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此刻,黎北正站在人流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手机钢板被太阳烤的很烫,里面的机器零件都好像是要烧坏了一样,拿着手机的手指都觉的烫手。

紧接着。他就听见手机电话内传来了一声轻笑,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却真的是沁凉无比。

裴斯承冷笑道:“我这里有一份通话记录的录音,一会儿我发给你,是之前徐战和我的通话记录录音。”

黎北立即说:“我明白了。”

………………

当叶泽南看到杂志社的那条声明的时候,刚刚在医院楼下买了盒饭,顺手从报亭买了一份报纸。

他看着这一段话,真的是言辞凿凿,说明是属实报道,绝对没有一丁点的虚假。

民政局开具的那一份证明是真的,叶泽南也确实是曾经和宋予乔结婚三年,对方抓住这一点,根本就无从反驳。原本他还在想,如果他这个前夫不存在,那么是不是就可以扭转了,但是根本就没有用,裴玉玲和裴斯承的关系摆在明面上,就算是现在裴老太太是韩静,与裴玉玲没有关系,也无济于事。

现在,看着白纸黑字上写的“压迫”、“威胁”,叶泽南已经可以想象得到,这件事情已经会炒的多厉害了。

不过,也幸而照片并没有留出去,再加上裴斯承找人一直盯着网络上的情况,就算是被人肉出来的照片,也很快就被删除掉,流通的范围很小。

裴斯承做的工作比叶泽南他自己做的要更多。也确实如此。

叶泽南一手拎着盒饭,另外一只手拿着报纸在看。

忽然,从后面伸过来一只手来托住了他的手腕,将手指上拎着的盒饭的袋子取了下来。

叶泽南回头,看见了站在一边的虞娜。

虞娜低头,看见叶泽南手中报纸上几个醒目的字,漫不经意地说:“杂志社的闲散股份大部分已经收购过来了,裴氏那边也收购了一部分,杂志社现在就是一个空壳子了,掀不起大浪了。”

“嗯。”

叶泽南将报纸折叠起来,跟在虞娜身后。在经过医院门口,向住院部走去的时候,就听见后面有人在谈论这件在C市已经持续热了很多天的这件事情,说的话粗鄙不已,口齿中乱七八糟的用词,叶泽南原本也是心里烦躁,听见这些骂人的话,忍不住。直接转过去将报纸摔在那人脸上就想要动手,“你他妈说什么?”

那人微微一愣,听见骂人也怒了,直接一脚就踩上了地面上的报纸,“怎么,我说什么话跟你有关系?!不是我嘴里说的这个女的是你姘头吧?那还真的是稀罕了,勾搭了两个不行还又多了一个……”

叶泽南两只手已经握成了拳头,只不过。现在一旦他动手,指不定在旁边就有一些记者跟着,报道出来又是损失,虞娜片刻之后已经将所有的事情想清楚,便双手拎着东西,便直接用肩膀挡住了叶泽南,“消消火气,大哥,天挺热的,着急上火多不好,说的话不免的就难听了,不过我们都都心知肚明,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来,给你一瓶矿泉水,来漱漱口。”

虞娜这一句“用水漱漱口”,其实话外音就是“你嘴巴真不干净,漱漱口”,不过,这句话说的分外圆滑婉转,倒是让那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再加上对方是一个女人,也便没有多说什么了,硬是让虞娜将矿泉水给塞到了手中。

这边叶泽南也完全冷静下来了,任凭这男人再说什么话,已经不再接嘴,按压着想要揍人的冲动。

转过身来继续向前走,虞娜走在前,叶泽南跟在后面,不免的解释了两句:“流言刺耳,这种事情真的原本只算是一小部分人知道,但是现在却成了一大部分人知道,并且成了他们口口相传甚至于自己去议论的事情,就让人真的是很气愤。”

虞娜脚步顿了顿,因为一共有两个袋子的盒饭,走到电梯前,她腾不出手来按电梯,刚刚想要将左手的袋子移到右手,后面的叶泽南已经顺手按下了电梯按键,顺手将虞娜手中的矿泉水瓶的袋子给接了过来。

电梯门打开,里面走出来几个人,虞娜和叶泽南上去。

电梯逐渐上升,电梯按键上的数字,从“1”跳到“12”,虞娜忽然开口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流言,就跟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是一样的,没必要每一句流言都去听信,清者自清,嘴是长在他们自己脸上的,你一个一个也都管不过来。”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虞娜拎着盒饭先走出去。

叶泽南说:“只不是是怕宋予乔知道了这种事情受不了。”

“相信我,宋予乔根本就不是那种病怏怏的人,她有她自己的主心骨,如果就这么丁点流言蜚语就让她吓怕了,那也就不会在之前忍你三年早就割腕自杀了。”

虞娜这话说出口,才发觉不妥,倒是将叶泽南给一句话绕了进来,脸庞有些红,便直接道歉:“对不起,我不是……”

叶泽南摆手:“没关系,我没往心里去,都是我过去自己做的一些龌龊事,不是人的事儿,也怨不得别人说。”

虞娜抬步向病房门口走去,说:“叶总,我妈这边,等到明后天就办出院手续,你也不用常来了,还是公司的事儿重要。”

叶泽南忽的一笑:“你这是赶我咯?第一次听说还有这种上司来探病,而地下的员工赶人的。”

虞娜这边一句话还没有想到该如何反驳,病房门已经到了,在白天里,病房门一般情况下不会锁,只是虚掩着,叶泽南已经轻巧地踢了一下门板,病房门就打开了。

虞娜的父亲在床边,见叶泽南进来,便招呼了一句“小叶。”

因为虞娜的父母知道虞娜是在裴氏工作,顶头上司是裴斯承,虞娜也并没有向父母提过调到叶氏上班,所以,第一次来的时候,叶泽南便主动解释了自己的身份:“娜娜的同事,叶泽南,叔叔阿姨叫我小叶就行。”

这也算是自降身份了。

不过,不管是隔壁病床上的,还是医生护士,就在虞娜父亲并没有及时的从乡下赶回来之前,叶泽南都是日夜守在这里,都已经一致认为是男朋友了,就连虞娜的父亲也私下里拉着虞娜问过,“是不是男朋友?”

虞娜摇头:“不是,就是普通同事。”

“普通同事能整天帮着你在医院里忙前忙后的啊?别以为你爸老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小叶这人看起来不错,如果真还可以的话,就相处看看。”

“那是他欠我的,现在当然要鞍前马后的给我还回来了。”

这倒真的是虞娜心里想的,只不过,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直视父亲的双眼,低下头来收拾其他东西。

只不过,虞娜的父亲也就只当做是女儿害羞,私心里已经将叶泽南内定成女婿了。

虞娜的父母也就是在第一眼将叶泽南定义成普通人家的孩子了,如果真的知道了这个叶泽南是叶氏的总裁,是豪门大家的继承人,那么就真的需要想一想了,就是这样,老一辈的思想中都有门当户对,高攀了,真的让女儿嫁去那种豪门之中明争暗斗的环境,他们做父母的还是需要为女儿思考,这也是虞娜没有告诉父母叶泽南真实身份的原因。

恐怕一旦告诉父母叶泽南的真实身份,父母就不是要劝和而是劝虞娜三思了。

叶泽南今天是直接从一个会议上下来就过来了,身上穿着衬衫西裤,倒是显得清贵俊朗,让一边来给虞娜的母亲看手术伤口的新来的小护士都禁不住眼光一直向他身上瞄。

叶泽南倒是笑的坦荡,虞娜用不上力气,便过来帮虞娜的母亲在床上翻身。

在别人看来,真的是难能可贵了,普通家庭,如果男方或者女方,有一个中风瘫痪的父亲或者母亲,另外一方肯定是会顾及良多,要不然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现实终会败给钱钱钱。

只不过,叶泽南倒真的把虞娜的二十四孝男友诠释的淋漓尽致,绝对没有一点怨言。

别人是这样想的,但是虞娜和叶泽南两人自己心里心知肚明。

病房里的空间终究是有限,叶泽南便端着盒饭出去到外面的公共座椅上去吃,虞娜随后也跟了出来,拿了一瓶水递给他。

叶泽南眼光想座椅旁边扫了一下,“搁这儿。”

虞娜将矿泉水瓶放下,自己就靠在座椅的扶手上,“你不用在这儿留着,找个两筐的高档餐厅去吃饭多好,现在坐在这种地儿吃饭。”

叶泽南拧开矿泉水瓶的盖子,一笑:“虞娜,你不用激我,也不是没有在路边蹲着吃过盒饭,再说了,我晚上都睡过了这种硬邦邦的椅子,不过好歹醒来之后身上有一条毯子,这就够了。”

叶泽南口中说的睡过硬邦邦的椅子和醒来的毯子,虞娜清楚的很,只不过现在找不出合适的话来说,便索性抱臂,抿了抿唇角,抬步又进了病房,一分钟后,也端着盒饭从病房里出来了,一屁股坐到叶泽南的身边。

叶泽南倒是愣了,转过头来看着虞娜。

虞娜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吃饭。”

等到下午上班时间,虞娜的父亲催促让虞娜和叶泽南去上班,不要耽误了工作。

叶泽南说:“没关系的叔叔,我多陪你们一会儿,等到三点阿姨做过检查之后。”

虞娜的父亲摆了摆手:“不用的。”

“我下午也没有……”

“别啰嗦了,下午不是还有一个外国考察团的投资项目么?”虞娜已经站起身来,一手拿包,一手直接拉过叶泽南的手臂来将他向外推,回过头来说:“爸,我晚上下班了再过来看你。”

等到从病房内走出来,一直到电梯门口,虞娜才恍然间发现自己还拉着叶泽南的胳膊,手掌的皮肤贴着他的小臂,顿时手一僵,松了手。

这个时间点,罕见的电梯内只有他们两个人,虞娜看着光滑的电梯镜面,抿了抿唇,抓紧了手中的包,随口就说起了下午的观光考察团的问题。

“这个考察团还是比较重要的,他们的意见对于他们公司老板是否对叶氏投资是很重要的……”

“虞娜……”

叶泽南刚刚叫了虞娜的名字,这边他的手机铃声就很是时候的响了起来,打断了叶泽南的话。

他拿起手机来,看了一眼亮闪闪的屏幕,皱了一下眉。

虞娜从镜面中注意到叶泽南的表情,已经猜到了,呵呵一笑:“又是你妈,接吧。”

叶泽南侧首看了一眼虞娜脸上的笑,说:“幸灾乐祸么?”

“那是你妈,生你养你的你妈,又不是我妈,我用不着幸灾乐祸。”电梯门打开,虞娜便率先走了出去,“我先去开车,在医院外等你。”

叶泽南接通了电话,在对面,裴玉玲说:“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

“嗯,刚刚在外面没有听到手机铃声。”

………………

裴玉玲之所以给叶泽南打这个电话,就是因为刚刚才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相,现在急于告诉儿子——

“之前宋予乔的事情……是当妈的错怪了,我已经去医院调过监控了,是宋予乔的那个姑姑和徐婉莉搞的鬼,最后宋予乔不孕的检验报告是假的,她能怀孕,裴昊昱是她的亲生儿子,她现在还又怀孕了,都是裴斯承的孩子……”

裴玉玲将有关于宋予乔的事情详细地说出来,是有私心的,她想要让儿子将宋予乔在心里完全放下,不要再去管那些报社的事情了,专心将叶氏的业绩搞上去。

叶泽南懂母亲的意思,他知道宋予乔和她姑姑宋洁柔的关系不好,却没有能想到,竟然会对自己的亲侄女用这样的招。

“妈,我已经对宋予乔彻底放下来了,我做事有分寸,当时的事情,徐婉莉私底下搞的那些小动作也只是一个外界的助推力,真正根源还是在我自己,我和宋予乔走到如今,我谁都没有怨过,”叶泽南说,“妈,就这样,我有电话进来了,先挂断电话了。”

“诶,泽南……”

裴玉玲一句话都还没有说完,耳边已经只剩下了滴滴滴的忙音。

对于叶泽南总是主动挂她的电话,裴玉玲已经是习惯了,但是,这个徐婉莉和宋洁柔……

裴玉玲真的咽不下这口气。

不是为了宋予乔咽不下这口气,而是为自己咽不下这口气,当时好像是傻子一样让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本来这种小伎俩,以裴玉玲在豪门中沉浮的这些年,怎么也是一眼就可以认得出来的。

想到这儿,她就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裴玉玲之前是记过徐婉莉的手机号的,虽然已经不联系了,但是存在手机里一直就没有动过。

这一次,她终于再度拨通了徐婉莉的手机。

裴玉玲忍着,用平常的口气说:“徐婉莉么?我是你叶阿姨。”

………………

徐婉莉接通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剧烈的抖,是高兴的了,“阿姨!你还记得我啊?”

“当然记得了,很长时间都不联系了,出来吃个饭吧,叫上你姑姑。”

其实,裴玉玲和宋洁柔算是有过一面之缘,还是在警局的那一次,徐婉莉故意开车肇事,想要撞死宋予乔。

徐婉莉将裴玉玲的电话挂断,整个人都要跳起来,大声叫着:“姑姑!姑姑,叶泽南的妈妈叫我出去吃饭啦!她看见我一定会很惊喜的!”

宋洁柔现在对徐婉莉,真的是恨不得贴身跟在身边陪着,听见裴玉玲又给自己的女儿打电话,心里已经不免有些忐忑,皱着眉,真是找事儿,这种时候,她绝对不信是裴玉玲想要认下莉莉当她的儿媳妇,不过,看着徐婉莉好不容易脸上浮现的笑容,她还是忍了下来,说:“姑姑陪着你一起去。”

“好啊好啊,正好叶泽南的妈妈说叫上你一起去呢。”木欢页亡。

宋洁柔皱了皱眉,叫上我一起去,这是为什么?

她总觉得,叶泽南的母亲已经有些日子都没有理会自己和女儿了,现在却忽然说出来要见面,肯定不会是叶泽南回心转意,这一点她这个当妈的比自己的女儿徐婉莉看的更加清楚。

徐婉莉正在试衣服,她的脑海里现在仍然记着宋予乔曾经喜欢穿的衣服,就是连衣裙,便照着那种样式的裙子,买了十几条,现在从衣柜里将所有的衣服都拿出来,一件一件在身上比划,问宋洁柔:“姑姑,你看好看么?”

宋洁柔随便给徐婉莉指了一条裙子,现在心里已经是很乱了,但是还是要耐下性子来哄着徐婉莉,毕竟徐婉莉的精神并不是太好,难得今天有所恢复,就顺着他的性子来,“莉莉穿什么都好看。”

宋洁柔开着车,带着徐婉莉一起去约定好的餐厅内。

她特意在路上多耽误了一些时间,绕了个圈,等到到达餐厅的时候,看见裴玉玲已经在等候了,特别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好像确实是她一个人来的,并不需要多注意什么。

只不过,在宋洁柔拉着徐婉莉走近,走到桌边的时候,徐婉莉特别腼腆地叫了一声:“叶阿姨。”

面前的裴玉玲却忽然瞪大了眼睛,“你,你,你的脸……”

徐婉莉现在通过一些时间的改变,脸上通过整容留下的痕迹红肿已经完全消退了,现在一张脸与宋予乔已经是基本上完全相似了,只不过声音还是不一样的。

裴玉玲觉得自己已经坐在椅子上动不了了,整个背都是僵的,“你整容了?”

因为几个人是在大厅内靠窗的位置,并不是包厢内,裴玉玲又确实是吓到了,没有顾及到放低自己的声音,现在一出口,隔壁几桌的人都纷纷向这边看过来。

徐婉莉也没有瞒着,毕竟脸上动了刀子与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便索性承认,笑着问:“叶阿姨,你说,我现在这种样子,泽南会不会喜欢上我?”

“你别想了!”裴玉玲看向宋洁柔,“你就是这样纵容她去整容整成宋予乔的样子,她疯了,我看你这个当姑姑的,也好不到哪儿去。”

宋洁柔虽然心里对于自己的女儿的这种行为也并不看好,徐婉莉是瞒着她自己去整容的,等到她发现的时候已经动了刀子了,但是,她对自己的女儿是一方面的认识,别人说,就不行!

“莉莉这样做,还不都是为了叶泽南,为了你儿子吗?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裴玉玲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徐婉莉那种脸,就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向外冒,一分钟,一秒钟都不想要多呆,便将包中已经刻录过的录像带掏出来,给宋洁柔放在面前:“这一次叫你们过来,我就是想要告诉你们,之前你们中间使诈,给宋予乔做了假的检查报告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宋洁柔脸上的表情一颤,不过旋即就恢复了正常,说:“知道了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裴玉玲已经站了起来,“反正受害人也不是我,只不过这种手段还真的是上不了台面,以后,这种阴毒的心思还是自己留着吧。”

说完,裴玉玲就已经拎着自己的包向餐厅门口走去。

徐婉莉反应迟钝,等到裴玉玲已经走出好远了,才反应过来,立即就起身叫道:“等等!叶阿姨!不是……”

宋洁柔直接拉住女儿的手将她硬拉着坐下,“莉莉!还觉得不够丢人么?你给我好好坐着!”

徐婉莉急的直跳脚,“姑姑,你干嘛那么跟叶阿姨说话啊,本来她可能是为了叶泽南过来找我的!”

宋洁柔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确实是因为叶泽南来找她的,只不过这算是秋后算账。

“你坐着,我去前面点餐,吃了饭咱们再回去。”宋洁柔说完,便直接起身向前面的自助餐台走去。

她悉心挑选了不少徐婉莉喜欢吃的东西,但是等到回过头来的时候,却已经不见了徐婉莉。

宋洁柔一下子慌了,手中的盘子直接就掉在了地上,里面各种食物都散了一地。

“莉莉!莉莉……”

宋洁柔急急忙忙在餐桌边找了一圈,旁边一桌人说:“你刚才去前面拿东西,她就已经离开了,出了门。”

宋洁柔听了,急急忙忙就拿了包出门,却发现包里自己的钱包已经不见了。

就在五分钟前,徐婉莉拿了姑姑宋洁柔的钱包,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报上了叶氏总公司的地址。

她要去找叶泽南。

………………

叶氏。

叶泽南有一个新来的助理陪同,虞娜便在叶泽南的办公室内,帮他整理一些最近会议需要用的资料。

办公室的电话响起,虞娜按下内线,说:“叶总现在在开会,有什么事?”

楼下前台小姐说:“有一个自称叫宋予乔的女人说要找叶总,但是我并没有找到她的预约。”

虞娜一听就皱了眉。

宋予乔现在还是叶氏的股东,她上来找叶泽南一向是不用楼下前台通报,直接坐电梯上来就可以。

况且,宋予乔除了例行的股东大会要参加之外,其他时候,这边不打电话通知她,她是绝对不会主动过来的,宋予乔现在怀了孕,就算是她想要过来,老板绝对是捆在身边片刻不离的。

虞娜沉吟片刻,依旧说:“……叫她上来。”

她还在想,这个假冒宋予乔的人是谁,办公室的门就敲了几下,打开。

虞娜还不及开口,就听见站在门口的一个声音叫了一声:“怎么是你?!”

徐婉莉见过虞娜,不止一次,有些时候是在电视上看见过,而第一次见,就是在叶泽南的那一幢郊外别墅内,她站在外面,而这个看起来搔首弄姿的女人,站在里面,就是不给她开门。

虞娜第一眼看见此时此刻的徐婉莉,真的是吃惊了一下。

乍一看,真的像宋予乔,但是声音不像,身上那种气质也不一样。

宋予乔穿着裙子站在面前的时候,浑身都带着一种安静淡然的气质,像是一束在秋日里安静绽放的雏菊,而面前的这个女人,虽然容貌和宋予乔相差不二,可是,就好像是一朵劣质的塑料花。

虞娜作为裴斯承的助手五年,自然也就练就了一双基本上过目不忘的眼睛,面对此时此刻的徐婉莉,听她的声音,再联想到曾经来黏着叶泽南的那些女人,立即就想到了那朵烂桃花。

徐婉莉。

算是宋予乔的表妹。

只不过,虞娜现在并没有拆穿,而是站起身来,解释道:“叶总在开会,我在帮叶总整理资料,宋小姐,要么您先请坐?”

徐婉莉心里窃喜,果然是没有人看穿她,看来她这一次整容十分成功了!

虞娜将徐婉莉请到一边的会客室内,然后让人给她倒了一杯茶过来,坐下来,问:“宋小姐,不知道最近您和老板相处的怎么样?”

徐婉莉一时没有听明白虞娜的话,脱口就问:“什么老板?”

虞娜挑了挑眉:“你这是失忆了么?不记得原先你和裴总裁有过一段情么?现在许久都没有见过了,才问一问。”

徐婉莉顿时点了点头,已经做出一副娇羞的样子:“噢,记得记得,是的,是,现在早分了啊,我的心一直都在泽南身上。”

虞娜在心中冷笑,忽然凑过去,“诶?我记得你左脸上是在上个月被划了一道,现在已经完全看不见了,用了什么祛疤的药,这么灵?”

徐婉莉也真的是傻了,当时就忽然想起来自己因为在几个月前剖腹,在小腹上留下的疤痕,就是用了祛疤灵药,是乔沫给的。

她眼睛一亮:“是啊,特别灵呢,乔沫给的。”

“乔沫?”虞娜皱眉,心里已经不免的想到,乔沫的手竟然在当时伸的那么长了。

徐媛怡心里已经是一凛,她倒是都忘了,这些人应该是宋予乔没有见过的,差点就说漏了嘴,“我一个朋友啦,你不认识。”

“也是,不过据我所知,宋予乔的划伤是在右脸,现在你却说是在左边,”虞娜抱臂,直接将面前的一杯茶水泼了她满脸,“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猝不及防,徐婉莉被泼了满脸的水,一片茶叶梗还被含在了口中。

虞娜已经站起身来,讥笑着看向徐婉莉:“徐婉莉,你真的是不知道什么叫羞耻啊,你以为整成别人的样子,别人就会喜欢上你了么?”

这边叶泽南也已经开会出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内,并没有看到虞娜,听闻助理说是来了客人,虞娜是在会客室里,便转而去了会客室。

在看到在沙发上坐着的徐婉莉的时候,他当真愣怔了一下,恍惚间真的觉得坐在那里的人是宋予乔,但是,听声看气质,就知道这人并不是宋予乔,而是徐婉莉。

徐婉莉竟然整成了宋予乔的样子,这个人还真的是不恶心人到家不罢休了。

徐婉莉已经看见了叶泽南,便直接向叶泽南这边扑过来,却被叶泽南直接甩手避开,眼神中的嫌恶已经流露了出来。

徐婉莉说:“泽南,叶泽南,你不是喜欢宋予乔么?那现在你看看我,我就是宋予乔的样子啊,你看看,你为什么要避开我?”

叶泽南冷笑了一声:“我怎么知道我喜欢宋予乔?”

徐婉莉听了这句话猛的一怔。

叶泽南说:“如果我喜欢谁,你就整成谁的样子,那完了,现在我已经不喜欢宋予乔了,那你说怎么办?”

徐婉莉眼睛有些红:“那你喜欢谁了?”

叶泽南的话在徐婉莉听来,在以前就听到过宋予乔说,当时宋予乔就已经否定了叶泽南喜欢她,用的就是和现在叶泽南如出一辙的语气。

“那你现在喜欢谁?!”徐婉莉再开口,已经加了一份咬牙切齿的味道。

“我喜欢谁你就要整成谁的样子么?”叶泽南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徐婉莉,好像是一个疯子似的徐婉莉,一把拉过身边的虞娜,说,“我现在喜欢虞娜,你也要去整容整成虞娜的样子么?徐婉莉,我告诉你,喜欢不是相貌,固然相貌是第一点,但是真正的还是内心!”

此时此刻,在场的三个人,有两个人都已经后背僵了一下。

一个是叶泽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将虞娜搂过来在身边,而另外一个人是虞娜,她的脑海里不断地回荡着那一句——“我现在喜欢虞娜……”

至于徐婉莉,她原本就只是一个影子,她哭着捂着嘴转身就跑,一直冲下电梯,冲出了叶氏总公司。

她冲向马路中央,却被一声鸣笛声吓得直接滚在马路中间,随即一声急刹车声,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声响。

“啊!”

………………

在余风杂志社的社长徐战发出那一份声明之后,在网上需要裴斯承出面正面解释面对借记者提问的呼声也就越来越高,黎北已经按照裴斯承的吩咐,将那一份通话录音记录剪辑了之后,放在了网上。

于是,舆论在瞬间就已经倾倒了一部分,开始转向余风杂志社的社长徐战满口喷粪,欺瞒大众。

只不过,这也仅仅是一小部分。

紧接着,余风杂志社的社长和主编就被公安机关带走,涉嫌偷税漏税嫌疑人,金额重大,被带走查办。

这种专抓贪污腐败的紧要关头上,竟然顶风偷税漏税,当然是要抓典型了。

瞬间,城市内各大报纸和网站都纷纷报道了这件事,很多原先支持余风杂志社真实报道的人,就在这种事情下,都被打了脸。

徐媛怡在报纸上看到了这件事情的报道,当时就慌了,急忙打大哥徐战的电话,却已经是打不通了。

她现在绝不能放掉徐家,不管是她大哥还是二哥,那才是她身后有力的依靠,如果是娘家人都没有了,那她一个人要怎么办?

她急忙就去找宋翊说明这件事情,宋翊显得不冷不热,说:“之前我就已经说过了,这件事情徐战少插手,你觉得到现在了,裴斯承会轻易放过他么?”

裴斯承手腕很硬,虽然生意人一般都是与人为善,但是这个与人为善的人,背地里做的事情,绝对不会少了。

徐媛怡拉着宋翊的衣袖,说:“他可是我大哥啊!从小我妈都没有管我,是我大哥将我带大的啊!你帮我打点一下,用之前的一些关系……”

宋翊皱着眉:“我已经不再从政了,政治方面的东西一律不沾,我也是有心无力。”

“不会的,你之前是省长,怎么都会有人脉,”徐媛怡说,“宋翊!我大哥你从来都没有当成是你大哥是不是?”

确实,宋翊对于徐媛怡的徐家,从来都没有看好过,特别是去年,徐媛怡的二哥因为在外面包二奶,被揭发出来,直接就是来找他。

徐家的那些破烂事儿,好事儿都没有沾到过边,倒是坏事儿,总是能找你来帮忙,从来都是来锦上添花的。

“这件事风头正紧,等到过了这段时间,我在找人,现在先从你们徐家那边想办法上下打点一下……”

徐媛怡看着宋翊不耐烦的模样,心里一狠,站起身来,转过身就打开了衣柜。

宋翊问:“你这又是干什么?!”

徐媛怡将里面的衣服连重新叠都没有叠,直接一股脑全都拿出来往行李箱内一放,就转而去儿童房内去抱宋琦涵。

“我带着儿子回娘家,等着你的离婚协议书。”

宋琦涵睁着一双眼睛,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妈妈,原本并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忽然抱着他的妈妈掐了一下他的胳膊,他疼了一下,立即哭了起来。

“你这又是要闹什么?”宋翊原本在公司内的事情已经够头疼了,现在回到家里也并不能得到一丝安宁,他甚至在此时此刻,真的就冒出来一个念头,离婚,立即离婚。

但是,宋琦涵是他的儿子,唯独就是舍不下孩子。

徐媛怡惊抱着宋琦涵,一手拉着行李箱,就向外走,“涵涵,爸爸不要咱们了,以后你就跟妈妈过,咱们回去,找舅舅住!以后你就没有爸爸了,只有妈妈。”

“站住!”

徐媛怡脚步顿了一下。

宋翊已经走过来,“我来想办法,你先把孩子放下。”

徐媛怡没有回身,却任由宋翊将宋琦涵从她怀里抱回去,看着外面大地上一片阳光灿烂,忽然扯了扯嘴角,不为人知的笑了笑。

孩子就是她最大的依靠,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只要抓住宋翊的这一点心理,就可以了。

………………

而实际上,在宋家,好像是家庭闹剧一样的这个场景,早已经被远在C市的一个房间内听到了。

其实,裴斯承上一次去S市的宋家,除了将宋老太太安排出来之外,还做了另外一件事,就是在宋家的主楼,也就是宋翊和徐媛怡住的楼房内,安装了窃听器。

本来顾青城提供的是监视器的针孔摄像头,但是裴斯承拒绝了,只要了窃听器,就足够了,那些看起来就让人作呕的面容,还是不要看比较好。

顾青城啧啧唇:“这个孩子是你岳父大人的软肋啊,我告诉你,女人就会这么一招,一哭二闹三上吊,你就没了办法。”

裴斯承斜挑了眼角,向沙发靠背上靠过去,眼睛盯着头顶的天花板,漫不经心说:“那辛曼呢?还是没有进展么?”

顾青城手指一顿:“老子没兴趣了,松手了。”

“是么,”裴斯承翘起修长双腿,在沙发扶手,这边已经躺在了长沙发上,一副慵懒闲适的样子,“其实之前你问过我有关辛曼的事情,我也不了解,只知道她是我大伯母带过去的拖油瓶,不过倒是挺和善的。”

“哦?那你看我和善不和善?”顾青城眼睛亮了亮。

“你是狼,别忘了。”

顾青城轻笑了一声,将桌下的一支很老的转轮手枪拿出来在手指尖摩挲,咔啪一声卸掉了弹夹,数了数里面的子弹数,五个弹夹四颗子弹。

又重新按上,齿轮转了三转,直接对着屋子尽头的一个靶就扣动了扳机。

因为枪支安了消音器,并没有声音,只不过,这一枪是空弹。

裴斯承看了顾青城一眼,闭上了眼睛。

他现在对于顾青城的事情,并不打算多关心,他了解顾青城的脾性,至于辛曼,就算都是裴家一家人,也绝对不用担心会被顾青城坑,两个人随便搭手打太极。

现在,主要是宋予乔。

董哲和另外两个人在一边站着,看着这沙发上一坐一躺两个人,都不吭声,面面相觑,也没有吭声。

裴斯承忽然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单手拿起桌面上的Zippo的火机,手中咔啪咔啪一声一声,点燃再灭掉,再点燃再灭掉。

“顾青城,帮我个忙。”

“说。”顾青城回神。

裴斯承从包里拿出来一个纸包来,里面有两根头发,“帮我做一份亲子鉴定。”

“这是谁的头发?”

裴斯承说:“徐媛怡的那个儿子和狗的。”

顾青城:“……”

“不过你亲子鉴定上写成宋琦涵和宋翊的。”

“那个宋什么的,不是宋翊的老来得子?”顾青城将纸包交给身后站着的董哲,吩咐董哲送去医院,找人伪造。

“管他是不是,只要是白纸黑字写着不是,就可以了,”裴斯承嘴角向上勾了勾,“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而且,这还只是第一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