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陪我一起去机场接个人/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翊要帮助徐媛怡的大哥宋翊,那就必然是要从S市回到C市来疏通打点关系,他便花了半天的时间将公司内的事情全都布置好,让秘书定下了接近傍晚的航班,正好航班降落时值夜晚。直接入住酒店。

恰巧,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席美郁和郑融也是在这一趟航班上。

郑融原本是想要订火车票的,但是席美郁坚持要帮他买机票回去,“就当是陪陪阿姨了,阿姨一个人路上闷,没人说话。”

郑融也想要询问席美郁有关于研究所的事情,便不再推辞了。

说真的,席美郁说的有关于去温哥华的研究所的事情,他真的是动心了,如果在爱情和事业上不能兼顾的话,那么他还是想要选择先充实自己,反正现在还年轻。趁着年轻就应该多打拼。

在席美郁低着头翻开最新的杂志的时候,郑融刚好招手叫空姐端一杯水过来,就看见了听见声音转过来的宋翊,等到空姐离开,郑融叫了一声:“宋叔叔。”

宋翊只是微微扯了一下嘴角,便又重新转过身去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会担心和席美郁正眼对视。

不过,他的担心明显是多余的。

席美郁听言,只是掀了掀眼皮,连抬头都没有抬。

她倒是跟没事儿人一样的,可是宋翊就不一样了,整整坐卧不安了一路,直到快下飞机的时候,他才忽然站起身来,走到郑融身边。

郑融抬起头来。起身,“宋叔叔。”

宋翊点了点头:“嗯。”

“您有事?”郑融看得出,既然宋翊现在走过来,必定是有事,而且还是和坐在他身边的席美郁有关。

果然。

宋翊清了清嗓子,“你先去前面我那里坐。”

郑融这么一听就明白了,直到这时宋翊和席美郁之间这对前夫妻之间的事情,便索性不再多说什么,直接拿了自己的手机向前面的座位走过去。

直到宋翊坐下来,席美郁都是一动不动的,手中杂志翻动的时候隐隐有声音。

宋翊清了清嗓子。说:“我听门卫说,你前两天在宋家找过我?”

席美郁没有抬头,说:“是。”

宋翊问:“找我是有什么事情?”

席美郁这才将杂志放下,看向宋翊的目光倒是坦荡荡,说:“当时是有事,现在没有事了。”

宋翊被噎了一下,就知道自己是多此一举的来问。

正准备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席美郁又说了一句:“我只是想去看看宋老太太。谁知道宋老太太竟然慢性砷中毒了,然后上山去休养了,你这个儿子还真是当的称职。”

宋翊当时也查过这件事情,只不过宋老太太是刚刚从乡下回来,未免就接触到农药,这也是宋老太太当时给出的答复。

他也不甘心受到这种话语的污蔑,好像是宋老太太不是他的亲妈,他不孝顺似的。但是在S市,谁不知道宋翊对于亲妈是绝对的孝顺。

席美郁冷笑了一声:“是么?那你有没有仔细地去问过一声,一般接触农药,会有那种严重反应吗?你根本就是没有用心。”

宋翊被说的哑口无言,当时发生了这件事情,就立即将宋老太太送去医院检查,还专门让家里的私人医生跟随,随后宋翊也只是去问过母亲一次,之后就都是徐媛怡去照顾的,他在公司的事情比较多,便也就没有多费心,但是,照常是让助理每个星期去买东西,这边徐媛怡也会经常过去照看。

现在听席美郁这样说,心里顿时有些愧疚,只不过愧疚很快就消散了,他皱着眉,问:“这是你来质问我的么?”

“当然不是,”席美郁索性闭上了眼睛闭目养神,说,“我只是给你提个醒,谁都没有资格质问你,只能你自己扪心自问。”

宋翊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这也就是宋翊觉得驾驭不了席美郁的原因,因为但凡是两个人之间有点事情的时候,席美郁说话总是会丝毫面子都不讲,直接说出来实情,让他觉得下不来台,面子上过不去。

宋翊直接甩手站了起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把郑融重新又换了过来。

但是,他其实对于席美郁的话已经多了一点心思,在下飞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家里的私人医生打了电话,只可惜,家里的这个私人医生是被徐媛怡买通了的,说的话和徐媛怡告知的并没有很多大的出入。

宋翊又给山上的母亲去了一个电话,但是山上的信号并不好,打了一个电话之后没有人接通,宋翊便带着秘书先去了酒店入住。

他已经在事先就料到会有人来接席美郁,可能就是在C市的那两个女儿,宋疏影和宋予乔。

不出所料,在机场外,宋翊不出所料的看见了宋予乔和裴斯承。

而实际上,亲妈要从S市回来的这件事情,就连宋予乔都不知道,从某一个角度上来看,裴斯承在这件事情上,真的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准女婿了。

………………

时间倒回到两个小时之前。

临近傍晚的时候,宋予乔吃过晚饭,就想要在窝在床上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问题,她最近总是觉得嗜睡,一天睡足十三四个小时还觉得困,基本上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养膘的。

但是,这一次一转身,裴斯承便将宋予乔的手腕给握住了。

“出去散散步。”

宋予乔问:“你不是要去佳茵那里接裴昊昱么?”

因为之前杜佳茵和陆景重去探监,在宋予乔这里将两个孩子留宿了一个晚上,当天就提出去游乐场玩儿,孩子多了好玩儿有个伴儿,裴昊昱原本在家里一直陪着宋予乔,守株待兔一样就是等在宋予乔的三个宝宝出生,哪儿都不想去,但是一听说是去见言言,腾地就跳了起来,一蹦三尺高,“我去!我去!”

裴斯承抱臂说风凉话:“是谁要等着妹妹出来呢?”

裴昊昱嘿嘿一笑:“反正妹妹一时半会儿也出不来,我先去找言言玩儿啦。”

所以,裴斯承真的感谢陆小五,将裴昊昱给带走了,然后给他留下了难得的两人世界。

就别说现在得到两人世界真难,如果是等到宋予乔肚子里的三胞胎出生,那就更加得不到两人世界了。

宋予乔躺在床上,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衣,见裴斯承站在原地不动了,抬脚就去踢他,直接踢在了他腰上,“想什么呢?你到底去不去接裴昊昱了。”

刚好想要收回脚,宋予乔的脚踝就已经被裴斯承给抓住了,顺着她的小腿肚子向上蜷曲,便顺势躺在了宋予乔身边。

“他今晚不回来住,他要和言言一张床睡。”

“小火这么早熟,现在就对言言有好感,你说会不会太早恋了啊?”

宋予乔之前高中的时候开始初恋,在严厉的父母面前乃至于学校班主任眼中,都已经算是早恋了,并且做过不少次的思想工作。而现在的裴昊昱,总算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了,竟然才五岁半就开始要泡妞了,还千方百计的想要拉人家的手,还想要跟人家睡在一张床上,那等到长大了可怎么办呢?

裴斯承没有回答,手已经顺着宋予乔光裸修长的腿向上,略微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她的大腿根部。

宋予乔直接拍掉裴斯承的手,说:“别不正经,我问你话呢。”

“什么?”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此刻躺在床上的慵懒姿势,她身上穿了一身黑色的蕾丝睡裙,是之前和华筝逛街的时候买的,因为之前的棉质睡裙都被裴昊昱给弄脏了,便索性捞出来这件睡裙穿上,吊带的睡裙,露出两侧的肩膀,胸部的浑圆在黑色蕾丝中隐隐若现,简直是让人移不开眼。

宋予乔也察觉到裴斯承的目光,简直就是从上到下将她整个人都舔舐了一遍,直接伸手去捂他的眼睛,说:“我说的是裴小火和陆璞言!”木厅团弟。

裴斯承拿开宋予乔的手,已经陪着宋予乔躺了下来,说:“要不,明天咱们就把陆小五约出来,定下来。”

宋予乔一时间没听反应过来,还以为是裴斯承和陆景重之间有什么公事要谈,便随口问了一句:“是什么定下来?”

“定下来裴昊昱和陆璞言的娃娃亲。”

宋予乔:“……”

“我现在是让你解决问题,不是说让你揭发矛盾!一个五岁多一个三岁多……”

宋予乔想到就觉得头疼,虽然知道现在裴昊昱可能并不知道这种喜欢是哪一种喜欢。

“那你说怎么办?”

“他们现在都还小,等到二十几岁指不定又会遇上什么事情呢,能喜欢什么,讨厌什么,现在别把他们绑在一起了,小孩子就跟过家家一样的玩儿。”

“嗯,你做主。”

裴斯承已经欺身压上来,双唇在宋予乔的粉嫩的唇瓣上划过,双手已经将宋予乔胸前的浑圆向上一托起。

“好像大了?”

宋予乔嘤咛了一声,转身想要躲开裴斯承的手掌,却被裴斯承直接扣住腰给一把拉了回来。

裴斯承的吻印在宋予乔的锁骨上,鼻息微喘。

宋予乔身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牛奶的香气,之前裴斯承并没有在意过,谁知道现在这种气息会越发的浓郁,让他都想要将这个女人拆解入腹。

裴斯承已经剥落了宋予乔的肩带,瞬间,雪肤之上的茱萸就刺了一下他的眼眸。

宋予乔直接从裴斯承的臂膀之下想要钻出去,却被他牢牢地抓住,然后吻自上而下。

“诶,不是才要说出门么?!”心急之下,她也就想出来这么一个推拒的方法。

宋予乔两只手在裴斯承胸膛上乱抓,原本是想要挠裴斯承的痒痒,但是等到这样的动作做过了,才猛然回想起来裴斯承是不怕痒的,但是,明显已经看见裴斯承一双黑眸中,燃起了两朵小小的红色火苗,裤子上已经完全撑起了一个小帐篷了。

宋予乔笑了一声:“嘿嘿,又支撑不下去了?这次我可不帮你用手。”

“不帮我用手,帮我用口。”

宋予乔面上已经涨红了一片,即刻就想起来了前几天裴斯承对她的口活,简直是蚀骨勾魂,让她最后都快要昏死过去,便咬牙说:“休想!”

裴斯承是不怕痒,但是宋予乔怕痒,在裴斯承的逗弄下,宋予乔几乎都笑的喘不过气来,“帮不帮我?”

宋予乔讨饶,脸上已经羞红了一片,好像一掐就是一个印子,说:“我不会。”

裴斯承很随意地揉了一下宋予乔的头发,“我也不会,之前是第一次。”

最后,两个人闹的差不多了,宋予乔身上也出了一身薄汗,裴斯承便抱着宋予乔去浴室内洗了洗澡,让她出来换衣服,说:“陪我一起去机场接个人。”

宋予乔拎着湿哒哒的睡裙,皱着眉,“这下等我回来了穿什么?”

裴斯承说:“什么都不用穿,就这样就好,又不是没有见过。”

宋予乔在挑选衣服的时候,问裴斯承,“是要接谁,需要很正式么?”

裴斯承已经从衣柜里拿出来一条舒适的棉布裙子递给宋予乔:“穿这一件吧,现在主要是你舒服就行。”

裴斯承特别在“舒服”两个字上加重了音调,宋予乔原本没有觉察,等到觉察之后,就将手中的包向裴斯承甩过去,狠狠地瞪他。

两人到了机场,当宋予乔看见席美郁的时候都愣了,“妈,你怎么不说一声就回来了?”

席美郁挑了挑眉:“我给你手机打电话了,是裴斯承接的。”

因为宋予乔怀孕期间,裴斯承便借由手机辐射大对胎儿不好,必须要减少用手机和电脑的时间,一般情况下宋予乔的手机都在裴斯承那里放着。

宋予乔瞪了裴斯承一眼。

裴斯承已经上前将席美郁手中的拉杆箱给放在后面的后备箱中,面对宋予乔看向他的这种异样的眼神,也只是笑了笑。

郑融上前和宋予乔打招呼,宋予乔说:“我妈说了在S市遇上你了,上车呗,顺路把你捎回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看见了刚好走过来的宋翊。

宋予乔脸上的笑僵了一下,注意了一下身边的母亲,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直接就开车门上了后座。

郑融将在飞机上的事情与宋予乔解释了,说:“就是这样,阿姨和叔叔说了什么我也不大清楚,只不过宋叔叔的脸色看起来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不好。”

宋予乔一丁点也不关心宋翊的脸色好不好,反正他又不承认他是她的爸爸,对于一个陌路人,一丁点的关系都是不必要的。

但是,等到这母女二人都上了车,却看见裴斯承走过去与宋翊说了不知道什么话,才转过身走过来,上了驾驶位。

宋予乔问:“是生意上的事情么?最好不要和宋翊做生意,他脑子不够数而且还总是赔本。”

裴斯承一听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我只是问了一下宋董事长要住在哪里。”

坐在后座的席美郁的目光看向前面的后视镜,然后别开了眼睛看着车窗外。

其实,裴斯承走过去,也是宋翊在之前打过电话的。

宋翊这一次C市之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徐媛怡的大哥徐战,而徐战,不管是明面上还是背地里,都是因为裴斯承关系而进了局子。

裴斯承对宋翊说:“这件事情我真的不清楚,是税务局和工商局的领导检查之后得出的消息,我并没有一点发言权,现在风声正紧,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需要悠着点。”

这最后一句话,在宋翊听来,倒像是包含了某种警告的意思。

这种语气,让宋翊听了就从头至尾眉头紧锁,对于一个小辈现在对他用这种口气来说话,他就感到烦闷。

但是,说这一次徐战被抓,杂志社查封,与裴斯承无关,这说给谁都不信。

等到宋翊去查这件事情的时候,却真的发现,裴斯承自己说的并没有错,确实是杂志社本身就存在着问题,也就是借由杂志社爆料这件事之后,才后继将这件事情给揭发出来。

宋翊虽然已经多年不再涉政,也确实如徐媛怡所说,尚且有很多人脉,首先便向税务机关查了有关于宋翊的杂志社偷税漏税的具体金额,吃了一惊,确实是一个大数目,而且各种证据都已经指向,这种数额,想要全身而退根本就不可能。

这一趟,看来宋翊是注定要无功而返了。

其实,他这一趟来C市,也就是为了让徐媛怡满意,在C市的酒店内多住几天也就算了。

………………

华筝最近心情不好,想要找人喝酒,可是偏偏宋予乔现在怀孕,没有办法去喝酒,而郑融,又是许久都没有联系过了,至于卢璐,如果不是因为阿飞,她一早就不想理她了,不过好在卢璐并没有继续虐待阿飞,情况在一点点好转就可以了,虽然她理解卢璐现在年纪轻轻就带着一个脑瘫的孩子的那种垂死的感觉,但是她不认可卢璐的这种处理方法和刻意带出来的脾性。

华筝之后也去见过那个心理咨询师周越,用周越的话来说,说白的话,还是因为嫉妒,眼红,然后心理扭曲,需要矫正过来。

有人命太好,有人命不好,命好的也可能败家,命不好的也可能努力出人头地,没什么刻意相比较的,华筝这人比较看得开,不过,也许是因为她从小就吃喝不愁的缘故,如果真的放在诸如卢璐的那种生存环境中,可能不见得会如何,环境真的养人也毁人。

华筝几次拿起手机,想要给几个好友打电话约时间,却又无法张开嘴。

而就在此时,宋予乔的电话却进来了。

“怎么不在店里?”

华筝一个打滚从床上坐了起来,“你去我店里了?”

宋予乔点了点头:“嗯,是啊,来找你说说话。”

华筝用肩膀夹着手机,一边腾出来手来穿鞋,说:“我这就到!”

说完,就将手机挂断了往床上一扔,将家居服的上衣给脱了甩在一边,随手捞了一件宽大的T恤穿上,抓起车钥匙就急匆匆地冲出去下了楼。

………………

而在华筝的礼服店面内,宋予乔让裴斯承派来跟着她的两个人在外面候着,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体会到了当时姐姐宋疏影的内心了,不过裴斯承顾虑到她的安全,她心里明白,便没有像姐姐那样针锋相对。

店里,只有苏智一个人,宋予乔推开门,门上的铃铛叮当响了两下。

坐在收银台的电脑后的苏智抬起头来,原本绷着的脸立即绽出灿烂的笑容,“欢迎光临。”

不得不说,这个苏智还真是一个称职的服务业,只不过,宋予乔对这小孩儿有阴影,还是在夜色的时候就留下来的,他太善于变化,就算是现在已经在华筝的礼服店里做了少说有两个月了,但是宋予乔也只是与她点头之交而已。

苏智帮宋予乔拉起一把椅子来,问:“你想喝点什么?”

宋予乔摆手:“我就歇一会儿,等华筝过来。”

不过,在华筝赶过来的这半个小时内,宋予乔与苏智两人也说了一些话,宋予乔问了苏智在大学的课程和活动,心里有点惋惜。

“你不是也A大休学么,现在再回去上不就行了么,咱们还能是一届的学生。”

苏智说着说着,便将身下的椅子拉近了宋予乔。

“我手续都已经办好了,到时候如果没有特别情况就过去报到,”宋予乔直接向一边挪了挪,比出一只手来:“安全距离,你不要再向前乱动了。”

苏智说的对,其实如果现在没有怀着这三胞胎的话,她是会去学校的,现在眼见着开学的日期已经到了,裴斯承担心她,不让她去学校,怕磕着碰着撞着了,再加上到这个月月底,孩子就已经将近三个月了,不知道是不是宋予乔的错觉,她总觉得肚子大了些。

苏智忽然问:“你家里都有谁啊?”

因为苏智的态度,宋予乔也不再跟他说话又多么客气了,直接就说:“问这个干嘛?”

“你当时不也问我了么,我在家是独子,想要了解一下你,”苏智说,“好拉近我们的关系。”

宋予乔翻了个白眼,说:“我上面有一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父母早在八年前就离婚了,家庭破碎,跟你这种完满家庭里的独生子是没有办法比的,所以,stop,听懂了没?”

苏智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光,片刻之后才说:“哦,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父母离婚了。”

“没关系,我也并不在意。”

然后,苏智就对宋予乔家里的一个姐姐和弟弟有了兴趣,说:“你姐姐有没有男朋友啊?”

“你不用想了,我家里跟你适龄的没有,别把心思打在我家人身上。”

“所以啊,我就想要把主意打在你身上啊,我喜欢你,我上一次表白过了你还没有回答我。”

正当宋予乔真的忍受不了的时候,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当作响,华筝终于来了。

宋予乔便和华筝进了里面的设计室内。

华筝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T恤,下面一条牛仔短裤,因为牛仔短裤很短而上身的T恤宽大,乍一看看过去好像是没有穿裤子一样,浑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宽大T恤。

宋予乔在设计室内找到两个一次性的纸杯,干净的,走到净水机旁,打开水流将纸杯内冲了一遍,才接了两杯水,端给华筝一杯。

华筝看宋予乔脸色有点差,明显就是因为刚才苏智那一连串的话给赶出来的,说:“苏智就是嘴上欠,你也别多想。”

咚咚咚。

在设计室门板上三声敲门声。

华筝说:“进。”

苏智将门打开,说:“外面有人来送啤酒了,两打。”

华筝从自己的包内将拿出钱来甩给苏智,说:“付了钱给我拎起来。”

如此,苏智的用途就还有搬运工。

两打啤酒,宋予乔怀孕不能喝,就只剩下了华筝,华筝索性就让苏智一块儿喝,在设计室内有碗筷也有大号的啤酒杯,都是华筝之前让准备的,但是华筝直接将放啤酒杯的柜子嘭的一声给砸上,直接拎起一个酒瓶子给苏智,“对嘴喝。”

华筝说完,就想要用牙齿将瓶盖给咬掉,不过以前没干过这种事情,顿时牙齿被顶了一下,还是找出开瓶器来开了啤酒盖子。

宋予乔本来是想要找华筝说在报纸上的事儿的,她知道裴斯承是故意瞒着她不让她知道,那她也就顺着他不让他担心,但是华筝对这事儿肯定了解,她原本是想要找姐姐宋疏影的,可是姐姐宋疏影待产,她也不想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来打扰到姐姐,想来想去,便来找华筝了。

可是,看这架势,华筝根本就没有打算清醒着,好像刚才的那一通电话,真的就是她歪打正着打对了。

宋予乔趁着华筝还没有喝醉,便问了一句:“报纸上的事儿你看了没?”

华筝握着酒瓶子的手一顿,“什么报纸?”

“别装傻。”

华筝往桌子上一趴,咕哝了一句:“我喝醉了。”

宋予乔直接在华筝的脖子上作势勒了一下,“你现在要是直接回答一句说没看,我还能以为你是醉了,现在就别想了,才一瓶不到,你清醒着呢。”

趴在桌子上的华筝还没什么动静,一边的苏智倒是凑过来头,说了一句:“乔乔,这事儿我知道。”

这下,华筝直接从桌子上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炯炯地等着苏智。

宋予乔将苏智搭在她肩上的手给拿掉,说:“跟你还没这么熟,叫我宋予乔。”

华筝则直接将将苏智往外赶,说:“出去出去,来,把你喝了一半的啤酒给我拿出去,好好在外面看着,要是这一次跟上次一样丢了礼服,小心我扒你的皮。”

华筝嘭的一声见设计室的门给关上,在宋予乔最后的视线目光里,就是苏智向后踉跄了一步,不知道摔倒了没有。

华筝还真的是将资本主义剥削阶级这几个字诠释的淋漓尽致。

宋予乔说:“我不瞒着你,你也别瞒着我,就别说你不知道,现在恐怕是个认识字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

华筝这回没有吭声。

之前确实是和裴斯承说过,反正不管宋予乔现在知不知道,总归有一天要知道的。

“纸里包不住火,这个道理我懂。”

但是,现在这种专戳人隐私的道理,就不懂了。

华筝低着头,说:“裴斯承知道你知道了没?”

这句话说起来有点绕嘴,华筝打了个磕绊,将啤酒瓶里最后剩下的一个底给干了,还是走到柜子前,将一个大号的玻璃啤酒杯给拿了出来,新鲜的啤酒倒进去,哗啦啦的起了一大堆白色的泡沫。

“他比我清楚明白,”宋予乔双眼盯着那些争先恐后想要涌出来的泡沫,说,“我只是觉得,面对这件事情,我不能一直当缩头乌龟躲在裴斯承身后,如果我做点什么事情,能改善现在的局面。”

“说民政局的那两份记录是伪造的?”

宋予乔摇头:“根本就行不通,本来就是真的,你抓住是伪造的来做文章,要是被发现了会被骂的更惨。”

因为一旦是事不关己的时候,就会将道德感看的格外重,就好像杀人就该偿命一样,虽然是隐私问题,被发现了捏造伪造,一样是道德沦丧。

宋予乔没打算伪造,她打算实话实说。

华筝听了,反问:“怎么实话实说?”

宋予乔说:“把我和裴斯承的所有事情都说出去,撇开叶泽南,我并不想要抹黑他。”

一些人现在骂的难听,主要是不了解其中的事情,宋予乔本意也并不想要将自己的私生活公诸于众,他们随便骂,反正口水唾沫更多的时候她都已经坚持过来了,现在这点算是什么。

只不过,这是干涉到裴家乃至于裴斯承的声誉,她不想要这件事情愈演愈烈下去。

华筝也不是公关,宋予乔的这个想法,她没有办法做出任何评判,也没有办法提出意见,她说:“你如果不想要告诉裴斯承,那就找一个懂得危机公关的人问一下,这样做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其实,在这一瞬间,宋予乔脑子里想出来的人是虞娜,跟着裴斯承好几年了,也不会出卖她。

虽然有宋予乔在一边看着,但是华筝还是喝醉了,烂醉,然后宋予乔在一边做着,就听见从华筝口中不断的呼唤着一个人的名字——“郑融”。

郑融?!

宋予乔眨了眨眼睛。

感觉这两个人就有点不对劲,之前要叫郑融过来陪着华筝喝酒,她就不让,再联想到昨晚在机场上,宋予乔无意间提起郑融,郑融也是一脸怏怏的表情,看向车窗外没有回答。

华筝和宋予乔不一样,宋予乔喝醉了酒一句话都不会多说,但是华筝喝醉了酒就分分钟变话唠,“你说,他亲了我之后,又一连一个多星期不联系,是什么意思,耍我玩儿呢是不是?我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等了这么多天……”

宋予乔想了想,终归是想通了。

她问:“兴许是他不想给你造成干扰。”

“不想给我造成干扰还亲我?!亲完了拍拍屁股就走人不联系了?!”华筝现在的这种亢奋的声音,越说嗓门越大,若是不知道的人,肯定是以为她现在清醒着,不顾,声音转了个弯,却低了下来,“我还不知道他是不是跟那个裴颖断干净了呢。”

提起裴斯承的这个小妹裴颖,之前宋予乔也并不想要多说什么,但是现在,华筝和郑融都是她的好友,孰亲孰远就一目了然了。

宋予乔问:“那你怎么不主动打电话给郑融?”

华筝没了声音,然后不过是几秒钟,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捂着嘴就向洗手间冲过去,力气有点大了,身后的椅子嘭的一声就摔在了地上。

门外,苏智敲门:“掌柜的,怎么了?”

宋予乔没有理会门外的苏智,先将华筝的手机拿过来,找出郑融的手机号来,给郑融发了一条短信:“我喝醉了,一个人在店里,你来接我吧。”

然后,宋予乔将手机收起来,找出来抽纸纸巾,到洗手间内递给华筝。

出来之后,刚好听见华筝的手机铃声在响,宋予乔走过去一看,确实是郑融。

但是,宋予乔却没有走过去接通,而是索性从设计室内出来,叫了在后面玩儿电脑的苏智,说:“你可以下班了,跟我走。”

苏智一笑:“掌柜的不发话,我可是不敢走。”

宋予乔说:“你现在跟我出去。”

苏智歪头,拒绝:“不出去。”

“你现在还在这儿呆着要坏事儿的了!快点跟我出去!如果没有人来,大不了一会儿在回来,又不走远。”

宋予乔难得的好脾气已经被这个苏智给磨的想要发火了。

她知道郑融从S市工作回来,研究所给他放了两天的假,他现在就是在市区内,不管是开车还是打车,不过十分钟就能赶到,既然已经说了,就要给华筝和郑融留下单独的空间来。

苏智笑眯眯地凑过来,“你给我亲一下我就跟你出去。”

宋予乔冷笑了一声,甩手就走。

“宋予乔!我们都退一步,我问一个问题,你说真话告诉我,我就跟你出去。”

“……好。”

宋予乔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索性把话给说开了。

在阴暗的巷子里,宋予乔将东西都收拾了用一只手拎着,苏智也将工作时候穿的衣服给换了下来,现在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看起来倒是像是一个正常人。

他们两人是站在一个死角里,能够看见前面不远处发出亮光的礼服店,但是在那里的人却看不见她。

在他们两人站的阴影后面,还有隐秘在暗处,裴斯承安排来保护宋予乔安全的两个保镖。

宋予乔问:“你刚才说想要问我什么问题?”

苏智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等我想到了再问你,但是你注意,要说真话。”

不过几分钟,就从街口的出租车内跳下来一个人影,宋予乔对郑融已经足够熟悉,看着他飞快地奔跑过来,眯了眯眼睛,虽然知道郑融看不到这边,却仍旧是向里面缩了缩。

苏智注意到宋予乔的动作,便向前移了移,他个子够高,这样一动,就将宋予乔的身体在后面遮挡了个严严实实,只剩下深深浅浅的阴影。

在礼服店门口,郑融三步就冲上了台阶,进了礼服店。

宋予乔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三分钟,郑融已经半抱着华筝从礼服店内出来,顺便将里面的灯都关了,店门也锁了,上了保险。

华筝看起来真的是醉的不轻,两条腿都是软的,就算是有人搀扶着,走路都打不起精神来,郑融向前走了两步,索性就弯腰,手臂穿过她的膝弯,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到了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转眼,车子就在路口消失不见了。

宋予乔长舒了一口气,想要从后面站出来,苏智让开一条路。

忽然,身后的苏智大叫了一声:“完了!我的包还在店里!”

宋予乔转过脸去,“你刚才不是去换过衣服了么?”

苏智说:“但是我没有拿包,还要寝室钥匙,钱包,手机全都在店里。”

“给你室友打电话,明天你来这里上班的时候再拿东西。”

苏智摇头:“我另外三个室友都不在本市,现在寝室里就留我一个人。”

宋予乔皱眉,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个苏智这么难缠,现在华筝喝的烂醉,再加上郑融也是好不容易过来,肯定是不能打电话给他们回来送钥匙的。

宋予乔说:“你跟我走。”

苏智挑了挑眉,“去你家里么?”

“以什么身份?”

“追求者?”苏智话说出口,又点了点头,似乎是确认这句话的准确性,说,“嗯,追求者。”

宋予乔被苏子的这种语气给逗的也是忍不住一笑,“我妈还有我老公都在家,你确定你有这个胆子过去?”

苏智嘿嘿一笑,“那我听你的,乔乔。”

宋予乔这一次没有答应,也没有纠正苏智的叫法,反而是加快了步子,在华筝礼服店面出来过一个街口,就有一家快捷酒店,因为苏智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她便用自己的身份证给苏智开了一间房,将房卡交到他手中。

“我会还你钱的。”苏智说。

宋予乔本就没有打算苏智能还钱,反正这一次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是她将苏智的东西给锁了进去。

“明天退房的押金直接给了华筝,我抽个时间回过来拿的。”

宋予乔向前走了两步,就听身后的苏智说:“那为什么不能直接把押金给你?还有,我说过会还你钱的,用不着施舍。”

宋予乔没有回答,走了出去。

苏智靠在身后的前台上,手指尖转动着光洁的房卡,等到看着酒店大门前,宋予乔上了一辆黑色的私家车开走,才转而上了电梯。

面对电梯镜面,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闭了闭眼睛再睁开,依旧是一片清明。

苏智等到了酒店房间内,发了一条短信:“今晚不回去了,在外面有工作。”

………………

宋予乔说的没有错,此时此刻在华苑,确实是只有席美郁和裴斯承两人。

吃过晚饭之后,席美郁叫了裴斯承:“你过来一下。”

“是,阿姨。”

席美郁在前面走,裴斯承跟在后面,却始终是错后两步,不紧不慢。

裴斯承现在也是十分清楚了,为什么当初宋翊会选择离婚,就像是席美郁这样的女人,真的不是宋翊那种人能够降服的住的。

说到底,其实席美郁的性子,倒是都活脱给了宋疏影,宋予乔的性子就比较平和绵软一些。

进了门,席美郁问:“宋家那边的事情,你查过了。”

席美郁没有用疑问的口吻,相反,好像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一样,波澜不惊。

裴斯承点头,说:“是。”

席美郁抿了抿唇,她并没有找人去调查裴斯承,她对于裴斯承查宋家的事情,也只是推测出来的,一来是因为宋家老太太慢性中毒这件事情,宋予珩确实将整个事情都告诉了裴斯承,二来就是现在徐家的杂志社先是爆料然后发声明,现在徐媛怡的大哥竟然给抓进局子里去了。

如果裴斯承不是傻子的话,那么他就一定有查过宋家的整个脉络,包括八年前的事情。

很明显,裴斯承是个人精。

席美郁转而坐下,双手撑在面前的桌上,随意地拿起桌面上的一个眼镜盒,打开,再阖上,再打开,再阖上,咔啪咔啪的声音不绝于耳。

如果是一般人,在面对这种时候,早已经忍不住先开口说话了,只不过,裴斯承不是一般人,他比席美郁更能沉得住气。

席美郁啪的一声将眼镜盒给阖上,抬眸看向裴斯承,问:“你对我没有什么话说?”

裴斯承摇头:“没有,我自己可以解决。”

席美郁听见这个答案,倒是意料之中,不过嘴角已经掀起了一抹笑意,“也没有什么想要问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