黑色身影。

叶泽南在走进去将衣服和洗漱用品放下的时候,听见了虞娜的话,“妈,我今晚不回去睡了……嗯,我知道照顾好我自己,我在公司睡,嗯……”

虞娜挂断母亲的电话,转过身来就看见了叶泽南,收起手机从阳台进来,“有事?”

虞娜已经将绾起的头发散了下来,原本在后面盘成一个发髻的时候,并看不出来,虞娜的头发竟然这么长,长及腰间,漆黑发亮。

叶泽南看了虞娜两秒钟,说:“没事。”

等叶泽南转身离开,虞娜才看见了叶泽南放在床上的一件白衬衫,拿起来看了一眼,摇头笑了笑,又将衬衫放了下来。

其实,说叶泽南不成熟,只是一个纨绔的富二代,也不尽然,还算是有涵养,知道给她一件白衬衫当睡衣穿,而且衬衫上的标牌还没有剪,应该是他特意拿的全新的。

………………

今天裴昊昱小盆友从奶奶口中,知道了一个惊炸天的消息。

乔乔竟然要和老爸要小宝宝了!

裴老太太说:“你这段时间就陪着奶奶在大院里住啊,不要回去打扰到你爸爸和乔乔。”

裴昊昱怒瞪着一双大眼睛。

完了,乔乔有了自己的宝宝,他就要被抛弃了。

自从裴老太太知道了宋予乔就是自己三儿子找的媳妇儿,可以说是万分欢喜,家里总算是有了一个跟她一样的女人,有很多不好跟异性说出口的话,可以跟宋予乔说。

不过,宋予乔没有想到,裴老太太问的第一句话,就是:“那个情趣内衣怎么样?”

宋予乔:“……”

而在不远处正在端着水杯喝水的裴斯承,挑了挑眉,默然转身,老太太还真的是锲而不舍啊。

在裴老太太的盘问下,宋予乔终于还是说出来几个比较官方的词:轻薄,性感,很有感觉。

裴老太太赶紧拿着平板去追评了,心想还是使用者有切身体会啊。

裴临峰晚上在军区吃饭,于是宋予乔便进厨房去做了几道小菜,还蒸了一碗甜糯米,炸了一盘子春卷,结果没想到餐桌上裴老太太和裴昊昱两人抢着吃,简直是喜感。

宋予乔都忍不住再去厨房里做一份了。

晚上接了裴昊昱回华苑,一路上裴昊昱都对宋予乔和裴斯承不理不睬,用不说话来惩罚早上两人不管不顾将他丢在裴家大院的恶劣行为。

宋予乔裴昊昱最喜欢的酸奶给递过去,裴昊昱看了一眼酸奶盒,扭着头哼了一声。

裴斯承从后视镜看着自己儿子,冷冷说:“再闹脾气,就把你送回奶奶家。”

裴昊昱平时里是很坚强的,但是每每听到裴斯承训他,都会不由得觉得委屈,特别是还是从奶奶口中得知乔乔要怀小宝宝的事情。

于是,他想都没有想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乔乔你不要我了!呜呜呜,你要去疼小弟弟了……你们都不要我了……”

宋予乔有点慌神,她现在坐在副驾上,便让裴斯承把车停下来,换到后座上去。

裴斯承依旧平稳地打方向盘,“没有临时停车位,停车会被贴罚单。”

宋予乔只好转过身去,伸手去哄着裴昊昱,裴昊昱直接将宋予乔的手打掉,“不要理我。”

裴斯承淡淡开口:“是,不要理他。”

宋予乔忍不住推了裴斯承的腿一下,压低声音小声说:“对小孩子不要这么严厉。”

现在正是严父慈母的时候,裴斯承宁可自己唱黑脸,好让裴昊昱被宋予乔哄过来之后,更加离不开宋予乔。

但是,直到华苑的时候,裴昊昱都还在呜呜呜,不过似乎已经成了只发出声音不掉眼泪了。

车一停稳,宋予乔就解了安全带,下了车到后座去抱裴昊昱。

裴昊昱抽抽搭搭的,刚开始还推了宋予乔两下,最后还是禁不住诱惑,缩进宋予乔的怀抱里。

宋予乔抚着小家伙的后背,帮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笑了一声,“怎么越来越喜欢哭了,小火不是还说了要做男子汉的么?”

裴昊昱揉了揉鼻子,“乔乔你有了小弟弟,就不要我了……”

宋予乔微微一愣,知道小家伙可能是听裴老太太说了,两只手托住裴昊昱的屁股向上抱了抱,“不会的,阿姨不会要小弟弟,只要小火一个。”

裴昊昱眨了眨眼睛:“真的?”

宋予乔点头。

裴昊昱好像最近又吃胖了,宋予乔抱着有些吃力,等到了家,裴昊昱还是腻着宋予乔不放手,裴斯承要接过来他也不肯,宋予乔对裴斯承使了一个眼色,便抱着裴昊昱上楼去洗澡。

席美郁照例没有在家,宋予乔知道母亲是以市场调研为借口,事实上就是去乡下去找姐姐宋疏影了。

姐姐宋疏影那边的事情,应该是比她这里的更加棘手吧。

给裴昊昱洗了澡,换上了小睡衣,再讲了一个故事,以为裴昊昱已经睡着了,才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坐起来,结果她一站起来,小家伙就睁开了眼睛。

“乔乔,我还没有睡着!”

裴斯承已经洗过澡了,他走进裴昊昱的卧室里,将宋予乔从床边拉起来,看着她疲乏的样子:“浴室里给你放好热水了,你进去泡一泡,解乏。”

宋予乔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裴昊昱。

裴斯承接过宋予乔手中的故事书,说:“我哄他睡觉。”

小家伙现在也很是懂事,他看得出来宋予乔现在很累了,便不吭声,将身上盖着的毯子拉到脸上,只露出一双黑漆漆的眼睛。

宋予乔一离开,裴昊昱就直接将被子蒙上了头。

裴斯承坐下来,将他脸上的被子给拉了下来,“好好睡。”

裴昊昱眼珠转了转:“你不是要给我讲故事么?”

裴斯承直接将故事书丢到床上,“讲什么故事,自己看。”

裴昊昱:“……”

老爸真的是一个两面三刀的小人,如果乔乔在的话,就一定不会是这样了。

………………

主卧里,宋予乔拿了睡衣进了浴室。

当身体沉入充斥着热水的浴缸里,宋予乔舒服的叹了一口气,浑身都放松了下来,温润的水流拍打着身体,好像是有人在按摩一样,特别舒服。

照顾小孩子,真的是一件太耗费心神体力的事情,真的觉得裴斯承一个人将裴昊昱带大,很辛苦。

或许真的是累了,宋予乔泡在浴缸里,有些昏昏沉沉的,身体一直向下沉,在沉入水里的前一秒钟,被裴斯承一下子从浴缸里抱了出来。

“咳咳……”

裴斯承顺手拉起毛巾帮宋予乔擦身上的水,“泡个热水澡都能呛了。”

“可能是太累了,刚才就是打了个盹儿,”宋予乔现在浑身赤裸,在裴斯承目光下有些尴尬,便去拿裴斯承手中的毛巾,“我自己来吧。”

裴斯承却全然不理会宋予乔的话,眼神中闪过一抹戏谑的光,“不是太累了么?我服侍你。”

“不用……”

裴斯承不由分说,直接用棉质的毛巾,从上到下将宋予乔身上的水珠擦干净,从前胸,到小腹,再到小腿内侧,好像是痴迷于古董的收藏家在细心擦拭着一枚通体晶莹剔透的花瓶。

宋予乔觉得自己的脸颊快要烧熟了,但是偏偏还就挣脱不开裴斯承的手。

裴斯承擦干宋予乔身上的谁,俯身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哪里是我没有看到过的?还这么害羞?”

宋予乔直接转过身去,扯过睡裙套上。

裴斯承从身后环过宋予乔的腰,在她腰间的皮肤上摩挲着,吻上她的侧颈,宋予乔身上带着刚刚沐浴过后的温润柔软,能闻到若有似无好闻的体香。

宋予乔对于裴斯承的吻从来都没有抵抗力,只要是他一吻,浑身的骨头就都酥了,裴斯承半抱着她走出浴室,两人齐齐摔倒在床上。

前几天,裴斯承几乎都没有碰过宋予乔,一是因为未来的岳母大人在,二是因为宋予乔例假期,所以,忍的有些辛苦。

而且,让裴斯承有些懊恼的是,那么多次,竟然没有怀上。

宋予乔被撩拨的受不了,向后躲退,裴斯承埋在她的胸口,双手扣住她的腰不允许她蜷缩起来,“我说过了,今晚我服侍你,你只要享受就好。”

墙侧,暧昧的灯光柔和的照着床上两人。

在最终一触即发的时刻,宋予乔醉眼迷离,推了一下裴斯承,“措施。”

她知道裴斯承一向不喜欢做措施,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她已经答应了裴昊昱,暂时先不要孩子,倘若真的有了宝宝,岂不是要失信于小孩子。

裴斯承没有要出去的意思,他知道宋予乔现在心里想的,也察觉到宋予乔身体内的推拒,便更加轻柔地吻着她的耳侧,吻着她的脖颈,等到她放松身体,然后狠狠深入。

一瞬间,宋予乔觉得身体深处被滚烫的热液烫了一下,更加抱紧了裴斯承的精壮腰身。

一时事毕。

因为宋予乔确实也是累了,裴斯承只做了一次,便抱着她去浴室内清洗。

宋予乔脚步虚软,完全是被裴斯承抱着进浴室再抱着出来,但是躺在床上就转过身去,背对着裴斯承不去看他。

裴斯承轻笑了一声,知道现在宋予乔在生他的气,环过宋予乔的腰,将她扳正过来。

“只有一次,不是那么容易就怀上的,之前不都没有做过措施,但是不也没有怀上么?”裴斯承看着宋予乔的眼睛。

“那以后呢?”宋予乔说,“你以后必须要做措施。”

“嗯,一定做措施。”

裴斯承吻了一下宋予乔的唇角:“还累么?”

宋予乔肩膀到手臂都有些酸痛,裴斯承刚刚在做的时候也体查到了,便让宋予乔翻身过去趴在床上,然后用业余手法揉捏着肩膀,按压这背部,帮她放松。

虽然是业余的手法,但是宋予乔却觉得十分舒服,很快就睡着了,在半睡半醒中,察觉到裴斯承躺在了她的身侧,本能性的在他怀里找了一个更加舒适的位置。

裴斯承眼角含笑,将宋予乔搂在怀里。

………………

顾青城当晚,就已经带着董哲回到了C市。

他直接就回到了夜色,找了阿绿,听闻阿绿将乔沫给放走了之后,目光冰冷渗人。

阿绿低着头,没有敢说话。

她敢擅作主张,也都是因为顾青城在临走前,说是要她看着办。

顾青城挥了挥手让阿绿退下,也没有多加苛责,阿绿顿时松了一口气,退出房间门。

董哲上前一步,“要找人把那个女人做掉么?”

顾青城抬头看了一眼董哲,“说过几次了,现在我们是正经的生意人,不要动不动就动刀子上拳脚,不战而屈人之兵,懂么?”

董哲说:“不懂。”

“就是不用你亲自动手,也能把那个人给整死。”

“懂了。”

顾青城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三点。

他想着这个时候裴斯承可能才刚刚热战结束,便打了电话给裴斯承,不过,手机关机。

顾青城忍不住一笑,看来裴斯承已经是有了经验了,什么事情,在关键时候的晚上也不能打扰到他。

他便给裴斯承发了一条信息:“我回来了,明天抽个时间见一面。”

发过去了又忽然觉得这句话说的怎么这么暧昧,好像是在外面偷情一样,妈的,和一个有了老婆孩子的人有什么好偷情的。

顾青城想到这里顿时有些心浮气躁起来,就不该这么早回来,应该去巴黎偶遇一下辛曼的。

………………

第二天一大早,在吃早饭的时候,宋予乔忽然就想起来上一次在高尔夫球场上遇上的那人,微微蹙眉凝思。

裴斯承说:“吃饭就不要乱想一些事情了。”

宋予乔摇了摇头:“还记得上一次我们一起去高尔夫球场见薛淼么?我去找洗手间,在后面见到了乔沫,还有戚坤。”

裴斯承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向宋予乔。

宋予乔接着说:“还有你认识的那个袁经理,嗯,好像是的,他们在一起谈事情。”

袁鹏飞么?

裴斯承点头,将一片青笋放在宋予乔面前的碗里:“我知道了,我会处理。”

吃过饭,裴斯承便联系了黎北,让他联系一下袁鹏飞,调查清楚袁鹏飞和戚坤的关系。

于是,袁鹏飞又找到了一次巴结裴斯承的绝好机会。

不过半个小时,袁鹏飞就给裴斯承回过电话来了,电话里是谄媚的笑。

“裴总,这事儿你真是问对了人了,我知道的绝对清楚,你找私家侦探都不一定有我知道的清……”

袁鹏飞身后的张毅抚了抚额,真是受不了老大这副猥琐的样子,难道就不能伪装的高大上一点么?

“袁经理。”

裴斯承打断了袁鹏飞的话,半倚着酒柜,这个视角刚好可以看见在厨房洗碗的宋予乔,而在宋予乔身边,裴昊昱也系着一条小围裙,接了一小盆水放在地上,正在洗自己吃饭的塑料小碗。

“我没有太多时间,直接说重点。”

………………

乔沫当初动了用有毒瘾这一点来拴住叶泽南,心理就已经有些扭曲了,她希望只要是叶泽南染指过的女人,都去死,先是徐婉莉,再是宋予乔。

乔沫已经多次给郑小霞打过电话,现在徐婉莉几乎已经成了废人一个,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一般,每日都在家里,由着她和宋洁柔两人照顾。

不就是为了不能生孩子这件事么,至于么?导致乔沫都还没有动其他心思,就已经成王败寇了。

不过,她手里还有一份她和叶泽南的床照,只要是徐婉莉再去骚扰叶泽南,她只要几张床照,徐婉莉就一定毁死了。

但是,只不过就是这个宋予乔,她心里虽然是恨,但是却没有办法动她半分,因为有裴斯承在罩着。

宋予乔也就算了,现在新调过来的一个私人助理,都要将她的叶泽南给抢走,乔沫每当看见虞娜,都恨不得直接拿着针扎她,扎她遍体鳞伤。

叶泽南双手裹着白色的纱布,乔沫看见就想是虞娜为了让叶泽南戒毒而弄伤了他的手,好让他用疼痛来拉回理智,宁可自残也不再碰白粉么?

乔沫在心里冷冷笑了一声,如果毒瘾这么容易就戒掉的话,那何必有那么多反反复复的人呢?

真的是太天真了。

乔沫端着一杯水,敲了敲叶泽南的办公室门,然后走入,叶泽南正在办公桌后,一手揉着眉心,一手放在鼠标上,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

叶泽南在察觉到乔沫走进来之后,转过来面对着她。

乔沫说:“泽南,你……”

虞娜就在外面盯着乔沫,等到乔沫敲门进了叶泽南的办公室,就放下手中的资料,也进了办公室。

乔沫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身后就被虞娜给打断了。

“这是在和叶总套近乎么?叫的这么亲热,还以为你真的是潜规则上位的。”虞娜将身后的门关上,转身正好对上乔沫闪着恶毒目光的眼神,“不用这么看着我,就算是你从里面锁了门,我有备用钥匙,也能进来,这是叶总给我的特权。”

乔沫逼着自己现在要冷静,压抑着体内的火气:“我现在正在和叶总说话,等我说完出去,虞助理再进来好吗?”

“不,”虞娜也是一笑,已经走到叶泽南身边,双手捧着一份文件夹站定,“我就是要趁着你在的这个时候来的。”

乔沫咬了咬牙:“虞助理,你这是在挑衅么?”

“没错,”虞娜笑的干净,“是,我就是在挑衅,我就是仗着叶总是站在我这边的,你就是不敢动我。”

乔沫气急了,端着茶杯的手指已经白了。

虞娜在心里冷笑,将手里的一份材料给叶泽南看,“这是乔秘书从特有渠道进货的毒品时间。”

虞娜特别咬重了两个字“特有”渠道。

乔沫听了心里一惊。

叶泽南毕竟也不是不谙世事的人,虽然没有魄力,但是也是经历过一些在商战中的事情,所以看见这份材料,一眼就看出了重点。

乔沫拿货的时间,是在叶泽南从酒吧知道自己染上毒瘾之前一个半月,而进货的对象,正是戚坤,硕州集团的戚坤,两次将他公司内的单子抢走,又用乔沫的名义还回来的硕州集团。

在一瞬间,叶泽南就想到了,为什么会有一段时间内总是有气短胸闷的感觉,心悸,他还以为自己是心脏出了什么问题,但是那种感觉在喝过乔沫经常泡给他喝的菊花茶之后就有所缓解。

原来,是乔沫早有预谋。

叶泽南手中抓着资料,冰冷的目光看向乔沫,“从一开会死,你端给我的水里就有问题。”

虞娜笑了笑:“是的,乔秘书可真的是煞费苦心了。”

乔沫说:“不是。”

“那要不要检验一下。”虞娜已经向乔沫走过来,直接伸手就要端过乔沫手中的水杯,却被乔沫躲开,水杯直接摔在了地上。

虞娜点了点头:“乔秘书这是心虚了?”

叶泽南之前不是没有怀疑过,但是可能是后来毒瘾上来之后,脑子逐渐变得不清楚,甚至被蒙蔽了,不愿意多想事情,每次都想在出现幻觉的那一刹那的绝妙感受。

想到这儿,他不禁攥住了胸口的衬衫。冬叉纵血。

虞娜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叶泽南,心想不是这个时候发作了吧,不过看叶泽南只是短暂的愣神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心里就松了一口气,继续毫不留情地戳穿乔沫的险恶嘴脸,“还有你的关系,公司才会损失那基几个大的单子,这是证据。”

虞娜手中,是很长一份报表,还有乔沫与硕州集团的戚坤私下里联系的照片,直接甩在乔沫脚下。

乔沫这才知道,原来虞娜一早就开始调查她了。

她做的这些事情,如果不调查的话,便不会有人怀疑,但是一旦调查,一连串的事情就都会被抖落出来。

只不过这一次,她还留有后手。

“我跟我爸爸见面,这算是什么证据?”乔沫将地面上的照片捡起来,“难道和家人团聚都不可以了么?”

“哦,那你等一下,”虞娜直接越过办公桌,将叶泽南左手边的座机拉过来,按下了财务部的内线,“方小婷,上来叶总办公室一趟。”

叶泽南向后侧了侧身,以便虞娜倾身。

当乔沫听见方小婷的这个名字,浑身的血液都逆流了。

因为戚坤曾经说过,方小婷是硕州派过来的商业间谍,所以有很多涉及到合同和文件的事情,她不方便与戚坤联系,都是找的方小婷。

而现在……

方小婷来到叶泽南的办公室,看见乔沫站在一边,直接绕过她,问:“叶总,你找我什么事?”

叶泽南一只手撑起下巴,看向虞娜。

虞娜对方小婷说:“你把事情的经过与叶总说一下吧。”

方小婷说:“是。”

接下来,她就将自己是硕州集团放到叶氏公司内部的商业间谍的事情说出来了,但是她也一直没有太大的动作,因为接触不到叶氏的核心信息,最近乔沫将核心的信息资料透露给她,让她拿给硕州集团董事长。

等方小婷说完,虞娜十分满意地看了一眼此刻乔沫惨白的脸色,笑了笑:“小婷,你可以出去了。”

“是。”

乔沫忽然说:“不可能,这是栽赃!她如果是商业间谍,那现在你为什么不叫警察来抓她?商业间谍情节严重的是要判刑的!”

虞娜摊了摊手:“乔秘书,你看过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么?方小婷就可以比作是混血王子,哦,你肯定是没有看过,我是高估你了,你怎么能看得懂呢。不过现在有百度,你可以查一下。”

听到这儿,原本心里全都是对乔沫的怒火的叶泽南,也终于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接下来,走程序,乔沫离职就只用了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虞娜一直在身后跟着她,好像就是监视。

乔沫收拾好东西,要去叶泽南的办公室,被虞娜拦住。

“你凭什么现在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虞娜环着双臂,“我不能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你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但是,前提是,除了叶氏。”

“你不就是现在仗着有人在你背后撑腰么?”

“是,我就是仗着有人给我撑腰,要不然我也不敢这么放肆,你说是不是?”

“狗仗人势!”

虞娜的眼神顿时沉了沉,冷笑了一声:“真没看出来,你连这个词儿都懂,事先百度过吧,拜拜,慢走不送。”

最终,乔沫还是没有见到叶泽南的这最后一面,就抱着自己的东西出了叶氏总公司。

她心里有恨,出了总公司就把手中抱着的箱子扔进了垃圾箱里。

………………

裴斯承确实是收到了顾青城的信息,不过并没有去找他,相反,顾青城主动来到了裴氏。

宋予乔看见电梯门口的顾青城进来,便主动迎了上去,虞娜不在,她现在就要担当起她的一部分责任来。

旁边的黎北也马上站了起来,跟在宋予乔身后,老板娘都起身迎接了,他现在就是老板娘的小跟班,绝对尽职尽责。

打开裴斯承办公室的门,就听见了一阵游戏声。

黎北听了那叫一个激动啊,很不得直接冲上去抓住老板的手深切地握一下,然后说一声“我也玩儿这个游戏啊!”

顾青城走进来,也没有多打招呼,直接就坐在了沙发上:“你倒是挺悠闲的。”

裴斯承鼠标一点,说:“本来今天公司里也没什么事儿。”

“那稀罕了啊,”顾青城说,“没事儿也来公司坐班?”

宋予乔正在一边为他们泡茶,听见顾青城这句话,耳根有些微红,余光在两人身上扫过一眼,继续手势平稳的泡茶。

裴斯承笑了笑,没说话。

原本裴斯承也不想要来公司的,但是和宋予乔两个人在家里,孤男寡女的,就很容易擦出点火花来,宋予乔便主动提出要来公司里,并且,不和他同一个办公室内。

等宋予乔倒了水出去,顾青城才将一份资料给裴斯承摊开在桌上。

“之前苏庆绑架徐婉莉和宋予乔的事情,其实我就怀疑这个乔沫在后面暗中推手了,”顾青城说,“不过之前看着你大外甥挺喜欢她,而且小地方出来的女人,可怜兮兮的,有点心想上位,常有的事儿,不过,真是贪心了点,你看看,竟然还跟毒品打上交道了。”

顾青城冷笑了一声:“真的是不知死活。”

裴斯承知道顾青城对毒品这类让人上瘾的东西一直很厌恶,他低头看着顾青城给出的这一份材料,其实裴斯承自己调查得到了一部分,袁鹏飞口中也得到了一些。

顾青城单手轻叩桌面,“用我出手么?”

裴斯承将材料向前一推,拿起桌面上宋予乔刚刚给满上的一杯茶,手指摩挲了一下杯口,“不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