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好像不是双胞胎 (钻石加更合并)/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嘉薇作为独女,从小娇生惯养,哪里受到过这种苦,现在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郑父和郑母在昨天得到消息以后。就连夜赶了过来,这边已经让医院方面先行治疗,现在,郑母看见女儿这样子,坐在一边不停地抹眼泪。

郑父索性将手中的拐杖给啪的扔在了地上,“简直是作死,你不是说网上报纸上那些事情是造谣么?为什么要在那个时间出现在那种酒吧里?现在你成了这样子,都是咎由自取!”

郑母在身后拉了拉郑父,“都这种时候了,女儿心里原本就难受,还吵什么,想想办法吧。”

郑父直接甩手。“这丫头现在成了这样子,都是你给惯的,以前让嫁人不嫁人,现在想嫁都嫁不出去了。”

郑父虽然嘴上是这样说的,但是现在看见女儿这个样子,也是比谁都心疼,只不过这一次酒吧发生爆炸,他也让人着力去深入调查了,结果就是这样,真的就只是意外,意外爆炸,拿回来的调查结果,每次都是相同的,郑父现在也只好作罢。暂时将注意力转移到为女儿澄清谣言的事情上。

郑嘉薇现在已经可以开口说话了,只不过,她在酒吧爆炸的时候吸入了大量的粉尘,嗓子毁了,需要一段时间的修养。

郑母坐在床边,和郑嘉薇说了许多话,但是郑嘉薇奈何就是不开口,露着一双眼睛,盯着窗外,一动不动,好像僵化了一样。

其实,郑父始终觉得国内的医疗技术不高,想要将女儿转到香港或者是美国那边去治疗。但是。即使是这样,最近这几个月,恐怕郑嘉薇就要一直躺在病床上了。

郑父在转身的时候,也终于是老泪纵横了。

老人家看着自己的女儿受苦,其实一丁点不比人生三苦中的白发人送黑发人心里好受。

但是,当郑母将这个想法告诉郑嘉薇之后。郑嘉薇直接拒绝:“不!”

这是郑嘉薇在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一个“不”字,原本好听柔美的嗓音,成了嘶哑难耐,好像是原本的柜子从中间劈开了一样,让人听了都觉得心里无端的难受。

郑父郑母现在对于郑嘉薇的性取向问题也不再多过问了,只要女儿现在安安稳稳地活着,那么想结婚就结婚,不想结婚爱怎么去折腾就怎么去折腾吧,只要好好地活着。

郑母好生安慰,将在国外治疗的好处都说遍了,能恢复成原本的模样……

只不过郑母没有提及的是,需要受多少苦痛。

郑嘉薇死不松口,甚至以死相威胁。

“我现在这个样子,还不如死了。”

她在这一点上,和张梦雪是一样的,身体上受到了损害,她就算是死,也不想在这个世界上苟活。

闭上双眼,郑嘉薇迷迷糊糊地睡了一整天。

在张梦雪走之后的这五年多的时间里,没有一次入过她的梦,甚至在郑嘉薇每晚睡觉前看看张梦雪的照片,都从来都没有过。

一直到今天,终于梦到了张梦雪。

却是在十几年前,张梦雪因为和齐轩之间的事情而割腕的当天。

好像郑嘉薇就站在身后,亲眼看着。

张梦雪的母亲出去之后,张梦雪在房间内走动了两圈,然后洗了洗脸,涂抹了护肤品,拿起水果刀,向自己的手腕处划下。

即使在梦中,郑嘉薇都看到了张梦雪拿着水果刀的手,在抖,却依旧是毅然决然地划了下去。

郑嘉薇心切直接冲过去想要阻挡,身体却好像一缕魂魄一般,直接穿过了张梦雪的身体,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张梦雪手腕处的鲜血汩汩的流淌下来……

之后,有一次,张梦雪对郑嘉薇说:“为什么不让我在那个时候就死了,死了也就干净了。”

郑嘉薇醒来之后,发觉到眼眶涨涨的,却流不出眼泪来。

在住院这两天里,郑嘉薇似乎在睡梦中,还见到过齐轩。

齐轩站在病房门口,用那种阴冷异常的眼神看着郑嘉薇,等郑嘉薇睁开眼睛,看见这一抹人影的时候,几乎尖叫失声,但是,等到值班的护士赶过来以后,打开灯,在病房内却没有别的人。

郑嘉薇才意识到,也许自己是魔怔了。

齐轩根本就不可能来,他来干什么?来看自己的笑话么?

呵呵,那他的目的达到了。

郑父最终还是心疼,每天看着自己女儿那种出神发呆的眼神,是一种绝望的眼神,绝不该出现在年轻人眼中,时而狂笑,又时而疯癫的,让经过走廊上的其他人都以为这个房间内住了一个精神病患者。

他便和郑母商量了一下,想要打电话让在C市的裴斯承过来看看,开导一下女儿,毕竟郑嘉薇和裴斯承算是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现在的情谊都还在。

………………

裴斯承接到郑父电话的时候,刚好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将烤箱内一盘刚刚做好的曲奇饼干拿出来的宋予乔,单手抄兜,拿着手机转身向卧室内走去。

阳光有些刺眼,从窗棂之外照进来,在地面上投下一小块的亮白色的区域,黑色的阴影摇曳着。

“郑伯伯。”

裴斯承对郑嘉薇的父母一向都非常尊敬,而且在曾经年少的时候,还经常去郑伯伯家中蹭饭吃,就如同现在郑嘉薇也可以不打招呼就去裴家大院看望裴临峰和裴老太太一样,都是彼此认同的,就连裴临峰在当时都已经和郑伯伯两人商量,如果不是因为一开始裴斯承承认了张梦雪是女朋友,两家肯定是要联姻的。

郑伯伯说:“斯承,薇薇这边,你能过来看看,就看看吧,从昨天开始就不吃一口东西了,只靠着医院这边输营养液。我们这几个长辈说话都不顶用,你和她年龄差不多,她应该能听你的,劝劝她……”

在郑伯伯说这些话之前,裴斯承也是猜到了。

“郑伯伯您放心,今天下午我就去医院一趟。”

就算是郑伯伯不打电话给裴斯承,裴斯承也是要过去医院看一看郑嘉薇的。

收了线,裴斯承转身,正好对上了宋予乔的视线。

宋予乔先移开视线,俯身将床上的床单给抻平,好像是漫不经心地开口问:“要去医院看谁?”

裴斯承走过来,牵着宋予乔的手在床边坐下,“前两天晚上酒吧内意外爆炸的事情,知道么?”

宋予乔点头,因为爆炸造成不少人重伤,所以新闻上着重报道了,首播和重播的时候她都看了,当拍摄的画面中火光窜起的时候,宋予乔心中揪了一下,人命真的是脆弱。

“郑嘉薇重度受伤,现在在医院内。”

宋予乔对于郑嘉薇,不能说心里从来没有过疙瘩,自己喜欢的人跟别的女人青梅竹马,心里总归是有些芥蒂的。

裴斯承见宋予乔有点发呆,便抬手捏了一下她的脸:“又犯困?”

宋予乔最近的孕吐反应特别强烈,特别是清晨,早晨裴斯承浅眠,宋予乔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一丁点的声音他都能感受得到,早上刚刚睁开眼睛就跑去卫生间去吐,吐的能将胃酸呕出来,嗓子都好像是被酸气腐蚀了一般。

裴斯承眼看着却无能为力,心疼的只能将宋予乔紧紧地抱在怀里,“晚上回来给你煲汤。”

宋予乔将下巴搁在裴斯承的肩窝,手指在裴斯承后背上划过,轻巧一笑:“你什么时候都会煲汤啦?”

裴斯承说:“为你和宝宝学的。”

………………

没有裴昊昱的两人时光,裴斯承真是觉得神清气爽,只不过,在吃过早餐之后,还是要将宋予乔早上做的曲奇饼干,给裴昊昱送过去。

顺带也就便宜了梁易。

宋予乔包了两个纸袋,里面装了一些蛋奶曲奇和蓝莓蛋卷,还有一些刚第一次尝试自己做的小点心,因为裴斯承试吃了之后觉得味道不错,便都装进了纸袋里。

当宋予乔出现在梁易门前的时候,梁易仿佛看见了救星。

“三嫂!你总算来了!”

梁易之所以把宋予乔看成是救星,是因为裴昊昱就是一个小魔星,才在他这里呆了一整天,就已经恨不得上房揭瓦了,梁易根本就搞不定这个小魔星。

而且,今天开始,裴昊昱更加进入了走火入魔的状态,甚至摔坏了梁易的一台PSP游戏机,用极其疯癫的状态玩了一次枕头羽毛大战,然后在梁易家中,睡遍了所有的房间,甚至还有保姆钟点工的房间。

裴昊昱之所以这样暴躁,是因为乔乔竟然昨天一整天都没有与他联系,他说不要来接他,果真就不来接他!就放任他在别人家里,好不爽。

这一次,一听见梁易这边喊了一声“三嫂”,小家伙就直接从房间里滴溜溜地滚了出来,瞪着一双溜溜圆的大眼睛,看着站在门口的宋予乔。

宋予乔笑了笑,将手中的纸袋递过去,“小火,有没有听话?”

裴昊昱回忆了一下老爸总是冷着一张脸的表情,也学着冷下脸,问:“你是来接我的?”

宋予乔微微一笑:“想要跟阿姨回家了么?阿姨晚上来接你。”

“不稀罕!”裴昊昱哼了一声,直接向宋予乔做了一个鬼脸,转过身来又撅着屁股晃了晃,又转过头去,“不稀罕,不要你来接我。”状岁上划。

说完,小家伙就直接进了房间,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宋予乔有些讪讪,便向梁易说:“今天白天还是麻烦你了,裴斯承现在还在楼下等我,我就是上来送一些点心,你们尝尝鲜。”

梁易含恨点了点头。

他觉得,现在和裴昊昱共处一室之后,以后他都要对小孩子有阴影了,不,是对裴昊昱这样的小孩子有阴影,他其实还是更喜欢陆小五家的雪糕。

………………

裴斯承和宋予乔两人在去医院的路上,就已经安排好了这一趟探病的先后次序,先去看虞娜,再去看郑嘉薇。

裴斯承补上一句:“顺道做个检查,你孕吐太厉害了。”

宋予乔本想说不用了,但是裴斯承坚持,她也便不多说什么了,孕吐确实要比五年前的夏楚楚怀小火的时候厉害的多,宋予乔记忆里,在怀小火的时候完全没有孕吐到吐酸水,甚至还跳上台子去打过架子鼓。

虽然她不在裴斯承面前表现的过于突出,但是真的很难受,只不过想到肚子里的宝宝,再苦也甘甜了。

宋予乔挑了两束花,顺带拿了两个果篮,两盒营养品,裴斯承让宋予乔直接先去看虞娜,自己一个人去看郑嘉薇就可以了,但是宋予乔不依,斜挑了眼角,睨着裴斯承,说:“难道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裴斯承莞尔。

宋予乔见裴斯承不答,索性嘁声,“你这种不良夫君,放在古代是要浸猪笼的。”

裴斯承忍不住笑出声来,这边手臂已经绕过宋予乔的腰,自然而然地搁在腰间,一只手伸过来抬起宋予乔的下巴来,眼中流转着一抹戏谑的光,“那要为夫用哪种方式告诉娘子?”

现在裴斯承这种模样,倒真的是像极了古代红鸾星动的风流公子哥儿。

宋予乔在公共场合一向是排斥裴斯承这种行为,便直接别开脸,从裴斯承的臂膀下钻了出去,恰好电梯门打开,她便先下了电梯,沿着走廊向前走,抬头看着病房的门牌号,数着脚步,对身后的裴斯承说:“如果先到郑嘉薇的病房,就去看郑嘉薇,如果先到虞娜的病房,我便留下来,你单独去看。”

裴斯承笑笑不答。

刚刚下了电梯,抬眼就看见墙面上贴着VIP,明明这边就一定是郑嘉薇所住的贵宾病房了。

此时此刻,病房内郑父郑母都刚好出去,只留了一个护工在守着,郑嘉薇睁着眼睛看向窗外金灿灿的阳光,忽然,就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原本并不在意,以为是父亲或者母亲回来了,直到听到宋予乔的声音。

“嘉薇,我们来看你了。”

郑嘉薇转过来头,一张令人分外讨厌的脸,就直接映入了眼帘中。

宋予乔手中抱着一捧鲜花,不是纯粹的某一种,而是让鲜花店的老板给搭配挑的,她笑着,在病房内找花瓶,在窗台上有一个奶白色的花瓶,她便走过去,将花插了进去,拨弄了一下上面绿色的叶子,阳光照着分外好看。

郑嘉薇对着宋予乔一张笑的灿烂的脸,觉得宋予乔一定是故意的,到现在,故意来膈应她。

她嘶哑着嗓音说:“滚出去。”

这个声音甫一发出,让宋予乔愣了一下,甚至转头看了一眼已经走至门口的护工,以为是护工发出的声音,旋即才意识到,是这个现在躺在床上,包裹的好像是木乃伊一样的郑嘉薇。

裴斯承眸色深沉,向前两步,握住了宋予乔的手心,“你先去那边看虞娜。”

“好。”

宋予乔说完,便随着已经出门的护工,也出去了。

病房门在面前轻轻关上,裴斯承将手中对于营养品放在桌面上,顺口问道:“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

“你就是来看我笑话的么?”

郑嘉薇觉得自己的口吻,已经成了咬牙切齿一般,她将满腔的恨意,都已经转嫁到宋予乔身上,乃至于一直始终都护着宋予乔的裴斯承身上。

但是,现在的郑嘉薇,容貌毁了,嗓子毁了,她在任何一个正常人面前,都是不正常的,用不正常的思维来对待,她必定是要行事偏激。

裴斯承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郑嘉薇,“没错,我就是来看你笑话的。”

郑嘉薇冷笑了一声,却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这一声笑,好像是摩擦着的重金属,碰撞出撕裂的声音,让人听了都忍不住皱眉头。

郑嘉薇狠狠地瞪了裴斯承一眼,然后转过头去,不再看裴斯承。

裴斯承自作主张的坐在床边,随手拿起在床头的一个精致的水晶装饰品,握在掌心内把玩。

“嘉薇,我知道你喜欢张梦雪,之前就知道了……”

“不是……”郑嘉薇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几乎立刻就转过头来,嗓音都破了。

裴斯承摆手,打断了郑嘉薇的话。

“你不用否认,我们都有是非明辨的能力,知道什么是眼见为实。”裴斯承说,“之前我也听郑伯伯说了,说你绝食求死,你是想要步张梦雪的后尘么?那这一次是想要谁站出来来挽救你呢?这一次,郑伯伯明显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将你送到国外去,送到美国去,国外的环境开放一些,你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另一半,然后登记结婚,这是在我们的国家享受不到的,还有世俗的白眼……”

郑嘉薇真的无话可说,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裴斯承说话的时候总是能有办法将你所有要反驳的可能性想到,然后使你不留退路。

郑嘉薇笑了笑,“如果我死了,请把我的骨灰葬在东区墓园内,然后让齐轩去死。”

裴斯承瞳孔微微紧缩。

郑嘉薇已经闭上了眼睛。

她这辈子,并不后悔和裴斯承成了朋友,她只是对于喜欢裴斯承的张梦雪,真的是不想,不愿,不念,甚至在当初,就不该遇上。

其实,郑嘉薇在高中的时候,确认自己喜欢的是同性之后,内心曾经一度矛盾,以为自己是有了病,还专门一个人跑到外地去看心理医生,不让父母知道,只不过,后来她才知道,这不是一种病,而是一种正常的现象,便没有再刻意的压制,任由其发展。

裴斯承已经站了起来,问:“你不是一直在私底下找夏楚楚么?”

郑嘉薇豁然睁开眼睛。

在郑嘉薇的印象中,张梦雪就是因为这个夏楚楚,才最终导致死亡,虽然她并不知道当时的情景到底是怎样的,她一直是以张梦雪的情感标准作为自己爱恨的源头,所以,自从张梦雪不止一次打电话说起这个夏楚楚的时候,郑嘉薇便也在心底扎下了厌恶这个夏楚楚的根,甚至厌恶夏楚楚,比现在裴斯承的女朋友宋予乔还要厌恶。

身后的门忽然响了一下,郑母拎着一个保温桶从病房外走进来,看见站在床前的裴斯承,“斯承来了,怎么也不坐坐?”

裴斯承礼貌地称呼郑母阿姨,笑着说:“我已经在这里呆了不少时间了,嘉薇也累了,让她休息一会儿。”

郑母说:“嘉薇今天的精神状态还算是不错的,你们先聊着,我去洗水果。”

说着,郑母便将刚拆封的几个新鲜水果装盘,走到卫浴间内去洗水果。

“那没有什么事,嘉薇,我就先走了,有事给我电话。”

眼看着裴斯承将西装外套搭在小臂上,正要出去,郑嘉薇却忽然压低声音问:“你刚才到底想说什么?”

裴斯承嘴角向上一勾,忽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来,俯身,靠近郑嘉薇耳边,说:“宋予乔就是夏楚楚,你想的没有错。”

郑嘉薇愕然。

一瞬间,她好像完全僵化成一座雕像了,就连母亲从卫浴间内走出来招呼裴斯承离开,都没有听见,脑子里只有裴斯承反反复复说的几个字——“宋予乔就是夏楚楚……”

她一直用一种试探的口气去问过,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当真过,毕竟是隔了五年多,再找到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可能么?几乎是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吧,但是现在……

郑嘉薇忽然大笑起来。

从病房门外重新走进来的郑母被女儿的这种笑声吓了一跳,赶忙走过来,问:“薇薇,你怎么了?”

郑嘉薇因为嗓音的缘故,笑起来凄厉,甚至有些可怖,可是,她笑着笑着,眼神就开始波动,竟然许久堵塞的泪腺,忽然被打开了,眼泪顺着眼角就流了下来,张狂的大笑成了大哭。

郑母急忙上前,“薇薇,你别吓唬妈啊。”

郑嘉薇失声痛哭,眼泪将视线全都模糊了,从口中说了一句话,但是却被哭声掩盖了,听起来断断续续的。

郑母坐在床边,附耳在郑嘉薇耳边,终于听见了女儿口中断断续续哽咽的这句话。

“妈,我去国外,我要治好,我要活下去……”

郑母听了女儿这句话,眼泪不由得就流了下来,抓着女儿的手,“好。”

生,与死,向来都是一念之间。

而这一念之间,兴许就是忘川河两岸了。

………………

裴斯承从郑嘉薇的病房里走出来,在经过前面的值班护士台的时候,一个护士刚好拿了一份值班表,忽然叫了一声:“我怎么又是夜班啊。”

另一个护士凑过去看了一眼,“幸好这次不是我,那个贵宾病房里的女的,总是深夜鬼哭狼嚎,吓死个人了,我可不敢一个人值夜班,好像真的见了鬼似的。”

“她本身就是鬼啊,烧伤成那种样子,真像是个木乃伊,只露出一双眼睛,阴森森的……”

“别说了!吓死了!”

“你不是……”

“咳咳。”

其中有一个护士注意到这边的裴斯承,急忙清了清嗓子,向一边仍然要喋喋不休的小护士使了一个眼色。

只不过,裴斯承在向两个护士台的护士笑了笑,继续向前走,只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直接去看虞娜的母亲,而是转而进了一边的安全通道,点了一支烟。

一支烟尚且还没有燃尽,安全通道的门就被打开了。

裴斯承真的所料不错,从走廊上进来的人,是齐轩。

齐轩也被爆炸伤到了,脚上趿拉着一双人字拖,脚踝到小腿都上了药,侧脸上也抹了药,不过比起来郑嘉薇,这烫伤真的就只算是皮外伤了。

裴斯承之所以猜到齐轩一直在医院内,是因为刚刚护士口中说的话。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让郑嘉薇失声尖叫的人,除了齐轩,也没有其他人了。

时隔十几年,两个昔日的朋友重新碰面,两个人却都早就不似年少时候青涩的模样。

两人身高差不多,但是,两人穿着却已然是截然不同了。

齐轩穿着一个背心,宽大的短裤,脚上塔拉着人字拖,看起来很是邋遢,可能是因为常年在外奔波,皮肤糙了黑了,整个人好像是一根木棍子一样戳在原地。

而裴斯承,穿着西裤和白色衬衫,浑身依旧是散发着矜贵清冷的气场。

齐轩露出一口白牙笑着:“裴三,认不出来了。”

他向裴斯承伸出手来,想要与裴斯承用基本的礼节,握一握手。

但是,裴斯承却站着没动,沉静如水的目光,从齐轩伸出来的手上,向上移动,落在了他的脸上。

然后,就在齐轩准备收回手的那一刹那,裴斯承单手抓住齐轩的手,然后直接上前一步,两个人用男人最经常做的动作,碰了碰肩膀,用拳头锤了一下齐轩的背。

“费什么话,十多年了,我还是裴三,你还是齐轩。”

齐轩咧开嘴笑了笑,也握着拳头,和裴斯承在空中的拳头撞了撞,勾手向裴斯承要了一支烟。

裴斯承将自己齿间叼着的香烟取下来,给齐轩借了个火点了烟,裴斯承靠着楼梯的栏杆,而齐轩索性坐在楼梯台阶上,两条腿向前一曲一伸,眯起眼睛,盯着烟蒂上漫无边际飘散的烟雾。

朋友之前,其实不需要过多的言语,见了面,会始终如一。

齐轩忽然开口,说:“你知道么,裴三,前几天,我是准备把夏楚楚做掉的,然后我就自杀。”

“然后呢?”

“我没做。”

裴斯承哧声,“是的,你要是做了,你就不可能好好地在这儿站着了。”

“哈哈,”齐轩爽朗大笑,“裴三,你这占有欲还真是跟以往一样,一点没变。”

齐轩之所欲临时收手,正式因为和裴斯承之间的这一份情谊,他还是记得,裴斯承在他落魄的时候,在他因为一时的醉酒误事要被判去坐牢的时候,拉了他一把,将他从深渊中拉了出来,所以,夏楚楚倘若真的能够带来裴斯承欢乐,那就让她一直在裴斯承身边吧。

两人抽了一支烟,齐轩扶着身下台阶想要起身,裴斯承伸出手掌来拉了他一把。

齐轩握着裴斯承的手,用了几分力气,道:“谢谢。”

齐轩将烟蒂扔在地上,用人字拖的鞋底碾灭,又重新捡起来,扔进角落的垃圾箱内,顺便双手抄兜,说:“我要走了。”

裴斯承问:“去哪儿?”

齐轩摇头:“不知道,到处走走,可能会去西藏,走远点儿,说不定能遇上喜欢的人。”

裴斯承用十分熟熟稔的手势将烟蒂掐灭,伸手在齐轩的背上拍了拍,“哥们儿,保重。”

“保重。”

裴斯承站在平台之上,看着齐轩走下楼梯,人字拖在地面上肆无忌惮地拖出声音来,他弯了弯唇角,无奈地一摇头,转而进了开了安全通道的门。

………………

宋予乔找到虞娜母亲的病房,却不曾料想到,守在病床前的,竟然不是虞娜,也不是虞娜家里的其他亲戚,而是叶泽南。

她愣怔的同时,叶泽南也愣了一下。

两人似乎都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下突如其来的见面,特别是叶泽南,在看到宋予乔手中拎着的东西,有一种无处遁形的错觉,却发现就算是后退,也无处躲避。

倒是宋予乔首先笑着开口:“你在帮娜娜姐照顾虞阿姨啊?”

叶泽南也在瞬间回了神,从床边站起来,点头道:“嗯,虞娜今早去谈专利合资了,我让业务部戴琳卡经理随她一起去了,戴琳卡你知道吧……她们的能力我也很放心,所以现在我便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

他说着说着,忽然就住了口。

他现在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都是什么?有一种语无伦次的感觉。

宋予乔倒是没有多在意什么,看着在病床床头柜子上放着的满满当当的东西,不知道手中拎着的果篮和营养品往哪里放。

叶泽南这边已经将床下的一个板凳抽了出来,直接搬到宋予乔面前,“你坐。”

好像这才看见宋予乔手中拎着的东西,心急之下又急忙转身在桌上腾出空地来,“你把东西放在这边……”

宋予乔走过去,在把东西放在桌上的同时,这边叶泽南或许是一不小心,将桌面上放着的一个冷水杯一下子就撞翻了,凉水直接撒在了宋予乔的裙摆上,浸湿了一大片。

“不好意思。”

宋予乔帮叶泽南将桌面上的水杯扶起来,而叶泽南刚好也伸过手过去,便直接覆上了宋予乔的手背,虽然只是一秒钟,叶泽南就马上拿开了。

宋予乔也并没有在这边多坐,问了一下虞娜母亲的情况,又在老人家的耳边说了几句贴心的话,她母亲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可以懂的话,在听了宋予乔说的话,还说:“好,好,我女儿朋友来了,好。”

宋予乔在病房内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等到裴斯承过来,便起身告辞,叶泽南跟了出去送宋予乔。

刚才因为在病房内有其他病人,叶泽南也不好开口,一直走到电梯处,叶泽南才开口问:“你最近……过得好么?”

宋予乔看着磨砂的电梯门,将两人的身影都拉长了,却模糊不清。

她低声说:“很好,裴斯承一直对我很好。”

“哦,”叶泽南抿了抿唇,目光低沉地盯着墙面上电梯的数字,已经到十三楼了,他说,“嗯,那就好。”

许久都不见,一句你还好么,却敌不过你一句我很好。

原来,没有我,你一样可以过得很好,而且可以过的更好。

爱情已过,就只剩下好像白开水一般的无滋无味。

面前的电梯门打开,宋予乔上了电梯,向站在外面的叶泽南摆了摆手,“你回去吧,再见。”

叶泽南一只手背在身后,掐了自己一下,微微一笑,“再见。”

原本,叶泽南有一肚子的话要对宋予乔说,甚至想要将原本没有说出口的对不起和请求原谅的话,都说出来,但是,到了此时此刻,宋予乔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另外一半,她的生活过的很安稳,而叶泽南,还要去破坏掉么……

他苦笑着摇头。

事已至此,两人都需要继续向前看。

电梯下降,叶泽南转身,重新走回病房。

………………

宋予乔松了一口气,她的手机在裴斯承身上放着,现在也没有办法联系裴斯承,按下了妇科产检的楼层,电梯门打开,果不其然,就看见了正对着电梯门站着的裴斯承。

裴斯承走过来,“看过虞娜妈妈了?”

宋予乔点了点头,说:“叶泽南也在。”

裴斯承知道叶泽南在,所以才没有过去,只让宋予乔提着东西过去,既然叶泽南想要对宋予乔说清楚一些事情,那就给他空间,让他去说。

宋予乔抬了抬下巴,“你也不问问叶泽南跟我说了什么?”

“嗯,那叶泽南对你说了什么?”裴斯承从善如流地说。

宋予乔抬手在裴斯承的手臂上掐了一下,“你真是……我就不告诉你。”

现在宋予乔掐裴斯承,也已经学会了方法,只掐一丁点皮肉,然后用指甲掐,不像之前,掐的时候反而顶的自己的手指尖疼。

“你又抽烟了?”

宋予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孕的缘故,现在嗅觉异常敏感,除了医院走廊上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很自然而然地就闻到了裴斯承身上的烟味。

裴斯承张开手臂,任由宋予乔向着自己衬衫上闻了一下,“没有。”

宋予乔又凑近了闻了闻,皱着鼻子,也不顾及到现在是在医院的走廊上,直接踮脚尖就在裴斯承的下巴上咬了一口,“叫你骗我。”

裴斯承摸了一下下巴,已经揽了宋予乔的腰,凑近了张开嘴,“要不你闻闻,我真没有抽烟。”

宋予乔的脸一下子红了,一直绵延到耳根,用双臂挡开裴斯承靠近的胸膛,别开脸。

在公共场合,裴斯承只要是比宋予乔的脸皮厚那么一丁点,就赢了。

裴斯承已经事先预约了妇科的检查,照例是在检查之后,问了专家有关于宋予乔现在孕吐十分严重的问题。

“就是应该比较严重的,你看,”医生指了指B超图片,“孕妇子宫内有两个孕囊,这个比较明显……”

宋予乔刚好正要从床上起来,听见医生这句话,手中的动作一下子就顿住了,脑子里嗡嗡乱响。

裴斯承的表情更为诧异,连带着握着宋予乔的手都一下子攥紧了。

什么……意思……

“双卵的双胞胎,现在看已经很明显了,”医生看了一眼一躺一站的这一对准爸爸妈妈,脸上惊愕的表情明显就是刚刚才知道了,便问,“之前没有去做过检查么?”

还是宋予乔先回过神来,说:“上个星期做过检查,但是医生并没有说明是双胞胎。”

医生指了指B超图片,“上周还不太明显,双卵的话现在四十多天就已经可以看出来了,要是单卵的双胞胎要两个月之后才看得出来……”

裴斯承在反应过来之后,扶着宋予乔的腰想要坐起来,医生却忽然一下子扶住了孕妇的手,又用探照的仪器在宋予乔的小腹上移动了两圈。

医生盯着B超图像看了半天,指了指子宫下面的图片,“好像有点问题,你等到两个星期之后再来做一次检查,到时候抽血化验一次,好像不是双胞胎……”

不是双胞胎?

难道是龙凤胎?

裴斯承对于妇科产检这方面根本就不明白多少,宋予乔还沉浸在医生适才说的双胞胎的震惊消息中没有缓过神来,以至于两个人都没有问医生最后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宋予乔和裴斯承这对准父母,都怀着分外忐忑的心情,走出了医院,等到医院门口,需要下楼梯的时候,裴斯承忽然俯身,单手穿过宋予乔的膝弯,将宋予乔一下子打横抱了起来。

天地一下子在眼前翻了个,宋予乔瞬间觉得头有些晕,急忙抓住了裴斯承胸前的衬衫。

医院门口的人不少,已经有很多人都向这边看了过来。

宋予乔有点不好意思,说:“你放下来我吧,我能自己走。”

裴斯承脚步稳健,低头看了一眼宋予乔已经冒出细汗的鼻尖,说:“我想抱着你。”

宋予乔的视线落在裴斯承俊朗的侧脸轮廓上,忍不住伸手用手指尖摸了摸裴斯承现在上下耸动的喉结,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察觉到这样的心安过。

不过,知道了宋予乔肚子里是双胞胎以后,两个人都开始变的异常小心翼翼了,然后,一紧张,就把之前约好的,当天晚上要去接裴昊昱回来的事情给忘了。

此时此刻,裴昊昱仍然呆在梁易家中,抱着一只一米高的大熊,噘着嘴,看着门口望眼欲穿。

梁易问:“小火,我给你爸爸打电话吧。”

裴昊昱扭过来狠狠地瞪了梁易一眼,“不准打!”

梁小六摸了摸鼻子,果然是一只小老虎。

但是,不过三分钟,裴昊昱就反悔了,他对梁易说:“小六叔叔,你帮我给乔乔打个电话吧,不要说我让你打的,我会感谢你八辈祖宗的。”

梁易:“……”

………………

只不过,梁易打来的第一个电话,宋予乔并没有接到。

宋予乔陪同裴斯承去了一趟影视剧院,然后将次日的剪彩安排流程过了一遍,留下黎北坐镇,便想要带着宋予乔回家。

宋予乔在路边等裴斯承的车过来,却左等右等等不到人,便抬步向停车场那边走,却意料之外看见了堵在裴斯承车门前的张梦琳,身后的经纪人还拉着她。

张梦琳哭的脸上的妆都花了,睫毛上的睫毛膏在眼皮上糊掉一团黑,她拉着车门不肯松手:“姐夫,你不能这样对我啊!说好了明天我生日,你要给我办生日宴会的,现在忽然不办了,那媒体那边怎么说?”

张梦琳等了两个月,因为裴斯承对她禁足,没有接任何通告,就等着这一次十八岁的生日宴能够重新得到名气,但是却没有想到,经纪人这里得到的消息,竟然是裴斯承取消掉了生日宴,改为在私人别墅中举办。

那她的生日还要怎么办?那她以后就彻底成为过气的明星了,再想要重新站起来,就只能是泥潭里打滚的泥鳅了。

经纪人在身后拉着张梦琳,“Celine,你先冷静一下,暂且先听裴总的话。”

张梦琳摇头:“那我呢?我就完了你懂不懂?”

裴斯承从车内下来,走到张梦琳面前,低头看着她,目光冷冽。

张梦琳的哭声渐渐低了,裴斯承此刻身上散发的冰冷气场实在是太过于骇人,她抿了抿唇,只是捂着嘴抽噎着,却不再用放声大哭来吸引周围的注意力了。

就算是这样,张梦琳的新闻还是有一些记者在跟的,现在张梦琳对裴家三公子撒泼的照片和材料,恐怕已经在同一时间发到网上去了。

裴斯承说:“Celine,你现在已经有了能力,我不希望你像是寄生虫一样,还需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你成年了,法定的监护人就不再是我了。”

“明天我才十八岁!你现在还是我的监护人,姐夫!”张梦琳情急之下,一把拉住了裴斯承的胳膊,“姐夫,你不要不管我了!”

她真的是慌了,不管裴斯承以前是纵容她也好,将她暂时雪藏也好,她这么肆无忌惮,总是因为裴斯承的身份,但是,一旦这个庇佑没有了,她在这个娱乐圈子里,该怎么混下去?有多少之前顾忌到裴斯承身份不敢对她指使的人,现在恐怕都要爬到她的头上去了。

裴斯承向来对宋予乔以外的女人都没有耐心,更别提这个张梦琳,他便直接上了车。

张梦琳想要向裴斯承的车上扑过去,在身后经纪人直接拉住张梦琳,不让她继续作死,“现在裴总已经允许你接通告了,现在挽救还来得及,你自己不要把自己给完全作死了,就是一个生日宴会,裴总只是说了她不会出席,但是宴会的场地、礼服都已经帮你订好了,就连蛋糕都已经帮你订好了,你还想要什么?这样一个机会你不懂得抓住,你就真的没救了。”

经纪人直接甩手,到后面去取车了,留下张梦琳站在原地,好像是一个疯婆子似的,自己哭,自己跺脚,将手中价值不菲的女包直接扔在了地上,激荡起一层灰。

张梦琳的目光,落在前面不远处的路边,看见裴斯承的车在路边停下来,而那个穿着淡蓝色半身裙的女人上了车。

她匆忙向前跑了两步,才终于认了出来。

是宋予乔。

裴斯承身边竟然从头至尾都跟着一个宋予乔。

张梦琳抹了一把糊在眼睫毛上的眼泪,手背上染上了一团黑,她已经握紧了拳头,自己是从五年前,因为姐姐的遗嘱,就开始跟着裴斯承的,但是现在五年之后,却被一脚踹开了。

现在她没有能如愿代替姐姐进入裴家,那么宋予乔你也别想如愿!

………………

到了夜晚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宋予乔才再度接到了梁小六打来的电话,裴斯承接通之后将手机递给宋予乔。

梁易说:“三嫂,你快过来把裴昊昱接走吧,我已经快不行了。”

这话不是梁易夸张,而是真的。

裴昊昱从梁易的第一个电话没有打通,到现在打通了第二个电话之间的一个小时内,已经变身为小怪兽了,在床上乱扑腾,哭闹个不停。

梁易变着法去哄这个小魔星,都没有能将他哄好。

梁易都觉得自己提前进入更年期了,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就直接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门口,盘着腿,撑着下巴,尽量将裴昊昱的哭闹当成是一场喜剧来看。

裴昊昱坐在地板上,靠着床,哇哇大哭,双眼红肿,在梁易接近想要将他抱起来,就索性一骨碌躺倒在地上,在光滑的地板砖上转着圈哭,小短腿踢踢踏踏着。

等到宋予乔和裴斯承来到梁易家中的时候,就恰好听见裴昊昱在躺地板上大哭,“都不要我了!都去照顾小弟弟了!呜呜呜……”

宋予乔听了心里一揪,抬步就进了卧室,想要将躺在地上乱扑腾的裴昊昱给拉起来。

“小火,阿姨来接你了,来,起来,跟阿姨回家。”

原本这个时候的裴昊昱已经哭累了,现在一看见宋予乔来了,于是就哭的更带劲儿了,一浪高过一浪,几乎要将他淹没了。

梁易耸了耸肩,现在没有人能治的了这个小魔头了。

裴斯承走进房间内,抱臂,向身后看了一眼,说了一句:“哦,言言来了。”

然后,裴昊昱一下子堵住了嗓子眼里即将脱口而出的呼喊声。

只有不到一秒钟,世界清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