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虐渣进行时/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翊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徐媛怡,此刻好像是困兽一般,挣扎着,赤红着双眼,浑身都抖得好像是筛糠。

“徐媛怡。我这人从来都没有对不起你过,你当初嫁进宋家来,也是办了婚宴,之后你娘家人有了事情,你找到我这里,我也都是尽心尽力地在帮助,可是现在,你这是什么意思?孩子不是我的,宋琦涵不是我的秦文子,但是你知道么,宋予乔是我的亲生女儿,”宋翊将另外一份检验报告拿出来,捏住上面的一角,抖落下去。“这一份和先前我收到的匿名信,是一模一样的。那么,在之前,你拿给我的那几份亲子鉴定,就是假的。”

“我不知道,”徐媛怡脸色一片惨白,不停地摇着头,“我不知道,就是当时的医生检验了拿给我的,确实是苏超,是的,没有错……”

徐媛怡完全懵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语无伦次。

宋翊已经看透了徐媛怡的这种把戏。说:“现在不管说什么也都没有用了,现在白纸黑字上写的清楚,宋琦涵不是我的儿子,你不停地让去重新验一次DNA,好方便你再次找人,是不是?在医院里换样本,就是你搞出来的!”

徐媛怡跪坐在地上,满脸都是眼泪。

这种情况下,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只知道哭,口中反复喃喃着说:“涵涵是你的儿子,真的是你的儿子……”

宋翊也觉得满心都是烦躁,坐下来,从烟盒内抖出一支烟来,打火机点燃。开始抽烟,一时间,房间内就只剩下徐媛怡的抽泣声。还有宋翊漠然冷淡的视线。

刚才宋翊开门进来之后,并没有锁掉酒店门,徐媛怡的二嫂梁珍抱着宋琦涵回来,看见房间门开着一条缝,便索性直接推开了,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徐媛怡,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哎,媛怡,你怎么在地上坐着啊?赶紧起来。”

宋琦涵被梁珍放在地面上,也跑过来,看着徐媛怡看上都是泪,还伸出手来碰了碰她的脸:“妈妈,你怎么哭了?”

徐媛怡在看见宋琦涵的同时,一把将儿子抱在了怀里,失声痛哭。

宋琦涵完全不知所措,听着妈妈哭,他也开始抽咽。

梁珍察言观色,也明白了一些,眼睛很尖的就看见了在地上的一张纸,捡起来看了一眼,“这……”

转瞬,在梁珍的脑海里,已经出现了好几种理由。

她之前根本就没有听徐媛怡说过,现在却忽然冒出了这种东西,除了有人故意作假之外,她想不出来其他的理由。

当然,她在看见这份检测报告的同时,也看见了另外一份放在桌上的纸,那一份,是宋予乔和宋翊的,却写着的是父母血缘关系。

梁珍明白了。

在八年前,徐媛怡曾经一直去找过徐战,鬼鬼祟祟的做了一些事情,当时她和老公徐毅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来是这样,但是,也正是因为徐媛怡嫁给宋翊之后,他们家的情况才逐日好转,最后还开了一个小的影视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是平常很赚钱。

现在,徐媛怡代表的是她徐家,所以不管当年的情况是什么,是对是错,都要以现在对徐媛怡有效的情况来考虑。

梁珍将宋琦涵重新从地上抱起来,徐媛怡察觉到梁珍的动作,还又将宋琦涵向自己的怀里搂了一下,但是,梁珍并没有松手。

徐媛怡抬头看了一眼梁珍,梁珍冲着她点了点头,徐媛怡松手。

梁珍抱着宋琦涵,向宋翊坐的位置,“宋哥,你看,你看看涵涵这孩子。”

宋琦涵刚才听着妈妈哭,也哭了出来,现在一双眼睛红红的。

宋翊的眼睛内有些浑浊,看着宋琦涵,宋琦涵伸手道:“爸爸抱。”

但是,宋翊却没有伸出手来。

梁珍摇了摇头,说:“宋哥,你看看涵涵长得多像你,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孩子?这种检测报告,一看就是有人动过手脚了,当时做化验的时候我在医院,就眼睁睁的看着媛怡被那个护士诬陷,这份报告绝对是有问题……”

然而,梁珍的这句话还没有说完,酒店房门就被推开了,紧接着,一个声音传进来。

“这份报告有没有问题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八年前的亲子鉴定,就是她搞的鬼!”

徐媛怡闻言,浑身一震,看向门口的身影,呼吸都在一瞬间停滞了。

门口的女人,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徐媛怡,勾了勾唇:“你好,徐媛怡徐小姐,哦,不,现在应该是宋夫人,您不认识我了么?”

徐媛怡拼命地向后退,原本已经镇定下来的双手又开始发抖了:“我不认识你!”

她心里在想,这个女人不是早就离开不知所踪了么,为什么现在会忽然重新冒出来,现在这个医生回来是干什么的,是又来威胁要钱的么?

“宋夫人,你怎么能翻脸不认人呢?必定当初是我帮了你不少的忙!我们可是曾经的老同学了,要不是你再三请求我,我又怎么会讲苏超和宋董事长的血液样本调换了,然后的出来三分截然不同的检验报告呢?”这个人向前伸出手来,想要将坐在地上的徐媛怡伸手拉起来,却被徐媛怡一下子打掉,手背上就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印子,“既然你忘了,那我就从头,一点一点说,首先,我姓方,在八年前,是C市第一医院的一个医生……”

“你滚出去!谁允许你在这里乱说的!出去!”

徐媛怡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从地上翻身爬起来,就将方医生向门外狠狠地推了两把。

“你动我干什么啊?我只是把事实说出来,你现在这种表现,更是让人觉察到是掩人耳目啊,宋董事长可是都在看着呢。”

方医生一只手扒着门框,徐媛怡的手指甲有些长,在她的手臂上划下了一道,她反手就扯了徐媛怡的头发,向后狠狠一拉,手指上就缠绕了很多细长的发丝。

梁珍一看不好,这是要打架,便将已经完全吓傻了的宋琦涵放在地上,过来拦架。

宋翊现在心里已经有了一丝察觉,八年前的事情,即将揭露出来,现在也只是露了冰山一角,他看着面前有些失控的徐媛怡,说:“让她说完。”

徐媛怡扯着方医生的手一下子松开了,两人分开,各自都在喘息。

方医生眉头紧紧的蹙起,扶着一把椅子站稳,说:“你现在动手有什么好处,我说了事实真相,到底相信不相信,还是看宋董事长自己的判断力。”

原本一直呆愣的宋琦涵,忽然大声哭了出来,哇的一声。斤扑纵巴。

宋翊皱了皱眉。

不管宋琦涵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到底是个孩子,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影响到小孩子,一些话,不该让小孩子听到的,就不能让他听到。

宋翊刚刚想要打电话给助理,让他过来将宋琦涵抱走,梁珍已经上前。

梁珍知道现在是涉及到人家的家务事,她也不用再待下去了,便索性抱了宋琦涵出门,宋琦涵的哭声越来越大,口中还一直叫着“妈妈”,让酒店走廊上的人听了都不禁侧目。

梁珍哄着孩子出去之后,房门再度关上,隔绝了外面的声音。

宋翊看了一眼方医生,这个医生看起来也是不年轻了,发丝中竟然已经夹杂着白头发了。

“你说吧。”

方医生特意向前面走了几步,离开徐媛怡伸手就能够到的范围内,看向宋翊:“我和徐媛怡是高中同学,只不过关系不深,之后我选了理,她选了文,后来我当了医生,工作之后也一直没有联系过,但是,就在八年前,她却忽然找到我,先是请客吃饭,各种客套,还专门带着礼品上来,说要我帮她伪造一份DNA的亲子鉴定……”

徐媛怡打断了方医生的话:“你血口喷人!现在口说无凭,你凭什么说我要你帮忙伪造过DNA的检验结果?!你现在就……”

“闭嘴!”

随着宋翊如洪钟一般的声音之后,还有一声剧烈的破碎声,宋翊将面前的一个烟灰缸给砸到了地上,烟灰缸顿时四分五裂,碎裂的玻璃渣子散落在地上,迸溅到徐媛怡的小腿上,好像是被擦伤了,一阵猛烈的生疼。

宋翊冷冷的看着徐媛怡,说:“如果你不能安静听着,那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徐媛怡浑身打着筛子,咬着自己的嘴唇,用几乎能将嘴唇咬烂的那种力道,双手握成了拳头,任由身后的方医生开口,将滚在喉咙中的话,生生地咽了下去。

“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把宋家的那三姐弟重新验一次DNA就能确认了,”方医生看了一眼徐媛怡,接着说:“之后,宋董事长您确实是来到医院抽血检验过,但是,徐媛怡却让我帮她将名字写成另外一个人的名字,就是苏超,那个人我也见过,是一个工人,我一看就绝对不可能是,但是徐媛怡给了我好处,给了我钱,我承认我一是因为见钱眼开……”

方医生顿了顿,接着说道:“而且,当时徐媛怡还用原来在高中的时候,我曾经发生过的一次不雅的事情捅出去作为威胁,最终我才答应了,帮她伪造了……之后我日日夜夜都不能安宁,直到后来,我才因为老公的工作调动变迁,去了外地,也算是为了躲人,因为后来没多久我就听说苏超死了,我也怕被杀人灭口……”

等到方医生说完,宋翊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而徐媛怡,浑身发抖,脸色灰败一片。

宋翊再开口,嗓音有些艰涩,“那个苏超,是谁?”

“我当时有留了那个人的身份证复印件,现在还留着!”方医生赶忙将身上准备好的身份证复印件递上去,“就是这个。”

徐媛怡恨不得当时就上去将方医生手中的纸给夺下来撕碎,但是,最终她克制住了这种冲动,她刚才在宋翊面前露出的马脚已经够多了,现在必须要稳住自己的心神,绝对死不承认,况且,宋琦涵真的是宋翊的儿子,原本她还在怀疑,是不是当时检查的日子出现了差错,导致其实宋琦涵不是宋翊的儿子,可是,就从刚刚这个方医生出现,她就将前几天从医院内的护士栽赃事件,到现在的指正八年前的事情,一定都是有人在幕后指使的!

如果有幕后黑手,那她就不怕,可以将这个幕后黑手给抓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徐媛怡现在一再告诫自己,自己是清白的,没错,当年的检验报告不是自己弄的,这种想法在脑子里循环了无数遍,最终终于根深蒂固了,换句话说,她给自己催眠了。

就好像是有一句话,谎言重复一百遍就是真理。

徐媛怡现在认为自己就是清白的,那些事情都不是她做的!

方医生递过去照片,说:“这八年来,我一直寝食难安,因为之前见钱眼开,犯下的这种罪,现在,总算是说出来了,真相大白,也算是天理昭昭吧。”

宋翊在八年前,曾经见过一次苏超,却是一份侦探社发来的照片,是席美郁与苏超在餐厅内吃饭的情景,当时两人坐在靠近窗边的位置,方便的拍照,特别清晰,还有在酒店内的一张照片,那个苏超身上只穿着一件浴袍。

宋翊当时看见由私家侦探拍的这些照片,还找专门的人出来,对照片进行了鉴定,没有合成,没有PS,是第一次拍照成功的,当时的情景还原,就是如此。

这也是后来宋翊对于席美郁相当生气的原因之一。

现在,宋翊看着手中的这张身份证的复印件,看见上面的原籍,看见上面的出生年月,再看见这个人的照片,心理有一阵怒火,烧的无边无沿。

当初的那个宋翊,好像是傻子一样,被人耍了一遭,就连这没有合成的照片,都是用来糊弄人的!

宋翊指着门:“都给我出去!出去!”

宋翊的忽然发出声音,连同徐媛怡,方医生都被吓了一跳。

宋翊忽然失控,将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用胳膊扫落在地上,几只玻璃杯和马克杯,全都摔碎在地面上,开了花,噼噼啪啪的一阵燥乱声响,重物落地,好像地面都在颤动,仿佛地震的感觉。

方医生吓的赶紧就出了门,身后跟着徐媛怡。

徐媛怡一出了门,就一把拉住了方医生,“是谁让你过来的?说!你现在为什么要这样污蔑我,破坏我的家庭!”

方医生现在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自然也就不用伪装了,轻蔑的一笑,拂开徐媛怡的手臂:“当年你给我十万,帮你害人,如今有人出五十万,让我将你做过的那些龌龊事给揭发出来,我何乐而不为呢?”

徐媛怡抬手就想要扇方医生一个耳光,却被架住了哆嗦的手臂,“无耻!”

“我没有你无耻!”方医生在徐媛怡的身上吐了一口唾沫,转身下了楼。

徐媛怡向上翻着白眼,靠在墙面上,支撑不住一样,缓缓地滑落。

随即,就听见梁珍的尖叫声:“媛怡!徐媛怡!救命啊,快打120!”

………………

方医生已经下了楼,从医院的后门出去,向后面看了一眼,并没有人追随,便在人行道上缓慢行走,走过一条长长的路,在十字路口东转,一直走到立交桥下,看见了一辆黑色的私家车,车牌号正是之前交待过的车牌号。

方医生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走过去,敲了敲车窗,车门开了锁,她开了车门上去。

在后座上,坐着的是顾青城。

顾青城问:“怎么样?”

方医生回答的毕恭毕敬,“我把当年的情况全都说出来了,看起来宋翊的情绪很不稳定,很生气。”

顾青城摆手:“我问的是你将身份证复印件给宋翊看了以后,他的反应。”

方医生回忆了一下,回答:“看了之后,忽然就叫我们都滚出去,将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摔碎在地上了,拿着那张复印纸没有松手。”

顾青城沉吟片刻,看来,裴斯承料想的没有错,沿着苏智的这条线查下去,那个已经在八年前被车撞死的苏超,就是那个八年前去顶了宋翊的身份做了亲子鉴定的那个苏超。

方医生将身上的一根录音笔拿出来递上去。

顾青城拿过录音笔来,打开听了两句话,等到听见里面伴随着宋翊的一句“闭嘴”,摔碎了一个杯子的时候,就将录音笔给关掉了。

车子平稳地在马路上行驶,方医生大气都不敢出,最终,还是憋不住,问了顾青城一句:“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顾青城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她向后瑟缩了一下。

“等三天,如果没有另外要你做的,你就可以走,我还会按照约定,给你打过去钱,只要你现在不惹事。”

“不会惹事,您说了算,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放心。”

方医生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初被带过来的那种害怕了,兴许真的是一直压抑在心里的错事说出来,用来弥补,就好得多了。

………………

宋予乔昨晚已经约了华筝,要去选在订婚宴上穿的礼服,原本说好了直接去店里,可是到了店里,苏智却说:“掌柜的没来啊。”

明明是说好了在店里的,现在却没有过来。

宋予乔身上没有带手机,本来是想要出去借用保镖大哥的手机,但是,除了裴斯承的手机号码她是背下来的,华筝的手机号根本连前三位都给忘了。

“苏智,”宋予乔问正在前台站着的苏智,“借我你手机用一下。”

“要给掌柜的打电话么?”苏智收回目光,已经拿出来手机拨通了华筝的号码,递给宋予乔。

宋予乔拿着苏智的手机转身,站在店面门口,看着路对面一个树木施工队,正在将一棵高大梧桐树上的枝干锯下来,枝桠簌簌地掉落在地面上。

手机信号有点不好,听起来仿佛是有电流的声音,嘶嘶嘶嘶的。

华筝接通电话的时候,听起来鼻音很重,“感冒了?”

“夜晚开空调,可能是吹着了,现在有些鼻塞。”华筝说,“你现在到哪儿了?在店里?”

“嗯,你要是难受就在家歇着,我现在直接去你家。”

华筝说:“好,你过来吧,中午一起吃饭,”

临挂断电话前,华筝忽然叫住了宋予乔:“予乔,我昨儿个在店里已经把几套衣服都挑好了,你让苏智给你拿出来看看,就那么几件,还有裴大哥的。”

“嗯,好,”宋予乔叮嘱,“你嗓子都坏了,多喝点水。”

挂了电话,宋予乔转身,就看见了就贴在自己身后站着的苏智,吓了一跳,冷不丁的出现,她向后退了一步。

苏智已经拉住她的手腕:“后面是台阶,你小心着点。”

宋予乔一手扶住门框,另外一只手轻巧地将苏智的手挣脱掉,问:“华筝昨天挑的衣服呢?你拿给我看看。”

“好。”

苏智向后退了一步,刚才握着宋予乔的手指指腹在衣服上摩挲了两下,笑着向宋予乔俯身鞠躬,做出来一个十分绅士的姿势,脸上的笑让宋予乔有些看不懂,“我的公主,这边请。”

宋予乔抖了两下,拍了拍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苏智,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好。”

苏智眼眸中飞快地闪过一道光芒,随即又完全恢复了那种乖乖少年的模样,笑起来唇红齿白的阳光少年。

宋予乔看不懂苏智这个人,总觉得这个少年并不像表面看的这么简单,却也不是那种坏的冒水的人。

其实,华筝让宋予乔来挑选,根本就不用多说,华筝每天接触的都是时尚圈子里的人,对于时尚美还是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了,她挑出的这几套衣服,看起来都不错。

苏智在一边给宋予乔解释,包括是那种材质,什么款式,适合哪一种肤色哪一种身材的人穿。

最后,宋予乔为裴斯承的大哥裴聿白选了一套正装,却是十分别致的一套衣服,上面有暗纹,在袖口的设计也十分细致,琥珀色的袖扣很漂亮。

宋予乔走到前台,随手撕了一张便签纸,写上了一行字,“你一会儿找人把这套衣服照着这个地址送过去。”

苏智就撑着手臂站在前台,低头看见宋予乔娟秀俊逸的字体,将便签拿在手中。

“字如其人。”

宋予乔没有理会,而是将签字笔放回台子上,“那我就先走了,我还要去唐氏庄园找华筝。”

“我还有事。”苏智伸出胳膊拦住宋予乔,“我想请你吃饭,上一次没有来得及,这一次你一定要给我这个面子,还了你帮我找酒店的这个人情。”

宋予乔仰着头看了一眼苏智此刻看起来认真的眉眼,“你还好意思提么?押金里面扣除的那一盒计生用品,你前几天告诉我的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啊,”苏智眼睛一弯,“我当时看见抽屉里放着那东西,就拆开看了看,当时还以为是气球……”

宋予乔:“……”

如果说曾经进出过夜色那种地方的少年,连避孕套都能是认作是气球,那是她孤陋寡闻了。

苏智紧跟不舍,“予乔,宋予乔,予乔姐,你就跟我吃顿饭能怎么样啊,我想要追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么?”

宋予乔停住脚步,“苏智,我也告诉过你,我有一个儿子,现在已经五岁多了,我也有一个很爱我的老公,我们生活的很幸福。你现在还很年轻,应该找一个和自己同年龄段的女孩子谈恋爱。”

“你不是同年龄段的么?”苏智说,“而且,我也说过,我不在乎啊,就算是很爱也有一天会不爱,结了婚还可以离婚,现在出轨的人那么多,你怎么就知道你老公不会出轨呢?”

“啪”的一声。

宋予乔扬起手臂来给了苏智一个耳光,力气不算小,苏智白皙的脸颊上立刻就印上了五个手指印,不过却没有偏了脸,目光依旧牢牢地锁住宋予乔。

宋予乔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笑意,对苏智说:“我不想你能收回你刚才说的话,但是我想要告诉你,在社会上生活,你必须要能管得住你自己的嘴,不阿谀奉承讨好别人,也不能说这种尖刻的话来诅咒别人。”

说完,宋予乔就转身出了礼服店门。

苏智抹了一把自己的脸颊,这个时候才感觉到火辣辣的疼意。

透过礼服店的玻璃门,他看向已经走了很远的宋予乔,嘴角勾起一抹淡笑来,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

对于苏智这个人,顾青城根本就没有过印象,那些大学生,或者是社会上有颜值却缺钱的男人女人,都曾经来过夜色,这些事情原先都是交给阿绿去打理的,也是因为各人有个人的隐私,来到这里一般情况下都会用化名。

但是这个苏智,却是用的真名。

夜色内部已经完全装修齐整,在下月初就开始重新试营业。

这个晚上,就首先迎来了第一批客人,顾青城叫了哥几个过来喝酒,顺带将自己找到的苏智的资料给了姗姗来迟的裴斯承。

苏智在身份证上写明现在是二十,但是实际年龄是二十一,母亲是在苏智五岁的时候就出轨然后离婚,改嫁,而父亲在八年前去世,在一次意外的车祸中被撞,司机开车逃逸,一直到一周之后抓捕归案,但是苏智的父亲却已经死亡。

顾青城递上来一份资料,“这里面全都是问的苏智的乡邻,一些他们所知道的内情,不过我觉得倒是没有多大用处。”

裴斯承接过来,随意地扫了两眼。

“还有一根录音笔,是今天在酒店里方医生带进去的,里面有当时几个人说的话,能听出来,宋翊有很大的怒气。”顾青城说完,便将一根金属色的录音笔给裴斯承放在了面前。

旁边薛淼叫住顾青城:“又琢磨着要阴谁呢?”

顾青城用下巴指了指裴斯承:“她的后丈母娘。”

薛淼:“……”

裴斯承就着喝了一杯酒,拿出手机来给黎北打了个电话:“徐媛怡那边的情况调查清楚了么?”

黎北说:“还没有查出来,当时徐媛怡是有谈过两个前男友,有一个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不过就在前几年已经从S市搬到C市了。”

裴斯承说:“彻查。”

“是。”

………………

确实是彻查。

就在裴斯承对黎北下达了彻查的这个命令之后,不出第二天,就已经查到了。

这个在八年前已经和徐媛怡到了谈婚论嫁地步的前男友,是叫石军,有个妹妹叫石倩倩,是光影公司的新艺人。

“石倩倩?”

裴斯承的记忆里一向十分好,但是对于不该记住的人,从来都不过脑子,他敢肯定,在某种场合下一定是见到过这个石倩倩,只不过细想已经是想不出来了。

他将双腿敲在茶几上,抬眼看着黎北:“接下来怎么做,懂么?”

“懂。”

跟了裴斯承这么长时间,如果黎北每一步都需要裴斯承指示的话,他也不会走到如今这一步了。

“好,去吧。”裴斯承手中拿着一个Zippo的打火机,啪嗒点燃再灭掉,一簇火苗蹿出来,两朵火苗在黝黑的深色瞳仁内,闪出两抹跳跃的红色。

等黎北走到门口,裴斯承却忽然叫住了他。

“黎北。”

“老板?”

裴斯承问:“你和你女朋友在一起有几年了?”

黎北说:“三年。”

“等这件事情过了,给你一个月的蜜月假期。”

黎北眼睛亮了亮光:“谢谢老板。”

真的,有了老板这句话,就算是以前去过中东,那也值了!就别说是中东了,就算是非洲也去得!

………………

清晨,虞娜照例是自己坐地铁去上班。

她私下里算了一下自己银行卡内的钱,可以向银行贷款十万元,足够买一辆车了,但是,如果买车的话,养车的钱必定也是少不了的,还不如继续存起来,在好地段买一套房子,将父母从那个小杂院里搬出来到市里面去住。

到了公司,一出门,就看见于欣欣的一张喜气洋洋的笑脸。

“虞娜姐,早上好。”

“嗯,早上好。”只不过,虞娜原本干脆利落的步伐,在看见桌上放着的一捧花的时候,就一下子顿住了。

于欣欣跟在身后:“娜娜姐,这是早上有人送过来的,玫瑰啊,是有人追求你么?”

虞娜脑海中第一印象就是叶泽南。

她面容上没有波澜,走过去,将桌面上的玫瑰花束拿起来,里面有一张赠言的纸片。

果然,她猜想的没有错,是叶泽南。

于欣欣已经将一个花瓶给拿了过来,想要帮虞娜插上,虞娜直接将花束反手塞在于欣欣怀里,说:“给办公室的人一个人发一束,发完吧。”

“嗯?噢。”

于是,不光是六十三层的各位高管办公室内多了一支红玫瑰,就连黎北手中也多了一支红玫瑰。

黎北咬在嘴里,看着虞娜:“你真不介意?那我送给我女朋友去了。”

虞娜头也没有抬,双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十指如飞。

中午,虞娜接到了叶泽南的电话。

“中午有时间么?一起吃饭吧。”

“没有时间,我很忙。”虞娜断然拒绝。

叶泽南笑了一声:“那我带着吃的东西上去找你?”

虞娜闻言微微一愣,“你在裴氏楼下?”

“是的,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我不是一般的小姑娘,你就算上来也吓不到我,随你便。”

说完,虞娜便将电话挂断了。

心里有些忐忑,一直等了十多分钟,并没有见叶泽南上来,她便去休息室内去接了一杯水喝,眼光不经意向下看,就看见了叶泽南的那辆白色宝马。

之所以记得,是因为这两白色的宝马,在陪着叶泽南在郊外别墅内戒毒的时候,曾经借给她开过。

虞娜并没有在意,午饭是让于欣欣下午打包带给她的,吃过午饭,又简单的在桌上趴着休息了一会儿,只不过虞娜觉得自己有些心不在焉了,就算是在做需要最精密的数据报表的时候,也会分神开小差。

她忍不住走到休息室内,又从窗户向下看了一眼。

那辆宝马车依旧还在同一个位置停着。

虞娜出来之后,对于欣欣说:“我先去一下,最多半个小时就上来,你注意一下老板那边的要求。”

于欣欣经过这几个月工作上的磨练,已经可以完全适应了,现在甜甜的一笑:“OK,放心啦。”

虞娜从楼上下来,走到宝马车旁边,敲了敲驾驶位的车窗玻璃,车窗玻璃摇下来,叶泽南一张俊脸出现在面前。

“我就知道你会下来。”

虞娜皱着眉:“你是觉得你这个总裁当的很容易是么?现在上班时间,你就在这里白白耽误了三个小时,我现在可是怕了你妈妈了,下一次恐怕就不是打电话约我出去吃饭了,恐怕就直接拎着菜刀上我家里去了。”

叶泽南已经倾身过去,将副驾驶的门打开,“你先上来,下午上映一场好看的电影,一起去看。”

“我现在是上班时间。”

“没关系。”

“叶总,你别闹了好不好,我是工薪阶层,真的是……我们不合适。”

虞娜想要向后退,却被叶泽南一下子握住了手腕。

叶泽南的眼睛很亮,“你先上来,一些话上来说。”

他知道虞娜的顾虑良多,便将车里的钥匙给拔了,塞给虞娜,“你现在保管着,我不会随便开车了。”

虞娜这才绕过车头,从副驾驶的位置上了车。

而就是刚才叶泽南对虞娜拉扯的那一幕,一点不落的全都印在了不远处一个人的瞳孔里。

徐婉莉。

徐婉莉的腿在医生的治疗下,已经好很多了,因为原本不能行走就是因为心理上的问题而不是生理上的问题,双腿没有问题,所以在宋洁柔扶着徐婉莉日复一日的锻炼下,她终于可以下地行走了,只不过刚刚恢复这种功能,还是有一些缓慢。

但是,她真的是很想叶泽南,于是,便在这种时候,趁着宋洁柔外出的时间,出去到了叶氏总公司,然后又打车跟踪叶泽南的车,一直到这里,没想到,看到的却是叶泽南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她恨!

如果是宋予乔也就罢了,从高中她就争不过宋予乔,况且宋予乔还是跟叶泽南有过三年婚约的人。

可是现在,竟然是另外一个女人!什么都比不上她的女人!

徐婉莉的内心正在被一条漆黑的毒蛇渐渐的吞噬,所有的光明光亮,全都被阴狠所覆盖了,她眼睛里是滔天的怒火。

虞娜,你等着。

………………

而就在这一天的早上,同样收到花的,还不仅仅是叶泽南,还有宋予乔,这一次不是到付,当然也不是裴斯承送的,宋予乔看着由花店的人直接送上门来的新鲜花束,皱了皱眉,“不好意思,这花你退回去吧,我并没有订过。”

“那应该就是您的追求者送的花束吧,您还是签收一下吧,免得让我们这种送货员不好办。”

宋予乔便接过笔,在签收那一栏写上了自己的名字,送货员刚刚准备离开。

“小哥,等一下。”

送货员站住脚步。

宋予乔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五十块钱给了送货员,然后在便签纸上写下了地址和收件人,还有手机号,说:“你帮我把这束花送到这个人手里,真是麻烦你了,这是给你的小费。”

送货员:“……”

等到送货员离开,宋予乔转过身来,就看见倚靠在墙面上的裴斯承,正抱着双臂看着她。

“看什么看?”

宋予乔从裴斯承身边经过,因为裴斯承手长脚长给挡着路,只留出一小块空地,她便伸手推了一下裴斯承的胸膛,于是裴斯承就趁机将她的手抓在了手掌心内。

“有人追有人送花?桃花运来了,想要红杏出墙?”

“你这是在吃干醋么?”宋予乔尖尖食指在裴斯承的下巴上点了一下,“裴昊昱都快六岁了,肚子里还有三个,我们都扯了证了,我想要红杏出墙也要有这个资本好么?”

裴斯承低头咬了一下宋予乔伸出的指尖,“一会儿去医院,我已经找好医生了。”

“嗯,好。”

宋予乔的肚子已经将近三个月了,现在去医院,就可以验出腹中胎儿性别了。

“不知道我姐现在要生了没有?”

裴斯承抚了抚宋予乔的手,“你放心,在别墅里顾青城找了五六个妇产科的专家就等着给你姐接生,不过你姐倒是稳坐泰山,肚子里的孩子一点要出来的动静都没有。”

“我给她打个电话,你先去给裴昊昱收拾东西,第一天开学别迟到了。”

宋予乔给姐姐打了电话,宋疏影那边接通了,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好,请自报姓名。”

宋予乔:“……”

“我是宋予乔,我找我姐。”

紧接着,就隐约听见那边说话声,“宋姐,是你妹妹打来的电话。”

这手机才又回到了宋疏影的手里。

这么一听,宋予乔完全不担心宋疏影在顾青城那边的男人堆里,会有什么排斥反应,根本就不会,简直是如鱼得水了。

“姐,你的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星期吧?”

“嗯,还有十天……你不用过来了,席女士现在已经来了,她一个我就要受不了了,你别来了,我现在好得很。”

姐妹两人说了一会儿话,楼上的裴斯承已经拎着裴昊昱的书包下来了,裴昊昱兴奋地一直在地上蹦跶着,终于要开学了,他终于能够肆无忌惮的嘲笑慕小冬了啊哈哈!

“乔乔,你快点!我今天赶时间!”

宋予乔换了一双软底的平底鞋,很舒适,开了门让裴昊昱先出去:“赶什么时间?”

裴昊昱没有吭声,直接从宋予乔的臂膀下钻出去,一溜烟就跑到电梯前去猛按电梯开关。

裴斯承说:“没写完作业,等着去参考同学的。”

裴昊昱已经事先给慕小冬打了电话了,两个小朋友谁先到,谁就在学校门口的四季青前面等着,然后一块儿去学校。

裴昊昱到的时候,慕小冬还没有来,宋予乔便陪着他站了一会儿,等到坐着妈妈的电动车到学校的慕小冬。

宋予乔摸了摸裴昊昱的小脑袋,说:“那妈妈走了,你上学要听话。”

“嗯嗯,我知道。”

慕小冬跑过来,两个小家伙撞了撞头,然后搭着肩膀就进了学校门。

………………

裴斯承开着车带宋予乔来到医院里做检查,如果是单胎的话,一般情况下医生不会告知性别,除非是找人,而宋予乔是三胞胎,不仅仅是会告知性别,就连妇产科的其他医生护士,在宋予乔过来做孕检的时候,都纷纷过来到检查室内,特别还有带着的两个实习医生。

只不过,这个时候,宋予乔才刚刚从裴斯承的车内下来,两人暂时不知道医院内的情况,一同经过医院中间的一个巨大的人工喷水池,向医院大楼走去。

“姐姐!”

忽然后面一声清亮的童声传过来,不过,宋予乔和裴斯承两人都没有刻意注意到,紧接着,宋予乔身后的衣服被人抓住了,又一声:“姐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