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假女儿遇上真女儿/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予乔的东西已经基本上都搬到了华苑里,索性就叫姐姐来华苑来吃晚餐了。

至于金水公寓她租的那套房子,宋予乔还是觉得有些不大明白,为什么房东会不见了。也不来收房租,她问了中介,中介给的房东留的手机号还是宋予乔手机里存着的那个,现在显示是空号。

宋予乔百思不得其解,明明第一次交房租的时候,还和房东商量好了,每个月让他的女儿来家里住一次,结果现在在这里住了快半年了,却还是没有见到人影。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站在料理台前发呆的样子。忍不住走过去在她的额上弹了一下,“在想什么?”

宋予乔这才猛然回过神来,“哦”了一声,“我在想金水公寓租的房子,为什么房东不再出现了,房租已经到期了。”

裴斯承心中隐隐笑了一下,其实那房子的房东就在你面前站着,不过没有点破,安心让宋予乔住着吧。

因为要招待姐姐宋疏影和韩哥,宋予乔做的晚饭要比平常更丰盛一些,相当于一顿中饭了。还做了姐姐平常最喜欢吃的东坡肉。

其实宋予乔不喜欢吃东坡肉,因为太肥腻,但是宋疏影喜欢吃。宋予乔就专门学了这道菜,给宋疏影做。

裴斯承从身后环住系着围裙的宋予乔,俯身将下巴搁在宋予乔的肩上。“姐姐喜欢吃就去学,你还真是对宋疏影好的很。”

“那是因为姐姐对我也很好啊。”宋予乔说。

“那我喜欢的东西你是不是也会学着做给我吃?”裴斯承将宋予乔扳正过来,从正面环住她的腰,微微俯身,抵着她的额头。

“好啊,我学着做给你吃。”宋予乔欣然许诺,她自小就喜欢跟着母亲在厨房学做菜。做菜的样式更是五花八门。

她向后侧了一下身,避开裴斯承拂面的温热呼吸。

“那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吗?”

“什么?”

宋予乔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落入了裴斯承的圈套里,挖了个坑就直接跳了进去,连半分犹豫都没有带。

裴斯承的手掌从宋予乔的腰身向下移,覆在她穿着短裤的紧实翘臀上,揉捏了一下,在她耳边道:“喜欢吃你……”

宋予乔脸颊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耳根,“你不……”

裴斯承一笑,一根手指已经比在了宋予乔的唇瓣上,用指腹摩挲了一下,说:“你答应要主动学着做给我吃,不能反悔。”

宋予乔脸蛋已经红了,趁着门铃声响,便从裴斯承的怀里挣了出去,走出厨房去开门。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的身影,还用手背贴在脸颊上降温,低首笑了笑。

不用宋予乔过来开门,裴昊昱这个小家伙就在门口等着开门了。

他现在不管是对乔乔的妈妈,还是乔乔的姐姐,都用十分讨好的态度去对待,一打开门,裴昊昱就是一张笑成了菊花的小脸,“大婶!”

只不过,近距离的拥抱没有抱成,因为中间隔了一个大肚子。

裴昊昱摸了摸宋疏影的肚皮,仰着一张小脸看:“大婶,你的肚子好像又大了耶。”

宋疏影摸了摸裴昊昱的头:“你再过一个月来看他,会更大。”

裴昊昱瞬间瞪大了眼睛:“那会不会爆掉?”

宋疏影说:“当然不会。”

有裴昊昱在的地方,吃饭永远都不会冷场,因为小家伙本身就是一个话唠。

吃过饭之后,宋疏影就被安排在华苑里住一晚,宋予乔与姐姐许久都没有见过,便在同一张大床上睡,韩瑾瑜也不会担心宋予乔照顾不好宋疏影,宋予乔心细,把宋疏影交给宋予乔照看着,比自己亲自看着都放心。

宋予乔和姐姐宋疏影睡同一个房间,也是为了跟姐姐说一下自己失忆这方面的事情。

宋疏影的肚子挺起来好像是个皮球,正在按照医生所说的矫正胎位的办法,在床上做一些动作,对于一般人来说可以是很简单,但是对一个怀孕七个月的孕妇来说,非常艰难。

宋予乔坐在一边,护着宋疏影不让她摔下去,在一些动作做不下去的时候帮一把手,一边将前前后后一些事情都告知了宋疏影。

宋疏影现在出了一身的汗,气息有些喘不匀。

“裴三想不想让你想起来以前的事儿?”

宋予乔摇了摇头:“不知道,没问过。”

“你自己下定决定了,如果想要恢复,那就别管裴斯承,”宋疏影说,“毕竟是你自己丢失的一段记忆,问谁都没有用,决定权在你手里,不过说真的,你当时怎么就没有跟我说说呢?”

宋予乔有这么一个姐姐,所以在一有什么事情就会告诉姐姐来拿主意,不过,那两年的事情听宋疏影这么说,貌似姐姐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宋疏影回想了一下。

五年前,那两年……

哦,或许宋予乔打电话告诉过自己,不过因为那两年事情比较多,给耽误了,便也没有闲心去管妹妹的事情了。

说起来这事儿,还真有点对不住宋予乔,宋疏影好像记起来,那个时候她手边确实是有工作,宋予乔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宋疏影就直接接通了之后将电话撂在一边,自己做自己的事情,等到宋予乔电话讲完了,她“嗯”一声再直接挂断。

“别想那么多了,”宋疏影拉着宋予乔躺下,“传到桥头自然直,现在奥里奇博士不是还没有从加拿大过来么?等到他什么时候来了,这件事情再记上日程。”

………………

韩瑾瑜虽说大裴斯承几岁,但是他和裴斯承之间基本上没有什么兄弟之称,裴斯承以前被长辈逼急了,叫一句二哥,现在一般情况都叫韩瑾瑜韩哥,随着他那些手下的叫法。

两人现在在酒柜旁边,一坐一站。

裴斯承靠着酒柜站着,而韩瑾瑜是坐在一把高脚椅上,修长的腿一条伸长,一条蜷曲,略微紧腰身的裤子,下面蹬着一双皮靴,紧实地包裹着劲壮的小腿,修长笔挺。

裴斯承和韩瑾瑜的身量差不多,便给韩瑾瑜找了他干净的睡衣和拖鞋,只不过韩瑾瑜尚且没有回房间,身上自然还都是穿之前的衣服。

裴斯承敲了一下桌面,为韩瑾瑜倒上了一杯酒。

“你打算怎么做?”韩瑾瑜喝了一口酒,问道。

裴斯承酒杯在手中晃着,明知故问:“什么怎么做?”

韩瑾瑜摇头一笑,将下午在医院产检遇上宋疏影的这件事情给说了,“顾青城都已经告诉过我了,你不让他插手,你准备怎么做?”

“能怎么做,我又不会打女人。”

裴斯承手中拿着酒杯晃着,不过没有喝,一直盯着酒杯中的玫红色酒液,瞳孔里都染上了一抹亮红。

韩瑾瑜一听裴斯承这么说,也就半放下心来。

其实裴斯承和顾青城不大一样,顾青城以前在S市混黑的时候,得罪了他就等于是得罪了死神,分分钟找你索命,出手就是异常阴狠毒辣,虽然说最近这两年转C市之后已经有所收敛,但是有些人听闻他的名,还是能吓的尿裤子。

不过裴斯承不一样,虽然说两人年龄差不多,裴斯承却沉稳的多,而且喜欢用更加温和一些的方法,绝对不会跟你硬碰硬,不过背后有眼的话,就能看见裴斯承嘴角阴狠的笑,而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笑意。

韩瑾瑜将酒杯中的酒仰头一饮而尽,抿了抿嘴唇。

“不要闹出人命就好。”

“自然不会,韩哥,你放心,都不用我亲自出手。”裴斯承笑了笑,将没有动一口的就被重新放在桌面上,跟着韩瑾瑜身后上了楼。

韩瑾瑜“嗯”了一声,“坐山观虎斗最好,这种事情不要做了还惹出一身腥。”

裴斯承点头:“明白。”

………………

第二天就是叶氏的董事会,虽然通知董事的时候谁都没有说明这一次董事会主要是就什么问题展开的,但是心知肚明。

早上,裴斯承就将宋予乔送到了叶氏总公司门口,“你确定要去么?”

宋予乔点头说:“是,要去。”

这也是她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不管董事会的内容究竟是什么,结果究竟是什么,该来帮一把的时候,她觉得还是要过来一趟。

裴斯承趁着宋予乔下车之前,在她额上吻了一下,“你进去之后尽管跟着虞娜的决定,我的话之前已经交代过虞娜了,不想呆了就直接离开。”

“嗯,”宋予乔打开车门,又转过头来问了一句,“叶泽南是不是这一次董事会结束,就会离开叶氏了?”

“暂时离开,他需要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将他关起来一段时间戒掉毒瘾,如果长时间在这种嘈杂的环境里,免不了受到诱惑,”裴斯承揉了揉太阳穴,睁开眼睛,“我就在车内等你,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及时给我打电话。”

进了叶氏总公司,坐电梯上四十三层。

宋予乔出了电梯向外走了几步,就看见了正在会议室布置的虞娜。

虞娜抬头,就看见了宋予乔,指挥底下几个人将水杯摆放好,就走了出来,“老板娘。”

宋予乔赧然,不过现在也没有纠结于称呼上了,“是九点么?”

“是,”虞娜接到裴斯承的命令,对宋予乔都是言无不尽,“叶泽南从四天前毒瘾发作,到现在一直没有发作过,这一次董事会按照往常的估计,要最起码三个小时,我算着时间,有点悬。”

宋予乔之前听裴斯承说过,不过这算是最后一关了,等到董事会结束,叶泽南暂时离开叶氏,先把毒瘾戒掉,身体养好了,事业上的其他情况再说。

董事会开始之前,宋予乔先落座。

她现在手里的股份,和叶泽南手里的股份是同样的,算是叶氏的大股东之一,位置靠前,在左手边就是裴玉玲的铭牌。

宋予乔原本以为,就算是裴玉玲,只要是她不招惹不与裴玉玲说话,那么彼此之间就不会有任何交集,不过没有想到,当裴玉玲拎着一个女式手提包走进来,看见坐在股东席位上的宋予乔,直接走过来一把拉住了宋予乔的手臂:“你还有脸参加股东会?!你手里的股份,难道不是我儿子给你的,你竟然还恩将仇报,让我儿子染上……”

“妈!”

身后叶泽南从会议室门口进来,及时地打断了裴玉玲的话。

也幸而打断了裴玉玲的话。

裴玉玲看着会议室股东席位上几道看向她的目光,心里简直都是后怕,一旦刚才那句话不留神说出来,现在,恐怕真的就覆水难收了!

她愤恨不平地坐下,压低声音对宋予乔说:“你自己贩卖毒品还不够,现在还让我儿子也跟着受牵连!染上毒瘾,你怎么就不知道感恩呢?我儿子对你那么好?!”

宋予乔冷冷的看了裴玉玲一眼:“这三年来,他对我好不好,你心里有数,也看在眼里,再有,我没有贩毒,不会沾染毒品,更不会将这种该下地狱的事情用到叶泽南身上。”

裴玉玲说:“我都已经看到了,你被警察抓走了,之后你和叶泽南见面还给他毒品……”

宋予乔听着直皱眉,直接打断了裴玉玲的话:“拜托,叶太太,请你用点智商好么?脑子是用来想问题的,不是一团浆糊。如果我真的是贩毒了,那我现在还能安然无恙地坐在这里么?”

裴玉玲气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三年来一直在她家里好像温顺小绵羊的宋予乔,现在竟然好像是一只抓人的猫了,猫爪子锋利,甚至反过来要抓它的主人了。

不过,现在宋予乔早已与叶泽南离婚,算哪门子的主人。

裴玉玲也真的是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她还没有来得及找到合适的话来反驳,这边股东大会已经宣布开始了,她便急忙闭了嘴,端端庄庄地坐着,一副豪门贵太太的坐姿,好像很有修养的样子。

叶泽南已经落座,身后跟着的已经不是乔沫,而是另外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虞娜。

裴玉玲眼睛眯起来,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昨天接电话的那个女人,裴玉玲看向虞娜,虞娜也看向裴玉玲,甚至还对他弯了弯唇角笑了一下。

裴玉玲眯了眯眼睛,就是刚刚的这一笑,就已经断定了,这就是乔沫口中将自己儿子的魂儿给勾过去的那个女人,当真是……

叶泽南手掌上缠绕的纱布已经取下来了,但是手掌心的伤口处,依旧贴着纱布,拿笔写字已经没有大碍了。

股东大会开始,裴玉玲提出:“在座的都是叶氏的股东,请无关人等出去。”

裴玉玲这句话是针对虞娜说的,目光也看向虞娜,那种挑衅的目光。

但是,虞娜仍旧在叶泽南身后坐着,双膝上抱着笔记本噼里啪啦地敲打着,听见这句话,还特别认真的低头问了一句叶泽南:“叶总,这句话也要算是重要会议记录记下来么?”

叶泽南摆手:“不用。”

虞娜向裴玉玲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是本次会议的记录员,负责整个会议内容的记录。”冬休华扛。

裴玉玲哑口无言。

宋予乔双手放在膝上,心想裴玉玲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种事情就不要急于求成,一般不过脑子的话,必定是要反噬的。

会议刚开始,先是列举了一系列的数据,包括本季度的产品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比上季度同期相比,在会议室前面的幻灯片上,展示出来的PPT,确实是一连半年,都在呈下降趋势。

作为公司的一些大股东,老股东,特别在意的就是他们的利益,公司的效益不好,业绩受到低损,他们得到的分红就会少,所以,与利益息息相关的事情,觉不会手软,包括给过他们多少好处的叶泽南。

叶家已经有人提出来:“这样的业绩我们都是有目共睹,既然叶泽南现在不能胜任的话,就有必要重新选择一位能够胜任的总裁。”

下面纷纷附和。

宋予乔在心里冷笑,都是趋利的人,且不说平日私底下拿了叶泽南的多少好处,一旦在危及自己切身利益的时候,就都成了墙头草。

她抬头看了一眼虞娜,虞娜微不可见地摇了一下头。

现在虞娜的定位只是一个会议记录员,甚至连列席的资格都没有,只是因为叶泽南偏袒才留下来的,她根本就没有说话的资格,一旦出口说话,肯定会为叶泽南遭到炮轰。所以,主要的话还是要宋予乔说出来。

宋予乔清了清嗓子,双手从膝盖上抬起放在桌面上,先是环视了一下桌边的人,说:“叶总已经在这个位置上有四五年的时间了,之前的业绩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的,这三个月来,许是叶总精神状态并不太好,如果说就只用这个季度的业绩,就将之前所有全盘否定,那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况且,谁都有一个疲乏期,叶总现在只是有心休息两个月,选一个代理总裁暂代叶总的位置,我认为是最好不过的。”

虞娜在身边向宋予乔竖了一下大拇指。

身边裴玉玲微愣,她完全没有想到,宋予乔回站在自己儿子这一边。不过在回过神来之后,便使眼色给自己的人,于是又是一阵附和声,举了几例关于叶泽南这几年来带领叶氏完成的一些大的目标。

宋予乔虽然是新到的股东,但是因为手中股份较多,算是大股东,说话也很有分量。

所以,双方各退一步,再最后的决定就是同意宋予乔的话——选出一个代理总裁。

这是最好的结果,也是裴斯承在之前预料过的结果,并且知会过虞娜,让叶泽南暂时退避一段时间,等毒瘾戒掉,再回到叶氏。

不过,裴玉玲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满意。

她刚刚想要据理力争,但是,就在此时,叶泽南忽然一下子打翻了手边的水杯,似乎是不经意间的,但是,距离叶泽南比较近的宋予乔,已经看到他想要用力握紧的拳头,以及手背上凸起的青筋。

既然宋予乔都看见了,那么在叶泽南身后,一直密切注意着叶泽南的虞娜,肯定也已经看见了。

叶泽南的动作幅度很大,并不是不小心撞翻,看样子好像是故意打翻的。

虞娜将做会议记录的笔记本电脑放在一边,急忙站起身来,将叶泽南面前的水杯给扶起来,“衣服被打湿了,叶总,去办公室换一件干燥的衣服吧。”

叶泽南僵硬的点头。

虞娜便笑了笑对董事会的人说:“请大家继续,叶总去换一身衣服。”

其余的董事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在场的,恐怕只有裴玉玲和宋予乔两人知道具体的情况。

而在后续的一些讨论中,裴玉玲竟然提到了硕州集团的投资资助。

“现在只是资金链断掉了,只有有人投资给公司,就必然不会有问题。”

她敢这样放话,也全然是因为乔沫承诺了,会让硕州集团董事长,投资千万到儿子新近开发的这个项目上。

可是,裴玉玲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自称硕州集团董事长女儿的乔沫,这个假女儿,会遇上了戚坤的真女儿。

………………

乔沫只是靠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想要上位,特别是现在没有了叶泽南的荫蔽之后,幸而,她的肚子里还怀着戚坤的孩子。

只有一个多月,暂时还查不出胎儿的性别,这对乔沫来说,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好事是因为戚坤顾及到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敢轻易动手,而不好的事情,就是怕她肚子里的,会是女儿。

一旦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女儿,那么乔沫就彻底的没有了依靠。

她来到硕州集团,因为之前乔沫得到过戚坤的特许,可以不用前台预约,直接上楼去找戚坤,所以,她就径直走上电梯,带着一种目中无人的蔑视。

电梯内,站着一个女人,正在对着电梯镜面涂抹口红,斜眼看了一眼乔沫。

这个女人,正是戚坤的二女儿戚可。

戚可有了男朋友,但是还没有结婚。

戚坤的大女儿戚怜,已经结婚了,并且有一个倒插门的女婿,是个有野心的女婿。

戚坤的这两个女儿,都在硕州集团上班,但是,各自为了争夺父亲戚坤的产业,也是内斗的不可开交。

戚可看见乔沫竟然直接上了只有上层才可以坐的贵宾电梯,心里已经是狐疑了一下,现在再看她也是按下的电梯是董事长办公室的一层,心里不由得更加疑惑。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电梯停下,电梯门打开,戚可还没有抬步走出去,而乔沫已经率先提步下去。

戚可那种刁蛮的大小姐脾气就出来了,她向来都是容不得别人在她面前目中无人。

“站住!”

乔沫停下脚步,扭头看了戚可一眼。

“你是要找谁?”

乔沫说:“我找董事长。”

说完,乔沫已经转身继续向前走,没有再理会身后戚可的话。

戚可有些气急败坏,就一路跟着乔沫到了董事长办公室门前。

现在,董事长办公室内,戚坤的大女儿戚怜正在为丈夫谋求升职的职位,说:“爸爸,你也知道,磊子最近工作都非常努力,他几次都说不要让我在您面前提起,他靠着自己也能做出来一番事业,但是,毕竟都是一家人,她每天加班到深夜我看了都觉得心疼。”

办公室的门敲响了几下,戚怜立刻就住了嘴,特别是看见从外面走进来的女人身后跟着的是戚可,更是闭紧了嘴巴一声不吭。

戚坤见来的人是乔沫,便先让两个女儿都出去,“磊子的事情我会考虑,明天的公司例会我会给出一个方案来,你们先出去。”

戚可和戚怜两人虽然说有些不情愿,在出去的时候,还特意多看了两眼乔沫,眼睛里都闪烁着阴毒的光。

出了门,戚可就冷笑了一声:“不知道这又是戚坤从哪儿找来的情妇,看起来比我还小。”

戚怜比妹妹戚可要有心机,与其是冷嘲热讽,倒不如直接在这个时间,去打听到一些消息,于是,戚怜便直接到一边的戚坤的助理边上去打探,这一打探不要紧,居然打听出来一个最有用的消息。

乔沫竟然怀着戚坤肚子里的孩子?!

李助理说:“董事长现在就等着三个月后检查出来胎儿性别呢,不过好像还专门带去给大师看了看,说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怀了男孩,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了。”

戚怜心里一阵心冷。

如果当真是在现在在她和妹妹戚可之间横空出世一个儿子的话,那么,硕州集团这么大的企业,怎么会平分给她和戚可?

李助理接着说:“前几天我还见给董事长拟定遗嘱的张律师又来了呢,好像就是为了遗产的分配问题,已经改了,我进去倒水的时候刚好听见说是到了三个月之后,再重新拟定。”

因为李助理是跟随着戚坤的老人了,一般戚坤的私事全都是交给李助理去办,口中的话可信度很高,所以,戚怜才会第一时间来找李助理来询问。

看着戚怜离开,这个助理吐了吐舌头,拿出来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老板,照你说的做了。”

这个李助理口中的老板,就是裴斯承。

李助理虽然是从三年前就进入了硕州集团,实际上,是裴斯承手下的人,安插在硕州集团董事长身边。

助理这句话刚刚说完,就看见已经乘电梯下去的董事长二女儿戚可又折返了回来,他便跟裴斯承说了两句话急忙将手机挂断了。

戚可走到办公室门口,贴着门站着,似乎是在踌躇要不要进去,实际上是想要听一听,这里面到底是在说什么。

但是,董事长办公室的门怎么可能隔音效果不好?她就算是贴着耳朵站在门口,也不一定能听得到,就连隐隐约约的声音都没有。

“二小姐。”

戚可正在懊恼之际,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将她吓了一跳,她抚着胸口转过身来,“你吓了我一跳。”

“对不起,我只是看二小姐在这边……”

戚可努力保持着自己脸上的笑没有波澜,“我就是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敲门进去,我爸爸看起来还在有重要的事情。”

她这是在为自己辩白,她有野心,但是这一份野心并不像是姐姐戚怜,表露在外面,就算是父亲戚坤都可以一眼看出来,锋芒太过于显露在外,反而适得其反。

而李助理,等的就是戚可的这句话。

李助理“哦”了一声,点了点头:“确实是重要事情,董事长特别吩咐了,千万不能有人打扰,下午还要预约医院里去做孕检,哎,真是……”

“孕检?!”戚可愕然睁大了眼睛。

李助理似乎在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脸上那种被戳穿的惊讶一闪而过,“没有,二小姐您听错了,我是说去做全身检查,董事长每个月都要去做一次检查,见怪不怪了,我去预约专家了,你要不然在外面稍等片刻,千万不要去打扰到董事长。”

戚坤的这两个女儿,一个比一个工于心计,既然是涉及到自己后半辈子的遗产问题,自然,会花招想遍,不遗余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