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你拿走了我的初吻/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媛怡瞬间都惊恐的没有办法动弹了,身后宋翊走过来一丁点声音都没有,随即,身后有一只手伸过来,将徐媛怡手中的纸张给抽了出去。

徐媛怡急忙转身。就看见了宋翊紧紧皱着的眉头,能在眉头中间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不过,就在这个瞬间,徐媛怡已经转瞬平静了下来。

在宋翊尚且没有开口之前,徐媛怡首先质问:“这到底是什么?”

宋翊将纸张折叠起来,徐媛怡抢先一步将纸张给抢了过来,将纸张抖落开,“宋翊,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她的眼睛趁机看了一眼DNA的检验报告上的名字,愕然发现,竟然是宋翊和自己的儿子宋琦涵的,可是,结果却让她完全怔住了。

竟然没有一丁点的血缘关系?!

怎么可能?!

就在短暂的几秒钟。徐媛怡脸上滑过几种不同的表情,从震惊,到惊恐,到难以置信,最后,她看向宋翊:“这是怎么回事?涵涵是你的儿子!她不是你的儿子会是谁的儿子?”

宋翊冷笑了一声:“可能是苏超的?”

这句话是宋翊随口说出来的,但是在话一出口,徐媛怡却彻底慌了。

难道是宋翊知道了什么?

不可能啊,苏超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了。

“宋翊,这是你的儿子,我再说一遍!我明天就让我二嫂将涵涵从S市带过来,直接去医院里去验,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宋翊看到徐媛怡现在如此铿锵字正腔圆。说:“这张DNA的检验报告,是不是造假的,谁都不知道,如果你想要验一次,正好,那就把涵涵接过来的。”

“好!”徐媛怡说,“我现在就去打电话!”

徐媛怡也正是趁着这个时候,赶忙离开了。

她现在实在是惊诧的很,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再与宋翊呆在一起,难免会有所纰漏,她必须要整理一下自己,不能让宋翊从外面看出来。

而宋翊,看着徐媛怡匆匆忙忙离开的背影。也眯了眯眼睛。

徐媛怡绝对是有问题。

在包内,还有一张是宋翊和宋予乔的亲子鉴定。刚刚徐媛怡并没有看见,宋翊将亲子鉴定收起来依旧放进包内,提着公文包出了门。

就在宋翊拎着包离开之后,徐媛怡给宋洁柔打电话打不通,便按照之前宋洁柔给的地址。打车去找了宋洁柔,路上,给远在S市的二嫂打电话,让她将宋琦涵给送到C市来。

现在,八年前造假的秘密,如鲠在喉,她一个人担不下这个秘密,她必须要与一个知道情况的人倾诉出口。

大哥徐战在局子里,宋翊也疏通了关系,徐媛怡想着等到这边事情过了,就想想办法去见一见徐战,可是,在拘留所里,那种环境下,更加是多说一句什么话都不行的。

现在,唯一剩下知道这件事的人,就是宋洁柔。

宋洁柔打开门看见徐媛怡的时候,压根没有反应过来,“你怎么来了?”

徐媛怡没有说话,先绕过宋洁柔进了门,“宋翊好像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八年前的事情……”

宋洁柔现在最受不了的就是徐媛怡说这种话,疑心病太重,她打断徐媛怡的话:“你别疑神疑鬼了好不好,你怎么能……”

“我看见了他包里的一张亲子鉴定,是涵涵的!”徐媛怡大声说。

“结果呢?”宋洁柔明显还是没有意识到徐媛怡口中所说的事情的重要性,便问:“结果呢?宋琦涵不就是我大哥的亲生儿子么,不是你跟别人在外面偷情生的吧?”

“你胡说些什么。”徐媛怡皱了皱眉,说,“涵涵当时是宋翊的儿子了,只不过,在宋翊包里的那一份鉴定报告,却排除父子关系,没有血缘关系。”

宋洁柔手里的动作一下子顿了下来,“也是有人造假么?”

还真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原先用在别人身上的破烂招数,现在就又重新用回在自己的身上了。

徐媛怡点头:“绝对是造假,宋翊已经去餐厅吃饭了,我没办法过去,你现在就过去,餐厅的地址是……”

宋洁柔这一次没有推辞,不管是不是,现在她深知是和徐媛怡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

“妈,你来看我了?”

从卧房内,传出来徐婉莉的声音,紧接着,徐媛怡竟然看见从卧室里推车出来的徐婉莉,竟然是坐着轮椅!而且,这个声音是徐婉莉,可是坐在轮椅上的这个人长得却……

“莉莉,你这是……”

宋洁柔一把拉过徐媛怡,小声说:“莉莉之前受了刺激,现在双腿都没有知觉,现在我去餐厅里,你帮我在这儿照看着莉莉,管住你自己的嘴,不要乱说话。”

徐媛怡将宋洁柔送到门口,先是看了一眼后面的徐婉莉,压低声音说:“你怎么让她整容成这个样子了?”

“一时没有看住。”宋洁柔也觉得头有些疼,“她还是一心扑在叶泽南身上。”

“那……还不准备去告诉莉莉,其实你才是她的生母么?”

宋洁柔摇了摇头:“暂时没有这个打算,等到莉莉双腿恢复之后再说。”

………………

餐厅内。

宋翊与裴斯承打电话,说是想要请宋予乔和席美郁一起过来吃饭,只不过,席美郁没有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席美郁为人太傲气,如果不是别人先低下头来认错,她是绝对不会首先低头的。

不过,现在裴斯承和宋予乔肯来,他内心已经很感激了。

还有裴昊昱。

几个人落座,裴昊昱一双眼睛盯着宋翊看了一会儿,终于认了出来,这人不就是上一次见到小豆芽菜小舅舅的那个人么,现在他来了,那根小豆芽菜是不是也要来了,可是,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

反正他也不喜欢那一根小豆芽菜,管他是不是来。

宋翊显得十足的大方,他点的都是最贵的菜,当然还有最顶级的葡萄酒,等到上来高脚杯,让服务员挨个给几个人都倒酒,走至宋予乔身后,裴斯承却直接伸手拦住了,说:“不要酒,一杯鲜榨的西瓜汁。”

裴昊昱叫道:“我也要!”

裴斯承说:“两杯。”

宋翊心里闪过一丝诧异,宋予乔没有解释,只是接过服务员递上来的玻璃杯,笑了一下,说了一声谢谢。

吃饭的时候,除了裴昊昱这个一向是不怕生的小家伙,不断地在一边吃一边嘀咕,还有宋翊与裴斯承间歇地提两句公司上的事情,宋予乔基本上不说话,只是自己吃,偶尔照料一下身边的裴昊昱。

宋翊问:“你妈妈……最近怎么样了?”

宋予乔甚至都没有抬头看,点了点头,说:“很好。”

“准备在国内呆多久?”

“不知道,”宋予乔抬起眼睛来,“你如果想要知道,不如直接去问我妈妈。”

宋翊顿时就有点尴尬了。

但是,宋予乔的这种敌意,并不是凭空冒火,而是从五年前,乃至于八年前就已经存在了,到现在日益根深蒂固。

等到一顿晚餐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裴斯承说:“予乔,你先带着裴昊昱出去转转。”

宋翊在吃饭的时候,总是欲言又止,不光裴斯承看的出来,宋予乔也看得出来。

宋予乔将裴昊昱从椅子上抱了下来,牵着他的小手,走出了包厢,如此一来,包厢内就只剩下了宋翊和裴斯承。

裴斯承先开口:“宋董事长,您有什么话,现在可以直接对我说了。”

宋翊终于开口:“我想要让予乔,跟我一起去医院里做一个DNA的亲子鉴定。”

裴斯承单手握着高脚酒杯,弧形的玻璃面将她的手指指纹衬托的越发的清晰。

“在八年前,事情不是已经一清二楚了么,”裴斯承说,“当时一式三份的亲子鉴定报告,说明宋予乔的妈妈出轨。”

宋翊对于裴斯承现在如此直白的话,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一张老脸有些难堪的红。

“当时也许是弄错了,这一次我会自己找医院,约医生,亲自去验。”

裴斯承也没有打算给宋翊留面子,说:“当时两次去同一家医院,找同一个医生,不知道宋董事长心里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没有在当时去自己找医院,找医生,用的同一个医生,还是徐媛怡找的,难道宋董事长当时就没有想到过,她有可能在这其中作梗么?”

宋翊无话可说。

当时确实是昏了头。

宋翊看裴斯承的表情神态,明显是不相信,便将自己包内的两份DNA的亲子鉴定报告拿了出来。

“到现在,我也不瞒着你了,你看,在之前大约是五六天前,我收到了一份匿名的快递么,里面就是这两份报告。”

裴斯承接过宋翊手中递过来的报告,认真看了两眼。

“上面一份是和涵涵的,下面一份是和予乔的,”宋翊叹了一口气,“予乔的亲子鉴定报告,之前也有过一张,还是大约在八年前的时候,我知道这事儿你肯定也是调查过的,要不然不会三番五次地来家里。”

这两份报告,裴斯承是没有见过的,直接就让顾青城给宋翊给邮了过去,现在看来,这一次顾青城难得没有掉链子。

裴斯承将两份报告给宋翊递回去,还又特别问了一句:“那宋董事长现在的意思,就是怀疑八年前的检验的正确性了?”

宋翊点头,眼神已经有了一丝浑浊,说:“这一次,不是因为……”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打断了宋翊的话。

本以为是服务员,门从外面推开,却是宋洁柔。

“大哥,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宋洁柔走进来,手里拎着包,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裴斯承,又转向宋翊,“我跟闺蜜在隔壁的包厢内吃饭。”

宋翊说:“嗯,来C市办点事情。”

裴斯承已然起身,将宋予乔椅子上的包包拿了起来,顺带外套搭在小臂上,十分有礼貌地对宋翊说:“宋董事长,我就先告辞了。”

宋翊现在当着宋洁柔的面,也不好说出来想要让宋予乔跟着一起去做DNA检验的事情,这件事先往后推,等到先带着宋琦涵去做了DNA检查再说。

宋洁柔和宋翊也算是有三五个月没有见面了,但是,见了面却也离不开宋洁柔现在和韩家的关系。

“大哥,我说过了,我现在的心思全都在莉莉身上,韩家的事情我没有心情去知道,你也知道,宋疏影现在是韩瑾瑜的手中宝,他和那个私生子已经闹的形同水火了,韩老太爷因为这件事情,连家法都已经请了出来,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掺入进去。”

但是,宋翊却不认为是这样。

他说:“韩家的那个小儿子并不是因为疏影,你肯定是听错了。”

“怎么可能?”一般情况下,女人对于这方面是更加敏感的,宋洁柔说,“现在都传疯了,说其实宋疏影肚子里的孩子,不是韩瑾瑜的而是那个私生子的,还说什么韩瑾瑜在最开始的时候对宋疏影不在意就是因为这种原因……”

“各种版本的都有,我最不信的就是这种流言蜚语了。”宋翊揉了揉眉心。

如果宋予乔一旦确认是自己的女儿,那宋疏影,乃至于宋予珩,是不是都是自己的孩子?

“算了,这几年都已经过来了,”宋洁柔也没有多在意,“我现在只想要莉莉好,谁想要动我家莉莉我就能跟谁拼命,其余的人,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跟我都没有关系。”

虽然宋洁柔是这样说的,但是也知道,八年前的那一趟浑水,既然是已经淌了,那么现在要么就离开,要么就是完全撇清关系,要么就必须帮徐媛怡去隐瞒。

兄妹两人现在心里都装着事情,草草说了几句话,两人便散了。

宋翊在C市这边也拓展了自己公司的业务,虽然公司的规模还不算太大,配车还是有的,在车上,宋翊先问了宋洁柔的地址,让司机先开车将宋洁柔给送到家里去。

临下车前,宋洁柔问:“大哥,你这是要什么时候回去?”

宋翊说:“再过段时间。”

宋洁柔说:“现在莉莉身体上有了缺陷,我需要寸步不离的守着她,大哥,如果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能不要叫我就别叫我过来。”

这句话一说,宋翊看向宋洁柔的神态,就多了一丝打探。

“那我就先下车了,大哥,过两天我要带着莉莉去国外找医生,有事打我电话不能及时接的话,我看见了就会回。”

“嗯。”

宋洁柔如此的话,算是将自己的责任,撇开了一些。

她有了预感,除了宋翊会开始查之外,还会有别的人插手,明哲保身,是现在应该做的。

只不过,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

………………

徐媛怡给她的二嫂打过电话之后,第二天下午,航班就到了。

她二嫂梁珍也是当天晚上就收拾东西,买了第二天的机票,恨不得当天晚上就把只会哭闹的这个宋琦涵给徐媛怡送过来。

宋琦涵因为长时间跟父母呆在一起习惯了,就连幼儿园也只上了半年,不管是跟同龄的孩子之间的交谈,还是在对生人,都很胆怯,特别是在徐媛怡离开的这两个晚上,每晚都需要保姆整夜整夜的陪着,灯都不能关,关了就开始哭,虽然说只有三天,不管是对梁珍还是对徐家的老二徐毅,都绝对是不小的考验。

来到酒店,梁珍给徐媛怡打了个电话。

待到徐媛怡下来,梁珍看见徐媛怡脸上的擦伤,还有手肘上,脖子上的纱布,顿时吃惊道:“你这是怎么搞的?两天不见,就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了?”

宋琦涵一路小跑着走过来,直接扑进了徐媛怡的怀里,徐媛怡这两天没有见到儿子,也是想得很,便将他抱了起来。

宋琦涵问徐媛怡:“妈妈,我听舅妈说,你是来找姐姐了么?”

徐媛怡一听,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看向站在一边的梁珍,说:“没有,妈妈是来找爸爸的。”

梁珍一笑,“我就是哄着他的,我先去登记房间。”

本来,将宋予乔和宋疏影搬出来,也就是试试看,哄着这小孩儿不想要她哭了,谁知道,竟然真的对宋琦涵这么管用。

宋琦涵也真的是奇怪,明明徐媛怡十分讨厌的就是宋疏影宋予乔他们,偏偏儿子就很喜欢这几个哥哥姐姐,徐媛怡不管什么时候对宋琦涵纠正这种歪的思想,都是在做无用功。斤系他圾。

当天晚上,徐媛怡就抱着宋琦涵去找了宋翊。

宋琦涵伸着双手叫“爸爸”,宋翊伸手将小儿子接过来抱在手中,“涵涵怎么来了?”

“来找妈妈呀。”

宋琦涵也是个可爱的小孩子,宋翊抱着这个小孩子,他就在想,如果这个孩子真的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那么这几年下来,自己对于老来得子的这种倍加呵护,又算是什么……

绿帽子戴习惯了。

好像真的是笑话一样。

徐媛怡看着宋翊对宋琦涵的表现,心里已经是稍微放松了一些了。

只要是宋翊对宋琦涵还有父子情,就一切好办,况且,宋琦涵是不是宋翊的儿子,她还能不知道么?

也正是因为宋琦涵的到来,宋翊这个晚上并没有将徐媛怡从这个房间内赶出去,而是睡在另外一张床上。

在徐媛怡抱着宋琦涵去浴室内洗澡的时候,宋翊就给医生预约了时间,第二天早上,就去医院做检查。

………………

华筝和裴聿白的见面,是在一家西式餐厅内,是宋予乔陪着华筝一起去的,送华筝坐在座位上,才又转身出来,给这两人一个独立的空间,反正裴斯承已经将这件事情大概都给裴聿白说了,只是做做样子,激一下郑融而已。

裴斯承开车等在外面,没有跟进来,裴昊昱坐在车后座,故意装雕塑,一动不动,不过小家伙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这种“我想静静”的范儿果然还是不适合他。

他从车窗向外看了一眼,老爸靠着车门抽烟,把车窗户几乎挡的严严实实的,裴昊昱便从另外一边开车门下了车,一眼就看见停在路边的一辆吉普车,就走不动了。

他认出来,那就是他大伯伯的车!

他便嚷嚷着让裴斯承抱着他从车窗上看,鞋上好像是绑着弹簧,像一只青蛙一样连续不断地跳,“贝勒在里面!贝勒在里面呢!”

裴斯承低着头,看着儿子一蹦一蹦的样子,将手中烟蒂掐了,抱起手臂。

裴昊昱真的是很挫败,斜着眼看自己老爸袖手旁观的样子,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已经不用抱了,那只德牧足够高大,从车窗向里面看,已经看见了一只狗头,裴昊昱立刻就嗷嗷嗷地尖叫起来:“我看见他了,我看见他了!”

裴斯承:“……”

裴聿白在接到裴斯承电话的时候,刚刚和华筝说了两句话,是要车钥匙。

华筝说:“裴大哥,你不用在意我,如果有事可以先离开,我就说了,现在这样完全是没有必要的,是予乔非要坚持。”

她也没有想到,宋予乔这边找到的“绯闻男友”,竟然就是裴聿白,这身份倒是有点尴尬,因为她表哥唐七少的关系,她之前追了裴斯承三年,还特别几次都来问裴聿白有关于裴斯承的习惯,当时裴聿白还一一答了,仿佛真的是一个很是有涵养的邻家哥哥一样。

当时,华筝还在想,裴家真的是出情痴么?

裴聿白坦然一笑:“我觉得倒是有必要的,想要试探男人的心,这种方法是最有效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直接来找我就可以。”

他说完,已经抬手,越过餐桌,为华筝将散落下来的头发拨到耳后。

华筝的脊背僵了一下,生生克制住自己想要躲开的冲动,僵着背没有动。

在餐桌另外一边,随着咔嚓咔嚓两声快门,这一幕已经被记录了下来。

餐桌边上的这个手捧着相机的人,就是梁易,他是被临时抓包过来顶替狗仔队队长的,尽职尽责地“偷拍”了一路,然后明天就把这样一份“偷拍”的记录,匿名寄送到嘉格旗下的星海杂志社内,过程还真是纠结,直接把东西给了老大交待下去不就可以了,现在这样,兜了一个大圈子,杂志社主编收到这样的爆料,还不是要打电话问嘉格高层的意见,只不过比较高冷了一点。

真的是一把辛酸泪,原本这种事情应该是裴斯承的助理黎北来做的,可惜了,黎北现在正在全力去搞那个后妈,裴斯承才临时把梁易给抓了过来。

裴聿白离开,便让梁易先陪着华筝聊天。

宋予乔去前面点餐,等到拿着餐盘从自助餐台回来,就看见裴聿白已然不见了人影。

“大哥呢?”

“出去抱狗了。”

裴聿白从餐厅内走出来,小臂上搭着自己的西装外套,单手的手指上晃着车钥匙。

裴昊昱立即飞奔过去一把抱住裴聿白的大腿:“大伯伯!你总算来了!”

这小家伙从来都是有奶就是娘,不过,对裴斯承免疫。

等到裴聿白一将车门打开,里面的贝勒就响亮地叫了两声,裴昊昱想要扑上去,却被裴聿白直接拦住抱在了怀里,顺带挡住了脸,“现在你不要接近它,它有些暴躁,前几天被强行拉去配种了。”

裴昊昱将大伯伯挡在他面前的手掌给拍下来,可是,配种就配种,为什么要挡住我的脸?

裴昊昱不明白:“什么叫做配种?”

裴斯承用浅显的话解释:“就是要有宝宝了。”

裴昊昱一听,就立刻瞪大了眼睛:“竟然贝勒都要当爸爸了!我也想要当爸爸!我也要去配种!”

裴聿白:“……”

因为裴昊昱的嗓门有些大,周边正巧有经过的几个人,听了这句话纷纷侧目。

裴斯承直接拎着儿子的后衣领,将他丢到三米开外,“这是谁家的孩子啊,不认识。”

裴昊昱:“……”

裴斯承让裴昊昱先去餐厅内去找宋予乔,他稍后就到,陪着大哥裴聿白靠着车门抽了一支烟。

“跟华筝订婚的事儿,不会影响到你吧?”

裴聿白摇了摇头:“不会,你不用担心我,那边你找人看好郑融就可以了,我还等着未婚夫临时换人,西装订婚礼服都已经准备好了两套,到时候直接拎过来给他穿上就行。”

抽过一支烟,裴聿白开门上了车,裴斯承敲了敲车窗玻璃,说:“哥。”

“嗯?”裴聿白先拍了拍贝勒的头,安抚它到后座去坐着,转过头来,从半开的车窗向外看着裴斯承,“说。”

“哥,如果这辈子你真没有了后,现在予乔肚子里的三胞胎过继给你一个,你当成亲儿子养。”

“少特么的废话了,我现在三十六不是六十三,你怎么就断定我没有后?”

裴聿白说完,便摇上车窗,裴斯承特别痞气的笑了一下,从渐渐升上的车窗玻璃垂落下双臂来,看着吉普车在视野内远去。

………………

翌日。

在酒店内,徐媛怡订了外卖,特别给儿子宋琦涵喝了牛奶燕麦。

宋翊预订好的医生,就是在这个时候打过来电话,约定的时间是在上午十点。

他说:“好。”

挂断电话,宋翊想了想,还是给宋予乔又去了一个电话,哪怕是她拿来她的一根头发,做一下DNA检测的比对。

宋予乔接到电话的时候,有些诧异,以前如果是宋予乔不主动给宋翊联系,基本上过了一两年都不会给她主动打一个电话,但是现在,这周内,已经是第三次给自己打电话了,而且中间还一起吃了一顿饭。

宋翊说:“予乔,我今天做和宋琦涵的DNA的亲子鉴定,你今天有没有时间也过来医院一趟,不需要抽血,只要一根头发就可以了。”

“你要做宋琦涵的亲子鉴定,要我过去干什么?反正不管是不是,你都不会认我这个女儿了……”

宋予乔说完就打算挂断电话,而宋翊的声音从听筒内及时的传过来,“是爸爸以前昏了头了,不管是你还是疏影,还是予珩,爸爸都对不住,现在,爸爸心里只是想要有个数,如果是的话,以后爸爸生命的这最后十几年来,都用来给你们补偿……”

这些话,全然被刚好走到卫生间外的徐媛怡听见了。

卫浴间内的镜子里,正巧照出徐媛怡此刻脸上那种阴狠的怒气。

这是什么意思?补偿他们,补偿席美郁,那她呢?她就活该在这种时候被扫地出门么?

………………

宋予乔没有等宋翊把话说完,狠了狠心,还是将电话给挂断了。

她拿着手机站在餐桌前,竟然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手中尚且托着的餐盘,等到手指指腹感觉到从盘底部透出来的热度,才恍然将餐盘放在了餐桌上。

裴斯承从楼梯上下来,刚好透过厨房门上的玻璃,看见宋予乔一时间心急火燎的动作。

他走过去,从冰箱内拿了一个冰袋,放在宋予乔的手掌心内冰手,顺带问了一句:“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

“宋翊。”

不用宋予乔说,裴斯承也了解。

“想要你去检验DNA?”

这次轮到宋予乔惊讶了:“你怎么知道?”

“他之前找过我,说明情况,”裴斯承说,“之前他收到了一份匿名的邮件,里面有两份亲子鉴定报告,我看了,一份是你和他的,另外一份是宋琦涵和他的,但是,两份检验报告的结果却是不一样的。”

宋予乔心里一惊,仿佛又重新回到了八年前,面对一式三份的检验报告,宋翊发怒的好像是一头狮子。

“报告上写的,你和宋翊有血缘关系,而宋琦涵没有。”

宋予乔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问:“那你说,我要不要去?”

裴斯承捏了一下宋予乔的脸蛋,看着她脸上精致的眉眼,说:“别绷着脸,你想去验我就陪着你过去,不想去就不去,现在是他求着你。”

宋予乔手中捧着冰袋,向上勾了勾唇角,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之中,说:“我以前很黏着我爸爸的,我姐比较独立,她从小就既不粘着我妈也不黏着我爸,我和我弟不一样,我弟喜欢跟着我妈,我喜欢跟着我爸,从小到大,我也一直学习非常用功,算是乖乖女了,一直到高中,学校班主任打电话,将我早恋的事情给告诉了宋翊,他当天晚上就打了我,我记得那时他第一次打我,也是最后一次了,等到后来,他和我妈离婚,不管是对我,还是对我姐和予珩,就都是爱理不理的了……”

裴斯承点了点头:“嗯。”

“我基本上都没有回去过,今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回去,第一次回去就是四月份的时候,宋洁柔骗我说宋翊肾衰竭,需要回去匹配肾脏,我就当夜回去了,回去了又追到医院里去,看见他不仅好好的,还能对我冷嘲热讽。”

裴斯承记得那一次,他当时也要去S市的分公司,便一同去了,当时看见宋予乔倚靠在电梯前面的墙面上,哭的满脸都是泪的模样,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已经揪紧了。

“那就是不去喽?”裴斯承问。

“嗯,不去了。”

这是宋予乔在吃早餐前,自己说的话,但是等到吃完早餐之后,她又临时变了卦,她说:“还是去医院吧,我也想要知道。”

不仅仅是因为她自己,还有对于母亲的一种澄清。

母亲不屑于去解释,认为别人信与不信,都是无所谓,既然当事人已经不信了,那有什么可解释的。

但是宋予乔都为母亲觉得委屈的慌,凭什么莫须有的罪名,就要承认呢?也是因为席美郁当时的心死了吧。

裴斯承点头:“我先打一个电话,一会儿陪你去医院。”

裴斯承到楼上拿手机,给黎北打了一个电话。

“你现在去顾青城那边,把方医生给接过来到第一医院。”

“是。”

“之前宋翊预约的那个医生,你注意事先过去,确认一下无误。”

“是。”

裴斯承嘱咐过黎北之后挂断电话,紧接着手机内就又进来了一通电话,是来自于虞娜。

前两天裴斯承已经接到过虞娜的电话了,是关于在叶氏的最后工作。

裴斯承接通,虞娜说:“老板,这边的工作我已经交接清楚了,等到月底,下个月开始我就会回到裴氏。”

“嗯,你到时候过来之前,给我电话。”

“是。”

………………

从近几天开始,叶氏已经开始向一个好的方向发展了,虞娜原本就是裴斯承为了帮助叶泽南调任过来的,当时是因为戒毒,等到戒了毒,又因为叶氏业绩不佳,虞娜选择留了下来,等到业绩稍微好转,又因为叶泽南在公司内受到叶氏中一些老牌员工的排挤,又选择继续留了下来,一直到现在。

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借口继续留下来的。

虞娜站在窗明几净的休息室内,用马克杯接了一杯咖啡,端起来在唇边浅啜,目光落在窗台上放着的两盆绿色盆栽,因为早上浇了水,叶子上还有新鲜的露水,阳光照射出七彩光芒。

真的是一个难得静谧的清晨,有片刻的宁静。

新来的助理小梅从总裁办公室内出来,来找虞娜,敲了一下休息室的门,叫道:“娜娜姐,叶总找你。”

虞娜回身应了一声,将手中的马克杯放下,露出十分公式化的笑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衣领,说:“好,我知道了。”

叶泽南也是刚刚到办公室内,等到小梅从办公室内出去,他就从包内将打包外卖的早餐取了出来,两份水晶虾饺,还有两份粥。

“叶总。”

虞娜进来,叶泽南头也没有抬,让她见身后的办公室门给关上,“吃早餐了么?”

虞娜微微愣了一下,回答:“吃过了。”

“那就坐下来陪着我吃点吧。”

叶泽南已经将吃的东西都拿到一边的茶几上,顺带掀了一下桌上的紫砂壶盖,里面茶叶的清香就立刻满溢出来,整个办公室内都是茶香。

“你找我过来就是吃早餐?”虞娜指了指桌子上的食物。

“不然呢,大早上的,如果就给你大堆的工作,不就显得我太资本家了么。”

因为当天的工作比较少,除了在上午十一点要去接待一个旅行团,已经安排好了人,还有就是下午每周的例会,所以,两人在吃饭的时候,很难得,除了最开始虞娜的报告之后,安然静谧的一份早餐。

叶泽南买了两份早餐,虞娜早晨只喝了一杯豆浆,现在也便少吃了一些,调笑道:“在上班时间正大光明的吃饭,也只有跟着你才有这种待遇了。”

“那你还要离开么?”

叶泽南突然开口没来由的这一句话,让虞娜愣了愣。

但是,随即她便笑了:“之前是裴总把我调过来的,现在一切都已经完满解决了,叶氏现在平稳运行,我就没有理由继续留下来了。”

“那如果我想让你留下来呢?”

虞娜:“……”

她抬头看了一眼叶泽南,抿了抿唇,“你这是在挖我墙角么?我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叶氏总裁叶泽南,也亲身体验猎头这个职业了,专职挖墙脚?”

叶泽南笑着摇了摇头:“我是认真的,你提出什么要求来我都答应,想要做什么工作都可以。”

虞娜开玩笑道:“那如果我想要当总裁夫人呢?”

长久的沉默,虞娜和叶泽南同时开口。

叶泽南说:“可以。”

而虞娜说:“我开玩笑的。”

虞娜真的是开玩笑的,她根本就没有多想什么,但是听到叶泽南的这个答案之后,眼睛瞬间瞪的很大。

“这根本就不可能,叶泽南,”虽然她心里也多少有了一些察觉,才会在这种时候,提出离开回到裴氏去,“就像是你妈说的,我就是麻雀,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根本就不可能长久的。”

“我妈的话你从来都不要当真,有一半都是乱说的。”

“我觉得挺有道理的,最起码我真的没有想要变凤凰的打算,就这样就挺好。”

“但是你不试试怎么能知道呢?我喜欢你,你能不能看得出来?”

叶泽南能够从宋予乔的漩涡中脱身出来,有一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虞娜,虞娜是叶泽南继宋予乔之后喜欢的第二个女人,真正喜欢的第二个女人。

“我没有看出来。”

虞娜这话是假的,她是看出来了,从她手术之后住院,而叶泽南大半夜的跑去医院走廊上睡公共座椅,她就看出来的,但是,她就是不肯承认。

虞娜直接起身,“我先去工作了,叶总您有事按内线叫我。”

说完,虞娜便转身,想门口走过去,但是,身后却被叶泽南一下子拉住了手腕,紧接着,她几乎都没有回想的空闲时间,就被强硬地转过来,紧接着自己的唇上,覆上了叶泽南柔软的唇瓣。

虞娜惊诧极了,她双臂推拒,身前的叶泽南却纹丝不动,唇瓣轻柔地厮磨着,直到一吻已毕。

叶泽南问:“现在呢,你看出来了没有?”

虞娜脸上染上一层薄薄的红晕,却紧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两人僵立片刻,直到办公室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助理小梅拧开门把,“叶总,到时间了。”

当小梅看见在办公室内的两人,敏感地察觉到好像有点不大对,以后敲门一定要得到允许之后再进,千万不能扰了上司的好事,这是她学到的第一条办公室政治。

叶泽南松了一下领口,说:“好,我这就过去。”

叶泽南在转身的同时,虞娜已经向前倾身,红唇在叶泽南的耳畔轻启,说了一句话。

他一下子僵住了,只有一双眼珠可以移动。

叶泽南看向虞娜,虞娜唇角一勾,踩着五厘米的高跟鞋,稳稳地转身,走出了办公室的门,顺便带上了门。

虞娜最后在叶泽南耳边说的那句话,是:“叶泽南,你拿走了我的初吻。”

………………

在裴斯承和宋予乔到达医院之前,宋翊和徐媛怡先一步到了医院。

为了保证DNA结果的准确性,宋翊预约的医生,分别是用了两种方式来验证,除了抽血之外,还用了头发。

在抽血的时候,宋琦涵哭的嗓子都哑了,徐媛怡抱着他不停地拍他的后背:“不要哭,没关系,马上就好了……”

一边的梁珍说:“不是好好的,又要检验什么DNA,难道还怕你在外面偷人啊?”

徐媛怡说:“少说两句。”

“我说的又没有错,涵涵都已经四岁多了,我眼睁睁瞧着你是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从几个月会爬到现在会走。”

梁珍也是故意说的这些话,现在徐媛怡攀了高枝儿在宋家当太太夫人,也就算是一荣俱荣了,帮小姑子说两句话,动动嘴皮子的工夫。

徐媛怡知道,现在的宋翊,和八年前的表现不一样,是因为那个时候,在宋翊看见了检验报告之后,有她和宋洁柔在旁边煽风点火,而恰巧席美郁因为有研究需要做,不在家中,等到第二天回来之后,怒气已经积攒到没有发泄口了,才会顷刻间爆发,最终没有回头的余地。

而这一次,在出现了伪造的检测报告之后,她跟在身边,她亲眼看着,就不会出错。

宋翊将宋琦涵抱起来,“来,不哭了啊,跟着爸爸出去。”

走廊上有些吵闹,宋翊便抱着宋琦涵去到走廊尽头的安全通道,将宋琦涵放在了地上,拿出手机来给宋予乔打电话。

“我现在在医院内。”

是裴斯承接的电话,他说:“再过十分钟就到了。”

宋翊刚刚挂断了电话,却听见走廊上一阵吵嚷声,他急忙转过身去开了门,就看见在检验室前面,徐媛怡想要转身走,却有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女医生,正在拉着徐媛怡的手臂,不让她离开,正在大声地说些什么,周围聚集了不少人,宋翊耳朵很灵的听见了几个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