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一个古怪的客人/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予乔手中的动作僵了一下,看向郑嘉薇。

郑嘉薇像是没有察觉到宋予乔的动作,接着说:“裴三之前一直在找这个夏楚楚,当初梦雪在美国的时候。我还打电话过去问过,梦雪就说了,夏楚楚怀了裴三的孩子,当时我还不信呢,我就说了,裴三怎么能是那种脚踩两条船的人啊,这边有了都已经在一起十年的未婚妻了,那边还又找了一个小情人,说给谁都不信,你不知道当初裴三有多宝贝梦雪呢,他们两人可是在一起十年呢。”

宋予乔的刀刃一滑,直接滑下来。幸而手躲的快,只是划破了一道。她打开水龙头,用凉水冲了冲,似乎是漫不经心地问道:“你经常和张梦雪联系?”

“是,梦雪是我朋友,我们……”郑嘉薇忽然一顿,“为什么这么问?”

其实,就在这一瞬间,宋予乔就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五年前她收到的从国内寄送过去的快件,应该就是郑嘉薇帮忙寄送过去的,当然,她也只是猜测。

“没什么。”宋予乔随口问道,“当年夏楚楚的事情是什么样的,张梦雪也给你说过么?”

“说过啊。不过那个夏楚楚长得还真就那样儿,不知道是怎么把裴三给迷成那种样儿的,竟然还想让她给生孩子,就是一个小妖精。”

宋予乔在心里笑了一声,被人说成小妖精,如果郑嘉薇现在不在面前,恐怕她就要笑哭了,不过这个郑嘉薇也算是真能瞎编,如果她真的见到过夏楚楚本人,那现在又怎么会认不出来她呢。

其实,对于宋予乔这个人。郑嘉薇其实已经觉得不可思议了,之前也有听张梦琳说起过,裴斯承竟然会把自己的亲生儿子交给宋予乔去带,到底亲密到哪一种程度,才会这样放心呢?

郑嘉薇接着说:“予乔,你别多想啊,梦雪是裴三未婚妻也算是过去式了,梦雪都已经去世五年了,夏楚楚也失踪一直没有找到,就算是生了儿子怎么样,不还是没有找到么,现在裴三应该就你一个。”

其实,郑嘉薇这话的隐含意思就是说,你也就是个备胎,如果张梦雪没有死,还有夏楚楚,那么裴三身边,也就没有你宋予乔什么事儿了。

宋予乔索性不再搭腔了,她转身专心致志地做菜,内心却已经因为郑嘉薇的话,起了波澜。

这种心绪不宁的反应,一直持续到从裴家大院接了小火回到金水公寓,一直持续到临睡前的夜晚。

天气异常闷热,低垂的天幕好像在蕴藏着一场即将来临的暴雨。

到临近十点的时候,天空中滚雷而过,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宋予乔此时此刻,正沉浸在一个梦魇中,无法醒来。

一帧一帧梦境好像是撕碎的白色碎纸屑,在脑海中破碎重组成一个个画面。

这一次,宋予乔置身于大礼堂中,头上是十分漂亮的彩灯,耳边是婚礼进行曲,宾客尽欢,她手中拿了一杯香槟,空气中都是甜蜜蜜的味道。

这是婚礼的现场。

面前礼堂的大门忽然打开,张梦雪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站在门口,而在红地毯的尽头,站着的是裴斯承,裴斯承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正装,只不过脸庞好像被涂抹了一般,看不清楚面容。

当裴斯承半跪向张梦雪求婚的时候,宋予乔看着张梦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心中的城堡,顷刻间土崩瓦解了。

耳中全都是尖叫声,好像又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一场车祸现场,鲜血,尖叫,混乱,嘈杂,还有张梦雪。

张梦雪满脸都是血,身上的婚纱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的血红,狰狞地笑,双手伸过来:“把你的孩子给我,夏楚楚,把你的孩子给我……”

宋予乔不断地后退,想要避开这一双染血的手,“不,不会给你的……你已经死了!”

“不给我你就掐死他啊,好让他来地下来陪我……”

“不,不,不给你……这是我的孩子,裴哥哥是我的,小火也是我的,你夺不走!”

被噩梦缠身,闷雷滚过,电光闪亮了黑夜之中人的脸。

裴小火被雷声给震醒了,看着窗外的电光好像是劈开了天空,有点害怕,挺了挺小胸脯告诉自己是男子汉,不可以怕打雷,但是,还是怕……裴昊昱抖了抖身子,差点直接钻到床底下去了,抱着自己的被子去旁边的房间去找宋予乔,但是,打开门之后,他就看见乔乔在床上打滚,口中一直在说着“走开”“不要过来”“谁都抢不走”的话。

裴昊昱手中的枕头和被子悄无声息地掉落在地面上,惊愕的张大嘴巴,乔乔这是在叽里咕噜的说一些什么呀。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蚊子哼哼似的叫了两声“乔乔”,乔乔还是闭着眼睛。

小家伙心想不好了,以前奶奶说过,有一种是鬼压床,看来乔乔是被鬼压床了,他小个子肯定打不过鬼,怎么办,怎么办,现在的裴小火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跑到阳台上找了一根棍子,学着电视上孙悟空的样子,在空中胡乱挥舞着,最后还是跑去给老爸打电话了。

那边电话一接通,裴昊昱就赶忙心急火燎地说:“老爸,乔乔被鬼压床了!”

………………

彼时,裴斯承已经让人查到了有关于齐轩的住址,在半山腰的一幢别墅内。

董哲开车载着裴斯承,一路狂飙,赶到别墅内,天空中惊雷而过,轰隆隆的,闪电在裴斯承的双瞳中一晃而过,晃过银蛇的影子。

但是,别墅内却已经是空了的,在门板上,贴了一张纸条。

裴斯承将纸条取下来,认出是齐轩的笔迹,虽然已经过了十多年,但是齐轩的笔迹依旧幼稚的好像是个小学生一样。

齐轩在纸条上写:裴三,信我,不会害你。

裴斯承看着这句话,到底是苦笑了一下。

不管是齐轩,张梦雪,还是郑嘉薇,在这几年来,都好像是一个紧实细密的大网,将四个昔日的朋友网罗进来,现在,张梦雪已经走了,还剩下什么?

其实,裴斯承一点都不担心齐轩会害他,而是担心齐轩会对宋予乔不利。

董哲已经搜了别墅内,搜到了有几张光盘,裴斯承插入电脑内看了一眼,确认无误,这光盘是当初和张梦雪订婚时候伪造的假视频。

看来,齐轩也知道了。

裴斯承对于齐轩,知道齐轩为人有些阴鹜,但是在高中那段时间里,他确实是把齐轩当成是朋友的,而齐轩也的确是将裴斯承当成是朋友,只不过,现在从高中毕业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多年,这十多年发生的事情,谁能够预想得到,到底发生了什么,齐轩要做什么?

裴斯承在临走时,在门后面,在齐轩的那句话下面,写上了一句话:愿你不要让我失望。

回去的路上,董哲开车,裴斯承在后座躺着闭目养神,而就在此时,一声手机铃声划破了车内片刻的安宁,这个手机铃声是裴斯承为宋予乔专设的手机铃声,裴斯承一听到就直接接通了,没有带半分犹豫。

前面的董哲已经将电台关掉了,雨刷刷着挡风玻璃上蜿蜒的雨水,窗外的雨声和雷声交杂在一起,被车窗玻璃隔绝了声响,却依旧能够透进来闷响,似乎好像是电影内做过特效的声音。

然后,就听到了电话内,裴昊昱的一声:“老爸,乔乔被鬼压床了!”

裴斯承:“……”

鬼压床,裴斯承倒是不相信,只不过还是让董哲直接开车去了金水公寓,因为车子行驶的公路正在在金水公寓的公路,再加上下雨天路上的车不多,董哲开着远光灯,一路上飙车到了金水公寓。

董哲不光是非常能打,他的开车技术也相当好,在这种地面湿滑的情况下,到金水公寓的时候,裴斯承掐了一下表,也就才刚刚好是十分钟三十秒。

裴斯承没有顾得上与董哲道别,直接从后车座冲下去冲进了雨中。

现在正巧是瓢泼大雨,头顶闷雷闪电,裴斯承在跑向楼道的这么三十米的距离,身上的衣服几乎就全湿了,英俊的脸庞上全都是雨。

裴昊昱小盆友也不睡了,就抱着被子坐在门口的地板上,等着老爸过来,一会儿跑到乔乔的房间内,又跑出来。

不过,小鬼头在听见敲门声,还是知道先问一句的,得到老爸的回应之后,才开了门。

“爸爸,乔乔……”

裴昊昱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裴斯承已经直接从一边绕过小家伙,直接冲向了宋予乔的房间内,顺带关上了门。

裴昊昱站在门外,摸了摸鼻子。

小家伙顿时有一种好像是引狼入室的感觉,其实这种时候,他应该在乔乔身边保护乔乔的呀,倒是便宜了老爸。

………………

宋予乔在梦魇中,挣脱不出来。

裴斯承将身上被雨水淋湿的湿衣服脱掉,然后倾身过来,将宋予乔抱在怀里,轻声在她耳边说:“乔乔,予乔,是我,醒醒。”

“小火是我的儿子,是我的!不,不要把孩子给她……”

裴斯承微微蹙眉:“把孩子给谁?”

“裴哥哥,小火是我的儿子,不要给张梦雪!不要给她……”

宋予乔因为久久在梦魇中,现在脸颊上已经是一片湿润,就连枕头也被泪水沾染湿了一大片。

而裴斯承,却因为宋予乔的这句话,更加抱紧了她,说:“我不会给她的,小火是你的宝宝,谁都不会给……”

裴斯承就这样安抚着宋予乔,每当宋予乔大叫,他就悉心的安慰,最终,宋予乔的声音终于低了,刚才的惊诧声成了喃喃低语。

“裴哥哥,我不想离开你,你不要和张梦雪结婚……我保证我会很听话……”

“睡吧,亲爱的,我不会跟别人结婚,永远都不会”裴斯承在宋予乔额上落下一个吻,“我只有你一个女人,我也只要你一个女人。”

裴斯承将宋予乔脸上的泪水吻干,轻轻抚着她的后背。

窗外的雨势依旧很大,但是雷声和闪电都已经过去了。

裴斯承抱着宋予乔,半阖着眼睑,想了整整一夜,一直到外面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他才揉了揉好像是尖锐的针尖扎的太阳穴,闭上了眼睛。

如果说,他现在才明白了在那个时候的夏楚楚,怀着身孕极度缺乏安全感,会不会有点晚了呢?

不过,还好,一切来得及。

………………

裴昊昱因为半夜被吵醒了一次,所以第二天也是睡到日上三竿,宋予乔倒是醒得早,有些朦胧,好像是夜晚没有睡好,一直在做梦,但是现在醒来了又什么都记不得了。

宋予乔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身边的裴斯承,睡颜特别安静,睫毛在眼睑上微微颤动着,面容沉然。

她唇角微微向上弯了弯,闭上了眼睛。

不过三秒钟,宋予乔霍然又睁开了眼睛,特别愕然。

为什么裴斯承会出现在自己的床上?难道这是在梦里?

宋予乔掐了自己的手掌心一下,是真的。

裴斯承其实也醒了,他和宋予乔一样,都是睡眠极轻,只要是枕边人有了什么轻微的动作,他就可以感受的到,相当于浅睡眠,特别是在宋予乔在做噩梦的时候,他更是要保证自己提高警惕。

不过,说真的,他还是很高兴的。

宋予乔在从睡梦中醒过来看到他的这一瞬间,根本就没有尖叫出声,那就说明宋予乔的内心里,潜意识里根本就没有把裴斯承当成是外人。

“醒了就别装了,”宋予乔掐了裴斯承一下,问,“你怎么进来的?”

“昨天是谁打电话说怕打雷闪电,让我过来陪陪她的?现在可好了,”裴斯承嘴角带着一丝浅笑,说,“我可是一直陪着你到清晨才睡着,你现在掐我,是不是恩将仇报?”

“是我打电话给你的?”

可能是因为刚刚睡醒,还带着睡梦中的迷蒙,宋予乔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难以置信地问。

裴斯承将他自己的手机拿过来,找到通话记录,给宋予乔看。

确实,显示在十点二十三分,通话十三秒。

宋予乔回忆了一下,可是真的记不得了,难道是睡觉的时候梦游?

这种疑惑,终于在裴小火起床之后,解开了。

裴昊昱起了床没有穿鞋就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直接去宋予乔的房间内去找乔乔,见到没有人,才又跑去厨房,看见宋予乔就抱大腿:“乔乔!昨天晚上你鬼压床真的是吓死我了。”

宋予乔:“……”

裴昊昱挺着小胸脯邀功,说:“是我打电话给爸爸让他来救你出来的,你不应该只给我爸爸做好吃的,还必须要给我做好吃的。”

宋予乔抬头,看了一眼刚刚从房间里走出来的裴斯承,摸了摸小家伙的小脑袋,说:“阿姨只给你做好吃的。”

于是,大早上,裴斯承在晚上只睡了一个多小时的情况下,从房间里刷牙洗脸出来,餐桌上就已经杯盘狼藉了,只剩下最后的一个蛋奶布丁,也被裴昊昱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塞入口中。

所以,当宋予乔端着新做的点心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在餐桌边,一大一小的父子两人正在大眼瞪小眼。

宋予乔忍俊不禁,便将新出炉点心的全都摆在了裴昊昱面前,由裴昊昱来分配。

裴昊昱觉得老爸甚是可怜,便将最小的一块点心,留给了老爸。

………………

吃过早餐,宋予乔要去叶氏参加自从叶泽南回归叶氏之后的第一次股东大会,主要还是针对代理总裁和原总裁之间的投票,宋予乔原本并不打算出席,委托让虞娜代为投票就可以了,也是因为尚且涉及到宋予乔手中所持有的叶氏股份的转让权的问题,宋予乔还是决定要亲自去一趟,将沈宸良起草的股权转让书已经装在包中带过去。

裴斯承开着车,先将裴昊昱送去裴家大院,然后陪同宋予乔去了叶氏。

因为昨夜睡前和姐姐宋疏影谈的一番话,宋予乔已经完全都想通了,她既然已经选择了裴斯承,那么就要毫无保留毫无悬念地去相信他,相信他的一切。

况且,现在肚子里已经存在了一个小生命,这一次,她一定要用心去对待,而不能像上一次一样。

至于裴斯承……

暂时先不告诉他吧,另外找一个机会再说。

“在想什么?”

宋予乔一路上都在发呆,这让裴斯承这个司机好没有存在感,直到到了叶氏总公司门口,宋予乔都还在发呆中,完全没有意识到已经到了。

裴斯承乍然在眼前放大的面庞,一下子将宋予乔的思绪拉了回来,她吓的一个激灵,小鹿一样的眼神乱飘。

裴斯承眯了眯眼睛:“吓着你了?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宋予乔没有与裴斯承对视,而是直接解开安全带,顺手将他的肩推向一边,下了车,“你不用等我,我开过会之后会自己走。”

………………

叶氏公司。

在宋予乔走下电梯的同时,虞娜已经看见了宋予乔。

她走过来,微笑着向宋予乔打招呼,“老板没有来么?”

宋予乔一时间没有明白虞娜口中是什么意思,这不是叶氏的股东大会么,裴斯承来做什么?

虞娜看宋予乔的表情,便知道肯定是老板瞒着宋予乔,便也没有说什么,只讲现在叶氏内部的几个派系说了一下,哪一个派系是叶泽南这边的,一会儿在股东大会上的意见可以跟着那些意见走。

宋予乔点头道:“明白。”

在虞娜转身之前,宋予乔叫住虞娜,从包里将股权转让的合同拿了出来:“你帮我拿给叶泽南,我已经签过字了,你拿给他签字,再找人公证就可以了,这份转让书是具有法律效益的。”

虞娜接过宋予乔手中的转让书,目光落在“股权转让”四个字上,挑了挑眉:“我可以拿给他,但是我敢打百分之百的包票,叶泽南不会签字,他既然已经给了你的东西,就没有道理再收回来。”

“不是他收回去,是我主动拱手转让出去的,”宋予乔说,“现在他不是要在叶氏争总裁的位置么,手中叶氏的股份多一点,胜算会更大的。”

虞娜笑了笑。

其实,不在于手中股份的多少,而在于看你身后站着是谁,那些董事会的人也都是看利益的,谁能让他们坐收红利收的最多,他们就选择谁。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虞娜还是比较了解叶泽南的,她将股权转让书放在叶泽南面前,果不其然看到了叶泽南的眉头微蹙。

“这是什么?”

虞娜站在办公桌前,说:“宋予乔刚刚过来,让我转交给你的。”

叶泽南直接将面前的文件拿起来递给虞娜:“你帮我还给她,我不需要。”

在这种腹背受敌情况下,将股份转让的合同递还过来简直就是对叶泽南的侮辱,他绝对不肯接受,他凭借自己的能力,也可以度过难关。

但是,虞娜却已然将双手背在身后,“我只负责拿过来,不负责拿走,要还回去你就自己还。”

叶泽南:“……”

他揉了揉眉心,最近高强度的工作压力,真的让他觉得体内都好像被掏空了一般,叶氏那帮老狐狸真的是将他向死了去折腾,而且还在公司内放出风声,叶泽南之前辞去叶氏总裁职位,是因为私底下行为不检点,染上了毒瘾,导致他因为品行问题,还被叶家的三伯找去谈话。

虽然已经极力澄清,但是因为叶泽南的体力透支,这一次戒毒回来之后整个人都消瘦了两圈,以往的衣服穿上都感觉好像是一个空架子,别人也都看在眼中,那些小道的八卦消息也就得到了证实。

虞娜察觉到叶泽南的疲软,便将刚才就已经泡好的浓茶端上来,“喝点茶醒醒神,一会儿你可是有一场战役要打,现在这种状态,是想要尸横战场么?”

叶泽南两只手在桌上交叠,片刻之后重新分开,舒展了眉头,将面前宋予乔的股权转让书直接扔进手边的粉碎机里,才将虞娜递过来的茶杯接过。

确实是浓茶,浓到苦涩的好像是中药一样难以下咽。

虞娜看着从粉碎机里出来,已经成了碎纸片的文件,脸上神色不变,只不过沉静如水的目光从粉碎机上移到叶泽南面上,多了一丝她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情愫。

叶泽南只喝了小半杯,就将茶杯推到了桌边,起身,“走吧。”

虞娜在身后一下子拉住了叶泽南的手臂,“等等。”

叶泽南顿下脚步。

虞娜绕过叶泽南的左侧,站在他的面前,伸手将他的衣领翻折过来,顺手掸了一下他的衬衫下摆,默不作声地退到叶泽南的身后,将办公桌上所需要的资料整理好,双臂抱着,跟过来在叶泽南的身后:“好了。”

叶泽南也什么都没有多说,抬步向办公室外面走去。

其实,刚刚虞娜忽然抬手为叶泽南整理衣领的那一瞬间,叶泽南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好像是自己的呼吸被遏制了一下,闭气的瞬间,正好低头可以看见虞娜卷翘的眼睫,以及下面一张总是不饶人的嘴。

他一定是魔怔了。

裴斯承抢了宋予乔走,那么他叶泽南就要对裴斯承身边的特助下手了么?他什么时候这样饥不择食了。

在会议室内,宋予乔首先落座,她不习惯让人等,所以一般情况下都来得早,她身边座位上的名牌,依旧是放着裴玉玲的名字。

宋予乔正在与身边的一位男士攀谈,刚刚说到想要换一下座位,用极其礼貌客气的语言,避免裴玉玲直接坐下来之后又要找她茬儿,裴玉玲就来了,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到,她听见了宋予乔说想要换座位的话,直接冷哼了一声,“我儿子给了你股份,就是让你来当着我的面,给我难堪来了是不是?”

宋予乔就知道,只要是见到裴玉玲,肯定是没有二话,就是说她身上持有股份的事情。

“叶太太,您儿子的股份,我已经把股份转让的合同书交给叶总了,如果现在公证完毕,我马上就可以拎包走人,不参加这个所谓的叶氏的股东大会。”

裴玉玲听了眼前一亮,却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话,就看见了叶泽南已经从会议室门外走了进来,只不过,身后跟着的那个虞娜,让裴玉玲觉得火大。

这个女人为什么还在自己儿子身边?难道是裴斯承安插过来的商业间谍么?真的是狗皮膏药了,赖着不走,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宋予乔的目光在叶泽南脸上扫过,发现叶泽南确实是瘦的厉害,简直都已经脱了形,脸颊凹陷下去,不过一双眼睛看起来还算是有神。

叶泽南的座位不是像上一次的股东大会,坐在正中的位置,而是坐在总裁左手边。

叶氏这边与其他大企业公司不大一样,因为叶氏家族内掌权的大股东不仅仅有一位,所以在叶氏公司内最高的执行者就是总裁,至于董事长的职位,就相当于是太上皇,只是虚设。

因为虞娜之前已经交待过宋予乔,有关于哪些人是和叶泽南统一战线的,所以,在整个股东大会上,她要么就不发言,要么就是趋利避害地偏向叶泽南,裴玉玲也算是有了点脑子,能够看得出现在在股东大会上的趋向走势,在关键的时候,也算是能起到一点作用。

但是,毕竟是叶泽南出去戒毒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在叶氏内部许多亲信都已经被调走,根本起不到作用。

最后的结果,显而易见,就连投票的环节都给省去了。

但是,就在叶家三伯宣布最后的结果的时候,却忽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彼时,宋予乔正在低着头查看刚才反对叶泽南的人话中的漏洞,在头顶忽然就响起来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宋予乔吃了一惊,愕然抬头,看见了穿着特别干净的白色衬衫深色西裤的裴斯承,脸上带着十分淡漠的笑,从会议室的门外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同样走的笔挺的黎北。

只不过,黎北努力想要走出老板在前面营造的那种强势气场,最终无果,还是夹紧了公文包,老老实实地当他的跟班。

叶泽南其实也完全没有想到,但是他毕竟也是在商场中经过历练,现在经过长达两个月地狱一般的戒毒生活,也算是浴火了,看见裴斯承的一刹那,就已经将眼眸中的惊讶隐藏下来。

站在叶泽南身后的虞娜开口,说:“这一次,我们叶总回来,并不是孤身一人,而是有来自裴氏裴总的大力扶持,在新产品的研发和市场开放上,裴总已经决定注资了。”

当然,虞娜用的是“决定”注资,那么这个决定就有可能修改。

裴斯承之前已经有向叶家的三伯打过招呼,但是只是说过来支持,并没有说支持哪一位,现在站在叶泽南身边的助理开口,那么,最后的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边,虞娜说完,黎北已经让人从旁边多添了一把椅子过来,只不过这把椅子要夹在哪里,是个问题……

黎北只见老板眼神,便立刻心领神会,在宋予乔和裴玉玲之间放下了椅子。

裴斯承落座以后,首先向裴玉玲打了一声招呼,在座不少人知道裴玉玲和裴斯承的关系,不过也有蒙在鼓里的,毕竟裴玉玲与裴家基本上不多接触,有时候过节送东西都是派人送过去。

已经有叶家的人提出反对了,“裴总虽然是决定注资,但是这是叶氏的股东大会,你并没有叶氏的股份,现在如何能够列席?”

裴斯承收拾沉稳,让身后的黎北将一份股份的收购书拿了过来,摆在桌面上。

叶氏的人看了之后有些吃惊,面面相觑。

这个裴家的三公子还真的是深藏不露了,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将叶家散落在外零零碎碎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收购了百分之十五,甚至还有海外的一部分股份。

裴斯承挑眉:“现在我够格了么?”

没有人答话。

接下来的股东大会继续进行,现在是暂代总裁的叶澜,心里已经有些乱了套,但是他还是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

虞娜将近两个月叶澜接手叶氏的业绩变化表,以及在去年同期,叶泽南任叶氏总裁的时候的业绩变化表做了一个详细的对比表,可见,业绩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而叶泽南去年同期的利润率还是要更高一些。

而且,此时此刻再加上裴氏的入股注资,叶泽南的胜算是最大的。

然后,照例是投票环节,正当在统计投票结果之前,叶澜忽然站了起来。

“这个总裁职位本来就应该是叶泽南的,我当时也只是代理,现在我自动请辞去代理总裁的职位。”

这样的结果,倒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只不过这个所有人,不包括裴斯承。

裴斯承一手执茶杯,另外一只手在桌下,顺便捏了一下宋予乔的手,被宋予乔察觉,及时地挣脱开。

最后,走出叶氏总公司的时候,宋予乔还向裴斯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是你搞的鬼?”

裴斯承莞尔,“我哪儿有那么神通广大,只不过这个叶澜,他输不起,所以不敢赌,你信不信,其实这一次投票的结果,还是他胜,哪怕只是险胜,不过,他连这都不敢赌,在商场上走,哪儿有不下赌注的时候。所以,在叶家,叶泽南还算是一个可塑之才的。”

裴斯承去开车,宋予乔在路边等,接到了叶泽南的电话。

“予乔,你已经离开了么?股份转让书我不会签的。”

宋予乔拿着手机,看着在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以及因为道路不畅而此起彼伏的鸣笛声,抿了抿唇,说:“叶泽南,那些股份原本就是属于你的东西,放在我手中并没有什么用处,在你手里,相反还可以发挥作用……”

………………

在叶氏总公司的高层上,叶泽南站在落地窗边,恰巧能够看到在路边,拿着手机静静驻足的宋予乔。

叶泽南直接打断了宋予乔的话:“是,原本是我的,但是我给了你,那就是你的东西,不要多说了,就这样,再见。”

他直接挂断了宋予乔的电话,然后深深地闭了闭眼睛。

再睁开,就看见在宋予乔面前缓缓驶过裴斯承的车,宋予乔开了车门坐上去,然后车辆开走。

办公室的门忽然打开,裴玉玲走过来,她有些气愤了,因为儿子竟然要将那个宋予乔拱手送回来的股份,竟然推拒说不要?

“泽南,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宋予乔现在已经跟你不是夫妻了,她的东西就是她的东西,别看她现在是站在你这边的,如果她被叶澜那边的人收买;怎么办?嗯?”裴玉玲说,“只有拿在自己手里的东西,才是你自己的,别人夺不走的。”

叶泽南语气淡淡,并没有和母亲吵,而是平心静气地说:“那是我给了她的,所以就是她的东西,她用那些股份想要干什么,支持谁,都与我无关了。”

裴玉玲简直要为这个不成器的儿子给气死了,这么高风亮节?做商人多的都是无奸不商,明面上摆着的东西,还不知道能占百分之几。

“你……”

裴玉玲刚刚开口说了一个字,身后虞娜就走了过来,“哎,豪门太太,您喝咖啡。”

裴玉玲顺手接了,喝了一口,脸上的表情有点古怪。

虞娜看了一眼裴玉玲脸上的表情,耸肩道:“不合口味么?我可是特意冲了三袋速溶咖啡。”

裴玉玲:“……”

她现在只要看在自己儿子身边的人,都觉得像是不安好心,特别是这个虞娜,在临走之前,对身后一直陪同的虞娜说:“你的这种身份,就别想着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踏踏实实地做,还好有出路。”

虞娜“咦”了一声,“我要怎么变成凤凰?”

裴玉玲哧声:“别想着能嫁给我们泽南,他是要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的,你根本就配不上。”

虞娜目光已然愣了三分,她嘴角一勾:“是么,原本我并没有这个打算,但是,既然豪门太太现在好生提点我了,让我找到了一条升官发财的捷径。那好的很,我就一定是要变成个凤凰让您开开眼,避免您真的见识短浅,连麻雀变凤凰都没有见到过。”

虞娜说完,刚好电梯门打开,她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裴玉玲无缘无故被呛了一下,想到要怎么反驳的时候,虞娜已经没了人影。

………………

这一天下午,一家西式餐厅内迎来了一个古怪的客人,来到餐厅内,什么东西都不点,只在窗边坐着,跟服务员要了一壶茶,说是要等人,但是,等了两个小时,却仍然是没有见到这个古怪的人等来的朋友。

这个人看起来不像是汉人,眼窝有些深,头发好像是微烫过,有些卷,身上仿佛带着一种颓唐艺术家的气质。

等到餐厅里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几个服务员也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观察这个奇怪的男人了。

宋予乔和华筝都喜欢这家西餐厅的饭菜,便在下午茶的时间来打包带走了几个菜,晚上准备在华筝的礼服店里吃饭。

因为店员都认识了宋予乔是常客,便多加了一些量,还是收的相同的钱。

“谢谢。”

宋予乔转身拎着外卖离开之后,几个服务员都一直忙了一阵子,再向那个古怪的人看过去,窗边,一人一杯一茶壶,只剩下了桌上在茶壶下压着的一张粉色的钞票,人已经不见了。

现在的华筝依旧是带着阿飞,卢璐已经开始每天去心理咨询室去做心理治疗了,是裴斯承给介绍的周越,不过,听周越说她好像特别不配合,刚开始看见周越就好像是看见了敌人一样,一句话都不说,发狠了还会摔东西。

照例是每天是华筝在礼服店这边带着阿飞,在店里,却是苏智这个人照看着阿飞,喂奶,尿布,闲了还逗逗他,这边还能招呼着顾客,简直就是身兼数职,华筝都说要给他涨工资了,还打趣说让他索性大学毕业了就来她的礼服店里打工算了。

宋予乔拎着外卖袋子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苏智刚好将阿飞举过头顶来逗他笑,还教他叫哥哥。

对于这个苏智,宋予乔不算是有偏见,从第一次在夜色里遇见他,到第二次就是华筝的礼服店里,她对于这个少年的印象,算是在逐渐转变的。

“不需要去上课么?”宋予乔问。

苏智将阿飞放入婴儿车内,顺手拿了个玩具塞到阿飞手中,说:“我是学美术的,课不多。”

华筝今天的单子已经赶完了,只剩下最后的定稿了,还算是灵感爆棚,比较满意,反正这会儿人不多,便将桌子搬到了外面,将宋予乔打包回来的饭菜都放在桌子上,让苏智也坐下来一起吃。

正在吃饭的时候,苏智倒是花样玩遍,就是为了逗阿飞开心,宋予乔看了一眼那小家伙,嘴角弯弯的,欣喜了一下:“阿飞笑了。”

“是啊,就是……”

华筝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从门口推门而入的一个人打断了她的话。

“一个脑瘫的孩子懂什么叫笑么?哭笑都不会知道。”

是卢璐。

卢璐穿着一件颜色很鲜艳的裙子,不过越发衬出脸色灰白,看起来消瘦了不少,不过现在听卢璐说话的这种态度,就知道这几天的心理治疗完全没有效果。

不过华筝在心里暗自想,也幸好今天郑融在研究所里有事,没有来,要不然的话指不定又要生气了,华筝观察了宋予乔一下,见宋予乔也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排斥,心里也就微微放心了一下。

苏智也算是一个懂得看人眼色的人,立即就起身,坐到收银台后面的电脑前面去了,给路路留了一个位置。

华筝给路路添了一双碗筷,“来了就先吃点东西吧。”

卢璐坐下来,却是没有拿筷子,只是将阿飞从婴儿车内抱了出来。

不知道是为什么,卢璐一抱起阿飞,阿飞就开始哭,哭声震耳。

宋予乔注意着卢璐的手,并没有掐阿飞,这才稍微放心,可是,不管卢璐怎么抱,阿飞都在哭,卢璐也急了,直接就将阿飞往腿上一丢,抬手打了一下他的屁股,“哭什么哭,我生了你养了你,你现在倒是一直对我哭了?”

华筝已经将阿飞从卢璐手中抱了过来,皱着眉,“卢璐,你到底有完没完了,一个孩子,你也说了他什么都不懂,你这是拿你的智商加在他的身上吗?”

卢璐这次没有吭声,从包里拿了一支烟,打火机还没有点上,就让华筝给拿了摔在地上。

“你存心来捣乱了是不是?抽烟,喝酒,还想把自己闹到医院里去么?对孩子一丁点的耐心都没有,那你为什么要把他给生下来,生下来就是为了受你虐待么?”

卢璐的目光在华筝脸上掠过,最终落在阿飞一张哭的通红的小脸上,眼中终于有了波澜。

她无意识的摇了摇头:“我就不该来,但是我刚才特别想看看阿飞,特别想要抱抱他,但是现在……我觉得自己真的生不如死,我都恨不得死了,刚才我站在路中间,直接等车来撞我,那种感觉……”

卢璐从心理咨询室里走出来以后,当真是在马路中间闯了过去,她就是想要有人来撞她,一辆宝马车在距离她几公分的时候刹住,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想死啊,想要讹钱呢,死就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去。”

卢璐忽然嚎啕大哭。

在心理咨询室里,那个周越几次让她哭,她都一滴眼泪都掉不出来,现在,却好像是断了水闸一样,哭的停不下来。

宋予乔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话,她只是想要冷眼旁观这一切,但是到现在,她觉得她做不到。

特别是在卢璐一下子哭出来之后,阿飞也开始跟着哭。

宋予乔递过去一张纸巾,在卢璐手边。

卢璐双眼通红,看了一眼宋予乔手中的纸巾,又抬头看了一眼宋予乔,抹了一下眼角的眼泪,“用得着你假好心吗?你现在心里肯定高兴死了吧。”

宋予乔勾了勾唇角,“是,我现在就是高兴死了,我看你越是落魄,越是寻死觅活的,我心里越是高兴,报应来了,谁都挡不住,是不是?”

华筝因为宋予乔说的这些话愣了一下。

宋予乔从来都没有说过这种尖酸刻薄的话,她的脾气比较温和,现在,却……

卢璐瞪着宋予乔,眼泪却已经不再流了,脸上的妆已经花了。

宋予乔将纸巾给卢璐丢在手心,“你现在这种样子,恨不得让我直接出去买两挂鞭炮去庆祝呢。”

这一刻,华筝明白了。

其实,卢璐这种女人,就是贱,你好声好气的劝她,她不会听,但是如果用宋予乔这样的话去激她,那么结果显而易见的不一样了。

是的,华筝一直都了解宋予乔。

宋予乔心太好,是弱点,也是闪光点。

苏智在收银台后面听着,再加上之前听华筝提起过的,毫无意识地啪嗒啪嗒按动着鼠标。

晚些时候,华筝先送卢璐回去,让苏智在后面将礼服店打烊关门。

今晚有裴斯承去接裴昊昱,所以宋予乔也没有什么事情,便在店里帮苏智收拾了一下,最后两人一同离开。

苏智身上穿的衣服,宋予乔看得出,一身下来不超过一百块钱,包括脚上的一双板鞋。

她不禁开口问:“你家里都还有些什么人?”

苏智一笑:“你这是查户口的?我家里父母健在,我是独子。”

如果说独子的话,那家庭情况应该不会差了,原本宋予乔还以为苏智是那种农村里的孩子,所以生活拮据。

“你缺点什么,找华筝可以,解决不了找我也行。”

“我缺个女朋友,找你行不行?我家是独子,我爸妈的财产都给我。”苏智向前凑了凑,直接拦在了宋予乔面前。状巨沟弟。

宋予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儿子都五岁了。”

“五岁了又怎么样,就算是五岁了那也是你儿子,我现在是找女朋友,能喜当爹了才好。”

宋予乔被这个苏智的逻辑简直雷的不轻,索性快步走到前面的路口,恰好在路口停了一辆出租车,便直接上了车,报上了金属公寓的地址。

车子缓缓开走。

宋予乔系好安全带,夜晚的天气并不算热,宋予乔将车窗摇下来,让车速带动的风吹拂着她的脸,以减少晕车带来的孕吐感。

有些昏昏沉沉的,只不过,她也看了出来,车辆行驶的方向,并不是驶向金水公寓的,若是宋疏影,肯定是不会发觉,但是宋予乔不一样,她之前有将C市大大小小的路名都记了一遍,算是活地图了。

她眯了眯眼睛,转过头来问司机:“我是要去金水公寓。”

司机没有回答,依旧稳稳地握着方向盘。

宋予乔心道不好,不是误上了黑车了吧。

她的手放在包内,已经默默地在摸到手机,但是,身边的司机忽然说了一句话,让宋予乔浑身僵了一下。

“你不用打电话求助,我不会害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