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然后,就离我远一点 (钻石14300加更,么么哒)/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董事长办公室内,戚坤听到乔沫要他向叶氏投资的话之后,笑了一声,于是乔沫顿时住了嘴。

“你现在只管管好你肚子里的孩子。并没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戚坤说,“你现在不是从叶氏离职出来了么?叶泽南被撤职,在叶氏也说不上话了,如果你想安然在家里养胎,可以,如果你想要出来工作,在硕州我给你安排一个职位。”

乔沫想了想,说:“好。我要在硕州做。”

因为乔沫的身份在外面说的是认下来的私生女,所以她的职位,必然不能够比戚坤的那两个女儿低。

戚坤说:“明天的例会你就可以过来的,我会在例会上通知。”

乔沫点了点头,“好。”

戚坤说:“今天下午是不是要去医院检查了?我今天下午要去外地,我让李助理陪同你去医院。”冬休妖扛。

………………

叶氏总公司,总裁办公室内。

虞娜扶着叶泽南一进来,就被他反手一推,虞娜的后背靠在金属的门把手上,狠狠地抵了一下,正好抵在她后背的脊柱上。疼的她立刻就咬紧了牙关。

叶泽南在推过虞娜之后,似乎是察觉到不应该,还反手扶了她一把。从齿缝间抽气,说出来一句——“对不起。”

但是,体内那种即将被反噬的感觉。好像是熊熊烈火一样,吞噬着他,将他仅存的一丁点理智都给一扫而光,在将虞娜扶了一下之后,他忽然向前一扑,再一次直接将虞娜重新压在了门板上,力道很重。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虞娜的身上。

虞娜的后脑勺磕在门板上,眼前黑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嘴唇却已经被叶泽南重重地压下来,她手中已经拿出的防狼器啪的一下掉落在地上。

叶泽南似乎只是缺乏一个冲突口,想要将浑身的躁动都压抑下去,但是并没有太大的效果,他近乎疯狂的吻着虞娜,带上了撕咬。

虞娜大脑一片空白,已经完全石化了,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上身衬衫的职业装,已经被叶泽南扒掉一半,露出了一只圆润的肩头。

叶泽南现在神智完全不清醒了,五脏六腑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着,口鼻似乎被阻塞不能呼吸。

虞娜回神之际,正想要用高跟鞋踩下去,而叶泽南却抢先一步已经一把推开了虞娜,虞娜靠着门板所有只是感觉到一阵冲力,而叶泽南却直接摔倒在地上。

虞娜已经完全恢复了镇定,从地上捡起防狼器就在叶泽南手臂上狠狠地电了一下,叶泽南吃痛萎靡了片刻,一副专业用的铐子已经铐住了他的手,另一端铐在金属质地的钢窗上。

这个钢窗看起来像是一个办公室的装饰物,实际上是虞娜专门找人焊接上去的,非常牢固。

叶泽南现在是最难受的时候,必须要有人在一边看着他。也幸而办公室是比较隔音的,外面对于办公室内的声音听不太清楚。

虞娜站起身来,已经将身上的衣服整理好,向后退了一步,低着头看着被铐在钢窗上的叶泽南,抿了抿嘴唇。

这一次明显已经比上一次表现的更加剧烈了,铐在叶泽南手腕上的手铐,在钢窗上发出金属相碰撞的声音,叮叮当当地响。

虞娜觉得叶泽南整个人都在发抖,她曾经在电视上见到过叶泽南意气风发的样子,现在也就觉得分外可惜,她觉得现在的这种情景简直就是不忍视,听着他口中的低吼声都觉得揪心。

下一次一定要事先准备好镇定剂,到时候叶泽南毒瘾犯了,就直接给他注射镇定剂,也比现在看着叶泽南自残要好。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有人来敲办公室的门,虞娜没有开门,反而将里面的门锁给锁上,按下了叶泽南桌上的内线:“什么事?”

门外在叶泽南办公室旁边的秘书说:“刚刚董事会有人来找,问叶总是否换好衣服了。”

虞娜说:“你直接去告诉他们,叶总马上就好。”

虞娜说这句话其实也没有底,马上就好,究竟这个马上,有多快,是多久。

但是,作为叶氏总裁,就算是即将卸任,在董事会一走了之不露面,不是说不可以,只不过太没有责任感和对人的起码尊重。

叶泽南现在的痛苦,虞娜不清楚,因为她没有染上过毒瘾,但是,在戒毒所当志愿者的那三个月里,每天面对那些需要时时刻刻面对而战胜毒瘾的人,他们有临阵逃脱的,最后都是手脚被绑在床上,满屋子都是尖叫声。

只不过现在的叶泽南除了压抑的低吼,和近乎自残一样的抓着自己的手,并没有更加过激的举动,虞娜知道,这是叶泽南自己头脑中还剩下一丝理智,就像刚才他将她压在门板上撕咬的吻的时候,还会在头脑尚且清楚的时候将她一把推开。

又过了一会儿,叶泽南喉咙里已经不再发出低吼了,只剩下隐隐约约的呜咽声,就好像是一只被遗弃的疯狂吠叫过的大狗,终于在见到主人的一刻,成了委屈。

虞娜看了一眼叶泽南,身上的力气耗的已经差不多了,被铐起来的手腕耷拉着,上面一抹鲜红刺痛了虞娜的眼睛。

她走过去,拿出钥匙将手铐打开,叶泽南的手腕好像没有了支撑的骨头,一下子掉了下去,手腕上一圈血印子。

虞娜叹了一声,“还能动么?”

叶泽南低着头,额前头发凌乱,好像没有听见。

虞娜伸手去扶他,借着身后的墙壁,勉强站起身来,叶泽南靠着墙站着,伸手还有一些抖,嘴唇都被牙齿咬成了斑斑齿痕,他眼睛里全都是血丝,脸色却是异常的苍白,看起来有些可怖。

办公室的座机电话又响了,虞娜心想肯定是董事会快要结束了,又打电话过来找叶泽南了。

虞娜试着手松开一下,看着叶泽南站的很稳,才转过身去走向办公桌。

“虞娜。”

身后叶泽南忽然叫了她一声。

“嗯?”

虞娜脚步没有停顿,走到办公桌前。

叶泽南的声音有些嘶哑,好像是因为大声喊叫叫破了音,夹杂着那种沙哑的锯末的声音。

“以后我毒瘾犯了,你把我铐着了,然后,就离我远一点。”

虞娜的手顿了一下,心里想问什么,但是电话铃声一声急似一声,她便先接通了电话。

………………

这一次的股东大会已经接近尾声了,暂代叶泽南总裁职位的是叶家的一个小辈,裴玉玲听到那个小辈的名字,都要狂笑出来了。

都是预谋好的,就是想要从自己的儿子手中夺走叶氏的掌权。

“我有话说!”

宋予乔一听裴玉玲说出这四个字,正在喝水的手一顿差一点将水杯中的水洒出来。

“等一下。”宋予乔直接打断裴玉玲的话,转而看向她,“叶夫人,我有两句话想的对您说,能否借半步说话。”

股东里面位高权重的叶三伯皱眉:“这都是想要干什么?泽南现在去换了一趟衣服现在还没有回来,你这又是要干什么?直接等结果宣布,有话说全都等会议结束了去说个够。”

“还有不同意见吗?”

之前已经进行过投票,其实这句话也就是例行的一句客套话,但是裴玉玲眼看着又想要开口说话,宋予乔直接在桌子下面掐了裴玉玲一下,董事会结束,只剩下了稍后叶泽南私人的合同签署。

宋予乔走出去,身后裴玉玲跟着,一把拉住她的手腕。

“你知不知道现在拱手让出去,到时候再收回来会有多难?”裴玉玲满眼喷火,紧紧攥着宋予乔的手臂。

宋予乔先看了一眼旁边的人,不太远,听不到这边的声音,才说:“叶夫人,你能不能设身处地为你儿子想想,他现在有了毒瘾,你不送他去戒毒,还想要让他在公司里面,那玩意毒瘾犯了怎么办,难道是要不吭不响地送上去一份海洛因?他现在根本就没有能力继续呆在公司里,刚才的情景你也看到了,中途退场之后就一直都没有再出来过,那是什么原因?”

裴玉玲被一个小辈用这种口气说话,心里也是气愤,“不都是你跟我儿子接触,让他染上了毒瘾吗?我都还没有想你追究过什么,你现在是反咬我一口了。”

“不是宋予乔。”

总裁办公室的门打开,叶泽南已经重新换了一套衣服,干净整齐,还扎的领带。

裴玉玲看向叶泽南,脸色苍白的让她这个当母亲的都觉得心疼了。

如果是让叶泽南在家里,她这个当妈的肯定忍不下心来,将他绑着看他痛苦。

“不是宋予乔,”叶泽南的目光在宋予乔脸上停留片刻,说,“是乔沫,乔沫,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每天吸食,然后染上了毒瘾。”

虞娜站在叶泽南侧后方,手扶着也叶泽南的手肘,隔着衬衫布料,她能够感受到此刻叶泽南浑身都紧绷的肌肉,稍微松懈一下就会全面崩塌。

裴玉玲惊呆了。

她一直以为是宋予乔,竟然是乔沫!

“可是……”

裴玉玲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泽南给打断了。

“妈,我是你的儿子,你不相信我说的话,还要相信一个外人说的话么?”

其实,裴玉玲想说的并不是这个,她自然是无条件的相信自己儿子的话,只不过……

昨天还和乔沫一起去医院做了孕检,明明白白的写着乔沫怀了叶泽南的孩子。

那样怎么办?

叶泽南已经撑不住了,他现在只想要躺下休息一会儿,然后在办代理总裁的相关手续,于是有气无力地对裴玉玲说:“妈,我的事儿你就不用多管了,你回家多休息一下吧,乔沫如果再去找你,你也不要理会。”

叶泽南刚刚转身,就听见背后裴玉玲叫了一声:“但是她怀了你的孩子啊。”

这一次,不仅仅是叶泽南,就连虞娜都脚步一顿。

宋予乔忽然想到了徐婉莉,想到了在那个晚上,手里拿着检验报告单,来告诉她——“我怀了孩子,肚子里的孩子是姐夫的。”

真的是因果轮回。

这样的话,宋予乔当真是没有办法再参与进来了,这就算是叶家的家务事了,现在她已经脱离了叶家,无法插口了。

叶泽南的脸色有些难看了,之前是否有碰过乔沫,他真的是不能肯定,因为每每吸毒的时候都会出现类似的幻象,不过他没有感觉,从来都没有性/爱过后的感觉。

而身边的虞娜直接向前一步,挽住了叶泽南的手臂,看着裴玉玲。

“她说肚子里的孩子是叶总的,你就信了么?你这个当妈的也太粗心了吧,”虞娜说,“那我还说我现在怀了孩子,孩子是叶泽南的,你信么?”

叶泽南微微低头,看向虞娜。

虞娜的睫毛很长,卷翘,所以就算是上班需要化妆,也不用涂厚厚的睫毛膏。

裴玉玲冷笑了一声:“有什么不可能的。”

虞娜微微一笑,单手摊了摊:“好吧,那我怀了叶泽南的孩子,我稍后会拿着孕检报告单上门,请你拿出来豪门太太应有的气魄来,在我脸上甩五百万的支票,让我滚走不要再出现在你儿子面前,我绝对不做那种玛丽苏女主什么要孩子不要钱要死要活的把孩子生下来,绝对走的干干净净吧孩子打的干干净净而且绝对不会留下来继续膈应人了。”

这一番挟枪带棒却让裴玉玲无从辩驳的话,让站在一边的宋予乔听了都觉得忍俊不禁,而裴玉玲现在气的嘴角发抖,但是又找不出话来反驳。

“不能吧?”虞娜叹了一口气,“哎,电视剧上讲的果然跟现实的差距太大了,根本就没有可比性,我还是好好地当我的秘书好了,不过也不好意思了豪门太太,我还是要继续留在叶总身边,你可以把我当空气看不见就好了。”

不过,等虞娜扶着叶泽南去办公室做交接手续之后,裴玉玲也渐渐冷静了下来。

一个能亲口喂别人毒品的人,口中的话能有几分可信。

她回头想了想,这个乔沫的出现确实是有些古怪了,从刚开始在医院里的偶偶,到后来到家里去接近她,又因为自己儿子的事情,来到了叶氏,总觉得这样的相识过程,好像是有人刻意安排好了的一样。

不过,裴玉玲现在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人查乔沫,调查清楚,这个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电梯前,宋予乔与虞娜说了两句话。

虞娜的工作能力十分强,现在她能在叶泽南身边帮她,也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她下了楼,走出叶氏总公司的大门,就看见在路对面,正靠着车身站着的裴斯承。

裴斯承一手托着另一只手的手肘,另外一只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打电话。

电话另外一头,正是硕州集团的李助理。

裴斯承之所以近几年一直没有用过这个人,是因为和硕州集团的利益方面并没有冲突,之前放李助理到硕州集团,也正是因为大哥裴聿白的要求,因为裴聿白对硕州的戚坤做生意只有一句话评价——背地里太阴,所以,不管是嘉格还是裴氏,都没有和硕州集团合作过。

不过,裴斯承没有想到,竟然在这种时候,将李助理这个早已断定安插无用的人,派上了用场。

裴斯承听李助理在电话里说了有关于下午他要陪同乔沫去医院检查,戚坤的两个女儿都已经知道了乔沫怀孕的事情。

裴斯承抬眼看宋予乔已经从叶氏总公司里面走了出来,便转身,先将副驾的门打开,宋予乔弯腰坐进去,他绕过车前,问:“戚坤呢?”

李助理回答说:“董事长去江浙一带去见一位得道高僧,因为董事长比较迷信,不管是生意上的事情还是其他事情,都想要事先问卜,这一次应该就是问是否命中有子……”

裴斯承在听见李助理口中的“得道高僧”四个字,打开驾驶位车门的手顿了一下。

因为,他忽然就想起来上一次去S市山上找宋予乔,在凌云寺遇上的那位得道高僧。

宋予乔见裴斯承挂断电话之后没有什么动作,系了安全带,便转过头来问了一句:“怎么了?”

裴斯承转过身来,直接倾身过去,看着宋予乔的眼睛,说:“予乔,如果你离开我,我就上山去当和尚。”

宋予乔:“……”

“不,”裴斯承说,“我就把你儿子送到山上当和尚。”

宋予乔一笑:“你要是当和尚,我要去当尼姑么?”

裴斯承抬手,将宋予乔挽着头发的头绳一把撸了下来,“还是散着头发好看。”

宋予乔眨了眨眼睛,抬手在裴斯承的额上摸了一下,“发烧了么?怎么说乱七八糟的话,我为什么要离开你?”

裴斯承嘴角痞痞的一笑,嘴唇蹭上宋予乔的脸颊,吻了一下现在她侧脸上已经掉了痂的一道不太明显的痕迹,“上一次我问过你一个问题,予乔,我问你,什么时候爱上我。”

宋予乔已经预感到裴斯承接下来要问什么了,温热的气息拂在脸上,向后向车边避开一点,却无奈系着安全带,牢牢地,根本就动不了,只得直视着裴斯承逼人的目光。

裴斯承双手抱着宋予乔的腰,轻笑了一声:“现在,爱上我了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