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予乔回过身来,就看见扯着自己身后衣服的宋琦涵,正仰着一张小脸。

宋琦涵又笑了一笑:“就是姐姐啊!”他笑的眉眼弯弯的,还向后面摆手:“舅妈,我没有认错啊。这就是我姐姐!”

宋予乔抬眼,就看见了一个女人,因为自从徐媛怡嫁进宋翊之后,她便已经不怎么在宋家住了,偶尔回去也都是去找奶奶,难免的几次见面,肯定是遇不到,但是现在听宋琦涵的称呼,便了然了,这个人就是徐媛怡哥哥的老婆。

再看穿着,这个女人穿着很有将就,那就只能是在后来借了宋翊的势,开了一个小的影视公司的徐毅的老婆了。徐战的老婆是从乡下走出来的,身上的穿着打扮都不会有这样的奢侈。

梁珍拉过宋琦涵的手向后退了一步。“是予乔啊,真是巧。在这儿遇上了。”

宋予乔微微颔首,“嗯。”

两两相对,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便各自告别。

因为徐媛怡上一次在酒店内突然昏厥,在抢救室内抢救了一场,才终于从死亡边缘给拉了回来,可是,在这期间,宋翊竟然连面都没有露过,真是让人感觉到心凉。

梁珍忽然叫住了宋予乔:“你这两天见到你爸爸么?”

宋予乔习惯性的皱眉,她现在看见宋翊已经没有当初的那种生气与委屈了,但是徐媛怡那边的人来质问她宋翊的去处,她还是觉得内心难以平复。

“这你应该问他。而不是问我。”

宋予乔说完就要转身,宋琦涵却固执地甩掉梁珍的手,过来就拉宋予乔。

“姐姐,在哪里可以见到小哥哥?”

小哥哥?

裴昊昱?那是你的小外甥。

裴斯承目光落在这个小孩子身上,宋琦涵看起来比较小,比同龄的孩子都要小,看起来好像是营养不良的样子,但是,就凭徐媛怡平时在家里对他的溺爱,也不应该是这种情况。

宋琦涵仰着头,接着说:“我还拿着那个小哥哥的豌豆射手,我这一次有装起来呢,在酒店的背包里。”

宋予乔摸了摸宋琦涵毛茸茸的小脑袋:“乖,那个送给你了,不用还给他。”

裴斯承搂着宋予乔的腰进了医院的大楼。而宋予乔没有再回头了。

宋予乔虽然不喜欢徐媛怡,但是对于宋琦涵这个小孩子,从来都没有讨厌过。况且,他每次见到宋予乔,都会姐姐的叫个不停,感觉完全不一样。

她觉得徐媛怡对孩子的教育方法是有错误的,可是毕竟自己与宋家没有关系,也没有立场去指责。

裴斯承反手握住宋予乔的手,“怎么了?”

宋予乔摇了摇头:“没什么,走吧。”

这次孕检,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然后是B超,身后跟着三三两两的护士她还真的是不放心,自己怀着一个三胞胎心理压力已经够大了,现在这些人在后面跟着,内心就好像是缀着一个沉甸甸的石头一样,狠狠地向下坠着。

裴斯承立即就给妇产科主任打了电话,主任过来,“都没有事情做了么?在这里围着孕妇干什么?”

立即散去了一大堆人,裴斯承才陪着宋予乔进了B超室。

因为这一次便可以确认腹中胎儿的性别了,宋予乔重新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十分忐忑。

裴斯承也很忐忑,却不是因为宋予乔的腹中胎儿的性别,而是怕和上一次一样,医生看其中胎儿发育不好,建议做减胎手术。

但是,这一次,却真的是出人意料的好,不仅仅胎儿很健康,三个孕囊都已经发育良好,两个男孩一个女孩。

宝宝在子宫内的形态,医生很惊喜的指着,说这是宝宝的头,这是脚……但是,宋予乔和裴斯承两人除了一团阴影,勉强模糊可以确定,确实是三个小家伙。

医生叮嘱了很多事项,宋予乔听着连连点头,而裴斯承这个准爸爸竟然直接拿了手机录音。

不过,宋予乔算是记住了医生其中有一句话。

三胞胎的话,肚子会显怀早,而且比一般孕妇的肚子都要大,等到五个月的时候来医院做排畸检查,七八月的时候来做一次胎心监护,而且一般八个月就要生了,有些更早,要做好准备。

宋予乔细心地记下来所有的时间,等到和裴斯承一道出了医院,心脏嘭嘭嘭地跳,现在已经三个月了,还有不到五个月就要生了,她觉得手心里出了一层一层的汗,比在怀小火的时候都要紧张。

当时可能真的是没心没肺,又傻又天真,竟然和一个外国人同居了半年,还怀孕的时候跑去酒吧里熬通宵。

裴斯承似乎是看出了宋予乔心中所想,说:“别想那么多,你现在就吃好睡好,其余的都交给我。”

“嗯。”

………………

在裴氏楼下,叶泽南的车子还是没有开走。

虞娜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听着叶泽南的告白,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看着人流穿梭,抿着唇,尽量只去听叶泽南的声音,不去看身边的这个人。

只不过,当她听到从叶泽南口中说出的喜欢的时候,她的心脏还是忍不住的怦然跳动了一下。

叶泽南说:“并不算是一见钟情,可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我也不清楚,我也说不准,可能就是在你陪伴我在郊外别墅内戒毒的时候,也可能是之后在公司的时候,我没有察觉到,但是并不是说没有,现在猛然回忆起来,我才知道,哦,原来已经喜欢上了。”

他终于将这些话说出来之后,心里也算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并不想用我的身份去压你,我也知道,你来到我这里,只是因为裴斯承的指示,你不喜欢我,同样也不喜欢我妈,至于之前我……”叶泽南顿了顿,还是说了出来,“在和宋予乔恋爱结婚的时候,我不算是一个好丈夫,我妈也不算是一个好婆婆,我妈说是你配不上我,但是我觉得是我配不上你……”

虞娜忽然笑了一声:“妄自菲薄?”

“不,”叶泽南摇了摇头,“我现在回想起来,之前还真的是劣迹斑斑,跳进黄河里都洗不干净了……”

“那你应该跳进长江里去洗。”

叶泽南笑了一声,知道这是虞娜在有意说这些话来排解自己的思绪,接着说,“我觉得之前好像是变了一个人,那个人让我觉得陌生……如果连我自己都接受不了曾经变的那么渣的一个自己,又凭什么让别人接受?”

虞娜这一次没有开玩笑,也不再目视前方直愣愣地瞪着挡风玻璃,她转过来,盯着叶泽南,“之前我说过了,你拿走了我的初吻,之前不是没有人追过我,但是我没有想过要恋爱,导致现在二十五,整天被爸妈说着要相亲要结婚,要不然就真正成了剩女了,不过我宁可剩下来,也不愿意违背我自己的心意,嫁给一个我没有感觉的人……”

“嗯?”

叶泽南被虞娜这样一番话搞的有点懵,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是说,我对你有感觉。”

叶泽南看着虞娜原本白皙的面颊上都染上了一层红晕,内心剧烈地跳动起来,竟然仿佛是十七八岁情窦初开的时候,那种雀跃感……

“谢……谢谢。”

虞娜笑了一下:“不客气,只是说试一下,你不要抱太大希望,毕竟你是有前科的人。”

这个下午,虞娜仍旧是没有陪同叶泽南去看电影,叶氏事情多,裴氏因为裴斯承不在,虞娜需要坐班处理事情,离不开,于是两人便在车内告别离开。

而就站在不远处的徐婉莉,看着时间,从虞娜进了叶泽南的车,到从叶泽南的车里下来,一共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如果说这半个小时就一直是在说话聊天,她死都不会信,肯定是两人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她这样想着,内心就好像被生生刮了一道,疼痛刺骨,从内心涌动出来的黑色毒液,将心脏彻底染黑了。

………………

宋翊在拿到由律师传过来的离婚协议书之后,仔细对照了里面有关夫妻共同财产的分配问题,然后毫不犹豫地签下了字。

然后,宋翊就开车去找了席美郁。

席美郁现在是在宋疏影所在的别墅内住,宋翊没有问别人,而是自己找人做的调查,得知具体位置之后,第一时间就去了。

别墅位于半山上,是一个别墅区,山上环境清幽,在现在炎炎夏日里,因为树木遮天蔽日,十分荫凉。

在别墅外停车,宋翊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看见这个别墅外面站着有来回巡视的人,穿着黑色衣服,如果宋翊没有猜错的话,这些人身上应该都有配枪,只不过是真是假难断。

宋翊下了车,走过去,迎上几个人虎视眈眈的视线,看着他就好像在看着敌人一样。

宋翊说:“我来找宋疏影。”

因为宋翊了解到,这里是为了护着宋疏影,所以这些人会不知道宋疏影的母亲叫什么名字,也绝对会知道宋疏影。

走过来的两个人对视一眼,拿起手里的对讲机,按了一下,说:“宋姐,楼下有一个人说要找你。”

楼上,宋疏影已经来到了一楼一个小弟负责的监控室,她看了一眼监控屏幕,竟然是宋翊?

一边监控录像的小哥第一次近距离看着宋姐,脸上这个时候仇大苦深的样子,就知道这个来的人肯定是不讨喜的。

宋疏影对手里的对讲机内说:“你问她找谁?”

门口的黑衣人愣了一下,不是说的很明白了么,说找你,现在又问一句是什么意思?但是,宋姐的命令,总是不能轻易反抗,所以他还是重新问了一遍,宋翊照旧回答,黑衣人这一次将宋翊的原话原封不动地复述了一遍。

“他说他要找宋疏影。”

然后,宋疏影说:“告诉他,这里没有一个叫宋疏影的人,他找错地了。”

黑衣人:“……”

宋翊:“……”

对讲机内的声音宋翊还是能听到的,他忍不住说:“小影,我是来找你妈妈的,我现在想要对于之前的事情解释一下,我已经要和徐媛怡离婚了,之前是我错怪了你妈妈……”

对讲机内传来宋疏影的声音:“把对讲机递给他。”

黑衣人忙不迭地将对讲机给了铁栏杆外面的人手中。

宋疏影说:“第一,你是谁,你跟谁结婚跟谁离婚,哪怕你老来再娶三五个老婆,也跟我妈无关,第二,之前错怪了就已经错怪了,你自己没长脑子,非要自己把绿帽子往自己头上扣,那也没什么办法,现在戴的久了,忽然想摘下来了?没门。第三,请不要再来骚扰我,我不认识你。”

说完,那边直接将对讲机给关掉了,宋翊张嘴想要说话,却生硬地被拦了下来,手里的对讲机顷刻间被面前的黑衣人给夺走。

楼上的宋疏影,站在落地窗前,帘子掩映了半边脸,看着宋翊在门前站了很久很久,然后转身上了车,开车离开。

有些事有些人可以原谅,但是有些事有些人,绝对不可能去原谅,就像是宋翊这种人。

席美郁因为有些发烧,医生给吃的退烧药中含有安眠药的成分,现在依旧是睡的昏昏沉沉,并不知道宋翊来过。

就算是她知道,也会和大女儿宋疏影做出同样的举动。

这不是甩你一个巴掌再给你一个甜枣,就能一笑泯恩仇的,她很记仇,对她不好的人,她绝对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最后会十倍乃至于百倍的还回去。

………………

宋翊开车回到酒店,正好遇上了抱着宋琦涵来找宋翊的梁珍。斤丽以技。

梁珍拦住想要从他身边侧身而过的宋翊,说:“现在媛怡还在医院里,你什么时候过去看看她?”

宋翊冷冷的看了梁珍一眼,没有说话,直接拿房卡刷进门。

梁珍见宋翊进去之后并没有关门,便在门口多站了两秒钟,宋翊已经将从房间里拿了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出来,说:“走吧,去医院。”

梁珍一听,还有些窃喜,毕竟是在一起八年的夫妻了,还是有感情的,而且更别提中间有一个孩子了,她将宋琦涵放在地上,让宋琦涵去拉宋翊的手。

宋琦涵便跑过去,拉住宋翊的手指,童声叫了一声:“爸爸。”

宋翊低头看着宋琦涵这个小孩子,不管徐媛怡犯下了什么错,都不应该迁怒孩子,这是宋翊在八年前,因为和席美郁之间闹离婚,而将宋疏影和宋予乔都伤的体无完肤,最后悔的一件事情。

所以,现在他没有甩开宋琦涵稚嫩的小手,而是一路牵着到了楼下,开车的时候才将宋琦涵给抱上了车。

………………

医院内。

徐媛怡躺在床上,护士刚刚将当天需要输液的几瓶药挂完,拔了针头离开,门就被推开了,进来的先是梁珍,然后是宋翊。

梁珍笑着说:“刚才醒了还在说,说怎么不来看你,这不就来了。”

徐媛怡看向宋翊,眼睛里闪现过一抹神采,但是也是一闪而过。

宋翊清了清嗓子,梁珍会意,现在还是留给夫妻两人沟通感情,于是便拉着宋琦涵出了病房门,“来,涵涵,先跟舅妈出去,一会儿再回来。”

宋翊也正是这样的意思,他不想影响到孩子。

等到身后的病房门咔嚓一声关上,宋翊才走过去,坐在了一把椅子上,看向徐媛怡的视线都是冷冰冰的。

徐媛怡脸色苍白,看见宋翊的一瞬间,眼眶已经红了,眼泪顺着眼角划过下来。

宋翊装作视而不见,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摊开给徐媛怡看。

“你看看这些条款,我们好聚好散。”

徐媛怡愕然瞪大了眼睛,眼眶中的泪水不由得就流下来,“宋翊,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从来都没有对不起你过,现在你却要拿出这个离婚协议书来给我?”

宋翊依旧看着面前的离婚协议书:“财产上,只要是公证过的,属于婚后共同财产的,都是平分,包括在S市西苑的一套房子,都分给你……”

“我不会离婚的,你不用多说了!”徐媛怡说,“现在好歹是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八年,结果你不给我一个原因,就要和我离婚,我不同意,绝对不会同意。”

她说着,便将放在面前的一份离婚协议书拼命的全都撕的粉碎。

宋翊看着徐媛怡这样激烈的动作,又从包里拿出来另外一份,“你还要撕多少?我这里就有多少。不要搞那些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了,我不想看,这个决定也不会改。”

“宋翊,你现在是不是糊涂了,”徐媛怡知道现在从自己的角度,已经不可用了,便又将席美郁给抬了出来,说,“八年前你就是因为独断和席美郁离婚,你说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现在你又用一份根本就是伪造的DNA的亲子鉴定,又要与我离婚,这才是真正的重蹈覆辙了!”

果然,宋翊又片刻的愣神。

徐媛怡又抓住这个机会,说:“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过,我对天发誓,从来都没有过。”

就当宋翊开口想要说话的时候,房门外却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就是这个病房号,哦,谢谢你了,护士小姐。”

随着声音的压低,门一下子从外面推开了。

宋翊没有回头,所以,清楚地看见徐媛怡此刻眼睛里闪现过的惊异于恐惧。

“媛怡,你好点了没有?听说这一次宋老头要跟你离婚,这八年的青春都耗在她身上了,你可是要多拿些钱……”

这个人就是石军。

他手里拎着一个果篮,向前走刀一张圆桌前,才忽然停了下来,仿佛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宋翊坐在床边,吓了一跳:“这是来探病的么?我刚才都没有看见。”

徐媛怡心里一片荒凉。

她这些年不是没有和石军联系,相反,因为宋翊的年龄越来越大,而她越来越耐不住寂寞,便屡次找过石军,也拿着宋家的钱给过石军,后来因为石军之狮子大张口要的太多,她才拒绝了他,现在已经有快一年没有联系了。

但是,现在这个时候石军来做什么?

她想到这里,心里一阵发凉。

难道,又是一个被买通的……

徐媛怡脑子疯转着应对策略,但是无果,根本就想不出来。

宋翊脸色铁青,他看向石军,“你是谁?”

石军呵呵了一声,“我是谁也不用你知道吧,你来看病人都不知道打听了我的情况啊,我是徐媛怡的男朋友。”

徐媛怡大喊:“前男友,前男友!我跟他早就没有关系了!”

“徐媛怡,你这就是伤了我的心了,咱俩的关系不在你朋友圈里都是公开的么,”石军说,“你整天往我那里跑着去找乐子的时候我不都满足了你么,别在床上叫的好听,下了地就翻脸不认人了,你说的宋老头满足不了你,才天天过来找我,每次出去开房的钱都是我出的!”

徐媛怡脸色一片惨白。

宋翊现在不光是头上绿了,恐怕连脸都已经绿了,浑身都是绿色。

他冷笑着看着徐媛怡,“这就是你所说的从来都没有对不起我过?现在被自己打了脸吧!”

徐媛怡摇头:“宋翊,你不能不信我,这人肯定是和前两天的那个医生是一样,是被人找来专门破坏我们的感情的,你不能相信!”

石军好像在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指着宋翊:“你……你就是宋翊?我没有注意……”

宋翊没有理会一边的石军,对徐媛怡说:“他们为什么会来破坏我们的感情?”

徐媛怡一时语塞,情急之下说:“肯定都是为了钱!前两天那个医生说了是有人给了她五十万,他肯定是也要钱!石军,你说,是不是为了钱!别人给你五十万,我给你一百万!”

石军眼皮一跳,说:“徐媛怡,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太伤我的心了!几年以来基本上都不让我见涵涵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连关系都撇的一清二楚了。”

“胡说!涵涵是宋翊的儿子!”

石军耸了耸肩:“我也并没有说不是啊……但是咱俩个去酒店真的开过房,你不能就因为这个不认了吧?我可是都还留着票据呢,发票,我没来得及报销,要不然让宋董事长给报销了吧。”

宋翊根本已经无暇想要再看徐媛怡演戏了,他站起身来,“这份离婚协议书,你现在看看,如果现在依旧不签字的话,那之后就等接我的律师函吧。”

“宋翊!宋翊!”

宋翊摔门离开,徐媛怡慌忙从床上下去追,踩空了,跪趴在地上。

石军站在原处没有动,盯着徐媛怡,趴在地上口中喃喃着不知道什么,“徐媛怡,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

“你别走!”

徐媛怡直接扑上去抱住了石军的腿:“你别走,石军,我自问从来都没有亏欠过你,是谁指使你过来的?!”

“没有亏欠过?”石军直接抓起徐媛怡的头发向上拉,“那上一次我找你借五千块钱,你推脱不见我,后来直接拉黑我,是什么意思?后来还跟朋友摸黑我,说我什么忘恩负义,赌博伤财!”

“我说的都是真话,你就是赌博!”

“嗯,没错,我就是赌博,怎么样,现在有人给我钱,别说五千,就是五十万五百万,人家都给得起,怎么,现在后悔了,你别想了!”

石军说完,就要将徐媛怡给挡开。

而就在此时,徐媛怡却好像是发狠了一样,张嘴就咬在了石军的腿上,狠狠地咬。

石军疼得立即叫了出来,弯腰拽起徐媛怡的头发向后拉,一记窝心脚就踹在了徐媛怡的肩膀上。

徐媛怡因为狠狠地咬了一口,如果不是隔着裤子,恐怕就能生生的将这人腿上一块肉给掀掉。

“滚!都说婊子无情,床上一个样儿床下一个样儿。”

徐媛怡被石军踹的直接翻倒在后面桌子上,嘭的一声,额头撞上桌角,血流下来流进了眼睛里。

石军过来给了她一个耳光:“吃里扒外的婊子!不得好死!还敢咬我!”

石军听见外面有脚步声,便没有敢多做停留,急急忙忙出了门,紧接着半分钟以后,旁边护士已经匆匆地进了门,看见躺在地上的徐媛怡,满脸都是血,倒抽了一口冷气,吓的倒退了一步,赶忙就到走廊上去叫医生了。

………………

当夜,在顾青城的地盘上,黎北开着车,将石军给带来了。

黎北与裴斯承打电话,说:“老板,石军说想要见见你。”

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个石军,竟然还带来了石倩倩,真的是贪心不足蛇吞象,看来很多人心里都抵不过一个贪念。

可见,知足常乐真的是一个真理,越是知足常乐,才越是能够开心,越是能够活的长久。

在沙发上坐着裴斯承、顾青城还有梁易,但是石军并没有关注过裴斯承的长相,面前的三个人看起来都是有钱人,虽然气质各不相同。

但是石倩倩却是见到过,直接就走向裴斯承,说:“裴三少,您还记得我么?我们见过的。”

裴斯承现在看久了宋予乔不施粉黛的干净素颜,看这种浓妆眼眸的女人都觉得反胃,这个女人他的印象里,真的是没有见过,只不过现下,他也只是将面前的一杯酒端起来,抿了一口,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没有说什么。

石军这一次带着妹妹石倩倩过来,也就是想要借此机会推自己的妹妹一把,在演艺圈里如果没有榜上金主,没有背后有人的话,真的很难混。

石军先将在医院里的事情大致都与裴斯承说了,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徐媛怡是个婊子,这种女人最是不要脸,就算是没有裴三少您的这一次嘱托,我也绝对不会跟她狼狈为奸了。”

裴斯承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嗯嗯,是的,我胡说了,瞧我这张嘴。”石军忙不迭地点头,抬手就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心里有些战战兢兢了。

这边石倩倩已经坐到裴斯承身边,她看着裴斯承英俊侧脸,脸上露出了自认为最美的笑容,娇滴滴地叫了一声“裴三少”,就在手向上摸的那一刻,裴斯承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咔嚓一声,手腕脱臼。

“啊!”

石倩倩尖叫了一声,手腕处疼的让她的眼泪一下子就蹦了出来。

裴斯承说:“不要动那些歪心思,如果你的手,动了不该动的地方,我便不会让他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石军已经出了一脑门的汗。

他在来之前也听过说裴斯承的脾气有些古怪,阴晴不定的,但是也听闻裴三少是圈子里的那些人中最善的一个人。

但是现在才算是知道,嘴角带着的笑,也可能是冷笑嘲笑,一张带着笑的面具下,是阴冷的面容。

石倩倩站起身来,正在抽烟的顾青城抬手指了指董哲:“阿哲,你帮这位小姐把手腕给接上去。”

“是。”

石倩倩看着凶神恶煞的董哲走过来,向后退,一直退到后面的吧台处,“不用了,不劳烦大哥了,谢谢,不用……啊!”

又是一声尖叫,石倩倩感觉到自己就在这一分钟内,已经冰火两重天,整个人都虚脱的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虽然只是手腕被断掉,但是感觉到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背靠着吧台就滑坐了下去。

石军扶着自己妹妹从夜色走出来的时候,身后的衣服全都被黏湿了,幸好钱已经打了过来,这个圈子太混乱,还是不要进来的好,躲的远远的,钱在命面前比起来,还是命比较重要。

………………

等石军走后,裴斯承才将手中最后一张牌丢出去,“赢了。”

梁小六大叫:“三哥,你耍赖啊!还剩三张牌要报数的!你还有一张牌都遮遮掩掩的!”

裴斯承伸手端了一杯桌上的酒,向后靠在沙发上:“我先走一步,看你们厮杀。”

陆景重从卫生间内走出来,察觉到此时包厢内的气氛已经完全不同了,便问了一下身边的顾青城。

后面董哲给陆景重解释了一下刚才的情景,陆景重点头:“哦?那这就应该算是完了吧?”

裴斯承比出一根手指来摇了摇:“没完。”

顾青城顺手扔了一张黑桃出去,“裴三手里还有一张王牌。”

是的,一张致命的王牌。

这张王牌,就是把占据宋家当家主母位置的徐媛怡,在揭露了她的真面目以后,绳之以法,其实,没有能比监狱这种地方,更能教会人懂得什么叫做听话,什么叫做恃强凌弱了。

次日晚上,裴斯承给沈宸良打了个电话,在法律方面的信息,还是他知道的比较多。

现在他手里已经掌握有证据,证明宋家老太太的下毒,就是徐媛怡下毒,但是,因为发现的早,宋老太太经过治疗,宋予珩就在昨天陪同去医院里做了检查,体内的毒素因为一直在吃药化解,已经没有了。

沈宸良说:“这种情况的话,情节不严重,单纯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讲,并不见得可以达到惩处的目的,因为第一,宋老太太没有事,之前的中毒现象又发生在宋老太太去乡下回来之后,中毒的反应也并不强烈,律师完全可以拿出不是因为故意下毒而中的毒,第二,裴三少,你也知道,现在这上面的漏洞很多,有钱能使鬼推磨,在一桩案子里,不光是我们主办发律师捞钱,如果不是迫在眉睫涉及到人命关天的事情,一般情况下都不会被判入狱,有时候连司法程序都不必走,拘留所里面给够了钱就放出来了……我这么说,你懂吧?”

自然是懂的。

一些话不能明面上说出来,但是彼此都心知肚明。

沉冤昭雪的有,只不过都是个例。

裴斯承挂断了电话,揉了揉眉心,拿了手机转身从阳台上进入卧室内,想要抽一支烟,便从桌子上拿了一支烟并打火机点上。

宋予乔在浴室内洗过澡,这一次是将头发吹干了才出来。

从浴室内出来,就闻到一阵烟味。

她脚步微微一顿,抬眼看向坐在床边的裴斯承,正一只手撑着下巴抽烟,好像是一尊雕塑一样,只有手指尖的烟蒂,上面缕缕青烟直直地升腾到半空中。

等到宋予乔走过来,靠着裴斯承坐下,裴斯承似乎才因为身边床垫的微微塌陷,回过神来,急忙将烟蒂给掐了,顺带开了窗户散去房间内的烟气。

宋予乔伸手将裴斯承一把拉坐在床上,伸手将他紧紧皱起的眉头抚平,说:“我不想让你因为我的事情这么苦恼。”

裴斯承将宋予乔的手拉下来在手心里,说:“没有,是公司的事情。”

“你不用骗我,”宋予乔说,“我有眼睛,会看的清楚,跟宋翊去验亲子鉴定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其实我妈也并没有想要将这件事情给说出来,当年没有说没有调查,现在再揭出来,我妈也不会回头了,她心里只觉得,没有了信任,那你就去抱着你的心去跟别的女人过一辈子吧。”

“嗯,我知道。”裴斯承说,“我有分寸。”

宋予乔因为怀孕,所以多眠容易困,现在喝过牛奶之后便沉入了梦境中。

裴斯承从浴室内洗澡出来,看见在黑暗中,手机屏幕照出一方光亮。

他走过去,看见了宋疏影的名字。

裴斯承转身看了一眼宋予乔,眼睫轻颤着,一头黑发散落在柔软的被褥中,便轻手轻脚的出了门,走到外面才接通了宋疏影的电话。

宋疏影开门见山地说:“裴斯承,如果你最后整不死徐媛怡,就留给我,我帮你善后。”

裴斯承从一开始就知道,宋疏影的性格,和宋予乔是完全两个极端的,宋予乔心地善良,以德报怨,但是宋疏影不是,既然你敢动我,那就直接一次性地整死我,如果整不死我,就等着我恢复过来去整死你,千万不要让我有可以休养生息的机会。

宋予乔曾经告诉过裴斯承,宋疏影整个高中时期,奉行的座右铭,就是一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所以,一些人根本就不敢招惹到宋疏影,因为她记仇,很记仇,你对我好,我对你百倍的好,但是你对我不好,如果井水不犯河水也罢了,你若是招惹到我,哦,那对不起,我记住了,你等着。

裴斯承点燃了打火机,眼睛盯着打火机上窜起的淡蓝色火苗,说:“你放心。”

但是,现在还有一点不太明白,就是八年前的苏超,为什么在帮助徐媛怡伪造过DNA的亲子鉴定之后,直接出车祸死了。

这场车祸,是人为的还是意外?

裴斯承想起上一次和宋予乔一起走在路边,看见从黑暗的巷子里飞奔出来吓的脸色发白的徐媛怡,就断定了,苏智肯定是因为长得像苏超,才被吓成那种样子。

那么,车祸,难道是有预谋的?

前两天顾青城给裴斯承的那一份资料,裴斯承没有看,都是一些乡里邻里的土话,根本就算不上,看的半懂不懂的。

但是,裴斯承现在就开了书房的等,将那份资料拿出来,将里面一些街坊说的话,从前到后完完整整地看了一遍。

他的目光聚焦在纸上的一段话中:“老苏之前一直是搁我们住在后面的工厂前面的,限电限水,后来有一天,他忽的就说自己赚了大钱了,有钱给儿子交学费了,有钱换个好的房子住了,不用儿子跟着他受罪了……后来好像就是去取钱回来的路上,就被车给撞了,我们赶过去,只有他儿子跪在现场,地上只有一滩血,没有看到钱……”

裴斯承看完了这张纸,拿出打火机来,从纸张边角点燃,火舌将雪白的纸张顿时染的乌黑,裴斯承抬手扔到了前面一个铁盆里,顿时一份纸页就燃成了一堆灰烬。

………………

裴昊昱从周一到周五又要开始去上学,于是就又要早起,小家伙刚开始兴致勃勃,想着终于在休息了两个月之后要去学校了,终于要去上学了,早上自己定好闹钟,六点半就准时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跑去主卧里敲门去叫“爸爸!乔乔!我要迟到了!快起来做饭!”

但是,好景不长,这种情况也就持续了三天,闹钟就已经从六点半移到了七点钟,然后索性最后连闹钟都给摔在地上摔坏了,宋予乔去叫起床都不起,还是裴斯承直接过去将裴昊昱从床上拎起来直接扔厕所丢在马桶上,他才能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照例是送过裴昊昱之后,宋予乔陪着裴斯承去公司。

原本九月份开学,宋予乔已经办好手续的,可是肚子里一下子怀了三胞胎,不光裴斯承不同意,就连裴老太太都不同意。

在路上,宋予乔接到了裴老太太的电话。

“妈。”

自从第一次在裴家叫了两位老人爸妈之后,她也就不再避讳什么,反正都已经和裴斯承领证了。

裴老太太刻意压低了声音,问:“你中午有时间么?我约了网友见面。”

宋予乔听着裴老太太的这种语气觉得好笑,“嗯,我有时间,在裴斯承公司附近找个餐厅吧。”

“别说这么明显!让老三听见了怎么办。”裴老太太说,“我去订餐厅,一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

“好。”

挂断了电话,裴斯承问:“老太太又有什么事儿了?”

宋予乔将手机放进包里,说:“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网友,互相认识的时候发的是我的照片,现在定好了时间约我出去见面。”

她本来就已经想要把这件事告诉裴斯承了,毕竟单独外出见网友这种事情,她没有做过,“也是老太太玩心太重,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去见见就去见见。”

裴斯承皱了皱眉:“今天中午?我跟你一起去。”

宋予乔今天精神不错,便没有在裴斯承的办公室里休息,而是在外面的办公桌上,手写记录一些报表,因为她的字体娟秀,整齐漂亮,在唯一一份需要写字的工作上,就还是由她代劳,虞娜本意是不想让宋予乔麻烦,但是宋予乔主动接过来。

于欣欣坐在办公桌对面敲击着键盘,一时间十分安静,除了笔尖在纸上留下沙沙的声音之外,就还有按动鼠标敲击键盘的声音。

忽然,坐在前面的于欣欣长大了嘴,倒抽了一口冷气。

“好恶心啊!”

宋予乔没有抬头,随口问了一句:“你又在偷偷刷帖子了,小心技术部把你的消息给拦截了给裴斯承看。”

于欣欣摇了摇头,直接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歪过来给宋予乔看:“是自己从下面弹出来的,予乔姐,你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