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桃花劫 (钻石22300加更,谢谢大家)/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灯初上。

在宴会现场,张梦琳无疑是这一次的焦点。

虽然说裴斯承不在,但是之前三个月就开始筹备,媒体多加关注,只不过。当张梦琳穿着一袭白色的小礼服高调出场亮相之后,就有不少记者围上来,首先提出的问题就是关于裴三公子。

“听说裴三少从今天开始,就已经不再资助Celine的任何通告电影了,这是真的么?”

“您今天满十八岁,那么以后裴三少也就不再是您的监护人了是吧?”

“之前有过传言,说裴三少其实是接受了你姐姐的遗嘱,能告诉我们那份遗嘱是什么吗?为什么你姐姐才二十几岁就会立下遗嘱,她竟然有这种先见之明吗?”

这些问题,一个比一个让人听了头大,都是一群什么素质的记者,说话哪儿有这么说的。倘若不是身后的经纪人一直拉着,张梦琳肯定是要直接吵回去的,只不过。经纪人还算是一个懂事理的人,他说话比较圆滑,用几句话说了模棱两可的答案,然后就直接让保安将记者们拦在了外面。

其实,在宴会现场还是有其他记者的,要不然的话这么一个场面宏大的生日宴会要靠什么直播出去。

经纪人跟在张梦琳身后进入宴会大厅,反复叮嘱了好几遍:“你一定要注意。在这种场合,一旦让别人抓住什么漏洞,就是覆水难收的,一定要稳妥,别把这一个翻身的机会放过去。”

张梦琳在圈子里也算是个小明星,请来了不少明星前来助阵,在刚开始先是在舞台上的表演,张梦琳选择唱一首歌,在台上特别嗲的笑着:“感谢大家为我赶过来,接下来我就先唱一首歌,就当是为星光璀璨抛砖引玉了……”

宋予乔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跟在身后的华筝轻蔑的看了一眼台子上打扮的好像是一只花蝴蝶似的张梦琳,说:“呵呵。这个比喻还真是恰当,她就是一块茅厕里的垫脚石。”

宋予乔原本觉得张梦琳之所以会给华筝和自己发请帖,可能就是在宴会上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或者说是已经设计好了圈套。

但是,华筝摆了摆手:“我跟张梦琳那个小婊子斗了好几年了,她那一丁点智商我还不知道?以她的智商,给我们下请帖就只可能是炫耀,就跟屎壳郎滚成了粪球去吸引别人的注意力是一样的。”

宋予乔听了华筝的这个比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觉得,华筝这次来是有备而来的,似乎是抓到了张梦琳的什么把柄,便凑过来问了一下:“你是准备怎么整张梦琳?”

华筝笑了一下,“你就准备看好戏吧,顺便让你肚子里的孩子,好好看看我这个干妈的怎么虐婊的,这次肯定让她以后在圈子里都立不了足。”

宋予乔不清楚华筝到底是想了什么办法,但是适才让郑融留在车内看着裴昊昱,不让小家伙跟着进来,也必然是不能让小孩子看见了。

也是名流圈子的大的宴会,里面请来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贵,宋予乔和华筝两位都是单身过来,不过几分钟,就有好几个男士端着酒杯过来搭讪了,宋予乔礼貌回绝,而华筝索性一句话不多说,干脆地指着自己的喉咙咿咿呀呀的装哑巴。

那几个来搭讪的男士也是挺可惜的,长得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竟然是个哑巴。

华筝看着那些人转身离开的背影,冷笑了一声:“其实哑巴对于这种衣冠禽兽来说,就是不能叫床了,所以就是不合格的床伴。”

在张梦琳唱歌的这几分钟内,华筝和宋予乔两人就走到桌边,挑着桌上一些点心吃了,华筝甚至都捂着耳朵:“这种嗓子还敢出来唱歌,真的是要命啊,不知道他们在底下鼓掌的人都安的是什么心。”

因为宋予乔怀有身孕,不能喝含有酒精的饮料,但是桌上的酒类饮品又太过于繁杂,分辨不出,索性就找服务生找到饮水机的位置,去接了两杯温水。

回来以后,却已经不见了华筝的人影。

宋予乔拉住一个端着香槟盘的服务生,问:“刚才在这边,穿着香槟色礼服的女士,你看到去哪里了么?”

服务生回答说:“好像是去后台了。”

宋予乔便靠着自助餐台,拿了一瓣柚子,将现在突然涌起的干呕感压下去。

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宋予乔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裴斯承打来的电话,嘴角已经向上勾起来。

宋予乔接通手机放在耳边,抬步向落地窗边走去,却在隔了三步之外的距离停下了脚步,在没有裴斯承在身边的时候,她还是恐高,超过五米之上的高空就有点腿软。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右手无名指上闪闪发亮的钻石订婚戒指,忽然想起在摩天轮上裴斯承单膝下跪向自己求婚……

裴斯承低沉优雅的声音响在耳畔:“准备睡了?”

“没有,现在跟华筝一起在宴会上,不过没什么意思,已经准备要回去了。”宋予乔一只手中还有半块柚子皮,正在百无聊赖地用指甲掐出月牙的痕迹,“你工作忙完了么?”

“没有。”

“那你还给我打什么电话?”宋予乔说,“快去工作。”

“想你了。”

宋予乔的手指蜷曲了一下,握紧了手机,心脏忽然一下就跳的很快,撞击着胸腔,真正体会到了小鹿乱撞的感觉。

裴斯承也只有在面对宋予乔的时候,才会偶尔露出这种孩子气的一面,想要亲亲她,想要抱抱她。

………………

远在S市,山上,寺庙中。

裴斯承坐在山石的台阶上,前面是一片黑影,树影,光影,以及远方云黛的山影。

“想我了没?”

“没有。”

“嘴硬。”

裴斯承单手握着手机,听见身后有脚步声,敏锐的动了动,向后面扫了一眼,果然看见在寺院前面的灯泡前,照着一个人影。

宋予乔在电话另外一端,又说了很多关于腹中宝宝和裴小火的事,裴斯承耐心听着,最后问了一句:“那我呢?”

宋予乔语塞了一下,再开口已经带了一点撒娇的意味,对着电话听筒,“么”了一声,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裴斯承听着那一声触动心弦的吻,现在是手机听筒内的忙音,笑着摇了摇头,将手机收起来,站起身来,直接转身向寺院后面的厢房内走去。

“施主请留步。”

裴斯承顿了顿脚步,停了下来。

老和尚双手合十,走至裴斯承身侧,说:“施主,我们又见面了。还记得在三个月前,老僧的话么?”

裴斯承当然记得,而且他现在最不愿听到的,就是这个老和尚口中说的让他出家当和尚的这种话,根本就是违背伦理道德的。

“我有老婆孩子。”

“老僧说过,施主只是有佛缘,做俗家弟子便可,”老和尚接着说,“佛法讲求的是三世轮回,施主只因为上一世桃花缘太盛,导致这一世桃花劫很多……”

“……等等,”裴斯承听不下去了,便问,“那你说,我上一世是什么身份?王公贵族?”

老和尚摇头。

裴斯承又问:“江湖术士?”

老和尚依旧摇头。

裴斯承也觉得是不是宋予乔不在身边,导致自己太过于无聊了,竟然跟一个满嘴胡话的老和尚说起了这种话题。

“那你说我上一世是什么?”

老和尚说:“佞臣。”

裴斯承:“……”

他真的是没有话可说了,甩手向前后厢房的阴影深处走去,将手机放进裤袋里,双手抄着裤袋。

身后老和尚还不忘补上一句:“施主,三月之前,老僧就说过,您是贵人,有虎啸龙吟之像,却偏偏出生不尽如人意,才会导致忠臣变佞臣。”

裴斯承没有理会,继续向前走,却还是能听见身后的老和尚依旧在重复三个月前的破解之语——“莫强求,顺天意,切莫劳心费力,否则家宅不宁,施主身上戾气太重,只要遁入空门,一月,方可解……”

头顶上的乌鸦忽然呱呱的叫了两声,然后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其实,在这个时候,真心想要说一句啊:大师,你的出现就是为了搞笑来的吗?

………………

与此同时,宴会大厅内,张梦琳已经唱了一首歌,从台子上下来,便向宋予乔这边走了过来。

宋予乔端起一杯香槟,在唇上湿了一下,佯装正在看落地玻璃窗外不远处的电视塔上的星光。

一般懂一点事理的人都明白,这就是委婉地拒绝了,但是张梦琳明显不是那种懂事理的人。

她走过来,“咦,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了,你男伴呢?”她说着向四周看了几眼,似乎是在找人,“不会也成了下堂妇了吧?”

宋予乔用极其轻蔑的眼神扫了一眼张梦琳,弯了弯唇角,“对不起,没有办法跟你比。”

张梦琳脑子回路多转了两圈,没有听大明白,宋予乔这话是什么意思,等到听明白了,看向宋予乔的眼神立刻就恶毒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我是下堂妇?”木每长扛。

宋予乔耸了耸肩:“抱歉,我没有这样说。”

宋予乔不想与张梦琳多做纠缠,从一开始,因为华筝的缘故,她就不喜欢张梦琳,还有张梦琳的那个姐姐,只存在于宋予乔此时此刻的记忆中的那个女人,张梦雪,她也不喜欢。

张梦琳恰在这个时候上前一步,“予乔姐,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对我有敌意啊,我之前和华筝姐之前或许真的是有误会,但是都已经解决了呀,而且裴斯承是我姐夫,我当然对她喜欢的人也上了心了,你说是不是?”

宋予乔淡淡一笑,刚准备要回绝,就听见了身后按动快门的声音。

她即刻就明白了,转过身来礼貌的颔首,很是大方的面对记者的相机。

既然已经选择了现在裴斯承身边,那就需要做到在公众面前不怯场,这一点,宋予乔一直做的很好。

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小伙子,在脖子上挂着记者证,手里捧着一个黑色的相机,看起来眼睛里都是光彩,好像终于找到了什么重磅新闻一样。

“请问,既然裴三少没有来,那宋小姐您是代表裴三少来替Celine祝贺生日的么?”

这件事情原本与裴斯承并没有关系,但是为了博取眼球,都会东拼西凑地将一些东西凑到一起来。

张梦琳明显也是不高兴,什么叫宋予乔是代替裴斯承来的?她有什么能耐能代替裴斯承?她又算是什么身份?

男记者眼看着又要问出什么问题来,身后忽然有一个人直接揪着他的耳朵向后扯了一下。

“姐,曼姐,姑奶奶,你别……”

辛曼直接从这个男记者小秦手中将相机顺手拿了过来,直接调出来刚刚拍的两张照片给删掉了,“我们是有职业节操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小秦一边揉着刚刚被辛曼揪疼了的耳朵,一边说:“我们难道不就是八卦记者么?”

辛曼挑了挑眉:“哎哟,还会顶嘴了?”

小秦立即抢过相机,“不敢了,曼姐,我去舞台那边找八卦……不,找新闻素材。”

辛曼穿着黑色的连体裤,上面是大红色的一个小坎肩,整个人看起来很是高挑,右耳垂上有一个黑珍珠的耳钉,只不过左边却没有。

张梦琳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辛曼,见她脖子上也挂着记者证,便皱了皱眉,问:“你是哪个报社的,叫什么名字?”

辛曼将散落在胸前的头发向后一扬,“你不用关心我是谁,就像我一样也不关心你是谁一样,说实话,今天主编让过来采新闻,说是一个什么靠脸上位的小明星,我到现在都没有弄懂她叫什么名字,你认识么?”

听见这话,张梦琳的嘴都气歪了。

来参加她的生日宴会,却连她是谁都不知道,这说出去还不是要笑死?

辛曼也没有多理会张梦琳,直接将宋予乔拉到身边来,向花厅那边走,问:“裴三呢?”

宋予乔之前见过辛曼,也算是有过几面之缘,对辛曼印象不错,便笑了笑:“去分公司有点事情,需要两三天回来。”

辛曼作为记者,自然观察力异常敏锐,现在一看宋予乔来参加宴会,却穿着的是平底鞋,便已然猜到,视线在宋予乔的小腹上游走了一圈,“怀上了?”

突然听辛曼这样问,让宋予乔有些愕然了。

为什么都能看得出来?

舞台上的节目已经接近尾声,到了切蛋糕许愿的环节,已经有工作人员推着一个十层的大蛋糕走了过来,就在大厅正中央,还有几十层的香槟塔,香槟从香槟塔的最上方滴滴答答流淌下来,十分漂亮。

宴会的重心已经从舞台上转移到大厅正中央,张梦琳收拾好了脸上的表情,此刻笑的阳光灿烂的,尽量将自己柔美的一面展现出来给大众,作为新复出的第一步。

辛曼拉着宋予乔又向后面退了几步,远离宴会的中心位置,抱臂看着一些人起哄,啧啧唇。

而恰在此时,舞台上的麦克风忽然嘭嘭嘭响了几下,宋予乔随即看过去,就看见了华筝竟然踩着一双大红的高跟鞋,在舞台上鹤立鸡群地站着,手中拿着麦克风,喂喂喂了几声。

宋予乔狐疑,华筝这是要做什么?

华筝的这一举动,明显是已经将在场的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包括有眼尖的人已经注意到,在台上的这个女人,就是以前经常和张梦琳撕逼上头条的华筝,还从家世背景各种方面被扒皮过。

宴会的负责人察觉到这个女人出现的不善,便叫了几个保安过去,想要将华筝悄无声息的从台子上拉下来。

华筝又用手拍了两下麦克风的话筒,说:“大家好,我今天不是来闹事儿的,不用紧张,我就是看刚才很多明星都在给Celine祝贺生日,我今天也表演个节目,唱个歌,助助兴,这算是我在公众场合下头一遭开口唱歌了,大家不要嫌弃我嗓音难听才好。”

宋予乔:“……”

她不相信华筝是真心实意地来唱歌的,上去舞台的目的,恐怕就是将所有人的视线吸引过来。

华筝笑着,向后台的音像师打了个手势,说:“可以放了。”

“这是我自己录制的Celine的粉丝对她表示的祝贺的一个小短片,正好配上一首好听的歌,献给我最亲爱的张梦琳。”

华筝都被自己这一番话说的鸡皮疙瘩直掉了,忍不住在身后掐了自己一下,让自己不要在这种关键时候掉链子,演技一定要高。

在舞台上,小短片伴随着柔缓的音乐,开始播放。

只不过,舒缓的前奏声,很快就被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呻吟声给取代了。

在华筝身后的大屏幕上,先是一片漆黑,然后陡然出现了一个卫生间,镜头在转动,然后到了一个卫生间的隔板间,然后镜头上移,从隔板的上方向下照。

此刻,宴会大厅里鸦雀无声,除了从音响里放出来的呻吟声和娇喘声,所有人都闭紧了嘴巴,看着大屏幕。

张梦琳颤栗的声音:“给我吧……啊啊啊!”

然后就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小骚货,这么饥渴,是不是没男人满足你了。”

“我只有你呀。”

“上一次我还见你跟阿豪在一起接吻了,他妈的你骗我?瞒着我给多少人上过了……”

张梦琳喘气不匀地说:“你别乱说……”

“下面的这张小嘴还是这么紧……”

听着这种淫/靡的话语,在场已经有很多人都皱起了眉头。

在这种宴会大厅里,播放这种视频,说这种话……无疑成为了在场所有记者手中相机闪烁的焦点。

只不过是声音,就算是在高chao之中的声音,也能听声听人,听出来是谁了。

这边已经有好几道视线,射在了张梦琳的身上。

此刻面如死灰的张梦琳脸上。

站在舞台上的华筝似乎也是被这个画面给吓了一跳,直接向旁边退了几步,满眼惊诧地看着大屏幕上的视频小短片,眼睛向台下搜索了一下张梦琳,用特别明显的动作,然后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个声音被麦克风放大,在宴会大厅里回荡着。

紧接着,就在大屏幕上的镜头一转,照向在卫生间隔板的那一刹那,站在香槟塔旁边的张梦琳忽然惊叫了一声,然后抬手拿起桌上的一瓶酒,直接砸向香槟塔。

几十层的香槟塔被打翻,玻璃碎片全都散落在地面上,地面上顿时一片狼藉,距离香槟塔近的几个客人身上的礼服裙都被染湿了,引来一阵尖叫声。

张梦琳制造出来这样的响动吸引了在场的大多数人,但是,屏幕上已经露出了那张现在在高chao之中迷醉的脸。

已经晚了。

………………

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张梦琳的这一场十八岁的生日宴会,都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内容。

不仅仅是因为自从出道以来就一直走清纯玉女路线的张梦琳,在这一天以后忽然就被贴上了“欲女”的标签,靠潜规则上位,不知道睡过多少人的床。

在洗手间的那一次,是张梦琳永生不可忘记的,是她和一个电影的制片人,搂抱在一起的景象,原本是私密的,绝对是秘而不发的,但是现在,却忽然公诸于众,成了在场所有人眼中的焦点,她就意识到,她完了。

她在圈子里的形象,已经完全毁了。

都是因为华筝,都是因为宋予乔!

她看向华筝和宋予乔两人的眼神,就好像是淬了毒的利剑一般,只不过,现在在记者的摄像机镜头下,她还不能有过激的动作。

经纪人已经让音响师将片子暂停了,大屏幕上停顿下来的一帧,就是张梦琳仰着脸,眯着眼睛,口中忍不住说出那种不堪入耳的话的一幕。

张梦琳的手在身体两侧握成了拳头,指甲掐着自己的手掌心。

张梦琳的公关团队在当时接到经纪人的来电,就已经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有关的补救工作,也就无外乎是找在视频录像内出现的男艺人澄清,再者就是说其实视频录像上的人不是张梦琳本人。

只不过,这一点补救,真的是杯水车薪了,在大厅里,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早已无处遁形了。

张梦琳现在就如同是木偶一般,经纪人说什么,她就听什么,不反驳,完全顺从的样子。

宴会结束,华筝要去洗手间,辛曼需要及时回去交稿,宋予乔便与辛曼告别,站在洗手间楼层的楼梯口等华筝。

辛曼向宋予乔眨了眨眼睛,“等裴三回来了,你帮我转告他,让他去裴叔叔家里一趟,解决一下小妹的事情。”

“好。”

等到辛曼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宋予乔才反应过来,辛曼口中的裴叔叔,应该就是裴斯承的大伯,小妹……裴颖和郑融怎么样了?

宋予乔正在低头凝眉思索,手里拿着华筝刚刚新买的铆钉小包,上面的挂饰还真是让人琳琅满目。

张梦琳和经纪人走过来,她看了一眼身后的经纪人,说:“我有话对予乔姐说。”

经纪人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

事已至此,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经纪人,无力回天了。

张梦琳的脸色苍白,勉强用脸上的妆容还遮掩,身上礼服裙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薄大衣。

宋予乔抬眼,看了一眼张梦琳。

张梦琳冷冷笑了一声:“你现在满意了?”

宋予乔看着张梦琳的眉目之间,与张梦雪确实是有三分相似,瞳孔的颜色都不是全黑,而是有一点偏灰色。

“张梦琳,如果你一直脚踏实地地走下去,不要总想着走捷径,总有一天,是能够做出成绩来的。”

“你一个贱人,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这么说?就凭你姿色比我好?就凭你现在攀上了裴斯承?还是就凭你命比我好?”

其实,虽然现在张梦琳在这样说,内心里想着宋予乔是婊子,是贱人,是狐狸精,但是实际上还是嫉妒,还是嫉妒为什么宋予乔就命好,能够搭上一个裴斯承,而且能够半年都不变心。

言而总之,的确是这样,这是女人心中的不平衡,比她们命好的,就是贱人,就是用了一些不入流的手段留得住男人的心。

张梦琳现在对于宋予乔,就嫉妒的发狂,以至于现在口不择言,一丁点的涵养也全都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宋予乔皱着眉。

现在张梦琳已经算是完全毁了,她根本不想与张梦琳在这里多做纠缠,已经看见洗手间的灯亮了一下,看来是华筝从洗手间出来了。

但是,刚刚想要向前走,身边的张梦琳却忽然抬起脚在宋予乔的脚踝处挡了一下,宋予乔因为重心不稳,手中拿着的华筝的铆钉小包忽然猛的扬起,直接砸向了张梦琳的脸,张梦琳觉得脸上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刮了,疼了一下,尖叫了一声,抬起手臂去挡。

华筝刚刚从洗手间内走出来,看见那边张梦琳和宋予乔两人在楼梯口,宋予乔在台阶上站着重心不稳,心里一惊,大叫了一声:“予乔,当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